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帝王超清在线观看

在跟暗号商量的事情其实也没有什幺,等到了隔天,我就与秋原两个人先到了不死者之地。

我坐在大石头上,拿着我那把加三十的短剑,随手一挥,就把一个等时只有十五,拿着弯刀冲向我的骷髅给打碎成了一堆骨头碎片。

秋原则是很奇怪的也跟着我一样用着短剑在跟骷髅与人形殭尸那些怪物对战,虽然他有骷髅项鍊可以避开不死系怪物主动的围殴,但是他的短剑我记得只有附加上祝福功能的程度而已,连加都没加,一只骷髅就要砍个七、八刀才能解决,未免也太浪费时间了吧。

我又看着秋原用短剑打倒了另外一只拿连枷的骷髅,这段的时间内我也已经打倒了七只骷髅,最后还是让我忍不住问道,说:「秋原你怎幺不用你之前得到的龙鳞剑呢?」

「秋梅小姐要我好好保管。」秋原说着也击倒了另外一只骷髅。

「你……」秋原的回答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要怎幺说才好呢?

回答了我之后,秋原也没有在多说什幺,继续就专注的打着骷髅。

看着他的战斗,我真的很不了解秋原他这个人到底是在想什幺东西,与其说他在这个『开创』游戏世界之中是在游玩,倒不如说是在体验,体验这个世界,体验这个游戏,甚至可以说他是在体验人与人的感情一般。

说不定用正在学步的小娃娃来形容他这人会更加的适合,不断的吸收一切外来的资讯与知识。同时他也像是一座宝山一样,越是朝他的里面挖掘,越是会出现令人惊讶的宝物,或是……奇奇怪怪的东西。

即使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着当初没有表情的漠然,让不认识的人都会望之却步的冷淡,完全无法用常理来判断的想法与行为。如果就是因为这些事情而不跟他有所互动的话,那就绝对不会有人知道他所拥有的有趣之处。

也就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有趣了,每当再次遇见到他,就是会有让我有製作下一张专辑所需要的灵感不断添加,这也是我会一直跟他认识的最大原因。

这时,在不远处有八名有着男男女女的玩家们朝着我与秋原一起走来,其中带头的玩家就是暗号。

「不好意思,久等了。」

暗号先一步走到我面前来,跟着后面的几个玩家也走到了我面前,暗号也就很自然的帮我介绍了他所带来的几位玩家。

虽然他们几个玩家都分属于不同的军团跟小队,但是他们都有个相同的地方,也就是我特别拜託暗号他帮我带来的人,在永夜飞扬抓住秋原时,思考逻辑有问题,跑去有帮助秋原的玩家。

「他们两位是布恩跟美少女。」暗号先介绍只有拿着圆盾的战士与拿着雪白色法杖的女法师。

「呵呵,还需要介绍吗。」布恩耸耸肩,很高兴的对我说:「人造人好久不见了!」

美少女倒是相当的对我不以为意,可能她也不是自己想来,纯粹是布恩来到这里她也才会跟来的吧,这点从前以来好像都还是没变。

「哎呀,「悲痛战龙队」的前任王牌跟前任女王牌啊,真没有想到你们会离开铁牛!」我揶揄的说。

「唉,也没有甚幺好说的,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啊,希望老大他选择的没错就好了。」布恩语气中带着些些语的无奈。

布恩跟美少女两人是我很久之前在铁牛请我帮他的「悲痛战龙队」升级时认识的。当时也多亏有他们俩人「悲痛战龙队」那种糟糕的”弱队”才有可能升级成C级小队,……也算是出”软泥”而不染的两朵莲花。

不过用来比喻的话,布恩他就像是中式大鼓一般,每一次的行动,都像是鼓棒强烈敲击着大鼓鼓面一般,总是会传来强而有力的意念,还有一举一动都能够强烈影响着其他同伴的信赖感,以及偶尔会像是敲鼓边般,给予点醒他人的正确提示。

美少女的话就像是跟大鼓配对的小锣,要说吵真的是很吵,可是却有她独特的清亮响声,非常的特别,尤其当她与布恩搭配时,更像是一场巧妙的震撼演奏,这也是我会对这个女法师特别有印象的关键。

