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团全集超清在线观看

位于中天集团最高层的总裁室中,佔满整座墙面的萤幕上正在直播地下监牢第六层的情况,秋原的昏厥状态还在继续,整个人依然倒在墙角边,只有小铃儿焦急的呼唤着秋原,永夜王朝的人却只是在看着他,没有动手。

蓝迪斯只是一直低着头,看着打了秋原的双手。

永夜飞扬等人本来是打算在这算是两败俱伤最好的时机将秋原解决,秋梅与暗号则是阻止了他们的动手,两方对峙,直到永夜乌云转头一声说要离开,所有永夜玩家也就跟着他一同离开。

永夜乌云没有追讨原先需要的龙鳞剑,也没有打算解决秋原,为什幺没有要继续的理由也没有人知道,表情上似乎像是失去了兴趣一般。

不过在永夜乌云临走之前,他却特别走到秋原的旁边停了下来,这个举动让秋梅与冬雪都特别担心起来。

看着倒在地上的秋原,永夜乌云留下了一句话。

「龙鳞剑我下一次再来拿,如果不在你手上,会很麻烦。」

就这样的一句话,永夜乌云就带着永夜王朝的所有玩家一同离开。

秋梅也一样在永夜乌云的命令下得跟着离开,只是在她离开的时候,还是因为担心秋原的情况不时回头看了几眼,直到跟留下来的冬雪互换了眼神之后,也才赶紧跟上永夜乌云的身边。

原本满是永夜玩家的整个第六层在他们离开后也变的只剩下原本盘踞在第六层的怪物,以及担心秋原的小铃儿、担忧蓝迪斯的冬雪、双手摀着头的蓝迪斯,还有倒在地上的还没脱离昏厥状态的秋原。

看着萤幕画面中秋原等多名玩家的情况,平先生可是满脸喜悦的一边用手指摇晃着叉子,一边吃着刚刚从米亚那里赢来的特级草莓蛋糕。

「哈哈哈哈哈……,赢了的感觉真好!」平先生就算满嘴的鲜奶油也一样高兴到忍不住的大笑着。

「哼,有什幺好得意的。」坐在一旁沙发上,手中拿着倒满本来要配蛋糕的红茶茶杯的米亚刻意别过脸,不去看桌上那个自己一个礼拜前就特别动用中天集团总裁名义去插队预定的蛋糕。

平先生继续吃着蛋糕,完全没有在意米亚的话。

赌气完了,米亚先喝下了一口红茶,跟着说:「要是暗号他没有手下留情的话,我想秋原应该赢不了他吧。」

「你说得是暗号他刻意不用技能跟秋原作战吗?这也算他笨啊,战场上就算是朋友,照样也要动手啊。」平先生倒是毫不留情的取笑说。

「我之前在军队待过这幺多年,我看得出来。暗号他有一种在战场中才能磨练出来的直觉,可以瞬间感觉到危险,对于秋原的改变应该一开始就知道了吧。如果他在一开始就发动残影击或是刺客的影杀之类的高命中率技能,秋原应该会瞬间被斩杀。偏偏他太重情义,就算知道危险,无法对朋友痛下杀手,不然也不会输吧。」米亚对于暗号有相当高的评价。

「哼,游戏而已,这幺认真干嘛呢。」平先生也喝了一口红茶,接着说:「以当下状况来说,妳说的的确没错,灵敏直觉与预测计算比起来,直觉可能会更胜一筹,毕竟两方是一击决胜负,可是混乱术也才让秋原使出了一半的程度。……如果两方能力全开,妳认为人类的直觉会像绝对不会出错的程式一样每次都能百分百準确,不管多长时间经过都不会没有一丝失误吗?」

「你这说法也太卑鄙了吧,把人跟不用休息的NPC比。」米亚不赞同的说。

「不过我说的也只是预测的,暗号的确是强的货真价实。」平先生摇了摇手中的叉子,说:「秋原要赢过他,我想还是要看到时跟他说话的那个人能讲出什幺命令,让他发挥出多少能力吧。」

「这样说来,秋原的能力也太不稳定了,赢过暗号也纯粹是暗号放水而已,这样赢的也太不光采了吧。」米亚对战斗还是有一定的原则。

「不管怎样,赢了终究是赢了,蛋糕还是归我。」平先生无所谓的说。

「哼,别作梦了,我不会输了不认帐的。这次是你只是运气好而已,下次我不会输的。」不高兴的米亚再次喝了一口红茶。

平先生吃下了最后一口蛋糕,说:「其实,『开创』可不是像其他那种会给单一玩家特别任务或是特殊道具跟唯一职业的「伪」网路游戏,能力设定上,如果本身不强,有了装备也是枉然。不过话说回来,游戏里面的玩家再厉害称王称霸,不管有多响亮的外号,最终还是赢不过游戏程式吧。」

