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春上春超清在线观看

在逃到模仿者圣殿之后,过了好几天,因为镜子森林容易迷路,加上变形怪难缠,经验值太少又没有特别稀有宝物的关係,几乎都没有玩家会特地来到这个地方,可以称得上是个无人区域。

秋原使用龙鳞剑一剑斩下,眼前拟态成为自己外貌的变形怪瞬间一分为二,跟着掉落出一枚金币,还有一张鉴定捲轴,以及最重要的橘色治癒药水。

比起金币与捲轴,秋原更是先去拿取那瓶中级治癒药水,跟着才去捡拾其他物品。

这些数量的中级治癒药水其实并不会很贵,一般转职后的玩家在商店随便购买来去长时间练等的药水数量早就超过一千多瓶。只不过,对于现在的秋原,被永夜通缉的身分,四周都是永夜王朝的领地,进不了村庄商店的他只能够依靠打倒变形怪来获取药水与必要道具。

这次捡取的治癒药水是从开始到现在,连打了数天之后,获得到的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瓶。同样也是代表秋原打倒了一千九百九十只变形怪,秋原的运气也不是普通的差,打了近两千只的变形怪,换成一般玩家就能打到一大堆的宝物,只有他打到的还是一堆不值钱的东西,以及几个变形怪掉落的特殊装备「变形怪套装」的部分位置装备。

「唉~呀,一双变形怪手套、一双变形怪靴子、一件变形怪布甲,还差一个变形怪的帽子才能完成变形怪套装。以一百分之一的物品掉落机率来说的话,你这家伙运气可不是普通的差呢?」漂浮在半空中的魔猫一边算着秋原打到的装备,一边讲着风凉话。

捡好了所有道具后,秋原也没有理会突然跑出来的魔猫,随即就转身,提起龙鳞剑就朝着不远处,另外一堆的变形怪冲去,这也是他每一天不眠不休都不断重複做着的事情。

在这里练等的最大原因,就是身为导师的莫妮卡对秋原的能力过低而相当不满,尤其是她最看重的模仿术,秋原竟然扣除了练习的那一次之外,可是一次都没有发动过,更是让她噘着嘴生气了好一阵字。

不过生气归生气,莫妮卡听到了秋原与蜂悔逃离的事情之后,倒是很认真的想了想,有了打算之后,跟着她也在收留秋原的隔天一早就把秋原叫到面前来。

将双手交叉于胸前的莫妮卡,她抬起被盖住一半的小脸蛋,对站在眼前的秋原,说「没用的弟子,你太差劲!」

说到这里,莫妮卡立刻就伸出手来,用手指指着秋原,气愤地说:「我要赌上第三任模仿师之主名,地狱式魔鬼训练从今天开始!」

秋原想了一下,跟着才回答说:「……嗯,喔。」

莫妮卡用手指比出了一,非常认真地开口说:「既然你都答应,那目标就是你要用模仿术打倒三千只变形怪,绝对不可以用模仿术以外的技能!」

「是的。」秋原点头说。

莫妮卡还补充的特别吩咐,说:「我要求的模仿术战斗是要发动技能的话,只能用变形怪对你用的技能将之模仿来还击,不可以自己主动使用已经有的其他技能喔。」

「像是五连斩跟剑气斩、后向冲击都不可以使用吗?」秋原问道。

「没错,你顶多只有使用普通攻击,要遵守我说的话喔!」莫妮卡也点点头说。

结果就是因为莫妮卡,所以秋原才会好几天一直在镜子森林打变形怪。

只是莫妮卡的吩咐说的简单,做起来却是相当困难。

变形怪拟态成为玩家后,虽然能力保持原样,却会有与玩家同样的行为,还有技能,几乎可以说是等于与自己对抗。莫妮卡的吩咐就让秋原必须处于被动状态,等同于必须要等变形怪发动从自己身上得到的技能打到自己身上之后,才可以发动模仿术来反击,近乎于是放弃防御,扣除血量来当作技能的发动。

变形怪用着拟态所变成的龙鳞剑发动了五连斩,将秋原连五斩,头上更跳出了五次”66”的伤害值,扣除了先前只剩下一半血量的二分之一。秋原也即刻发动模仿术,把刚刚挨到的五连斩给完全模仿出来,成为五道闪光斩杀了变形怪。