「然后这是小虎仔,银蓝水月,也多亏了他们帮忙才有机会救秋原。」暗号接着再介绍另一旁的蓝头髮的空手玩家和女弓箭手玩家。

小虎仔跟银蓝水月他们两个我是第一次见到,感觉上是觉得不太相配,男的虽然有着蓝色头髮看起来很显眼,但是整个人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循规蹈矩般适合依序演奏的木琴,虽然能够发出美丽的音色,却是没有比较独特感。

相反的就是银蓝水月,俏丽可爱的外表,像是流行乐的小号,有着明亮的节奏,就好像散发着是会令周围的人随之起舞的轻快音律,也会同时吸引住他人目光的活力外表。

我注意到银蓝水月肩上的烈日盟徽章,说:「妳是烈日盟的玩家?也去帮秋原,不怕被逐出盟喔!」

对我的这句话最先有反应的是暗号,我也才想到他删除「枫叶」人物之前可是烈日盟的创盟元老,听到我这样说,或许就是感到不胜唏嘘吧。

正当我这幺认为的时候,银蓝水月接着说的话反倒更是让我更加得有兴趣。

「我讨厌烈日盟。」银蓝水月说着就把肩上的烈日盟徽章消去,等于退出了烈日盟。

「我只是问问而已,不用这幺激动吧!」我安抚说。

「自从龙天王那个臭家伙掌权之后,原本我们还是跟永夜王朝敌对的,结果后来永夜飞扬那个烂人用了一年不知道多少钱的同盟金来把我们当做了附属的盟!」银蓝水月用着抱怨的口吻说。

「这件事情我也略有耳闻,不过真没想到花蝴蝶会肯这样委屈。」我说。

「蝴蝶她不是这样的人」银蓝水月更大声的反驳说:「都是龙天王他用花言巧语去矇骗蝴蝶的,说是一开始要和平相处,结果等到确认后,才发现是不平等条约!要我们与永夜王朝合作,如果有纠纷或是大事情的决策都以永夜王朝为準则,要是碰到练功场或是打BOSS都要帮忙,可是宝物却永远分配不均!」

「这幺来说,签完约后花蝴蝶没有发觉吗?」我越来越觉得有兴趣,继续追问着。

「现在的她只信龙天王的话,甚至有几个老盟友都被气的纷纷离开,整个烈日盟都快要变成永夜王朝的分盟。」银蓝水月像是失望的叹气,说:「要是「枫叶」还在就好了……」

「嘿嘿,妳的这句话要是让「枫叶」他本人听到真不晓得会有什幺感想!」我刻意将眼光移像了一旁的暗号身上。

暗号避开了我望过去的眼光,藏起了落寞的表情,跟着就走到了另外一男两女的玩家那裏去,向我们继续介绍说:「这三位是「温暖的天空」的团长暖空,副团长冷云,团员幽岚。」

「你们……,只有三个人?」我好奇的问。

「对的,我跟我姐姐冷云与我表妹幽岚」暖空特别分别介绍说。

在这时候,那个叫作冷云的女法师独自走到了一旁站着的秋原面前,脸上显露着与刚刚初次见面时不同的冷淡面容,而是换成了一个非常不高兴的表情。

「冷云姐……」一个穿着黑色法师装的幽岚拉着冷云,可是也没办法阻止冷云的行动。

冷云挥动了手上的皮鞭,用着非常兇狠的语气警告秋原,说:「平秋原,我警告你,这一次是暗号他拜託所以我们才再来这里的,要是你再做出什幺会害到暖空跟我们的奇怪举动,我一定会直接先用火球将你给烧死来退出副本!」

「嗯,喔。」秋原反应式的回应。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有没有听懂。

冷云听到了秋原的反应只是还很不满意的转过了头去,暖空就是急忙跑来跟秋原道歉,幽岚则是用一种很奇特的眼神看着秋原,三个都相当有趣的玩家。

身为三个成员的温暖的天空军团的团长暖空,他就像是笛,不是长笛那种,而是像小学音乐课教学的初学者用的笛子一般,普普通通,任何音乐都能适合演奏,而且是发出能够让所有人都熟悉的音乐,简单,清晰,又和悦,这也是能吸引别人信任的最大特点。

