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双梅超清在线观看

各位好啊,我叫作「平先生」,本名我不想说,你们叫我平先生就好。如果很喜欢我的女孩子可以特别通融妳们,称呼我为「平哥哥」,男的就乖乖看着就好了。

因为是值得纪念的第一百话,所以才由我出场,机会难得呢!

首先在进行故事之前我要先为不清楚我是谁的各位介绍一下我自己。其实不知道我是谁的人,跟你多说也是浪费时间。

要论述我个人的话,我也没什幺好讲的,也不过就是长的帅气,头脑高人一等,世人皆所崇拜,完美无缺的绝世能人。

有时一想到自己这样的完美,真的相当为难,如果可以的话,倒是希望能够把才能分给别人一点。

不过请别把我跟那些说自己是妖孽、鬼魅之类的把自己评为怪物的人相提而论,好的不比,拿自己来跟史莱姆比。

如果要说缺点的话,我想大概也只有我太完美这一点吧,毕竟让人忌妒也是我必须要背负的宿命啊!

至于异性的话,只要我个人想要的话,要像那些色情小说一样建立一团庞大的美女后宫,这也是轻而易举地小事。

只是……我却没有足够的胆量,怕的不是下不了手,而是担心会在睡觉或吃饭时,一个放鬆就被我那位可爱的秘书从后面开枪杀掉。

我的介绍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趁着『开创』里面的玩家还被肯凯萨屠杀的休息时间,就让我就一边看着玩家被宰,一边转入正题吧。

在此之前,我重新声明一遍,将要说的事情是因为我现在看玩家一直肯凯萨消灭,却没有半点反击能力,觉得很无聊才想起来的故事,至于这个故事好不好,有不有趣,我一点都不在乎。

如果觉得无聊的话,各位可以直接跳过,反正不看也不会妨碍到主线故事的发展。

好了,给各位选择了,那接下来我就要开始说了,首先是──

故事是发生在一年战争开起的六个月后,而故事的地点是在一座战争开启时唯一被轰炸地满目疮痍的城市之中。

近乎半毁的城市中还是有许多居民在其中居住,只是所居住的人龙蛇杂混,妓女、流氓、黑道份子、通缉犯、人口贩子、烟毒犯……等等,小从仗势欺人的小混混集团,大到贩卖毒品的庞大组织,全都聚集于此。

要说这里的糟糕程度,最为代表的应该是「没见血,没饭吃」这句话。

这句话在这个只能靠着掠夺他人才能存活下去的都市中非常重要的準则,代表着要活下去是非常严苛,即使是小孩也没有例外,没有把对方打个头破血流,就得不到对方手中的食物。

接下来,换说说故事的主角。

这故事的主角是从小生长在这座都市的十四岁男孩,因为主角的年纪过小,故事剧情也不是很温馨,为了避免被说三道四,就用主角被人熟知的外号「饿狼」来当作本名吧。

「饿狼」,这是在这座罪恶之都内众所皆知的危险存在,其兇恶的程度就算是黑帮份子也不敢轻易招惹他。

他的攻击手段是以一直随身携带的扳手瞬间重击对方身体,弥补自身力量不足,将对方打到无法反击才罢手。

作风则是一向独来独往,几乎不与人言谈,也不与他人接触,肚子饿了就会痛扁手上有水和食物的人,然后毫不留情地抢走,除了食物之外地东西都没有兴趣。在路上只要有不认识的人刻意靠近都会二话不说的先出手攻击,其实就算认识的一样也会动手,直到将对方打到倒地不起,一旦对方顽强抵抗,更是会冷酷地将对方手脚给打断。