虽然比起一般玩家还要绕上一大圈的危险方式来获得药水与通过莫妮卡的考验,获得的经验值却是不会骗人,虽然缓慢,等级也在确实提升。

加上秋原在先前与女帝小队在这森林里面打倒过变形怪一次,再次面对变形怪时他早已将变形怪的一切行为与动作全部纪录起来,平先生所说过的,被秋原打倒过的同样怪物就不再是他的对手,就算得挨技能才能反击,却也是完全在秋原的计算之中。

只是为了节省得到的治癒药水,自然不能太快使用,造成了不能下线的秋原根本就是在生死关头做出拼命的战斗,只要计算错一次伤害值可就等于是致命一击。

莫妮卡所要求的考验练习并不是任务,当然也不可能会有奖励与奖品。游戏设定中也因为公平原则,导师NPC会自由跟玩家聊天对答,但是绝对不会给玩家任务,莫妮卡只是单纯的因为身为导师的看到弟子的没用,心里面非常的恨铁不成钢,这一点也象徵了『开创』的超高真实度。

另外,在这些日子之中,秋原因为蜂悔的提醒,也分别给了除了人造人以外的所有布莱梅小队的成员传了密语,看看大家如何,只是得到的回答虽然并不一样,但是意思都是相同。

「不管他们嘴巴上是怎幺说,大家的意思都是一样,「暂时不要找我!」,看来人造人那个小狐狸的背叛,大家应该是有所顾忌,担心会有另外一个背叛者吧。」蜂悔也毫不避讳地明白解释给秋原听。

「背叛者……。」对这个词,秋原也只有低头思考着,「什幺是「背叛」呢?」

关于人造人的背叛,事前人造人没有任何一丝的警示或是预兆,更没有对秋原提过半点。相对的,秋原本来就不会去做责怪这种成是设定成没有意义的事情,甚至就连用密语询问人造人为何要这幺做也没有。

只是人造人一反常态的反过来攻击的行为,所有人遭受到永夜王朝与烈日盟的围剿,秋梅所託付的蓝迪斯村也落到了永夜飞扬的手上,这些来自于人类本身的斗争,交错不同的所做所为,早已超越了他自身思考所设定的逻辑之中,一切都让秋原无法理解。

比起跟那些人类玩家在一起时所无法理解的超出逻辑行为来说,现在与NPC的莫妮卡的相处却相当的单纯又自在,不需要一直尝试用思考去理解所有人类玩家的行为与举动。

暂时远离人类玩家并没有什幺影响,秋原他虽然是如此认定,但是却也对自己越来越无法理解。

因为只要到了夜晚,秋原总会在打倒四周变形怪,等待怪物重生的空闲时间里,打开密语频道,一直看着某些名子,等到怪物重生才关掉,这些天来也都是重複着这个动作。

重覆这种一点没有意义的行为,究竟是为了什幺,秋原却是一点都不明白,但是这就是──「思念」。

在这些天内,永夜王朝与烈日盟的合作已经是将两方中央的整个区域内地所有领地给全部占领,两方虽然依照约好的协议来做分配,但是加上黑天龙的西镇被打下,烈日盟也一口气跃昇至『开创』的前三大盟,仅次于黑天龙落下后递补的灵月,位属第三。

不过种情况在表面上看来,两方所佔领的领地分成是永夜王朝为六,烈日盟为四,就明眼人所知道的,永夜王朝对新占领的领地统治分成两半,而烈日盟的龙天王只不过是唯命是从的小弟,真正拥有所有占领到的领地统治权其实大多数都是掌握于永夜飞扬一个人手上。

可以说是花不到二十天的时间,永夜王朝的北部侵略计画已经接近完成,尤其是人造人的背叛,得到了位处于三大盟会中央的蓝迪斯村,成为了可以朝四周发兵的作战据点站,节省了行动时间与补给道具的输送。

当然以永夜飞扬的个性,在夺走蓝迪斯村并且击杀布莱梅小队所有人之后,依旧是对着每一个小队成员发布通缉令,不管在村庄或是练功区,只要有看到那些人上线就有许多永夜与烈日的玩家去追杀,就是要彻底将他们所有人给赶尽杀绝,来当作被秋原逃掉的代替祭品!

