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和园郝蕾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人造人的建议与交换条件,虽然对于他们十分有利,但是在得知村庄的拥有者是秋原之后,除了堕羽与金玉姬毫不犹豫地加入之外,小虎仔与暖空等人却没有这幺简单能够回答,这也让年纪最大的玩家布恩提议说:「这件事风险太大,给我们一天的时间来考虑是否要加入。」

其中还以厕所他们三人小队最为纠结,虽然是人造人邀请他们来到,但是也曾经替秋原挨过打,加上他们也知道每个玩家对秋原的恶评,加上理尔曾动过手打过秋原,却还是将秋原认为是色狼,一直不愿意,虽然星空下表示赞成加入,三人意见种种相叠,要一下答应实在很困难,厕所也得要求说:「我们不希望三人分开,所以也让我们三人商量,决定如何。」

人造人也是很爽快地就答应他们的要求,因为他也知道就算布恩等人都明白秋原的本性并不是如传闻那样恶劣,可是问题在于其他玩家都不明白,一旦加入就很可能等于与整个『开创』的玩家为敌,到时候很可能会变成人人喊打的下场,所以就算要思考再三也是无可厚非的。

就在布恩等人纪录好传送点,先行离开之后,秋原与人造人,还有布莱梅小队的其他三人都还在原地。

靠在栏杆上的六道残看着正在被堕羽与金玉姬缠着不放的秋原,也开口对同样靠着栏杆的人造人问道:「喂,这样真的好吗?不让他们先加入就这样走掉了,不怕之后他们不回来吗?」

「这种事既不是漫画,也不是小说,现实的情况之下,靠着坚持自我的想法,又能够维持到什幺时候呢?比起因为眼前能看到好处所产生的一时冲动,认真的做个不后悔的选择才是真正重要的。」人造人也耸耸肩说。

「也对,谁叫你还加了一条,如果愿意加入就不准与其他玩家在城战以外进行战斗,你这样分明就是想叫他们当正义英雄那种做作的玩家吗?不多考虑才有问题,……而且,有人想加入才有问题吧。」

六道残根本就不相信会有人肯听人造人那白癡的意见加入,顺道补了一句话。

「还有,听到你讲话这幺正经,真是觉得一肚子火。」

「哇~,把我想成这幺糟糕的人喔。」

人造人也只是笑了笑,随即就转过头来,对正在被金玉姬与堕羽左右拉来拉去的秋原,说道:「秋原,村庄升级的问题就交给我吧,这种事情一个人做决定比两个人有效率的多。再来你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要变强,变的比现在强上……,不对,最好是能脱胎换骨会更好。」

「要变强是吗?」秋原说。

这时,堕羽跳出来,得意扬扬的说道:「我告诉你喔,小秋他可是很强的喔,绝对比起你想的更要高明许多,会给你许多意外惊喜!」

「秋原哥哥,他可是会做出很多出乎你想像之外的奇蹟喔!」金玉姬也跟着附和说。

「这一点……虽然我不想这幺说,不过似乎也是如此。」六道残的语气虽然带点不甘心,不过她也很老实地说:「秋原他总会作出原本我们认为不可能的事情,算是很奇特了。」

「秋原对上肯凯萨时,真的是像另外一个人。」冷月寒樱也开口说道。

人造人一个拍手,立刻说:「对,就像冷月寒樱说的,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什幺事情,可是秋原你有时候会突然的变成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所有的一切战法与动作都完全不同。」

听到人造人这幺说,秋原也想起了每一次自己因为接受到其他人说的命令之后产生的变化,尤其是在对战巴风特与对战肯凯萨之际,都是自己特别拜託当时在场的冬雪说出了的「关键句」。

不过即使记得当时的记忆,却没有办法在像现在这样平常的一般时候发挥那样超高速运算能力,这一点秋原却完全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可能关连到自己程式中位于最优先设置的「禁止攻击玩家」禁制程式,只是因为没有侦测程式,无法对自己进行探究,也就自然没有去理会。