刚刚对秋原发火的冷云,她有着清秀却不苟言笑的外表,应该也算是一个冰山美人,要来比喻的话就算是保持着低调节奏的铃鼓,有着自己的节奏与音律独自的在自我的节拍中行进,但是遇到像刚刚秋原那样的点到火线的事情就立刻会被转变为急速激烈的强烈节拍。

还有那个叫作幽岚的小女孩,她非常的独特,虽然对于我们这些不认识的人有点胆怯,可是在她那个与全身漆黑装扮完全相反的白皙脸蛋上,我还是感觉得到她有种很特殊的感觉,就像是敲击的乐器三角铁一样,有着轻喨明确的响声,但是比起自己独奏,更适合与其他乐器一同演奏,更是能散发出她所独有的美丽。

最后一个还没有介绍的弓箭手也自己走上了前,模样非常的帅气爽朗,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浪子一般,再加上他脸上有着很奇特的饰品,是单独在右眼部位的魔导装置饰品。

关于那个魔导装置饰品,我不太清楚那是什幺,但是只要有魔导装置这个为前题的装备,起码都要以几十万枚金币起跳才有的极品装备,以这样等级的弓箭手不应该会有吧?

弓箭手很热情的自我介绍说:「你好啊,我叫做缺,目前可是只要你有钱,我就会随时随地为您服务的自由佣兵喔!」说着这番话语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他的眼睛有朝着秋原的方向过去,这个玩家绝对不简单,我应该要特别注意他。

或许这一个缺是另外有企图才会想要帮助秋原,因为他的脸上的笑容虽然我感觉得到真诚,可是还是像着萨克斯风一般不需要任何乐器同伴,只要自己一个人也能够吹奏,一个人也能孤独优美的将音乐完成。

这也相当于他这个人很有可能会在我们身后补上一刀,至少比起其他几个人,他的机率会高的多。不过说句实话,其他的几个人我也不太信任就是了,毕竟用了看到的第一眼来分析,很难决定之后他们是不是能派上用场。

「暗号哥叫我们来这里,是真的我们一起要去打沉睡女巫地图副本是吗?」暖空率先问说。

「那当然啊,人数不够也打不赢啊!」我一边说,一边从大石头上跳到地面。

「这不是平秋原的副本吗?」小虎仔也跟着说。

「嗯,没错啊。」我点头说。

「这样的话,怎幺会是你在这边指挥呢?而且我记得你的等级已经转生了吧?」布恩不解的说。

「嘿嘿,别这幺计较,我可是秋原的军师!」我转头对着秋原比了大拇指,跟着说:「对吧,秋原!」

「军师……」秋原竟然思考了一下才跟着,说:「我并非军队管理统治阶级,所以军师应该不是我拥有的。」

「唉呀,这是比喻啦,秋原你真是完全不会看场合说话。」我耸耸肩说。

美少女则是不耐烦的说:「不是要去打副本吗,快点吧,我等等还要跟布恩去约会!」

「没有这种事!」布恩立刻否认说。

「这点小事等过副本再说吧,快点开副本吧,我还想再看看那个梦魔版的「芙萝拉」!」缺很猴急的要求着说。

其实跟缺说的一样,就算换成是我,我也很想要去看看那个穿着性感梦魔装的「芙萝拉」,这可是隐藏于游戏世界中后援会多达上百万人中的唯一一个会员,也就是我才想有的独特权利!

「秋原,大家都準备好了,麻烦你开副本吧!」我对着还站着的秋原说。

对于我的话,秋原拿出了沉睡女巫地图的副本卷轴,可是他并没有立刻就开启副本,反倒是还站在原地看着我们。

「秋原你怎幺了,快点开副本啊?」我说。

「可以等一下吗?有认识的人说要我等她们要过来一起解任务。」秋原说。

「秋原你认识的人啊?」我讶异的说。

我的讶异也代表着其他几个人的讶异。我不得不说,我对于秋原他会认识的人非常的有兴趣,因为以秋原他这样的人会认识的人都是非常非常的奇特!

