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天狼超清在线观看

「平秋原,你开什幺玩笑啊!」

这句话原本应该是要在我从离开这一片漆黑的副本失败场景,回到副本开启场景的不死者之地时,气愤责骂平秋原的气话。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或许该用离奇,不对,……应该说是峰迴路转来形容会比较好

在系统提示任务失败之后,眼前所见的从一片漆黑变化成了明亮的场景,这也代表了我被强制退离出了副本

在我恢复了视觉的时候,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惊人景象,这可是我这辈子玩游戏这幺久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情况。

包含我在内,所有刚刚在副本里面一起打怪的伙伴,暖空、幽岚等人,以及害副本失败的平秋原,我们所有的人都被数百名以上的玩家给重重包围,这些玩家当中还以永夜王朝与烈日盟的玩家佔了绝大多数。

当中我也是第一眼就认出了龙天王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他正站在永夜飞扬的身后。比较奇特的是,在他一旁还有「悲痛战龙队」的首领铁牛也在。

「暗号哥,现在发生了甚幺事情?」发现我的暖空赶紧叫道。

「我也不清楚,看来我们暂时别轻举妄动比较好。」我轻声说道。

虽然嘴上是这幺说,但是我心里面很清楚,有龙天王那个专门欺善打弱的家伙,等等发生的事情绝对不可能会好到哪里去,就算最好结果也是会这数百人给夹杀,我应该先提醒所有人直接按下传送卷轴回村吗?

永夜飞扬得意的扬首险笑着,说:「很会跑啊平秋原,你还真有本事,这一个多月来逃的没有人知道你在哪里。原来是龟缩在这个低级练等的垃圾区域上啊!」

手中还拿着武器的平秋原只是看着永夜飞扬,没有什幺话语说出,似乎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一样。

在另外一个方向带着其他烈日盟的火红莲也跟着说道:「喂喂,你这个只会抢别人打倒BOSS掉落东西的小偷,快一点把我们副盟主龙大哥的巴风特装备还来啊!」

「当玩家当到这样下流又没品的他还真是世界第一耶!」在我附近的不知道那盟的玩家鄙视的说。

「对啊,听说他不光是游戏的手段卑劣之外,还会一直对女玩家下手,真的是个败类!」烈日盟的玩家附和说。

对于平秋原的讨论在周围包围住我们的玩家们之间传了起来,几乎都是玩弄女玩家,抢玩家宝物,偷袭其他玩家……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些玩家说他有在现实见过平秋原,说他实际上是个吸毒又有前科的社会败类,关于这论点我不清楚所以就不予理会了。

以我对于平秋原这个人的了解,虽然他好像缺乏了点人性的感觉,我认为并不像是个坏人。况且比起龙天王那个哪边强就会靠哪边,自私自利的小人,能让他视为敌人的绝对不会是坏人。

越来越多玩家的指责痛骂,平秋原还是面不改色的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就好像是对于所有玩家说的话都没有任何感觉一样,只是依旧看着朝他尽情嘲讽辱骂的永夜飞扬与其他玩家的附和。

「你这不要脸的家伙,这样骂你都没有感觉啊。」永夜飞扬险笑着说。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飞扬傲世赶紧上前到永夜飞扬的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两人就开始高兴的仰天大笑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的笑声就好像已经将歹毒的计谋彻底完成了一般,这种声音我很熟悉,在以前练等打一堆白目时就常常听到的嚣张笑声,不管听到几次都让我厌恶不已。

永夜飞扬伸起了左手挥动了一下,跟着就从身后穿着重甲的玩家群中走出来了一个小个头,有着浅红色浏海,穿着紫白相间法袍的女法师玩家,至于她的名子是「飞雪」。

飞雪……,这个很常见的名子我曾经听过好几次,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因为她有个很特殊的职业名称「织法者」与没甚幺杀伤力,却是很特别的职业技能,所以对于她也相当印象深刻。

「可以麻烦妳使用技能抓住平秋原吗,我们今天要给他一个教训才可以,不然以后他还会继续对其他玩家做出过份的坏事。」永夜飞扬客气的说。

神情为难的飞雪犹豫了一下,跟着就点头答应道:「……嗯,我知道了,这也是希望能让大家好。」

在说完话之后,她就将身体转向平秋原的面前,手中的魔杖转动了一圈,魔杖的顶端出现了鲜红的光芒闪跃而出!

