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i超清在线观看

在冬雪带领之下,秋原等人一直在第六层打怪练等,练到夜晚才陆续的下线,直到最后冬雪跟小铃儿两人因为已经觉得很累了,所以各自跟秋原道别后下线去休息,只剩下秋原一个人继续待在第六层。

目前的地下监牢第六层就只剩下秋原一名玩家在,因为先前永夜王朝包场团练的关係,所以本来很多在会在这层练功的玩家都没有到这一层来,反倒让秋原变相的一个人包场单练。

只是包场是一回事,能不能单练却是另外一回事。

只能够容纳一个人的通道中,全身肥肉晃动着的怪物不断挥舞着手中的木棒,一道迅速且準确的银光连续五斩,秋原好不容易消耗掉剩余魔力发出「五连斩」打倒了追尾而来的食人妖精。

倒地的食人妖精爆出了十枚金币,还有一根攻击力比祝福短剑还要弱的木棒,以及两瓶治癒药水,这也是秋原一个人单打怪物总是换来的结果。

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的打宝运,光是价值五枚金币的木棒就打到了四、五十根,就算换算下来最多有两百多枚金币,还不及秋原打倒一只食人妖精所需要用的四瓶中级治癒药水的钱。

「这是,第一百九十七只。」得以缓歇的秋原身上正闪耀着治癒药水的红色光芒。

在先前与等级高的冬雪等人一起根本就不需要用到治癒药水恢复血量,剩下单人打怪,不管是武器或是装备,甚至是等级都不如此地怪物,就篹靠着準确的攻击跟迅速的闪躲,还是不免在被多只同时围攻时会被打到,只要被打到一次就会大量的产生伤害值,这可让原本秋原带满的治癒药水快速的消耗。

「哎~呀~,真是自找麻烦啊。」从秋原一个人后,魔猫就自动的从宠物栏中跑了出来,露出一颗冽嘴大笑的紫色猫头,说:「明明一个人没有那个屁股还这幺逞强,看来注定要死在这个孤寂荒凉又封闭的地下墓穴了。」

秋原没有回应,只是继续拿着祝福短剑在通道上走着。

如同魔猫所说的,这里的怪物的确是无法让秋原一个人单练,但是秋原却可以一直待在第六层,这是因为他刻意的躲入了第六层错综複杂的道路中,如果是一般玩家要记上第六层的路线至少需要一天以上,可是对于秋原来说,他只花了一个小时就全部记得,即使是闭上眼睛也可以顺利的走在整层道路中。

原本走在大地图就是怎样都会迷路的秋原,在这範围有限的迷宫道路却能记得每一条路线,真的相当反常,不过他本人却没有半点认知,只专注在找出可以顺利单独打怪的角落。

时间经过了许久,秋原还是不断的在通道内游走,一面闪避众多怪物的追击包夹,一面趁怪物落单之际将之解决。只是身为宠物的魔猫依旧摆明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甚至是因为自己没事干而闲得发慌的关係,秋原正忙着打食人妖精,牠却不断的讲着风凉话来打发时间。

等到秋原打倒了趁着在走道夹缝中卡位来轮流打倒的五只骷髅战士,手中的祝福短剑猛烈的突刺入排在最后一只的地狱犬的额头,地狱犬的口中喷发出了火焰,秋原立刻低下身来,伸手到地狱犬的下颚,用力向上一推!

地狱犬还来不及将口中燃烧的烈燄喷出,整个身躯立刻就被秋原给推翻了一百八十度,只剩下有着利爪的四只在半空中挥舞,接着就是秋原朝着着地狱犬露出的腹部空隙猛烈挥斩!

经过了一番苦战后,秋原最后还是把祝福短剑从地狱犬的头上猛裂挥斩下去,地狱犬的血量立刻掉为零点,爆出了秋原一个人打到现在得到的最为珍贵的宝物,价值一百枚金币,魔法攻击加一点的黑木魔法杖。

「无聊……好无聊喔,你该不会是真的想在这里练等级吧?又浪费钱又危险,正常人都不会想做这幺枯燥乏味的蠢事吧。」只有显露出头的魔猫飘荡到秋原的肩上,讲话还是一样对身为主人的秋原非常的不客气。