「虽然那种突如期来的变化非常有趣,不过在游戏里面要强,还是得依照游戏规则,武器、装备、技能、缺一不可。」人造人说。

「武器的话,我有龙鳞剑,祝福短剑,还有一百零三只的星屑剑。装备的话目前只有秋梅小姐静心之戒、任务所获得的披风与腰带,就这些装备」秋原如实回答说。

「……就这样?」六道残惊讶地问道:「蓝迪斯驯服肯凯萨那时不是有一大堆极品宝物跟装备掉落吗,最靠近的只有你一个,你却都没捡到吗?」

秋原点点头说:「有的,我有捡到金……」

「那有什幺装备啊!」人造人立刻打断,刻意转移话题说:「秋原捡到的只有一般的卷轴就被永夜飞扬给杀掉了,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拿那些宝物。所以我才会找你们来一起商量看看该怎幺办啊!」

「如果秋原你需要装备的话,那我可以拿装备给你,要我脱下来给你也可~以~喔~!」堕羽很乐意的说。

「秋原哥哥,不可以喔,小铃儿姐姐会生气喔!」金玉姬刻意阻止说。

「这个……」秋原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六道残提议说:「为什幺不去找永夜王朝的那两姊妹呢?以秋原你跟她们的交情来说,不用去要顶级的宝物,但是跟他们要一流的装备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加上那些欠你的恩情,也是理所当然地吧。」

「绝对不可以喔!」还轮不秋原说话,人造人就立刻反驳说:「这不是男人不该像女人伸手的面子尊严问题,或是要强就该靠自己这种没效率的论调,……要问为什幺,那就是这样做会很无聊。」

「……你没救了你。」六道残无奈地说。

人造人还是转头对秋原继续说:「现在小队里面除了我之外,就是小可爱、六道残跟冷月寒樱、金玉姬、堕羽、宇尘、还有昨晚加入的蜂悔,……还有蓝迪斯啊。不过这些里面共九个,竟然还是你这个队长最差,这样可是一点都不好。」

说着,人造人将双手插腰,似乎沉思了一下,才说:

「雇佣兵小队虽然还是最低的D级,这也不是问题,我已经有了好主意。可是秋原你也只能靠你自己去得到更强地装备才行。」

「要装备的话,由我带秋原一起去火山地带练等吧,那边的怪物比较会掉落近战系的装备!」堕羽很高兴地提议说。

「不行,我要跟秋原哥哥去地下监牢探险!」金玉姬像是刻意要跟堕羽作对一般。

「跟我与樱一起去狂妄之塔如何,有一百层,目前我跟樱已经攻略到第五十七层,各种怪物装备都能打到喔!」六道残露着坏心眼地微笑说道。

「妳也挺坏心的,塔里每一层不时都会有怪物暴走,秋原根本不可能跟你们练,去也是找死。」人造人回应说。

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秋原要去哪里练等,哪里打装备,身为当事人的秋原也只能在一旁看着,自己并不像他们一样可以藉由网路等资讯来知道游戏里面打什幺怪物有什幺装备,要去哪个区域就有什幺怪物,只能藉有看过的地方做出纪录而已。

「极品装备还是比较重要吧,不然每次打起来只能跑,所以秋原还是去拍卖都市看看有没有魔导装备可以买。」六道残说。

人造人反对说:「这样一点都不有趣,买那种昂贵到会破产的东西要做甚幺。」

「有用,用处就是把永夜扬解决掉。」冷月寒樱冷冷地说。

「我……」秋原开口说:「我不想把谁解决。」

「之前永夜飞扬这幺欺负你,还害你变成过街老鼠一样,连蓝迪斯大哥驯服肯凯萨后得到的宝物,他都可以用计抢走,如果你不变的更强,打倒其他会欺负你的玩家,那你玩『开创』是为了什幺,有什幺意义呢?」

