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电影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在见到小铃儿与狂傲天一行人在一起,秋原倒是没有什幺惊讶,看了一眼之后又将注意力回到了面前的桌面上。

可以同时让五位玩家一起竞技的赌桌上除了负责玩牌的秋原,坐在一旁看着的堕羽以外,只剩下了两名玩家,每个人的面前各有两百枚晶币,还有三张开着的牌,两张牌盖着的牌。

秋原的桌面上也有两百枚晶币,而且还是不包括自己原本仅有的三枚,这些都是与堕羽合作后的梭哈赌注中所赚来的。

由秋原负则碰牌,堕羽则是在一旁低声指挥,要秋原跟或不跟,只是一旦选择跟,就是把全部的晶币给推出,直接梭哈。

一开始跟一样少晶币的玩家从一枚两枚开始尝试,后面就跟比较有钱的玩家用五枚十枚的押注,直到有足够的五十枚晶币之后,才到这一桌至少要五十枚晶币才给加入的梭哈桌上。

奇特的是,只要是堕羽指示梭哈,秋原的手牌不管有多烂就绝对会赢。就算没有人跟,也能够得到当作底的晶币,不管哪样的结果,一样都会得到晶币。

虽然秋原像是靠运气一般的玩牌,不过因为玩家都认为现实就算了,但是游戏里面在庄家NPC发完牌前也没有办法低头去细缝看牌,加上很多玩家都有看穿藏匿状态的装备,所以也不可能有人会躲起来看牌再报告,这也让大家对于秋原用了「运气好的家伙」来称呼,都当作他是运气好而已。

不管是不是好运,这中间的时间还用不到三个小时,赢来的晶币一直在累积,两人已经有堕羽需要好几天耗尽心力才能赚到的晶币。

其中牌面上有着三张K的中年玩家丢出了十枚晶币,并且打开了盖着的一张红心六,大声地说:「哈哈,一起手就这样的好牌,老子我有三张K,不过怕你们没胆,就先下个十枚吧!」

「十枚而已,三条而已,只有这样程度有什幺好怕的啊,想虚张声势再用点脑袋吧!」

说这话的是另外一个桌面上开着两张A与一张砖块九的年轻玩家,他除了丢出对方先下的十枚之外,再多丢了二十枚,说:「我就再大你五十枚,只要你不是铁支就赢不我!」

说完之后,他也打开了一张牌,黑桃J,这也是代表他有胜过三条K的三条A,牌面上已经是他一定会获胜。

「年轻人,敢说我虚张声势,那还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呢!」三条K的中年玩家也丢下了五十枚晶币,并且询问一直没动静的秋原,说:「嘿,你这凭运气赢到现在的小鬼,你想要怎幺样,继续靠运气来获胜吗?还是赚够了,打算拍拍屁股走人啊?」

秋原的牌是三条五,整个牌面上最小的一副牌,不过就算如此,他的脸上也没有一丝的胆怯,也当然可以说他是处于无所谓的情况。

看了点头的堕羽一眼,秋原打开了一张是梅花Q的牌,接着就毫不犹豫地将自己赢到的所有晶币给推了出去,这举动也让对赌的两人也不得不惊讶了起来,究竟这家伙是在对自己运气有自信到什幺程度呢?

就在两人看着秋原把晶币全推出的同时,堕羽「啪」的一声,张开了她的黑铁扇,用着略带揶揄的口吻说:「怎幺了,两位要不要跟呢?是要继续靠虚张声是来获胜吗?还是赚够了,打算拍拍屁股走人啊?」

「你说什幺,我可不认为你们会一直有这种运气!」年轻玩家相当不满地说。

秋原没有回话,反倒是堕羽开口,说:「运气也是实力啊,即使你们三条比较大,或是可能是葫芦,这也不能排除我们是三的铁支的可能性,如果你们敢跟的话,说不定会落个全军覆没的地步!」

中年玩家轻敲了桌面,跟着挺起身来,豪迈地说:「小姑娘,妳以为妳说这话我们就能让我们害怕吗?我早就看出来妳才是指挥那小鬼的人,运气再好也不可能把把梭哈把把赢,虽然很想称讚妳,但是这种程度的故弄玄虚,只会显得着妳的经历还太浅了,老子我可在二十年前就不用了!」

「啧,遇到行家了。」堕羽不由得皱眉,黑铁扇也阖了起来。

看到了身为指挥者的堕羽那副不安模样,还有秋原没有任何反应的表情。对自己手牌相当有自信的中年玩家和年轻玩家两人也对看了彼此一眼,同时间,两人就毫不犹豫地将面前所有的晶币给推了出去!

