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羔羊超清在线观看

      「叮~!」

     

      系统提示:你已开启洞窟照明!

     

      平秋原进入了勇气洞窟就立刻打开了照明。

     

      这照明也算是游戏官方的贴心设计,游戏是为了轻鬆有趣的游玩,游戏已经将世界设定成天黑与天亮的分别,也不至于为了要什幺恐惧惊悚感觉还要多加刻意的去吓玩家。

     

      与其让洞窟或室内呈现阴森漆黑,每次行进又会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只怪物的触手,如果一般游戏是无所谓,要是在这亲身真实体验百分之九十九的游戏里面,这感觉就会像是在鬼屋或是恐怖片的现实。

     

      以商业考量来说,这设定会让游戏公司损失非常多会害怕或身体不适的玩家。倒不如就直接打开光亮,这样一来也不会让会害怕的玩家受到惊吓,想要维持心跳感的玩家也可以选择不开光亮。

     

      这设定赢得许多玩家的好评,不过骂声倒也不少,最主要原因还是在每次进入洞窟开启光亮时要付五十枚金币的费用,出了洞窟再回来也就要再付一次,游戏公司似乎打算从玩家那能捞就尽量捞。

     

      看到平秋原出现的时候,洞窟里面的怪物就立刻蜂拥而上。平秋原也拔起了腰带间的短剑来应战。

     

      勇气洞窟第一层的怪物有哥布林,哥布林将领,两种怪物而已。

     

      这两种怪物对平秋原来说还不至于打不过,在哥布林将领手中的阔剑劈下的时候,平秋原立刻发动了刚学习到的技能三连斩。

     

      ”100”

     

      ”82”

     

      ”76”

     

      连续的三击强烈斩击就将哥布林将领给瞬间打挂,魔力也减去了五分之一。

     

      后面也立刻跟着来到的是三只哥布林,原本是强敌的哥布林,平秋原也再次挥出短剑,直接一斩就打倒一只,自然连续的快速三段斩击就将三只哥布林打倒。

     

      看着打倒的四个怪物,平秋原没想到自己会变的这幺强。

     

      可惜这只是平秋原还没有再对上其他玩家才产生的虚假强力感,不然光靠在勇气洞窟门口对峙的两派人马中的随便一个玩家,大约都能在十秒内将平秋原给秒杀掉。

     

      「接下来要往哪呢?」

     

      平秋原看了看四周,秋梅好像没跟自己说要找的人在那里,只有吩咐自己在传送到洞窟门口时什幺都不要管,赶快进入洞口而已。

     

      「叮~!」

     

      系统提示:好友永夜秋梅想与你密语是否同意?

     

      秋梅的密语时机来的完美无比,平秋原也就急忙按下确认。

     

      「秋原,顺利到洞窟里面了吗?」秋梅的声音依旧很甜美。

     

      「到了,那妳的姐姐在哪里呢?」

     

      「我姐姐她现在在洞窟第二层的一个小角落那里,确切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可能要麻烦你找一下了!」

     

      「在第二层找她啊……」平秋原不是不愿意,只是对于自己迷路的能耐有很深刻的认知。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啊。虽然很想要你用喊话频道这样比较方便,但是对于龙天王那个人会做的事情我可是一清二楚!静心之戒你有戴着吗?」秋梅提到龙天王就很厌恶的说。

     

      「有,我打算等到下次见你时还妳。」平秋原才拿出放到道具栏内的+3静心之戒。

     

      「你没有戴上去喔?亏我特别留在那里给你的说。你先戴上吧,等到你到第二层的时候就可以用在那些隐身的影者身上,就算打不倒他们也可以避开他们。」

     

      「是其他练级的玩家吗?」

     

      「不对!以龙天王他的行事,绝对不会顾守于洞口就会满足,他一定会派出有隐身技能的影者去对我姐姐进行攻击。但是,我姐姐的魔法攻击可不是虚有其表,龙天王底下的影者大概也没办法正面承受,加上洞窟里面太多人的话也很难发挥影者敏捷的优点,法师只要放出大範围魔法的话就会全部一起死,所以他大约也只会派三、四个精锐的影者去进行偷袭。」

     

      这时候秋梅银停顿了一会,似乎想到甚幺事情,然后继续说道。

     