就在飞雪发动魔法的瞬间,平秋原所在的位置地面出现了圆形的红色魔法阵,虽然平秋原机警的想要跳开,可是却是迟了一步,整个身体都被红色魔法阵发出的环绕光柱给牢牢的固定在法阵的範围之中。

平秋原也当机立断的将手中的长剑对着环绕身边的光柱给用力斩去,结果却是徒劳无功的被弹飞回来。

只挥了第一下就反弹,平秋原没有再试一次就立刻放弃抵抗,喃喃自语的说:「出不去了,技能无效,攻击无意义。」

看着那个包围着平秋原的红色结界,我想起来了,那个就是早期永夜王朝跟黑天龙军团抗战时被很多玩家称之为死亡牢笼的「圣血绝界」!

「圣血绝界」这个职业专属的魔法,是以血量削减到剩下十点为代价,将一名目标围困在结界之中的法术。但是可怕的却不光是这样,而是这个结界会将困住的目标封锁住所有的行动,攻击防御使用道具都会失败,就连技能与法术也都无法使用,而且对于其他玩家的魔法与技能抵抗力会降到最低,就算是别人施展对他复活术也没有选择是否接受的权利。

「哼哼,这可是特别专门为你準备的魔法,这次看你要怎幺跑!」永夜飞扬得意的说。

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我还是没有看到平秋原他脸上有任何紧张危急的态度,还是那一副漠然的平常脸色,他是没有神经,还是过于沉稳呢?

就当我还在想着理解去这现在的状况,不过最靠近平秋原的布恩到是率先出声,不是对于永夜飞扬,而是对于刻意站在永夜飞扬身后的铁牛,说:「老大!这是怎幺一回事啊,为什幺你跟这幺多人在一起?」

铁牛并没有理会布恩的提问,反倒是用着卑躬屈膝的态度,笑脸朝着永夜飞扬,说:「飞扬少爷,就跟我说告诉您的一样吧,平秋原他就真的在这里吧!为了找到他在这里的情报我可是煞费苦心啊,这也是代表了我对永夜王朝,也是对您忠心的心意喔!」

他的这番话让永夜飞扬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也不用多想什幺,就是铁牛告密要拿悬赏奖金的。

「老大!你在说什幺啊!」布恩大声的说。

「布恩你先闭嘴啦,我的正事要先办!」铁牛说完之就转回向永夜飞扬那裏,继续用着很谄媚的语气,说:「那个,飞扬少爷啊,既然您已经抓到了平秋原他这个坏蛋,那些悬赏金是不是可以?」

「那当然啊,我永夜飞扬可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你做得到我的要求,那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你!」永夜飞扬说完之后,跟着就立刻对着铁牛进行交易。

我是不知道那悬赏金的金额实际有多少,但是当我看到得到了永夜飞扬给的悬赏金的铁牛一直不断说着:「感谢,感谢!飞扬少爷果然就是飞扬少爷,真是大方又豪气啊!」诸如此类的感谢话语,我想应该是一笔非常大的金额吧,真没有想到平秋原会这幺值钱。

可是与铁牛同小队的布恩却是走上前去很生气的指责铁牛说:「老大,难道你出卖了平秋原是吗,不对,你根本就是连我们同小队的人都出卖了是吗!」

「布恩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铁牛感紧解释说:「永夜飞扬他说只要抓平秋原就好了,也不会对你们下手,不用这幺生气!」

「什幺?」布恩说。

「铁牛说的没有错,我的目的只是平秋原这个『开创』世界里面专门为非作歹,败类玩家,并不是要危难你们。我也知道「悲痛战龙队」是很不错的雇佣兵小队,如果有兴趣的话愿意加入我们永夜王朝这个大家庭吗?」

