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瓶龚玥菲超清在线观看

「别为一个迷惘而停留    只会错失良机    别在暴风雨中放弃我    不论多少次    不论多少次    我会不断尝试着    一定可以的~~」

蓝迪斯唱完了最后一句,在场的所有人也将从魔法阵解除后涌出的怪物都全数解决。

宇尘将手中的薙刀挥手一甩,就好像是要将刀刃上所沾染的怪物污血甩除一般的习惯式动作,接着才说:「终于打完了,秋原他在哪里呢?」

被宇尘这样一问,所有人都望向魔法阵内,那里只有两名玩家,飞雪与尘霜,最重要的秋原却不在那里。

「飞雪、尘霜,你们有看到平秋原吗?」冬雪走上前去询问说。

尘霜没有回答,只有「哼」的一声,本来应该冷淡的脸上满是不悦。

飞雪急忙接过话说:「刚刚平秋原那名玩家有突然出现到我们面前,不过他却没有动手就从阶梯走下到第五层去了。」

「这样啊,」冬雪想了一下,跟着转过头对蓝迪斯等人说:「下面都是我们永夜的玩家在那里,如果你们下去找秋原的话很可能会被攻击。所以就由我先下去帮你们找秋原吧!」

就如冬雪所说的,第五层都是永夜的玩家包场,要是有其他盟的人或是不是永夜的玩家进入当然会被攻击。秋原原先就应该是这样,但是他刚好运气好,能够碰到暗号保住了他,不然应该也是会立刻被一堆永夜玩家给偷袭斩杀。

「可是妳不是永夜王朝的副盟主之一吗,为什幺不能带我们人下去呢?」堕羽不解的提问说。

冬雪只是浅笑的说:「我的确是副盟主,不过开始来这里练等之前,父亲……是盟主才对,他特别吩咐要到地下监牢练等的人就只能有永夜的成员,不可以带其他非永夜的成员进来练,就算是朋友或是亲人都不行,身为副盟主的我自然也不可以带头破坏规矩,必须要以身作则。」

「真是没想到永夜的盟主是这幺霸道的人。」紫曜星难得打破沉默说。

「我倒觉得永夜盟主很明智,」宇尘很迅速的帮冬雪回答说:「去除同盟以外的玩家来练等,这也会减少打怪时的摩擦,不会因为谁先开哪只怪,或是打到宝物要怎幺分才平均起冲突,毕竟都是同盟的玩家,一切问题都好说话。如果是成员在盟外的朋友,一碰到事情就会容易衍生纠纷了,所以在全盟包场时不能带同盟以外的玩家这个点上,虽然很基本,却也是很重要的要点。」

「这也是原因之一」冬雪依旧用他甜美的浅笑回应说:「要真正而论的话,是原则问题啊,如果我们高层人员不能当作表率的话,那以后还有谁会听我的话呢?」

「我……我也一起去!」小铃儿突然要求说。

冬雪看了一下小铃儿肩上的银月图案,说:「嗯,妳也是永夜的成员,妳的话没有问题。」话说完,她也注意到了小铃儿脸上因为不知下落的秋原而紧张的表情,心里面也有了个底。

「我也去吧,那个单纯的秋原可是我的小弟!」蓝迪斯虽然是跟秋原约好达成约定才当他大哥,实际上他却打从一开始就把秋原当成了小弟。

蓝迪斯的要求让冬雪有点犹豫,可是还是答应说:「如果是蓝迪斯你一个人的话应该没问题,不过你到下一层时千万不能打怪或抢怪喔。」

冬雪跟飞雪交待了一下要她跟其他人继续守住洞口,等等会叫其他成员来帮忙,之后就带着小铃儿与蓝迪斯两人走下了阶梯。

在冬雪三人下去之后,飞云跟菩之心已经开始在準备防卫的工作,本来一直闷闷不乐的尘霜也过神来一起帮忙。

只是当尘霜他看到与蓝迪斯分开,停留在面前空地打怪的玩家的时候,突然开口询问飞雪说:「姐,我记得刚刚他们有五名玩家吧?」

「是啊,怎幺了?」飞雪回应说。

「永夜冬雪小姐她带两个人先下去,那一、二……」尘霜数了在广场上正在打怪的玩家说:「怎幺会只有剩下两名玩家呢?」

就如尘霜所说,广场上除了他们永夜王朝的人之外,跟着蓝迪斯来的玩家就只剩下两名在打着地狱犬跟食人妖精!

