《灯草和尚》超清在线观看

这个世界,经历过了最为重大的一年战争,划分了旧西元与新西元两个时代。

新西元时代中最为重大的几项改变,那就是摒弃国与国隔阂,统一人类政权的世界政府的诞生,全球权力与运作机能共存的核心首都的建立,取代一切旧西元能源的再生能源兴起,以及划时代,给予玩家真实度百分之九十九体验的网路游戏『开创』的出现。

还有很多,非常非常多的改变,这些都可以说是从一年战争之前,我从曾经是旧西元首都,还未变成废弃都市的和平城市中遇见了平先生开始的。

──「告诉我,你请求我拯救这个世界,我为什幺要答应?──换成是你,必须承受无法言语的孤独与失去一切的痛苦,你还愿意用尽自己的全部来拯救这个其实不需要你的世界吗?」

这是平先生遇见我时,给予我的问题,也是我记忆最深刻的问题。

──「只要能够拯救这地球跟大家我就会尽力的!」

这是我的回答,我也认为应该如此,每个人都应该要为了自己所爱,想要保护的人,尽力守护这个世界。

对于我的回答,平先生他没有取笑,也没有轻视,只有简单地开口,答应了帮助我一起来拯救这个世界。

不过……,平先生还特别给了我一个我从未想过的答案。

──「别怀抱希望,别痛苦挣扎,别无奈祈求,世界终究有一日必须要毁灭。」

平先生的这个答案,我当时无法明白。

只要活在这个世界的人……

「……有听到我说话吗?」

不是应该拯救这个世界……

「唔~,我会生气喔。」

有所爱之人的这个世界……

「……要摸摸看我的胸部吗?」

听到芙萝拉的话,一时分神的我立刻就被还没喝完的汽水呛到,忍不住的「咳!咳!」的不断咳嗽。

坐在桌子对面的芙萝拉张着水灵大眼看着我,她那让周围几桌男客人也都忍不住转头注视的美丽脸蛋,似乎觉得很有趣一样。

「能摸胸部,你会觉得很高兴吗?」

「怎幺可能啊!」

我真的哭笑不得的反驳她的话。

「呵呵,我当然知道啊。──妈妈有特别告诉过我,只有未来的丈夫才可以给他摸,太快被摸的话,以后会不漂亮!」

「呃,妳说的话我该怎幺回答啊?」

被芙萝拉这幺一说,我也忍不住的将眼光移动到了她那被蕾丝边洋装所盖住的白皙胸口。婉约倩笑的绝美容颜,与她轻拨髮梢的成熟姿态,与其说是刚满十六岁的纯真少女,更像是下凡仙女般丽质脱俗。

「哈哈,你果然有心动了。──虽然你很想要,我也不介意,不过还是等我们结婚之后吧,到时候每天晚上都可以听你的吩咐喔!」

对于年龄比我小了四岁的芙萝拉,总是可以说几句话就把我耍的团团转,这点让我觉得很头痛。但是,说句实话,我很喜欢这样的她。

芙萝拉跟我认识的过程有点奇特,之后她却认定了非我不嫁。在反对无效地情况下,虽然我常常因为再生炉工作的关係忙碌到没有时间,我们还是会约好了每个周末的中午就会见一次面。

跟她目前的关係,算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尤其她坚持说等她明年十七岁生日就要跟我结婚这一点,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是了。

不是我说的太夸张,只不过芙萝拉她真的拥有无双美貌、显赫家世、优越才智、任何一项都足以令无数男性拜倒于她的裙下。

选择我实在不算明智,因为我没有钱,又只是一个在平先生旁做杂工的助理,不管哪方面来说,我都实在配不上她。

「对了,你明天晚上可以跟我和我母亲一起吃饭吗?母亲她想要见你。」

「唔,可能没有办法,因为明天要和平先生与米亚姐他们开会,决定『开创』的新NPC人物设计。」

对于芙萝拉的邀请我只能拒绝,事实上我很想答应,因为她跟美貌一点都不亚于她的母亲在一起时的画面,真的很难拒绝。

「这样啊~,真可惜呢。母亲她想要见妳之外,还要帮你介绍「那个人」派来担任我跟母亲贴身护卫,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叫做「南雅丝」的女孩子。」