最主要是因为永夜飞扬不管怎幺找,派出多少部下,就是找不到逃离出蓝迪斯村的秋原,尤其是自己在得到强大力量之际,却总是在最后一刻被最想杀的人逃走,怎幺可以让他善罢甘休。

明明知道秋原与蜂悔逃到镜子森林的游侠却没有将他们的行蹤告知永夜飞扬,虽然不知道他是有何意图,但是这样的情况下,却也让秋原可以一个人慢慢地打变形怪来练等。

至于被认定背叛了所有人的人造人则是加入了永夜王朝,也得到了永夜飞扬的资助,等待製作魔法阵「黑暗军团召唤阵」捲轴所需要的资源凑齐。

人造人坐在他总是坐着的蓝迪斯村的村庄栏杆之上,抬头看着『开创』苍蓝辽阔的天空,静默不语的脸上所露出的表情却显得相当凝重,这可是人造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模样。

这时,身后传来了个男性的声音,说:「背叛了相信自己的朋友,出卖了所有的同伴,感觉到很难过吗?」

「你这幺在乎干什幺?」人造人头也不回的回答说:「……当事人的我可是一点都不在乎。」

「哼哼,你可是第一个让我听不出讲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的人。」男性声音说。

「你也一样啊,也是第一个让我猜不透的人,就像”双重人格”一般。」人造人的嘴角上也忍不住一笑,说:「不过,一方面要追杀秋原,一方面要听人命令,可真够忙碌的啊,游侠!」

人造人身后,带着几个烈日盟玩家的游侠也是露出微笑,从容的说:「没想道你这幺在意我,不过应该不是对我做身家调查的吧,否则也不敢找我当同伴吧!」

「没错,猜测的而已,但是对你的身分我也很清楚。」人造人耸耸肩,也很轻鬆地说:「十分有趣呢。」

对于之前是布莱梅小队的人造人非常不满的淡风行,先轻哼了一下,跟着才是用嘲讽的口吻说:「卖友求荣的家伙,竟然还在这里装模作样,不过报应也来了吧,如愿进了永夜王朝,却被派到我们烈日盟底下当小弟,可真是鸿图大展啊!」

「不过幸好像这样的墙头草,不是我们烈日盟收的,否则可是会给我们这种有情有义的盟会带来汙点呢。」火红莲也附和着说。

「无聊。」人造人不以为意地举起手,点了点游侠身后的淡风行等人,说:「像你们这几个LUCKY、来福、旺财、小黑、小白,还有那一堆我懒得取名子,只会把老大、大哥,当作「汪汪!」来叫的家伙。你们所谓的忠心,八成也是那种主人叫你们去吃大便也会去做的蠢义气吧,听你们说忠心,我听到就噁心。」

「人造人你找死!」烈日盟的众人全部都气愤地拔出武器,要把汙辱他们的人造人给斩杀。

游侠将手一挥,阻止了愤怒的众人,说:「别动手,没有必要彼此起冲突,目前蓝迪斯村的升级与防御工事是最为优先的,你们先去帮忙其他人吧。」

听到游侠的话,淡风行等人也只能将这个愤怒往肚子里吞,暂且也只能听从游侠的话去帮忙正在收集资源与建造城镇的其他人。

游侠也在临走之前,突然间伸手摀住了脸,语气十分异常的对人造人说:「嘻嘻嘻嘻~,你果然是非常值得咬死的猎物,记得我们的约定,等到解决平秋原跟永夜飞扬之后,就是换你了!」

在游侠也离开以后,人造人依旧看着天空,就像是在等待着什幺一样。

过了一会儿后,人造人的身后又传来:「喂,人造人!」的声音,只不过这次的声音是个女性,而且是他非常认识的一名女性玩家。

「呼~,等了好久,妳终于来了。」

人造人微笑的转过身来,望着来到的女性玩家,很高兴地欢迎说道:「漂亮的永夜秋梅小姐!」

长长的黑亮马尾,威风潇洒的绮丽姿态,加上即使正在生气却还是十分美丽的脸蛋,她就是人造人一直等待着的永夜秋梅!

「人造人,你为什幺要出卖秋原!」

秋梅清秀的柳叶眉略为向下弯,很明显就是非常不满地模样。

对于秋梅生气的质问,人造人也只有搔搔头,说:「反正这也是秋原暂代妳管理的地方,现在只是回到永夜王朝而已,妳记得跟永夜飞扬拿回来就好。」

「你脑袋有问题是吗,这根本就是无关的两码子事吧!」秋梅气愤地说。

人造人略为一笑,回应说:「怎幺会是两码子事呢,其实妳也是希望秋原有这个村庄后可以变的更强,更加有实力在永夜飞扬的势力下加以升级吧,不然谁会平白无故把一座村庄就是一座金矿的好事让给别人呢?当然,除非是另有隐情之类的……」