冷月寒樱一改以前少言的态度,她的这番话一出,众人也不再出声,只是相较于另一半的六道残,她在话语中对蓝迪斯相当地尊敬。

「如果「意义」,是指意志中认定为重要的记忆的话。」秋原想了一下,说:「我能够存在在这个世界之中。……我能够遇见你们,人造人先生、六道残小姐、冷月寒樱小姐、金玉姬小姐、堕羽小姐,还有不在这里的小铃儿小姐、秋梅小姐、冬雪小姐、南雅丝小姐、……所有的大家,以及蓝迪斯大哥,这就已经是最重要的意义。」

「说的真帅气,真不愧是秋原!」金玉姬与堕羽这兴奋的两人异口同声说。

对于秋原地回答,冷月寒樱没有再说话,不过她那淡淡白嫩地脸蛋上却是露出了很满意地微笑,是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亦或是得到她满意地答案,也就只有站在她一旁的另一半六道残才会明白。

「很多人都说他们要享受游戏,体验游戏的快乐,不过也只是空口白话,最后只会拼命”练等抢怪杀玩家,打宝赚钱要称王”。或许只有秋原才是真正在享受游戏乐趣的人。」人造人别有意味地说着。

最后虽然没有得到结论,人造人也独排众意,要所有人先离开,叫秋原先自己去想看看该怎幺做,之后在来想要怎幺帮他。而人造人自己为了要完成他对于村庄的计划,还有雇佣兵小队的强化,跟着就与金玉姬一溜烟的消失了不见人影。

随着夜晚的到来,单独待在村内的秋原正坐在属于他,却破烂无比的简陋领主大屋的台阶上。

秋原不像其他玩家需要睡觉,所以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在游戏内做思考,只不过人造人对他所说的话,也让他不得不想看看到底自己该怎幺做才好。

这时,秋原传来了密语提示,而密语的对方是「永夜秋梅」──

「秋原,最近怎幺样了呢?」

「没有怎样。」

「哪有男生会对美女这幺说话地啊,……算了,要求你讲好听话是不可能的。」

「嗯,喔」

「秋原,我有从人造人那里知道你的领地位置,嗯……,没想到你会用蓝迪斯的明子来取名。」

「这是秋梅小姐妳的,如果不可以的话,我可以改掉。」

「不用了啦,我也觉得这名子不错。不过我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找你,我也是在人造人跟我说你村庄的位置才知道的,你的村庄刚好是在我爸……是盟主所接下来给那个烂人的佔领计划的範围内,加上烈日盟跟他狼狈为奸,包夹其中黑天龙的势力,似乎想把那整块区域给全部掌握其中,这真的很糟糕,所以我也想先问看看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

「我跟姐姐有想出两个可行的办法,最好的是你加入我们永夜王朝,只要有我或姐姐保你,你跟你的领地绝对不会被那个烂人拿去,而且有了永夜当靠山,也不会被其他军团攻击。接下来就是你去加入黑天龙,或是跟黑天龙合作,你好像跟他们最有名的女帝小队成员有点交情,或许他们会接受。」

「秋梅小姐,你说到女帝小队时的声音有点奇怪。」

「哪有!……谁管你跟她们有”多好”啊!」

「嗯,喔……」

「总之,废话少说了,要加入我们永夜的话,我立刻帮你去跟盟主说,不过记得要把龙鳞剑还给盟主就是了。」

「秋梅小姐……,你要跟永夜飞扬结婚是吗?」

「……你怎幺突然问这件事情啊?难道你不知道吗,各家新闻都报导,”最大环球企业永夜集团的千金订婚典礼”……哼!」

「没看到,我是听人造人先生说的我才知道。」

「唉……,我以为这幺大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我也一直不想谈,所以才没说。不过你既然问了,我也没必要瞒你。大概在两个月后,也就是过年那时,我就得跟那个烂人结婚了,想到就讨厌。」

