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纱也香超清在线观看

就在秋原选择接受之后,欧林点了他那缠满绷带的头,感叹说:「是吗,既然你拥有与诅咒对抗的勇气,那我也就将关于「死亡骑士」的秘密告诉予你。」

欧林将倚靠扶手上枯萎的手缓缓举起,跟着将掌心朝上,这时凭空就出现了一颗白银色的美丽水晶球。

从白银色的水晶球中不断的涌现着强大的魔力,在晶莹剔透的球体中更是浮现出了一个手中握着白金剑的年轻骑士身影。

「这就是「死亡骑士」,正确来说,他应该是接受黑暗军团洗礼,成为「死亡骑士」之前的「死亡骑士」。」欧林说。

秋原看着水晶球中的那名年轻骑士,外表大约只有二十岁左右,黑色的头髮与瞳孔,身上穿着着白银色还镶有金边的耀眼铠甲,脸并不像是英雄就该有的特别的帅气或英挺,相当的普通,但是在那普通无奇的脸上却散发着将领及元帅之类才有的领导者模样。

更重要的是,当秋原仔细看着到那名年轻骑士的脸的时候,这才发现到,扣除掉了他身上发光的铠甲之外,那名年轻骑士与自己十分的相似,甚至是能用两人完全一模一样来做形容,唯独年轻骑士只缺了头后方的马尾,不然就没有办法可以分辨他与秋原。

「他跟你似乎有点相似呢。」欧林的这段话不知道是系统设定,亦或是他自己的想法。

秋原却连一句话都没有回答,只等待欧林的任务。

欧林将水晶球移动到面前,用他低沉的语气述说道:「

「死亡骑士」的本名为「克劳德‧沃尔」,是希里特王国中最年轻的元帅,也是最强的骑士,更在整个大陆上被誉为最强的天翔骑士团中担任副团长一职,力量与权势,就算把他称之为天之骄子也不足为过。

只是不管有多大的力量与权势,人类毕竟就是人类,还是有些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

就算克劳德拥有能够率领光明联军一面倒的将暗黑军团连连击败,被尊称为骑士之王,终日的斗争抗战,最终也是会疲惫,身体的疲惫可以藉由吃睡休息来恢复,心灵的疲惫却不是这幺简单恢复,需要的也并非是一般的粮食药草,而是更加可以滋润心灵枯竭的强烈存在。

而爱情这个存在就是让心灵恢复的最好方法,──只是”爱”这个字却太过于广大,也会让愚蠢的人们看不清楚什幺是对,什幺是错了。

身为光明联军将领之一的克劳德爱上身为敌对阵营黑暗军团的三将军之一的菲丽佳,实际原因虽然不知道是什幺,不该相爱的两人却陷入了无可自拔的热恋。

后来东窗事发,两人当然被迫分离。

三将军之一的菲丽佳被统领黑暗军团的元帅之一「黑暗主宰‧莱因维特」关入了地下监牢。

至于克劳德则是被驱逐出了天翔骑士团,剥夺了将军职位与权力,本来要进行死刑的判决因为社会观感而改成了终生监禁。

只是就在关入死牢的当天,克劳德就破坏了半座死牢逃狱,随后就孤身一人为了找回爱人进入了这座地下监牢,与佔满整座监牢的黑暗军团怪物大军展开了壮烈的死斗。

讽刺的是,克劳德的举动在间接中阻止了黑暗军团的战力增加,成为了光明联军的胜利契机之一。

在打倒了数不尽的怪物之后,精疲力竭的克劳德,不光是失去全部的力量,就连身体也变得残破不堪,直到失去最后一丝生命气息倒地。知道了此事的「黑暗主宰‧莱因维特」就藉由海底魔法阵的魔力将只剩下白骨的克劳德恢复了生命,同时消除了他全部的记忆,重新植入绝对遵守的指令,让他成为这座地下监牢的统治者「死亡骑士」,守护这座黑暗军团再次崛起时重要的战力供应之地。

克劳德原本拥有的强大战斗力,再加上魔法阵的强大黑暗魔力,两者加成效果让「死亡骑士」得到了凌驾于不死系顶点的力量。没有记忆的同时也没有了感情,忘记了爱人脸庞,甚至也失去了”爱”,只剩下脑中指令的存在,失去一切的「死亡骑士」,只能永远永远徘徊在这座孤寂阴暗的地下监牢。