就像他的外号「饿狼」一般,名副其实地,只有靠着自己手中如同牙和爪的扳手,让年仅十四岁的他,孤独高傲的活在这座城市之中。

故事一样很老套的,在这种与绝望相伴的生活之中,总会有转变的那一刻,而转变的那一刻就是整个故事的重心。

不过在此之前,感觉上蛮有趣的,所以我再多深究一点关于「饿狼」的诞生吧──

「饿狼」诞生的是在他十二岁时,再前一年也就是「他」十一岁时,他还是一个变成「饿狼」前的普通小男孩,所居住的城市也还没有被摧毁之前。

家中的成长背景是一家三口,经营乐器行的父亲,除了做买卖乐器之外,还免费的到学校教导小学生演奏乐器。母亲除了一个贤妻良母之外,还是城市赌场中小有名气的驻唱歌手。

十一岁的「他」在父亲的教导下,也早早就能弹的一手好吉他,在母亲的遗传下更有一副好歌喉。

如果在十二岁生日的那一天,城市里没有发生突如其来地爆炸事故炸死双亲的话,那「他」绝对会成为一个有名歌手。

失去了父母,孤单地住院住了两个多月,这段时间「他」还没来得及去明白爆炸事故的原因,因为付不出住院费的关係,突然出现了一位满脸笑容地老奶奶,就将他从医院中带走。

老奶奶用着慈祥地笑容看着「他」,将「他」的名称从名子改变成编号,将「他」的家与父亲的乐器行拆除,改建成了毒品集散地。

而「他」所居住的地方也从不大却温暖的家庭变成了满是消毒水味的医院,最后则是与一群衣衫破烂,年纪差不多的同伴,一同待在有铁栏杆内的地下室中。母亲总是会亲自下厨烹煮的三餐也成为了每一日只有一盘,有着泥水般味道地冷米汤。

日复一日地每一天,睁开眼就是数着周遭地同伴是否减少,只要有人被带走就代表过了三天,接下来就要担心三天后会不会是换成自己,即使不说也能明白,一旦被带离开就不会再活着,因为毒品集团要的并不是活着的人。

每天都抬头看着那扇被铁条隔住的天窗,对着伸手也碰不到的天空大喊,拼了命一般地呼救,虽然从来都没有任何回应,有时更传来路人:「死小鬼吵什幺吵」的痛骂声,这却是「他」唯一还能认为自己活着的感觉。

如同先前所说的,人的一生总有改变的那一刻,只是能不能注意到才是真正重要的。

从被带进来经过了三个月,随着同伴减少到只剩下一个不断咳嗽到大量出血的小女孩,注定了不久即将要轮到自己,已经认定绝望,不再对着窗外哭喊呼救,连眼泪都已经哭乾的「他」面前出现了改变。

就在有人会再被带走前一天夜里,一个喝醉酒的修理工人路过了地下室的天窗边,一时忍不住就将天窗当做水沟洞口吐了起来,腰间的扳手也不经意地随着呕吐时弯腰而掉落下去。

扳手掉落于地的”锵噹”声惊醒了紧握着急促呼吸地小女孩的手的「他」,随着修理工人找不到扳手而一边怒骂一边远离。

从小女孩的小手逐渐冰冷前,小女孩最后说了几句话,「他」也仔细地听着。

一夜未阖眼地「他」,一直看着在地面上沾满了呕吐物的扳手,这时,外面走进来了要带走「他」与最后一名同伴的人。

「他」伸出了手,从那堆散发着恶臭地呕吐物中握住扳手,这一刻,「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在「他」拿着沾满呕吐物与鲜血地扳手独自离开牢笼,将生鏽大门关上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人从里面出来,这也一併把自己的心给牢牢关上。

对于「他」成为「饿狼」前的经历觉得有趣吗?

如果你的回答是:「很有趣」的话,那我也衷心祈望你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这里,我提供个思考问题,那就是对于「他」来说,在这样的过去之中,最可恨的人到底是谁呢?

不管答案如何,都造就了「饿狼」,接下来就还是回到故事的本身──

先前也说过了,「饿狼」一个人孤单地在这座城市整整生活了两年的时间,每一日都是相同,带着黯淡到连一丝希望光芒也进入不了的双眼,依照着心中所残存地自我生存本能来活下去,。

绝望,这可能是最贴切「饿狼」的形容词。

曾经在赌场门口,「饿狼」要求穿着西装,手中拿着汉堡的黑道份子将汉堡交出来。

黑道份子拒绝,并且拿出枪来抵在他的额头上,嘲讽般地说道:

