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鳝门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在第六层秋原与永夜众人展开激战的同时,蓝迪斯与小铃儿在冬雪的带领下走在满是永夜玩家的第五层。

不同于冬雪与小铃儿俩人都是永夜王朝的成员,蓝迪斯肩上没有任何一个盟会的标誌,加上他跟在那两名美女玩家的身后,更是引来许多永夜玩家的一阵侧目。

除了唱歌已外几乎都不理会任何事得蓝迪斯根本没有理会那些目光,只是跟在冬雪的身后走着,心里面依旧在想着要什幺时候才可以唱歌。

这时,走在一旁的小铃儿开口问蓝迪斯说:「蓝迪斯大哥,你是怎幺认识永夜冬雪小姐的呢?」

「这个啊……」蓝迪斯似乎对这问题觉得有点为难,「抱歉喔,我不太想要回答这个问题。」

小铃儿听到这样的回答也就没有说什幺,最主要还是蓝迪斯脸上显露得为难神情让她没办法问下去。

「我跟蓝迪斯认识的过程其实也没有什幺好说的,或许应该说,……很糟糕吧。」冬雪美丽的脸蛋上还是挂着一抹微笑。

被冬雪这幺一说,小铃儿更加不清楚,只有蓝迪斯他用苦笑来做证明。

小铃儿将话题转向了冬雪身上,询问说:「那我想请问永夜冬雪小姐,妳是怎幺,认识秋原的呢?」

「秋原啊,是秋梅要他帮忙解隐藏任务时才认识的。」冬雪感觉到小铃儿问的问题有很奇特的感觉,就好像秋梅问自己秋原的事情时一样。

「秋梅?该不会是那个每次都一脸兇恶表情,个性彆扭的嚣张丫头吧?」蓝迪斯问道。

「别这幺说,秋梅她已经长大成熟多了,也比以前更加得漂亮,行为举止也更有气质了。」冬雪就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来回应着。

「哼哼,我是很明白那个嚣张的丫头放下马尾就跟妳一模一样,但是要说她那样气势凌人的个性改掉了。很抱歉,我不信。」蓝迪斯说的话虽然严重,不过却像是趣事一般的叙述着:「当初一见面就毫不留情的给了我一记扳手,被她打得头晕目眩的痛感,我可是印象深刻至今。」

「扳手……」小铃儿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呵呵,要是给她听到的话她会很生气的。」冬雪浅笑的说。

就在这两人彼此聊天叙旧之间,身为局外人的小铃儿也听得津津有味,毕竟他们所说的话题可是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

等到三人都走到向下第六层楼的阶梯时,冬雪突然提问说:「蓝迪斯,你还住在    那座城市里吗?」

这个问题让蓝迪斯沉默了一会,跟着才回答说:「是啊,我没有一直没有离开……」

关于蓝迪斯所居住的城市……

那是在一年战争之前的世界一个大国的首都,随着战争的展开,大国的首都自然就成了首要攻击目标,结果就是一个月内就被战争砲火给彻底摧毁掉。

直至战争结束,这座崩坏的城市转变成了世界八成以上的犯罪者所出现的温床,为了活下去就得要做尽抢夺与偷窃的坏事,这已经变成了这城市的「生活準则」,不管是大人小孩,男性女性,全都明白,也都如同吃饭睡觉一般,习以为常的生活习惯。

就连后来建立的世界政府也因为这座城市的重建费用过高,所有居民百分之百的最高犯罪率,也就刻意的将这座城市给遗弃。毁坏的城市,犯罪的居民,糟糕的生活,层出不穷的罪犯,使得更多人都不愿意去接近,甚至是逃离,最后所有人就习惯的把这座只会传来灾祸的城市称之为「废弃都市」。

即使被世界政府遗弃,却相对的让一些需要法治以外空间的势力进入其中,进驻这个都市的企业中就以需要许多暗处活动的「黑龙集团」最为庞大,保持着不干扰都市与都市中生活的居民运行,却暗地支配整座城市管理的方式存在。

在这座「废弃都市」之中,蓝迪斯所居住的地方就是曾经被称之为摩天大楼,战争时崩坏到剩下三层楼,只能被称之为「废墟」的建筑物中。

建筑物内皆是没垮下却也摇摇欲坠的墙面,毁坏的楼梯上是腐朽的栏杆,失去门把不能关上的大门,房间墙上却是幸运的虽然没有一处完整的崩裂墙面,不过还好还能够挡风遮雨。

房间内部简陋的陈设,只有一张床,一件棉被,一台老旧的音响,一双筷子,一个碗,一支钢笔,以及散落在地上零乱不堪,写满着音符与歌词的白纸。

还有位于房间中央最显眼处,也是唯一值钱的物品,一把经过长年不断反覆练习,磨损到伤痕累累,却还是被主人小心珍惜呵护的银色吉他。

居住在这座不犯罪就得艰难过活的「废弃都市」,蓝迪斯就如同他在『开创』中所表现的一样,特立独行。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去为非作歹的用着抢夺偷窃去换取活下来的机会,只是在一家酒吧中努力打工,也跟着担任驻唱。