年轻玩家最先翻开了底牌,是红砖K,也就是中年玩家要组成铁支所缺少的那张A,这可让他高兴地说道:「嘿嘿,我就说你没有铁支吧,你所需要的K可是在我这里,我的三条A可是略赢你的三条K!」

在年轻玩家高兴的当下,中年玩家的嘴角一扬,说道:「小子你很不错,这幺年轻就有这幺多的思虑,但是你始终还是太过于年轻了。所谓的输赢,可不是只要确认对方没有大牌就会赢!」

中年玩家把自己的底牌一翻,底牌是砖块六,刚好与红心六组成一对,整副牌成了K葫芦,胜过了年轻玩家的三条A。

「可恶!」输光了晶币的年轻玩家不甘心的重捶了桌面,接着就站起身来,一副怨恨地模样边走边咒骂地离开赌场。

这种将即将胜利在握的对方给狠狠打倒的感觉,可是让中年玩家高兴的哈哈大笑,说:「哈哈哈哈,年轻人再回家多练练吧,一山还有一山高,玩牌可是一门拥无止境地艺术呢,一旦过于自信就会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大笑后的中年玩家还意犹未尽的将笑容挂在嘴边,跟着伸手去拿成对的晶币之时,却传来了系统的提示「禁止拿取」。

「怎幺会这样?我不是赢家吗,怎幺不可以拿?」中年玩家讶异地说。

正当中年玩家为晶币不能拿而疑惑的同时,「啪」的一声,堕羽再次张开了她手中的黑铁扇,先前皱眉的不安表情也变成了带着微笑的得意神情。

「老先生你说的对,玩牌可是一门拥无止境地艺术呢,一旦过于自信就会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堕羽刻意地说道。

「妳……妳……」中年玩家这时候发觉了,眼前这个像时下小女孩一样会刻意将双眼改成琥珀色的年轻女玩家并没有看起来这幺单纯。

含带着别有意味微笑的堕羽,在中年玩家的眼中已经变的非常不同。琥珀色的双眼,搭配银白色的长髮,就好像是宛如黑夜中的猫一般,神秘地令人无法捉摸。

秋原在这时也翻开了自己的底牌,那是梅花三,刚好与其他三张组成了三的铁支,也就是这场胜负的真正赢家!

这下可让中年玩家哑口无言,堕羽阖起黑铁扇,然后将黑铁扇抵在桌面,说:「老先生~,你刚刚说,我的经历还太浅,只会用些故弄玄虚之技,而你在二十年前早就不用了,难道你这二十年的时间就只进步了一点点吗?」

被堕羽讲的无言以对,也输光了所有的晶币,中年玩家也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赌场。

就在堕羽的帮助之下,秋原的面前已经有了包含自己拥有,总共为六百枚晶币,距离一千枚晶币这条件只差四百枚而已。

就在没有其他玩家当对手之下,玩了一段时间的秋原与堕羽也都站起身来,打算要去暂时休息一下。

原本站在狂傲天身旁的小铃儿也高兴的跑到了秋原与堕羽的身边,毕竟同队的秋原他们获得的胜利也相当于是她的,不过小铃儿这样理所当然的行为却让狂傲天非常不满,只是碍于当下却不能动手,只能不高兴的紧握双拳。

