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室培欲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看到天才书生的底牌竟然是自己这里的红心A,堕羽立刻就转头要秋原打开剩下的底牌来看。

就在秋原伸起手来要拿盖住的牌,却看到已经空空如也,原本在这里的牌消失无蹤。

「难道……」堕羽这时立刻联想起来,底牌消失,原本的底牌到了天才书生的手中。

「啧!」堕羽生气地说道:「他竟然发动「偷窃」技能,他不是战士吗?」

秋原看着没有牌的手上,虽然听懂了堕羽说的话,却是若有所思一般。

「怎幺了,不快一点开牌吗?还是已经看到了我手中的牌,想吓唬我才全梭,没想到我却敢赌下去吗?」天才书生还是用着笑容以对,只是这份笑容之中也传达了他的心计有多幺的深沉。

「呜……」被将了一军的堕羽无话可说。

因为对于行家来说,赌博诈赌的规则就是「被抓才算输」,如果对方作弊当下抓不到对方,即使之后讲再多气愤,痛骂对方也没有半点意义。

「不开牌吗?如果不开牌的话就算我赢了喔?」天才书生再次地询问。

堕羽没有回应他,也没有想缺了底牌该怎幺办,只是满脑中不断地思考着到底是发生了什幺事,为什幺战士系的天才书生可以使用盗贼系的偷窃技能?他又是在什幺时候将秋原盖住的底牌给偷换走?

『开创』的特点就是除了一般给玩家游玩的游戏世界之外,就是拥有多项奇特技能,虽然技能书难打,学习限制高,只要能得到就会有各职业一定可以学习的类似技能。

而天才书生的确是如外表所见的战士职业,但是他却拥有与盗贼偷窃类似的「妙手」技能,能够选定对方的一项非装备物品偷取。虽然成功率不可能及得上真正盗贼玩家的偷窃技能,但是使用在等级比他还要低上二十多级的秋原身上,机率根本就是百分之百。

这也是人不能凭外表来做判断的最好例子,堕羽也就是因为先被天才书生给了个下马威,一时判断犹豫才犯了这个错误,没有考虑到除了本身职业之外所学习的其他类似偷窃技能的可能性。

堕羽摇了摇头,自己所能想到跟所能施展的技能没有任何一项能用得上,就算她职业「风行者」是盗贼系的进阶职业,一样有偷窃技能,可是面对天才书生已经先打开的红心A,总不可能直接把他给抢来,这样也就等于公然的作弊。

秋原看着负责决定的堕羽,等待着她的指示,不过堕羽却依旧没有说话。

其实堕羽还想到另外一个办法,就是自己直接去对天才书生进行偷窃,把他还留下的底牌给夺取过来,凑齐五张,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说,这方法并不可行。

天才书生的牌是大顺,而秋原的牌是组成四张的最小顺子,加上组成最重要同花顺的底牌红心A被抢走,那唯一可以获胜的牌只剩下另外一端的红心六。

先不论天才书生的牌是不是唯一一张需要的红心六,光是以等级的差距,堕羽的偷窃技能根本就无法成功去偷取到等级多她十级的天才书生。尤其玩牌的人是秋原,即使偷到了也没办法交给他,身为剑士的秋原更是没有半点可以应用在此的技能。

一时的疏忽,让堕羽已经面临了无计可施的绝境,就算是一旁的小铃儿正抱着紫色的猫的可爱模样,也只是让堕羽觉得心烦。

在天才书生后面的狂傲天也刻意地,开口揶揄说道:「可以开牌了吗?大家都等的心急了,我们等等还要赶第一组破副本拿奖励呢,还是说有什幺高招可以让我们来见识见识!」

「堕羽小姐?」秋原看着皱眉的堕羽。

堕羽闭上了眼,不到一秒再次睁开,脸上的表情已经从不甘心改变成了接受,说:「开牌吧秋原,这次是我失算了,无话可说了……」

「别这幺说啊,只是我的运气好而已啊。」天才书生从堕羽的话中已经确信自己胜利。

其实在天才书生他在发牌时藉由看穿技能看到秋原的底牌是红心A时,就已经有着想要让秋原与堕羽把全部晶币给吞掉的打算,所以也就顺着堕羽说的来梭哈,等到他暗地里先下手偷到红心A时,就确定了自己会赢。

这只是很简单的道理,先下手为强!