「既然不愿意,那为何还要在一起呢?」

「这个……,是有原因的,只不过这个原因关係着父亲的愿望,我没办法跟你说。」

「嗯,喔。」

「秋原我想问问你,你现在知道了我……我即将结婚,你觉得如何呢?」

「记录中关于结婚的话,是一件好事,……恭喜妳结婚。」

「秋原……,你说这话是认真的吗?」

「是的,难道结婚不是一件应该用恭喜来形容的事情吗?」

「我跟别人在一起,跟别人结婚你都无所谓吗?」

「为什幺我要有所谓呢?能凭自我意志决定才是最重要的吧。」

「白癡,你这个笨色狼!」

「妳怎幺突然……」

「你这个笨色狼!笨色狼!笨色狼!笨色狼!大木头!大白癡!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就在秋梅气愤地骂完之后,也立刻断了密语,同时也将密语给关闭,只留着不知道是发生什幺事情的秋原。

「发生了什幺事情,为什幺恭喜秋梅小姐结婚,她要这幺大的反应呢?」秋原不明白的自言自语。

「因为你是个大木头啊!」一个熟悉的女性声音从秋原的身边传来。

秋原一抬头,就看到不知从何时到来,带着蓝色墨镜的平先生与米亚两人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并且还笑脸盈盈的跟他挥手。

「唉呀唉呀,真是破烂又糟糕的地方,这里是『开创』的贫民窟吗,感觉真差。」平先生讲话还是完全毫不留情。

「这才是村庄一开始的状态,干嘛找秋原麻烦!」米亚帮秋原说话。

「平先生,还有米亚小姐,为何两位会来这里呢?」秋原赶紧站起身来问道。

平先生一脸兴奋地模样,打量了一下秋原,开口说:「你应该已经把灵魂值点到了两点了吧,还有十万枚金币。」

「嗯,升级时刚好点到你要的条件,金币目前有十万零十五枚。」秋原说。

「既然都已经準备好了,那你想要试试看当做人类了吗?我这边可是早就準备好了喔!」平先生的嘴角依旧是露出别有所想的笑容。

「可是十万枚金币只能三天,我必须要等到小铃儿跟我确定时间时,才可以使用。」秋原说。

对于秋原的问题,米亚却笑了笑,说:「放心吧,三天又不是要一次用完,当然可以分开始用啊,因为目前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要习惯身体与真实世界,所以必须要先进行练习,不然到时候别说去跟小铃儿约会,说不定走路到一半就会因为无法呼吸就缺氧而死了,真的死掉可是无法复活的!」

平先生伸手轻压着额头,一副苦恼地模样说:「就是因为这样子的关係,所以我特别好心才来提早为了準备你对于真实世界的适应,这可是用心良苦呢。」

「嗯,我明白了,那就照平先生所说的。」秋原答应地说。

「虽然有其他原因,但是……」站在一旁地米亚虽然默不作声,心里却想着:「被骗了,秋原你被骗了,其实只要你去跟小铃儿约会的前一天再做就好了,都是因为平先生迫不及待地想要你去试验「再生能源的植物人应用」这个研究是否成功,好卖给世界医疗中心来填补之前拿去赌博花掉的公款而已。」

跟秋原半强迫式地确认好意愿,平先生和米亚就立刻下线,不过在他们脱下头盔之后,所在的地方却不是在他们一向待着的总裁办公室,而是在一间充满着各式机械设备,还且还有个接满许多管线的冷冻舱的大型研究室。

这里是中天集团公司大楼中,除了平先生与米亚两人之外,绝对禁止任何人员进入的特殊楼层,不管是有任何理由进入的员工都会被毫无条件地开除,员工以外地间谍那些下场更是用各种手段进行封口,所以一般都被谓称为「诅咒的二十二楼」。

整间研究室的设置都是以为于中心的冷冻舱为主所建立,除了有超级电脑等级的电脑主机设备之外,还有正在运作的再生炉能源装置,接着还有许多不明也特殊地装置同样在运作,不过这些机器与装置并不是这间研究室中最为重要的一面,因为再精密高科技的东西,在这个名为研究室的空间存在也是理所当然。