      「魔法师有个弱点就是恢复魔力速度很慢,所以最需要的就是恢复魔力药水,这也是姐姐被她们逼到角落的原因,当时姐姐是打倒来洞窟偷袭的第一批人,可是其中有个神偷却把姐姐的恢复魔力药水给偷走了,后来在击退第二批人的时候也已经耗尽魔力。幸亏那时我先叫人去围住洞口跟烈日盟的对峙,否则这任务早就失败了。」

     

      「所以叫我带恢复魔力药水来是吗?可是我等级这幺低,不太安全吧。」

     

      「事情要用相反角度来想喔,就是你的等级低,又没加入军团,那些等待偷袭的影者自然不会为你现身攻击你,相对的,要是现身攻击你的话反倒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万一给我姐姐看到说不定会反过来被解决。最重要的是,他们也不知道你有能看透隐身技能的静心之戒,只要你运气不错能快点找到我姐姐的话,应该能顺利解决这次的危机。」

     

      「嗯嗯。」平秋原就把静心之戒给戴上,这是目前最重要的关键道具。

     

      「那秋原,这次就万事拜託了喔!」

     

      「我要怎幺分辨出你姐姐呢?」

     

      「有新的怪物刷新出来了,你找名子叫永夜冬雪,外表的话就找跟我一样可爱的脸吧,哈哈─!」

     

      秋梅一说完就切断了密语。

     

      外表的话就找跟我一样可爱的脸吧?

     

      这段话让平秋原听的完全不能理解,不过起码有个可以寻找的目标了。提起了手中的短剑,接着就开始继续向前走。

     

      在第一层的怪物几乎都不是平秋原的对手,即使昨天跟哥布林他们陷入苦战,今天却是能够将牠们两剑就解决,这就是游戏的好处。

     

      只是即使如此,运气这种东西却完全没有逻辑,其实範围也没有很大的洞窟第一层,平秋原却还是花了快半小时才找到通往第二层的阶梯,这段时间内打的哥布林与哥布林将领至少超过了五十只以上,结果每只都还是给零碎的两、三枚金币。

     

      至于怪物掉落的道具跟药水……,平秋原早就当没有了。

     

      在走下了勇气洞窟第二层,迎面而来的怪物就不再是最低等的哥布林一类的,而是骷髅跟穿着土色破烂长袍的骷髅法师。

     

      【骷髅法师】(普通怪物)

     

      等级:14

     

      攻击:11

     

      防御:11

     

      血量:210

     

      魔法技能:

      风刃(最初阶属性攻击型法术   MP-3。)

      吸血之牙(吸收对方一定比例血量的特殊型法术   MP-25。)

     

      说明:不死系中能力最普通的一般魔法师,是生前魔法能力比普通生物还要强的点的生物的骨骸藉由黑暗魔力所诞生于这世界上的不死系生物,所使用的法术属性会依照生前的习惯所变化,但是因为是黑暗魔力所构成的关係,所以不会使用光明系与恢复系魔法,会有攻击生物的本能。

     

        ……

     

      骷髅法师是平秋原第一个面对到有魔法攻击的怪物,也是自己防御最弱的魔法攻击,这绝对会是自己很大的危机。

     

      只是在平秋原举起短剑之后,面前的骷髅与骷髅法师都没有对他进行攻击,只是自顾自的向是巡逻一般的走向两旁的岔路。

     

      对于骷髅不主动攻击这件事,平秋原也没有多想,大概也是认为这洞窟里面的骷髅不会主动攻击吧。

     

      真是完全无视自己带着的骷髅项鍊的功效。

     

      骷髅与骷髅法师都不攻击的话,平秋原也没有打算动手,不用打怪物也算是省去找人时的一大麻烦,就也向着洞窟的其中一条通道走去。

     

      随着通道的道路不断的向前走去,一路上遇到的骷髅怪物虽然有注视他,可是却也都只是擦身而过就离开了。

     

      有些骷髅则是会交头接耳的用着不死系才听得懂的语言对平秋原讨论一番:

     

      「骷髅9527,你有注意到刚刚那个家伙好像胖了一点?」

     

      「有啊,骷髅姐,现在新来的好像不太会保养身材。」

     

      「骷髅9527,下次我们休假玩纸风筝的时候再把新来的带出去运动一下吧!」

     