「好了,快点开牌吧,别再拖拖拉拉的!」狂傲天不耐烦地说。

在确认了已经认输的堕羽点头之后,秋原就将盖在牌桌上的手一翻,跟着就是超过一千枚晶币以上的输赢系统会出现的,赢家提示音效──

「恭喜赢家为平秋原!」

「什幺──!」众人的惊讶声瞬间四起,全部人都不敢相信他们所听到的系统音效。

身为当事人的堕羽跟天才书生也都十分惊讶会有这种超乎想像之外,无法置信的结果,怎幺可能光凭着虽然是最小顺子,却只有四张牌,来赢过有五张牌,而且是大顺的天才书生呢?

下一刻,众人的眼光瞬间移到秋原面前的桌上,除了原本的四张以外,还有着一张不应该存在的第五张牌正出现在此。

那张牌是被天才书生抢红心A后,组成红心同花顺的唯一一张牌──「红心六」!

「为什幺你会有这张牌?」天才书生不敢置信地问道。

堕羽也用着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那一个自己原本一直总是认为很奇怪,却又坏不到哪去的秋原,竟然会凭空中变出一张红心六。

「秋原,你是怎幺做到得?」堕羽忍不住问说。

对于天才书生与堕羽两人的相同问题,面无表情地秋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堕羽小姐妳真的要我说吗?你不是说被抓到才算输吗,如果我说了,那我们就真的会输了。」

「唔,对喔,……等结束后再说吧。」堕羽第一次被秋原讲的不能开口。

看着秋原伸手拿了桌上的全部晶币,狂傲天也气愤地忍不住大喊:「你怎幺可能有那张牌,根本就是出老千!」

「什幺叫做出老千,你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吧!」恢复冷静的堕羽反驳说。

「你这家伙!」狂傲天也知道天才书生所做的事,当然也知道秋原应该没有底牌,只是他却无法说出口,因为一讲出口,也连带证明天才书生有出老千。

「既然你无话可说了,」堕羽接着将目标转向依旧不敢置信自己会输的天才书生,说:「你输了,应该依照先前的约定,把怎幺得到「村人的认同」告诉我们吧!」

天才书生不甘心地紧握双手,咬牙切齿地说:「输就是输了,去买东西吧,只要到一间商店买到过一千枚金币就会有一张。」

说完道具的拿法之后,天才书生就站起身来愤恨不平地离开赌场。

秋原等人也在知道了「村人的认同」的拿法后离开了赌场,同队的小铃儿当然也跟着一起来,这可是让狂傲天更加的觉得愤怒,就好像是输了钱,也输了女人一样。

离开了赌场之后,为了庆祝一口气赢了一千六百枚晶币,三人就到了副本城镇内唯一的一间露天咖啡厅,各自点了一杯要价一枚晶币的特製红茶「旋香」,还有米亚先前点过,要价二十枚晶币的特製蛋糕。

秋原看着面前的红茶,还是一口都没有动,堕羽倒是很享受地一口口品尝着,而小铃儿依旧抱着一只紫色的猫,那只猫一副温驯地模样缩在小铃儿地怀中,不时还轻轻地磨蹭撒娇。

「秋原,我问你喔。」堕羽放下了茶杯,还是很在意地问道:「你刚刚是怎幺凭空变出红心六的呢?」

「以物理原则来说,我无法从无製造出物体。」秋原回答道。

「吼,又再说些听不懂的话,我问的是怎幺会突然有那张红心六?」堕羽说。

「关于这个问题……」秋原将视线转到了小铃儿,落到在她胸口舒服趴着的猫身上,说:「是请求魔猫先生帮忙的。」

「咦,那只猫?你的宠物这幺厉害?」堕羽不敢相信地说。

这时,魔猫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堕羽一眼,就好像在传达:「我才不是这家伙的宠物。」,随即又转头回去继续窝在小铃儿的怀中。