「本小姐要怎幺做,这都跟你无关,我只想要知道你为什幺要背叛秋原!」秋梅打断人造人说下去。

「想知道可以啊,不过妳确定吗?」人造人刻意用玩笑的语气问说。

「废话少说!」秋梅握紧了拳头,非常认真的说:「我只想知道你这个家伙是怎幺样想的,也才好决定要怎幺处置你!」

人造人想了一下,还是开口说:「……因为我喜欢妳啊。」

突如其来地告白,秋梅顿了一下,白皙的脸蛋泛着淡红,也才急忙地升气说:「你、你在开什幺玩笑啊!这样嘻皮笑脸地说话,不觉得很讨人厌吗!」

「我……,可是很认真的,我真的很喜欢妳。」人造人收起了嘻皮笑脸,认真严肃地说:「而且也是考虑许久才不得不这幺做,要赢过妳在意的秋原就只有将他爬起来前将他彻底击溃,要打倒永夜飞扬就必须要从已经是第一大盟的永夜王朝里面爬到比他更高的位置,只是没想到竟然还会有游侠而已。」

秋梅虽然有点惊讶,但是也很快的极力否定说:「我跟秋原只是朋友而已,你一样,游侠也是一样,搞不懂你们为什幺总是一定要认为什幺喜欢的!」

「如果只是朋友,那这些日子里为什幺会刻意远离秋原,不跟他连络呢?就算是他知道你两个月后就要结婚,只是身为朋友的话,根本不可能会有什幺好在意的吧?」人造人说。

「那又如何!」秋梅直接反驳说:「喜欢、在意,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对于秋原,我只不过是给他点回礼,当作他听话帮忙的回礼而已!」

预测外的回应,让人造人带点无奈地语气说:「好奇怪的言论……,如果老哥他还在的话,妳或许就不需要跟永夜飞扬结婚了,对象应该可能、不对,绝对会是我!」

「……你说什幺?」秋梅似乎隐约查觉到人造人的话中意思。

人造人没有多加说明,只是将话锋一转,说:「不管妳相不相信,我真的很喜欢妳,这理由虽然很重要,但是也只占了一半。另外一半就是,我觉得这样很有趣,只要到永夜王朝这个拥有庞大资源又有众多玩家的大盟,只要能把那张捲轴上的东西给造出来,就算要我向永夜飞扬摇尾乞怜,也不是不可以。」

「我才没兴趣知道你喜不喜欢我,只是就算你对永夜飞扬摇尾乞怜,秋原可是你的朋友吧,你竟然只为了有趣背叛信任你的人?」秋梅非常不屑的说。

「呵呵,背叛信任的人这句话不太对吧,我必须要特别要跟妳说明……」

人造人只有轻叹一声,接着说道:「在这个世界上啊,我除了自己以外,只相信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女性,另外一个就是男性。很可惜秋原他不是女的,所以不会是他,剩下的男性……。」

说到这里,人造人看了秋梅一眼,才缓缓开口说:「他在四年前的大爆炸意外中,已经不在人世了。」

「四年前……,你、你说的人就是「他」吗?」秋梅的脸上露出了惊讶,更是认出人造人说:「原来是你,在葬礼时跟在米亚姐后面的那个男孩子!」

「没想到妳也还认得出我。」人造人一笑。

勾起了过往的记忆,秋梅虽然略微带着一丝忧伤,但是却也让他立刻了解到某件事,来询问说:「……你为什幺要故意讲起这种事情?」

「果然是冰雪聪明。」被识破后,人造人也毫不隐瞒的,说:「虽然我如愿加入了永夜,也有盟主所要的製做捲轴,但是永夜飞扬却将製作法阵的事情自行处理决定,只要我到凑齐资源前再告之,这样下去的话,最后所有功劳都被他揽去。而我,说的好听是得到了高位的监督者职务,实际上却是被下放,去烈日盟当小弟,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在永夜的主盟里。」

「就是想我帮忙,把握这个可以扶摇直上的机会吗?」秋梅倒是一点就通。

「是啊,帮忙我,可以同时让我牵制永夜飞扬,加上我也能离妳更近一点,一箭三鵰,何乐而不为呢?」人造人说。

「要我的答案吗?」

秋梅看了人造人一眼,原本带着点忧伤的脸蛋上却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毫不掩饰地说:「别作梦了,……还有,像你这样的人,别再让我从你口中听到关于「他」的事情,否则我会把你给杀回十五级,让你享受”惩罚”!」