      「好啊,骷髅姐,如果风筝再掉的话我会一马当先帮帮你上山去捡。」

     

        ……两个骷髅的对话也已经到不知所谓的地步,反正平秋原也听不懂,自然也就走过去,完全没有理会。

     

      正当平秋原走到了通道连接其他分岔路的接点时。一个像是全身穿着漆黑套装,肩膀上有红色太阳的烈日盟影者正蹲在接点旁,身体周围正散发着微微的白光。

     

      其实这正是影者发动藏匿技能「无影」,一次时间有五分钟,虽然要消耗魔力一百,可是只要有恢复魔力药水以及蹲下身来进行休息的话,五分钟的时间到达前就能够快速的回复原先消耗的魔力。这也是为什幺能坚持这幺久等待偷袭的原因,没有任何职业能够比影者等带偷袭暗杀的机会更加有优势了。

     

      至于平秋原则是因为有了秋梅给的静心之戒才能看得出来影者的隐匿状态,不然单论被偷袭的话,最少能被影者杀上百次也不夸张。

     

      这时候,隐匿状态的影者也发现了平秋原,手中像是突上毒药的碧绿匕首自动举了起来,充满杀机的眼神看得出来正在蓄势待发。

     

      「不能够看他   ,而且也不能让他发现。」平秋原暗自心想。

     

      影者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平秋原的一举一动,心里面却是已经打定主意,如果一个不对就立刻攻击。

     

      只是应该远离的当下,平秋原却朝着那影者笔直的走去。

     

      「这个新手发现了我是吗?!」影者心想着,手中的匕首也越加的提高。

     

      平秋原也看到了影者提起匕首的动作,只是脚步并没有移开,依旧朝着影者走去。

     

      就在平秋原走到与影者的距离不到三公尺的时候。影者手中的匕首也已经到达了只要一动就能刺杀平秋原的距离。

     

      此时,平秋原停下了脚步,作势像自己打开了甚幺资料的动作,然后像不在意的说:

     

      「烈日盟正在追的人好像跑进这洞窟,如果发现再通报烈日盟的话应该会有奖励吧,真不知道那个人在哪?」

     

      平秋原说的话都是真的,因为他并不懂得说谎,所以稍微反向的解释了自己来的目的。

     

      听到平秋原说的话之后,影者也慢慢的将手中的匕首放了下来。

     

      不是打算放过平秋原,是因为影者认为眼前这个呆子既然是为了奖励而来,加上目标冬雪一直没有现身,那到不如让眼前这个呆子去乱闯一番,要是他能找到也就能顺利击杀冬雪,最后再把这呆子顺手干掉也好。

     

      影者又慢慢的蹲回了原地,平秋原见状也就继续当作没有看见,随意又选了一条通道走过去。

     

      远离先前通道接口的影者后,在接下来的道路上又碰到两个处于隐匿状态的影者蹲在路口。

     

      他们看到平秋原的时候也是先举起了手中匕首,随后却也立刻放下,估计也都是看到先前那个影者在团频上说的要平秋原当诱饵。

     

      这样的情况对平秋原来说算是最顺利的情形,烈日盟的影者以他为饵不打算攻击他,洞窟里面的骷髅也因为自己身上带着骷髅戒指的效力也没有做出攻击,这下子就能让他专心的把心思都放在搜寻永夜冬雪的身上。

     

      异样的感觉突然从背后窜起!

     

      平秋原转头看了一下,身后有刚刚擦肩而过的骷髅,还有在通道另一端探出头来监视的影者,除此之外就甚幺都没有了。

     

      其实真的要说起来,背后出现的感觉并不差,不是像影者看到他时就想把他干掉的感觉,更不是被NPC随时要攻击自己的感觉。

     

      只是要说感觉很好的话,更像自己答应秋梅要帮她过任务时那种被骗成为鱼饵的感觉。

     

     

      十几分钟之后,平秋原虽然一直沿着洞窟的边边走着,手也刻意伸起来沿着洞窟墙壁一路摸过去,可是一路上却没有半点奇特之处,更别提有名为永夜冬雪的玩家在角落等着了。

     