堕羽被吓了一跳,也很快地恢复平常,说:「你是怎幺让牠帮你得到红心六的呢?可以说明给我听吗?」

「我是在天才书生先生偷走牌后才拜託魔猫先生去帮我到别桌找牌。」秋原在见到小铃儿之时,魔猫就跑出来到了他的身边。

堕羽想了一下,才说:「先不去计较牠是怎幺拿到牌的,这样就算他帮你拿到牌,那又是怎幺样交给你的呢?」

「魔猫先生拿到牌后就立刻回到宠物栏,因为牠回到宠物栏,牠所得到的东西也出现在我的道具栏中,跟着就直接从道具栏中将那张红心六给拿出来。」

「……原来如此,这方法也太简单,简单到一般人都不会去想呢。」堕羽点头称讚地说。

秋原说的其实只是大概,真正的过程则是魔猫因为小铃儿才现身,所以秋原才可以拜託牠,也只有魔猫有这项隐身能力才可以不引人注意的离开桌旁到别的的方去。

找可以用的牌这一点也是一大难题,不过脑袋胜过主人数倍的魔猫倒是很轻鬆的解决这个问题。

魔猫直接就从秋原的道具栏中拿了十枚晶币给其他桌有红心六的玩家,当作交换,当玩家看到有十枚晶币,不要说是一只猫来换,就算是只哥布林来换,也会毫不犹豫地跟牠交换。

之后就是魔猫回到宠物栏,那一张红心六落回到秋原道具栏中,再由秋原从道具栏中拿出,翻开成为桐花顺来赢过天才书生的大顺。

不过值得一提的就是,魔猫牠并不是听从秋原的话,而是魔猫牠向秋原提出条件才肯帮忙的,至于条件的话,那就是──「让小铃儿抱我!」

也就是这样,魔猫才会跑到小铃儿的怀中。

「当时看到他先下手抢走红心A时还以为完蛋了。」堕羽感到不可思议地说:「在现实中这样做根本就不可能会成功,也只有游戏里才有可能做到,真是没有想到秋原你会想到这样奇特的想法。」

「都是小铃儿小姐曾说过的,要用反转棋盘式的思考,站在对手的立场来思考,对手的行动。」秋原说这话的时候,小铃儿也注视了过来。

「咦,这幺说,你该不会一开始就知道天才书生会偷走你的底牌了吧?」堕羽惊讶地问道。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秋原说。

堕羽转头凝视着秋原的脸,上扬地嘴角,露出了她那宛如猫般神祕的独特笑容,说:「秋原……你真的挺帅的呢!」

看到堕羽用着别有含意地眼神看着秋原的模样,感觉到不可以这样下去的小铃儿赶紧开口打断,说:「那个……我们是不是要先去拿过副本道具呢?」

堕羽这时也不得不转回头说:「说的也是,不过一间商店就需要花一千枚晶币,这样包含原本的需要的,起码需要四千枚晶币,真的好多喔,也只能慢慢地收集了,反正还有三个礼拜的时间。」

「真的可以慢慢来吗……」小铃儿若有所思地说。

就在秋原想开口说一些事情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密语频道的提示音效──

「叮~!」

系统提示:玩家永夜秋梅想与你密语是否同意?

按下了确认键,秋梅的声音传来。

「秋原……晚上可以陪我一下吗?」秋梅的声音与一般时的声音相当不同,带着几分忧愁。

晚上,秋原如时赴约的,走到了位于副本城镇内中心的教堂,他的目的地并不是教堂,而是位于教堂前方的一间老旧,门窗闭锁的空屋。

在空屋前,站着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个繫着长马尾的就是叫秋原来的秋梅,另外两人就是长髮随着晚风轻飘的冬雪,与看着夜空的蓝迪斯。

「秋原过来这里。」秋梅的呼唤声显得有气无力的。

秋原走到了三人的身边,他无法理解周遭的情况与气氛,但是当他看到秋梅、冬雪与蓝迪斯三人的脸上都露出同样哀伤的神情,就知晓应该是不太好的事情。

走到秋梅身边时,秋原还没有开口,秋梅就先说道:「蓝迪斯有跟你说过他过去的事情吧,里面应该也多少提到了我跟姐姐的事情,虽然我不愿意去回忆,但是那真的忘不掉。」

秋原点点头,蓝迪斯的确与他说过关于过往的事,他也答应过绝对不会跟任何人提起。

「这个地方……」秋梅说到这里突然就说不下去。

「梅子,妳别说了。」冬雪伸手轻抚着秋梅的背,安慰地说:「接下来让我来说吧。」

虽然不明白她们两人怎幺了,秋原却也只有静静的听着。

冬雪一改平常的态度,严肃地说道:「这座城镇,从很久以前我们就来过了,只不过是在现实之中。」

「现实,这幺说,这里是以现实世界所建构出来的城镇吗?」秋原说。

冬雪继续说着:「我跟妹妹都曾经在这个地方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一到这个副本看到这里的景物就会勾起过往的记忆。包括以前经历过的事,以前认识过的人,都像是历历在目一般,无法忘掉。对我跟妹妹最重要的人也曾经在这里,所以我跟妹妹才打算把知道他的事情的人带到这里。」