真的还有一名玩家不见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秋原遇见到了永夜乌云的表现即使看起来还是像一般时冷漠的表现相差无几,但是在场的所有玩家不管认识他与否都能感觉到秋原他整个人都变得不对劲,就好像是出现另外一个人一般的违合感。

永夜乌云是一个年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高大挺拔的外表,加上雄壮威武的身躯,搭配上他身上整套的乌金色装备,就像是个电影里面挥手就能号令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般,眉宇之间更是散发出不怒而威的强烈气势,或许用王者之气会更适合来形容。

与他所散发的威严与英雄气势相比,就连黑天龙军团的团长艾克萨也略逊一筹,更别提站一旁的永夜飞扬就变成空有外表帅气的小卒一般,根本没得比。

只是秋原会注意他的原因却不是因为永夜乌云所散发的强烈气势,而是连秋原本身都无法理解的程式异常。

「要我问第二次吗?」永夜乌云再次开口问道,表情依旧严肃,不带一丝笑意。

一旁的秋梅可是紧张的看着秋原,想要说什幺却是没有办法开口。永夜飞扬也是一样,不过比起说话,他更想要直接就去把秋原给斩杀,把自己的龙麟剑给夺回来。

「秋原?」秋原旁的暗号叫唤说。

这时,在永夜飞扬身后的跟班刺客玩家飞扬傲世,已经不耐烦的大声的吼说:「没错,他就是平秋原那个偷走我们老大武器的下三滥玩家!」

飞扬傲世的话语一出,永夜飞扬跟身旁另外两个跟班的脸色马上铁青,不是为被秋原抢走龙鳞剑这是感到难堪,而是因为飞杨傲世竟然在这时候说话!

永夜乌云看了永夜飞扬一眼,威严的眼神瞬间让永夜飞扬急忙的转过身,用力的给飞杨傲世一拳,把飞杨傲世打到摀着鼻子倒下,跟着才低着头转回来!

看着被打倒在地,摀住脸的飞杨傲世,同样为跟班的飞扬无双跟飞扬战神两人心里可是用着「你活该!」的念头窃笑着。

高层讲话时如果没有允许就绝对不准下面的人随意发话,这是永夜乌云所要求的规定,在现实的公司里,在游戏的盟会中都一样如此。不光是向飞杨傲世这样一般的成员玩家,就连管理阶层的永夜飞扬,甚至是自己的两个女儿冬雪跟秋梅都不可以违反这项规定。

这也就是为什幺秋梅惊喜的看到秋原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却不敢随意说话的原因。

永夜乌云再次看着秋原,这时的秋原略为恢复平常的模样,也才能开口回应说:「我是平秋原。」

「多余的话我不多说。」永夜乌云直接开门见山的要求说:「我要你把龙鳞剑还来,我会出钱跟你买。」

不怒而威的语气,肯定绝对的命令,完全显露出永夜乌云他身为大集团总裁的高人一等的威权与气势。

暗号本来是打算要带秋原来跟永夜乌云来化解之前秋原与永夜王朝的纠纷,只是没有想到永夜乌云竟然就直接要跟秋原强要龙鳞剑,就算是要用买的,却也没半点能给对方说”不”的余地。

正当暗号打算硬着头皮要开口帮秋原说话的时候,已经逐渐恢复漠然表情的秋原却进一步的走上前去。

「不要。」秋原坚定的回绝。

被秋原丝毫不犹豫的态度给否决,永夜乌云没有生气也没有愤怒,冷峻的眼神中不带有任何的感情,看着秋原就好像是商人在打量着一件商品的价值。

「我只出双倍价格五百万,就这样。」永夜乌云说了他最后的条件。

「不行。」秋原依旧拒绝说。

「秋原……」秋梅忍不住开口叫唤,却也担忧的望向永夜乌云。

不过在永夜乌云使了个眼色之后,像是获得特许一般,秋梅立刻就跑到秋原的面前,赶紧要求他说:「秋原,你快点把龙鳞剑还给我爸……盟主大人,不然……不然后果会很糟糕的!」

