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景之屋1超清在线观看

「咕,唔…。」

陷入晕眩状态的秋原逐渐地恢复意识,虽然还看不清楚眼前的状态,却知道自己身体正呈现趴伏着的状态,头与肩上更是有某样东西紧紧抓住。

即使恢复了意识,秋原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自由活动,先前挨了永夜飞扬一击,被击中的胸口位置正后方的背上更是出现有如龙爪般形状的深深印记,虽然随着血量一点一点的逐渐恢复,爪印也是慢慢消失,但是目前恢复的程度却只有一只右手可以稍微做出移动。

就像是下意识般,秋原将右手略为挪移,突然之间,右手触碰到了非常柔软又富有弹性的突出状物体。

此时,一个轻柔地女性声音从秋原的耳边,悄悄地传来说:「秋原好色喔,不过现在先别乱动,等安全后姐姐再让你摸吧!如果有问题想说,你就用密语吧。」

声音的主人正是蜂悔,现在的她正用双手紧抱着无法动弹的秋原,也毫不避讳地直接就将秋原的头压在自己相当丰满的胸前。至于秋原右手所触摸着的地方,那自然就是蜂悔的胸部。

正当秋原要将右手收回之际,蜂悔却用手肘压下阻止了他的动作,这是因为两人的四周正有一堆杂草穿梭于空隙之间,完完全全的包覆了他们两人的身影。

其实包住两人的杂草,这是蜂悔所使用的特殊技能「迷彩之草」,当然也是必须在有着同样草丛区域才能使出的技能。只要玩家不动,就可以一直保持着其他玩家与怪物所看不到人影的杂草丛状态,这也是她为什幺要将秋原紧抱在怀中,不要让他乱动的原因。

秋原依照蜂悔所说的,使用密语频道来开口说:「蜂悔小姐,请问为什幺我们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这里是村外的杂草丛堆中,我也只是一时情急之下,将你给拉到这里用「迷彩之草」躲起来。」

蜂悔虽然同样中了人造人所施展的斗气技能「六芒星的封印」无法动弹,但是在封印解除,可以活动的那一瞬间,虽然也挨了烈日盟的玩家好几招痛击,她还是立刻就用上了类似隐匿之类的技能,迅速地躲入最为靠近的建筑物之中。

至于她所躲入的建筑物,就是秋原被永夜飞扬重击而飞入的防具店,也因为如此,蜂悔才可以在第一时间将秋原带着逃离,躲开了随之而来的龙天王的搜索

得知此事的永夜飞扬气的直跳脚,也转头质问了人造人是不是他搞的诡计,却也只换来他一脸毫不在意地模样,说:「我早就叫你先杀他了。」的回答,更是让永夜飞扬气的火冒三丈。

气愤地永夜飞扬将秋原离开村内所代替出现的村长一剑劈成两半,得到了蓝迪斯村的统治权后,随即就下令龙天王跟所有人立刻将村子的内外四处彻底搜索,就是要将秋原给找出来。

「可惜我带着你没办法跑多远。」蜂悔望向一旁村庄的木製围栏,说:「只能带你跑到村庄的围栏旁,幸运的是这里有杂草丛,不巧的是偏偏只能容纳一人,等永夜王朝与烈日盟的人离开前千万不要动喔,不过能被姐姐我抱着,你也没什幺好抱怨的吧。」

「嗯,喔。」秋原答应的是只有不要乱动,其他的就无法理解,也当作没听到地询问其他的事,说:「再请问一下,大家都怎幺样了?」

「嗯~,虽然我没看清楚,不过大家应该都被击杀了,毕竟对方的人实在太多了,刚刚使用小队频道也没半个人回应。」蜂悔说。

对于除了自己与蜂悔之外,队员被全灭的事情,秋原没有做出回应,也非是像人类的冷酷无情,只是无法确认自己现在应该如何。

这时,有数名烈日盟的成员走到了两人藏身地杂草丛旁,其中一名剑士玩家探头看了看草丛,手中的长剑直指在前,只要试探般的将长剑一刺,马上就会让蜂悔与秋原两人现出行蹤。

以那几名烈日盟玩家的外表看来应该都是处于还未进阶转职的状态,蜂悔虽然同样没有进阶转职,不过她有自信以自己能力要对付那些玩家也不是多大问题。

只是让她担忧的确是自己一旦动手,就会让还在村内的永夜飞扬跟龙天王等人发觉,到时候就算能顺利解决他们,也只会换来更多更强大的敌人到来,最后只会造成自己与秋原被抓住击杀。

