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发女郎超清在线观看

现在已经是那一场公开处决平秋原,结果黑天龙的参入之后,整个情况变成大混战的事情结束后的隔天早上。

我没有上线,因为这个早上有比上线练等打怪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要去医院看我的小公主,还在等待我凑足手术费动手术的妹妹。

不过那一场大混战也变成官方讨论上的热门话题,其中还以四条事件最为全世界的玩家热烈讨论。

首先是「黑天龙力战两大盟」的讨论,上千近万人的玩家留言几乎都要把官网给塞爆,就连私人的网站以及其他关于『开创』事物的网站也是一样,都是以黑天龙跟永夜王朝那个强那个弱来做比较。我个人是觉得挺没意思的,可是很多人就喜欢讲这样的事情,甚至只要有个人说另外一方哪里弱,就会有一堆人说不然你来练练看之类的话语,然后就开始拼命的吵,又不是要投票选官员。

可是要我说的话,我还是比较欣赏黑天龙,至少艾克萨是真的有本事的人,加上另一边有我最厌恶的龙天王,跟那个嚣张混蛋的永夜飞扬,根本就没有什幺好比较的。

有个补充的要说一下,就是在那场混战的同时,艾克萨虽然带领了黑天龙的部分人马去作战,但是同时间黑天龙也派出了以南雅丝为首的大部队去把永夜王朝中分配给永夜飞扬管理的东方领地「青龙镇」给打了下来。

没有了管理人永夜飞扬就跟一个没人的村镇几乎无异,轻鬆的就打下来。只是时间配合上似乎太巧了,不像是知道永夜飞扬带人去抓平秋原时才决定,而是好像早在事情发生前就策划好的一般。

第二项则是最多人一面倒来唾弃谩骂的「败类玩家平秋原!」。

尤其当他从我面前捡起来永夜飞扬掉落的那把长剑,跟着莫名其妙被传送离开的视频被贴上网站的时候,辱骂声更是到达了顶点,跟着就是很多玩家说要搜寻他现实中的资料,也有人说要像官方投诉要把这种垃圾玩家给永久禁止上线。同时平秋原被骂的讨论点击纪录也一口气突破了官方讨论版过去的所有点击记录,成为了『开创』历史上的最高点击记录。

还有不只是平秋原本身,就连当时突然跳出帮平秋原挡一刀的布恩与美少女也被骂,也被当成了与平秋原狼狈为奸的同伙,其他的玩家就毫不留情的把他们跟平秋原一起痛骂,「姦夫淫妇」之类得更是不在少数。我跟小虎仔他们就没有被提到,或许是因为我们行动时已经是混乱状态,所以大家也就不管我们的行动。

话说回来,对于世界所有玩家都一面倒的骂着平秋原,我实在很想要帮平秋原平反,虽然他在副本时突然莫名其妙的调转攻击我们。但是实际上,从我跟他相识至今,虽然只是偶尔见面,他却从来都没有做出什幺卑劣的行为,有时更是有点笨笨的在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可惜这世界上就是有一些无法控制的事情,不管一个人的能力有多大,一个人有多好,一旦当有人想要破坏你的名声的时候,却是相当的轻而易举,更加上是握有权力与财力的永夜集团的永夜飞扬所做的破坏名声,加上很多不明了的玩家都是靠着以讹传讹的方式去了解其他玩家,结果就真正的会变成跳到黄河都洗不清的状态。

不管是对平秋原的评价,还是对我的讚叹都是一样的。

这也是第三条玩家热烈讨论的事情,   「等低玩家越级秒杀转生过的高等玩家」。

那个低等玩家就是我,转生过的高等玩家就是永夜飞扬,而讨论的就是就是我当时使用匕首一击刺入永夜飞扬胸口,瞬间将他给击杀的画面。

也不知道为什幺,这一个误会只要看过完整的视频轻易的就可以解除误会了,很奇怪的就是在那当时这幺多的玩家却是没有一个人有完整的视频。

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是,有些有视频的玩家却是视频在当时出现了非常奇特的干扰,虽然有明显的显示出我直击打倒永夜飞扬的画面,可是其中关于平秋原的出现,那一把金色光芒聚成的光剑才是真正攻击永夜飞扬的事实,这些画面与实情却是没有任何人看到。

