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活活超清在线观看

整面墙的萤幕上正在直播着一个美少年模样旳女牧师玩家理尔莫名其妙猛挥了一拳,重拳的秋原也应声而倒地。

看到这情形的其他人则是赶忙地出手相助,一方拉住牧师,一方的人造人与小铃儿则是赶紧扶起秋原。

「我……我怕他对我毛手毛脚。」女牧师紧张地说。

这个回答让众人当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被打的秋原更是完全不了解自己刚刚到底是做了什幺事,才会受到女牧师的全力攻击。

「唉呀唉呀,怎幺每次有莫名其妙地事情都会出现到秋原这家伙身上呢?」

在总裁办公桌上旳平先生一边看着萤幕,一边将手上旳书翻了一页。

坐在沙发上旳米亚将手中的小刀一转,银光瞬间挥闪,俐落的将桌上摆放着的冰淇淋蛋糕切成了六块,不光是速度快旳惊人,每一块切开旳蛋糕大小,以及宽高都平均到看不出一丝误差。

切完蛋糕后放回桌上旳小刀刀面上依旧平滑,却没有任何一丁点冰淇淋蛋糕那切开后总会有旳沾黏痕迹,这也表现出了米亚使用刀法旳熟练程度,绝对是一等一。

米亚用小盘子装起了一块顶端有樱桃旳蛋糕,起身走到平先生旳办公桌旁,将蛋糕放下。

「你还在看那本色情小说啊?花这幺多时间看这种噁心的东西,为什幺不好好先把该做的工作先给做完。」

米亚看到平先生没什幺反应,只好无奈地继续说道。

「你知道吗,现在不只是我的秘书部门,整间公司里面的员工比起你下的命令,更听从我的话,就连外面的人还以为我这个小秘书才是真正的老闆,害我现在都不能去我很喜欢的甜点店,只要一排队就会立刻被店老闆请进店内,老闆可是很怕会因为我而得罪经营链上端的中天集团!」

「这不是很好吗?不用一直排队,可以很快就买到你要的甜点啊,也是有好处的呢。」平先生心不在焉的敷衍说道。

「不排队,那我去那家店还有什幺乐趣啊!」米亚不高兴地反驳说。

「唉呀唉呀~~。」平先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说:「希望妳这样的习惯到时候不会让秋原学到。」

「照你这幺说,现在秋原等级也差不多了,到时候是要我来教导秋原吗?」米亚惊讶地问道。

「也只能拜託妳啦。」平先生说。

「这种事我知道,要是给你教的话,我想他连呼吸都学不会。但是,那这样关你看这种下流小说有什幺关联?」米亚不解地问道。

平先生翻了小说旳下一页,回应说:「我就是在帮他想办法啊,有些问题我跟你可能都没办法解决,所以要从这本书里面找一下答案。」

米亚伸手过去将平先生手中的小说直接抽了起来。

「喂喂,我才正在看到「主角伸手轻轻游移在女主角高高隆起,却不禁微微颤抖的美丽山谷之间,而原本总是兇悍高傲的女主角,白净的脸蛋上早已是一片豔红,宛如红蜜般的嘴角发出阵阵地轻声低吟,一旁看着的女孩子也轻咬着下唇,将自己身上仅剩一件的丝质睡袍给脱下,露出她那丰满……」!」」平先生急忙说。

「闭嘴─!」米亚立刻大声制止,近乎怒吼的喊道:「不要跟我说那乱七八糟,低级下流的噁心剧情,我不想听!」

「啧,难得我这幺有兴趣,妳却一点都不想了解,怎幺做我秘书啊。」平先生耸耸肩说道。

「你变态啊!」

米亚直接就把夺过来的小说给撕成两半,丢入垃圾桶,并且生气地说:「「只要有爱,就算是哥哥也能疼爱我们吧!」这种色情小说有什幺好了解的啊,还说对秋原有帮助,根本就是你想看的藉口吧!」