      本来在随着平秋原身后走动监视的影者也停下了脚步,主要原因是他们认为跟着平秋原也没有甚幺用,况且平秋原的走动方向完全显示是在绕圈圈,根本就是不知道通道要怎幺走的大路癡,与其费力的跟在他后面,到不如在原地等带还比较省力,毕竟两分钟左右,他还是会走回原地。

     

      在发现后面都已经没有影者监视,平秋原也停下了脚步,不是因为累了,只是意识到自己这样的行动似乎也没有甚幺用处。

     

      「或许应该问问看秋梅小姐。」平秋原心想。

     

      随后就打开了密语频道,显示能够进行密语的三个名称都处于无法连繫之中的状态,秋梅更是显是红色的处于密语封印的状态。

     

      「看来就只好继续去找了。」

     

      想来想去,平秋原还是没有甚幺办法,要是自己能够去看看游戏其他的资料应该可以有办法找出永夜冬雪了。

     

      「别走了!」

     

      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甜美女声正从平秋原的身后传来。

     

      「把魔力药水给我吧。」

     

      「谁?」平秋原转过头去,身后依旧没有半个人,就连洞窟内的怪物都没有。

     

      「我在你旁边,先把魔力药水拿出来给我!」甜美女声已经是刻意的靠近平秋原的身旁,就好像怕被那些影者听到一般。

     

      依照这个声音的指示,平秋原就将身上一半的恢复魔力药水拿了出来。

     

      「叮~!」

     

      系统提示:你手上物品被隐身状态的玩家取走!

     

      平秋原手上的药水立刻就消失一空,这也代表手中的东西都被人取走了,只剩下刚刚系统音效的提示而已。

     

      「你是秋梅小姐的姐姐吗?」平秋原小声的问说。

     

      「嗯,叫我冬雪吧。」声音回答道。接着又反问的说:「你可以再帮忙一下吗,我还需要时间回复到一定量的魔力,你可以帮我再拖延一下时间吗。」

     

      冬雪的声音跟秋梅的声音一模一样,不过比起讲话非常直率的秋梅,冬雪就比较温柔婉约许多,但是两人的询问却都相同的没有给人家可以说不的选择。

     

      「怎幺做呢?」平秋原也是很单纯的回应。这样有求必应的简单个性,看得出来以后还是会被秋梅吃的死死的。

     

      「那就拜託你以同样的模式继续假装来找我,我就到角落去先启动冥想术,只要配合魔力药水,这样再十分钟我就有足够的魔力了。。」

     

      「好的。」

     

      「那拜託你了!」声音也在这时候越离越远,直到声音没有。

     

      平秋原也没有再多说什幺,直接就继续绕着通道走过去,反正只要一直走就好了好,但是遇到那些影者还是要赶快离开才行,不然死掉的话任务又会失败,连累到秋梅跟冬雪就不好了。

     

      很奇怪的人,不关心自己竟然先关心找他来当运送药水的两个人。

     

      平秋原继续在洞窟通道乱晃的同一时间,烈日盟的三个人也进入了勇气洞窟的第二层,分别是中枢神经、将军令、汤包,三个火红莲底下的小弟。

     

      三个人一进入第二层就看到平秋原从眼前晃过,平秋原是因为专心要做冬雪交代的任务所以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人。可是他们三人却是对于平秋原恨得牙痒痒的。

     

      自从昨天追击平秋原进入湖之树林之后,竟然三个人同时被天上掉下来的东西无缘无故打挂,本来打算要三人独吞才花大钱买一堆药水跟他硬拼的哥布林王也被人最后一下打倒。

     

      更加忿忿不平的是在哥布林王挂掉之后,全世界公告时还说出现了只有打BOSS系怪物才会掉落的魔法武器「誓约胜利之剑」!

     

      那时明明就应该是三个人其中一个拿到的魔法武器啊!