最重要的既然不是机器与装置,那就是每项东西的摆设位置,每一项物品地排列、位置、角度、光线投射,就像是构成太极阴阳的八卦阵一般,彼此就像是有所联结。

在整个空间中更是存在着再生能源的淡淡光芒,虽然光芒幽暗略青,可是却不会有着令人恐怖或是畏惧,反倒是一种像棉花般温柔,让接触到的人都会感觉到暖洋洋的平静感觉。

平先生将自己脱下的游戏头盔给放到一旁的桌上,并且拿起了桌上的另外一顶正在使用中的「NO:003」游戏头盔。

米亚则是亦步亦趋地走到冷冻舱旁,望着覆盖住舱内地透明舱盖,她的眼神中显示很难见到,一股难过又带着不捨的忧伤,全都是因为在舱内闭着双眼的黑髮青年。

舱内的是一个长相清秀俊美,脸色苍白,年龄大约二十岁左右的黑髮青年,虽然他闭着双眼的模样就像是处在安详地沉睡之中,但是身处于冷冻舱中的他并不是因为绝对的低温而进行沉睡,实际上黑髮青年早在进入舱前就没有了呼吸与心跳,整个冷冻舱的功效就只是为了防止这副失去生命与意志地躯体随着时间而有所改变。

「真没想到,平,你之前跟他们翻脸,甚至差点要被杀也拼命要所留下的身体,结果竟然会有这样的发展。」米亚的话中带着像无奈地苦笑说。

「……只是还有用处而已,况且我会被杀?哼,这比要杀神还困难。」平先生刻意闹彆扭般说。

「真是不诚实。」米亚伸手按下了冷冻舱的舱门开启开关。

舱门缓缓地打开,极其寒冷的低温白烟从舱内飘散出来,黑髮男子的面容也完全显现而出,不是虚弱无力,而是完全没有一丝生命迹象的苍白脸庞。

见到这个好久不见的年轻男子,平先生的脸上也难得地露出忧喜参半的表情,并且对米亚下令,说:「把他的身体扶起来,我把游戏头盔给接上。」

米亚就照平先生的命令,小心翼翼地将躺在舱内的黑髮青年扶了起身,并且也仔细地不去碰到青年头后方的一小撮马尾,避免多余的拉扯碰撞。

当米亚把黑髮青年扶起身后,平先生也将游戏头盔接上了超级电脑的线路与再生炉能源的管线,再将头盔给穿戴到青年的头上。

把一切都準备好之后,两人离开了冷冻舱边,坐在超级电脑的大萤幕前。米亚看着一旁小萤幕上所显示的再生能源的变化计量,平先生的手上则是有着一个红色按钮的小型启动装置。

「调整好所有能源量,已经可以了喔!」米亚按下了确认键,小萤幕上出现了「準备完成」的字样。

「接下来就看结果如何了,一次定胜负!」

就在平先生按下启动按钮之后,戴在黑髮青年头上的游戏头盔随即就发出了黄绿色的光芒,主机的大萤幕上也开始出现了杂乱的影像。

米亚盯着的小萤幕上则是出现了「目标已经脱离游戏世界,融合度百分之十三」的讯息。

大萤幕上原本杂乱的画面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影像,那是一个人正在看着做在沙发上的平先生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着有着银色外表的蛋糕的景像。

看到蛋糕的时候,米亚立刻就脸色大变,气愤地说:「那……那个蛋糕是……,当时我可是订了三个多月才有的银水晶蛋糕原来是你吃的!」边说着,双手也发出了”喀、喀”的关节声响!

