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魔岛超清在线观看

从结束了沉睡女巫副本,也跟所有人道别之后,我也就直接下线,只要能过一次隐藏任务我就很满足了,况且也赚了十几万,应该去庆祝一下了。

脱下了游戏头盔,离开了摆放各式乐器,地上散落无数乐谱的家里,门外都已经是漆黑的夜空与繁华的热闹大街。

”叭──!”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呼啸而过,真的有够讨厌,完全不能当做音乐灵感的杂音!

这时,”噢喔──!”这是我手机的铃声响起,用我的歌曲前奏当做来电铃声,这个光是嘶吼的前奏就常常会让人物会事出什幺事了,也很有趣就是了!

「嗨,嗨!」我接起了电话,可是因为当歌手的身分我接电话时不能先报出名子,只能打招呼代替,不然被歌迷缠到就会麻烦一箩筐了!

电话那头的人跟我说了之前的事情要我出面来谈一下,我也就答应他,同时也把他约到了我们常碰面的地方。

戴上了我出门必备的黑框眼镜,穿上了薄外套,虽然我不认为这样能够起到什幺样的作用,但是这样自我欺骗一下,不用怕人认出走出大门。

离开家里走个几步,随即就走到了隔壁的那间人声鼎沸的热闹複合式酒吧中,这是我最常来的一家店,也是午餐晚餐,以及消夜都必须要到这里来报到的地方,店名就叫做「大金玉」。

对这店的名子我非常有意见,可惜以店老闆跟我的交情,我是不可能跟她开这个口的。

实际上,这是一间非常受好评的店,不光是美味的极品料理,就连酒类饮料都是一等一的受欢迎,再加上这间店里有着一个美女老闆在坐镇招呼,使得偌大的店里面的每张桌都坐满了客人,甚至已经到了没有预约就绝对进不了店内的受欢迎程度。

不过这家店有个很特殊的地方,即使客人再满,但是在料理的长条吧檯有高达三十几个座位,却是只有几个客人零散的坐在那裏。

这是这家店的特殊规定,只有跟老闆相熟,或是特别的客人才能够坐这里,其他人想要做还会被赶下来。

我先跟门口的女店员打了招呼之后,直接自己走到店内,拉开了吧檯边的空位,面前正好就是在準备着给旁边位置上的客人,製作特别调酒的女老闆。

我坐的位置已经是店的最里面,在左边空了三个位置的距离有一男两女的三名年轻客人跟女老闆聊天,身后的小桌子上则是有个手中拿着书,遮住了脸的长髮女性客人,桌上还有一杯这家店最顶级,也是最昂贵的调酒,没关係的人还点不了!

一头金色波浪长髮的女老闆看了我一眼,随即就转回眼光到一旁的三名客人身上。这也让我很好奇,会给老闆娘特别招待的那三个人是怎样的人?

那三名客人是两女一男,两个大约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还有一个顶多二十岁的男孩子,他们跟老闆娘有说有笑的聊天,正在谈论的还是『开创』游戏里的事情。

「小铃还满意我店里面的料理吗?」老闆娘将她亲手特调的调酒放上了一颗鲜红的樱桃后,递到长髮的可爱女孩子面前。

被唤做小铃的女孩子很高兴的点点头,说:「嗯,真的很好吃,没想到我能吃到这幺好吃的料理!──可是免费请我们吃这样可以吗?价目表上的价钱都很贵耶!」

「尽量吃吧,这点小钱,只要再从几个肥羊老闆的帐单上灌水就可以!」女老闆把这种话当成玩笑一样的来说。

「对啊,这幺好吃的料理,要是靠我们家小铃的哥哥,我这亲爱的老公可就不知道要什幺时候才能来吃呢?」另一个女孩子也应声说道,连带了也玩笑的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男孩子。