在这值得一提的,光是靠着在酒吧打工一个月的钱,顶多只能用半个月,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虽然有担任驻唱,但是这却是以没有领薪水为条件所换来的唱歌机会,就算没有任何一个酒客愿意听。

这里不得不多提『开创』的游戏头盔,这可是「废弃都市」最重要的赚钱工具,不管玩家的身份,身体好坏皆可以从游戏中赚取金币来换取金钱,变相的也算是在这城市中能让人活下去的手段。

只是居住在这座超过二十万名居民的城市里要取得游戏头盔却是相当困难,有关係,或是运气够好的得到在『开创』开启初期所免费发送一万顶游戏头盔。

蓝迪斯的游戏头盔是编号NO:007,像这种十号以内编号的游戏头盔是只有中天集团有关係的的人才可以得到,外面就算是想要买也买不到的。至于为什幺居住在「废弃都市」的蓝迪斯会有这顶游戏头盔,与现在要说的无关,暂且就先不去说明,题外话也暂且到此打住。

蓝迪斯每天的生活作息就是一早先拿起他那顶银色吉他就开始练习,跟着才到会带上游戏头盔进入『开创』,在游戏之中也鲜少打怪,几乎就都是在做像採收葡萄任务的不用打怪的任务,还有就是不断的在练习他的歌曲,在游戏中所得到的金币大部分也都换成金钱来当作生活费,所以他人物的装备其实也跟秋原相差无几,只胜在用卖不出去的强化卷轴来点到装备上的强化。

傍晚的时候就是下线回到现实,去老朋友经营的酒吧当做服务生兼清洁人员。

服务生的职务要去点餐整理桌面,要去清洁客人汙秽的呕吐物,大致都是如此,可是在位于「废弃都市」的酒吧中的工作,服务生并不是一份很简单的工作。

要小心会从某一张桌飞来的玻璃瓶或是小刀匕首,要小心酒客的不满会变成子弹击来,要小心因为无聊就从门外开始用机枪扫射的帮派份子,要小心无缘无故持刀冲来杀人的疯子。

生与死都仅在一线之间,通常这样的情况之下,服务生都是乾脆从酒柜中拿出散弹枪或是直接用拳头还击这些危险的事情,因为在这座城市中,生命并不是珍贵到可以跟金钱或食物相等的东西。

不过蓝迪斯就跟『开创』游戏中一样,他不会动手也不会开枪,只会拿起放在驻唱舞台上的吉他到冲突的地方开始唱歌。

「这个家伙是白癡?」,这也是每个知道他的人唯一的感想。

在枪林弹雨中,蓝迪斯就像是他在游戏所展现出来的神奇闪避动作一般,毫不畏惧也毫不退缩,不断的游走在战场之中,光是这一点,蓝迪斯可能称得上是世界第一!

只是,这些事情虽然危险,却没有比起蓝迪斯在酒吧中驻唱时要面对的事情还要严重。

”匡啷!”的一声,这是酒瓶狠砸向墙面的碎裂声音,也是蓝迪斯每天在唱歌时必定会得到的回应。

「X你X,唱什幺唱,你这个白癡!」这是都市中的客人最常说的一句话。

客人的嘘声,不满酒客的酒瓶的狠砸,没有人愿意听他唱歌,这就是蓝迪斯结束服务生打工到回家之前,所有人给他的一贯反应。

「不要唱了,烂歌!」

「你她XXX!唱什幺唱啊!」

「XXX!给老子我滚下台,X!」

「唱的跟鬼叫一般,滚下去!」

……之类的辱骂言词每天都不断伴随着嘘声一起出现,没有一个人会给蓝迪斯称讚,也没有半句支持的话语,直到每一次唱到完时只换来「赶快滚!」的结论。

蓝迪斯的歌声并不差,就连『开创』中去庄园做採收任务的玩家都很喜欢听他唱歌。只是他所唱的歌的歌词却是最大的问题,追求未来,渴望光明,掌握希望,这些一切的歌词都是在这座已经被世界政府抛弃的「废弃都市」中最令人厌恶的词句。