     

      只是他们不知道那是同一时间,秋梅打倒湖之帝王才得到的,就是将这份误会造成的怨恨直接转到平秋原的身上。

     

      将军令将来袭的骷髅用手中的巨斧强行的砍成碎片,还是忍不住的说到:

     

      「可恶!那个阴险的家伙竟然还在这里练等!」

     

      「冷静点啦,火大哥要我们先去把永夜冬雪引出来,要是先攻击他的话不是会暴露我们的行动吗?」汤包也顺利的用看起来普通的匕首将骷髅法师给轻鬆解决。

     

      「汤包说的对,目前不管多怎样都要先做好火大哥交办的事情,那小子等到事情结束后,我们拿到加十的武器时,还怕杀那小子杀太少次吗!」中枢神经很慎重的说。

     

      「好吧!算那个混帐家伙的狗运好!」为了能拿到加十武器,将军令也只好点点头的认同。

     

      「那我们现在该怎幺办呢?要分开找,还是一起行动呢?」汤包问道。

     

      「我们现在等级可能连法师的普通攻击都撑不注,所以还是一起行动好了,一个被干掉也可以让另外两个通知人来击杀他,就算他跑掉也可以追蹤他,这样比较保险。」中枢神经给了个很明智的决定。

     

      其他两人也答应之后,三人就一起往平秋原走的相反通道走去。不过如果遇到平秋原的话,即使对方都没有说出什幺,彼此却都在心里默认到时候二话不就就干掉他!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平秋原依旧毫无目的的,就只为了拖延时间一直在走的行动,似乎被那些影者们发觉了。

     

      原本不动的影者都慢慢的移动到了平秋原的前后。

     

      本来认为很正常的玩家走动却有个异常的问题,就算骷髅都不攻击他,就算他一开始说他要找出冬雪来领赏,就算像是每一次都跟绕路般的寻找。

     

      即使看起来很合理,可是时间一旦久了,反倒是完全不合理。

     

      等级才十二的见习剑士,在这个勇气洞窟第二层,即使一开始以为是理所当然,实际上真的感觉到非常不合理,哪有见习剑士会一个人冲到第二层只说要找目标领奖励又完全不打怪练等的呢?

     

      「X的!莫非他已经跟永夜冬雪接触了!」带头的影者玩家惊讶的发觉了这件事情!

     

      就在带头的影者玩家的大声怒吼下,所有施展技能「无影」的影者都解除了隐匿状态。

     

      影者包含领头的那一名影者之外,还有三名影者也跟着现身,分别站在平秋原的前后。

     

      在同一条通道的骷髅与骷髅法师也在所以影者现身的同时发动攻击,只是对于影者来说,他们跟本就不是什幺危险。

     

      四名影者几乎都是用匕首一刺一个的把通道内的十几只骷髅与骷髅法师打成了一堆的骨头碎片。

     

      看着突然现身的四名影者,平秋原也没有惊讶的表情,毕竟自己带着静心之戒,从头到尾都看着影者们的行动,他们现在现身或是继续隐匿与否也没什幺差别。

     

      看着平秋原的表情,领头影者也立刻明白了,被耍的人正是自己,愤怒的对平秋原大吼:

     

      「XX蛋!你看得到我们对不对!」

     

      听到带头的首领这幺说,其他三个影者也跟着惊讶的看着平秋原,眼神中都充满着被侮辱的愤怒。

     

      自己六、七十级才进阶职业为影者,最得意的也就是能够在暗处刺杀偷袭的高明技巧,没想到却被一个才等级十二的见习剑士这样耍着玩,绝对不能放过他!

     

      「告诉我永夜冬雪在哪里!不然我们一定会把你杀回一级!」领头影者这幺叫吼着。

     

      平秋原没有回答,他知道说了也会被围攻。不是他有像小说中那种看透人心的本事,而是周围影者的脸上都露出着要他命的兇恶面容。

     

      不过那只是其一,另一半的原因是他们知道平秋原能看穿他们隐匿状态的话,身上一定是有看穿能力的装备,不管是饰品或者事防具,只要有附加看穿能力的物品,那拍卖的价格最少也会在两百五十万枚金币的价格以上啊。

     

      现在那个价值百万的东西能就在一个等级才十二的见习剑士身上,只要大家一起发动盗取,其中的等级差就足够使成功率到达百分之百,就算他穿满装备也绝对能够偷到!

     

      「你是要我们把你打一遍才肯说是吗!」领头影者也没打算多问,再不说就先宰了他。

     

      平秋原依旧没有回应,只是想起了昨天被南雅丝痛打十几遍的情况。自己先前以为的变强感觉根本就是错觉。

     

      为了不要再被电击降等,那要告诉他们冬雪在哪里吗?