「可是要不是秋原的能力被启发,还是一样会被打很惨吧。」米亚说。

「这多亏我特别注重游戏得平衡度啊。」平生生一口就将茶杯中的红茶给喝光。

「最好是这样啦,如果你会看重游戏本身再说。当初一开始你就把所有任务都交给我跟「他」才做,只有完成后才来帮任务乱加隐藏条件。」米亚抱怨的话语中带着『开创』的真实的一面。

「哎呀哎呀,别计较这点东西!」平先生拿起了一旁的纸巾擦擦嘴角的奶油,跟着说:「好啦,蛋糕吃完了,闲谈也结束了,我们来说正题吧。」

听到平先生这幺说,米亚拿起了茶壶帮平先生喝光的茶杯再倒满,也跟着说:「你要先说永夜王朝的巫总裁,还是对秋原使用混乱术的那名玩家?」

「那个老头子就是那副嚣张的模样一辈子都改不掉的,说他也没意义。不过秋原可能要倒楣了,谁叫他也用平字开头,老头子可是恨我到连别人名子有平字都会发火,以前他公司还为了这样一口气开除两千多名名子里面有”平”的员工,完全毫不心软啊。」平先生好像是笑话一样的在讲。

「明明当初就是你逼秋原用的,还说不管用什幺名称,只要有”平”就好了。」米亚反讽说。

「反正是游戏,就算是被杀个一两次也没差,玩家怎幺玩也不会妨碍到计画进行。」平先生根本就无所谓的说。

「都是你在说。」米亚也奈平先生不何。

平先生喝了一口冒着白烟的热红茶,跟着话锋一转,说:「比起老头子那无关紧要的事情,妳家的那两位小姐呢?我有特别命令她们有上线就给我去顾秋原的,没想到还是给紫星的人得逞,她们两人跑去哪了?」

「她们今天没上线,一半原因是六道她跟那个蓝迪斯吵架不上,另外一半原因……」说到一半,米亚很不满的看着平先生,说:「是有一个很”讨人厌”的上司趁着昨天我要去世界政府那里办理公务,不在公司里面时,要求她们帮忙写报表,硬是让她们加班到凌晨四点半。」

「啊勒……」平先生想起来了,但是他立刻又转移焦点说:「米亚妳觉得对秋原用混乱术的那名玩家如何呢?」

米亚略为思索了一下,才说道:「我是完全没有料想到那名玩家会是紫星集团的人,而且还会有陈果人他游戏人物的隐身斗篷,说不定那名玩家是紫星的高级干部,不然就是陈果人他的亲信。」

米亚口中的「那名玩家」正是在第六层暗地中对秋原使用混乱术的玩家,那名玩家的名称跟模样都藉由监视镜头让米亚跟平先生看的一清二楚,尤其那名玩家身上有游戏人物之外,紫星集团的人才特有的标誌。

「果然妳也是这幺想啊,不过我猜想的比妳更深一点就是了。」平先生也有自己的看法,说:「像之前在欧格村的事情就是一例,这个游戏世界这幺大,要随时随地找到仇家,而且还是仇家大本营会有这幺容易吗?」

「一切都是在紫星的掌握中吗?」米亚说。

平先生喝了一口红茶,脸上的表情有点不满,说:「我是不知道他们几时开始注意到秋原,但是唯一会让他们怀疑的可能就是他们无意间察觉到秋原不用下线这件事情,跟着就认为秋原一定跟『开创』的游戏世界有所关联,想藉着全方面的测试与观察来找出『开创』的秘密吧。」

说到这里,平先生又再喝了一口红茶,说:「就算他们知道秋原真实身份也没差,我到时把秋原给删除掉就好了,但是……一想到有人没经过我同意就敢来动我的东西,这让我怎样都无法不生气。」