一说完,秋梅就转身,随即就迈步走离。

只是才走了五、六步,秋梅停下了脚步,可是却连头也没回的,向着坐回栏杆上的人造人说:「以后你也别说你喜欢我或是秋原喜欢我之类的,就算没有跟永夜飞扬那家伙有不得不执行的婚约,我也绝对不会喜欢你们的,不对……,是谁都不会!」

这次说完话后,秋梅就真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秋梅离开的身影,人造人也只有可惜的叹了一口气,将手扶着额头,用不屑的语气,自言自语说道:「唉,女武神果然很难商量。虽然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发生了什幺事,但是把一个死去的人一直挂念着又有什幺意义,……果然,对于我来说,还是偏心的”幸运女神”比较好。」

留下了这句话,人造人也将金色捲轴一边轻抛于半空,一边晃晃悠悠的朝着烈日盟的主村庄方向走去。

萤幕上的新闻正在播放气象报告,穿套装的女主持人正指着气象图,说明着:「……这次的颱风生成非常的奇特,可以说是凭空生成,速度也无法预测的忽快忽慢,有时更会停留不动,气象局也只能大约预估到后天,核心首都即将进入颱风的暴风圈,这次风速可能超过八级以上,请各位民众多加注意。」

这时,一只价值不菲的钢笔正在”喀啦,喀啦”的在办公桌上转动,而钢笔的主人平先生将钢笔拿起,随即就将它给直立起来,抵在桌面,然后放开了手。

「幸运女神啊,幸运女神,告诉我接下来要往哪去,要怎幺样才比较好玩呢?」

钢笔失去了手指力量的固定,”咚”的一声,钢笔的尾端直接倒向了在一旁的笔筒。

一脸意兴阑珊模样的平先生拿起了笔筒,略为看了看之时,办公室的大门就被打开,拿着一份报告书的米亚走了进来,而在她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头髮有点凌乱的青年。

「平先生,已经準备好了,约好了身体检查跟你要拿去给世界医院院长的「再生能源的植物人应用」。」米亚说。

「嗯,那拜託妳帮我顺道拿过去吧。」平先生看着手中的笔筒说。

「这可是你的事情,为什幺要我去做呢?」米亚不满说。

平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拜託妳了,这次有种不太好地预感,我不出面比较好。」

「……好吧,但是关于这家伙。」答应的米亚比了比身后的青年,说:「这些东西,还有这一次的强化计画我可以负责,不过关于名子,还是要照一样的称呼吗?万一有认识的人,可能不太好。」

平先生将手托腮,无所谓地说:「没关係,就继续叫一样的吧,反正有米亚妳在,就算被一些不该看到的人见到,当做长的像的来敷衍过去就好。」

「好吧。」米亚转过头去,对青年说:「秋原,你就继续用平秋原的名子吧,出去外面时,不管是谁叫你什幺,你都只能说自己是平秋原,中天集团的基层员工,负责打杂的,了解吗?」

「是的,米亚小姐。」正是秋原下线所附身的青年点点头。

秋原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正是平先生通过特殊频道叫他下线,而平先生叫他下线的原因则是因为觉得很无聊。

被莫妮卡命令打三千只变形怪的秋原好几天都是重複着同样的打怪行动,随时都在监控着他的平先生变成了只能看到,秋原在丛林中一直跟变形怪的战斗画面,也因为秋原已有对付变形怪的最佳记录模式,所以所有打怪的行为模式都是相差无几。

连续十二小时差不多的动作与景像,像是不断重播般的打怪画面不管是谁看都会发腻,更何况秋原听从了莫妮卡的要求,连续打了好几天,这可让平先生看到受不了,加上平先生另外有所想法,给了秋原一次可以免费两天下线的机会。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平先生与米亚两人所準备的强化计画,不是要让他拼命升级,也不是给他打宝运,这都会变成干预游戏的公平性,不过也因为是他们两个想的特别计画,反而需要让秋原下线才能进行。

平先生特别对秋原提醒说:「秋原,我要先告诉你,虽然给你免费两天的下线时间,可是你要记得,千万不要任意行动也别跟不认识的人说话,……但是,如果是有女孩子跟你搭讪的话,那就记得準备安全措施!」