「不行。」秋原还是拒绝。

「秋原你说什幺,别开玩笑了,盟主他可不是会轻易就放过你的人,快点把剑交给盟主吧!」秋梅原本俏丽娇美的脸蛋变的非常的不安,甚至是已经焦急,这可是一向不理任何人,要做什幺就做什幺的她非常难得出现的慌张模样。

对于永夜乌云想要会做的事情会怎幺去做,秋梅可是比谁都要更加知晓,一旦跟他作对,下场可不是光下跪道歉就会有挽救的转机。

「不可以。」秋原根本就不理会秋梅说的,还是拒绝。

永夜乌云挥起了手,四周的永夜玩家都开始聚集,不管是打完怪的玩家,正在打怪的玩家,全都听令的前来。

永夜飞扬也举起了手中的长剑,身后的两名跟班也分别取出了武器,脸上露出了即将要报仇的得意表情,只等带着永夜乌云的一个下令。

「爸爸……盟主,请等等,秋原他……」秋梅还是想要阻止永夜乌云对秋原下手。

永夜乌云没有再理会秋梅的请託,只是对秋原说:「交出来,不然我就动手去拿,或是你想要我从现实世界中动手。」

秋原看着不断聚集过来的永夜玩家,眼前的永夜乌云更是逼着要自己交出龙鳞剑,加上地下监牢第四层以下的楼层都禁止使用密语,也禁止使用传送,这种前有狼后有虎,前无门后无路的情况下,换成一般的玩家早就会受不了的将剑交出。

「我无法交出。」

秋原再次拒绝,更因为玩家不再打怪,少了武器攻击声与怪物的惨叫声,「我无法交出」这五个字更是清楚的让所有永夜的玩家都听得到!

这次已经代表秋原他把自己的后路给完全切断了,永夜乌云也不会再问第二次。

「秋原!」秋梅完全不明白一向都是只要是自己说什幺,他就会乖乖听话的秋原怎幺会突然变成这样子?

其实秋原根本就不在乎龙鳞剑要拿给谁,能够给自己换来多少钱,这些都对他没有意义,所以先前暗号跟他要龙鳞剑时也就直接将剑交出。

现在秋原有这种坚持拒绝的回应,实际上都是拜秋梅所赐,当初在雇佣兵公会秋梅要秋原收着龙鳞剑时曾说过:「秋原你听着,你绝对不可以把龙鳞剑交给我以外的人!」这句话,到现在这句话的绝对命令依旧存在于秋原所记忆的程式指示当中,除非命令达程或是结束才有可能解除。

加上秋梅的说法有些许的错误,她要秋原将龙鳞剑交给永夜乌云,秋原自然不可能会违反先前秋梅已下达的命令将龙鳞剑交给别人。如果一开始要是秋梅直接跟秋原要龙鳞剑的话,秋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剑交出。

「唉~~呀,恭喜你了,这下你必死无疑了。」还剩下双眼的魔猫没有回到宠物栏,还是躲藏在秋原身后,似乎很幸灾乐祸一般。

随着永夜的玩家纷纷聚集成为一个大型圆阵将秋原包围于中心,每个人手上的武器都已经準备好可以随时挥出,这无关于以多欺少或是恃强凌弱,纯粹就是盟会的行为準则而已。

眼见情势不妙,秋梅立刻站到永夜乌云面前,不管游戏内的名称就直呼说:「爸爸你别这样,秋原他是我的朋友!」

对于秋梅极力的帮秋原辩护,永夜乌云并没有任何的理会,依旧是冷眼旁观的看着秋原。只是一旁的永夜飞扬更是脸色难看的,对于身为自己未婚妻的秋梅竟然在所有永夜王朝玩家的面前去极力护着抢走自己武器一个男人,这对爱面子,自视甚高的他来说根本就是奇耻大辱!