该不会有个很恶劣的人把这些视频给做干扰,不让真相给公诸于世吧。──应该不可能吧,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我还真想不到会有哪个无聊的人会花这幺多时间这幺多的空闲得想去做。

最后则是关于副本BOSS沉睡女巫「梅尔菲森特」的事情。

这BOSS本身倒还好,但是她的外型变成『开创』这游戏中传说的绝世美女「芙萝拉」这件事情不知道是当时在副本中的哪个同伴录下了视频转贴到网站上,瞬间也让这件事情成了热门焦点。

虽然我也是从网路留言看的,可是似乎有很多对于芙萝拉非常迷恋的玩家,还有想要亲眼一赌芙萝拉美貌的玩家都在知道那副本的开启玩家是平秋原之后,纷纷都处心积虑的想要找方法跟他联繫,甚至还有人愿意出五十万枚金币的价格来买进入副本的位置。

看来表面上对平秋原骂归骂,暗地中有想要的东西时却是另外一种态度,非常的表里不一。

就在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也走到了妹妹的八零三号病房前面,病房的门牌上正挂着我妹妹的名子,──「关羽馨」。

转开了病房门上的把手,推开了门,迎面而来的并不是我可爱的妹妹,而是站在妹妹病床前的一男一女,不知道为什幺,看到他们俩的面容却是让我觉得相当的眼熟。

「啊!」

我跟他们俩人对看了一眼,我看了一下摆设,确认是我妹妹的病房后,打招呼说:「你们好,请问你们两位是羽馨的朋友吗?」

「哥哥你来了啊!」坐在床上的可爱妹妹还是精神亦亦睁着水灵的大眼,对着我伸起手来高兴的打招呼。

看着妹妹有精神的脸,我也高兴的说:「今天精神很好喔!」

「那当然啊!」妹妹笑咪咪的回应,跟着就伸手介绍一旁的两人,说:「哥哥,这是我的朋友,还有她弟弟,他们今天是特别从别的市区来这里看我的喔!」

站在一旁有着一头浏海的女孩子先跟我点了头,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羽馨的高中同学,我叫做沈飞雪。」接着她伸手介绍一旁冷眼以对的男孩子说:「他是我的弟弟,他叫做沈尘霜。」

「你们好,谢谢你们来看我妹妹。」我也点头回应。

「不会啦,我们也是很想看看羽馨她过得怎幺样了,而且能陪她聊天我和尘霜也都觉得很开心!」沈飞雪很高兴的说。

「咦─!尘霜你也是吗?」笑脸盈盈的妹妹很刻意的询问说。

「我没说喔。」尘霜像是很彆扭的将脸望过一旁,看得出来他不管外表装的多冷漠,对上我的妹妹也好像完全没辙。

「飞雪怎幺样啊,我哥哥是不是跟我讲得一样,比那些明星偶像帅气得更多呢?」妹妹得意的炫耀说。

「嗯嗯,果然是羽馨妳最自傲的哥哥!」飞雪也很认同的点头笑说。

「哼。」尘霜则是因为飞雪对我的称讚感到一点不悦。

打完招呼后,我就让她们三个人继续聊天,我则是把我带来要给妹妹的日常用品都先拿去整理摆放到橱柜中,特地买来的水果也都先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面,顺便也布置一下今天晚上要睡在这里的床铺。

自从去年妹妹住院后,我就离开了花蝴蝶的工作室,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找距离医院近的地方租房子,然后帮妹妹办理所有必要相关的事情,等到所有事情都安定好之后,虽然恢复正常也能上线继续练等。

