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战争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只要有村庄城镇就会有的超大萤幕上,现在所呈现的是秋原与永夜飞扬两人对峙的画面,这样的景象也是帮秋原出主意的冬雪,还有计画出攻打两镇的暗号,两人都始料未及的最糟糕结果。

两人的计画虽然不同,都是以秋原他要求不要战斗为前提的想出计画。原先计画是要引开永夜飞扬,然后赶紧与冬雪会合,藉由冬雪与秋梅两人阻止永夜飞扬,不用做出战斗就可以玩家减少伤亡,顺利攻打两座城镇。

本来应该是完美的计画,竟然会在秋原不知道为什幺走错方向的情况下失败。

夜色中的镜子森林并非一片漆黑,一旁在进行转播的月小编也相当地幸运,全都因为有着明亮的月光照耀,使得秋原与永夜飞扬两人的身影显现,他配上了背景的月光树影,成了宛如战争电影中,最后决战的完美场景。

「好帅喔,虽然大家都说他不好,不过没想到那个平秋原会这幺帅!」

「你们知道吗,那个平秋原之前贴在每个城镇上的公告。」

「喔喔,我有看过,当时贴在公布栏上时我还以为他只是胡说八道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哼,就算他写的再好,对上了有神装的永夜飞扬一样会完蛋的。」

「难说喔,他在之前才在黎明镇对永夜飞扬下达了决斗宣言,应该是有必胜打算吧!」

「对喔!真的很难忘在领主大屋上的呛声,真的很猛呢。」

「总觉得,平秋原……好像不如传闻那样的是个恶劣玩家。」

「要说恶劣,会有比永夜飞扬更恶劣的吗?」

……看着大萤幕的所有玩家讨论声此起彼落地不断发出。这场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悬殊决战,两方还没有动作,玩家间就好像是埋藏已久的炸弹爆炸一般,一个接一个的,每个玩家都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不过,还是有很多玩家提出了秋原所做过的坏事,反倒引发了玩家间彼此更加火热的讨论。

「你们还记得平秋原他一开始被骂就是他去强吻永夜秋梅,还被通缉的东躲西藏,根本就是个变态,男人之耻!」

「永夜秋梅的话,别说平秋原,我想『开创』的男性玩家都想要一亲芳泽吧。」

「我也是,我也是!」

「要是能够连同永夜冬雪,姐妹俩一起就更好!」

「你们在做梦啊!」

「男生真下流!」

「嘿嘿,我想你们都不知道吧,我们盟的人有看过很多次,其实永夜秋梅跟平秋原私底下很好,连永夜冬雪都常跟平秋原一起去练等喔!」

「这我也知道,先前在不死者之地永夜飞扬围杀平秋原,后来永夜秋梅还特地到在南镇去找平秋原跟他道歉。」

「这幺来说,那时候的强吻只是意外吗?也真亏平秋原那家伙能够忍着不解释地默默承受。」

「大家别忘了,肯凯萨那时,平秋原还很卑鄙的趁机偷袭那个可以将肯凯萨收服的神人蓝迪斯,抢走了宝物。」

「说的也是,趁机杀人捡宝真的很下三滥。」

「那…那个…,我有听我哥哥说过,听说当时是永夜飞扬用「完全傀儡」技能从背后控制平秋原的喔!」

「我在永夜的朋友也说过,他有看到永夜飞扬在偷袭蓝迪斯镇时对平秋原使用过喔!」

「你们一说我才想到,以前我在葡萄庄园解任务时有看过很多次喔,那时蓝迪斯常常带着平秋原一起去庄园做任务,感觉像好朋友。」

「这幺来说的话,当时应该是平秋原跟蓝迪斯合力驯服肯凯萨,永夜飞扬则是趁机夺宝,难怪他可以这幺简单就能拿到神装与神器,真他X的!」

「诬赖别人来当英雄,他未免也太不要脸了吧,他X的!」

「对了,关于平秋原他的传闻,几乎都是从永夜王朝跟烈日盟那里传出来的,这些传闻该不会是永夜飞扬跟龙天王他们他刻意造谣的吧?」

「哼,永夜飞扬那个浑蛋有什幺卑鄙手段不会做的啊!」

「那家伙还对我跟我朋友的婆下手,像他那种败类哪可以相信啊!」

「龙天王也差不多,只会抢BOSS欺负新手,难怪会跟永夜飞扬狼狈为奸了。」

……随着在每个玩家都可以以看到的公众频道上,玩家间彼此的将疑问与解答不断提出,只要有人说出秋原做过的坏事,就会有人来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就在所有玩家都一同在看着秋原与永夜飞扬决战的这个难得的聊天讨论机会之中,虽然这段期间还是有支持永夜飞扬与龙天王的忠心不下帮忙解释或是进行反驳,结果却还是被其他曾经看过时技场景的玩家给戳破。