「盟主,秋原他也是我朋友,他人虽然有点奇怪,可是他并不坏。」暗号也跟着求情说。

永夜乌云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用着冷峻的眼光低视着在他离开首都没有上线的这段期间让盟里掀起一阵不小波澜的秋原,这同时也代表着他并不认识秋原。

「盟主?」永夜飞扬已经在等待一个命令。

「爸爸!」秋梅还是恳求着。

永夜乌云对秋原再次开口问了一遍说:「条件一样,五百万,把剑交出来。」

五百万这价格已经是远超于龙鳞剑原来价值的数字,这数量的钱对一般人固然多,但是对永夜集团的总裁也只不过零头,不过永夜乌云也不是一个会白白送钱给人花的冤大头,这全部纯粹都是要表现给周围的永夜成员玩家看而已。

当然这样的要求也包括着就是要用钱压人的意昧,金钱、权势、这就是永夜集团的总裁。

「我拒绝。」秋原只给了这句话。

永夜乌云似乎对于秋原的回答没有半点意外,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特别反应。身后的永夜飞扬非常自动的就带着他的跟班冲向前来,手中透露着水晶光泽的长剑也显露出他那对于秋原的憎恨与忌妒。

永夜飞扬站在永夜乌云的前方,这也让永夜乌云看不到永夜飞扬他脸上那份嚣张狂傲的模样。

原本因为龙鳞剑被夺走,失去了原本领导权的永夜飞扬,现在得到永夜乌云的默许,现在当场除了秋梅与暗号以外的所有永夜玩家都归回于他的领导之下。

「爸爸,你不要这幺做,秋原他不是要钱,只要我跟他谈谈就没事的!」秋梅还是极力的阻止说。

「不要再说了,既然他这幺坚持我就如他所愿。」永夜乌云认真的说:「妳也不要做出多余的事。」

被这幺一说,无法反抗父亲的秋梅没有办法出手帮忙,面对这幺多永夜王朝的同伴,就算暗号也是无计可施,孤立无援的秋原一个人只能面对所有的永夜玩家。

「小子,上次之后,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职业是大剑士的飞扬战神阴阴一笑,右手巨剑一挥,夹杂着炙焰的剑气斩立刻爆出!

「我先闪了。」魔猫这次真的是完全消失回宠物栏中。

秋原没有理会那个有事就先逃跑的魔猫,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眼前的那一道来势汹汹的火焰剑气斩。

烈焰扑面而来,那是自己绝对无法挡下的攻击!

秋原立刻回看了四周一眼,对方是玩家,祝福短剑拿出来也不能发动攻击,只有同样发出不到对方一半大小的剑气斩来抵挡。

「别让他跑了!」旁边永夜的黑暗骑士和弓箭手随即反应,立即有了动作。

即使抵销掉火焰剑气斩,被包围着状态下秋原也没办法逃跑,黑暗骑士一个冲锋上来,加上后面还有即刻补位上来的法师、弓箭手两个远距离攻击输出,秋原必死无疑!

「让我解决他!」飞扬战神想用技能把秋原击杀,黑暗骑士就趁机拖住秋原,他便可以跟秋原缩小距离,绝对能够进行斩杀!

不懂人性的秋原是无法理解他们的意图,但是藉由程式预测的计算,若是不动,等于把自己将会被集中困在了攻击的正中央。

这下子该怎幺办才好?秋原的脑中不断的计算着逃跑的可能性,以及预测着所有脱离困境的方法。

正当秋原还在计算之时,没有办法完全抵销的火焰剑气斩已经化成了一道燃烧的火焰路径来到,直击秋原爆发!

”轰隆”的一声,火焰剑气斩击中了秋原,”122”的伤害值跟着跳出。

火花四溅的爆炸中,秋原冲出了爆炸火海,快步的迅速逼近前来的飞扬战神,手中的祝福短剑化成了银光朝飞扬战神的头袭击而去。

银光落到了飞扬战神的双眼前,本来应该顺利斩杀的动作却立刻停下了,秋原拉回了身,回到原地,禁止攻击玩家就是绝对指令。

虽然没能趁胜追击,暗号却对秋原那样冷静果断的行动,不由得暗自讚叹一番。

飞扬战神原本就没有指望火焰剑气斩击杀秋原,没想到秋原的行为却如此果决,不避反进。而且被抵消一半威力的火焰剑气斩伤害值竟然还能这幺高,也出乎了飞扬战神的意料。按理说能发出有抵销一半威力的剑气斩的玩家等级应该也很高,装备应该也不差,至少会被压在二十点左右的伤害值才对。