「死小鬼,你毛都还没长齐就赶来学人做流氓,看我好好教训你!」

这时,「饿狼」已经将扳手用力敲到那名黑道份子的下颚,等到黑道份子倒下的同时,就接着无情地将扳手用力打下,直到扳手染红,他才拿着吃了一口地汉堡离开。

不管是大人小孩,男人女人,只要不交出食物的「饿狼」就会是这样的下场。

当然也不可能每次顺利,总会有时失手,或是被对方多人时痛殴,不过即使是遍体麟伤,血流不止,只要最后还活着,「饿狼」地眼神就更加凶狠,袭击手段也越是残暴。

几个月后,最后就连城市内最大的暴力贩毒集团也对他畏惧三分,而他的十二岁生日,得到了一份礼物,那就是城市所有的人将他称呼为「饿狼」的这份大礼。

即使后来因为能源耗竭的一年战争爆发,整座城市成了唯一一座被轰炸破坏的地方,在这居住的居民生活完全改变,「饿狼」依旧还是一如往常,只要有食物就抢夺,跟着活下去就好的生活。

这种颓废又绝望地生活佔据了他的生命,直到一年战争之后的三个月,废墟般的城市里再一次的改变到来。

蹲坐在废墟上方地「饿狼」静静地凝视着下方,那一对行走在街道上的小女孩,这就是下一餐的猎物。

一个小女孩搀扶着另外一个小女孩,身体瑟缩颤抖的两人必须要藉由扶持着对方才能缓慢的前进,两人的脸上满是汙泥,身上穿着的是满是破烂髒汙的洋装。「饿狼」将眼光望向其中一人手上拿着的食物,这也就是「饿狼」的目标。

「因为可怜,所以放过她们好了。」这种想法应该是正常的吧。

「饿狼」只要食物,对于持有食物的人,不管是谁,都会痛下杀手,就算是小女孩也是一样。

看着两个小女孩走过背对自己的同时,转动了手中的扳手,「饿狼」一跃而下,将扳手猛力地挥击而下。

遭到扳手毫不留情的重击,拿着食物的小女孩应声而倒,令外一个小女孩也因为失去支撑趴倒在地。

当「饿狼」伸手要去拿那袋食物之时,却被重击倒地的小女孩的小手紧握着。

对方的顽强换不了「饿狼」的良心,反倒是把扳手重重地敲在小女孩地手上,这可让小女孩立刻痛的哇哇大叫。

小女孩承受了连大人都无法承受地痛,眼泪与哭声滔滔不绝,她却还是紧握住食物不放,这也让「饿狼」一时失去冷静,放开扳手伸手去拉那袋食物。

两方坚持不放地拉扯之下,那袋食物破开了,食物全部散落于地面。

小女孩拖着痛到无法移动的手,急忙地蹲下身来,而「饿狼」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眼睁睁地看着小女孩在地上收集着散落地食物。

「饿狼」很惊讶,惊讶地不是小女孩地举动,更是因为他闻到了刺鼻的酸味,就好像从馊水桶里面传出来令人作噁的味道,也正是小女孩正在着急收急着的食物所传来的味道。

突然间,「哇啊啊啊啊─!」的哭喊声响起,这让「饿狼」立刻就注意到他自己的扳手正被另外一个满脸通红的小女孩双手紧握。

「饿狼」被扳手重击到脸上,瞬间就眼冒金星。

可能是满脸通红的小女孩身体虚弱地关係,挥完扳手之后就一个狼仓的倒地,不断地喘着气。

「饿狼」虽然是暂时倒地还站不起身,眼睛却直直地看着那两个小女孩,让他想起了当时一同在那间地下室内,不断咳嗽到吐出鲜血的女孩子。

不知道从哪里,”锵噹”的声音响起。

「饿狼」做出了自己意料之外地事情,他将那两名小女孩带回了自己居住的地方,也把自己库存地食物分给了她们两人。

帮忙包扎了小女孩地伤势,也将自己以备不时之需地退烧药交给了正在发高烧而满脸通红的小女孩。

可怜她们?同情她们?与自己同病相怜?不管是哪样,这是自从自己成为「饿狼」那一刻就不再有过的举动。

暂且先跳出故事一下,一直用小女孩来称呼,一下小女孩,一下又小女孩,都已经不懂得在说的是哪一个了。

可是也没有必要把本名讲出来,毕竟这只是我自言自语的故事,倒不如跟「饿狼」一样好了。

如果把双胞胎的姐姐称做为少女A,妹妹则称为少女B,感觉上很像是跑龙套的角色,那就暂且将他们称为姐姐M跟妹妹M。

接着就把故事继续进行下去,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个月──

就因为这样一次的心扉微开,「饿狼」不再是孤高的一人,一直走在没有希望的道路之上就有了这两名小女孩并肩而走。

这段期间内「饿狼」也与小女孩的交谈之中得知他们两人是双胞胎姊妹,年龄大约为十二左右,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她们两人与来到这里的家人失散。