人就是如此,即使夹杂着谎言,每个人只要彼此愿意沟通交流,还是能够取得真正的真相。

你一言我一语,非常不可思议的,竟然使得原本所有玩家一直以来对于秋原所有的误传给全部解开。

这时,在大篇讨论与问答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玩家的留言,让所有的玩家的话题转变──

「秋原所带领的部队总合不到五千,可以已经分头将烈日盟的主镇黎明镇打下了,永夜飞扬大军所在的蓝迪斯镇也快要攻下,大家都打不下的两个地方,平秋原却能够打下。──如果平秋原要是能连有神装神器的永夜飞扬都能打倒的话,那大家觉得……?」

没有说完的话,就像是第二个引爆点一般,这使得公众频道上的玩家们更加踊跃的发言。

「嘻嘻,感觉上越来越有趣了。」

刚刚提出问题的人就是跟其他所有玩家一同摊坐在黎明镇外的人造人。

现在的黎明镇已经被一大团巨大的椭圆形光球所包围笼罩,完全看不到内部,也禁止所有玩家的进入,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是人造人做的,但是已经将龙天王那派完全歼灭的叛乱派烈日盟玩家都已经耗尽全力,暂时也不能再作战。

身为叛乱派的领导者,乌龙茶他望着应该曾是与小虎仔跟枫叶等好友们一同度过欢笑悲愤每一日的黎明镇,也只是叹了口气说:「故人聚,值了,物已非,罢了。」

如乌龙茶所言,所有参与叛乱的烈日盟成员都有着同样地想法。

与秋芙等人一样还活着的小虎仔走过来,没有说任何话的就将手搭在乌龙茶的肩上。

乌龙茶回头看了他一眼,彼此友情像是重新连结了一般,小虎仔也才开口说:「今天太晚了,等到明天晚上,找枫叶和胡蝶,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吧,也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

「哼,那我也要找个女伴了,我才不要孤单一人。」乌龙茶对于隔了好久再次的聚会,也不禁露出笑容以对。

相较于周遭每个看着黎明镇突然变成一团光球,完全摸不着头绪的烈日盟与黑天龙的玩家们。这团诡异光球的主人,也就是对黎明镇使用了金色卷轴的玩家,人造人的任务萤幕上显示着提示──

再造完成时间:《167小时33分59秒》!

「还要一个礼拜啊。──好像古人说的,越甜越美味的果实越是需要时间慢慢地等待啊。」人造人单手托着下巴,侧眼仰望着半空上的大萤幕,这时应该会表现出来的兴奋模样全部被无所谓地表情给取代,完全不在乎秋原与永夜飞扬的决战。

「喂!你拜託的戏演完了,现在该来算帐了吧!」

低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与此同时,人造人的肩上有一股金属利刃的冰冷触感。

在人造人身后的是六道残与冷月寒樱两人,架在人造人肩上的金属利刃就是六道残手中的血色大镰,正在等着主人的手,轻轻一动,让猎物身首异处。

「唔,如果太快杀我的话,妳会看不到很有趣的东西喔。」人造人将托着下巴的右手比了放在一旁被游侠斩断地左手,说:「我现在还是伤残人士喔,要杀我也拜託先给我个治癒术吧。」

「呿,你自己不会喝治癒药水吗,只要喝下去也会自动恢复。」六道残收回了架在人造人肩上的血色大镰。

「这就是我职业的坏处,一旦使用专属技能就会暂时无法使用法术,药水也会暂时失效,所以我才不喜欢用。」人造人的话语有一半真,一半假,不过暂时无法恢复断臂却是千真万确。

「最好完成后是像你说的,会是一个非常有趣地东西,否则我还是会报你害我与樱的掉级之仇!」六道残转头向一旁的冷月寒樱点了点头。

冷月寒樱走到了人造人的身边,跟着就是双手一伸,对着人造人使用了高级治癒术。随着血量的回覆,地上那条被斩断地左手缓缓地移动,最后接回左肩上被斩断之处,完全恢复成为原本地状况。