「他在这里过的话,那他是在游戏里面的玩家吗?」秋原询问说。

冬雪摇摇头,否认地说:「他并不是玩家,他是设计这款『开创』的设计者之一,这副本的整座城镇就是他依照我们以前所居住过的城镇所建构出来的,原本在现实中的这座城镇早已经毁灭了,只剩下副本才存在这份过去的景像。」

「难道那个人是蓝迪斯先生也认识的?」秋原想起了蓝迪斯说过的过往中曾出现过的那人。

「是啊。」蓝迪斯答应,却没有再多说下去。

恢复了平静的秋梅转过身去,背对着秋原等人,遥望着夜空,说:「秋原,你是不是很疑惑我们为什幺叫你来这里呢?」

「嗯,喔。」秋原点头说。

冬雪接着秋梅的话,说:「我们从蓝迪斯那里听到了关于你们要跟肯凯萨作战的事情,当初你跟秋梅讲这件事情的时候,秋梅还以为你是故意来跟她开玩笑的。」

「我不会这幺做的。」秋原否定说。

伴随着黑夜下的星光,秋梅轻盈优美的转身,如同发亮的髮梢在半空中舞动,秋原记忆起了自己与她的第一次相遇,就像是从月亮上所降临的仙女翩翩飞降于自己的面前。

秋梅水灵的双眼认真的看着秋原,说:「秋原,我跟姐姐因为父亲的关係不能去帮蓝迪斯,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帮助蓝迪斯,完成他用来击倒肯凯萨的作战方法,证明那项方法是可行的。」

「无法理解,蓝迪斯先生所说的方法根本连成功率都没有,不可能会成功的。」秋原相当确认这计画行不通。

这样近乎否定的回答却让秋梅与冬雪不由得皱眉,不过秋原还接着说:「就算是如此,我答应过蓝迪斯先生,我就会负责执行到底。」

「哼,你这个笨色狼。」秋梅轻笑着说。

「我想请问,为什幺秋梅小姐与冬雪小姐妳们会这幺重视蓝迪斯先生的计画呢?」秋原转头问道。

「这是因为……」对于秋原的问题,秋梅的表情显露着淡淡地哀伤,说:「对付肯凯萨的方法其实是……」

话还未说完,秋梅就已经无法再说下去,因为她总是会忍不住想起那个对他们姐妹最重要的人,而那个人的离去是唯一会让一向开朗的秋梅常常难过到说不出话的回忆。

冬雪也是一样会难过,但是她却沉稳许多,也代替秋梅接下去,说道:「这些计画都是刚刚说的这款『开创』的设计者之一,他所计画出来的方法是真的很怪,连我们也不敢相信,可是这既然是他所要做的,我们也就希望可以达成他的想法。」

说到这里,冬雪突然说了一句:「总觉得……秋原你跟他有点像……」

「姐姐别乱说,他跟笨色狼一点都不像!」秋梅对于这点相当激动地反驳道:「如果秋原有他一半好的话,那也不会一直让我生气了。」

「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梅子才会这幺注意你。」冬雪似乎是刻意要去逗不开心的秋梅。

「才不是呢!」秋梅甩过头去,刻意让人无法看清楚她的表情。

「原来如此。」秋原有点理解她们姐妹的坚持。

虽然原本带着忧伤的秋梅与冬雪两姐妹转变成笑闹,她们两人的双眼却不时会看着教堂前的房屋,这也是不存在现实,只存在于这虚拟世界,带着充满着过去与家人一同生活时的回忆景像。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蓝迪斯也走到秋原的身边,开口说:「秋原,有件事我想要跟你先说。」

「是的。」秋原注意的听着。

「我是曾经跟你说过是听到黑熊说的话我才来找你,但是当我看到你的时候,就如冬雪说的,我认为你跟那个人很相似,当然不是你的脸或模样,而是另外一样你拥有的东西,我也才选择需要你。」蓝迪斯说。

「无法理解,我也不知道你指的是什幺,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功效,但是我并不认为我可以达成你想要做的要求。」秋原很直接的判断说。

蓝迪斯摇了摇头,将手指指着秋原的胸口,说:「无法理解的话,你就用心去体会,用心去感觉吧。以前的我就算听人讲再多也是不明白,等到真正用心去体会的那一刻,我也才真正理解,我相信你也一样。」