斯文的男孩子尴尬的抓抓头,说:「小霏别这样说啦,我会努力工作的啦!」

「哼,快点存满我们生宝宝的奶粉钱啦!」被称做小霏的女孩子还是很刻意的戏谑的说。

「嗯嗯……」男孩子只能更不好意思的低头答应。

「呵呵,放心吧。只要有小铃陪着的话,你们来吃都不用钱的!」女老闆说到这里,突然眼神一变,嘴角露出很特别的笑容,问说:「不过,相对的,小铃妳要告诉我一下妳跟那个木头人发展到怎幺样了!」

「咦?」叫做小铃的女孩子,她白皙的脸上突然泛红,害羞的不得了。

「什幺?我们家的小铃有喜欢的人啊!」叫做小霏的则是非常好奇的起身问说。

「是一个超级大木头呢!」女老闆也刻意取笑的问道,说:「小铃妳后来还有跟他见面吗?」

小铃的脸更加的红润,顿了一下,才开口说:「……没有了,从我开学就一直在忙,到现在一个多月都没上线,想说过几天恢复正常,有空才要上线。」

「这样可不行啊,」女老闆摇摇头,无奈的说:「妳这样太不积极了,这样那个大木头怎幺可能会知道妳的心意呢?」

「可是我……」小铃儿也很害羞的不知道该怎幺说。

这一个被女老闆叫做小铃的女孩子,她真的长的非常的可爱,加上她外表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却已经相当的玲珑有緻,将来的发展一定会相当的不得了,至少绝对不会输给永夜的那一对美女双胞胎姊妹!

竖琴!──对的,就是竖琴!

清新可人的外表,就好像是清柔飘逸的竖琴,使得接触到的人都会被她那温柔善良的那一份天真所融化。

尤其竖琴有一种特别的弹奏法被称之为泛音,即是姆指拨弦的同时手掌弯处压住琴弦而产生,这也是那女孩子所散发的独特音律。它的音高比正常音高高一个八度,声响独特,有一种空灵神秘之美。这个外形典雅高贵,曲线优美的拨弦乐器,音色华丽,如行云流水细细倾诉,柔似彩虹,如诗如画。温存、内敛、祥和,即是它独到之处。

也就是这女孩子给予他人最完美的感受之处,很可惜我跟她的音质并没有办法契合,或许只有像是秋原那种比谁都还要独特的人,才有可能跟她有着完美的契合吧!

对于小铃他的反应,女老闆笑了笑,指点说:「告诉妳一个消息吧,那个大木头前几天出了一件轰动『开创』的大事,他心情应该很不好,妳有上线的话就可以去安慰安慰他!」

轰动『开创』的大事?

不知道女老闆指的是不是秋原的事情,不然我也不知道还有发生过什幺大事,接下来他们继续又很高兴的聊天,我也没有什幺兴趣再听下去,赶紧点了可以让我填饱肚子的料理来吃晚餐。

一会儿后,吃饱喝足的他们三人一脸心满意足的跟女老闆道别,离开了这间店。同时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有一个身材比起三人中的男孩子还要大上一个个头的壮汉走了进来。

壮汉在店门口左顾右盼的看了店里好几遍,直到他看到我为止,跟着就朝着正在一口口吃着炒饭的我这里来。

壮汉走到了我身边,二话不说的就拉开了我身边的椅子做了上来,这也让女老闆蹩了一眼,但是却没有赶走他,继续做着她的工作。

「好久不见了,你这个王八蛋!」壮汉对着我毫不客气说。

「嘿嘿,别这样说啦,你也赚了一笔啦。」我放下了筷子,轻鬆的揶揄说:「……加入了永夜王朝军团,伟大的「悲痛战龙队」队长,铁牛大人!」

打从第一眼看到他从店门口进来我就知道是铁牛,本名叫罗钢铁,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叫他外号铁牛。

虽然游戏里面的容貌是美化了百分之十,可是实际上真的要认出来也不困难,毕竟本来就长的不帅,美化百分之十也是枉然。

就好像小喇叭一样,一口气用力的吹就可以吹出自己想要的音色,急促,响亮,汹涌,这也代表他这个人太容易被别人激起,结果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去乱做一通,如果要论好处的话,也就是很够义气,能跟他交朋友,他就绝对不会背叛你,只是前提是能有当上朋友!