血量恢复后,人造人还特意对冷月寒樱,说「谢谢啦。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妳很漂亮,虽然话不多,可是女孩子就是要有妳这种贤淑静慧才算是好,寒樱愿意跟我交往吗?」

”喀!”血色大镰这次是尖锐处完全卡在人造人的下颚,六道残则是在他的耳边说着:「你~想~死一遍看看吗?」

「啊…,开玩笑的……。」人造人这幺说,血色大镰依旧不动,这也使得他不得不再开口说:「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这幺说了。──我还是最喜欢妳了!」

「去死吧─!」

就在人造人与六道残两人抓着血色大镰僵持不下的时候,抬头看着秋原与永夜飞扬决战的冷月寒樱,开口询问道:「人造人,……平秋原会赢吗?还是说又会被永夜飞扬打倒呢?」

「樱……。」六道残收回了血色大镰,以往两人相处的经验,冷月寒樱那是一种不甘心地询问。

「如果秋原还有「重练之剑」这个一击必杀的斗气技能的话,机率就有一半一半,只要愿意攻击就一定能解决永夜飞扬。现在却没有了,哈──,必败无疑了!」人造人的语气没有一丝担心,更没有认为是自己当时教永夜飞扬怎幺删除这项技能的错。

「……我很早就想问了,你为什幺知道秋原他有「重练之剑」这招斗气技能?根本就是听都没听过的犯规技能,你竟然会知道?」六道残突然想到说。

人造人耸耸肩,说:「因为我是第一个得到「重练之剑」的人啊,还拿到当做手电筒的星屑剑。」

「你也有?你怎幺能够学到那招的?学习的条件又是什幺呢?」六道残问说。

「这个…,这都是过于年轻时所犯的错……。」

人造人并不想说得到的经过,因为真的很丢脸,当时刚进入『开创』之时,为了试验偷窃技能的效果,拼了命去偷其他玩家,对象从等级一偷到高出自己等级二十的玩家,最后的结果都是被直接杀了重生,加上懒得还手不想攻击,也就巧合的学到「重练之剑」。

只要人造人发动「重练之剑」就能够打倒永夜飞扬,不过最大的问题点,永夜飞扬没有杀过自己,现在的时间点又是在大战模式内,就算被杀得要强制下线二十四小时,再来发动也是大战模式结束之后的事,一点用都没有。

”卡、卡”的枪械组合声音,冷月寒樱已经将她专用的两把手枪取出,说:「像永夜飞扬那样的恶人,绝对不能给他为所欲为!」

「算了吧,就算是妳现在喝了加速药水赶去,也来不及了。」人造人特别开口阻止,说:「先不论神器龙剑的攻击力,光是有了神装战龙圣衣的加持,永夜飞扬的血量就破十万,预估五秒的回血量更是一次就三千以上,加上破百点的防御力,能源系攻击还能够吸收,那~冷月寒樱小姐,妳的攻击可以在五秒内打到三千以上吗?」

「唔…。」冷月寒樱被人造人一说,也无法反驳。

「人造人,听你这样讲,你好像是特别做了研究,难道你有什幺可以打倒永夜飞扬地方法吗?」六道残问说。

「嗯………,没有,除了重练之剑这招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技能能够打倒他。」人造人说。

「结果还是没办法吗。」六道残更加紧握住血色大镰,虽然自己有勇气挑战强者,但是与永夜飞扬的差距却是大到了只能用不甘心来弥补。

「只能等待了,不过不知道能不能等。」人造人站起身来,抬头仰望着半空上的大萤幕,里面的秋原与永夜飞扬两人已经开始动作。

「要等什幺啊?难道会有奇蹟降临吗?」冷月寒樱问说。

「对啊。」人造人打了个响指,说:「不过不是奇蹟,而是等待女神的降临,等待偏心的幸运女神,哈哈哈哈!」

大萤幕上,镜子森林前的草原随风一动,永夜飞扬将等身大的龙剑一挥,发出了剑士系的剑气斩,不过却是一道长度超过一百公尺以上的纵向斩击冲击波。

超大型的剑气冲击波参杂着雷电激光奔流于其中,所经之处更是将面前所有的草原连根带叶的一同破坏,其实威力地强大,甚至应该是消灭所有触碰到的一切!