可是一个礼拜之中,扣除掉必要去做的事情,即使我还有另外租屋,我还是平均有六天的晚上会睡在病院陪妹妹。如果只让妹妹一个人睡在病院,毕竟还是很担心,倒不如乾脆就睡在病院陪她。

我一边整理,一边听到她们三人的聊天嘻笑,这也让我相当的欣慰,虽然妹妹总是一副充满精神的模样面对我,实际上她的病却是让她虚弱到连下床去厕所的距离都要耗费掉全身的力量。

现在有他们两姐弟来陪妹妹聊天,妹妹的声音也很明显的比起我跟她聊天时变的更加的快乐许多,这样真的很好。

其实刚刚听到飞雪跟尘霜这两个名子,我立刻就想起来他们两个人是谁了。尤其是面前这个有着整齐浏海的女孩子,当时因为在很近距离有看过她的样子,所以就算游戏中是红髮,现实中是黑髮,还是能够认得出她的模样。

这个沈飞雪大约跟我妹妹一样的年龄,是一个长的相当清秀的年轻女孩子,她那头很特别的浏海更让她整个人显得相当的可爱。只不过比较可惜的是她的笑容对于我都仅客套的展现一下就消失,有种让人感觉有点冷淡,不过她对于我妹妹的态度却是自然的表现出十分真诚的亲切友善。

至于那个弟弟的讨厌模样跟游戏里面也没差到哪里去,与她姐姐飞雪有种不同的冷淡感觉。在外在上他比她姐姐飞雪高了半个头,身材以男性来说显得相当的苗条,双手插在口袋中,态度真的相当不好。可是他对我妹妹却是跟他姐姐一样,语气会变得相当和气温柔,甚至也把我妹妹当成自己的姐姐一样。

虽然我认出了她们两姐弟,但是他们却认不出我,可能就是我把脸给丑化了百分之五十的成果,几乎都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好我妹妹常常夸我这个哥哥是最帅的哥哥,所以就算丑化百分之五十也不至于会变成丑到不能看,只有变得跟路人差不多的样子。

算是因祸得福,至少可以隐藏很多事情。

正当他们聊到妹妹一直想要玩的『开创』的时候,沈飞雪突然就用婉惜的语气说:「可惜羽馨妳身体状况不容许,要是妳也能够一起上线去玩的话,我就能带妳去游戏里面逛逛了!」

妹妹突然很得意的拉着沈飞雪的衣角,说:「我跟你们说喔,我哥哥玩『开创』很久了,他是一个很厉害的职业玩家,之前还跟蝴蝶姐姐组了一个工作室呢!可以让我哥教教你们诀窍跟技巧那些啊,而且你们的问题也可以让我哥哥给你意见喔!」

「真的吗?不过你哥哥也有在玩喔,都没有听羽馨妳说过耶。」

飞雪跟着就将眼光望向了我的身上,不过有点很异样的感觉,说:「羽馨哥哥,你是职业玩家是吗,能够成为职业玩家又组工作室的话应该是很厉害,可不可以请问你在『开创』里面的名子是什幺呢?」

「其实也没有什幺啦,我也只是比一般人会常常在游戏里面练功而已。」我不太想要说以前工作室的事情。况且我重新练的人物连进阶转职都没有,比起他们两个特殊职业还差了很多。

「哥哥你太谦虚了啦!」妹妹说。

「真的啦,光是要在游戏里面赚我们的生活费我就已经分身乏术了,这样称自己为职业玩家可是很丢脸的。」我苦笑说。

「真是的,我还希望哥哥你能给他们一点意见呢,现在飞雪他们在『开创』里面的处境可是很为难呢!」妹妹伸起手指挥动,模样很可爱的说。

「处境很为难?」我对这点很好奇,他们姐弟俩不是永夜王朝的成员吗?

尤其昨天飞雪她还帮永夜飞扬把平秋原抓住,整的这幺凄惨,照理说会变成大功臣吧,怎幺可能会处境为难呢?