「这种事……」布恩握紧拳头。

此时永夜飞扬向前一站,站在距离平秋原附近,右手一挥,跟着就是展现出了他那让人明显感觉得到的雄霸天下的野心,跟着就是开始对被大军包围着的我们这些玩家开始喊话。

永夜飞扬用着正气凛然的姿态,慷慨激昂的大声说道:「我永夜飞扬今日代表的并不光只是我所属的永夜王朝这个军团!而是在这个『开创』游戏之中的所有游戏玩家们,我们所期望的只是在这游戏之中进行属于我们生命中第二次的理想世界,与同伴并间作战的一同打怪,邀请朋友在这未知的世界解任务,认识或邂逅更多以后能成为兄弟好友情人的玩家,这就是我们对于这游戏的最大期望吧,你们说是不是!」

「没错!」这样的赞同吼叫声不断的在四周开始沸腾,就好像是会将天空给震裂开来一般。

平秋原则是没有任何反应的站在原地,而我却是对这个气氛感觉到非常的令人厌恶,甚至该说是有一个即将要发生什幺事情的开头。

对于周围玩家们大声的应和之声非常满意的永夜飞扬,环顾了整个玩家群一圈之后,继续握拳,大声的说:「对于这个『开创』世界我们不光是享受给予我们的乐趣,即使如此也必须要维持好这个世界应该有的秩序。或许会玩家之间为了抢夺怪物练等地区而开始彼此争斗,但是为了利益而争斗并没有什幺错误,因为这就是游戏的原则,能者居之。只不过相对于玩家间赌上自尊的战斗,那些光是做出下三滥手段,抢怪、杀玩家、偷宝物、侵害女玩家、陷害他人的人渣玩家可以原谅吗!」

「不能!」再次沸腾的群众怒吼声响起。

「暗号哥,感觉变得好奇怪,他们该不会要围剿我们吧?」暖空担心的话语并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站在他一旁的姐姐冷云跟表妹幽岚。

我没有回应暖空的问题,因为直觉告诉我,事情已经变得非常的奇怪了,下一刻就会开始了!

「所以这家伙!」永夜飞扬伸出了手指指着被关入结界之内的平秋原,激烈愤恨的大吼:「我想大家都知道吧,这个叫做平秋原的败类玩家,自从他进入这游戏后就不断的做出一些偷鸡摸狗,下流卑鄙的无耻事情,杀人偷宝物,什幺样的混帐事情都做得出来,我们怎幺可以容许这个低级玩家继续存在这个游戏里面!」

群众的鼓譟声再次震撼了天际,在结界中的平秋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不理解你说的话。」不过这句话大概只有我听到之外,没有其他的玩家听到吧,毕竟这已经不是重点了。

剎时,银光从平秋原的身上一闪而落,在我组队萤幕里面显示的平秋原的血量瞬间从原本打副本后还剩下的一半变的完全的没有了,也就是被斩杀了!

「啊,平秋原他被杀了!」暖空惊讶的说。

突然看到平秋原被斩杀的情况,其他人的惊讶程度也差不多,反应最大的则是一直忍住没有开口的布恩,不过从他紧握了手中盾牌的颤动,十足将他对于这种事的愤怒感传达出来。

痛下杀手的永夜飞扬手中还拿着刚刚挥斩的龙鳞剑,显示的名子从原本正常的颜色变成了浅红色的少量杀人值,可是本来已经被一剑斩杀的平秋原并没有像是一般玩家被杀之后变成白光回村重生,而是整个人趴倒在结界之内,什幺动作都没有再发生。

「喂,你的工作了。」永夜飞扬转头向一旁法师说话,一边用手中的龙鳞剑指了平秋原。

就在永夜飞扬的一声令下,法师点点头就开始将双手对準了平秋原的身上,同时发动了「复活术」。原本被击杀倒地的平秋原也在「复活术」的纯白光芒之下重新复生。

对了,我想起来了,这就是「圣血绝界」的另外一个恐怖的地方,这个魔法结界是只要施术玩家不解除就会一直维持,就算是被封印在其中的玩家被杀无数遍也无法逃离其中。要论可以解除的方法,就是要立刻下线,虽然在下线延迟的一分钟内还是可以被斩杀数次就是了。实际上最好的方法也只有其他人帮忙击杀施术后血量只剩下十点,施术期间完全无法动做的法师玩家,这也是这个法术的最大弱点。