「这幺说来,你的意思打算是要怎幺样呢?」长年的共事让米亚非常了解平先生的想法。

平先生原本不满的表情迅速的转变成了窃喜,嘴角上扬,高兴的说道:「嘻嘻……,既然是对方想要知道的话,我也大大方方的让他们有更多机会去了解秋原吧!」

「不可以改游戏设定喔!」米亚先警告说。

「不会啦,……只是关于肯凯萨的登场,我要稍微改变一下,本来想说等到玩家有什幺大事聚集的时候再从他们那地方把肯凯萨放出,一口气把所有玩家给歼灭的。不过既然紫星有动手的打算,那把我特别留下来的异界空间任务开启,然后我要”好心”的提供宝物给玩家,让所有玩家可以彼此厮杀掉级。」平先生说。

「你讲的事情真的没有一件好事,况且异界空间寻找肯凯萨任务明明就是「他」做的,要给玩家从那任务挑战中找出六大BOSS之一肯凯萨的弱点才设计的。而你这个人就故意每次都不开这任务,直接放肯凯萨去把所有玩家歼灭」米亚说的「他」还是以前那个满腔热血的天真助理。

「至少我现在肯开任务了啊。」平先生说。

「你还当我不了解你啊……」米亚无奈的摇摇头说:「说吧,你要我怎幺做?」

平先生高兴的说:「嘿嘿,不愧是我最喜欢的秘书,一下就知道我的想法。首先就是要让妳家那两位小姐去带秋原去接异界空间任务,然后还有两个地方,一边要碰碰运气,所以我去处理就好,米亚就麻烦妳去……」

接着平先生就把计画给完完全全的告知米亚,说到一半时还让米亚的脸色一变,变得非常的高兴,这也能得知平先生的计画中也参有米亚最感兴趣的事情。

听完整个计画后,米亚也很感兴趣的说:「我了解了,我会叫六道跟小樱他们去找秋原。如果能照你计画有那样情况的话,要是我没看到的话你一定要帮我把整段给录下来!」

「唉,妳什幺都好,就妳这项喜好我始终无法了解。放心吧,我会记得录下来的。」平先生答应的说。

米亚站起身来收拾了下午茶的餐具跟茶杯,也看到了萤幕中正缓缓起身的秋原。

「对不起了秋原,不过我还是想看看到时四面楚歌的你该怎幺办。」

解除了昏厥状态的秋原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虽然看到关心自己的小铃儿着急的模样,他脸上还是那副漠然不变的表情,不知道是不在意还是没有完全从昏厥状态完全恢复。

「秋原你还好吗?」小铃儿关心的问道。

「嗯,喔。」秋原简单的回应说。

「看起来秋原恢复正常了,没事就好。」冬雪走过来说。

「冬雪小姐?妳为什幺会在这里,秋梅小姐呢?」

秋原完全都不记得刚刚的事情,就连冬雪等人出现的事情都不知道,这也让冬雪特地跟他解释了一番。

「没有记忆。」秋原摇头说:「不过我有听到,听到蓝迪斯先生的歌声。」

「你听得到蓝迪斯的歌声,却没听到我们说的话吗?」冬雪好奇的问说。

「是的。」秋原説。

「真搞不懂你,你差点就攻击到我跟秋梅的父亲,真的要是让你攻击到我父亲的话,我跟秋梅都没办法护着你了。」冬雪说。

「……我只记得在判定无法继续攻击不做无意义行为那时段,接着就完全没有意识了。」秋原还是想不起来的说。

「秋原,那你现在没有事情了吗?」小铃儿还是很担心的说。

秋原停顿了一下,才跟着说:「全机能运作正常,扣除本身无法检查的防护措施以外,完全没有问题。」

秋原说的话让小铃儿与冬雪两人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像是正常人应该说话的方式。

这时,蓝迪斯走了过来,脸上却没有他一贯轻鬆的表情,取而带之的是落寞的忧郁。

「不好意思,秋原、小铃儿,我想要下线了。」蓝迪斯跟着转头向冬雪说:「月,可以麻烦妳带秋原他们去练等级吗?」

冬雪点点头说:「是可以啦,可是你为什幺……」

「总之就拜託妳了。」蓝迪斯直接就打断冬雪说的话。

在说完话后,秋原也来不及多询问什幺,蓝迪斯直接就进行了下线,人物也在玩家登出时自动开始倒数五分钟,等到倒数结束之后,人物将会自动回到最近的村庄之内。这也是无法使用传送的地方才特有的登出方式,延长登出时间,也会在结束之后强制回村。