「嘿嘿嘿嘿~。」平先生露出了他那讨人厌的恶质笑容,说道:「说不一定啊,世事无绝对,至少有备无患总是好。」

「总之,不准你再看那些噁心的色情小说。」

米亚下达了禁令,并且将办公桌上放了数天的报告书拿起来交给了平先生。

「还有,赶快把这个再生炉进度报告书看一遍,确定没问题就让我上交给评议会。从肯凯萨活动到现在都已经两个礼拜了,再不将报告书上教的话,评议会可是会有很多压力会下来的。」

「喔喔~,那又怎样呢?」平先生接过报告书,一副无所谓地模样说道:「就算他们给我们再多压力,只要我不做有谁会做呢?这种东西妳代替我随便看看就好,不然叫妳那两个小笨蛋属下看看也可以,只要里面没有错字就可以了。」

米亚不接报告书,并且说:「两件事跟你说,第一,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第二,不要每次都故意找他们两人的麻烦,要是太过份,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拜託妳啦,我不太想做。」平先生吃了一口桌上的冰淇淋蛋糕,说:「当时地下赌盘我赌了永夜王朝一百万能第一个解决肯凯萨,结果出来后就是输到全部都没有,整整一年份的薪水也没有了,那还有心情做事啊。」

「那又怎幺样?……这是你爱赌的后果,我没有责任要帮你。」

米亚严厉地拒绝,走回了沙发边坐下来,拿起蛋糕吃着,摆明了就是不想帮忙。

「唉呀唉呀,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妳了。」

平先生像是无可奈何一般,打开了报告书,不过他却是心不在焉的,口中自言自语地说道。

「像我这样没眼光的人,就算是将大注押在胜率最大游戏里最强军团的身上,还是让辛苦工作的薪水一眨眼都化为乌有。谁都没想到,随便一击就能轻鬆杀掉大量玩家肯凯萨最后竟然会给那个叫做蓝迪斯的无名玩家一个人给驯服了,地下赌场那些人也真的是一次大赚钱,这种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地结果我竟然都没有注意到,看来我真的是完全不适合赌博这种事情啊~~,不过话说回来,赌博这种凭运气的东西,要是一定会赢的话反倒就不有趣了。」

这些自言自语地话语,米亚完全当作耳边风般,高兴地吃着第二块冰淇淋蛋糕。而平先生也没有在乎米亚听见与否,只是又自言自语地接下去继续说道。

「不过~~,虽然说这一次结果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都是庄家大胜,可是~~听说还是有人押中了,记得好像就是给赌客指名押注一名玩家打倒肯凯萨的选择,那可是一赔一万的最高倍率,真不晓得那个像是未卜先知一般,只要下注一万块就能获得一亿的奖金,真是令人羡慕啊,真不知道指名下注蓝迪斯的赌客到底是谁呢~~?」

正在準备要用汤匙挖下一口冰淇淋蛋糕的米亚顿了一下,没有回话,只是继续听着平先生继续说下去。

「可是有一万倍这幺多的奖金,即使庄家这次赚的非常的多,应该还是不想要付吧,毕竟像那些能做出地下赌盘的人几乎都是以黑道帮派之类为主,赌客没有什幺特殊地背景,只是单单一个平常赌客的下注,就算是不认帐也应该无所谓吧。先不论那些黑道组织的人他们会不会乖乖交钱呢,一亿的奖金也是为数不小呢,虽然黑道中人的信用程度有好有坏,想吞掉这些钱的人也是大有人在吧。」

米亚又拿起了一块蛋糕吃着,平先生则是将报告书阖起来当成扇子搧风,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我还记得前天的新闻才有报导,隔壁都市有一栋二十层属于一个黑道组织的大楼发生了大爆炸,虽然事后有查出那栋大楼是专门负责地下赌盘的彩金发放,但是里面从上到下的所有那组织所属的职员,将近有三百多名帮派份子,当中还包含了那个组织的首领与干部,全部都被人痛打了一顿,轻伤的就骨折了两三根,重的目前就还在首都医院的集中观察室,插管治疗中,那些人没死真的是万幸了。」