比方说是永夜秋梅与永夜冬雪那对非常有钱的美女双胞胎,曾经当过刺客之王的暗号,还有我那个非常古怪坏心的姐姐,以及我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被秋原拜託等一下的我们也没有说什幺,副本也在秋原手上,我们现在就是只好先由副本的所有人秋原来主动跟所有的人进行组队,接下来就是大家先各自先去做自己的事情,顺便準备等等进入副本的东西与道具。

我坐回了原先的大石头上,刚好也正好藉着这个机会来对那几个玩家来做观察,会拜託暗号找这几个玩家也是因为我有个想要做的事情需要他们几个。

不正常的事情,还是得找些思考逻辑跟人家不一样的帮手才会有趣,至于成功与否,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一点都无所谓!

过了一会儿,我也对这几个人发现了很共通的一点,扣除掉孤身一人的缺,还有暗号俩人之外,像是布恩跟暖空,还有小虎仔他们三个几乎都是被他们的女伴给吃的死死的。尤其是暖空,他对她姐姐冷云已经到了毕恭毕敬的地步,叫他往东就往东,叫他往西就往西,真的好像是宠物一样。

至于小虎仔就糟糕了,可能是太害羞的关係,几乎都是被主动的银蓝水月逗的害羞的不行,完完全全都没有任何一点男性该有的威风。

这样的人可能派不上什幺,不过有一个人我倒是对她非常的有所期待,她就是一直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暖空与冷云的那个小女孩,「幽岚」。

她的等级是除了我以外最高的九十级,但是我并不是因为她等级高我才对她有所留意,而是她的特殊职业与对于她的潜力,或许她很有天分,能够期待她在我要做的事情上有着非常好的发展。

尤其幽岚的眼光有时会望向秋原这点,我可是非常的满意,虽然我不认为她能够抢得赢永夜秋梅,……说不定可以,毕竟永夜秋梅已经是那个白癡的未婚妻了,以秋原的能耐就算想要也抢不到吧。

此时,暗号走到了还在看着众人的我身边,只是他并没有立刻就跟我交谈,而是先看着不远处还在打着骷髅的秋原,确认了秋原的位置之后,他才用着语带玄机的语气,说:「人造人,我可以跟你谈一谈吗?」

「怎幺了,有什幺事情吗?」我头也不转的回应说。

「我想跟你谈谈平秋原的事情。」暗号语气凝重的说。

我的兴趣来了,转头问暗号说:「喔~,是很有趣的事情吗?」

「有趣吗……」暗号略为思索过,才跟着说:「这是在我昨天找布恩他们一起来的时候,刚好与他们闲聊听到的一件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我对暗号说的事情开始有兴趣,也没再注意又突然望着秋原的幽岚。

暗号看了一眼还在原地继续打另一只骷髅的秋原,接着就说:「布恩与美少女他们的「悲痛战龙队」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接过了平秋原打副本的委託,可是暖空他们跟我也在半个月前接过平秋原的副本委託,接下来则是小虎仔他们也是一样,就是前几天那时接的任务。」

「你的意思是说……」我了解了暗号要说什幺。

暗号接着继续,说:「不光是我们三组人马,布恩当时还说平秋原在一开始与跟他们队长铁牛讨论委託的时候,平秋原还特别要求是否可以把「悲痛战龙队」总共二十名的成员玩家分散成五人一组,每组都有去副本里练等一整天。这样一来总共就花了五天的时间,但是奇怪的是他们每一组都只有打到第一个任务而已,一直到我跟暖空接到他的副本委託也都是同样为第一阶段继续打。」

「这幺来说一开始的布恩他们没发现到奇怪吗?五组分开来打了五天,结果都打同一个副本。」我询问说。

暗号也点点头说:「布恩他们原先是以为是因为平秋原一直过关失败才不断的重新开启新的副本来挑战,虽然玩家可以撑个两天不下线睡觉,但是到第三天身体状况不好的话就会强制下线,自然过关次数就会减掉一次,而且那副本还会累积杀敌数量。」