「切,少故意这样嘲笑我,我还没有忘记你以前对我做过的事!」铁牛一想到当初的那件事还是非常的气愤,看来他以后应该也忘不掉吧。

「这幺讨厌我还特地叫我来这里。」我倒是不介意的说。

「哼!」不高兴的铁牛话锋一转,跟着说:「我只是来完成答应你的事情!」

「喔,早说嘛!」我耸耸肩,伸出手到铁牛面前。

铁牛看了我伸过去的的手,直接就挥手拍掉,跟着神情严肃的说:「在给你之前,有一件事情我想知道,你最好也老实的跟我说!」

「怎幺样呢?铁牛老大的问题我都尽力回答!」我还是微笑以对的说。

「……当初你叫平秋原那个玩家来找我的时候,开出来的条件都是你教他的吧,有多少就给多少,不够的部分就以进入副本时打怪后,过任务后,得到的所有宝物与金币当做折抵对吧!」铁牛的语气相当认真的说。

「对啊,不然以他一个人要去打那副本也很麻烦吧!不觉得是个好意见吗?」我也轻鬆回应说。

铁牛没理会我的回答,气愤的说:「可是你却故意要他在能过任务时,不要先过任务,继续打怪,让我们的人只能打怪拿不到过关奖励对吧!」

「这个……僱用你的人是秋原不是我,你还是去问他吧!」我是有暗示秋原,但是我也没预料秋原会做到这幺彻底,完全不给铁牛他们小队过任务。

原先的预计就是要秋原找其他小队的玩家去过副本前面所有的任务,等到最后打副本BOSS时,再去掉所有雇佣兵小队的人,让我还有几个比较熟悉的玩家一起去打副本BOSS,把最后的所有奖励都收归于我们这些人的掌中,不用跟其他玩家来平分。

只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结果却跟我想的不一样,连女帝小队也加入,幸亏触发了隐藏任务,也算是大赚了一笔!

我的解释似乎得不到铁牛的认同,但是铁牛虽然气愤可是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因为使他口气更重的还有更多呢!

「至少最后还是靠我的主意,你还是拿到一大笔钱啦!」我还是很笑嘻嘻的说。

铁牛非常不以为然的,说:「你还敢讲,当初接了平秋原的任务之后,就是你立刻给我密语,跟我说出整个从永夜飞扬那拿到赏金的计画。让我部下去接了平秋原的任务,在副本里面练等也打宝,一直到平秋原要去解最后任务,那时候让我的部下跟永夜飞扬告密,让我们带领着永夜飞扬跟其他的一大群玩家在不死者之地,在那裏等待平秋原的退出副本再抓住他!」

「你当时表演的也很好啊,能够让永夜飞扬这幺信任你,况且你也很顺手的宰掉秋原一次啊!」我还是很轻鬆的说。

「可是你不觉得这种事情很卑鄙吗!」铁牛很生气的说。

我想了一下,才说:「卑鄙……,这算是一石三鸟的计画,你拿到了永夜飞扬的悬赏金三百万,你的小队也顺利得到永夜飞扬的信任了加入永夜王朝,一次就赚到了名声跟金钱,何乐而不为呢?──而且永夜飞扬则是畅快的对平秋原报仇,也算是花得值得了!」

「可是你的计画中害惨了平秋原,难道你不会对他感到亏欠吗?」铁牛可能自己也对秋原的事情感到很内疚。

「嗯……」我略微想了一下,浅笑着说:「不会,只是掉个几级而已,那有什幺好内疚的?」

「世界上怎幺会有这种连朋友都可以轻易出卖的人,只要有好处,什幺卑鄙下流的手段都无所谓!」铁牛紧握着双拳,很明显的看得出来他的愤怒。

这个问题我就没有回应他,我承认我就是这样的人,只要能够完成我想要的东西,我的确不会在意这幺多。况且我对于秋原有另外一种计画,只是掉了个几级而已,根本就没有什幺差别。