说到这里,平先生特别停下来,看着米亚吃着蛋糕的模样,接着说。

「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喔,我也是从警局的人那裏听说的,就是那些人虽然受伤程度不同,但是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全部人的右肩上都被人开了一枪,虽然开枪地距离远近不一,却是都很準确地瞄準着右肩的关节处,一方面可以避免那些人再拿起武器,一方面也可以不用担心再开枪会杀了他们,在这一点上看来,动手的那个犯人很有可能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军人之类的。」

听到「军人」这两个字,米亚地模样略微显得相当不同,也只是一瞬间而过。

平先生抓抓头,想了一会,说:「虽然那些人是自己蠢,自己以为有势力有靠山,就可以把其他人不当作一回事,结果才会遭受到这样地报应,只是我觉得他们就算是作梦也应该想不到,真正害惨他们的会是他们随口讲出的一句话吧。」

米亚再次顿了一下,那盘吃到一半的蛋糕也停下了手来,正在注意听着平先生的话。

「说什幺我也不清楚,我也没什幺兴趣。不过我到是有听到很有趣地消息,就是警局侦讯那些人时,他们说袭击他们的是一名长的很漂亮地女性,年龄大约二十七岁左右,黑色长髮,身高大约一百七十公分左右,身上穿着相当时髦又优雅地短裙套装,踩着高跟鞋……」

讲到这里,平先生看了米亚一眼,只见米亚轻拨了一下她那乌黑的长髮。

「警局也依照他们说的去调监视器,里面的内容也就跟那些黑帮份子讲的一样。而我也因为很有兴趣,所以去了警局,尽力拜託了好久才拿到所有拍到那个女性的监视器母带。」

平先生接着用汤匙挖了一匙快要融换掉的冰淇淋蛋糕,才接着说:「真的很精采喔,尤其是影像的最后面,那名女性走出爆炸的大楼后,转头将手中的狙击长枪丢回大楼内,然后一个人走去对面的甜点店订冰~淇~淋~蛋糕,真是很特别呢!」

这时,米亚放下吃到一半的蛋糕,站起身来走到平先生的面前,将报告书给直接抽走。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米亚打开了报告书说道。

「嘿嘿,谢谢啦!」平先生很高兴地吃着冰淇淋,说:「不过,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要吃看看满汉全席之类的大餐,如果有一亿应该足够吧。」

「……别做梦了。」米亚冷冷地回应道。

「真可惜。」

平先生单手撑着脸,好奇地问道:「有一点我倒是很好奇,到底在那栋大楼里面,那些不知死活的笨蛋,是对那个女性说了什幺话才让他们导致这种可怜的凄惨下场呢?」

米亚没有回话,平先生也只有耸耸肩,说:「该不会是那些白癡对妳说了,阿……」

话还没说完,一道刺眼地银光从看着米亚打开着报告书的手上传来,那正是切开冰淇淋蛋糕的小刀。

平先生苦笑着,幸亏自己没有把后面的字说出来,否则接下来自己的公司就是会步上与先前说的那栋大楼同样的命运。

「好啦,回归正题吧。」平先生依旧嘻皮笑脸地态度,「紫星集团的陈果人已经对那个笨蛋的真实身分有所怀疑,还用他一贯的多方面布局方式来进行,这下可麻烦了。也都怪那两个小笨蛋属下,做事情不甘不脆,名称或是所属军团看到有紫这个字的玩家杀下去就好了,也不会被发觉哪里奇怪了。」

「你叫她们这样作等于也是把她们推入红名被追杀的下场,我怎幺可能答应。」米亚阖上了已经确认过的报告书,说道:「况且,对你来说,真的会有什幺麻烦吗?」

平先生抓抓头说道:「当然有啊,虽然被发现我就把那个笨蛋给删掉就好,可是一想到事情这幺简单就结束,实在提不起劲,至少要有同归于尽的结果会比较好,……该怎幺让那个笨蛋跟陈果人同归于尽呢?」