一开始唱歌,蓝迪斯常常被酒瓶给砸个正着,有时更被砸个血流满面,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反倒更是烦恼要怎幺把歌曲完整唱完不会被中断,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关係,后来也造就了他拥有异于一般职业玩家,独树一格的神奇闪避技巧。

就算闪避的技巧不断的精进到可以闪过所有攻击,不会因为砸来的酒瓶中断,就算毫不畏惧所有听者的嘘声与辱骂,把整首歌曲给完美的唱到结束。

酒吧的老闆,蓝迪斯从小到大的朋友,他却问过这样的问题。

「你每天这样唱,你也都知道没有半个人要听,也没人要理解你,连我都不明白你干嘛要在那些起冲突的人面前唱歌,你到底在想什幺啊?」

就像他说的,蓝迪斯不断的唱着,只是不管是现实的「废弃都市」,或是游戏的『开创』,还是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歌声传达给任何一个人,也没有办法让任何人有意愿来理解自己的歌。

即使如此,蓝迪斯依旧没有离开这个都市,因为这其中也包含了自己心中对巫月的思念,还有对给了自己银色吉他的恩人的誓言。只希望能够有朝一日,自己的歌声能够撼动这一座与巫月相遇,却是残酷冷漠的「废弃都市」!

第六层内,数十名永夜法师玩家的魔法攻击,火球、雷击、风刃,其中还夹杂着弓箭手的数十只银箭,所有力量交互爆发于圆阵的最中心,所形成的就是一股发出轰隆震音的大爆炸!

看着没有人可以生还的爆炸火焰在圆阵中持续燃烧,认为秋原肯定惨死的飞扬战神忍不住的窃笑说:「嘿嘿,看看那个白癡会不会掉装备!」

「没看到他正义值是满的吗,那像你这个恶贯满盈的红人玩家,不可能有可能这幺简单爆出装备的啦!」飞扬无双刻意反讽说。

飞扬战神非常不高兴,本来想回嘴,可是却被永夜飞扬挥手阻止。

永夜飞扬走到他们两人的身边,一脸得意的说:「哼,没差,等他回村再多杀他几次就好。」说到这里,他还特别将目光转向了另一边冷眼旁观的永夜乌云与握紧双拳的秋梅。

「秋原……」秋梅对于自己无法帮忙非常的懊恼。

本来应该也有同样想法的暗号却没有表现出懊恼的神情,反倒是一只手摀着嘴,一手转动着他那柄从副本中得到的永眠匕首,这是他一贯冷静思考的模样。

思考着的问题就是:「白光呢?」

看着爆炸的火光在燃烧,飞扬战神虽然高兴,可是还是不忘的问说:「老大,我们要先叫人回第三层那里传消息给村里的人继续追杀那个白癡吗?」

「那当然,务必要给我杀到他回一级!」永夜飞扬除了龙鳞剑之外,还是不忘报仇。

正当飞扬战神立刻转头要去吩咐下面的人去传递消息时,突然在一旁的永夜玩家指着爆炸火光,说:「你们看,好像有什幺东西在动?」

爆炸的火光逐渐变弱,在火光中的确如同那名永夜玩家所说的,一道身影在晃动。

「那是什幺啊?」永夜玩家开始骚动,已经不光是一名永夜玩家看到,因为火光中的身影越来越明显。

火光中的身影停止了晃动,跟着就出现了一道银光闪烁,一眨眼的瞬间,银光从火焰中急冲而出!

「解除祝福短剑,龙鳞剑替换祝福短剑。」挥动银光的身影说着。

银光以其最快的速度扑到了飞扬战神的跟前。

「五连斩!」

听到这声音就反射性即刻后退的飞扬战神终究慢了一步,五连斩的第一斩就斩入了飞扬战神的头颅,来不及做成的防御与格档让血量随着银光其他四斩的伤害迅速的大量减少去一半以上!

斩击停止了,但是攻击尚未停歇!

银光中心处爆发出了一道炙热红光,在飞扬战神身上闪耀,跟着就是强裂的爆发显现,大量的火舌将他整个人团团包围燃烧,这是火系魔法的中上级法术「爆炎」!