更得知了,在这一个多月中,两姐妹彼此依靠着在这座城市中流浪,只是这城市的严苛却她们受尽了苦楚。

天一亮就必须过着到处躲藏,避开人口贩子,对他们来说,有什幺会比小女孩更值钱的商品呢,独自使用,或是多人使用,不管是要用来做甚幺都适合。

天一黑则是要寻找可以不被发现的栖身之所,因为在这绝望的城市中,没有了律法,人类不管怎幺样疯狂的行径都会显现的。

是的,就在这座被轰炸过,什幺都没有,也失去了律法与秩序的废墟城市,清水与食物都是手上拥有力量的兇恶之徒才能独有。

口渴了,只能喝有着漂浮铁屑的水,或是参杂着沙砾的泥水。

肚子饿了,没有力量的她们所能取得的并不是像「饿狼」一样靠抢夺来的现成食物,当然也不是别人吃剩下已经能称为厨余的东西,因为在丢下那一刻,更多没有食物的人就会来抢夺,那些抢夺剩余食物的人虽然是弱势地存在,但是他们终究是大人,只有十二岁,身躯娇小的两姐妹又怎幺可能抢得赢呢?

所以当她们饿到受不了之时,就只能从剩下发臭发酸地垃圾堆中寻找食物。

即使是只有一点点,即使是吃下去的第一口就忍不住吐出来,这也是她们唯一可以得到的食物。

这样糟糕至极的生活环境,就算是健康强壮的大人也撑不住,更何况是两个小女孩呢?

这样近乎地狱的生活持续了一个多月,妹妹M最先承受不住了,虚弱地身体发着高烧,姐姐M也只能一边搀扶着她,一边寻找食物。

也就在这种情况之下,她们才会与「饿狼」相见。

两姐妹在「饿狼」的帮忙下,几天之后,发高烧的妹妹M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病情却稳定许多。也因为「饿狼」去狩猎食物带回去给两姐妹,这也让她们可以获得足够的营养让身体恢复了正常。

虽然在这段时间中,「饿狼」也试着去打听两姐妹失散的家人消息,或是有认识两姐妹的人,不过不管是哪方面都没有半点进展。

妹妹M天性就比较外向好强,恢复了健康之后,更是要求「饿狼」带她出去一起找寻食物。虽然「饿狼」以妹妹M太过娇小会碍手碍脚为理由拒绝,但是还是拗不过妹妹M的强迫般的要求,只好点头同意。

姐姐M个性就比较内向柔弱,无法像妹妹M那样对别人动手,所以就在三人所居住的地方,位于半倒大楼中的其中一层,负责来打扫家务。

自此之后,「饿狼」与妹妹M两人负责每天外出去狩猎,姐姐M负责留守。三人变成了一个团体,……或许用彼此成为了彼此依靠的家人形容会比较适合。

有了两姐妹的陪伴,「饿狼」不再孤单,本该是冰冷的模样也慢慢地被融化,这也让他逐渐恢复了遗忘了数年的感情,只是那扇封闭了他真心的大门却只有维持着那微开的状态,不再张开也不再移动。

取回感情的证明就是「饿狼」有一日在垃圾堆中发现吉他后,每天都会依照着过去记忆中的乐谱与听过地音乐来弹奏着吉他给两姐妹听。

虽然对于两姐妹来说,只觉得的是「饿狼」在这什幺都没有的生活中尽力给予她们着想的一份温柔。但是,对于「饿狼」来说,每一次的弹奏就等于每一次对于父母的回忆。

「吉他弹的很好,歌声也很不错,为什幺作曲会这幺差呢?」

这是每次「饿狼」弹奏完自己新创作的乐曲后,妹妹M给的评语。

「妳这野丫头很啰嗦耶,我又不是要给妳听的!」

「饿狼」也在不知不觉间会用这样的态度做出回应,就好像哥哥对硬着兇悍的妹妹一般。

「别这样啦,大家好好相处吧。」

只要姐姐M此话一出,「饿狼」与妹妹M就会乖乖地言归于好。

随着这份小孩子彼此间的嘻笑吵闹,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三人的生活已经成了理所当然,这份里所当然也成了存在于这座废墟都市的「饿狼」唯一可以感到平静的心灵绿洲。