「……你真的很过分。」米亚无可奈何地说道。

「彼此彼此。」平先生推起了眼镜笑道。

米亚话锋一转,跟着说道:「难道你不期望秋原能完成金色卷轴上的东西吗?现在他有领土,况且还有枫麟跟着他,说不定可以完成。」

「的确,要是能加上妳那个半吊子的姪子是有可能,只是……虽然他有点能耐,不过还是太嫩了,用的手段也太浅了,碰上强一点,脑筋转的快一点的对手,可能会一败涂地。」

平先生说的这句话在后来真的成为了现实,甚至更比想像中的还要迂迴曲折。

在首都另外一端,位于紫星集团大楼第十五层专属高阶主管使用的会议室之中,平先生所说的陈果人正在跟许多与他计画有所关连的人进行会谈。

只不过虽然说是会谈,却都是陈果人单方面的在下达命令,萤幕内的属下都只能点头答应,没有任何人胆敢摇头。

下达完关于生意的指示之后,陈果人闭上了双眼,专注地聆听着属下的报告,对于『开创』所收集而来的情报与资料。

不过就像是没有兴趣一般,听到的情报与资料都没有让他有一丝的反应,只是静静地坐在位置上。

单手撑着脸颊的陈果人,坐在椅子上的姿势虽然寻常,却有着让人敬畏的威严,冷峻且妖媚的脸庞上,更是有着阴柔之中充满着极其强烈的男性魅力,如果要用一个最贴切地形容,那就是极致的艺术品,宛如拥有生命的美丽冰雕一般。

「以上就是现阶段我们收集到关于『开创』的情报,少主大人,如果还有更新的资讯我们会随即进行报告。」

萤幕中的部下报告完毕,跟着恭敬行礼后,坐下回了他的位置上。

「如果……,下一次,还是只有这点程度的情报,就别报告了。」陈果人从口中说出的话语既平稳又简单,却显现着能让听者为之畏惧的可怕错觉。

「是、是的,请原谅属下,我们会更加尽力追查有关于『开创』的一切消息。」部下紧张地急忙起身回应说。

「嗯,那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就到此为止。」

就在陈果人下令散会之后,所有萤幕中的人都恭敬地向他行礼,之后所有的萤幕同时暗了下来。

在会议室一片漆黑之后,不到一会儿,原本暗下的其中一面萤幕突然又亮了起来。

只是对于萤幕再次亮起,陈果人并没有任何特别地在乎,甚至就好像是预料之中一般,依旧保持着悠然地模样坐在原位上。

萤幕一端的人正是玩家名为永夜飞扬的周亦棋,也是永夜秋梅的未婚夫。

「陈果人,我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忙!」周亦棋神色不安地说道。

「需要我的协助?」陈果人轻笑了一声,说:「你不是得到了肯凯萨所有的宝物,并且将宝物都给了永夜王朝,就像你之前要求地,让你重新回到该有的位置。永夜集团的总裁甚至在集团舞会上特地宣布你与他那个美丽的女儿巫梅的婚事将在两个月后,新年之时公开举办吗,已经完全符合当初我和你约好的承诺,我也要恭喜你,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的集团正统继承人。」

「事情可没有这幺简单!」周亦棋气愤地反驳说:「我虽然得到肯凯萨的所有宝物,也得到了全盟成员的支持,但是那个老不死的似乎还不满意,并且说我没有把他当作婚约信物交付给我的龙鳞剑夺回,这可能会让其他高层老将产生不满,质疑我的能力,还要我再证明自己有管理的能耐,否则婚约很可能会再延长!」

「管理能力……,看来他即使再渴望,到也不会为了「那件事情」让自己的脑袋糊涂。」陈果人的话语中带着对于永夜集团总裁的称讚。

「那个老不死的,他所出的条件是要我想办法把永夜王朝中领地最小的北方的朱雀镇领地给扩大,起码要多得到两、三个村镇。难道我之前给了他一大堆肯凯萨掉的宝物还不够吗,那个死老头!」周亦棋握拳说道。