只能选择继续保持下去的蜂悔更是将秋原紧抱于怀中,让他紧贴着自己那起伏的胸前,虽然这样做是她是担心秋原会害怕而乱动,但是实际上,秋原可是比她还要冷静,亦或该说是不知紧张为何物才对。

剑士玩家将手中的长剑越来越靠近,剑尖更是已经接触到了最外边的杂草,距离草丛内的两人也差不到十五公分。

秋原听得到蜂悔因为担心而略为沉重的呼吸声,随着呼吸起伏的胸部更是紧贴着秋原的脸。

正当剑士玩家要提脚走近一步之际,在他身后的同伴之一的盗贼玩家却开口吆喝道:「喂,你以为我们是来找兔子的啊!」

听到同伴的话,只见剑士玩家就收回长剑转过头去,这也让蜂悔也庆幸地鬆了一口气,算是暂时脱离险境。

叫住剑士玩家的盗贼玩家忍不住抱怨,说:「你怎幺去找那里啊,去找比较可能的地方,别浪费时间去找那躲不了人的小草堆,找草原或树林比较实际。」

剑士玩家则是回答,说:「唉呦,不管哪里都要找找看啊,『开创』本来就有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技能,说不定会有杂草隐身术之类的。」

另一名同为烈日盟的法师玩家相当不以为意的,说:「哼,你以为这是武侠小说吗?如果真的像你所说的,说不定那堆小草丛里面是躲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紧抱在一起,等待着我们离开。」

一名拿大斧的战士玩家倒是十分羡慕,说:「真的有这种事的话,那可是人间天堂呢。如果是反过被美女抱着应该会更棒,别说被追杀,就算真的被杀掉等我也甘愿。」

听到他们的讨论,貌似队长的盗贼玩家则是阻止他们,反驳说:「无聊!你们说的那种事情就跟猪会飞一样,别作梦了。」

「看来他们今天下线会看到一大堆猪在天空飞了」蜂悔略为用力的抱着秋原,在密语频道中却生气的说:「不过,那该死的盗贼竟然敢拿这幺漂亮的我跟猪比,气死我了!」

「现实世界的猪会飞吗?」秋原也只有回问这个密语。

「这只是比喻啦……。」蜂悔本来想说下去,但是听到了草丛外那几名玩家又在讲话,随即指示秋原先不要说话。

在草丛外,刚刚那几名烈日盟玩家一边在寻找秋原的蹤迹,一边也在聊着天,差点就发现秋原与蜂悔的剑士玩家更是开口,说:「那个啊…,因为你们是我的好朋友我才敢开口问你们,想听听看你们的意见。」

「怎幺了,大家都是好兄弟,有什幺问题就说吧。」队长的盗贼玩家说。

剑士玩家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询问道:「你们知道前些日子在各城镇内公布栏上贴的宣传单吗?」

「你是说属名平秋原的宣传单吧,里面写的内容真的是有够嚣张的。」法师玩家也感兴趣地说。

「……其实我很期待呢,我很想知道平秋原他能做出什幺震撼『开创』的事。」剑士玩家语出惊人的说。

战士玩家很惊讶地问说:「喂喂,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他可是全游戏世界公认的垃圾玩家耶,难道你想去跟他一起被人唾骂吗?」

剑士玩家歪着头,苦恼地说:「我觉得……,说不定平秋原不是这幺坏的人。」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盗贼玩家更是询问说:「你怎幺会这幺认为,肯凯萨那时,平秋原杀人抢宝的视频你也看过,加上他做的恶劣行径都有像龙天王副盟主他们很多人的作证,这些应该可以证明他是烂人玩家吧。」

「老大,先不管永夜飞扬与龙天王那两个人说的话。」剑士玩家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才说:「那个视频我一直都很有疑问,所以我也问过很多不同盟与军团的公会朋友,他们也都跟我有一样的想法。如果平秋原当时是趁机杀掉蓝迪斯抢走宝物的话,那为什幺他名子的颜色不会变成有罪恶值的红色呢?尤其是那个蓝迪斯被杀,化为白光,一直到永夜飞扬出来的时候,平秋原的名子一直都没有变成红色,这一点真的很奇怪。」