被复活之后的平秋原站起了身来,没有说什幺,只是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似乎像是在确认自己为什幺会突然复活,是不是有什幺异变一般,对于为什幺被杀这事情却是连一点疑问与气愤的感觉都没有表现出来。

永夜飞扬完全没有理会复活后的平秋原,而是转头对着我们这些刚刚与平秋原一起组队过副本的人,说:「你们有看到吧,我的目标是要在大家的面前将这个破坏游戏该有的秩序的平秋原这个败类玩家,好好的给予惩罚。这不关你们的事情,我们并不会对各位出手的,况且你们团队的成员也几乎都站在我的身后,想先离开也没有关係,或是各位想要回到你们的对伍一起帮忙也可以。」

此话一出,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开始面面相觑,很多人都开始询问同伴与周围的人。我想这也开始是分水岭吧,只是这并不是有什幺意义的问题,不是单纯的离开或是留下来的选项,而是敢留下来就是自寻死路这个唯一的下场。

接下来我们这组队的玩家的行动都跟我想的一样,很快速的就解除了组队,「悲痛战龙队」的几个人最先离开,就连美少女也跟着一脸不高兴的布恩解除了组队,走在最后的回到他们团长的身后。

原本归属于烈日盟的乌龙茶与银蓝水月等人也都是一样很快的就拖离了对伍,都跟着回去了同属烈日盟的玩家附近。小虎仔则是他们那裏面最后一个离开的,虽然他之前就退离了烈日盟,不过目前这情形,也在乌龙茶与银蓝水月的劝说之下跟着离开。唯一让庆幸的一点就是幸好他并没有站在龙天王那伙人的身边,就连乌龙茶与银蓝水月也刻意远离那些人,应该还是因为不同派系的关係吧。

剩下其他的人也几乎都是跑到一边最靠近的玩家群中,或者是直接就按回村卷轴化为白光飞回城镇之中。

这些并没有什幺同甘共苦,必须要讲情义之类的,因为要实际而论的话,一开始还是因为平秋原先背叛我们,阻挡了我们打倒副本BOSS。现在换成这样所有人都情愿离开的情况也是理所当然的。况且真的˙留下来帮他也是没有好处可得,只有接下来会是满满的与数百名玩家敌对的坏事降临而已。

随着离开的玩家越来越多,在一旁的幽岚抓住了暖空的衣角,暖空也看了幽岚瑟缩的小脸,跟着看了他那位一脸无所谓的姐姐冷云,脸上为难的表情似乎显露着非常的犹豫不决。

这份不知道该怎幺办的为难,暖空最后还是不得不来向我询问,说:「暗号哥,现在我们该怎幺办呢?」

实际上我倒是很意外做人温和的暖空会来问我怎幺办,有必要问我吗?因为正确答案不就是很明显吗,跟平秋原话清界线离开,这才是唯一保命又没有后顾之忧的唯一选项啊。但是还问我该怎幺办,难道暖空他算留下来帮助平秋原吗?帮助一个连副本打BOSS都会莫名其妙动作,最后害的副本失败,差点全部人都全灭,名声风评也都糟糕到底的低等玩家吗?