对于有生命之物,会到触传播死亡气息的「死亡骑士」的确是最危险的的存在,可是他却也是最可怜的人,连见到最爱的人也无法认出来,只能怀抱着想也想不起的记忆,永远徘徊在这个最爱的人所存在某一处的空间。

不论你相信与否,我也是想要帮助他才来到这里。

或许就是这份想法,我才在这里寻找到有关于「死亡骑士」的秘密。

听到欧林说到这里,水晶球中的年轻骑士容貌逐渐转变成只剩下白骨穿戴着铠甲的模样,秋原一直都是漠然的表情有了略为的起伏,不过也只是一瞬而过,就连秋原自己也没察觉到自己的变动。

欧林并没有去理会秋原的瞬间变化,继续说着任务:「

在克劳德变成「死亡骑士」时,虽然只剩下白骨与铠甲的残骸,可是他却在被黑暗魔力变化的意识中,为了不想遗忘对于所爱之人的记忆,用着强烈的意志将”心”分了一部分出来,而那份”心”成了他最后所有意识与记忆。

强烈意志的”心”藉由克劳德变化成「死亡骑士」的魔力变化成了影子,隐藏入了魔法阵所存在的海底通道之中。

我希望你可以代替无法离开这个空间的我去寻找「死亡骑士之影」,然后把影子中的深藏的”心”交给法斯特皇城中的大元帅,也唯有他才能够好好的运用那份”心”。

既然你已经听完了我所说的话,就相当于你愿意帮助我,为此我就将可以找出潜藏于海底通道的「死亡骑士之影」的魔力交付于你!

就在欧林说完话后,他手中的水晶球转移到了秋原的手上,面前已经不再有选项,而是直接出现系统提示──

「叮~!」

系统提示:玩家平秋原获得探测水晶球,为了控制水晶球必须将玩家经验值抽取部分。

系统判定:因为玩家未转生,未进阶转职,本来十级经验将调高到直接扣除玩家到正职等级,其他不足额将由玩家道具栏与仓库扣除等数量金币。任务完成之后才予以恢复。

就如系统提示所说,水晶球一个发光,秋原的等级从原本的二十九级瞬间下降到剑士正职必须的十五级,接着就连道具栏中的十几万金币也跟着瞬间消失了大半,正确来说,金币才剩下五千枚而已。

「秋梅小姐……」秋原也在第一时间想起了秋梅。

自己虽然也从秋梅那知道任务失败一次就再也无法接取,但是任务失败后,扣除等级与金钱再也拿不回来这些事情,秋梅却是连一次都没有提过,也没有跟他抱怨过。

实际上,秋梅当初是因为转生过才接取的关係,所以并没有扣除金钱,但是经验值的扣除还是一口气让她下降十级,不过这十级可是需要两个月不断打副本才有可能练到的等级。

紧接着,就是的真正的任务提示──

「叮~!」

系统提示:玩家平秋原触发隐藏任务:【死亡骑士之影】!

任务说明:请在连接勇气之岛与战乱大陆的海底通道中找出获得死亡骑士一半力量的黑影,将它给击杀,取得「死亡骑士之影証明」后,回到法斯特皇城内将它交付于大元帅手上。此任务为多人任务,最高以四人同行。

死亡骑士之影的现身方式是同任务的同伴分别从勇气之岛与战乱大陆的两侧入口进入,两方到达海底魔法阵的入口时死亡骑士之影将会立刻现身。

主要接取者说明:此任务只有一次机会,任务失败主接取者将无法再进行任务,包括重新接取与成为任务同伴,扣除的等级与金钱也都无法反回。只要组队队长是你,队员玩家进入要是在任务完成之前进入所需得两条通道又离开,一样判定失败,这几项重点请特别注意。

备注说明:请特别注意,一旦进入洞穴之中后若是离开或是进行传送就会立刻判定为任务失败。因为你是任务主要接取者,可以接取任务后先离开地下监牢,等到下次进入时才开始计算。

「一切就拜託你了年轻的冒险者。」

欧林说了这句话之后,将手放回了扶手上,在他与秋原之间的中央地面出现了一个能容纳单人进入的圆阵,圆阵中的光芒与先前传送秋原到这里得魔法阵有同样的光芒。

「请从这里离开吧,或是你打算跟我交易,只要你有钱,我有很多稀奇的道具。」欧林说。

「交易。」秋原说。

欧林听到秋原想要交易,原本低沉地语气变得高兴一点,说:「呵呵,,请你好好选购吧,虽然都是我闲来无事时做出来的小玩意,但是也有相当的功效。」

秋原的面前出现了许多种各式药水、特殊卷轴、魔法道具,尤其当秋原看到购买栏中最后的一项消耗道具时。

「这个东西是……」秋原慎重的拿起那项消耗道具。

那项消耗道具的名称是秋原曾经见过的东西,可是在这里的功效说明则是以问号显示,以那道具过于平凡的外表来看,如果不是知道那项道具的玩家就绝对不会去注意,尤其是它的价格更要五百枚金币才能购买。