这时,身为好友的天才书生拍了拍狂傲天的肩膀,说:「兄弟,交给我吧,我会帮你把你心爱的女人抢回来的。」

「书生!」狂傲天回头看着天才书生。

天才书生一副遇到对手般兴致高昂的模样,走到了赌桌的另外一边,然后就将自己刚刚赢了其他人所获得的一千枚晶币给放到赌桌之上。

「你们两个挺利害的,要不要跟我玩两手啊?」天才书生对秋原说道。

狂傲天明白他好友的打算,要把刚赢钱的人风头给压下,就只能用同样地方式,把他的钱全部都给赢过来,而天才书生的打算就是要将秋原的钱全部赢过来。在玩牌的这一点上,身为自己好友的天才书生可是个一等一的高手。

「不要,今天已经足够了。」堕羽代替秋原回答说。

「看到你们这幺精彩地玩牌手法,身为玩牌同好,我真的很想要跟你们切磋看看,请给我个机会吧。」天才书生的语气相当的友好像两人询问,不过眼光却只注视着堕羽一人。

「秋原你觉得呢?」堕羽也注意到了天才书生的眼光,「如果你要玩的话,我也没问题。」

「目前已有六百枚晶币,不计算其他同伴所未知的晶币数量,单只加上我的三枚与堕羽小姐妳所持有的,三百四十七枚,距离目标还差六十枚晶币。」秋原还是一样用着令人听不懂的话,回答说:「如果要以最小失败机率达到目标,加上其他同伴可能持有晶币的机率下,不需要再继续高风险的赌注。」

虽然秋原拒绝地说法很奇怪,堕羽也附和地说:「是啊,就像秋原说的,我们没必要继续玩风险这幺高的梭哈了。」

「没错,见好就收,的确是比较好的方法。」堕羽的回应似乎是在天才书生的预料之中,所以也刻意说道:「不过要是有更好的东西当做赌注的话,你们应该会有兴趣吧?」

「更好的东西?这副本里面应该没有比晶币更重要的吧。」堕羽想到的是自己的在铁匠铺看到第一眼就念念不忘的「屠龙剑」,一样也是需要很多晶币。

天才书生从道具栏中拿出了一片写着「村人的认同」的方形物体,说:「知道这是什幺吧,如果能赢我的话,我就告诉你们要怎幺拿这个道具!」

看到所有进入副本的玩家都想要的道具「村人的认同」,这让原先不要继续的堕羽不禁有点动摇。

「秋原,你觉得如何,要不要再跟他玩一把。」堕羽询问说:「他会告诉我们怎幺拿「村人的认同」,似乎值得赌看看。」

「不需要。」秋原连思考都没有的就直接拒绝。

秋原的回答一出来,不光是堕羽跟天才书生,就连小铃儿与狂傲天一行人都觉得惊讶。惊讶秋原不是因为害怕会输所以不敢来拒绝,而是根本就不想要知道任务道具要怎幺拿。

虽然不了解秋原为何不要,不过天才书生倒是相当快地恢复,说:「这幺有信心不要的话,那我也不勉强,但是这个道具并没有这幺简单可以得到喔。」

堕羽想了一下,跟着才说:「等我一下,我跟秋原商量一下。」

接下来,堕羽转头将手中的黑铁扇轻敲了秋原的额头,说:「虽然我知道你很怪,可是这也是能早点找到过副本道具的好机会,没必要放弃吧?」

「我知道,可是我们不应该为了这个道具赌上这幺多枚晶币,并不是必须。」秋原说。

「你说的也是一半,但是如果没有「村人的认同」,就算有晶币我们也过不了副本,还是得拼拼看吧!」堕羽似乎已经决定好要接受。也跟着询问一旁的小铃儿说:「小铃,妳觉得呢?秋原他好像比较听妳的话。」

被突然问到的小铃儿也迟疑了一下,才说:「我想的跟堕羽姐一样,过副本道具是很重要的,有提示也比较容易找,但是我……」说到这里,略微皱眉,才继续说:「……不喜欢赌博。」

「那就以二比一决定了,再玩一次吧。」堕羽把小铃儿后面说的话完全无视。

「如果堕羽小姐坚持的话,是没有问题。」秋原也只好答应地说。

双方坐下位置,依旧是秋原负责玩牌,堕羽则是坐在一旁继续当参谋。狂傲天一行人都站到天才书生的位置后方,当然也包括了同队的红月与红绯,只是小铃儿就有点为难,自己应该站到同队的秋原那里,还是应该到哥哥与嫂嫂的狂傲天那里呢?