芙萝拉所说的「那个人」,其实是她的父亲,只是因为某个与她约好不能说出去地原因,让她不愿意称呼她的父亲为父亲。

除此之外,他们一家人其实还算得上融洽。

「我很想要跟妳和阿姨一起吃饭,也想见看看那个叫做南雅丝的护卫,但是我还是得要先解决这些工作,所以可以约下礼拜吗?──我会先跟平先生先请假的。」

「……嗯,好吧。」

看着芙萝拉失望地表情,为了证明自己的为难之处,我拿起了手边的素描本交给芙萝拉,在那本子上每一页所画的都是要用于『开创』的NPC人物画像。

「本来想要画怪物的,结果平先生说我画的太可爱,叫我画人物就好了,只剩下最后一个人物我还在想要怎幺设计,如果赶不出来这个月的薪水又会没有了。」

芙萝拉翻开了素描本,迅速地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后,停在还空白的最后一页。那是我还没有想出来,应该要怎幺画的最后一个NPC人物。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的,『开创』是取代实验性网路游戏『新大陆』的正式游戏吧。终于开始要进入起步状态了吗?──不过『新大陆』才开始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幺快就準备下一款游戏,好像有点奇怪,看不出来是为了赚钱,好像另有其他目的一般。」

芙萝拉说出了她的疑问。也让我不得不惊讶她那优于一般人的聪慧灵敏,因为就如她所提出的,『开创』并没有像一般人认为的是一款给予玩家单纯游玩的网路游戏。

「这是平先生希望可以趁着世界政府核可发下大量资金的时候,早点将正式的网路游戏『开创』完成所以才这幺着急。」

「……你没有说实话对吧,绝对不可能如你所说的,是需要敷衍的事情吗?──还是说,其实这都是跟中天集团最主要的再生炉有关,甚至是再生能源所需要的绝对必要条件之一呢?」

芙萝拉一言就道破了我刻意没说出来的想法,这也是我很怕她的一个理由,什幺都无法隐瞒过她的惊人洞察力。

不过或许是见到了我说不出口地为难模样,她也没有多问,只给了我一个「好吧,我相信你。」的甜美笑容当做问题的结尾。

这时,芙萝拉从她放在桌面上的书本中取出了刻有她名子的钢笔,用了细长的手指转了一圈,跟着就是在素描本空白的最后一页快速的画了起来。

「妳在画什幺?」

芙萝拉没有停下绘画的动作,说:「……我觉得有一个模样很适合这个NPC人物,所以等我一下吧!」

依照她的话,等了不到五分钟,就看到她心满意足的将她画好的NPC人物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记得芙萝拉只稍微学过素描,但是她现在所画出来的人物图像根本就可以说是如真人一般无可挑剔。

「看吧,是不是很适合呢?」

芙萝拉指着自己所画的人物,那是一个外表与我差不多年龄的男孩子。

阳光初升般的温暖微笑,让任何人都能够感受到亲切地真诚容貌,都使得这一名芙萝拉仅仅花了不到五分钟素描在纸上的男孩子有如真实存在一般。

其中最让我注意到的,应该是画上的男孩子他虽然容貌与我完全不同,但是在头后方刻意画出的一小搓马尾却是与我留的相同。

「很厉害,画的栩栩如生呢。不过为什幺妳要把他画成这样子呢?」

「唔~,因为你吧。」

「我?」

「呵呵,明明就是一个看起来不会伤害人,而且非常迟钝的烂好人,实际上却会不知不觉把人家的心全部夺走的可怕坏人啊!」

芙萝拉的回答让我有点疑惑,只能搔搔头,拿过她手上素描本到眼前,看了一看她画出的人物图像上方的NPC人物名称,让我不禁想着……

──先不论像不像我,只是这样子的NPC人物,真的可以当作『开创』的隐藏BOSS的人形模样参考吗?

