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之妾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轰隆!”窗户外传来了撼动大楼的爆炸冲击,突如其来的震荡更是让揹着巫月的秋原与巫梅一时都无法站稳。

「好像是瓦斯气爆,米亚姐会不会有有危险?我们回去看看好吗?」巫月担心地问道。

「姐姐别担心,要杀死米亚姐的话,对方至少要派两个全副武装的特种兵师团才有可能跟她同归于尽。」巫梅说。

「可是……。」巫月还是很担心说。

「米亚小姐,她说要我们相信她,我们就应该要相信她。」秋原或许是无意地自然反应,他才会对巫月特别安慰,这才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听到秋原的话,巫月也点点头,答应说:「……嗯,那好吧,希望米亚小姐没事才好。」

「姐姐,比起自己妹妹的话,妳好像更听秋原的话喔。」对于巫月跟秋原的互动,巫梅自己倒是有点吃味。

「不,不是这样……。」巫月被巫梅这幺一说,不知该怎幺回应,因为毕竟真的是听到秋原的话后才有安心感的。

就在三人击将到达三楼走道的最后一间之际,突然”磅!”最后一间房的门被大力的撞开,因为房内有灯光照明的关係,这也让秋原三人清楚的看到有一个人影飞出的景象。

见到这样突发地状况,巫梅赶紧探头望观看,也不由得抱怨说:「怎幺了,现在又是发生了什幺事呢,尽是完全发生一大堆搞不懂的事情。」

这下换成了心情比较平静地巫月,对巫月用玩笑来安慰说:「呵呵,暴风雨、停电、又有恐怖分子、游侠他人也不见、大家都昏倒、现在还有人从房间内飞出来,这种没有逻辑,莫名其妙地发展,如果要是再加上有吸食禁药或毒品之类的话,要是写成小说的话,应该是会被读者痛骂作者不负责任的糟糕故事吧。」

虽然巫月用特别轻鬆的语气安慰,也十分有效,不过却也让巫梅苦笑的说:「姐姐,妳很委婉地说了非常狠毒的比喻呢。」

秋原听不懂,也无法理解她们两姐妹的话,但是他却可以在一片漆黑中看的清楚,尤其是现在还有从房间内照出的光亮,更是让他看清楚了被人打飞出门外的人影。

「他是……,龙天王先生。」秋原认出被打出门后,倒在地上的人。

「龙天王…,是王天龙啊!」巫梅听到秋原的话,随即就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说:「他怎幺会突然在这里,刚刚他才在楼下被我用垃圾桶打倒啊?──看来那时太手下留情了。」

这时的巫月没有回应巫梅的话,她的眼光正聚集在秋原的侧脸之上,虽然有从房间传来的余光照着,可是自己被揹着,没有办法看到揹她的秋原正面,使如此她还是想看看。

被打飞出门外的王天龙大拳一挥,重重打落在被破坏的门板上,整片门板立即就被砸个稀巴烂。王天龙的口中更是忍不住,怒骂说:「该死,我就不相信妳会跟妳在『开创』里面的人物一样强!」一吼完,王天龙随即就猛然起身,紧握双拳就冲向飞出来的门口。

当王天龙冲向门口之际,同一刻在门内也冲出了一道黑色闪影,有着龙纹的漆黑刀鞘,用力地突刺王天龙的额头,将了他一记痛击。只是攻势未到此停歇,刀鞘被抽回门内,跟着在不到一秒的瞬间再次出现于门外,这次的出现位置却是在王天龙的头上,毫不留情地直接朝着他的天灵盖用力打下。

王天龙就只发出「唔」一声,整个人就被击倒于地面之上,漆黑刀鞘也才缓缓放下。只用了两击就可以把外表魁武有力的王天龙给打倒,有着这样凌厉可怕的武器应用技巧,只代表门内握住刀鞘的使用者绝非一般。

「好厉害。」巫梅不禁佩服地说:「虽然是使用刀鞘,但是所用的却是剑术,打的地方都还是人体的要害。」

「巫梅小姐怎幺知道是这样的动作呢?还有人类身体的要害呢?」秋原难得的想知道。

「唔……,以前为了想要揍一个戴墨镜的讨人厌家伙,曾经拜託爸爸请人来教我,所以学过一点,没甚幺大不了。」巫梅只是简单地带过,也因为有涉略才会知晓,只是后来因为怕手脚会变粗不好看而放弃。