最后小铃儿在跑出来的红绯指示下,跟着红绯一起站在一边看,这也是机灵的红绯刻意不让小铃儿为难的安排,毕竟小铃儿是听自己的指示,不管结果如何,也不会让任何一方难堪。

在要庄家NPC发牌之前,天才书生先开口问道:「怎幺小姐妳不亲自上阵呢?比起跟那个傀儡,我更想跟妳较量一下。」

对于天才书生挑明的宣战,堕羽再次打开黑铁扇,就好像用来打断自己上场的冲动一般,说:「很抱歉,虽然你这幺诚意,只是我有我不能上场的理由。」

「那真是太可惜了。」天才书生的嘴角露出了微笑,只不过是怎样的理由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在天才书生準备要将当作底的晶币丢出来开始游戏之前,狂傲天特别低声的提醒说:「书生,那个家伙外表虽然看起来一副愚蠢模样,但是连我大哥都曾经栽在他手上,你要注意一点!」

「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傲天竟然会讲这种话。」天才书生丢出了一枚晶币,自信的说:「放心吧,他们用的小技俩我早就看透了。」

听到这话的堕羽,脸色也没这幺轻鬆,不管对方是不是看穿,这个天才书生敢来挑战,并且以非常重要的任务道具当作赌注这一点,就代表他绝非是有勇无谋,一定在心中会存有几分胜算。

负责玩牌的秋原则是无所谓的,直接将一枚晶币也跟着丢出。

在两方都丢出一枚晶币之后,担任派牌的庄家NPC立刻就开始利落地进行洗牌,交叠、穿插,每一个动作确实又迅速,绝对不会有一丝让任何一个玩家能够看到的空隙。

一轮洗牌之后,庄家NPC就先将牌派发到先下注的天才书生那里,这些动作都像是一般梭哈的流程在进行,但是下一刻就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发展。

当第一张覆盖的牌派到天才书生面前时,天才书生用着极快的动作伸手将牌给盖住!

高手过招不用多说,只要见到对方的动作就能明白。见到这情形,堕羽发出「唔」的一声,这代表天才书生真的如他所言,真的知道了自己所使用的伎俩,不过这也让她即刻反应。

「秋原用手盖住牌!」堕羽急忙地说。

还来不及问为什幺,秋原就先迅速的将手盖在庄家NPC派送出来的牌上,这动作也让天才书生的嘴角扬起笑容,自己所想的就是绝对正确无误。

牌继续发着,直到两方都发完开着的三张与盖着的两张,秋原跟天才书生两人各自都同样的用两手去盖住盖着的两张牌,这些动作虽然怪异,但是这却是成为了这场牌局中最重要的关键。

秋原开着的三张牌是红心A、黑桃Q、梅花Q,天才书生的三张牌是黑桃九、方块二、黑桃二,牌面上以秋原的Q对最大。

天才书生看了一下自己的底牌,笑说:「高手过招,一次胜负,当然要赌上全部才是敬意。」

一说完,直接就将自己面前的一千枚晶币全部推出。

对于只有一对二的天才书生做出这样大胆地下注,堕羽神色虽然不改,可是却也增加了几分思虑,秋原则是依旧没有堕羽的命令连牌都不看,一副像是不知道干嘛的发呆模样。

「如何啊小姐,跟我一决胜负吧?」天才书生只对堕羽说,无视只是傀儡的秋原。

堕羽看了秋原一眼,摇摇头,秋原也就把牌给盖了起来,代表玩家这一把弃权。这也让旁观的小铃儿觉得莫名其妙,当然也包括了狂傲天等人,一方面是为了天才书生两句话就把秋原压下而高兴,一方面也是疑惑秋原为什幺会弃权。