「这有什幺好讲的啊!」尘霜很不悦的说。

「你们可以说看看啊,虽然我没有很厉害,但是对于游戏里面的事情,我还是略懂一二,说不定可以给你们一点意见!」我承认,我还是很想要知道在永夜飞扬被击杀重生之后,后来又发生了甚幺事情。

飞雪与尘霜两个人互看了一眼,似乎在考虑这件事情该不该跟我这个羽馨的哥哥商量。

之后像是达成了共识,在尘霜不满意的别过头之后,飞雪就对我开口说:「其实是因为昨天在『开创』发生的一件大事。」

「你说的是昨天那个在不死者之地的大混战吗?可惜我昨天没上,不然我也想去看看。难道你们当时在场吗?」我装作局外人的说。

飞雪点点头说:「嗯,我们那时候被同一军团的副盟主永夜飞扬给找去。原先只是答应跟他一起去惩罚那个败类玩家的,可是结果却在黑天龙军团的人混入后产生了很糟糕的变化。」

「……变化?」我是故意问的,其实当时的情形我比谁都清楚,只是当时有事情我很想知道。

「因为我有特殊职业的关係,所以有能够把对方封印逃不开的能力,这也是永夜飞扬带我们去的原因,去抓一个低级的败类玩家。」说到这里,飞雪出乎意料的从口中抱怨的说:「……其实就算是他是一个败类玩家,当时永夜飞扬杀他一两次就好了,不过后来却变的像是处刑一样,真的看到就受不了。」

「低级的败类玩家啊?」我很确定她在说的是平秋原。

「这幺说来永夜飞扬也是一个很坏的玩家是吗?」妹妹好奇的插话说。

飞雪略为顿了一下,跟着就点头,再继续说:「总之,我那时候确实封印了他,本来应该都很顺利的,可是在黑天龙的人来了之后,产生了大混战,那个败类玩家的败类同伙也趁机攻击我们要救他出来!」

「败类玩家的败类同伙,听起来好像绕口令喔。」妹妹似乎很有兴趣的说:「我很好奇飞雪你说的那个玩家是谁呢?」

原来我也变成了败类玩家的败类同伙了,只是听到我最重要的妹妹也这样说我,真的有点哭笑不得。

「他是个会对女孩子下手的色狼,妳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尘霜特别开口说。

飞雪似乎也是很认同的,继续说:「那时候被那个败类玩家的同伙攻入其中,我因为永夜飞扬的命令要维持不给他跑掉,不得不停在那裏继续封印,结果就被他们攻击。」

「被偷袭了是吗?以永夜飞扬他那个人来说,应该不会简单放过失败的部下吧。」我很自然的说。

「不光是失败,就连永夜飞扬也被那个败类玩家的同伙给一剑杀死。」飞雪说。

「等等……永夜飞扬真的是被一剑杀死的吗?难道不是其他的原因吗?」我刻意问说。

「虽然我那时候有点惊慌失措,可是我真的亲眼看到那一个刺客玩家用着金色的剑刺入了永夜飞扬的胸口,这是千真万确的!」飞雪相当肯定的说。

完了,就连最近距离的飞雪也认为是我做的,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了。

「后来在全部人都回到了城内的时候,永夜飞扬他大发雷霆,不光是他被杀后突然连掉十级,本该他守护管理的青龙镇也失守被黑天龙的人打下。尤其是他跟永夜秋梅副盟主一对的龙鳞剑也掉了,还被那个败类玩家给捡走,这更让盟主气得破口大骂。」

「我先问妳一下,为什幺永夜飞扬会连掉十级啊?他不是只有被杀一次就回村重生了吗?」我好奇的问。

飞雪也很不解的说:「这件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是永夜飞扬就是真的一次掉了十级,为了这件事情他还很生气的找了很多人去官网留言,也打电话客服投诉,甚至还直接找上中天集团的公司中找那个叫做平先生的总负责人。不过却只得到这是游戏里面的设定与技能,谁都可以学,你找不到是你笨之类的话。」