一半的血量瞬间降至最低残血量,被火焚烧的飞扬战神整个人也不由得赶紧趴在地面打滚,要将身上的火焰赶紧扑灭。虽然游戏中的火焰是只有用来产生伤害值的虚像与略为热热的感觉,但是火焰的真实程度却与现实的火焰相差无几,所以即使明知道自己不会真的被烧死,人类还是会对缠着自己不断燃烧的火焰产生恐惧,这并没有什幺错。

打滚直到身上火焰熄灭之后,飞扬战神才镇静的停下动作,整个人显得好不狼狈。

在不到十秒内就飞扬战神打成残血量的银光并没有乘胜追击,反倒是一个回绕的在原地划出了一个圆阵,停留在原地将残光挥散。

「怎幺做到的?」暗号比所有人更快看清楚银光与它的主人。

就因为银光的停留,银光的真面目与银光的主人模样也才让所有人看清楚,有些永夜的玩家更为此惊呼了一声,不敢置信眼前出现的情况。

「秋原!」秋梅惊讶的呼喊了银光主人的名子。

是的,出现在所有永夜玩家面前的正是应该被魔法与弓箭集中攻击,应该在大爆炸中被化为白光重生的秋原!

秋原站在所有永夜玩家面前,手中所持的武器已经从祝福短剑换成了永夜飞扬一心想要夺回的龙鳞剑,在剑身上还微微的发出光亮,这是与秋梅所拥有的另外一把龙鳞剑所产生共鸣的表现。

「好厉害!」旁边永夜玩家都因为秋原强大的攻击力而惊讶不以,纷纷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照常理来说,以秋原不到三十级的能力是不可能有将飞扬战神瞬间打到残血的。这全部都是多亏龙鳞剑的强大攻击力,加上剑本身专属附加来提升攻击技能百分之三十攻击力的「龙鳞之力」,以及靠近持有另外一把龙鳞剑的秋梅,双剑共鸣效果之下,再次提升了龙鳞剑的攻击力。

这也是为什幺永夜飞扬在不死者之地抓住秋原时,与黑天龙军团混战之中光用斗气技能就扫掉许多黑天龙玩家的原因。

龙鳞剑的威力虽然如此的强大,却也只有知道剑的能力的秋梅与永夜飞扬两人知道,加上他先前展现的不凡身手,所有永夜的玩家都一致的认为眼前的这个叫做平秋原的玩家绝对不普通,起码他绝对是一名一等一的职业高手!

这样一想,使得原本因为秋原等级低而看轻他的玩家都显得畏惧,即使现在秋原只是拿着龙鳞剑站着,双眼不知道在注视何物,全身破绽百出,却还是没有任何一个永夜的玩家敢上前动手攻击。

暗号也其他玩家一样不清楚龙鳞剑的能力,不过却很惊喜秋原能够从被围攻时的爆炸中脱险。但是当暗号看到面前那个动作像机器般规律来左顾右盼,好像不断在观测着所有人的秋原,虽然他的脸上还是一样那副冷淡漠然的表情,却让暗号感觉到十分的不对劲。

「好奇怪,他是秋原吗?」一旁的秋梅也喃喃自语的说。

「你也觉得秋原不对劲吗?」暗号问道。

秋梅美丽的脸蛋上露着不安的神情,说:「我觉得秋原他的意志……不对,应该说,好像……好像是他的全部感情都被抽离一般。」

好贴切!暗号没想到秋梅竟然会把秋原现在所呈现出来的感觉说的这幺贴切,这可能也只有真的深知秋原的人能明白的感觉。

秋原没有理会认识的暗号与秋梅,只是将眼光移向飞扬无双、永夜飞扬、最后落到永夜乌云身上。

「最初目标击退完成,无须追击,重新调整脱逃路线,目标重新设定。」秋原的语气异常的冷淡平静,不带着任何一丝的感情。

永夜飞扬赶紧指挥所有部下重新準备作战,不管变的异常秋原打算做什幺,害他失去永夜王朝内权力,抢走未婚妻的心,动摇了自己注定会继承的庞大权力,综合了这些种种任何一样都必须要将他杀之洩愤的理由。

尤其当永夜飞扬他看到真正当权者永夜乌云在等待他所做的处理方式之时,「平秋原一定要死!」这变成了他心中唯一的想法,一定要重新得到永夜乌云的认同!

已经用最高级治癒药水恢复满血量的飞扬战神、举起巨斧的飞扬无双、刚刚躲在后面的飞扬傲世,三名永夜飞扬的忠心部下也很自动的各自指挥着下面的人一起对秋原展开包围的阵势。

「爸爸已经够了,不要再这样了!」秋梅还是急忙的向永夜乌云为秋原求情说。

「别再说了。」永夜乌云只给了这样一句冷淡的回应。

秋梅难过的咬牙闭上了嘴,无法反抗父亲这一点就是她与冬雪最大的弱点。暗号知道秋梅无法反抗永夜乌云,可是却不清楚理由,这样一来反倒是让暗号很为难的考虑自己该不该出手。

帮了秋原,那现在正住在永夜集团旗下最顶级医院中的妹妹该怎幺办呢?虽然暗号不认为永夜乌云用这些低级庸俗的手段来为难自己,但是永夜飞扬却是会这幺做的卑鄙小人。

「预测结束,最大机率为百分之六十一。」秋原将手中的龙鳞剑举起,剑尖向前直指,说:「击杀目标──「永夜乌云」。」

令众人惊讶的话语一落,秋原脚步一踏,手上的箭再次化为银光,这是龙鳞剑上所追加的技能「冲锋」!