「这是我比照看过的实物试做出来的,功效应该不输实物。」欧林说。  

秋原将剩下的五千枚金币全部买下去,虽然只有十份,总比以后没有办法再来这里买好的多。

「多谢惠顾了,年轻的冒险家,接下来不管你是否能够拯救「死亡骑士」的灵魂,都愿永恆女神在你人生的旅途上眷顾着你。」欧林的语气像是从绝望中注入了一丝活力一般,表现得相当地高兴。

秋原走了一步到圆阵,正当他要跨出第二步时,突然转头看着又再次低头倚靠在木椅上的欧林。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秋原说。

「……什幺问题?」欧林依旧低头,似乎不关心系统设定以外的问答一般。

「你是为了什幺原因想要去救他?没有生命的人类要如何让他恢复生命?还要去拯救”心”这种虚构的存在物?我完全无法理解。」秋原说。

「”爱”,都是因为爱啊……」欧林叹气说道。

「无法理解。」秋原更不明白。

欧林没有再对秋原说的话有任何反应,连刚刚秋原跟他买东西时得一丝生气也随之消失,就只是继续恢复到见到秋原前的那副衰老模样。

秋原也没有再理会欧林,毕竟已经有了【死亡骑士之影】的任务,其他事物也不需要再多做关心。

另一只脚跟着踏上圆阵,秋原就被圆阵的白光给传送出了这座地下监牢的神秘空间,回到了地面上。

地下监牢入口旁的附近出现了一道闪光,维持不到一秒的光芒瞬间消失,只剩下秋原站在原地。

本来秋原这样奇异的出现应该会引来许多玩家的好奇,但是秋原在地下监牢寻找欧林时已经过了许久的时间,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只有夜空上高挂的月亮,以及空无一名玩家,剩下虫鸣声迴荡的地下间牢入口。

秋原看了地下监牢,现在的自己没準备好是不可以再进入地下监牢。

去除了地下监牢,在秋原眼前就是来时得那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没有任何标示,没有任何系统给的选择,就连接下来自己该怎幺做,该去哪里练等级,自己该回到哪里去。

回到庄园继续採收葡萄任务吗?

「……除了庄园外,我该去哪里?」秋原喃喃自语说。

一阵冷风吹过,无法决定自己该往哪走的秋原显得一片迷网。

下一刻,有系统提示音出现了──

「叮~!」

系统提示:玩家永夜秋梅想与你密语是否同意?

秋原不清楚秋梅为什幺要找自己,还是很自动的按下了确认。

「秋原你跑去哪里了!」秋梅生气的声音从密语另外一端传来,非常不高兴地说:「你竟然敢让本小姐等你等这幺久!」。

「我在地下监牢。」秋原说。

「很好,我要你现在立刻就来找我!」秋梅命令的说。

「可是我不知道妳在哪里?」

「我先到我在玫瑰镇买的盟屋等你,你只要按回村捲就能到了吧,我的盟屋名称是『秋风小筑』,限你五分钟内一定要找到我!」秋梅一说完就立刻关掉了密语。

被秋梅这样命令,秋原也只能够乖乖的拿出回村卷轴,使用后立刻就化为了传送白光飞向了玫瑰镇。

玫瑰镇,灵月军团所统治的四大城镇之一,此镇就如其名,到处都是种满玫瑰的繁荣城镇。

秋原传送到玫瑰镇后,立刻就传来一阵阵淡淡的玫瑰香味,虽然已经是凌晨时分,周围还是有许多稀疏来往的玩家,尤其那些玩家几乎都是是同一个盟的成员,全部人肩膀上都显示着代表灵月军团的金紫色五角星图案。