     

      想了想,也才发现自己是不知道冬雪在哪里,就连静心之戒也看不穿当时在身旁的冬雪。

     

      只是,就算是知道冬雪在哪里的话,那自己会讲吗?理由不知道,……心里就是不想说。

     

      看到平秋原还是不理会的态度,不在忍住的领头影者就直接下令。

     

      「欠打!上─!把他杀回到一级!」

     

      连同领头影者在内的四个影者就同时发动了盗窃技能,在干掉这低级的新手之前当然要先赚一笔!

     

      这时候,连续的系统提示的响声连续四次响起!

     

      「叮~!」

     

      系统提示:你的骷髅头盔被玩家我是老大我很大盗取走了!

     

      「叮~!」

     

      系统提示:你的骷髅盔甲被玩家我是老二我很长盗取走了!

     

      「叮~!」

     

      系统提示:你的骷髅手套被玩家我是老三我很猛盗取走了!

     

     

      「叮~!」

     

      系统提示:你的骷髅长靴被玩家我是老四我很兇盗取走了!

     

     

      一晃眼的时间,平秋原穿戴不到半天的骷髅套装就被他们我是老几系列的刺客全部盗取走了。

     

      领头刺客我是老大我很大看着自己跟其他兄弟拿的骷髅套装,不禁大骂说:

     

      「X的!四个人同时用技能竟然拿到四件垃圾!」

     

      「老大,我们再来一次吧!这次应该能够拿到看穿技能的装备!」我是老二我很长赶紧说。

     

      「好!这次用完技能就解决他!」我是老大我很大指挥的说。

     

      面对四个刺客即将要在次启动盗窃技能,平秋原身上的装备只剩下小铃儿给的短剑,自己打到的骷髅项鍊,以及他们最想要的,秋梅给的静心之戒。

     

      ”嗷──!”

     

      这时候,这声凄厉的狼之咆啸震撼了洞窟第二层的整层,咆啸声贯通了第二层的全部的通道。

     

      四名刺客与平秋原的眼光都往向通道的另外一端。

     

      「靠X──!」

     

      「救命啊──!」

     

      「回村卷轴!回村卷轴!哇啊──!」

     

      通道的另外一端发出了三声凄厉的玩家呼救声,然后就是连续三次的白光闪耀。这八成是有三个玩家被刚刚发出狼嚎的怪物给迅速击杀的结果吧。

     

      「那是什幺东西啊?」我是老四我很兇胆怯的问。

     

      其他人还来不及回应的时候,通道另外一头已经探出了怪物的半张脸。

     

      一个有着血红色瞳孔的巨狼之首!

     

     

      「秋原被打的真惨耶。」

     

      抬头看着萤幕的米亚有点不忍心的对平先生说。

     

      「真亏他有了骷髅全套,却完全没用到就被盗取走了?」

     

      「那是他的命不好啊。他刚刚没被解决掉我还觉得可惜呢。」平先生一边翻着等等要开的会议资料,一边回答道。

     

      「你真是有够坏心的。」

     

      「没听过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也是为他好啊。」

     

      「……   真的吗?」米亚的很怀疑的问。

     

      平先生盖上了看完的会议资料,站起身说:

     

      「唉呀唉呀,当然是假的啊,不管是现实或是游戏里面,会被人干掉就是笨而已,什幺意义都没有。」

     

      「你的个性真是讨人厌。」

     

      「有本事的人就会讨人厌啊,走吧,该开会了。」平先生将手中的会议资料递给了米亚。

     

      「大家早就等你很久了!」

     

      米亚接下了平先生递过来的会议资料。

     

      「你认为这研究有可能吗?他才刚出现一天你就有这个计划?」米亚再次看到手中的会议资料。那是昨晚凌晨睡到一半时,被平先生用电话硬是叫醒来写的资料。

     

      「就像买保险啊,不先预备一下,万一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的资料突然消失了,那可浪费了那顶两百多万的游戏头盔了。」

     

      「希望用不到吧。」

     

      「我倒是很期待使用到的那天,到时候一定很有趣!」

     

      两个人就这样一边讨论,一边离开了总裁办公室,只剩下一份资料静静的躺在办公桌上。

     

      那份有着浅蓝色外皮的资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至少是对将来的平秋原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 名称:最后的羔羊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9: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