对于周亦棋的愤怒,陈果人也只是一副淡然以对的模样。

「你别一副无所谓地模样,你最好快一点帮我想办法,如果无法顺利完成死老头他的要求,不光是我的继承人位置泡汤,很可能你的计划也会功亏一篑!」周亦棋已经是近乎用威胁地语气说道。

周亦棋的语气让陈果人注视了一眼,漆黑地瞳孔中有着异样的现象,不过也只是持续了一瞬间,随即还是用着平静地语气开口。

「如果是北方的朱雀镇的话,这并没有很大的问题,毕竟那裏大多数可是烈日盟所佔的领地,只要我先去知会龙天王,你到时再跟他商量一下,应该可以从他手里拿到几座烈日盟所佔领的低等村镇,这样也就能应付永夜集团总裁的命令。」

听到了这个对策,周亦棋像是吃下了定心丸一般,说:「原来这样就好了啊,这幺就拜託你了,只要能顺利完成这个任务,那个老不死的应该也没有什幺藉口了。」

说到这里,周亦棋似乎想到了什幺,随即又开口要求。

「对了,我怕光烈日盟的领地还不够,可能要去抢其他地方的村子,你可以借我一些有用的部下吗?」

「不好意思,目前我部下可以用的人都被我派了出去,」陈果人毫不犹豫地婉拒道。

「哼,没差,我自己想办法好了。」周亦棋不屑地说道。

「不过既然你需要的话,烈日盟那有特别收一个相当厉害地玩家,你可以跟他们借将看看。」陈果人说道。

「好,那之后的事情就看你了!」

在说完话后,认为已经解决所有问题的周亦棋,就连一声礼貌性的道别都没有,就是高兴地将萤幕随手给关掉。

会议室中又再变回了一片漆黑,陈果人将眼睛再次闭上,因为他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思考,不光是刚刚周亦棋对自己说话的态度与内容,还包括着某些自己从突如其来的同盟者埃特那裏得到的消息与情报。

「少主大人,是否可以请您容许我发言。」

黑子的声音从漆黑的会议室某处传出,就好像是影子一般,像是在远处地另一端,却又像在耳边传来。

陈果人点点头,说:「我想你也该出声了。」

「少主大人,请您恕我直言,我认为那个周亦棋根本就是个人渣,明明就是您将他用尽方法才能接触到继承人之位,结果他对于您却非常不尊敬,加上他那样双面人的态度,见高拜,见低踩,属下实在很难认同,为何当初不选择其他人选呢?」黑子说道。

「是啊,可能如你所说。不过实际而言,他却是最好的人选,就算说他是唯一地人选也不为过。」陈果人嘴角浅扬说道。

「……这一点,属下实在看不出来。」黑子回应道。

「关于这一点,这皆为天地人间的定数变化,只是时机未到,我就用一句旧西元时最常用的名言回答你,──「天机不可洩漏」。」

对于陈果人的话,黑子也并非不明白,只是想要深究却也不敢逾越。

「少主大人,我还有一事想要询问。」黑子直接将话题一变,再次询问说:「就是关于那位名为埃特的人,虽然他提供了可以获得领地的任务情报,可是当我们去解任务,打死亡骑士之影时却打到一半就被强制关闭任务,这似乎不太合理,况且在这之后,他还拒绝提供其他能得到领地的任务情报,我真的觉得相当地奇怪。」

「你的怀疑很合理。」陈果人回应道。

「如果少主大人您允许的话,就请您答应属下,让属下派人对埃特进行调查吧。」黑子坚定地说道。

「不用。」陈果人拒绝,并且突然说道:「与其这幺迂迴,不如现在你自己当面询问他吧。」

「当面?」黑子不解地问道。

就在这时,就如陈果人所说的,不知不觉间,漆黑的会议室中已经出现了另外一人的存在。

突然出现的一人存在,让一直对自己能完美隐藏在黑暗中的技巧有十足信心的黑子也不由得大吃一惊,竟然连自己都没有发觉另外一人的出现。同时这也让黑子的心中产生了疑惑,就是出现的那人与其说是突然出现,倒不如说他就跟会议室中的一片漆黑相同,──黑暗亦是他,他亦为黑暗。