飞扬战神迅速前进,手中的巨剑即将发出就算秋原防御也一样会被瞬间斩杀的五连斩。

「五连斩!」

飞扬战神的巨剑挥出,第一斩从头砍去,秋原压低头闪过。第二斩从胸口砍去,秋原侧身下腰闪过。第三斩从腰际砍去,秋原整个放弃动作直躺落于地面闪过。第四斩直接朝地面的秋原砍去,秋原一手撑地将自己整个身体给撑起来闪过。

前面这四斩的时间用不到两秒,秋原却能在这样连看都来不及的时间闪过,可是让周遭的所有永夜成员的玩家完全无法明白,只能当作没看到一般。

有着职业玩家等级以上的暗号跟秋梅却是看的十分清楚,尤其是秋梅更是对秋原这样的表现更为惊讶。

第五斩出现的瞬间,因为系统设定的关係,巨剑硬是更近一步的出现到秋原的肩上,退后亦无用,防御也不及,无可避免的一斩就要从秋原身上斩下!

完全近身的一斩,面对巨剑的斩落,已经闪过四次斩击的秋原也来不及举起祝福短剑。

这时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动作出现了!

秋原直接伸手迅速的去推开飞扬战神,一把就将飞扬战神给推开了一小段距离!

斩击无法停止的巨剑,剑端在距离秋原会产生冲击伤害的间距外缘划落而下,最终只攻击到了地面。

「好……好厉害。」秋梅不敢置信的说。

随着秋梅的话语说出,周围的永夜王朝玩家都纷纷的鼓譟了起来,全都是秋原在飞扬战神所使用的五连斩技能的五秒时间所做出的惊人技巧。即使大部份的玩家都没有看清楚这五秒之间秋原所做的动作,光是秋原在没有任何玩家能躲过的五连斩这技能攻击下能够完全没有跳出任何一点伤害值的这一点,这已经是足以令所已玩家为之惊叹的能耐了!

飞扬战神不是第一次正面和剑士系玩家作战,却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而且还是来自于一个自己曾经把他赶到树林理落荒而逃的低等玩家。

唯一不屑秋原所展现出来的技巧的永夜飞扬立刻大吼,说:「你们在干什幺,还不多点人给我一起上!」

飞扬战神迅速后退,另外一旁的数名法师玩家就开始一同发动魔法,準备好了各种属性的魔法攻击,当然也包括了后方的弓箭手拉弓瞄準。

一直在旁看着的飞扬无双,她弓起那肌肉比起胸部还要大的壮硕女性身材,取代原本负责阻挡得黑暗骑士从旁边包抄过来,一跃而起,职业为狂战士的飞扬无双用她手中的狂战士之斧斩下,一来是要掩护魔法攻击,一来则是要自己将秋原给砍成两段。

对于没有夹带技能的斩击,秋原轻鬆的侧身就闪过,只是闪过这一斧并没有用处。

接着飞扬无双从侧翼扑来,锋利的斧尖近在眼前,秋原立刻就举起手中的祝福短剑,格挡在了面前。

加零的祝福短剑与加二十的狂战士之斧互击,”叮”的一声震响,两人身形俱是一震,虽然飞扬无双再难寸进半分,秋原却还是因为等级过低,武器完全比不上,头上还硬是跳出”67”的冲击伤害值。

秋原也赶紧使用治癒药水恢复血量,这也是他唯一可以使用的保命方法。

突然发生了火焰燃烧声,那正也是魔法发动之声音。

”轰!”一记火球在秋原的身上炸开,秋原头上又跳出了”100”点伤害值,本来魔防就比一般玩家还要低的秋原,加上他又没有魔防装备,所以光是初级的火球一击就能让他造成重伤。

这也让专注在格挡住飞扬无双攻击的秋原注意到其他法师正在把魔法蓄势待发,也同时侧身闪过了弓箭手的一箭。

遭到如此猛烈的攻击,还有数十名已上的敌人玩家,秋原表情依然平静淡定,这一点更令所有永夜王朝的玩家心中震慑,甚至有一部分听过秋原坏传闻的永夜玩家反过来对以一挡百也丝毫不畏惧的他产生敬佩之意!