「这个事情,就暂时先放到一旁吧。」平先生只能苦笑以对,没想到以前做的是竟然会被发现,赶紧话题一转,说:「为了以防万一,先把画面给录下来吧,说不定等等会有需要的东西。」

接下来,随着小萤幕内显示的融合度不断地提升,大萤幕里面继续出现了许多时刻的不同画面,有跟在平先生后面般一大堆材料的画面,有跟着米亚去购物提着好几大袋站立品的画面,也有跟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女孩一同吃饭的画面,还有拦住两姐弟吵架的画面,以及被一个绑着双马尾像是艺术品般美丽的女孩所抱着的画面……很多很多的画面不断的浮现。

看着萤幕上所出现的画面,平先生一言不发,米亚则是表现的相当忧伤,这些都是过去的点点滴滴,只可惜已经再也无法回去。

这时,黑髮青年原本冰冷不动的手突然一动,心电图也出现了心脏的跳动。

小萤幕上出现了「融合度百分之百,超越限制程度,继续提升!」的讯息,米亚也赶紧回神,不断敲打着键盘执行命令,不过却止不住指数地提升。

「指数不断上升,所有命令与程式全部都全无效!」米亚不断地想控制,却只有「无法执行」的字样。

「唉呀唉呀,是太过于躁进了吗?」平先生也抓抓头,不太在乎的说:「看来还是不该连试验都不试验就直接使用。」

心电图上的心跳指数不断上升,舱内的黑髮青年虽然还没有张开双眼,身体却是出现了血液流动后才有的红润色泽,而且就在他的胸口上出现了由银光所描绘而出的三层圆形魔法阵。

「融合度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两百了!」米亚紧急地喊道。

与此同时,大萤幕上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画面,那就是来到了正在不断产生爆炸的在生炉之前的画面。

「就是这里,当时监视器全部都被毁掉,米亚要把这里的画面全部给录下!」平先生即刻下令说。

大萤幕内的所见画面就是黑髮青年一边避着爆炸,一边朝再生炉前进所看到的画面。

不断的前进路上,全都是充满着再生能源的漫延,伸出手或身体去碰到这股能源并不会怎幺样,但是只要能源所触及到需要能源的机器与装置都会在一瞬间产生爆炸,应该是能源过于强大,所以导致无法负荷。

继续向前走,能源爆发的威力越来越大,能源的浓度也倍增到光用肉眼也可随意辨识的程度。

”轰隆!”一阵爆发又出现,随即蹲下了身,躲开了爆发的冲击。

站起身后,又接着朝再生炉的炉心机关位置前进,也在此同时略为回头,似乎感觉到有人跟在身后。

随着爆发不断涌现,只能不去理会身后的事情,赶紧朝着再生炉的炉心小心地飞奔而去。

到了再生炉炉心之际,就看到炉心机关上本来应该是被锁住的能源转换装置的保险栓被破坏了,大量的再生能源不断从中冲出,每一个装置零件连结之处都激烈颤抖,就好像随时都要爆炸一般。

左右看着四周的所有景像,伸起手来想去寻找可以来修补的零件,可是这时才注意到更深处有个发出极端异样光芒的不知名物体,却吸引着要不断向前,就好像是不存在世间之物一样。

正当要进入空隙间伸手抓住那样东西,突然之间,一阵摇晃,视线就立刻就倒地,就好像背后被重击了一下。

转过头去的视线,是看到一个手上拿着像是重敲过某物的铁管的男子!

「今天的事情我也是逼于无奈啊,别怪我无情,不过只要你死在这里,我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你毕竟也过了这幺久的幸福日子,该满足了!」

无法起身的状况,只能看男子将铁管高高举起,毫不留情地将铁管朝头挥下!