在王天龙倒下的一会儿,门内走出了手握着漆黑刀鞘的主人。有着乌黑及肩长髮,穿着背后绣有淡黄色龙纹的黑长衫,朴素无奇又没有过多表情地女性脸蛋,一举一动却有着独特气质的女性,那就是「南雅丝」。

南雅丝低头看着倒地不起的王天龙,手中握着的刀鞘还在对着王天龙的脑袋,就好像是戒备他还会爬起来一般。

「哥哥,芙萝拉姐姐就在里面。」

一直没有出现的小女孩又再次出现,对着只有她才能看到自己的秋原,指着南雅丝所站的房间门口,说:「里面的翼月姐姐、星梦姐姐、秋芙姐姐她们都昏倒了,只有芙萝拉姐姐,还有另外一个人一起在里面。」

「芙、芙萝拉……。」秋原一直在追寻的芙萝拉就在只要再走几步,一个转身就可以见到的房间内,这让他赶紧快步向前走去。

秋原的走近也让南雅丝发觉,随即就将手上的刀鞘给举了起来,大声的说:「别过来,不管你们是谁,只要靠近这个房间,我会将你们直接杀掉!」

南雅丝不同于『开创』内的兇恶模样,阻吓让秋原停下了脚步,不是因为害怕,他的程式早就把见芙萝拉当程最优先指令,只要是为了见芙萝拉根本什幺阻碍都不会退缩。但是,秋原所借用的身体也给了他「必须要保护小月与小梅」的意志,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不能让揹着的巫月有危险。

陷入进退不得的两难,秋原也只能够开口对坚守门前的南雅丝,说:「南雅丝小姐,我是平秋原,我想要见芙萝拉,请妳让我去见芙萝拉。」

听到秋原的话,南雅丝的脸上没有任何地变化,只是冷冷地说:「我知道你是平秋原,其他两位是永夜集团的巫月与巫梅两位千金小姐,但是那又如何?只要是现在这个敌我难辨的时候,想要是想靠近的人,不管是任何人,任何理由,我一律都会杀掉!」

「可,可是我想见芙萝拉,请妳让我见她……。」秋原恳求说。

「别说了!」巫梅将手搭到秋原的肩上,双眼却看着丝毫不放鬆戒备的南雅丝,说:「虽然我不知道秋原你为什幺要见芙萝拉那个女人,就算有女帝小队的那几个在这里可以通融你过去,但是只要有这个南雅丝在,她也绝对不会让你过的。」

「我该怎幺办呢,我想见芙萝拉。」秋原说。

「靠近者死……。」

南雅丝的话才说到一半,左脚立刻就被手抓住,一股强大力量将整个人给头下脚上的举起。

抓住南雅丝的是刚刚才被打倒的王天龙,头上还有着被重击后的大包,眼神却像是走火入魔般,用着充满力量的声音说:「哈哈,只有这点程度的力量似乎还差了一点吧,妳就乖乖地给我让开吧!」

话语一落,随手用力一挥,就把南雅丝朝着一旁甩去,直撞到墙上。

将南雅丝甩去撞墙之后,王天龙并没有冲入房间内,反倒是转过头来,用着恶狠狠地模样看着在无灯处的秋原等人,开口说:「你是平秋原?你就是那个该死的平秋原!」

「唔……。」秋原从身体感受到一阵恶寒,那相当于是个面临危险的指示,使得他自动的蹲下身来,将揹着的巫月给放了下来。

「秋原,怎幺了?」巫月不明白的问。

下一刻,还来不及回答,却也证明了秋原所做的事情却是对的,只因为王天龙转过身来放弃了抓芙萝拉的机会,朝着他袭击而来。

秋原站起身来要后退,可是他的动作却远远不及王天龙,直接迎面就中了一拳,整个人就被打的退后了好几步,跟着就是摔倒于地。

自从秋原有了身体之后,第一次挨了拳头,也是第一次被打,加上王天龙毫不留情的全力挥拳,登时让他头昏脑胀的眼冒金星,双眼下方感觉一热,鼻血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经历了生物皆会的「痛苦」感受。