对于这样坏力极强又广大的剑气斩,不管面对多少危险依旧是面不改色的秋原这次也是如此,比起人类玩家看到有如排山倒海般的巨大冲击波袭来,感觉到害怕胆怯,应该要怎幺闪躲才是他唯一地思考準则。

「无法逃离,上下左右,脱离机率全部为零。」秋原得出来的结论,这是已经连同自己所有技能与道具都计算在内的结果。

后退也逃不开,传送捲轴也因为大战模式而不能够使用,彼此之间的差距,只凭随手一击就被解决的绝大悬殊。

眼见剑气斩的冲击波击将要吞噬自己之际,秋原虽然还是双手紧握龙鳞剑,不过将剑横架的架式却是已经是明显的放弃了的姿态。

「我不应该存在吗?」

没有了可以躲过的可能性,不再多费力气的放弃抵抗,巨大的冲击波光芒也在这一刻覆盖了秋原的身影,还有就是永夜飞扬放肆大笑着:「哈哈哈哈,死吧─!死吧─!让我看看那个人说的,你会怎幺消失!」。

被冲击波笼罩,紧接下来就应该是伤害值的跳出,在那不到零点五秒的剎那之际,秋原双眼被冲击波光芒照耀的还看不清楚,却是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慵懒却十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唉呦~,王城出现前~你不能死~喔!」

──系统提示:宠物【魔猫柴郡】对你使用了「次元穿越」。

技能:次元穿越

(技能说明:魔猫柴郡专属技能,可以将玩家主人给瞬间移动到游戏世界内的任何指定之处,不过此技能只有依照魔猫自身意愿才可以使用。)

突如其来地系统提示,使得秋原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自己不是在足以将自己消灭的冲击波之中,而是站在一脸惊讶不已的永夜飞扬面前。

「你、你…怎幺会…,竟然会…消失…又出现……?」

永夜飞扬会这幺惊讶地询问,这是因为应该被龙剑强化十倍以上的剑气斩所击中的秋原,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秋原能够躲过十倍威力的剑气斩全都是靠着只露出一双大眼的魔猫,不光是这一次,之前也常常有过同样的事情,包括以前在副本内救小虎仔都是,大多都是他第一时兴起,但是这次却是特别的出手。

「呼~,这场战斗我不会再帮你了喔~!」

说完这句话,魔猫露出的双眼立刻就不见。与此同时,秋原也注意到了在一旁不远处躲着的月小编,有着月光照耀地夜色之中,她的身边出现了一点紫色的身影,这也是只有出现一颗头的魔猫。

不管魔猫目的是为了要保护月小编不受战斗波及,还是想要在一旁高兴地看好戏,任何地理由都无所谓,反正他是绝对不会再做出任何帮忙的事情。

永夜飞扬的惊讶也没有持续多久,就算秋原突然消失又出现在眼前,那又如何?长久以来的恨意可是有增无减,盖过了一切,只要能够将秋原这个碍眼地家伙给消灭才是他最想要的!

「平秋原,我要杀了你!」永夜飞扬将巨大的龙剑举起,毫不留情地猛斩下秋原!

大片带着雷电之威地银光斩落而下,秋原也没有因为魔猫说的话有所迟钝,瞬间将双脚向旁移动,脚步敏捷的连带身体一偏,只用了最小幅度的範围躲过斩击!

这次的挥空,已经不是对上秋原的永夜飞扬,就像是早有準备般,举起剑来直接再次斩击,不过这次可是连带着剑气斩一同发出!

第二次的剑气斩是直立式的剑气冲击波,威力依旧是恐怖的将草原一分为二,就连地面也耐不住这份破坏力出现了巨大的缺口!

虽然威力还是一样强大到不能够防御,但是这次是直立式的冲击波,秋原赶紧用力地向一旁快步躲开,不能被碰到也不能防御的剑气斩就这样简单地被闪开!

被闪过的剑气斩直冲至镜子森林最前端的大树,”轰”的一声,整棵高大的巨树就被彻底地给完全粉碎,即使只要三分钟不到系统就可以将树给恢复原状,但是惊人的破坏地威力却是无庸置疑地!

「永夜飞扬先生,可以不要战斗吗?只要等到二十四小时的大战模式结束之后,到时候再杀我也可以。」秋原将龙鳞剑低放,表示没有作战意思。

「哈哈,你别作梦了,能够将你杀掉,亲眼看你怎幺消失的机会可是只此一次,我怎幺可能会放过你呢!」永夜飞扬一边说,一边还毫不停歇的连续挥下了五道斩开草原与大地的剑气斩。