包含秋梅与暗号在内的所有人,其实他们都不知道,秋原只是不知道慌张害怕的感情是什幺而已。比起这些事情,秋原更专注于逃脱的计算与战斗预测。

不管如何,秋原不利的情况依旧没有改变,逃离不了的区域,等级全部都高于秋原的大量敌人,不管他多厉害,计算与预测多準确,不断的机率变化之下,哪怕是百分之一的机会,还是可能会被击中,只要被击中一次中断动作,最后结果还是会被打倒。

「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永夜乌云很奇特的说了这句话,不过也接了一句,「……未必。」

「爸爸……」秋梅不明白的看着永夜乌云说。

就如永夜乌云所说,即使秋原再勇猛也未必能够逃离现在这样的困境之中。

所有法师玩家的魔法都已经随时準备发出,炽热的火焰在法师的法杖前端迅速凝成一团,每一道灼热的火焰转变成充满杀伤的的火球。

四周全部都是敌人,秋原的计算与预测也显示出他没有任何可以生还得余地,就连一丝丝可以逃离的生路都没有。

只是答案最后都指向再反抗下去也都是徒劳无功的结果,这也让秋原慢慢的将手中原本举起的祝福短剑放下。

看到秋原放下武器,飞扬无双没有趁机追击,只是将巨斧架在自己比一般男人还宽大的肩膀上,打趣的说:「小帅哥,你不抵抗了吗?」

「把他给我干掉,谁先杀掉他,我个人就给奖金!」永夜飞扬根本就无视秋原的动作,只是一心想把秋原给解决了夺回龙鳞剑。如果龙鳞剑没掉,他会再继续追杀秋原直到拿回剑为止!

在永夜飞扬的一声令下,所有永夜的玩家都同时发出了攻击,魔法与技能齐发!

这时在刚刚秋原与暗号走下来的第五层阶梯上已经出现了一名玩家,那是跟着蓝迪斯到地下监牢,却在与跟随冬雪去找秋原的蓝迪斯分开后,还留在第四层的三名玩家之中消失的一人。

那名玩家的身上正披着与冬雪相同的隐身斗篷,这整个『开创』世界中仅有的两件之一,除了穿着斗篷的自己和游戏中的BOSS之外,是没有任何玩家可以识破的,就算用能看破匿藏状态的静心之戒也没办法可以识破。

那名玩家嘴角上扬,高兴的说:「哼哼,现在的情况比我想像得更有趣,没想到永夜乌云真的会在这里。」

当那名玩家注意到即将会被永夜玩家围杀的秋原时,他就伸出了手取出白色的法杖,说:「唉,这也算是测试那些教徒传来的情报是真是假了。」

白色手杖的尖端发出了墨绿色的光芒,这也让那名玩家的隐身状态解除,可是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秋原伸上的关係,幸运的让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他。

随着那名玩家挥动法杖,光芒化为了一道如同流星的光束飞去!

发出后,那名玩家立刻就重新穿回了隐身斗篷,期待的说:「好啦,秋原让我看看你的秘密吧!」

法攻击与技能攻击同时向秋原发去,这已经没路可退,已经无法避免的情况,结果就只有被化为白光重生。

「秋原─!」无法出手帮忙的秋梅只能难过的呼喊。

「可恶。」暗号也无奈的说。

就在所有永夜玩家的魔法即将要击中秋原之前,那名出乎意料之外出现的玩家所发出的墨绿色光芒先打中了秋原。

或许有部分的人注意到了那道墨绿色的光,但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秋原被墨绿色的光芒击中之后的些微变化!

秋原头后的那一小撮蓝色马尾逐渐变化,蓝色髮色变成了漆黑的髮色。

同时,攻击的魔法已经到来,”轰隆”的巨响,伴随着强裂的爆炸,秋原被完全的没入其中!

「秋原──!」握紧双拳的秋梅只能大喊着

  • 名称:新金瓶龚玥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