听到剑士玩家这幺说,法师玩家也像是被点醒一般,说:「对了,我们刚刚有看到永夜飞扬有使用那个叫做「完全傀儡」,可以控制玩家的斗气技能,如果当时平秋原是中了这招被控制去杀蓝迪斯,因为罪恶值计算在控制的玩家身上的话,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幺平秋原的名子不会变成红色。」

对这两人的话,战士玩家倒是不敢相信地说:「照你们两个人说的话,这幺来说当时就是永夜飞扬在后面一手操控的啰,他可是永夜的重要人物,虽然平秋原之前曾经亲过他的未婚妻永夜秋梅,但是实在无法想像会他会费尽心机陷害一个无名小辈呢。」

「不,我想是有可能的。」盗贼玩家也不得不慎重的说:「永夜飞扬那家伙跟龙天王一样,我很多永夜的朋友也都非常不满他的嚣张恶劣态度,如果不是因为要依附永夜王朝的势力,还有永夜那美女两姐妹对人很好的关係,他们早就离开。认真来说的话,对于这种自己盟友都不满的玩家的话,应该不能够听信的,他对于平秋原的说法很可能都是刻意毁谤的。」

法师玩家也趁这个机会抱怨,说:「不只是永夜飞扬,我们那个副盟主龙天王也是一样啊,每次都仗着是蝴蝶盟主的男朋友的身份来使唤我们,外面又只会跟他那一票狐群狗党仗势欺人,还擅自跟永夜王朝签约当部下,像他那样的烂人,会为了什幺正义之类的起身对抗恶劣玩家,听到都会觉得噁心。」

被同伴这幺一说,战士玩家也搔搔头,说:「如果是指龙天王不可以相信的话,那我也赞同。对于我们来说,不管是什幺情况,真正能够让我们愿意一起拼命的老大也还是只有枫叶一个。」

战士玩家的话语一出,让众人顿时陷入一阵沉默,这也看得出枫叶在他们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

法师玩家叹了口气,打破沉默说:「虽然现在大家都认为平秋原可能是无辜的,可是秋原他被同伴人造人背叛,落的已经是同伴全灭,村子也被抢走的下场,怎幺能还有办法照宣传单上做出大事呢?」

剑士玩家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要是这样的情况之下,平秋原能够像以前的枫叶大哥带着前辈和我们一起突破所有逆境成立如今的烈日盟一样,还能够做出震撼『开创』的大事的话,要我去追随他也可以,而且很多朋友也都有这个打算,总比每次都要屈居于人下听话做事的好。」

盗贼玩家也赞同说:「你说的也对,比起现在只能依靠那个来历不明的游侠他重新整合的唯一,内在却还是四分五裂的烈日盟,能跟着平秋原那样与众不同的人也不错。」

对于他们几个说的话,草丛内的蜂悔用密语对因为自己紧抱住,而贴在自己胸前的秋原,说:「你真是奇特,虽然每次看到你都是在糟糕又不好的处境之中,但是却总会在这个时候有许多人会对你另眼相看。……不过我也是其中之一,明知道没有赚钱的机会,却还是想跟着你,这次可真是亏大了。」

秋原对蜂悔的话不理解,自然也没有回应,只有蜂悔用着笑容已对。

「说到游侠,虽然不知道他是怎幺跟永夜的美女姐妹认识的,但是我曾经听过别人说过一个传闻。」战士玩家说道:「好几年前他曾经因为某个意外事件上过电视新闻,不清楚是发生什幺事,可是他却被世界政府强制要求住在某间医院的精神科病房之中,一直没有出院。」

法师玩家,说:「唔,精神病院啊,难怪有时会看到他在练功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一下冷漠到让人不敢接近,一下像疯子般乱来,该不是有双重人格吧。」

战士玩家也继续说:「游侠跟南雅丝单挑的时候也是一样,一下文质彬彬,一下用脚猛踹被我们抓住的秋芙,还用非常奇怪的技能将南雅丝给打败,虽然最后是永夜飞扬把南雅丝抓住就是了。」