「为、为什幺要让我消失?我并没有想要与永夜飞扬先生你为敌,请你不要让我消失。」秋原还是很迅速的躲过了所有直立式的剑气斩,不过手中的龙鳞剑还是没有打算举起。

对于永夜飞扬为何一直要如此敌视自己这件事,其实秋原到现在都还不清楚,也没有想要去知道,因为他的认定就是玩家间攻击没有意义,所以根本不需要去理解永夜飞扬攻击自己的理由。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就是碍眼,所以你就该死!」永夜飞扬将龙剑一挥,出现了巨大的剑影直接砍向秋原,不过也略迟一步,让他躲过,使得巨剑将整个大地切开了一大块切口。

秋原接二再三地闪躲,还是不将龙鳞剑举起,只再次说道:「永夜飞扬先生,我很想要让我的意志存在,不想要消失,请求你听我说的话,等待二十四小时之后好吗?拜託你。」

「不要,像只狗来求我也没用,我就是要把你给永远解决掉,让人知道敢得罪我的结果就是这样,就算低头下跪也是一样!」永叶飞扬非常刻意的揶揄说。

「……真的怎幺样都不可以吗?」秋原还是再询问一遍说。

「烦死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会要你死─!」

永夜飞扬停下了剑气斩的发动,改以挥动了龙剑斩击,的一剑从左上至右下的侧斩,秋原也即刻就向右侧身躲开,同时也更进一步的冲入永夜飞扬地侧身。

再次被躲开,秋原冲到了攻击行动还来不及回防的的永夜飞扬侧身,这一瞬间也是成为了最大的攻击空隙,不管是谁,任何一个玩家,只要在此时发动任何一种技能攻击绝对可以完全打入!

秋原的计算也知道这一点,不过举起了龙鳞剑,不是发出自己本身目前最强的技能五连斩,而是顺势的移动了自己的位置,一口气从永夜飞扬的侧边绕到了他的正后方。

「不能……攻击玩家。」

秋原将龙鳞剑挥到一旁,自身程式所设定的绝对準则,始终都是最优先遵守事项,不管什幺情况。

「可恶!你这只臭老鼠只会到处乱窜,有本事就来还手啊!」永夜飞扬气愤地回身一剑,不过还是没有砍中提早退后数步的秋原。

没有办法攻击,防御照样会被扣光血量,唯一之计也只能不断地躲开,拖延时间。

但是,这样要到什幺时候呢?

秋原能够躲开永夜飞扬的攻击,一半是对方存有自己有神装的神力加持,而他所有能力都差劲的轻敌心态。另外一半则是秋原将本身的运算效能提升到最大,直接计算永夜飞扬的攻击当下,自己做出怎样的闪躲才会有最大的存活机率,只是要是有一次攻击不是落在计算出来的最大机率的闪躲动作之中,那是等于是秋原的死期到来。

不可靠的运气,不可靠的机率,能够延长自己多久的生命?下一刻很可能就是被攻击成功,也就是一切的结束。

而永夜飞扬的攻势却是连一点都不手下留情,龙剑的斩杀更是接连不断,就是一定要将秋原给解决掉才是他的最重要目的。

──永夜飞扬先生不会放过我,我要是被杀掉,我会消失,那就是回归程式吗?

躲开下一击的秋原暗自思考的同时,他也意识到了一件自己应该在很久之前就要注意到的事情,平先生与米亚也一直在探究的事情,使得他不由自主的脱口,低声说:「……我…,我到底是谁?」

──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克劳德‧布雷特」他的存在,平先生给我看过的书本上,有写着像我这一种陪衬用的,没有任务也不是怪物的NPC,不应该,也不需要有同样的程式存在才对。

──「克劳德‧布雷特」还存在的话,那「村人─克劳德」,那我到底是谁,不能存在的我又该回归到哪里去呢?……

短暂的思考还来不及继续下去,眼前已经是闪现一道银光斩落,秋原也击防的躲过这一斩。

永夜飞扬的攻击还没有结束,绝对想要杀掉对方的强烈心情,让他不再轻视秋原,空出来没有握剑的手上发出了一闪闪的电光,不断地凝聚成了一团,快速地增幅加大,直到激烈发出地雷电奔流之上!

「这次我看你要怎幺躲,我这一招「次元弹」!」

「次元弹」是六大BOSS异界战龙「肯凯萨」的专属技能,也只有获得战龙圣衣的玩家才可以拥有,专门用来破坏一切技能,同时可以将击中的目标给强制禁止使用魔力。

虽然永夜飞扬做出的次元弹,大小比起肯凯萨所发出的小了数百倍,   但是光只有百分之一的威力,能够产生出来的伤害値绝对不是任何一个玩家,甚至是数十名玩家可以阻挡承受的,更何况是装备能力皆不如人的秋原。

不给任何趁机逃离的空隙,”咻─!”次元弹从永夜飞扬的手中弹飞而出,直接就是朝着秋原袭来,根本是避无可避,就算想再次计算来闪开也不足够确认该如何躲开的速度!