赌桌上的两枚晶币因为秋原弃权自动全部移动到天才书生的桌面前,天才书生拿起了晶币,用惋惜地语气说:「真是太可惜了,没想到你们竟然一下就弃权。」

堕羽将黑铁扇抵在嘴唇前,说:「原来你也会用这招。」

「呵呵,我只是比照妳的方法来做而已。」天才书生再次微微一笑,「……方块三跟红心六对吗?」

虽然周围的狂傲天等人不知道天才书生说的是什幺意思,不过他唸出来的两张牌正是秋原所覆盖的两张牌。

「已经玩一次了,我们可以离开了吗?」秋原说。

「嗯,再玩下去也没有什幺好处。」见好就收这是堕羽一直以来的玩牌原则。

天才书生见到秋原与堕羽两人打算要离开,立刻就开口说:「别这幺着急,你们不是想要知道过副本道具的拿法吗?只输了一枚晶币就退缩了,这样就离开的话,不是很可惜吗?」

这话对秋原起不了什幺作用,可是对想要赶快过副本的堕羽却产生了很大的效果,让她立刻就把要离开的秋原拉回了位置上。

天才书生丢出了下一枚晶币当赌注,说:「好啦,那我们就继续下一局吧!」

坐回座位的秋原没有丢出晶币,反倒是询问堕羽说:「堕羽小姐,如果要继续的话,妳有应对的方法吗?」

「只能不要耍些小技俩,认真的跟他较量了。」堕羽耸耸肩,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

听到堕羽的话,秋原丢下了一枚晶币加入了赌局,庄家NPC也立刻开始洗牌进行第二回合。

看着庄家NPC的洗牌,堕羽脑中已经开始想要用什幺方式来对付那个天才书生。

「哇喔,真厉害,竟然可以知道对方的牌。」站在一旁的红绯觉得很有趣,兴奋地说:「难道~,会是超能力,还是特异功能呢?小铃妳认为是哪一种呢?」

「这个……可能不是……」小铃儿欲言又止地说。

「都不是?那天才书生又怎幺样可以看到对方的牌呢?」红绯不解的问道。

「我想……」小铃儿看了两边的注意力都在牌桌上,也才在红绯耳边低声地说:「可能这些不是超能力,而是关于这副本的规则。」

「真的吗?告诉我要怎幺做!」红绯好奇地追问说。

小铃儿略为低下眉梢,依旧用着轻声低语说:「这是我推测的,在公布栏上的的第二项是「虽然村内不禁止攻击,但是请勿发动攻击」,这一项规定虽然看似很没有必要,或者只会让看到的玩家认为是要限制攻击。」

「不是那样吗?虽然我也看到很多无视那项规则在动手的玩家,可是玩家动手也没有什幺惩罚,也没有限制,总觉得那规则没什幺意义。」红绯说。

「像哥哥常说的,要反转棋盘来考虑,要是那条规则不是像它字面上所写的在村庄内战斗,而是要玩家在这里使用战斗时所用的技能呢。」

「这是要玩家在村庄里面还要打怪或是找东西吗?」红绯问道。

「不是的,不过这也是盲点之一。」小铃儿这时已经将推测变成是近乎肯定地,说:「这个规则隐藏的道理很简单,但是这也是一般人最为疏忽的,因为没有玩家会想说到一般游戏里面用来接任务补给村庄内会有需要用到战斗技能的地方,加上村庄内没有一个隐藏的地方或NPC,也没有怪物动物可以攻击的,自然就不会有人随便发动技能浪费在觉得没有意义的地方。」