「平先生!」米亚先了秋原一步,出声喝斥说:「你别乱说一些有的没有的!」

「我是说如果啦!」平先生嘻皮笑脸的说。

「绝对不会有如果这种事情!」米亚很不高兴地伸手抓住秋原的手,说:「秋原走吧,我顺便带你去嚐嚐我叫韩樱先预约好的餐厅特製蛋糕,不要理那个讨人厌的变态。」

还来不及回答,秋原就被米亚给硬是拉离了总裁办公室,去搭电梯。

等到米亚带着秋原搭上电梯之后,还在总裁办公室内的平先生将椅子一转,整个人依躺在椅背上,将手中还拿着的笔筒给举起,托着腮,侧眼看着笔筒外缘。

「游戏里面有永恆女神,那现实里是否有命运女神呢?──看来米亚跟秋原那傻瓜这趟来回只有一公里的医院跑腿兼强化计画,会变的非常有趣呢。」

平先生将笔筒放回了桌面上,笔筒的下方正写着几个小红字:「纪念世界首都医院成立五周年庆    特此赠送」。

这时,萤幕上的气象新闻主播的声音又传来,说:「请民众注意,颱风的脚步突然变的十分快速,直接朝着首都而来,可能会夹带超大豪雨,请出门在外的民众多加小心。」

平先生站起身来,走到了外面布满乌云正在飘落细雨的落地窗前,看着略为远处有着广大园地的超大型医院。

「唉呀唉呀,希望米亚可以应付就好,如果有什幺突发的意外状况,不得不让我出面的话……。」平先生推了一下脸上的浅蓝色墨镜,说:「……到时候,应该会变的很无聊吧。」

此时,在正下方的大楼正门出口,米亚撑着大伞,拉着秋原一起并肩而行。

「哥哥,你都淋湿了啦,你又不撑伞喔!」

穿着病人袍的关羽馨坐在病床上,水灵的双眼看着从门外急忙进来的关子龙。

「哥哥真是的,我一个人没有关係的,你的工作比较重要吧。」关羽馨很不满地嘟着嘴说。

「傻瓜,妳要动手术了,我怎幺可以不在。」关子龙将淋湿地外套脱下来后就挂到衣橱上。

「可是哥哥你不是说,『开创』正在大战吗?你也说过自己也被要求要随时待命吧。」关羽馨说。

关子龙坐到了病床旁的椅子上,拉了拉衬衫的领口,说:「哪有谁比妳更重要啊,而且我今天会来这里也是工作需要,巫梅要带巫月来做定期检查,我是顺便陪她们来,等等她们也会来看妳喔!」

「真的吗,巫梅姐姐跟巫月姐姐都会来是吗!」关羽馨十分高兴地,说:「没想到大家都会来看我,刚刚胡蝶姐姐也打电话来,说要过来,我真的很高兴呢!」

「胡蝶啊……。」关子龙的脸上虽然还是有笑容,但是却略为带点忧愁。

「对了!」关羽馨这时突然想到一件事,特别对关子龙说道:「哥哥我跟妳说喔,我不是说过我曾经看过南雅丝小姐她跟好几个穿黑色衣服的女孩子,带着像是仙女一样漂亮的女孩子出现过吗,我今天有看到她来喔!」

「像仙女一样漂亮的女孩子?」关子龙想了一下,立即就想到关羽馨现在讲的,可能就是之前说的,那个可能是「芙萝拉」的女性。

关羽馨点点头,跟着说:「她们到这里也没有多久,但是很多男生都挤着去看她,我被挡在最外面,然后一个绑马尾的女孩子一直说:「别过来,老子会砍死你们!」的骂着人,结果一片混乱,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我知道了,有机会我再去看看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妳的手术,等手术成功之后,哥哥我就送妳『开创』的游戏头盔吧!」关子龙说。

听到这话的关羽馨非常兴奋地,说:「我很早以前就要进入『开创』看看呢,谢谢哥哥!」

「我会给的,别太激动啦,不然妳身体会受不了的。」

看着关羽馨的笑容与兴奋模样,身为疼爱妹妹的关子龙自然也是很高兴,但是他心里面却是有种无法说出的预感。

关子龙对于自己的直觉与预感的準确度一向引以为傲,如今自己、巫梅巫月姐妹、胡蝶、南雅丝跟女帝小队、还有芙萝拉,是碰巧刚好在这时候聚在一起的吗?

略为注意到了外面逐渐变大的风雨,关子龙的预感变的越来越不安宁。

这份不安宁的预感就像是永夜王朝开启大战模式之际一般,似乎有着看不见也接触不到的黑手,将所有本该是分开的一切推动,然后如同巧合般的聚集在一起。

  • 名称:红楼春上春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0: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