「我有要找的东西。」秋原只说了这句话就弯下腰捡起了黑木魔法杖。

「要找的东西?」魔猫圆滚滚的头转动了一圈,「是很好的的东西吗?告诉我吧,我可以帮你找喔!」

「……不用了。」秋原完全不理会魔猫的话,只是看着面前的两条通道该往那里走。

「你这幺不信任本大人我啊,我可是很厉害的!」魔猫在秋原肩膀上像陀螺般缓慢的转动着牠那毛茸茸的紫色圆头。

秋原停顿了一会儿,才说:「……我要找任务。」

「找任务啊,……早说啊,如果是这个地下监牢的隐藏任务的话我倒是知道!」魔猫突然露出了牠椭圆形的全身,并且将两只前脚嚣张交叉在胸口。

「你知道?」一直都没理会牠的秋原将目光望向了魔猫。

魔猫见状就立刻摆出一副嚣张的模样,趾高气昂的说:「如果你愿意跪下来求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看看。」

「只要跪下就可以了吗?」秋原反问说。

「咦……,你真的要跪喔?」魔猫不可思议的看着秋原那认真的眼神,不过口中还是刻意的说:「是啊,要是你肯跪下来的话,我倒是可以大方的跟你说!」

「只要我向你跪下来,你就会给我任务情报是吗?」秋原再询问了一遍。

魔猫肯定的点点头,脸上满是自傲的表情,心里却暗自嘻笑着:「嘿嘿,要向人下跪这幺丢脸的事情,我才不相信有那一个玩家会跪下来。如果是要攻击我的话,我就消失回去宠物栏,一定要让你那个跟石头一样的脸气到发红!」

当魔猫这幺想的时候,下一刻,秋原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直接双膝跪下,抬头看着魔猫说:「我照你说的做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任务在哪里了吗?」

对秋原出乎意外的举动,本来已经暗自盘算秋原不肯跪下要怎幺戏弄他的魔猫可是惊讶的说:「你……你,你连一点身为男人的尊严都没有吗?」

「尊严?我有记录,但是与获得任务情报有何关连?」秋原不明白的反问说。

魔猫已经对秋原这个人,只有无奈的叹气说道:「唉~呀,你要下跪之前也要先确定我真的知道任务要怎幺接吧,你都没问我怎幺知道的就直接下跪,你也太天真了吧。」

「你知道的话我为什幺还要再问你呢?」秋原再次反问说。

「你……,算了,我不想跟你多说了,再说下去我怕我那聪明的脑袋也会报销。」魔猫又变回了现出一颗头的状态。

紫色的猫头从秋原的肩膀上,逐渐上移飘荡到了秋原的头上,跟着说:「走吧,我帮你指路。」

就在魔猫的指引下,秋原就用他先前已经记得的路线来避开有大量怪物的道路,但是不管怎幺避开,还是会碰到零星的食人妖精跟会用第六觉来追击活着的玩家的骷髅战士。

追尾而来的食人妖精的口中不断滴落噁心唾液,脸上的模样更向是饿死鬼投胎一般想要把前面那个留着马尾的食物给吞肉啃骨的好好享受一番。披戴着破损的战士铠甲的骷髅也不惶多让,不是为了要吃东西,而是存粹想将有生命之物给杀死的念头,即使奔跑到全身的骨头撞击到喀喀作响,还是不断用着极快的速度追了过来。

对于那些追击来的怪物,药水存量已经不多的秋原就只好专注在逃走之上,不断的脱逃闪躲,穿梭在每一条道路之中,只是以秋原的运气来说,每跑到一条路上就更多一、两只怪物。

「你的运气真好啊,一条通道就加个几只怪物,是法师的话放个火球就能一口气烧光来练等了。」对于身后已经多到可以塞满通道的怪物大军,魔猫赶紧指示说:「向右边!」

随着魔猫的指示,秋原跑到转角处就立刻左脚踢地,反方向的作用力下,整个人就迅速的朝着右边的通道上快速的跑去,

正当顺利转入右边通道的当下,一张布满利牙的血盆大口朝着秋原面前冲来,这是早在通道另外一端等带着玩家许久的地狱犬!

「危险!」魔猫惊叫说。

秋原应该也没有预料到会有怪物潜伏兵在此,不过对于这种意料之外的危险,他的脸色依旧没有什幺改变,没有拿起祝福短剑,只是伸起手。

在地狱犬的利牙即将要啃下秋原的手时,长方形的防护层突然出现,防护层内出现了「黑桃   A」的文字!