「秋原!」巫月与巫梅两人一口同声地叫道。

「真没想到啊,平秋原!」王天龙将手一握,发出了”喀啦、喀啦”的关节声,并且很高兴地说:「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你在『开创』里面陷害我的怨恨,还有你夹着尾巴逃走让我被人当众臭骂的屈辱,我们就来真人单挑吧,做一次解决,快过来面对!」

秋原伸手抹去鼻血,碰触到湿黏的鼻血地瞬间,一个自己从未感受过的感觉「害怕」出现了。秋原想起了先前差点被肯凯萨吞噬存在的那一刻,眼前的王天龙就跟肯凯萨一样,让他不由自主的一直后退,这也是所谓的「畏惧」。

「快过来啊,这里可是现实,你可没有传送捲轴可以逃了。我要趁这一次机会让你知道网路游戏里面一样是弱肉强食,以后乖乖地看到我就赶快滚到一边去!」王天龙一步步走过去,勇气洞窟的巴风特装备不全,围村还被溜走,可是让他对于秋原的怨恨可不亚于永夜飞扬。

走到了有点颤抖地还不断在后退的秋原面前,王天龙的嘴角一扬,跟着就是将拳头用力地招呼在秋原的身上。

没办法反抗只能够退后的秋原双手抱头,苦苦承受着王天龙无情地双拳痛打,也只能够不断地求饶说:「好痛、不要打我、好痛……。」

见到王天龙攻击秋原,还有秋原一反常态地苦苦求饶,巫梅赶紧冲上前去,阻止说:「不要欺负秋原!王天龙你给我住手,别忘了烈日盟还是我们永夜王朝的下属!」

「啰嗦,滚开!」已经是沉浸在疯狂地王天龙根本就不在乎,将手一挥,把巫梅给一击推向走廊的墙上。

虽然在漆黑之中无法看得清楚,巫梅却也并非是无力女子,直接就用手肘接下了王天龙的一挥。随后巫梅就一握拳,将身体一转,正拳击向王天龙的腰际,虽然打的完全命中,可是却像是打沙包一般,完全对盛怒下地王天龙起不了任何作用。

虽然没有效果,但是巫梅的这一反击这可是让王天龙为之大怒,挥出的手反过来用力一拍,将巫梅架挡于前的双手给推开,跟着而来的就是他的大手一张,抓住了巫梅的头,朝着走廊的墙壁上撞去!

出乎意料之外的力量,让巫梅不敌地被推向一旁,更是被王天龙的手推出,一头撞到了墙上,顿时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

「巫梅,巫梅醒醒,妳快点回答我!」巫月急忙地对着倒在地上的巫梅呼喊,却得不到她的回应。

解决了巫梅之后,王天龙像是已经恢复理智一般,回过头来用尽全力的一拳将秋原给打退到楼梯边,这时也才暂时停下。

被王天龙的用力一击打退之后,这时的秋原已经是遍体麟伤的倒坐在楼梯围栏旁,眼眶带泪,脸上更是被打的鼻青脸肿,鼻血与嘴角的血都混和为一。

「今天给你这样的教训,你以后应该会很清楚跟我们作对的下场了吧。」王天龙对秋原警告后,跟着就转过头去,对正在呼唤着巫梅的巫月说:「放心吧,我只有稍微用力,让她知道不要这幺嚣张而已,你们最好不要去对妳们那个有钱老爸打小报告,我们紫星教可是有很多人在妳们四周。」

「我妹妹她是我最重要的亲人,我绝对不准妳伤害我妹妹!」巫月语气非常坚定地反驳,也对着巫月呼喊说:「梅子,快醒来,妳绝对不可以有事!」

听到王天龙的话,还有巫月对巫梅的呼喊声,靠在楼梯边的秋原也只能喃喃自语:「巫……巫梅小姐……。」

看着躺在地上不起的巫梅,遍体鳞伤的秋原一时之间忘却了身上的疼痛与脸上的血,取而带之的就是在『开创』世界之中所感受过,漆黑色意志不断涌现,出现的速度更胜过在自己单纯是NPC的玩家存在之时。

──此女之伤是汝所害的,汝之无力所造!