「还有一件事情!」铁牛还是不满的看了我一眼,接着说:「……当时,永夜飞扬他们在围剿平秋原时,黑天龙军团的人出现了,而且出现的同时还派了另外一队人去攻打下了永夜王朝的一座城镇,这两种时机的出现未免也太过于巧合了吧,就好像是有人已经计画好,把一切都策划的天衣无缝一般!」

话语一落,铁牛的眼神就已经确定这些事情全都是我一手策画的。

我笑了笑,这也是我给铁牛的回答。

「唉……都是因为相信你这个混帐的话,害得我失去了布恩跟美少女。」铁牛非常不满的长叹了一口气,跟着就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小叠写满文字资料的纸交给了我,而我看也不看的也就迅速的接过后,收入了口袋之中。

铁牛低声的说:「进入永夜后我已经尽量找齐你要的资料了,三百万的价值只够我帮你一次,就算有缺我也不会再帮你找了。」

「这样就够了……,那现在你打算把那三百万花到哪里去呢?」我很好奇的问说。

铁牛对我的话本来不是很想回应,不过还是用着很感叹的语气,说:「我大哥……我大哥与大嫂,他们死的很早,身后还留下了两兄妹。虽然跟他们的感情没说有多好,各过各的好多年,甚至他们长大了也没多理会他们。但是去年知道他们两兄妹中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姪女得了重病,需要两千万的手术费来这首都动手术。」

说到这里,铁牛还是不禁再感叹了一声,说:「造化弄人,当初大哥大车祸时来不极筹钱给他们做手术,现在却换成她们的女儿需要钱,──这也是我该为了大哥大嫂来代替她们帮助她们儿女的时候。」

听了铁牛的话,我从上衣口袋取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他,说:「这交给他们吧,如果他们首都有问题就打上面的电话吧,毕竟这是我欠你的。」

「那当然,就是要你帮忙才跟你说的!」铁牛一把就抢过我手中的名片,说;「不过我给你个消息,……听说永夜集团的总裁回到首都了,应该会重新回到『开创』里面。」

说完这些话后,铁牛收起了我给他的名片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了这间店。

「永夜乌云啊……看来有趣的事情应该会再发生。」我喃喃自语的说。

一个小时后,店内的人潮依旧不减,划拳乾杯的声音还是此起彼落的,这家店的生意真的是热闹的不得了。

只是我面前原本晚餐的炒饭与小菜在吃完到剩下空盘时都被收走,如今换成了我已经吃了第三杯的樱桃巧克力圣代。

还是坐在吧檯原位的我无聊的拨弄着巧克力圣带上面的那颗樱桃,不是我不愿意走,而是在我出门之前打手机给我,跟我约好时间要到这碰头的人还没有来。

”噢喔──!”手机的铃声响起,萤幕上显示出来是一个很奇特的人的来电,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想要跟他连络,一直都等不到人来的我也就接起来,

电话那端的人跟我讲了一些关于『开创』不久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一些事情,它会知道这些是也是因为他是出钱的大股东之一,但是他讲出来的事情却是让我非常有兴趣的重大消息,我也可能是除了那些大股东之外,第一个知道这些事情的一般玩家吧!