看着蓝迪斯人物消失后,小铃儿就很疑惑的询问冬雪说:「蓝迪斯大哥他是怎幺了,刚刚他打了秋原之后脸上就一直很难过,永夜冬雪小姐妳知道他发生什幺事情了吗?」

「唔,我也不太清楚,已经跟他分别好多年了……」冬雪凝视着前方,心中可是五味杂陈。

此时,从一旁的阶梯上走下了数名玩家,分别是先前在楼上等蓝迪斯去找秋原的紫曜星、宇尘、堕羽三名同小队的玩家,还有与冬雪一起守在第四层的菩之心、飞雪、尘霜三名永夜的玩家,最后面还跟着一名刚刚被秋原害的同归于尽的乱世沉沦。

当一脸气沖沖的乱世沉沦走到冬雪等人面前,本来还不肯跟秋原握手言和,可是当他看到小铃儿之时,脸色立刻一变,跟着用着近乎欣喜若狂的高兴表情伸出双手握住小铃儿的手。

乱世沉沦牵起了小铃儿的手,推起他那精细的细框眼镜,深情款款的说:「美丽的小姐,真是对不起啊,我先前并不是有意的。虽然那样残酷无心的意外伤害了妳,这也让我那颗脆弱的心也不禁留下了懊悔的鲜血,请你接受我最真心,最为深情的歉意,就算妳想要杀回我一命,我也愿意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妳,只希望能换回妳对我的重新认识。」

「呃……」小铃儿听了乱世沉沦的话,一时不知道该怎幺回应。

乱世沉沦也趁机拉了小铃儿靠近了自己一点,慢慢的将自己的嘴唇靠近,轻声细语的说:「对于女孩子,尤其是像妳这样的美丽的可人儿,我可是真心的希望与妳成为好朋友……」

正当乱世沉沦要亲到小铃儿的脸颊之际,一道有着冰冷寒光的金属物体準确无误的挡在两者之间。

乱世沉沦敢紧把即将亲吻到小铃儿的头缩回,生气的喊道:「很危险耶!……又是你这个混帐家伙!」

多亏了突如其来的东西阻挡,小铃儿也才能赶紧摆脱了乱世沉沦的接近。阻挡了乱世沉沦好事的金属物品,正是银亮闪耀的龙鳞剑,而持有龙鳞剑的所有人正是秋原。

「不可以靠近。」秋原还在执行着宇尘先前进入地下监牢内给的命令,「别让其他玩家靠近同队女玩家」。

「你为什幺一定要故意找碴啊!」乱世沉沦很生气的说道。

「好了,乱世沉沦你别跟秋原吵了,我们要一起练等,如果你不愿意跟秋原和解的话就请你离开了。──不然我跟秋梅说也可以。」

身为领导人的冬雪这幺一说,乱世沉沦也不得不安静下来。尤其是秋梅这名号,先前乱世沉沦在刚加入秋梅小队时用过同样招式对付秋梅,当时不但没有成功得手,反倒是被秋梅抓起了衣领,变化成龙人模式使尽全力的狠狠痛扁了一顿,直到被连杀了三级之后,秋梅才在冬雪的劝说下不发布通缉令。

「乱世你就退一步吧,大家一起练等比较有趣。」菩之心也赶紧打圆场说。

乱世沉沦插起了双手,刻意说:「只要这个平秋原不要做什幺坏事,我可以勉强跟他一起练等。」

「那很好,」冬雪转头换问秋原説:「秋原你呢?要练等级的话就不可以跟乱世沉沦起冲突!」

「是的。」秋原点头答应道。

「真是风波不断的练等之旅啊。」宇尘打趣的说。

「这不是很好吗,最后大家还是一起同心协力的打怪练等。」紫曜星也难得的开口说。

「我觉得……,秋原他倒是挺帅气的!」

堕羽突然出现的这句话可是让除了秋原以外的在场所有人惊讶了一番,好像是她说出了非常不得了的一件事。

不管先前如何,正所谓不打不相识,秋原等人因为蓝迪斯的下线离开组队也跟着解除,在冬雪的指挥下就跟永夜的人组队,所有人一起攻击开始不断刷新出来的食人妖精跟不死系怪物。

战斗的情况是除了等级最低的秋原跟小铃儿俩人之外,战况几乎都是一片倒,毕竟每一个人的等级几乎都是怪物的两倍,根本也没必要去特别设定战法,就是努力的打就好了。

身为牧师,又拿法杖的小铃儿对上皮厚血多的食人妖精,就算挥上一百次手中的法杖,丢出十几发的魔法光箭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不像是也一样近辅助系职业吟游诗人的宇尘直接用手中的专加于攻击的薙刀一砍,食人妖精就能够一劈成两半。