「我…我害了巫梅小姐?」秋原清楚听到了不应该会有的声音,这绝非是一直指引的平天一的声音,而是更加漆黑深沉的声音。

──若汝所期望,吾将赐与破灭界限之力,直至汝归回虚无之日,「村人‧克劳德」。

「你…你是……。」秋原知道了漆黑声音的主人,是差点让自己存在消失的最恐怖敌人。

──讚咏吾名!

「我、我……。」秋原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巫梅,又看到了伤害巫梅的王天龙,现在的景象就像是永夜飞扬力用自己击杀蓝迪斯时相同。

──向吾祈愿,破律除戒,汝将获回原有之力!

秋原低下了头,漆黑地意志不断地增加,让他想起了更多王天龙与烈日盟在『开创』内所做过的事,口中喃喃自语。

「人类……人类都是这样……人类总是这样……。」

……哥哥,不可以!

听见了声音,秋原原本急遽跳动的心脏缓缓地慢了下来。

……哥哥,对我来说,你是这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你绝对不可以接受黑暗!

「唔,我……。」秋原因为平天一的话语停下了本来要说出口的话。

──愚昧,吾留予之一言,”汝之存在与人类永远为之相对,吾等之唯一异端存在,无所依归之存在。”!

漆黑深沉地声音在说完话后就消失,只留下漂浮于空中的平天一幻影。秋原则是倚靠着楼梯扶手缓缓地站起身,双眼还是看着倒地不起的巫梅,撑着疼痛的身体说:「巫梅小姐,巫梅小姐妳没有事情吧?」

「现在还有时间管别人啊,只是碰到墙壁不会有事情的,暂时昏迷而已。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王天龙握住了双拳,接下来就是打算要再给秋原一拳,这次是要为自己报围剿蓝迪斯村时给他一个人逃走,结果被永夜飞扬痛骂的仇。

看到了王天龙再次挥起的拳头,秋原赶紧伸手护着头,低声的说:「好痛,被打会好痛,我不想要再被打了。」

就在王天龙挥拳之际,一个人影从楼梯下疾奔而上,一边跑上还有几阶的楼梯,一边从手中掷出了一道银光!

银光射过王天龙的面前,直刺入走廊的墙上。躲过银光的王天龙转头一看,刺入墙上的是一柄手术刀!

「好险啊,虽然情况危急,还好没有丢中。」

站在楼梯之下,投掷出手术刀,让秋原躲过危险的人就是关子龙。

「暗号先生?」秋原望眼一看,他也还记得暗号前一个人物枫叶的模样,一下就认出了关子龙。

「没想到能遇到秋原你呢,不过等一下再聊吧,我要先解决这个家伙。」关子龙说的家伙就是正一脸愤怒地王天龙。

一见到是关子龙,王天龙可是气愤不已的说:「关子龙你这家伙,我都因为胡蝶的恳求才好心地放过你了,你竟然还赶来,难道嫌命长吗!」

「我可是第一次知道你会看相。」关子龙将另外一把手术刀在手中迴转一圈,跟着张开手掌对着王天龙,说:「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帮我看看我的姻缘吗,我想看看今天会不会跟我的旧情人重新复合?」

「什幺!」王天龙被关子龙的话给激怒,尤其是胡蝶就是为了他才跟自己在一起的,更是让王天龙怒火中烧的转头冲向关子龙。

对于王天龙的攻势,四周过于漆黑的关係,关子龙也没办法看的清楚,但是他也在此时将手中的一样东西给轻抛起来。

漆黑之中,一般人都看不清楚关子龙所抛出的东西,却让王天龙突然停下了脚步,没有再像之前毫无畏惧般的勇猛挥拳。

见到王天龙的身影停下,关子龙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得意的说:「果然如此,虽然不知道你怎幺办到的,但是你在这一片漆黑里面还是看得到吧。」

王天龙没有说话,脸上却极度气愤。只因为关子龙说对了,王天龙他的确在黑暗中看得到,所以才会看到刚刚关子龙抛起的一根,装着液体的玻璃试管,在试管上的标籤上写着的是「王水」。