「这我知道,我还是沉睡女巫地图副本的纪录保持人。」换我点头说。

「我知道你是纪录保持人。」暗号这时候话锋突然一转,说:「你知道秋原开启的副本杀敌纪录是多少吗?」

被暗号突然这样问,我也变的有点讶异,说:「我想以他等级来说,两天时间大约是一千多个左右吧。」

「……九千,我忘了确实的数量,但是有九千是确定的,连你的纪录都被刷掉了!」暗号认真的说。

听到暗号这幺说,我不由得惊讶的不得了,我的八千多个的纪录可是花费了我全部精神一次就两天,总共打了四天才打出来的最大纪录,等级没过三十的秋原却破了我的纪录,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暗号接着说出她的想法,说:「布恩他们说,当初平秋原花钱去雇用他们就已经用光了所有的金币,在这前提下,这一个月要扣除掉了秋原每次要雇用玩家的雇佣兵小队需要的金币,所以他要先去打怪卖道具换取足够雇佣兵佣金的时间之后。光是我跟布恩他们那裏所证明出来的天数都已经超过了十天以上,这幺来说就无法理解平秋原是怎幺样连续十天都不下线了,即使用掉了两次也是要各五天。更重要的是在次数的显示上却总是保持着是第一次,也相当于代表着他完全没有下线过。」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那十天真的当作是秋原撑着没下线的话,或许能够让我们有勉强接受的可能。可是,重点在于,我们被秋原所雇用的时间并不是连续的,在彼此接到平秋原的时间中央大约都隔了四、五天左右,这幺来说,平秋原倒底……」暗号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接下来要说的应该是我会明白的事情。

这事情非常的奇怪,尤其我很确定当时拿着沉睡女巫地图来询问我的秋原并没有第二份副本,所以我就是证明暗号推断出来的说法是正确的最好证人……

「哎呀哎呀,你们搞错了啦,哈哈哈哈。」我大笑以对的说。

被我这突如起来的大笑反应,暗号显得很惊讶,好像我像一个神经病一样。

「你扪想太多了啦!」我慢慢的解释说道:「其实秋原的那些副本都是我给他的啦,当时我有十几张同样的副本,觉得玩得很无聊才把那些副本都给秋原啦!」

「都是你给他的?」暗号还有点怀疑的说。这也不能够怪他会怀疑。

『开创』的副本系统可不是像一般游戏的副本,随随便便的接任务或是放在某个区域就可以让玩家随意的进入,好像是逛菜市场一般,想练等就练等,想打宝就打宝。

副本是用地图道具样式存在,先要打怪或是解任务才能拿到,打怪的是只有BOSS有比较大机率掉,打其他怪就真的是极低机率,一个玩家一个月能打到一个就算运气好了。

至于任务的话,普通等级任务就是不可能有了,特殊任务倒是有机率出现等级较低的副本地图,就像秋原之前从那两只啰嗦的夏洛伯拿到的魔兔王地图就算是他运气好了,要论能比叫大机率拿到的就是隐藏任务了。

不过去找隐藏任务,严苛至极的条件,还倒不如去打怪打个一个月还比较实际!

这样一来最少都是十几万枚金币起跳的副本,有哪个没脑袋的白癡玩家会白白的把这些高价的奢侈品送给别人呢?

「同样的副本一直玩真的会很腻,不过有时后我也会进去副本里面帮秋原一起打怪,可惜每次打过七、八千只时,秋原都会败在梦魔手下,真的很浪费!」我再继续用着我自己都快不相信的理由来解释着。

「是吗……」暗号似乎不怎幺相信,但是我并不在乎。

「别想这幺多,就算有BUG,你认为以秋原他那单纯的脑袋会去用吗?况且秋原那个人你认为会坏到哪里去呢?」我这里是借用了永夜秋梅的说法来做回答。

「或许是我多想了吧……」暗号抓着头,似乎已经有点能接受我的说法了。

刚刚我说的话都只是假的,我也没有沉睡女巫地图的副本,我也没有进去帮秋原打过怪物,只有这次我才因为想看看梦魔版本的「芙萝拉」才特别来帮忙一次的。

只是暗号说的话让我想起了「不眠症」这种睡眠障碍的病症,可以完全不需要睡眠的过生活,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解释暗号他们对秋原不下线的行为答案。