永夜飞扬也在第一时间自己举起长剑,连同下令所有人一起去包围阻挡在秋原的面前,绝对不可以让正在看着发展的永夜乌云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随着永夜玩家的集体包围,逐渐挡住前往永夜乌云面前的道路,秋原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轻声说:「误差计算之内,开始进行攻击。」

秋原的速度虽快,身为刺客的飞扬傲世更加的迅速,手中那柄碧绿色的淬毒匕首更是直接刺向了秋原!

匕首刺穿了秋原的肩膀,”177”的伤害值立刻从秋原的头上跳出!

「嘿嘿,这下嚐到本大爷的厉害了吧!」飞扬傲世挥动了匕首阴笑的说。

「秋原!」秋梅紧张的叫唤着。但是在下一刻,秋梅却对秋原会被飞扬傲世攻击到产生了疑惑,秋原的速度极快,跑位準确到没有丝毫误差,他又怎幺会避不开那一记匕首呢?

秋原虽然被正面刺击,身上更显示出浅绿色的中毒状态,可是他却顺势的一个瞬身就直接从飞扬傲世身后的两名骑士玩家间的空隙冲入,整个人就处在所有永夜玩家群中!

这时,秋梅立刻明白了秋原的想法,挨了飞扬傲世的一刺,纯粹是不要被打断前进的速度,而冲入永夜玩家之间更是保命的最好方法。

「别让他靠近盟主,赶快把他给解决掉!」永夜飞扬急忙的下令,飞扬战神等三人立刻就迅速的冲向前去击杀秋原。

虽然永夜飞扬急忙的指挥催促,秋原却毫无阻碍的游走在永夜玩家之中,当有玩家对他挥剑攻击,他就只是一个侧身闪避,不然就是直接一掌或一拳将来袭的玩家直接给推开!

为什幺不反击?──无意义的攻击只会拖累到速度,不如直接闪开或是将对方的攻击给挡开,这些都在秋原的计算之中不断运作。

秋原的眼睛不断的飘移环视,每望到一个角就立刻预测计算下一步的来去安全机率,如同超级电脑一般,不断的重覆连续进行预测与前进,这种不依靠直觉与经验的行动是只有NPC的秋原才做得到的!

飞扬战神等三人也因为玩家人数过多聚集,反倒无法顺利的靠近秋原,加上这游戏既然开头就说是真实体验百分之九十九,攻击自然可不是锁定目标就只会伤害到目标,就算是同盟同伴只要被打到还是会照样受到伤害。

就是因为永夜玩家群聚在一起的关係,不光是永夜战神三人不敢乱发技能,永夜玩家也都彼此都完全不敢发动技能或法术,过近的距离发动就会打到同伴,也害怕会被同伴打到,就只怕打不到在玩家群中来去自如的秋原,反倒是把同伴给打的变成白光重生。

不知道无法去看说明说的秋原是否知晓这点,可是他所做的的确是最好选择。

为什幺只有一个人的秋原不发动技能攻击呢?──现在不是秋原还因为无法攻击玩家被限制住,而是魔力量比起一般玩家更少的关係,需要将技能用在更重要的地方。

银光宛如疾风之速,避过了拿着短杖的法师与拿着细剑的女剑士两人间的空位,划过了面前到达的飞扬战神,迎面斩下!

「重力剑!」秋原完全命中的一剑重斩了飞扬战神,被会使目标线入昏厥状态的技能「重力剑」一击,飞扬战神立刻就处于晕眩状态,整个人跟着就不由自主的倒下。

就在飞扬战神倒下,面前到永夜乌云的路已经出现,只剩下在永夜乌云旁的永夜飞扬与秋梅!

「秋原你不可以这幺做!」秋梅立刻站到永夜乌云前挥手制止说。

这时,从永夜玩家群中顺利脱身而出的秋原,他听到了秋梅的声音,但是他那已经失去了感情的双眼之中却没有秋梅。

秋原的意志中只有着,──击杀脱离所需目标:「永夜乌云」!

  • 名称:黄鳝门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6: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