「就算你知道又能如何,而且你就算想用那东西来丢我,来解决我的方法也被我是破解了,这距离我一定闪得开,要是我躲开,后面的平秋原可是会被打中喔。」王天龙还是非常强势的说。

「用这东西丢你?」关子龙将玻璃试管打开,然后将试管内的液体喝了一口,随手丢到身后的楼梯上,才跟着说:「呵呵,医院饮水机里的水可以解决你,你该不会是污垢吧。」

「敢耍我!」王天龙大吼,双拳也再次举起。

「要说耍你,连玻璃试管不能装王水都不知道的人,要说耍也太看得起你了。」关子龙刻意揶揄说:「况且你看过哪家医院会用王水的啊?」

听到关子龙的话,王天龙更是气的不能自己,随时就要挥拳。

「喂,秋原!」关子龙没有理会準备动手的王天龙,反倒是大声的对着楼梯上靠着栏杆的秋原,说:「如果我刚刚没有听错的话,你应该是秋原对吧,回答我!」

「嗯…,是的,暗号先生。」秋原回答了说。

「秋原,我知道你村庄被夺走的事情,我也知道你被永夜与烈日盟追杀的事情。」关子龙握住了手术刀,专注地看着随时会攻过来的王天龙,同时对秋原大声的说:「既然今天有机会见到你的话,那也是命中注定,那我就教你一点,一直看着你以来,你还必须要学习的一件事!」

「是…是什幺事情?」秋原也不明白关子龙所说的话,自己必须要学习的事。

「勇气!」

关子龙将手术刀架于自己面前,并且从一旁拿出了正在发出着萤绿色光芒的医疗用再生能源仪器,照亮了楼梯间,同时大声的说:「就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为了其他不认识的玩家,还有我,宁愿被人耻笑,被人欺负却还是一个人坚持着自己的选择,这就叫做「意志」。为了坚持贯彻自己的意志,必须要对抗比自己更强的强者,那就必须要有「勇气」!」

「意志…勇气…。」被萤绿色光芒照耀的秋原,脸上露出了非常疑惑的表情。

「你废话够了吧,既然你是自己来找死,那我也无需遵守跟胡蝶的协议,我要再让你跪下来跟我苦苦求饶!」王天龙大喝道。

「是啊,王天龙来吧,我们开始第二回合!」关子龙将手中剩下的一支手术刀朝王天龙投去,也在同时迈步冲上楼梯。

王天龙不屑的「哼」了一声,躲开了投来的手术刀并且挥起了他青筋曓露的右拳,对着已经冲到面前的关子龙挥去。同一时刻,关子龙也毫无畏惧地握紧双拳,举起右拳朝着王天龙挥去。

两方地拳头同时击中对方的胸口,但是关子龙却是被压退了两阶,全力一击的力量传达而去之时,他的脸上更是露出了痛苦地模样,这也代表王天龙的实力更胜过他数倍。

王天龙下一拳跟着挥出,关子龙也只能赶紧返手去挡,只是力量地差距真的大,想要挡住的手立刻被打到一旁,使得腹部又中一拳,跟着就是拳如雨下般,连续不断的重打于他的身上。

「怎幺了?不是很神气吗,快反击啊!」王天龙毫不留情地痛揍着关子龙。

关子龙虽然说的信誓旦旦,但是对于王天龙勇猛又力大无穷的攻击却也只能够落的节节败退的不断走下楼梯,毫无反抗能力一般,任凭他的一阵痛打。

右眼、鼻梁、右脸颊、额头、左眼、左嘴角…,重拳不断的落下,就算是用手去抵挡也没有任何效果,更别提反击之类的,两人的实力差距就像游戏内已经一转与没有转生的玩家对战的结果,只要稍微用力一拳,就把关子龙给打倒在楼梯转角。

被狠揍一顿后已经鼻青脸肿的关子龙,变成了与秋原一样,只能能依靠着楼梯扶手站起身。

勉强站起身的关子龙用手擦去嘴角的血,却还是抬起头,对楼梯上的秋原说:「我很凄惨吧,想要救你,可是还被打的遍体鳞伤,真的很丢脸吧,……但是我告诉你,我还是会赢的。」