幸亏一直对小铃儿很有兴趣的乱世沉沦,就像是护花使者一般一直在小铃儿周围射箭击退所有来袭的食人妖精。不过当他每次想要趁着空隙跟小铃儿聊天亲近的时候,总是会有本来在打食人妖精的堕羽将手中的铁扇张开出来到他面前阻碍他靠近小铃儿。

虽然小铃儿攻击对于食人妖精无效,但是当对上骷髅战士与食尸鬼,这一种不死系的怪物时不光是用一般的直接攻击,更可以使用治疗术产生伤害。治癒系技能有差成的牧师优势立刻显现出来,只有二十九级的小铃儿光是靠着两、三个治癒术就立刻可以将一个等三十二级的食尸鬼给立刻打倒,击倒的速度更胜过乱世沉沦的射箭速度。

至于周围几乎都没人帮忙的秋原将龙鳞剑又收回了道具栏中,重新取出祝福短剑,接着一剑一剑的慢慢去砍,只是因为他的魔防力过低,双头地狱犬光是一次吐火就能打掉他四分之一的血量。

秋原作战法相当的没有效率,也相当的差劲,在被两只地狱犬同时围上时,要不是有冬雪招换的破灭苍狼扑上来一口就咬碎其中一之地狱犬的头颅,在同时转头用利爪撕裂另外一只地狱犬的话,秋原可能也会立刻变成白光。

「平……平秋原,你不用龙鳞剑吗?」站在后方负责发动守护众人的防御结界的飞雪对于秋原的战斗模式非常的好奇,她也知道秋原有龙鳞剑的事情,但是她却不明白秋原有这幺强的武器为何不用。

秋原辛苦打倒了一只食人妖精后,才有空闲回应说:「因为那是秋梅小姐委託我保管的,并不是我的所有物,我不可以使用。」

「你的想法跟逻辑都好奇怪,」飞雪说到了这里,突然改变了语气,「感觉上你真的是一个怪人,却不像是其他人讲的那样是个坏人,我想我应该为之前的事情跟你道歉才对。」

「之前的事?我不记得有什幺需要妳跟我道歉的事情。」秋原并没有忘记在不死者之地发生的事情,也知道是飞雪将他给封印在圣血绝界被连杀数级,但是他却不认为那有什幺需要道歉的。

飞雪她那总是冷淡的可爱脸蛋上露出了难得给予不熟之人的一抹微笑,说:「说的也是,以后不是为敌的话还请多指教了。」

「嗯,喔。」秋原答应后,举起了祝福短剑又朝着新出来的地狱犬进攻而去。

秋原与飞雪的对话让一旁的双胞胎弟弟尘霜看在眼里,他与飞雪有一样冷淡的表情,掠过秋原脸上的双眼中更透露了出一丝不满的眼神,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啧,为什幺这个家伙,就只有这个家伙……」

等到游戏结束下线,回到现实的蓝迪斯将头上的游戏头盔给拿了下来,一将游戏头盔放好之后就立刻起身冲到墙边,对着破损的墙面用力的重重捶上一拳。

蓝迪斯的拳头还停留在墙面上,脸上却是满是愤怒的咬着牙,大吼说:「可恶!可恶!可恶!可恶!……我为什幺又出手了!」

第二拳跟着重捶到墙面上,蓝迪斯再次怒吼说:「我……我…,我在「他」面前发过誓的……,我不可以再动手了,不能……绝对不能再对任何人动手的!」

在朝着墙壁多捶了几拳之后,当蓝迪斯拳头已经变的红肿,他就好像是洩了气的气球一般的转过身,背靠在墙上,从墙面上逐渐滑坐到地面上。

不知到过了多久,蓝迪斯他那原本沮丧低着的头抬了起来,双眼的视线望向了整间屋子中唯一还有价值的物品上。

用支架架起,放在房间最中央处,那一把因为长久使用,却又细心保养而不至于磨损的银色吉他。

那是对于蓝迪斯来说,那是一个与巫月跟巫梅两姐妹一样重要的人,改变了自己那个以为会永远绝望命运的英雄,这世界最崇拜的人所给的「礼物」。

银色吉他不光是「礼物」,更是自己对于那人的「绝对誓言」!

一想到这里,蓝迪斯更是握紧了双拳,抬头大吼!

「可恶啊啊啊啊啊──!」

  • 名称:肉蒲团全集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7: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