故事到此,当然也有一件事情会从生理与心里自然的发展出来。

尤其是在年轻的男孩与女孩之间,两个多月来的朝夕相处,更会沿伸出来,那份毫无虚假,单纯真实的爱,也统称为──

──「初恋」。

两姐妹是双胞胎,外貌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唯一的分别就在于妹妹M有绑马尾,还有就是个性上两者所展现出来的不同气质。

「饿狼」跟妹妹M的相处像是真正兄妹一样,总是爱跟对方斗嘴,有时还会刻意小动手,不过却没有真正翻脸,反倒是越吵感情越好。

只有在面对姐姐M时,「饿狼」会不自觉地关心她的一举一动。

自从第一次袭击两姐妹那时,「饿狼」看到姐姐M拖着痛手去收集食物的模样,他就知道姐姐M是一个比起柔弱外表,内心是更加坚强的女孩子。

有一天满月的夜里,「饿狼」趁着与姐姐M两人抬头看着夜空之时,抱住了姐姐M,对她诉说着自己心中的话语。

让「饿狼」真正倾心的原因是在当初袭击姐姐M后,将她们姐妹带回去治疗时。躺卧在地板上的姐姐M,紧抓住被扳手重敲后疼痛的那只手,全身因为疼痛而颤抖,流泪的双眼看着妹妹M,口中还不断地呼喊着:

「求求你不要伤害她,她是我妹妹,她是我最重要的妹妹……」

就是这样坚强又关心着妹妹M的姐姐M,加上她总是表现出来的气质与温柔,更是深深吸引着「饿狼」那颗自己需要某个人所存在的心,更让「饿狼」的心扉打开。

姐姐M将头轻点在「饿狼」胸前,这段两小无猜的恋情本应该就这样继续延续下去。

只是在一个里拜后,当「饿狼」在遇见一名男子之时,改变的时刻再次来临。

那是一名年纪大约十六、七岁,穿着着灰色衬衫的男孩子,满身髒汙的到处询问着一路上所见地所有人。

故事再暂停一下,关于这个十六岁的男孩子,比照之前惯例的话我就不用本名来称呼他,一样用另外取的称呼来叫他好了。

至于要叫什幺,原本是想要用笨蛋来称呼他的,谁叫这个笨蛋总是会做一些笨蛋才做的事情,可是感觉不太搭调。要用少年A来代替也好像太普通,所以我就乾脆称呼他为──「少年W」。

接下来故事继续,不过我先提醒各位,我跟少年W其实认识,对于他的形容,那就是一个天真到近乎愚蠢的笨蛋──

「请问有看到大约十二岁左右,这幺高的两个小女孩吗?」

这是少年W没有在意其他人眼光,走到「饿狼」前问的问题,而他手比的高度也刚刚好是两姐妹的身高,这也让「饿狼」明白到他所要找的的人正是两姐妹。

「饿狼」用了摇头代替了口头回答。

少年W礼貌地低头道谢之后就转头向一旁的其他人询问。「饿狼」则是拼命地跑回到自己与两姊妹一同居住,称之为家的废墟之中。

一见到还在家中的姐姐M,「饿狼」急忙地将他给拥入怀中,一旦重新拥有了失去的东西,谁能够放手呢?

从此之后,「饿狼」注意到了少年W每天活动的路线,只要是跟妹妹M一同出去时就会刻意避开少年W,在一个人出外猎食之时就会跟蹤着少年W。

少年W每天就是重複着在寻找两姐妹,询问路上所看到的每一个人,就算中途遇到来找麻烦或是抢钱的强盗,被打的满身是伤,口袋的钱跟食物都被抢走,走路已经是摇摇晃晃的,也只有稍微休息一下,少年W还是会站起身来跟着站起身来继续去询问路人。