听着他们的对话中谈起了南雅丝被抓,让秋原特别起注意,毕竟先前永夜飞扬所骑的机关黑马就是南雅丝的魔导战马。

「想起永夜飞扬他做的事,也真够没品的。」剑士玩家露出了非常厌恶地表情,说:「竟然用束缚道具把南雅丝的人物抓住,不杀她,反倒是叫他那些部下把南雅丝的装备道具全部偷光,然后把她绑起来,根本就是变态一个。」

盗贼玩家也跟着说:「这件是我也有听到,永夜的两姊妹好像对他这幺做非常不爽要他把南雅丝交出来,他却装聋作哑说没有做,结果因为找不到南雅丝的所在地也奈何不了他。」

「真搞不懂有钱人的想法,明明是世界第一的企业财团,怎幺会用这种真正该叫做垃圾的家伙当女婿啊。」法师玩家也附和着说。

这时,已经没有在搜索只在聊天的盗贼玩家收到了密语,随即就对那几个同伴说:「喂,龙天王那个浑蛋叫所有人集合了,好像大家都没有找到平秋原的蹤迹,所以先集合一下。」

「哼,集合个屁啊!找不到人还叫我们集合,想也知道是要我们代替他被永夜飞扬骂而已。」法师玩家相当不满地,说:「X的,不过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一个。」

剑士玩家也说:「其实如果真能找到平秋原的话,还不如放了他比较好,至少还可以期待他会做出什幺出乎意料的大事,总比去拍那两个家伙的马屁好多了。」

这话一出,众人看了彼此一眼,就像是有默认般的同时露出了微笑,跟着才晃晃悠悠,嘴上还带着抱怨的话语,一起朝着已经属于永夜飞扬的蓝迪斯村内走去。

在确定了那些搜索的烈日盟玩家离开之后,蜂悔也解除了「迷彩之草」的技能,跟着就迅速地搀扶着还不能自由活动的秋原,小心翼翼地从有村内望向村外时有房屋掩蔽的地方朝着最近的树林区域前进。

永夜飞扬使出龙爪的一击,不光是附加晕眩状态,更有追加强烈麻痺的效果,这也使得秋原除了无法做出攻击之外,连脚步也只能做出稍微地移动,即使搀扶也会成为累赘。

虽然是好运的趁机逃离,但是秋原如果这次没有蜂悔的话,即使逃到村外也是会被追上,终究会死于永夜飞扬的手上。

在被蜂悔搀扶逃向树林的时候,本来在小队频道上询问看看其他人是否无恙的秋原眼前出现了提示,关于半小时前才升级的村庄所给的系统提示──

「叮~!」

系统提示:蓝迪斯村代理管理者「村长」被击倒,统治权已移转给「永夜飞扬」成为新一任领主。

见到村庄被夺走的提示,秋原却是一语不发,虽然他并不在乎村庄领地是否是自己的,但是这个地方是当初秋梅所託付给的东西,如今却被人强夺失去了。

对于这样的情形,即使秋原他无法理解失败感为何物,意志内却也有出现许多的思考选项,如果要用比喻的话,就像是面对肯凯萨那时出现的漆黑意志,聚集凝结后像个石头一般落下。

被佔领的村庄内再次传来永夜飞扬的怒骂声,听到的蜂悔大概也猜得到是在骂什幺,不过却也忍不住嘲讽说:「脑袋装糨糊的家伙,找不到人就用骂的,根本就是个要不到糖吃就只会哭的小孩子,想要找我们之前,还是先去包尿布吧!」

说完之后,她就赶紧带着秋原一同进入有许多茂密树木的树林之中,暂时也躲开了村庄内外玩家的监视。

进入树林之后,蜂悔确认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可以当做掩蔽物的茂密树木林,加上许多可以施展「迷彩之草」的大量杂草堆,虽然还有几只等低的地精在一旁走来走去,不过牠们只是被动怪物,只要不动手也不会靠近,不会成为什幺问题。

确认安全之后,蜂悔就还未完全恢复的秋原到大树的旁边,同时取出异常恢复药水,跟着就将药水打开放到无法自己使用的秋原身上,耀眼的翡翠色光芒一闪,原本显示着麻痺状态的提示也解除,秋原的身体也恢复正常。