「就是这样了,找你也是想要你的帮忙,你愿意接受我的委託吗?」话端的男子说道。

「当然没问题,这事情够有趣,」我先答应了,但是也补充说:「我要先说,因为这困难度太高,所以酬劳不管成功或失败我都要一百万,如果成功的话,还要让我先选择,这样可以吗?」

「没问题。」话端男子二话不说的就答应了,「你有想要的帮手吗?」

「把「讨厌死亡」跟「宇尘」那两人都找给我。」

「他们两个对这种任务,可能派不上什幺用场吧,我把「黑子」也借给你吧。」

「好吧,应该也就够了!」我答应说。

跟他确定了人选之后,我也就挂上了手机。

此时很碰巧的是我挂上手机的同时,店门口来了一组穿着黑西装的新客人,他们的出现让整间原本热闹的店内气份变的有点诡异,虽然还是很热闹,但是现场的几桌客人还有充斥着几分警戒。

站在最前头,手里拿着一带牛皮纸包裹的领导人挥了手,后头在店门口的黑衣人立刻就齐步离去,而他就朝着我走来。

他走到了我身边,跟一见到他就心花怒放的女老闆打了招呼之后,坐上了铁牛刚刚的位置。

在他面前的桌上立刻就递来了一杯女老闆特地调製的酒,还有美丽女老闆传来的柔情媚眼,他也很大方的直接就举起酒杯喝了下去。

「味道果然跟以前。」他放下了空酒杯说道。

我也放下了手中的汤匙,说:「你不会是因为想要喝酒才约我到这个地方吧?」

「当然不是,」他先将手中的牛皮纸袋放到了我面前的桌上,说:「这是你帮我们设计了永夜的酬劳。」

没错,他就是黑天龙军团的艾克萨,黑龙集团的下一任少主叶日擎,也是我以前的高中同学。

他跟暗号一样都是如同乐器之王钢琴一样的类型,所有乐器中构造最複杂的,音域最宽广的乐器,也象徵着他整个人的过人能耐,也是最为能称雄称霸的一个代表。但是他这个钢琴却与我所看到的一般乐器不同,就好像是跟他妹妹南雅丝一样,静静隔在玻璃窗内的一架优美的钢琴。

「谢啦,只要有这笔钱,刚好就够我去录製下一张专辑!」我也直接就将皮纸袋放收入了我外套口袋之中。

「那就这样了,我还有事情要做,接下来『开创』可会发生大事情。」叶日擎将剩下的酒全部喝完之后就立刻起身,準备离开。

正当他要走的时候,我想起了在打副本时,女帝小队的星梦说的关于「芙萝拉」的话,我叫住他说:「等等日擎,有件事我想要问你一下!」

叶日擎略停了脚步,跟着才转过头来说:「怎幺了?」

「我记得你跟你夫人龙妃事在半年前结婚是吧?而且还是只有你们家族的人才参加的小型婚礼吧。」我说。

不光是我知道艾克萨的老婆是龙妃,这也是整个『开创』的玩家都知道的事情,龙妃也是整个游戏的美女旁行榜排名第二的美女,甚至更胜过永夜的双胞胎美女姐妹。

对于我的问题,叶日擎倒是不避讳的回答说:「没想到你也会知道,不过很抱歉没办法有点问题,所以没办法请你参加。现在你问这事情,有什幺问题吗?」

「不,没什幺。也恭喜你,幸福!」我祝福的说。

「对于你的祝福,我也给你点回报吧。」叶日擎转过头,背向我说:「大约在一个月内吧,六大BOSS之一的异界战龙就会出现了,你应该很有兴趣吧!」

接下来叶日擎也没有在多说什幺,也没有理会我的反应,只是挥了手就离开了这家店。

看着叶日擎的背影,我想起了当出关于龙妃的传言,当初龙妃先用别的名称进入过游戏,后来却因为被太多人纠缠,艾克萨出手帮助后,两人坠入情网,龙把就把之前的人物删除,在跟艾克萨结婚后,用系统丑化许多之后,跟着才用龙妃这名称回到『开创』之中。

最重要的是这个传言的时间点上正好是一年前发生的事情,时间点上,刚好就完美的呼应了星梦所说的:「「芙萝拉」就是ㄌㄨㄥ……」这句话。

──「芙萝拉」就是「龙妃」!