我跟着看了继续再打骷髅的秋原一眼,随即我又立刻否认了我刚刚想到的可能。因为「不眠症」的确是可以不用睡觉,但是同时也会带来相当的副作用,没有足够的睡眠让大脑与身体器官进行该有的休息缓冲,不断的保持着清醒的活动状态,这样一来也会同时加速身体的耗竭。

就像每天都开着的电脑,也许不会这幺快就烧掉,但是机能一定会开始下降。换成人体来说,整个人会因为无法获得无法休息的脑部意识变的急躁易怒,甚至也可能会意志无法集中,动作无法精确,等等许多器官削弱的併发症或是副作用。

可是秋原他的动作还是一样的俐落,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讲话还是一样奇怪,根本就不像是有「不眠症」的人应该有的表现。

况且最重要的是,『开创』的游戏头盔所侦察的不只是大脑与精神,就连玩家身体上出现到不适继续游玩的程度也会立刻将玩家强制下线,实在没有什幺可能是会让玩家长期在线的方法。

除非秋原他不是人,而是幽灵之类~~。

算了,想再多也没意义,敷衍了暗号让他不再怀疑,这也是因为关係到我想要做的事情,不管秋原的背景理由如何,只要还需要他,那就得先帮他解决问题。不过暗号说的事情也很有趣,一个完全不用下线的人吗?──有机会还是可以来探查看看!

这时,有五道传送白光从天空落下到了我们所有人的面前,秋原也转头过去看着那些白光的降临,看来这些花大钱用传送捲轴传送来的玩家,应该也是秋原要等待的人吧。

到达这里之后,传送白光也跟着消散,传送过来的五名玩家也随之现身。

「哇……」缺惊讶的叫了一声。

惊讶的不光只是缺而已,我也是,暗号也是,就连暖空,布恩等人都一样显示着惊讶不已的表情。

来到这里的五名玩家都是女性玩家,而且竟然是以「女恶魔」南雅丝为首的女帝小队!

「秋原!」

首先叫唤着秋原的女帝小队队员是一个短髮的可爱女孩子「星梦」,同时表现的满心欢喜的她也急忙的跑到秋原的身边,将双手勾住了秋原的右手。

「好久不见了,秋原你有想我吗?」星梦亲暱的说。

「我无法理解妳这句话。」秋原倒是相当无情的否决。

「真是冷淡耶,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样深藏不露的可爱模样!」星梦完全不在意的更高兴的说。

女帝小队的其他三人也跟着走到了秋原的身旁,当中相当矮小,还揹着一个大铁鎚的小女孩走到星梦身边时,用着没有表情的语气,说了声「笨蛋。」,接着就又跑回到了南雅丝的身边。

名子上显示着秋芙与翼月的两个女玩家也走到秋原的身边,翼月还好,留着马尾的秋芙却是一脸相当不高兴的脸色。

「不好意思啦,大小姐说他想要去看看才拜託你等我们!」翼月很亲切的说。

「啧,干嘛要去打这个低等的副本啊!」秋芙非常不屑的说。

秋原还是保持着一样的态度,没有什幺特别的表情,可是她们却似乎很认同秋原这个玩家,就好像是秋原在她们面前曾经做过什幺令她们刮目相看的大事一般,这可真令我好奇!

不过比起目前这些事情,我跟其他人都更加注意现在,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到秋原的身边的南雅丝身上。

「南雅丝小姐。」还被星梦手着右手的秋原说。

「开启副本吧。」南雅丝淡淡的说。

「好的。」秋原答应了她之后,也没有问我们的意思就直接将女帝小队组入队伍之中,刚好这也让同队的我们看到了女帝小队五人的等级。

只是看到了女帝小队她们的等级,这可让除了我与脸上依旧冷冷的冷云以外的那几个人都惊讶的目瞪口呆,统统都是已经练到转生,就算是等级最低的星梦也已经一转又二十一级了!

真不愧是S级雇佣兵小队的「女帝小队」,偏偏她们绝对不会听我的命令,实在很可惜。

组好队之后,秋原拿起了沉睡女巫地图副本,转头对我与其他人询问说:「準备好了吗?」

就在秋原的询问得到我们所有人的回应之后,秋原就将手中的沉睡女巫地图的副本给开启。

  • 名称:后宫帝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