很意外地,芙萝拉随意画上的人物肖像得到了认同,虽然当时吃着晚餐的平先生没有认真去看,也像是敷衍我的答应,可是却让『开创』的NPC人物设计进行的非常顺利。

至于隐藏BOSS这个设定要不要出现,平先生没有给我与米亚姐确定的回答,倒是把素描本上的NPC人物画像全部交给了程式设计师,先做出大概雏型。

庆幸地是,芙萝拉她给我的理由,意外的让正在构想部分BOSS故事的米亚姐有了灵感,还没有看过人物图像就立刻要求她底下的程式设计师多加了一个长的十分相似的BOSS死亡骑士的前身人物,天翔骑士团的年轻副团长「克劳德‧沃尔」,完成了支线任物「死亡骑士之影」任务。

可是『开创』的完成进度越是顺利,我却越是担心,因为『开创』与再生炉都是「地球再生循环计画」所需要的两个重点,绝对需要,也绝对不可以少。

但是只有主导计画的我们,以及包含世界政府部分高层与极大额投资者,才会知道将会开放给是人游玩的网路游戏『开创』其实是为了「地球再生循环计画」所造就的一把可怕的双面刃。

为了拯救世界,却必须要牺牲无辜地性命,……这样真的可以吗?

看着手上的资料,这也是唯一可以挽救能源耗尽的地球世界的方法,不是想要选择,而是没有其他选择。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碰到了某个又小又柔弱的物体,应该是撞到了比较正确。

「啊─!」

小女孩的声音传来之时,我这才发觉到自己因为太过在意『开创』资料而没有注意到眼前道路上迎面而来的小女孩。

虽然是不经意的一碰,我还是让小女孩被撞的倒在地上,应该是她拿在手中的两个便当盒也一同摔在地上。

「啊!对、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

我赶紧蹲下身来跟被我撞倒的小女孩道歉,并且帮她拿起便当盒。幸亏那两个便当盒是已经吃光的,否则害人饿肚子我会更加内疚。

「没关係,是小铃没有注意到才撞到哥哥你的。」

「……哥哥?」

看着小女孩仔细地捡起来的便当盒收好,我也才发现她是我负责的那个部门的李叔叔与李阿姨两夫妻的小女儿。

「啊,妳、妳是李叔叔的女儿,名子是……。」

虽然在公司晚会上见过,但是也只是一面之缘。

「好失望,哥哥忘记小铃了,我的名子是李小铃喔。」

小女孩直接就报上了姓名,我也才想起她是李叔叔他们夫妻俩今年升上国小六年级的宝贝女儿──「李小铃」。

「以后要记得小铃喔!」

被她这幺一说,我也只能苦笑以对,总觉得好像碰到另外一个芙萝拉。

「对不起,不过小铃妹妹,妳怎幺今天会过来呢,是帮妳爸爸妈妈送午餐便当吗?今天应该不是假日吧。」

「是的哥哥,因为前几天我们家有收到世界政府寄来,要小铃到这里做检查的通知,所以早上就跟爸爸妈妈一起来这里的。」

「妳、妳也有收到检查的通知!」

我的声音有点大,语气也有点紧张,李小铃她说的事情我都知道,包括集体检查的事情。

「哥哥,小铃问过爸爸妈妈,他们都不知道小铃跟其他人为什幺要参加检查。哥哥,爸爸说你是公司老闆最重要的助手,请问你知道小铃是参加什幺检查吗?」

「那、那是……。」

对于李小铃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幺回答,因为我没有预料到世界政府的资格筛选竟然会连只有十二岁的小女孩也包含其中。

即使「地球再生循环系统」需要”资质”是万中选一的适合者,但是怎幺可以去选择一个才只有十二岁,对这个世界还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呢。

万一结果真的是选择了她……,真的可以吗?

再生炉地运作功率也到达了预期的百分之三十五,再生能源的产量足以供应了全世界一般民众日常生活与高消耗能源工业,只要没有发生任何突发事件,都可以正常运作。

至于『开创』的开发计画,藉由了全世界玩家从『新大陆』内所传来的大量资料做为参考,使得重新构筑出来的游戏世界更加地完全齐备,原本有的漏洞与BUG也做了弥补改正。

等到『开创』完成,距离「地球再生循环计画」的完成,也就只差最后一个步骤。

能够按下『开创』之中那座无限之塔按钮的”玩家”。

……这样真的可以吗?

”卡!”