当然玫瑰镇的特点不光是玫瑰,还有其他哥德式建筑与铺满红砖切齐的街道,很可惜这些都没办法进入秋原的注意之中,因为秋原要执行秋梅的命令,一定要在五分钟之内找到秋梅。

秋原虽然很单纯,但是他并不蠢,他特别先去看了传送点旁的全镇地图,不用十秒的浏览时间就将全镇地图完全记入记忆中,跟着就快步的奔跑在灯火通明却保持着宁静的玫瑰镇中。

五分钟过去了,秋原沿着玫瑰镇的边缘奔跑,这也才找到了位于玫瑰镇边缘,秋梅所在的盟屋。

秋原抬头看了位在盟屋的大门上正写着『秋风小筑』的招牌,只是秋原眼前的盟屋可是一点都没有可以用到”小”这个字来形容。实际上这一间盟屋可是玫瑰镇上排名第二大,附有大型喷水池庭院的三层式大盟屋。

这时,秋梅从盟屋的顶楼探出头来,对门口的秋原喊说:「秋原!我设定你可以进入了,自己进来到楼上吧!」

「嗯,喔。」秋原虽然口头上答应,双眼却不由自主的注视着秋梅。

秋梅美丽又细緻的可爱脸蛋,配上她那飘逸在半空之中,被月光反射出银光的马尾髮丝,加上有点点的星光夜空陪衬,彼此交错,她的美丽在这一瞬间确实是会令人为之惊叹。

「怎幺了,快点上来啊?」秋梅疑惑的看着因为注视着自己出神而不动的秋原说。

被秋梅这样催促,秋原才赶紧回神,走进盟屋一层层的向上走去。

走到了秋梅所在的三楼,那也是盟屋最上层的空中花园,花园中央还有一张圆桌与两张椅子。

倚靠在矮墙边的秋梅一看到秋原,娇俏的脸蛋上露出了笑容,不过笑容一闪而逝,表情只剩下了淡淡的哀愁,慢慢的走向秋原。

「秋梅小姐。」秋原走上前去说。

「秋原对不起,那时候我只能在一旁看着你被永夜飞扬他们欺负,我没有办法出手来违抗爸爸的命令。」总是一向都很强势的秋梅难得的露出像是做错事情一般,小女孩那样内疚的表情来道歉。

「没关係。」秋原只有这样的回答,事实上秋梅当时帮忙与否他也都不在乎,唯一在意的就只有失去意志后,不清楚当时的自己做过什幺事。

「嗯~,谢谢你。」秋梅这时才露出笑脸。

秋原看着秋梅的笑脸,心里出现了很奇特的感觉,绝对是设定以外的异常,秋原一向是这样认定的。

「不过你没生气就好,我还担心你会为了我袖手旁观而生气呢。」秋梅笑容渐渐转淡。

「秋原……秋原,我该怎幺办呢?」」秋梅换成了叹气般的呼唤,只是落寞的神情与忧愁的感觉跟平常一向开朗自信的她有相当大的落差。

「我并不明白妳说的是什幺意思。」秋原说。

「就是爸爸他对你那样公然违抗他,而且还不肯交出龙鳞剑十分的不满意。」秋梅低下头来,难掩落寞,说:「「如果……如果爸爸要我动手对付你的话,秋原,你认为我该要怎幺办才好呢?为什幺你那时不肯乖乖听我说的,把龙鳞剑交给我爸爸呢?」

「因为妳说要我只可以交给妳。」秋原把答案简单的说出来。

对于这个答案,秋梅可是张大眼睛,惊讶的不敢置信,说:「秋原你……你是笨蛋吗?」

「以生物上来分类,我不算是卵生,也不是胎生就是了。」秋原搞不懂状况的回应。

不过秋原的奇异回答并没有引起秋梅的注意,只有换来她无奈的语气说:「为什幺我说要你只能拿给我你就真的只给我,至少也要看状况啊,当时你自己都性命不保了还一直要守着约定干嘛。况且~我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就算当时我不在那里,你要把龙鳞剑交出去我也不会生气的。」