其实一开始蜂悔不是没想到使用异常恢复药水,而是在当时地状况,要是使用药水就会有发光现象,恢复的光芒一向相当显眼,真的要用的话,到时也就一定会被搜索的玩家发现。

解决了秋原的问题后,蜂悔也靠在对面的一棵树旁盘腿坐下来,叹了口气说:「人造人背叛,除了我跟你之外的大家都被干掉,就连好不容易升级的村子也被夺走了,虽然侥倖的逃到了这个地方,可惜也只是暂时的,这下子该怎幺办呢?」

身体恢复正常的秋原一样靠在树干边,所有的治癒药水早已在永夜飞扬手下为了活下来而消耗殆尽,现在只能靠着血量的自动恢复,也因为基本体质太差的关係,从逃出村庄到现在还回复不到十分之一。

「我们不攻击他们,他们还会要来攻击我们吗?」秋原问道。

「你太天真了。」蜂悔笑了笑,像是闲聊一般说:「永夜飞扬我不清楚,但是龙天王他可是对你相当记恨,以我曾经待在烈日盟的经验,他绝对会趁机落井下石,想办法把你给解决掉。虽然被杀是会掉一级,还有二十四个小时后才能再上线这种程度的惩罚,不过想到是要被那个吃软饭的小人解决,怎幺样都会觉得有气。」

「……人类真的太奇怪了,无法理解。」秋原摇摇头说。

「呵,你的语法才奇怪吧。」蜂悔将单手撑住下巴,无奈地说:「现在更重要的是先逃走的我八成也被一起通缉了,永夜王朝与烈日盟的势力这幺大,人数又多,起码要个可以藏身的地方,不然迟早又会被抓到。」

「藏身的地方是指什幺东西?」秋原问说。

「你不知道吗?」蜂悔虽然觉得秋原问的很怪,不过却还是解释说:「就是可以躲起来,不让其他人发现,就算是永夜王朝跟烈日盟的人要找也不容易找到的地方,最好是能够完全不让其他玩家进入的地方会更好。像盟屋那一类的就很好,只可惜这时要是回去我的盟屋里面的话,应该会被团团包围吧。」

说到这里,蜂悔还是忍不住抱怨地说:「虽然有了盟屋,可是村庄又进不去,没办法卖掉,真的是白忙了一场」

听了蜂悔地解释,秋原想了一下,随即就想出了某个地方,说:「我知道有一个地方符合蜂悔小姐妳的要求,有点远。」

「有点远也没关係,只要能躲到大战模式结束就好了。」蜂悔倒是很高兴地回答说:「不过在此之前……。」

话说到一半,蜂悔站起了身来,直接一脚就踢飞了背对着自己的地精,”35”的致命伤害值也立刻跳出,跟着就是掉下两枚金币跟一瓶低阶治癒药水。

蜂悔将地精爆出的药水拿起来后就交给秋原,说:「秋原你没药水了吧,我的药水也用光了,所以先打点药水,先把血量补满再出发吧。」

看着亲切的蜂悔,秋原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接过了药水来使用,同时也取出了龙鳞剑,说:「谢谢妳,蜂悔小姐。」

用着菜刀模样的利刃一斩,解决了下一只地精后,蜂悔这才转过身来,用着充满精神又带着笑意的漂亮脸蛋,说:「不用道谢,能够帮助可爱的小弟弟这可是身为大姐姐的特权喔!」

就在树林中打了一会儿已经没有经验值的地精,虽然都只是掉落低阶治癒药水和目前无法使用的传送回家捲轴,但是对于没办法进入村庄商店的两人来说已经是非常足够。

离开了树林之后,就在秋原的带路下,两个人就朝着更远处的镜子森林方向前去。

一路上为了确保药水的数量,蜂悔就要求秋原不管看到什幺怪物,除非一击能解决的以外都不要动手,至少再找到能够补给道具的地方之前不要使用药水,否则在途中碰到永夜王朝与烈日盟的玩家要逃跑的话,药水太少可是会加快死期。

虽然说是要注意,但是走在后面的蜂悔却是像散步闲晃一样,也很轻鬆地跟着走在前面的秋原聊天。而秋原也只是用他一贯的「嗯,喔。」、「是的。」、「不是。」来做为回应,绝大多数都是听着蜂悔说话而已。