这是我将门把转动到一半,宿舍的门没有锁住的声音。

「……我早上出门前有上锁啊?」

中天集团的职员都是住在公司提供的宿舍住宅,位置是仅离总公司大楼不到一分钟车程的广大集团社区园地之中,这是米亚姐在公司成立之初跟平先生特别要求的职员福利。

园区内竖立的一栋栋宿舍都是统一规格,门前有双车位的两层式家庭住宅。除了集团职员与同住的职员家属之外,再加上每天定时三班巡逻的社区警卫,一般是没有其他可以证明身分的无关人员是绝对不可以进入。

也是职员的我也有一栋属于自己的宿舍,不过我可是一个人住,平先生与米亚姐他们虽然有我宿舍的钥匙,可是他们两人不会先跟我知会一声的情况下擅自进入我的房子。

如果是小偷的话,他可能要大失所望,因为我的房子里面可是什幺都没有。

不管怎幺样,我还是打开了自己的家门。

打开门之时,眼前迎来的是屋内明亮的灯光,还有一个在玄关上坐着电动轮椅长髮女孩。

「欢迎回家,兄长!」

一时之间,我无言以对,因为她的出现让我十分惊讶,也十分高兴,更让我不禁想要呼唤出她的名子。

「小、小月,妳怎幺会在这里呢?」

「兄长,因为很想见你所以才来这里见你,是否打扰到你了呢?」

「怎幺会,能够看到妳,我可是高兴地不得了!」

眼前这一个长髮的可爱女孩是我的其中一的妹妹,「巫月」。

小月她是我引以为傲的可爱妹妹之一,虽然以前曾经受过重伤,使得双脚没办法动弹,但是她却能够凭藉着聪明的头脑,一年就读完高中课程,现在已经越级读世界大学二年级。

「兄长,你吃晚餐了吗?」

小月眨着双眼看着我,期待我回答的模样十分可爱。

「还没耶,刚刚才结束会议,平先生跟米亚姐两人约好去吃晚餐,我才回来看看家里还有没有东西可以吃。」

「太好了,母亲在与父亲出门搭机之前,有特别要我们带她亲手做的料理过来给你当晚餐。」

「真的吗,母亲她帮我做了料理?」

母亲的料理,自从被父亲赶出家门后就没有再吃过了。

「嗯,母亲还吩咐要我们一定要看着兄长你全部吃完呢。」

小月也很高兴点点头。

「那是当然的啊,小月妳也一起吃吧,顺便跟我聊一下家里面的事情吧。」

我拖下了鞋子,走上了小月所在地玄关。

「等我一下,我先去洗个澡,换一下衣服。」

穿了一整天的衣服,多少会有点汗臭味,虽然是妹妹,要跟女孩子一起吃饭的话还是洗一下澡比较好。

「好的,我先去準备碗筷……,咦!兄长等一下,那个浴室……。」

小月的话我是没有听清楚,但是我很迅速的就走入那位于玄关尾端的客厅,而要找的浴室位置就在客厅旁,一拐弯就到了。

对了!──是谁带小月来这里的啊?

这个疑问,就在我打开浴室的瞬间得到了解答!

因为刚解开上衣两颗扣子的我,正在与一名全身只有围着浴巾的女孩子四目交接。

她有着与小月一模一样,只有十五、六岁,已经拥有如同媲美偶像般的可爱容貌。唯一不同的是,可能刚刚淋浴的关係,使得她那稍嫌带稚气的脸蛋上,带了点成熟女性的美丽红晕。

被白毛巾覆盖的上半身……,也就是胸部,因为身上还未散去的水气关係,更加凸显出来那正处于少女成为女性的成长象徵。

「你、你……这个……!」

她声音颤抖不已的开着口。

「小、小梅──!」

「大……大变态─!」

还来不及反驳,小梅过大的遮掩动作让她还没用紧的浴巾给鬆了开来,然后就是不可抗力的滑落。

「哇啊啊啊啊──!」

随着尖叫声,跟着来到的是小梅如同流星拳般挥出的一掌!

”啪─!”

响亮的巴掌声,是我倒地前唯一听到的声音。

「兄长,你还会痛吗?」

坐在餐桌对面的小月很关心我的伤势。

「唔,还有一点。」

吃着我最喜欢母亲煮的牛肉,我可以感觉到脸上的巴掌印的疼痛感,虽然慢慢消退,但是鲜红的程度却一点都没少,依旧是明显的五指图案。

对于我的回答,坐在小月旁的小梅可是刻意别过头去,完全不打算原谅我。

「没杀了你就不错了,你这个色狼、变态!」

「小梅,兄长不是故意的,不要生气了。」

身为姐姐的小月也劝说着生气的小梅──双胞胎的妹妹「巫梅」。

小梅带着小月来到这里之后,在小月的建议下,两人帮我这个住到这里后没有整理过的房子做了一次打扫。

而小梅就是帮无法起身的小月,一个人做了两分工后”香汗”淋漓,所以才趁着我回家前先去洗澡,结果就是提早一点回来的我打开了浴室大门。

虽然说小月与小梅她们是双胞胎,两方头脑也都相当的好,外表容貌也一模一样,但是内在个性却是完全相反。

尤其是小梅一旦生气,那可是十分吓人的。……不过父亲倒是很满意她这一点,更是曾经对母亲说过,要是我没本事继承家业的话,他会直接选择让小梅继承,而我就当个助理或杂工就好。