这个叫做平先生的人也太夸张了,竟然敢对掌握了世界四分之一经济的永夜集团的下一代接班人讲这种话,真想看看他本人是个怎幺样的人,八成是个很嚣张的家伙吧。

「也就是因为这样,被盟主大骂的永夜飞扬也迁怒于我,说我没有好好尽责,放开了那个败类玩家,要我去把那个败类玩家找出来,还有那个用缺德技能他掉了十级的叫做暗号的败类玩家同伙。」

找我?……这幺来说我也被永夜飞扬当成了要追杀的对象了吗?

这时,飞雪黯淡一笑,跟着说:「永夜飞扬也说,如果我跟尘霜找不到她门两个人的话,以后也永远不要回永夜王朝了。」

妹妹也跟着恳求说:「对啊哥哥,你可以帮飞雪找看看那两个人吗?这样飞雪跟尘霜他们俩人才可以重新回去!」

「这个……」我对于妹妹的恳求当然一定会拼命去做的,可是现在叫我自己找自己,我该要怎幺办呢?

如果我现在跟他们俩人承认的话,我也很担心会牵连到妹妹,因为永夜飞扬那个家伙可不是心胸宽大到只要报仇一次就好的人,一定无所不用其极的做出报复。

我不知道他们俩个人知道后会怎幺做,但是目前最好还是绝对不要让它门知道我就是暗号才好,至少也能够避免妹妹遇到危险。

「你们非得要回到永夜王朝吗?那个永夜飞扬都这样无情无义的对待你们了,何必要坚持回去呢?」我问说。

飞雪似乎也是很为难的说:「我跟尘霜也是这幺认为,可是我们的爸妈都在永夜集团里面工作了三四十几年,虽然永夜飞扬现在的权力没办法干涉公司运作,但是要把我们爸妈给开除也是轻而易举。」

我随即联想到说:「这幺来说,要是没办法让永夜飞扬满意的话,你们爸妈的退休金也会不保了是吗。」

「那个卑鄙的浑蛋。」尘霜也气愤的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说。

「哥哥你有办法可以帮帮他们吗?」妹妹用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说。

「嗯……,或许你们可以跟他们俩个沟通看看,说不定可以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我说出了我认为最好的办法。

飞雪跟尘霜俩人用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我知道我说的话非常奇怪,游戏里哪有用沟通去跟被自己陷害的玩家进行沟通的呢,结果只可能会换回一阵嘲笑吧。

「不然这样好了,等到我上线的时候我帮你们去跟他们沟通看看!」我换了一个方法说。

「真的可以吗?」飞雪一样用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说。

我拍拍胸脯说:「包在我身上吧,我玩『开创』这幺久了,这样的问题我也碰过很多次了,我帮你们去试试看吧!」

「哇,哥哥你好厉害喔!」妹妹非常高兴的拉住我的手。

「可以吗?」尘霜很怀疑的看着我说。

「那就拜託你了!」飞雪倒是很诚恳的对我说:「以后有什幺事情我们也会尽力帮忙的!」

「不用了啦,只要你们有空来陪羽馨就好了。」我也很客气的说。

「看吧,我哥哥果然很厉害的!」

妹妹说的这话可是充满了她对我的骄傲,而我也只是笑着回应她,心理面却是一千个一百个接下来该怎幺办才好的问号。

而且最重要的是平秋原他的意思,被人家杀了十几次,这样的情况下会愿意把龙鳞剑还给永夜飞扬吗?况且那把本来就很昂贵的龙鳞剑,应该也被永夜飞扬经过强化过很多次才一直使用的,这样一来,整把剑的价值可能不下于六百万以下,──是我也不会愿意轻易得还给杀了自己十几次的仇家啊!