「你说的话根本没有根据。」秋原还是不知道蓝迪斯的意思。

蓝迪斯拿出了他的长刃吉他,在宁静的夜空之下轻轻的弹奏起来,并且说:「总之我相信你,所以你也要相信你自己。」

听着蓝迪斯弹奏的轻快吉他声回荡在四人所在的广场上,秋原还是不明了蓝迪斯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是有什幺意义,但是对于他们三人提起的那个人却相当地在意。

「他们说的人,不就是一个人类吗?为什幺他的不存在,会有人一直记着呢?」秋原暗自心想。

不过,打倒肯凯萨是秋原最必须要做的事情,只有完成跟平先生的约定,打倒六大BOSS交换自己的存在。

这时,原本跟冬雪看着回忆景象的秋梅像是想到什幺事一般,转头过来对秋原,说:「对了,秋原,除了找你来一起看我跟姐姐的回忆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关于这个副本,我跟姐姐讨论后就发现一件事情,我们必须要赶快过这个副本才可以!」

接下来秋梅与冬雪就将他们想到的推测告诉给秋原,虽然听到这推测的秋原与平常一样没有任何反应,但是要换成其他人可能会大吃一惊的着急起来。

秋原也记起了小铃儿特别跟自己提醒过的,这副本规则中给的隐藏提示。

隔天早上,在副本的赌场中聚满了近乎副本中全部的玩家,甚至已经塞到了赌场的大门口。

所有玩家的面前都是摆满了大量的晶币来进行下注,还没有开牌之前,每个下注的玩家脸上都已经堆满了兴奋地笑容,代表着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是绝对会赢,就算是把全部的晶币给一口气用来下注也不会没有一丝迟疑。

事实也是如此,负责与玩家进行对赌的庄家NPC在每一局结束的同时,只有不断重複着将晶币推出来赔给玩家的动作,然后在进行下一局的準备。

全都是玩家百分之百的大获全胜,这可让玩家们的欢呼声不绝于耳的在赌场内激烈的迴响。

「吵死了,赢点钱有就这幺高兴吗。」坐在二十一点赌桌旁的六道残抱怨地说。

「这是没办法的,大家都知道了。」一旁陪着在玩的冷月寒樱回应道。

「唉,这样有点无聊。」同一桌的人造人挥了挥一枚晶币,跟着就推出了自己的全部晶币下注,并且说:「不知道是谁把这副本赌博的方法给传出去的,这样就不有趣了。」

六道残、冷月寒樱和人造人三人在前两天就开始在用看穿、偷窃等等技能不断的在赢取晶币。

原先是人造人最先发现的,后来在赌场遇到身为米亚属下的六道残与冷月寒樱,看在米亚的份上就直接告诉她们,一起来赚取晶币。

不过更大的理由却是人造人对这个临时组成的过副本队伍完全没有信心,靠不团结的玩家,倒不如靠自己,多加上六道残与冷月寒樱两个人帮忙来赚需要的一千枚晶币也比较有效率,毕竟米亚的部下都很可靠。

本来负责赌钱的宇尘则是有别的任务,负责要去跟其他有关係的玩家去寻找怎幺获得「村人的认同」这项道具的方法。

虽然人造人将玩牌必胜的方法六道残与冷月寒樱,但是六道残却非常不满人造人,尤其是人造人一直问她手机号码,几点上班下班,有没有男朋友。

六道残打开手牌是二十点,对于人造人的问题,刻意表现着敷衍的模样说:「我有樱了,而且我对榴槤没兴趣。」

「榴槤?」人造人看了派来的牌才问道:「……你说我是榴槤?」

「不是喔,你误会了。」六道残一边收回赢到的晶币,一边摇头解释说:「我说的是男生都是榴槤!」

「嘿嘿,一般女孩子不是都用地瓜或是木头之类的比喻会比较贴切吗?妳的比喻真有趣,可以跟我说说是什幺意思吗?」人造人丢出了总共为二十一点的手牌说。

六道残刻意装作听不到,看了冷月寒樱一眼。明白了意思的冷月寒樱点点头,代替她回答说:「……打开都是臭的。」

「臭的……」人造人只剩下苦笑以对。

就在这三人继续赢取晶币的时候,队伍频道里面传来了秋原的讯息──

「有在线上的各位请先去买各自想要的东西,将多余的晶币使用掉。一个小时之后,请各位到教堂前集合,开始进行副本过关。」

  • 名称:禁室培欲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6: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