顺带一提,母亲则是比较喜欢文静的小月,对小梅的举动烦恼不已,常常告诫她要注意自己身为女孩子该有的仪态。

不管怎样,惹小梅生气的话……

「……对不起,小梅请妳原谅,是我太不注意了。」

我还是再次道歉。……虽然是妹妹,但是看到她一丝不挂的裸体,还真的是十分尴尬。

「好了啦,小梅,兄长都道歉了,我们也难得来与兄长一起吃晚餐,别在生气了。」

小月也赶紧帮我说话。

「……哼!」

小梅看了我一眼,随即又转过头去,脸上也没有再生气地表情,看来应该解决了。

「……要是有下次你就死定了!」

  

这种尴尬的事情,我也不想要有下次啊。

幸亏得到了小梅的宽宏大量,晚餐的气氛终于恢复到了以前在家时三人一起用餐的温暖气氛。

「兄长,请妳嚐嚐看我前几天自创的奶油炖菜。」

小月从她桌面上的锅子里盛了一碗乳白地浓稠汤汁,跟着双手捧着,高兴地的到我的面前。

乳白白色浓汤传来阵阵浓郁地奶油香味,碗内有红有绿,有菜有肉,都是小月随意添加的食材,虽然说是随意添加的,煮出来却是十分好吃这一点,也是小月特别厉害的地方,也是她最得意的自创煮法。

舀了一杓吃下,从以前就熟知的美味又再次浮现。

「如何,好吃吗?」

小月期待地想要知道我的回答。

「嗯~,小月妳的厨艺越来越好了。」

曾经有发生过整个带壳的榴槤与有刺的仙人掌一起放下去煮的事情,结果还是能够让吃的人在不知不觉间全部吃光,我想就算是放毒药,小月依旧能煮出让人甘愿吃下的美味吧。

「已经可以嫁人了喔,肯定会是个好妻子!」

「还…还早啦,况且就算兄长这幺恭维,我也没其他的好处可以给你!」

小月似乎很高兴听到我的称讚,不过对嫁人这件还早的事,让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这时,我注意到了,一旁的小梅她正在看她眼前的那一盘焦黑佔了大半的炒麵。

「真稀奇,母亲炒麵竟然会炒到焦掉。」

正当我伸出筷子要去夹麵的时候,小梅急忙的将炒麵拉到自己的面前。

「别、别吃……,这个焦掉的,应该很难吃……。」

有点奇怪,既然那份炒麵焦掉那为什幺还摆上桌呢?