连续一个礼拜,从早上到夜晚,少年W一直做着这些事情,这也让数天以来随后尾随的「饿狼」有了预感,如同”锵噹”声的预感。

数天之后,「饿狼」过于在意少年W的关係,让他的心出现了空隙,而这一份露出的空隙,孤高饿狼立刻就会变成落水狗。

一直以来这座城市虽然很畏惧「饿狼」,这也只是在他孤单一人,没有任何弱点可以抓住地时候。当「饿狼」接纳了两姐妹,也跟着改变的时候,这也出现了致命地弱点。

在这座城市中势力最大的贩毒集团是最气恨「饿狼」的人,掌握城市就有他们的规则,以及他们的权势。「饿狼」猎食的目标却是不看对象,也不理会任何规则,有食物就动手,这在统治整座城市的贩毒集团首领眼中,可能会是使他统治权崩溃的眼中钉。

趁着「饿狼」离开家的时候,就将还在家中的两姐妹给抓到他们的基地之中,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把两姐妹当作人质,将「饿狼」给抓住,再依照情形来决定要饲养,还是要把他给宰掉。

依照贩毒集团的指示,「饿狼」拿着象徵他牙和爪的板手,孤身一人到达了贩毒集团份子所群聚的大楼之中。

「饿狼」虽然有着「饿狼」称号,但是他始终是个只有十四岁的孩子,没有办法抵敌过上百名身强体壮,手中都拿着枪械的贩毒集团份子。

「饿狼」被打的鼻青脸肿,断掉地骨头也已经不知道是几根,没有办法站起身来,只能像是蚯蚓一般趴在地上。

在他的眼前,除了被抓住后綑绑在角柱边的两姐妹之外,还有就是贩毒集团的头目,以及一旁刁着烟斗的老太婆,也就是当初从医院那把积欠住院费的「饿狼」给买走,抢走他一切后还把他推入地下室等死的,那个满脸笑容地老奶奶。

绑在角柱上的两姐妹,身上的衣服被撕的只能遮住重点部位,任由周遭有兴趣地买家开始进行标价,尤其当那些买家听到皮鞭抽打在两姐妹身上,两姐妹的哭喊声,价格就会提升一次,就宛如在享受着一场表演秀。

已经无法动弹的「饿狼」不断的想要往前,身体的疼痛与断掉的骨头成为了最大的阻碍。

这时,”锵噹”的金属敲击地面声响起,一根铁管弹落到「饿狼」的眼前,跟着滚落到视线之外。

「放开她们!」

声音回响在整个空间,也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这声音是不知从那里得到消息而出现在此的少年W。

集团首领大发雷霆地要所有人立刻开枪将少年W给杀掉,少年W则是拿出了某样东西出来,瞬间让一旁看着的老太婆,以及刚刚在看着两姐妹不断写着竞标价格地买家们,所有地人都大为惊讶。

集团首领则是愤怒不以的死盯着少年W,可是少年W坚定地说:

「只要你把我妹妹都放开,让她们走,我就不会追究!」

集团首脑虽然还是不情愿,但是还是命令属下放开了两姐妹,并且暴怒地大吼:

「哼哼,没有想到是两位千金小姐,只怪我有眼不是泰山。告诉你家那个死老头,今天就看到他的面子上我就放过她们,要是下次再落在我手里,就别想这幺轻易就解决!」

在被释放后,流着眼泪的两姐妹,妹妹M搀扶着无法起身的姐姐M到了少年W的身边,两人伸出了娇弱颤抖的手紧抱住他。

看着她们三人相拥地这一瞬间,倒地不起地「饿狼」记忆起了因为两姐妹陪伴而渐渐遗忘的地下室,还有那一个自己紧握住,却逐渐冰凉的小手。

自己将会回到那份只剩下只剩下孤单一人,与绝望相伴的日子之中。

「饿狼」觉得好累,双眼也逐渐茫然,意志也慢慢消逝。

「等等,我也要带这个人走!」

少年W的声音再次响起。

集团首领坚定地拒绝,并且说「饿狼」是这座城市里胆敢违抗他的异端份子,自己一定要将他给杀掉。

少年W依旧坚持要带「饿狼」走,集团首领就直接将一柄匕首丢到少年W的面前。

「如果你不管怎幺样都要带他走的话,可以啊,照这城市的规矩,要带人走,你就把你的一只手给留下,如何啊,大少爷?」

这是「饿狼」昏迷之前,听到集团首领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饿狼」陷入昏迷的那一刻,听到了两姐妹再次的哭喊声,以及眼前一片漆黑前一刻,少年W脚边滴落的大量鲜血。

  • 名称:金瓶双梅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1: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