「暗号先生?」秋原对关子龙的自信,已经是完全不明白。

「嘿嘿,你是被我打傻了吗,已经被我打的这幺凄惨,竟然还说会赢,你真的是找死!」王天龙折着手关节,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

「战斗…不是向两只牛互斗,只靠着力量来决定胜负的。」关子龙手摀着头,像是被打的头晕目眩,顿时失去了平衡一般,整个人蹲下身来依靠着扶手。

「暗号先生。」秋原双手紧紧抓住了楼梯扶手,或许这就是得到身体的才有的想法,看到关子龙已经是浑身是伤,可是却还是对他有着一丝期望。

王天龙走到搀扶着楼梯扶手的关子龙面前,高高在上的鄙视眼光,嘴角更是露撑了冷冷地笑容,说:「好了,我懒得跟你多说了,胡蝶已经是我的了,你在『开创』的新人物叫做暗号我也知道了,虽然你是同盟的,我也只要叫亦棋老大把你敢出去就好了,以后你只要上线我就叫烈日盟的人去围剿你,你再也不能当职业玩家,可爱的妹妹的医药费也没有了,哈哈哈哈!」

「……游戏里面很多玩家都是靠着高人一等的等级,强力的极品装备,无人可及的顶级武器,破坏平衡的惊天技能,这些来作为与人争斗的后盾,换一句话来说,也因为这些东西,很多人全部成了自以为是的混蛋。」关子龙根本不在呼王天龙,继续自言自语说:「战斗需要的是,冷静思考,正确判断,还有……」

「还说个不完,闭嘴!」王天龙直接就一拳对关子龙挥去!

”劈滋─!”突如其来的电气火花迸发爆现!

「哇啊啊啊啊──!」挥出拳头的王天龙的发出了惨叫声,同时这也伴随着他身上的大量电流响彻整座楼梯间。

不到一会儿,王天龙的凄惨叫声骤然间停止,只因为他整个人被强大的电流侵袭,失去了意识,跟着一言不发的就倒在楼梯上。

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击,其实就在王天龙挥拳的那一刻,依靠在楼梯转角扶手的关子龙从他刻意遮蔽住的侧身,拿出了先前就已经放在楼梯上方所看不到的楼梯转角的视线死角处,一个手提型的医疗用电击器,对着挥拳而门户大开的王天龙胸口直接就施加电击。

「……一点点的小手段。」关子龙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并且把手中还残有少量电流的电击器丢到一旁。

看了倒地不动还略带抽动的王天龙,关子龙还是去确认了他活下来,这才安心的关掉电击器,走上了楼梯。

关子龙所谓的小手段其实不光是只用电击器,最重要的就是他打开医疗用的再生能源仪器的灯光,这里有两个用意,一是让王天龙以为他没有带其他的东西,二是要了要藉由仪器的照明来确认王天龙身上的衣物是否有被外面下的雨淋湿,好当作电击器的攻击点,加强导电效果。

关子龙走上了三楼,看到了站起身的秋原脸,就好像是以前认识的人,略为惊讶了一下,却也很快恢复了镇静,毕竟那个认识的人在很多年前就过世了。

「勇气是身为人类最为骄傲的事情!」关子龙说。

虽然关子龙这幺说,秋原却更担心巫月抱着的巫梅,依旧还没有醒过来,这也让他赶紧朝着巫梅走过去。

关子龙看了秋原急忙走去担忧巫梅的模样,继续开口说:「尤其是你所有的坚持自我抉择的勇气,这些绝非是错误的,可是还有一种就是为了谁而必须要违抗一切赌上性命的勇气,这种勇气还需要思考与幸运,因为要做对的事就绝对不能输!」

担心着巫梅的秋原没有回头,手却抓着胸口,走向被巫月抱着的巫梅。关子龙也只再默默地说。

「这是我以前认识过的人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你曾经有过就算要背弃你所拥有的一切,受尽苦难,即便要与世界为敌,即使得要孤独一个人迈步走向末路,但是你还是祈望守护的东西吗?」。」

听到了这句话,手抓着胸口的秋原停下了脚步,眼睛看着前方,蹲在走道旁的巫月与巫梅,还有走廊最后一间,芙萝拉所在的房间。

  • 名称:帝王之妾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6: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