想出来的这个答案让我连刚刚听到异界战龙要登场的有趣事情都心冷掉了,因为心目中的女神芙萝拉已经被人娶走了,亏我还以后援会第三号而自豪。

不过比起觉得难过不捨的我来说,这件事情要是给秋原知道的话,可能会更加的懊恼,当时会做出那种非常愚蠢的行为吧。

女老闆还是一直望着叶日擎离开的门口,这也认我忍不住说道:「我说,老姐啊,妳要看到什幺时候啊,人家都已经漂亮的老婆了!」

被我叫做老姐的女老闆气沖沖的转过头来说:「少啰嗦,老娘想要怎幺样就怎幺样,那种充满男人味的男人可是已经很难找了,要我当小三我也可以啊!」

我这个老姐虽然是个美人,但是她这个人的个性真的非常古怪,开这家店只是兴趣,主要一开始是为了照顾我这个弟弟的三餐才开的,结果越开越大,结果月营业额都高达了上百万,目前都準备开第三家分辨,真的很夸张。

只是她真正的本职是经营未成年不能进入的成人俱乐部,虽然没下去做,但是她就很喜欢这种操纵男人的事情,非常奇怪。就连上『开创』取的名子也是用「金玉姬」这种会让人不好意思的名子,至于这些会让人觉得为难的事情她却完全不在意,完全以这些怪异的事情为乐。

老姐收掉了我面前吃光的圣代,跟着说:「比起小擎,那个平秋原就整个完蛋了,超级大木头一个,去解副本时的那一个小妹妹都已经很明显跟他表明心意了,结果竟然还完全不明白,要是换成别人早就将那个小妹妹哄上床了!」

「老姐啊,我看妳这是因为自己没办法跟以前一样用小女孩模样骗男玩家才会不高兴说他吧。他也是第一个完全不理会妳的人!」我也说笑的说。

「哼,那种大木头根本就不懂得我的好!」老姐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况且我没兴趣跟那个小妹妹抢!」

「嘿嘿,年龄差距吗?」我戏谑的说。

对于我的话语本来以为会让老姐生气的,但是老姐非但没有生气,反倒也用着同样戏谑的语气,说:「你刚刚的那句话可以对”她”说看看啊,我可要去忙了。呵呵呵呵──!」

说完话后,老姐立刻就转过身把客人用完的全部餐具都拿进厨房之中,不过她的笑声却没有间断,直到我在也没看到她的身影为止。

老姐这幺得意说的「她」,是谁啊?

「喔,年龄的差距啊──!」一个令我毛骨悚然的女性声音从我身边响起!

我立刻转身一看,原本坐在我身后小桌子,拿着书遮住脸的长髮女性客人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

长髮女性将她看的书本放到吧檯之上,也就顺势的坐上了铁牛与叶日擎两人都坐过的椅子上,用这她那双十分美丽,却如同猎鹰般锐利的深邃双眼看着已经认出她,一脸惊恐的我!

她是,她是我这辈子最害怕的人!

「米……米亚阿……」

我还来不及说完,她的右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我的下半的脸,嘴巴根本就没有办法再说出任何话语,我也只能够痛苦的摀叫着,就连呼吸都变的困难!

她头略偏,脸上带着我认为是充满杀气的甜美笑容,口中传来了柔柔细语,说:「你刚刚说,米亚阿……,是啊什幺东西呢?」

「啊……」我太不注意了,讲出最不该说的字句,脑中想法一转,立刻说:「米亚啊,妳还是这幺漂亮!」

这句话转的非常的硬,但是这也是在九死一生中唯一可以想出来的藉口。事实上也的确起了效用,她终于肯放开手了,让我可以恢复正常的呼吸,从鬼门关回来了!

「呵呵,算你机伶,不过也转的很烂。」女性收回了她的白皙玉手,实在想不到她的那只手上有这样可以轻易杀人的威力!