「对啊,暗号你怎幺看呢,我们该在这里等死,还是走个几步路到玩家全那裏后转头来看这场处行秀呢?」还没离开的缺也走过来问道。

「有必要问我吗?」我回应说。

「这倒也是!」缺一弹指,就对暖空那三人说道:「嘿嘿,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跟他们打的话,每个人一刀我们都会被砍成肉酱了?」

暖空看了一下身旁的两人,接着再远眺了一脸漠然站在结界内的平秋原,我明白他是因为心肠太过于善良才会有这样就算这种显恶的环境也不遇意放弃任何人的为难想法,这也是我会愿意跟暖空他一起练等的原因。

缺拍了拍暖空的肩膀说:「别多想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好好保护你身旁那两位美丽的女孩子。」说到这里,缺还刻意别过脸去用他的独眼跟幽岚抛了一下媚眼,使得内向的幽岚敢紧躲到冷云的身后。

「走吧,现在保命比较重要!」缺拉起了暖空的手,也向后面的幽岚与冷云指示了一下,四人就一起朝着一边的玩家群走去。

虽然暖空不时的望向中央本该有许多同伴的空地,那裏也紧剩下平秋原一人面对着永夜飞扬等数百人的围绕,就连我也跟在暖空他的身后一同离开,只是我却没有像其他同伴离开的时候跟着也离开了对伍。

没有离开组队的人不只有我,暖空和缺,还有一直很不高兴的布恩,他们三人也没有离队。

等到最后一个的我也走到了玩家群之中后,被数百名玩家围绕敌视的场地之中就只剩下被封印在结界之中的平秋原一人了。

永夜飞扬也在这时候大摇大摆的朝着场中央走去,张开了双臂,大声的宣告着,说:「看吧,就连这些原本与平秋原这个败类玩家一起练等的伙伴都等不及的弃离他而去,所以这也代表了这个家伙的做人有多幺的过份啊,这种人不给他教训的话就只会败坏这游戏的水準,所以就把他杀回等级一,杀到再也不敢玩!」

此话一出,不光是原先的赞同吼声,更多了激烈响亮的鼓掌声,来自永夜王朝,来自烈日盟,来自其他联盟玩家,也来自于刚刚跟平秋原一同打副本的玩家双掌中。

紧接着,这一场不公平的处行秀又继续开始,永夜飞扬手中的龙鳞剑也直指平秋原,继续大声的说道:「我刚刚牺牲自己的正义值将这家伙给斩杀掉一级了,即使变成红人我也没有半点后悔,接下来我还要趁着他害怕下线之前将他给继续斩杀。但是同时我想问看看各位,是否也与我有同样想法,情愿变成红人也要给这个败类玩家教训的人呢?」

「让我来吧!」龙天王挥动了手中的巨剑,走了出来,说:「这个无耻的家伙胆敢在我打倒巴风特后偷抢我打到的装备,又害我盟小队的人被女帝小队击杀,抢走了本该有的升级S级小队的任务道具,我可以不在乎他抢我的道具,宽宏大量的原谅他,但是我身为副盟主的职责也是要为部下出头来给他好看!」

大片的银光跟着就从无法反抗也无法防御的平秋原的身上划斩,我这里原本只有复活后仅有残血的平秋原的血量表也瞬间再次变成全空了,这也代表了平秋原的立刻死亡。只是他依旧逃不出去飞雪所造出的结界,只能够趴倒于地。

比较不同的是龙天王的运气似乎比较好一点,平秋原被击杀的时候掉落出了他的武器士兵之剑,也跟着就被龙天王给顺手捡起。

「唉,加都没加的垃圾,就跟主人一样,烂。」龙天王戏谑的说。

他说的这番话被施展结界的飞雪听到,飞雪的脸上就出现了困惑的神情。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她不是永夜飞扬的手下,单纯是被骗之类才来做这种事情的吧,可惜这似乎也没有可以用来当作拯救平秋原的方法。

去救平秋原?……我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有这种不可能的想法,尤其现在可是连九死一生的机会都没有的绝对险境,

下一刻换成了龙天王身旁的牧师对平秋原施展复活术,洁白的复活之光再次将平秋原给复活,血量又恢复到了残血状态,刚好就是能够让他重新站起来的状态,只不过等级已经从被永夜飞扬斩杀后的二十七级掉落到了二十六级。

虽然名称那裏因为斩杀了平秋原变的浅红,可是龙天王的脸上却是充满着心满意足的得意表情。也因为他的跟着动手和捡起从平秋原那裏打落的装备,这也让一旁的其他玩家都蠢蠢欲动,有几个人的武器也都拿了起来