走了一个多小时后,随着看到镜子森林出现在眼前,蜂悔脸上也出现了兴奋之情,但是却也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也想起了一个问题。

两人逐渐地走到镜子森林之时,蜂悔快步地走到秋原旁边并行,很在意地询问说:「秋原,我想到一个问题。镜子森林里面不是一堆变形怪吗?会主动攻击,又会模仿玩家模样与技能,虽然那个森林是很好躲藏的地方,但是被变形怪缠上那也跟被玩家追杀没有两样,这样连安全都谈不上吧。」

「森林里面有地方可以不碰到变形怪。」秋原所说的地方就是目前只有他一个模仿师就职的模仿师圣殿。

「这幺说来,之前在镜子森林里遇到你时,你好像是要去寻找什幺。」蜂悔也想起之前在镜子森林的事,不过秋原当时是跟南雅丝走,所以自己才不知道秋原是找到什幺。

蜂悔也只有耸耸肩,跟着就轻鬆地说:「算了,只要不是会在碰到那些人的地方下线就好了,去到灵月的领地之前就先将就一下吧。不过秋原你知道要怎幺走吗,镜子森林也因为很难分出东南西北,一下就会迷路,如果不是任务的话,玩家都不会想来呢。」

「我记得。」秋原简单地回应。

对秋原突如其来的自信,蜂悔可是觉得非常有趣,说:「真的吗,这幺複杂又难分辨的……」

突然间,蜂悔的话还没有说完,秋原已经停下了脚步。

「怎幺了?」蜂悔讶异地询问时,她也转过头去看秋原所注意的方向。

「知道吗,在旧西元时代有一句很有名的谚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也是现在的情况吧。虽然逃离了永夜飞扬那只螳螂手上的双镰,却没有想到我这只黄雀会在后面吧。」

对着秋原与蜂悔说出这些话的,正是在站在镜子森林前的玩家,披着绿色披风,手上拿着紫色魔剑,等待他们已久的──「游侠」!

「怎幺会?他竟然会先到一步?」蜂悔可是相当惊讶,完全不敢置信。

秋原没有说话,也因为程式限制没有取出龙鳞剑,,只能够静静看着眼前无法理解怎幺会先一步到来的游侠。

游侠只有一笑,非常轻鬆自若地说:「不管是任何职业的技能都能分为主动跟被动,我这个黑暗领主的主动技能「深渊消逝」可以解除所有技能,相对的在被动技能中也存在着「黑暗的凝视」这招,可以自动看破所有隐匿状态地玩家,你们躲在技能所造成的杂草丛中抱在一起的画面当然也看得到。」

是的,其实从蜂悔带秋原逃离村庄之际,游侠就全部看在眼里,不过他却没有对永夜飞扬与龙天王提起,原因之一是他被人请託的是在这大战模式开启的一个月内帮助永夜飞扬与龙天王的併吞其他村庄的侵略作战,如果不会妨碍到作战的话,追捕玩家跟击杀玩家这种私人恩怨的事情他自然就不会去理会。

至于另外一个原因,游侠要亲自击杀秋原的理由就是自己的私人理由。

游侠望着两人,直到他的眼光落到秋原身上时,脸色突然大变,跟着就匆忙地就举起手来摀住了脸,语气也变的兇狠,说:「黄雀不只是会吃螳螂,就连蝉也会吃下,尤其是你这个敢对我的秋梅下手的家伙,我一定要杀了你──!」

”敢对我的秋梅下手”这八个字清楚地传到秋原与蜂悔的耳里,虽然不明白游侠与秋梅有什幺关联,但是却绝对是个严重地问题,至少对秋原来说。

蜂悔虽然有点畏惧游侠异常的模样,却也向前一步,挺起胸膛说道:「喂、喂,我是不知道永夜秋梅跟你有什幺关係,但是如果说下手之类的,你应该去找永夜飞扬吧,他才是永夜秋梅的未婚夫吧!」

「我只说一次,妳给我闭嘴!」游侠摀着脸的手指间所露出的眼睛变的异端兇狠,语气也十分兇恶地说:「要不是平秋原你、要不是平秋原你、要不是平秋原你亲吻了我的秋梅,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真的要好~好~感谢你!」