「嗯嗯,米亚……米亚姐姐。」好险,我差一点又要再说错话了。

我眼前这个穿着秘书套装的长髮女性,名为「谢丽婷」。

她是中天集团的总裁秘书,也就是我跟老姐两人的阿姨,也是她在我们小时候父母亲过世后一手拉拔我们长大的恩人。之前也因为她在军校与政府军方的战略部门工作的关係,也教会了我们许多很稀奇古怪的事情,一直到了老姐成年可以照顾我之后她才离开到中天集团。

虽然她没有听说明原因,但是我听说是中天集团的总裁特地强求世界政府钦点要她的,她也就只好离开她想要的职务去当那个总裁的秘书。一开始不愿意,可是到后面她却是像如鱼得水般每天都很开心,甚至在我成年前每个月都寄五十万来给我们姐弟当生活费。

不过虽然她是我们母亲的亲妹妹,也对我们很好,可是她却绝对禁止我们讨论她的年龄,更不可以叫她为阿姨,所以我们一概都称呼她为「米亚姐」。

以前我跟老姐都有叫错过,就那一次她给的处罚,光是看到她就会就让人颤抖不已,成为了我们两人永远的心灵创伤,再也不敢叫错称呼──至今我都不想去回忆当时的恐怖景像。

「关于副本那时的视频都删除了吗?」米亚姐问说。

我老实的点头说道:「都听你的删除了,也叫当时在场的玩家删除了。」

「很好。」米亚姐只简单的称讚,又补了一句说:「如果我发现还有其他视频的话,你懂得吧。」

「是的。」我立刻答应说:「可是米亚姐,你要我删掉那个视频,干嘛又跟我複製一份过去呢?」

被我这样一问,米亚姐就相当不悦的说:「还不是我那个恶劣的老闆要把它寄给某人,虽然不用担心她们会洩漏,可是平先生做的事情真的很缺德!」

以过往的经验,米亚姐都讲成这样,我也不应该继续追问,因为每次她提起那个老闆她就气得牙痒痒的,只是我们这些听的人却总觉得带有情侣间的斗嘴一样。

这时,米亚姐突然很认真的询问我,说:「有件事我很好奇,我先问过了你姐,她是觉得秋原是个很有趣的大木头而已。那你这个音乐人,你对于平秋原那个人有什幺样的感觉呢?」

「为什幺突然这幺问啊?」我反问说。

「回答我就好!」米亚姐只是倩笑带过的说。

「秋原啊……」

我略为想了一下,因为我觉得秋原这个人,要用乐器形容他,倒不如说他更像是乐器,一个被放在角落没有人弹奏的乐器,所以我也才会对他很有兴趣,想听听他会演奏出什幺样的音律……

对了!我想起来了,就是那样东西,很独特的一项乐器!

「玻璃杯,玻璃杯音乐!」我得意的对米亚姐说:「秋原他就像是玻璃杯音乐!」

「玻璃杯音乐?你的感想怎幺每次都会扯到音乐上啊?」米亚姐好气又好笑的说。

接着我开始就急忙的跟米亚姐去解释,只是我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够理解。

所谓的玻璃杯音乐就是利用玻璃杯装不同水位的水,产生音阶,利用敲打时的震动,发出声音,也就是「水的振动」原理!

秋原就是玻璃杯,而倒入玻璃杯的水就等于每个人对他的期望。

不同程度的期望倒入秋原这个玻璃杯内,就能够发出不同的音律,如果对他没有任何一份期望,秋原他也绝对不会给你任何的回应,更不会有任何一丝的表现让你认同,这也是为什幺很多玩家都把秋原当成笨蛋,甚至觉得他是个糟糕的玩家的看法。

相对的,当有人愿意将所有的期待都放到秋原的身上之时,秋原就会发出超越了对他的期望,更加上层,更加美妙,更加令人悸动的动人乐章!

秋原这个人,我真的觉得很有趣!

  • 名称:欲魔岛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