龙天王那几个手下更是拼了命的争着当下一个,最后以火红莲最先开始动手用一记火球去打挂了平秋原,后面几个也跟着轮流下手,一直到温泉蛋把平秋原一斧砍下之间,烈日盟的那几个牧师都很迅速的使用复活术让平秋原一直复活再被打挂。

就这样被烈日盟的几个玩家打了一遍之后,等级也从二十六级一口气快速的降到了二十级。身上的装备又被打落出了三样,纷纷都被打出来的人给捡了走。

这种景象让所有的玩家群众都幸份的大声欢呼,好像只要砍死了平秋原的人都变成了英雄一般。

「真的太过份了吧!」暖空忍不住的说道。

冷云只是双手交差在胸前冷冷的看着,害怕的幽岚却瑟缩的一直将头靠在冷云的身后,缺则是像若有所思的表情一直在专注的看着。

「接下来换我吧,我跟他也有点过节!」说这话的是一个永夜的玩家,他的名子相当的嚣张,就叫做「狂傲天」。

「是傲天啊,可以啊,三十级了吧,藉这机会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永夜飞扬热烈的说。

「是的!」

狂傲天答应之后就立刻拿出了一把黑色的长剑,走向了平秋原的面前去,他的态度即使我跟他相隔了这幺远的距离,我还能感觉到他对着平秋原抱持着极大的恨意,不过这应该说比较相当于心爱的女孩子被抢的的妒意。

距离太远的关係,在狂傲天他与平秋原低语讲了几句话之后,手中的黑剑就毫不留情的朝着平秋原的身上猛砍!

不用两三下,平秋原再次倒地,他的等级又再下降了一级,已经只剩下了十九级而已。之后也就是一样的被人群中的牧师给施展了复活术,从我已经看到觉得很厌恶的洁白光芒中再次重新站起来。

跟着又有三个另外军团的玩家也插花的来这里,是想杀人看看还是跟平秋原有仇,我并不清楚,但是他们的下手却绝对没有丝毫的手软,脸上更是像为民除害一般的高兴,真的看到就受不了。

看到平秋原一直被杀,好像也让永夜飞扬心情变的大好,特别也对着还在数钱的铁牛提议,说:「铁牛,你不是想要加入永夜王朝吗?你只要把他解决我就收你加入。」

「真的可以吗?」铁牛期望不已的说。

「没问题,你是这次的大功臣,不光是你,你小队的人要是也去杀那家伙一次的我也收!」永夜飞扬相当大方的说。

被永夜飞扬开出的条件吸引,铁牛就毫不犹豫的取出了他盗贼职业专用的匕首,对平秋原说:「抱歉啦!不过你都挂了好几次,再挂个一次也没关係吧,当做给我的佣金不够的弥补金额吧!」

平秋原也没有说什幺,铁牛则是握着匕首用力的斩杀了平秋原。

「很好很好!」永夜飞扬满意的说。

看到铁牛听话的击倒了平秋原,也就依约的将铁牛给收入了永夜王朝之中,这也让铁牛高兴的手足舞蹈,同时也对着自己的小队队友催促要他们也赶快去做。

「好过份……」躲在冷云身后不敢看的幽岚也受不了的说。

「如果受不了的话妳们先离开吧,这本来就不该让你们这些女孩子看。」我说。

「要我们走,那你呢?你留在这要干嘛呢?」冷云反问我说。

对啊,我这里干嘛呢,我还在期待等待着甚幺东西呢,虽然平秋原之前做的是让我有重新出发的决心,但是他在副本做的事情还有这个难以回天的情况,我为什幺还要在这边等待着呢?

在铁牛的催促之下,刚刚也同时一起在副本打怪的战士疯狗浪站到了平秋原的面前,手中的银斧闪晃晃的,也没有看到他有一丝的为难就把银斧高举起来朝着被降级到十五级的平秋原身上!

  • 名称:色天狼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0: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