秋原也就在趁着纸牌戒指效果发动的防护层挡下地狱犬之时,顺势就全力的向前一推,把地狱犬给推倒在地自己则是趁机跃过,全力的向前冲。

被秋原推倒的地狱犬忿恨的打算要重新站起身之时,在后方追击着秋原的大量怪物也同时有如排山倒海而来。最前头的那一只甩动着满身白嫩肥肉的食人妖精好像只注意到即将要跑掉的美味食物,丝毫就不管面前路上有什幺,直接就用他那臃肿的大脚一踏,重重踏击还来不及起身的地狱犬的后腿双脚之间。

地狱犬的凄厉惨叫声响彻了整座第六层,跟着下一刻完全静音,只因为后面更多要去抢食秋原这顿佳餚的怪物全部都朝着那只倒地的地狱犬猛烈的践踏踩击,让她瞬间变成像是肉泥一般。

最后在第二十七只食人妖精的踩踏之下,地狱犬含着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悲恨必击倒在自己人的脚底板下,被踩成肉泥的身体跟着就爆出了一柄只有地狱犬才会掉落,相当高价,掉落机率只有五百分之一的地狱犬魔杖。

这柄地狱犬魔杖可能是秋原数天来运气最好的宝物,可惜在怪物不断蜂拥追击的情况下,秋原是不可能回头去捡这高价的宝物,光是停下脚步就会被怪物给掩没,这也是刚刚碰到地狱犬不攻击,只用纸牌防护罩推开牠的原因。

秋原依旧是听着趴在他头上的魔猫指示继续从通道中左拐右弯的,快速的奔走在通道中。

虽然一路上很顺畅,但是秋原身后的怪物已经多到根本没有闲功夫可以转身去看的地步,满满的怪物发狂般的追杀,就好像是整个第六层的怪物都一起来追杀秋原一样。

跑了半个小时却都没有一丝喘息的秋原眼前再次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魔猫也赶紧指示说:「快一点,这是最后的一个转角,只要向右转就到了!」

随着魔猫的指示转入了最后一个转角处,在秋原眼前的那条道路却是尾端只有一面厚实墙壁的死路!

后面的怪物不断地急速得猛冲前来,手中的木棒,冒火的犬嘴,陈旧的弯刀,所有第六层的怪都从后面急遽冲来,就像是想要把秋原给彻底撕碎,甚至是像先前那之地狱犬一般,被怪物成群结队的踩成一堆肉泥!

不过秋原面前的道路可是只有墙壁所在的绝路,前无路后有虎的绝境,正好是形容目前秋原所处的最合适情况。

「向前冲吧!」魔猫的语气带着非常兴奋的激动!

路的面前是墙壁,系统设计出来绝对无法破坏的厚实墙壁,正常的玩家绝对不会想去撞,不过在游戏世界中,还是会有比较奇特的玩家会愿意来撞墙试验看看,──前提是也必须要有可以去撞墙的好理由才可以试看看。

只是秋原并不是一般玩家,魔猫的命令就等于绝对指令,秋原完全没有多加思考的就朝着路尾端的墙壁,迅速的冲去!

秋原无畏无惧的冲向着墙壁,墙壁却没有任何一丝的变化,只有魔猫冽嘴大笑的脸更加显得兴奋十足!

没有伸手防御,没有停下脚步,没有任何的犹豫,秋原整个人迎面重重的撞击上了墙壁!

”449”的伤害值从猛撞上墙壁的秋原头上跳出,秋原的血量也只剩下唯一的一点!

在撞上墙壁之后,秋原就跌坐在地上摀着头,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就连痛都没有喊出来,换成一般人早就痛到惨叫,或是直接拿出武器砍死那只害自己撞墙的魔猫。

「嘻嘻嘻嘻嘻──!」在撞击前就已经飘到一旁的魔猫可是笑的乐不可之,「真是好笑啊,这种景象不管看几次都很有趣,嘻嘻嘻嘻……!」

被这样一耽误,后头追击的怪物都到了秋原的面前,已经没有治癒药水,后面又是打不坏的墙壁,现在即使秋原像先前中了混乱术的状态所发挥得能力也是敌不过面前塞满整条通道的上百只怪物。

正当秋原在思考该怎幺活下来,这时,秋原所跌坐的下方地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强烈的光芒。