「可是这关係看到对方的手牌有什幺关係呢?」红绯再次问道。

「如果在玩骰子压大小的时候,使用可以看穿对方弱点的破甲技能呢?」小铃儿轻点一下说。

「啊,原来如此!」红绯恍然大悟地说。

「所以……」

小铃儿的话还没说完,红绯已经急急忙忙的冲到狂傲天等人之中将红月给拉出来,接着就二话不说的拉着红月,两个人就冲到了赌场另外一端的赌桌去坐下。

看到这情形,小铃儿也只有苦笑以对,至少在红绯确认刚刚说的方法有没有用之前是不会回来的。

实际上就如同小铃儿所推测的,关键就是公布栏所写的「虽然村内不禁止攻击,但是请勿发动攻击」,正代表着一般村庄中都不能使用的技能与能力,在这里就可以使用,尤其是用在赌场上,只要有足够技能可以运用的话,要赚晶币根本就不是任何的难事。

堕羽所使用的就是最简单的鉴定技能,直接对对手覆盖的牌进行鉴定,立刻就会显现出牌的花色与种类,若是要问为什幺盖着的牌可以鉴定,那就像是为什幺怪物背对着就不能鉴定,同样的道理。

小铃儿其实在进入副本的第一天下线后就已经推测出了这一项规则隐藏的意义,只是她不喜欢赌博所以一直没有去试验,现在看到堕羽跟秋原玩梭哈赢得好几百枚晶币才真正确定。

不过小铃儿不说的原因还有一半是因为她还挂念着公布栏上的其他规定,那才是她真正觉得不安的地方。

庄家NPC发完牌后,秋原与天才书生都小心翼翼盖住自己覆盖的两张牌,同时也在不断地确认对方也没有机会可以藉由鉴定或其他技能来看牌,只要一个疏漏就会立刻惨败。

秋原开着的三张牌是红心二、红心三、红心五,天才书生开着的则是红心J、红心Q、红心K,虽然花色相同,可是天才书生的牌目前可是处于赢面。

「目前看来我可是略胜一筹,不过万一你们是同花顺的话,那我也会完蛋。」天才书生丢出了一百枚晶币,说:「我还是想跟你们玩看看!」

说完后就将自己其中一张手牌给打开,黑桃十。

虽然同花顺无望,但是只要天才书生另外一张手牌是A或九,那就肯定有顺子,这样一来,秋原也就只剩下同花顺才有可能赢过他。

秋原与堕羽两人看了一下手中的两张牌,秋原还是面无表情,堕羽却是扬起了嘴角,似乎像是确定自己的胜利一般。

「秋原一次解决他吧。」堕羽刻意高调地说。

秋原也随即就将面前的所有晶币给推了出去,然后翻开了其中一张牌,红心四。

「哇喔,同花顺牌面耶!」天才书生刻意摆出一副惊呼地模样说。

「如何啊,怕的话就别跟啊,不然也可以赌一把看看啊,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堕羽露出了她那神祕地笑容。

「这……让我考虑一下。」天才书生皱眉说道。

秋原的底牌是红心A,加上打开的四张牌,刚好就是组成了红心同花顺,堕羽的表情也只是刻意露出来要当作诱饵的,一切都是为了要让天才书生落入陷阱。

梭哈的要点是在于看穿对手持有的牌之外,要怎幺让对手拿出更多钱下注,虚张声势与委曲求全,这一切都是重要的要点。

只是对上行家跟对上一般人并不一样,虚张声势与委曲求全这些表现都必须要加注意。有好牌露出为难忧愁的表情,这可以欺骗一般人,但是绝对欺骗不了行家,曾经当过职业赌徒,也对上过很多行家的堕羽非常明白这一点,所以就乾脆的用激将法。

「嗯……我决定了,我打算要拼拼看!」想了一会儿的天才书生,将手伸到自己的晶币那里用力的一推,跟着梭哈了!

「嘿嘿,很有胆识呢!」堕羽张开了黑铁扇挡在嘴旁,不是掩盖自己确定胜利的高兴,而是感觉到一种意料之外的发展。

曾经身为职业赌徒的直觉,不断地告诉堕羽,将会出现一个致命伤。

这时,天才书生先一步说道:「由我先开牌吧!」

在他的话一说完,随即就将手中的另外一张牌给翻了过来,这个简单却又迅速的动作却发生了让堕羽惊讶不已的意外发展!

天才书生所翻开来的底牌竟然是──「红心A」!

  • 名称:金瓶梅电影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5: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