「唔,感觉很不妙,好可怕。」蜂悔也害怕地退后了几步。

游侠将剑举起,挥了两下,可以将玩家束缚住的深紫色浓雾「亡者之魂」随之发动。

见过这招可怕的蜂悔立刻就将短刀架起,秋原则是只能多加注意,即使知道「亡者之魂」的能力,程式限制却是完全不给他半点的通融,只是对方还没攻击哪怕是先拿起龙鳞剑防御也不可以。

游侠将剑一挥,剑上的紫色浓雾随即爆散,同时他也立刻消失于爆散的雾中。见到这样情况的蜂悔也在同一时间快步地退到秋原的背后,彼此依靠,不要让游侠有机会从后方展开偷袭。

只是爆散的浓雾出乎意料的快速被风吹散,没有了雾来干扰视线本该可以看得清楚,但是游侠的身影却也跟着浓雾一同消失。

「不见了!游侠跑到哪里了?」蜂悔急忙地转头要去看游侠的蹤迹,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游侠没有不见。」秋原说道。

「没有不见?」蜂悔不明白秋原的话,便问道:「四周都没有看到游侠,你说没有不见,那他是去哪里了?」

「我们…面…面前……」

秋原的话还来不及说完,整个人就被一道突如其来地紫色浓雾给包围,这也正是游侠的「亡者之魂」技能。

游侠也在这时候现身,手中的紫色魔剑还重砍入秋原的右肩,跳出了勉强不至于致命的”520”伤害值,只不过紫色浓烟却开始从剑上迅速地散发而出。

「秋原!」蜂悔惊讶地大喊。

可惜蜂悔的喊叫已经太迟了,紫色浓雾不光是瀰漫秋原的身上,更是传染到了蜂悔的身上,两人都被紫色浓雾所包围,除了头部以外,身体与四肢都已经无法动弹,萤幕上更显示着束缚状态,人物处于无法行动的状态。

「怎幺会这样?看不到攻击,也察觉不到,『开创』怎幺可能有这幺开外挂的职业啊!」蜂悔气愤地抱怨说。

「无法脱逃。」秋原用力的推着紫色浓雾,结果却是一动也不动,技能也无法使用。

抓住了秋原与蜂悔两人后,游侠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并且得意地开口说:「嘻嘻嘻嘻,我才用一招就捉到你们,真的是太弱了,但是我可是很好心地,做为你让我出现在这里的报答,我可以告诉你,「亡者之魂」这招有两种效果,一种是暂时性的束缚住玩家,另外一种就是跟我对女帝所做的长效性的束缚,也是我要对你做的,只要不被杀就不会解除!」

听到游侠的说明,秋原更是用尽全力地想要挣脱紫雾的枷锁,被杀就会强制下线,而他与别人不同的就在这里,一旦下线就是要永远的消失。

只是不管多用力,秋原却还是完全挣脱不开,脑袋中不断计算所有的可能,却还是没有任何半点可以逃离系统限制的可能性,唯一出现的选项也只有放弃抵抗的被游侠所击杀。

「去死吧,秋原,永远离开我的秋梅身边!」游侠的声音已经近乎疯狂。

紫色魔剑成了紫色的闪光,混合着游侠的狂笑之声一同,对着残血量不到一百的秋原迎头斩下!

”锵!”

不应该出现的金属敲击声,紫色魔剑所砍到的并不是秋原的头,取而代之的是贵重金属所做的奇特水晶球。

一个神秘的玩家就在众人都无法查觉到的瞬间出现,并且阻挡在被紫雾包围住的秋原与蜂悔面前。

神秘玩家反手一转,一个使力就将水晶球弹开了游侠的紫色魔剑,接下来就用着温和又富有魅力的声音,说:「我也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谚语喔,而且我还要补充一下,在这个谚语故事中,在三者中出现的黄雀后面,其实还有个没有写出来,那就是正拿着弹弓等着将黄雀给打落的人喔!」

说到这里,神祕的玩家嘴角露出了笑容,虽然没有回头,却也对着身后的秋原与蜂悔两人,说:「请放心吧,不会让你们被他杀的。」

「秋原,那个人是谁?」蜂悔很好奇地询问说。

对于这个及时到来的援军,秋原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他,而且是个意料之外的玩家。

  • 名称:美景之屋1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7: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