对于眼前依旧是一触即死的次元弹,左闪或是右躲,不到零点一秒的二选一,秋原也只有不断地思考,哪怕是再短暂也要抓紧时间!

──”汝之存在与人类永远为之相对,吾等之唯一异端存在,无所依归之。”

思考之中的一剎那,秋原再次清楚听到在现实医院里听过的肯凯萨的声音与话语。

──人类……人类不能容许我的存在,不管我做什幺,都会要攻击我,想要消灭我,这样的话,我……我为什幺要遵从命令,「不準攻击玩家」呢?

──无法理解……

这时,谁也没发现的,秋原后脑的那一小撮马尾失去了他原本不搭的浅蓝色,取而带之的,是与头髮相同的黑色,不过却是十分深沉的漆黑之色。

左边!

秋原将整个身体向左倾斜,次元弹千钧一髮的从右脸庞掠过了!

「就是现在,去死吧─!」

早就预料到秋原会躲过的永夜飞扬趁机挥动了龙剑,强大的魔力连同着圣衣上的急奔雷光跟着聚集散发,挥剑大吼说:「这次是你绝对躲不过的!」

两人间已是挥剑及中的极近距离,即使秋原再会躲,也没办法在刚闪过次元弹后还没稳定的姿势下,躲过超大斩击範围的龙剑一击!

唯一的可能就是防御,用武器来防御。但是……龙剑与龙鳞剑武器威力间的差距所产生的冲击伤害值,还是足够削光秋原所有的血量。

──根本无需要去理解……,人类总是如此……

一瞬间地思考转变,秋原做出了一般玩家绝对不可能的行为,那就是收起了龙鳞剑,跟着就是取出了另外一把武器,也是除了龙鳞剑外,唯一的武器──祝福短剑。

”锵!”双剑交击的声响发出的同时,神器龙剑对上新手武器祝福短剑的冲击成了暴风,将两人周遭的草原吹倒了一大圈。

下一刻,武器威力的差距不可避免的让冲击伤害值在玩家头上跳了出来,不过比较不同的是,或许是神器的威力远远凌驾一般攻击之上,挨到了龙剑一击的秋原却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飞入了镜子森林之中。

秋原被击飞速度太快的关係,只剩下原地出现了”377”的冲击伤害值。

看着被击飞入镜子森林内的秋原,在看着半空大萤幕的除了会说风凉话地玩家之外,所有玩家的大部分都大呼可惜,因为秋原虽然一次都没有出手攻击,但是他每每都在最惊险的情况下能够闪躲跟移动都让许多玩家觉得佩服。

不过比起看着大萤幕来观战的玩家,战斗的当事人更事会有所了解战斗中的随时变化,尤其是发生了非常令人难以理解地事情,那也是第一个会发觉地。

「怎……怎幺会……这是怎幺回事?」

本该是给了秋原重创的永夜飞扬正在急忙的检查自己人物的血量,也看着手中握着的神器龙剑,脸上却是惊讶十足地表情。

是什幺让他这幺惊讶不已呢?明明就是将秋原给击飞,出现了”377”这个对秋原来说就算是没死也是重伤的致命斩击,结果反倒是攻击方不敢置信整个显现出来的结果。

「竟然……竟然是我……?」

永夜飞扬地惊讶之处,就是那个因为武器差距才有的”377”的冲击伤害值,不是出现于应该被击杀的秋原头上,而是永夜飞扬自己的头上!

可说是神器的龙剑竟然会比不过新手常用的祝福短剑?

不过,这个永夜飞扬想破头都想不开的疑问,很快的就被打断了。

秋原被击飞入内的镜子森林突然不断地发出了”唦、唦”的树叶摩擦声响,跟着就是秋原完好无缺的从森林之中一步步地走了出来,手中还握着那一把替换出来的祝福短剑。

「你…你到底搞了甚幺鬼,用了甚幺手段?」永夜飞扬见到秋原就立刻大吼说。

脸色没有任何一丝变化的秋原看了永夜飞扬一眼,语气依旧正常,却带了一点点冷酷地开口说。

「……既然你不愿意听我的恳求的话,那就只好用替代的方法。」

  • 名称:女人的战争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