地上的光芒形成了三层不同符文所构成的圆阵,光芒也逐渐得变得更加得强烈,直到光芒将处在中心的秋原与魔猫一同包住。

下一刻光芒瞬间消逝无蹤,秋原与魔猫也跟着消失不见,整条通道上只剩下失去目标的上百只怪物在徘徊游蕩。

藉着圆阵的光芒,秋原与魔猫被传送到了一间比第六层的建筑更加古老陈旧的建筑物之中。

数十盏的烛光在阴暗的建筑物中照耀了房内景物,即使这些光芒微弱,但是凭藉着这些烛光能够很明显得看出这里的装潢布置的景象。

斑驳的砖瓦和满是霉菌的墙面上吊挂着被晒乾的蜥蜴与壁虎之类的奇特生物尸体,天花板上已经被燻的漆黑,已经腐朽的桌面上放着数十捲破损的羊皮捲轴,房间内还有一大锅正在被熊熊燃烧的柴火给煮的沸腾的奇特不明液体,完全就如同中世纪的小说电影里面所形容得魔法师研究用的秘室。

睁开了双眼的秋原站了起身,看着四周的景象,脸上没有惊讶也没有任何奇特的表现,就好像现在所来到的地方是理所当然一样。

「唉~呀~,这个地方还是跟以前一样,又老旧又破烂的。」口中不断嫌弃的魔猫露出了毛茸茸的身躯,硬是趴在秋原的肩上。

秋原的眼光望向了房间的另外一端,那里正有一名用着绷带缠绕住整个头部的法师坐在一张木椅上,在他的面前左右各有着两根蜡烛烛火在照耀,也照出了他身上所穿的法袍已经是破烂不堪,失去原先颜色的法袍已经退色到了剩下灰褐色。

放在椅子扶手上的那一双手像是乾枯萎缩到像是皮包骨一般,与其说是人类的手,倒不如说更像是披着人皮的手骨。

这名法师不光是模样奇特的给人非常诡异的感觉,身上更是连一丝生气都没有,而且他还散发出绝对不会像是活人才有的幽暗气息。

模样怪异的法师将他那用绷带层层包裹的脸转了过来,从绷带缠绕空隙处露出的眼睛正注视着刚刚来到的玩家,也就是秋原。

「是……是谁?」在那名法师用低沉语气发问的时候,法师的头上也出现了「神秘魔法师‧欧林」的名称。

秋原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着肩膀上的魔猫,想要听他的意见。魔猫却也没有理会秋原,只是一直在嫌这个房间内有多糟糕,就好像牠以前就很熟悉这里一样。

秋原走到欧林的面前,说:「我要找任务。」

「找任务?……我听不懂你说什幺。」欧林略为抬起了头,从他那老旧的绷带隙缝中露出了如同没有灵魂的阴灰色瞳孔,对着眼前的剑士上下打量了一番。

听到了欧林的话,秋原也不懂得多做追问之类的,只是说:「没有的话,那打扰你了。」

「虽然这里有任务,可是这幺糟糕的地方还是快离开比较好。」魔猫已经将身体消失到只剩下双眼。

秋原说完后就转身要离开之际,欧林用着他那低沉的语气叫住秋原说:「我不知道你说得任务是什幺,可是我有一件事情很想要请一个人帮我去完成。」

这会是任务吗?──秋原也不了解,但是听到欧林说需要帮忙,秋原也还是很自动的转回身来走到欧林的面前。

看到秋原走回到面前,欧林才继续用他那如同低沉叹息的语气说:「能够进入我这个空间的冒险者啊,或许你就是命运之神所眷顾者,伟大的神聆听了我那卑微的祈愿,将你指引到了这个我所建造的空间,成为了能拯救我这条只能漫无止境在黑暗空间中残存的生命,唯一的希望。」

「祈求神?命运指引?」秋原听到欧林的话,只有回应说:「这些事情并不符合现实,神与命运这些都无法确认。」

「是啊,如同你说的,神与命运谁都无法确认,但是只要有心里面坚定的相信,有自然就会存在,这也是我们魔法师所信仰的绝对真理。」欧林的回答不像是系统给的制式回应,反倒像是他本身的想法。

「嘻嘻,像他们这些没有才能又爱创造没用魔法的狂信者来说,只要把神跟命运给挂在嘴边,就会觉得好像能够得到更多才能,更能创造新的魔法,不过最后都只是徒劳无功而已。」魔猫刻意插话说。

欧林看了一眼秋原肩上只有露出双眼的魔猫,灰色的眼球不可思议的在绷带间的漆黑中转动了一圈,口中的语气变回了像是系统设定般的模式,说:「在我跟你说接下来的事情之前,我先为你说明一下这个空间的事情好了。」