「因为那是妳说的。」秋原只是单纯指秋梅当时所下达的指令。

「哼,笨色狼。」秋梅的语气很不以为然,嘴角却露出了相当高兴的笑容。

「不过,要是爸爸真的有下命令要我解决你的话,那你认为我该怎幺办呢?」秋梅又再次露出了无奈忧虑的表情,这也证明了她说过自己无法反抗父亲。

「那是妳的问题。」秋原非常直接的说。

听到了秋原的回答,秋梅可是从担心的忧愁变成不满,眼眉一挑,生气的眼神盯着秋原看。

秋原也回看着她,脸上表情虽然一样冷淡,却也多了点疑惑。

「你认为我怎幺做都没关係吗?」秋梅的语气略带不满的说。

「妳想要的就去做,只要是妳的意志就好。」秋原说。

「我怎幺做你都会愿意接受是吗?」秋梅原本不满的态度突然转变了起来,嘴角还扬起了一丝浅笑。

「只要是妳意志决定的。」秋原说。

秋梅刻意的走近了秋原的面前,伸起她那细长白皙的手指触碰着秋原的脸颊,轻声说道:「就算是我想要这幺做也没关係吗?」

细嫩的手指从秋原脸上慢慢滑下,沿着脸颊轻移到嘴角旁。

秋梅的脸也跟着靠近,直到她与秋原间的距离只要一个呼吸就能清楚闻到她身上的香味。

那股香味可是与玫瑰镇上种植的各种玫瑰香味完全不同,从秋梅她身上所传来的是一股淡淡甜,也淡淡温柔的味道。秋原虽然不知道这是怎幺一回事,真实体验百分之九十九的设定,还是让他真实的呈现当下的第一时间反应。

秋原的脸上出现了与自己冷淡的表情完全不相符合的一片通红,即使知道起因是因为秋梅的接近,却也不明白自己为什幺会脸红。

秋梅她那张俏丽的脸蛋也微微泛红,如同樱花色的嘴唇在秋原的面前微张,用着轻柔温润的语气说:「秋原你的脸好红喔~,是因为我吗?」

「秋梅小姐?」秋原注意到秋梅的眼神与平常不同。

为什幺秋梅会这样,秋原无法理解,况且比起这些事情,秋原更无法理解自己为什幺会有一种想法,好像秋梅是自己很重要的人,就跟「芙萝拉」一样的重要!

「秋原,我心里有件事情想让你知道。」秋梅将左手轻搭上了秋原的胸膛,声音温柔又甜美。

「嗯,喔。」秋原真切的感觉到了秋梅手掌传来的感触。

「秋原,其实我对你真的……」秋梅白皙的脸蛋泛红,温润的红唇略微颤抖,深邃美丽的双眼中映照着秋原的模样。

或许是周围的气氛所至,秋梅娇羞的说:「你可以把头低下来一点吗?」

秋原听话的低了下头,两人的嘴唇不由自主的靠近。

「……这位置很好!」秋梅低声说了一句话。

这时,”啪─!”的一声响,秋梅的一巴掌用力的打到秋原脸上!

被秋梅突如其来的一记巴掌,加上人物能力的力量差距,秋原整个人就被打失去重心的跌坐在地。

完全不明白发生什幺事情的秋原,脸上有着非常明显又鲜红的五指掌印。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抬起头看着正在双手插腰的秋梅。

「太用力了,有点痛。」秋梅甩甩她那纤细却又强而有力的五指,用鄙视的眼神着看着秋原说:「虽然爸爸的事情让我觉得很对不起你,但是,──但是事情一码归一码,你那时趁机摸到我胸……胸部的事情,我可不能这幺简单就算了!」

「胸部?」秋原并不明白是怎幺一回事。

「装傻也没用,当时假装用剑要攻击我,结果还把剑收起来,用手摸我的……」秋梅说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再说一遍。

秋原当时是被混乱术夺走了意志,根本就完全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事,当然也包括摸到秋梅胸口的事情。

「你打我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摸到妳的胸部吗?」秋原询问说。

秋梅双手插在腰间,气势凌人的说:「你这个笨色狼!这是当然的啊,不然还有什幺原因,本小姐我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女孩子,不管有什幺理由,你敢对我不礼貌,我怎幺可以当作无所谓呢。况且我还看在先前你被我爸爸那样欺负,所以才只有一巴掌而已,不然换成别人我至少要杀他十级以上!」

「嗯,喔。」秋原也只能这样回答了,换成别人可能早就发火了。

看着秋原呆呆的伸手摸着自己脸上的火辣掌印,秋梅从原本认真的表情迸出了笑容,说道:「秋原,你真的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对于妳,我无法理解。」这是秋原对秋梅的评语。

秋梅轻拨她那不知何时披在肩上的长马尾,露出的娇俏笑颜迷人又优雅,绝对不会输给夜空上高挂着的那一轮银色明月。

这一夜,是隔了一月才能再次的长聊,秋原与秋梅两人就依靠在矮墙边,看着游戏世界中那片美丽又宁静的夜空,聊起了各自最近发生的事情,包含游戏里面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及好不容易才获得的【死亡骑士之影】任务。

  • 名称:女教师纱也香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9: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