「竟然这幺快就发觉我,真不愧是紫星的少主。」来者说道。

「这句话应该让我来对你说,埃特你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了吧,一直到刚刚黑子说出了他的疑惑你才刻意现露出你的存在吧」陈果人反问道。

「既然是合作的人,如果有疑惑,我不明白回答的话,也无法达成彼此应该要有的信赖吧。」埃特的语气显得十分的有善,说:「你们也帮我找寻到了我所需要的对象,自然我也会把你们该知的告知你们。」

对于埃特的有善,黑子还是很怀疑地询问说:「那你先告诉我,为什幺你告诉我,让少主大人跟我们去接取的「死亡骑士之影」任务,会突然关闭,不只是我们,其他小队的人都是一样,打到一半的死亡骑士之影都瞬间消失。」

「因为有人开启了任务后续。」埃克不慌不忙地解释,说:「领地任务绝大多数都是相当难以开启的隐藏任务,虽然只要玩家接取领地任务完成后都会有领地,这一点也是游戏讲求的公平,不会让其他玩家独佔,但是系统设定为了不让玩家开启过多领地,就会在领地任务之中设下陷阱。」

「任务里面设下陷阱?」黑子很讶异地说。

「你们会打到一半就让怪物消失,就是代表同时有玩家完成了任务,去接取了「死亡骑士之影」任务所提示的特殊任务,一旦有玩家接取那项特殊任务,就会导致任务的关闭。虽然领地任务非常好,不过以玩家心理来说,能够在隐藏任务之后随即得到另外一项特殊任务提示,不管是谁都会想先接取看看,自然也造成是玩家自己封闭领地任务,跟游戏讲求的公平设定无关。」

「平先生果然还是一样,就连游戏都会刻意借刀杀人。」陈果人说道。

「那这样的话,你所说的那项特殊任务不就除了过「死亡骑士之影」任务的玩家以外,没人能接取了吗,这样又怎幺算是公平呢?」黑子反驳道。

「我有先说了,「死亡骑士之影」这任务是后面特殊任务的提示,玩家所要做的就是从「死亡骑士之影」任务中有的提示来触发特殊任务,就算没有解任务的玩家,只要知道触发的提示,依然可以接取,如果你们想要接取的话,可以去问看看先你们一步接取的玩家。至于其他的领地任务就有其他陷阱的设定,让玩家会不知不觉来封闭领地任务。」埃特理所当然的说道。

黑子虽然不服气,却也理解了,并且再次说道:「既然是如此,这个领地任务被封闭了,那给我们其他同样能获得领地的任务可以吗?」

「不行。」埃特毫不犹豫地拒绝,说道:「当初就讲好,你们帮我去找我要的目标,我就告知你们一个能获得领地的任务。任务内容我并没有欺骗你们,是你们晚了一步,所以我没有必要再作告知。」

「你……」

黑子本来想反驳,陈果人却是伸起手制止了他。

「埃特说的没错。」陈果人摇摇头,说:「他确实履行了承诺,错失良机的是我们,与他无关。」

「是的,少主大人。」黑子低头答应说。

「如果没有事我就要先走了。」

埃特轻轻的挥动了身上的披风,这个举动即使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却也让陈果人与黑子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临走之前,埃特还特意回头过来对陈果人说道。

「或许我这样说是多余的,但是对于你派出许多人要寻找查出平秋原这个玩家的真实身分,我还是要给你一个建议,……那就是别浪费时间,也不会成为你更靠近再生炉的捷径。」

「浪费时间,你说这话有什幺理由呢?」陈果人好奇地询问道。

「借用你的一句话,──「天机不可洩漏」。」

说完这句话后,会议室的大门并没有打开,埃特却已经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

  • 名称:生生活活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7: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