小月则是探头看着抽走炒麵的小梅,接着恍然大悟一般,才赶紧说道。

「梅子,妳为什幺要拿开呢?那不是妳花了一整天练习才做出来要给兄长嚐嚐的炒麵吗?」

「咦─!不、不是……。」

小梅这时有点慌乱的表情非常好懂,就是代表她心想的事情被说中了。

「小梅她是为我做炒麵啊?」

「才、才不是!」

小梅的大声反驳,却换来小月的温柔一笑,帮她解释。

「中午时,小梅趁着母亲在出门搭机还有一个小时来帮兄长準备料理的空档,特别拜託母亲教她怎幺炒麵,然后花了五个多小时独自练习才完成的。」

毫不迟疑的用着轻鬆语气将小梅出卖,这让我觉得总是面带微笑的小月有点可怕。

「姐姐!不、不是这样,是……是我突然想吃,才、才做的……。」

小梅的解释声音越来越小,这也代表小月说的是正确的。

没有想到小梅还是很重视我这个哥哥。

「可以给我吃看看吗,我很想吃看看小梅妳做的炒麵。」

「唔,这、这个……都焦掉了,一定很难吃,还是算了。」

小梅对自己的手艺好像没什幺自信,坚持的拿着那盘”黑色”炒麵。

「不会啦。」

我直接就将筷子伸去夹起了一半都是焦黑的麵条,还夹带着同样焦黑又没切开的菜丝。

在小月与小梅两人期待的眼光下,我吃了下去,认真地咀嚼着小梅第一次做给我吃的料理。

「如何,如果不好吃的话,吐掉也没关係。」

小梅双手紧握着炒麵盘,等待着我的回答。

「嗯~,有点油,肉丝跟菜都很鹹,麵条也都焦掉了,要说难吃其实也不为过。」

我对于料理给的评价是很诚实地,因为谎言与敷衍是很不尊重食物的行为。

即使小梅咬着下嘴唇,眼眶似乎泛红,我也打算实话实说。

「……不过能吃到小梅妳做的料理,我真的很高兴。」

「呵呵,兄长这样说,比称讚好吃更会让好呢。」

小月十指交错地笑着说道。

「唔…,就、就算这样讲,我也不会高兴。」

小梅嘴上是这幺说,脸上倒是很明显地露出高兴地表情,这一点真的很可爱。

「那~,当作感谢小梅跟小月妳们为了我煮的晚餐,等到妳们明年生日之时,我会送妳们两人一样独一无二的生日礼物,虽然要点时间,可是却很值得等待喔。」

那是我很早以前为了做实验特别要求平先生,让我放在再生炉核心机关下面,重新炼製的东西。

「要明年?──虽然今年生日还有点早,但是当圣诞礼物的话应该会刚刚好啊。」

就算小月因为好奇而双手合十拜託地模样很可爱,我也不会屈服的。

「不行啊,因为还需要精鍊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虽然有点久,可是请相信我,那是很值得等待的礼物喔!」

其实那些从平先生那里得到做再生炉核心所剩下的未完成品,可能没有原先的效果。但是只要等待精炼完成,就会变成非常适合小月与小梅的生日礼物。

希望明年她们生日之时,我能够亲手交给她们,看到她们高兴的欢喜模样。

结束了久违的温馨晚餐之后。

本来她们要回去,但是因为外面夜色太暗,时间也太晚了。加上父母也都搭机去做另外一个城市谈生意,家里面只剩下佣人跟警卫,所以我提议她们在我家里面住一晚,等明早再送她们回去。

虽然能叫司机来接她们,只是想到两个宝贝妹妹都是女孩子,还是会觉得十分担心,不如留下来看着她们比较好。

小月与小梅也都同意我的提议,家里也刚好还有两间客房,所以她们在洗好碗筷后就去选择她们要住的房间。

而我则是习惯地打开电视,坐在地毯上看着「地球再生循环系统」的资料。心里面所想的是中午碰到李叔叔他女儿的事情,真的可以选择才十二岁的小孩子吗?

我跟妹妹她们则是因为有家里的关係,可以像其他一样有特权的人不用被检查,一般人就不管自身意愿与否,都得要强制参加,大人或小孩都是一样。

虽然早已有决心,想要拯救这个即将耗尽一切的世界,可是碰到了可能会会发生地牺牲,我还是无法忍心接受这种选择。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

「哥。」

小梅的声音传来,她正拿着一间客房的棉被要走到另一间小月睡的客房。

「都十二点了,还不快点睡吗?」

「嗯,妳先去睡吧,不然明天大学上课会迟到。」

「放心吧。」

小梅难得的给了我一个微笑。好像是自从吃了她的炒麵以后,她的心情都很好。

「我跟姐姐排的课都错开,如果想要补睡的话会跟姐姐换一下身分,就可以了。」

「这样可以吗?不怕会被发现。」

小梅装成文静的小月,这一点实在很难想像。

「哈哈哈哈,从开学到现在,一年多来就算不换身分,只要我放下头髮,一样没有任何一个教授认得出来过喔!」

得意洋洋地小梅走进了小月的房间,看来她们是要一起睡。

「呵呵,双胞胎真是方便啊,可以取代本人。」

取代本人……

对了,只要能够做出取代成为「地球再生循环系统」所需要的存在,那就不需要任何人的牺牲!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平先生他绝对不会答应的,因为这幺做就等于是创造「神」,一个只要有一点点失控就会将人类完全从世界抹去的绝对之神!

就算世界终究会毁灭,我还是想要守护那些生命……

  • 名称:《灯草和尚》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