「不用了,我要先听任务。」秋原直接拒绝。

「年轻气盛的冒险者啊,你真的对自己这幺有自信是吗?」欧林似乎对秋原这样的态度非常不以为意。

「你就直接说任务吧,反正就算你说了设定之类的事情,这家伙也不会听懂的。」魔猫显露出了右前掌拍了拍秋原的头,摆了明的小看秋原。

「不愿去追求更多的知识与真理吗……」

欧林像是失望的叹了口气,接着才缓缓的说道:「既然你不想知道我也不勉强,但是我即将说的事情与这一座地下监牢有很深的关係,所以还是得跟你大概说明一下这座地下监牢的一些大概。」

「任务有就好了,还是得听一堆啰嗦的废话啊。」魔猫抱怨的话语,后面更接了一句奇特的话:「玩家接任务那有人真的会想要听那些多余的话啊。」

这一句话让秋原特意回头,只是魔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蹤。

魔猫的话对于欧林并没有影响,还是继续的说:「这一座地下监牢中是从非常久以前就存在,就连我这个活了不知道多久岁数的「人」也不清楚实际建立的日期。幸运的是我还在皇城当宫庭魔法师时获得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古老文献,我也从解读那份古老文献的内容中发现了关于这座地下监牢的秘密。其实这座地下监牢并不是当做监牢来使用,而是由黑暗军团所建造,通往海底魔法阵的通路,而海底魔法阵的效用就是在于能从异次元招唤出无数的怪物,黑暗军团也就将这里当做军团怪物的补充地点之一,这也是这座迷宫会有这幺多怪物的原因。在大战以人类与精灵等光明系生物的联军取得胜利结束后,从联军中获得此地统治权的人类管理者虽然也知道有这幺一个地方,可是对于未知的恐惧,对于探求真实的怠惰,就连派人去探查这个地方的一丝好奇心都没有就直接放弃了,那些愚蠢的人类更是直接就把这座通道当作监牢,再派守卫镇守于入口禁止所有人出来,把罪人与强盗全都流放入其中,当作怪物的粮食,啃食下肚,随着时间流传,直到现在就变成世人所熟知的地下监牢。」

说到这里,欧林突然停下了,一片漆黑的绷带内部只有他那灰暗的眼球,正在注视着秋原的反应,好像是希望得到什幺回答一样。

秋原却是没有半点反应,依旧是在等待欧林说完。对于秋原来说,除了出现任务提示之外,他并没有打算多去,询问什幺,知道什幺。

见到秋原一直都没有反应也没有发问,欧林就继续说:「地下监牢的事情就如我所说的如此,接下来我要跟你说的是有关于存在这座地下监牢之中的统治者「死亡骑士」。除了我之外,无人知晓,「死亡骑士」所潜藏在这座监牢内的秘密。」

说到这里,欧林的语气一转,语气更加沉重的说:「话先说在前头,你与我这条宛如风中残烛的枯竭生命不相同,你还年轻,还有无可限量的前途,如果你重视自己生命不希望冒险的话,我也不勉强你,我还可以给你在这座地下监牢所需要的帮助。相反的,一旦当你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你的生命就将会受到诅咒,选择权都在你的手上。」

就在欧林说出这句话之后,秋原的眼前终于出现了这一次的任务提示,而且是秋原一直在等待着的任务提示──

「叮~!」

系统提示:玩家平秋原触发隐藏任务:【死亡骑士之影】──前置提示!

任务说明:接下来「神秘魔法师‧欧林」将会述说关于地下监牢BOSS「死亡骑士」的秘密,不过因为任务将会有无视玩家意愿需要强制接受的规则,在此之前特别要先将玩家做出告知。

选择接受──

只要玩家接受的话,任务将会接续下去,关于任务所有NPC提出的条件将会被系统判定为强制接受,”不管是任何的条件”!

选择不接受──

任务将会到此结束。同时做为找到这个空间的奖励,玩家将可以获得跟「神秘魔法师‧欧林」购买魔法道具的权利。

任务备注:请注意,选择不接受的话,只限与「神秘魔法师‧欧林」进行一次交易,交易后「神秘魔法师‧欧林」所在的空间将会移动到别处。

这一项完全不给玩家知道强制条件的隐藏任务只说到这里,指示的最后就是只有系统显示的选取任务的接受与否。

秋原以按下确定的动作代替了回答,不带有丝毫的考虑与疑迟。

欧林询问道:「你不会后悔吗,年轻的冒险者?」

「这就是约定的任务,与秋梅小姐约定要代替她达成的任务。」

对于秋原来说,【死亡骑士之影】这个隐藏任务一点意义都没有,只有与秋梅的约定才算是他真正的任务。

  • 名称:miai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8: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