飞雪与尘霜两个人又再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就离开之后,整间病房就剩下我跟妹妹一起相处到夜晚。

直到当天深夜,那是没有拉上窗帘的窗外,配合着城市建筑之光的美丽夜景。布满星光的无云夜空之中有着一轮美丽皎洁的上弦月,随着地面上的城市灯光相映照着,整个窗外都变成了一幅画一般,宁静且美丽。

对这美景我也看着入迷的忘了睡觉,妹妹也是一样,不过她秀丽白皙的脸上并不是显示着沉醉于窗外美景的陶醉模样,而是一副哀伤的憔悴表情。

「哥哥……」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夜空的妹妹叫唤着说:「哥哥你还醒着吗……」

「……怎幺了?」我问。

妹妹低下头,双手抓着盖了一半的床单,语气很难过的说:「我知道我不该这幺说的,因为在我生病住院之后,你总是变得相当的烦恼。我不知道你是在为什幺事情烦恼,但是我一直很怕给你再添加麻烦,所以我一直都不敢问你。」

听到妹妹这幺说,我也从床上起了身走到妹妹的身旁,问说:「别担心我,哥哥我可是什幺问题都能够轻易解决的万能哥哥呢。反倒是我可爱的妹妹,妳怎幺了,有什幺烦恼是吗?」  

「哥哥……」妹妹的语气已经变的哀伤的说:「我可以活下来吗?」

妹妹突然说的这句话让我惊讶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幺回答。

「我知道我这样很任性,可是我想要拉着哥哥的手一起去以前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饭的小餐厅,也想要跟同学一起去下课后最喜欢的蛋糕店看着蛋糕数着零用钱能买几块蛋糕,我还想要跟哥哥,跟飞雪,跟尘霜,也想跟其他人一样玩看看『开创』……」

「我,我想要活下去……」妹妹雪白的脸庞上留下了两行被月光照耀着如同水晶般的眼泪。

「羽馨……」

我伸出双手抱着妹妹因为低头啜泣而略微颤抖的瘦弱身躯,有着一种只要多用一分力量都会害怕让她受到伤害的心疼感觉。

「你认为正义是什幺?」我脑中突然出现这句话。

妹妹她总是为了身为哥哥的我最先着想,就算要撑着因为生病而日渐虚弱的身体还是要用着有精神的笑脸面对着我。即使那只是为了让我放心去上线练等赚钱。而我也明知道她是装出来给我看的,但是我却还是选择相信,我只能选择相信!

我从来都没跟朋友,也没跟花蝴蝶开过口,告诉她们我妹妹的病况,这是我们兄妹的问题,不该麻烦其他人,就算是花蝴蝶需要人陪我也得离她而去照顾突然病发的妹妹,这一切都该是我要做的!

其实我也是在欺骗自己,欺骗自己不需要跟朋友说,靠着自己就可以凑足两千万的手术费,带着妹妹去首都找到最好的医生帮她做手术。

我为什幺要重新开始练人物呢?只要我继续待在那个我讨厌却能够继续让我赚手术费的烈日盟中,我就可以很快的有剩下的五佰万,就算再烂,再腐败,我也能够赚到足够的手术费啊!

更想起当时那个助教对我说的话:「你曾经有过就算要背弃你所拥有的一切,受尽苦难,即便要与世界为敌,即使得要孤独一个人迈步走向末路,但是你还是祈望守护的东西吗?」

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我与花蝴蝶一手打造出来的强盟,就是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这种腐败的集团。

我放弃了从小到现在一直深深喜爱着,却失之交臂,被人先一步夺走的花蝴蝶。

我删除了枫叶那个曾经得到过「刺客之王」这个顶尖称号的人物,一切都从头开始。

我挥别了好友,在为了他们的战斗之后,选择了避不见面,一切回到我重新而来的一人之路。

可是我有的,有的这幺一个,就是我抱着的这个,需要对她怜爱,需要对她呵护,就算是世界毁灭,就算是我变成怎样都无所谓,我只需要让她好好活下去的女孩子。

我唯一的亲人,比任何人都还要重要的唯一一个妹妹。

  • 名称:红发女郎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8: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