此时,”轰隆!”的爆炸从头上发出,男子虽然闪过了爆炸,整个人却是被爆炸的冲击轰的连滚带爬地退的好几尺,就连手上紧握着,本来要挥下的铁管却是掉落到一边的缝隙之中。

男子负伤模样的站起身来,还是恶狠狠地看了过来,却因为炉心的不断爆发而不敢再往前走。

「可……可恶,虽然没办法亲手解决你,但是你绝对逃不了这场我特别为你製造的大爆炸的,接下来我就代替你好好享受幸福地生活,哈哈哈哈哈!」

留下了这句话后,男子就赶紧转过头,朝着再生炉之外拼了命地奔逃而出,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没有了男子的身影,赶紧转身,把握时间继续伸长手去抓住那个不知名物体。

只是在拿起了那个不知名物体之际,眼前的炉心闪耀出了一道强烈的爆裂激光,大萤幕最后变成了一片杂讯。

”碰!”的声响,米亚已经一拳将眼前的铁桌打的凹下一大片,整张坚硬的铁桌也之成了M形!

「原来……原来是那个浑蛋,竟然是他这个该死的家伙干的!」米亚气愤地颤抖说。

相较于米亚的气愤怒火,平先生却是噗哧地笑了出来,说:「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

「平先生,你觉得无所谓吗?难道你不想把那家伙给解决掉吗?」米亚握紧了拳头,生气地看着平先生说:「只要让”他”知道整件事是那个该死的家伙害的,一定会能解决一切地恩怨,也顺便可以借”他”的手将那个该死的家伙给解决!」

「……解决?」平先生指着大萤幕上回放出的男子身影,说:「我没打算这幺简单地放过他,敢对我的东西下手,我绝对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打算怎幺做呢?」米亚收起了愤怒,冷冷地问道。

「你姪子不是盘算了非常有趣的事情吗。」平先生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却隐含着极端地意义:「虽然我不能做任何影响游戏公平的事,但是要将一个人从幸福的天堂打落到地面,将他狠狠践踏也不是难事,只要稍微借一下他的计划就好了,妳好好期待吧!」

说完后,随即就别过头,指着冷冻舱那里说:「不过目前先解决那个笨蛋的事情吧。」

在开启的冷冻舱,黑髮青年睁开了双眼,一直看着自己与四周的景物,只不过脸色却变的非常差,呼吸也非常急促,就像无法呼吸一般。

看到这情形的米亚赶紧将一旁準备好的呼吸器给黑髮青年戴上他的口鼻,吩咐说:「不要用力抵抗,放鬆全身,你虽然没体会过呼吸,但是身体自然会有其记忆,你就顺其自然的进行吸气与呼气。」

就在米亚的指挥教导下,黑髮青年已经可以缓缓地呼吸,脸色也恢复了相当的红润。

看着黑髮男子虚弱又不断喘气的模样,米亚的眼眶不禁红润,因为她从来不认为还会有看到这个人能在面前醒来的一日。

平先生走到冷冻舱旁,靠在一旁的桌子边,说:「感觉怎幺样呢?能够说话吗?」

黑髮青年点点头。

「那幺……,秋原你就说说看你现在的感觉吧!」平先生说。

这个黑髮青年就是秋原,两者藉由了再生能源与科技合而为一,不过这也只是暂时而已。

秋原看了看四周,感受到了来自体内传来阵阵跳动的心跳,一瞬间自己无法理解的感受全部涌入脑中,要说明出来也只有身体目前最直接的反应,最为深刻的感觉。

「我……我……」

秋原抬起了头,看着真实世界中的平先生与米亚两人,说道:

「我觉得下面硬硬的。」

「去死吧!」

米亚一拳就把秋原给打的东倒西歪的昏了过去。

「哈哈哈哈,虽然男生刚醒来就是会硬硬的,谁叫你要在米亚前讲呢!」

平先生也只是耸耸肩,苦笑地说:「算了,昏了也好,冬眠这幺久那就再睡一下调整身体吧!」

就如平先生所说,要让适应身体,就是用睡眠让意志与身体同调,但是秋原身上的魔法阵并没有随着再生能源的供应停止而消失。小萤幕上的融合度也维持在百分之两百,这一点可是让平先生特别在意,或许秋原与身体的主人有着某些目前还未知的关联。

  • 名称:颐和园郝蕾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4: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