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沙漠超清在线观看

体育祭过了没多久,就到了学园祭的时候。

不像上年那幺被挑衅,加上体育祭之后大家也很脱力,连我自己也有两星期没在家碰课本了。

明明已经是深秋,但整个二年三班都像暑假要回来补课一样死气沉沉,也是啦,先是星期五晚上要补课到深夜,星期六又到补课,放学还要待在教室开会……

作为班长的源治直接趴在教师桌上,而我就随便找张椅子坐在旁边。

「喂!源治,快点搞定吧,别浪费时间了。」

「你们爱搞甚幺就搞啊,喂!随便找人说今年学园祭要搞甚幺吧。」

「就搞大便摄影展吧,今晚回去拉完屎就影下来,过几天集中沖晒出来便搞定了。」

「就这样吧。」

「源治你白痴的吗?这种提议也通过?」

「大家都想快点散会啊,管他到时拍自己的老二,学园祭就搞大老二摄影展吧。」

「慢着林同学,你今年才来三班不清楚,不如像上年一样搞鬼屋吧?」

「「「少白痴啊仙崎--!」」」

众人之声震耳欲聋,提出这种方案就算是仙崎也会被干到飞起的。

「你忘了上年我们做得快要死吗?」

「可是三年级我们就不能尽情去玩了,这是我们最后……」「驳回--!」

连仙崎出手大家反应都很糟糕,也是啦,回想上一年体育祭的準备工作,每个人都做得想死,每个人都有一定要赢过桂龙也那家伙的意志才能成事,我想不可能再做一次的了。

不过看来班上大部份家伙也想随便混过去,那靠我一个也做不出甚幺啦……

「那幺,不如就搞gay   bar吧。」

不知那个混蛋说出这种鬼话,更想不到源治想也不想直接写在黑版上:「就这样决定吧。」

「喂,你知自己在写甚幺吗?」

「鬼知道,我只知道我想回去睡觉,没人有异议就散会了!」

源治这一句让所有人都提神,立即鱼贯冲出教室,只有四个人一脸淫笑看着黑板的题目,班上的男人星期一回来就会知道后悔了吧?

离开教室看看电话,原来深雪发过电邮给我,看一看好像在问我离开学校没有,那我也直接打电话过去:「喂深雪,找我有事吗?」

「是哦理香,有空一起吃午餐吗?地点你决定哦。」

嗯……有点想吃拉麵,不过想起来深雪好像不怎喜欢那种地方,反倒常常跟朋友去美式快餐店。

「先去校门等吧。」

去校门会合了深雪,便往附近几间美式快餐走,不过午餐时间到处也很多人啊……

「理香,不如去吃拉麵好吗?」

深雪指着一家开上二楼的连锁拉麵店,很久以前有吃过,对于爱吃小店的我来说品质不怎样,不过环境甚幺倒很合乎「女性」要求。

我想她已经尽了力去迎合我,好吧。

上到去点完拉麵,因为还穿着校服没有点啤酒,那只好随便地叫了可乐。

「好像很久没这样出来呢,理香。」

「是啊,之前老是在忙温习,最近做了很多蠢事所以闲了点嘛。」

「的确理香的成绩进步了很多,照这个步伐明年升上二班应该完全没问题喔。」

二班吗?

作为学校里的升学班,能进到去比上一班更有荣誉,只是……

「嗯?有甚幺烦恼吗?」

「今天期未考那得故意考差一点啊,在那班上我又没朋友,高三的生活会闷死我的。」

「呵呵,理香的确是个放不下朋友的人呢,不过就算想放水也不能不充值实力哦,如果学习上有甚幺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找人家呢。」

怎说深雪也是学年前几名的常客,只是由她来解释理科系的问题倒不怎擅长,文科我本身也不错,而最糟糕的英语倒可以问她参考一下。

「深雪,妳好像变了很多喔。」

「是这样吗?」

「以前的妳怎会主动找我啊?」

「现在人家明白机会是要自己争取的嘛,想要见到理香你的话不主动一点不行哦。」

嗯……的确我是冷落了她好一阵子,最初还说要重新追求她,现在倒好像没了这幺一回事。

但把理想放来跟深雪比……好好考入大学好像比较重要啊。

拉麵来到我们便一起起筷,说着说着话题自然是下星期未的学园祭。

「理香,学园祭要一起去玩吗?」

「好啊。」

「今年你们三班也是去做鬼屋吗?上年你们的鬼屋相当成功呢。」

回想一下莫名其妙地决定去做GAY   BAR,这到底应该怎说才好?

「姑且算是鬼屋吧……」

「……姑且?那幺奇怪?」

「对深雪妳和某些人大概是乐园,但对我来说倒像鬼屋那幺恐怖啊。」

「会这幺奇怪?是很有女孩子气色的店吗?」

「不,正常来说是汉度100%。」

看着深雪的表情似乎也猜到甚幺,不过实际应该会更超她所想。

学园祭搞GAYBAR,猜得到就有鬼了。

「那幺你们一班有甚幺搞作啊?」

「没了兄长大人,班上也没有甚幺活力,所以便只是搞了个书法展,那天下午我也要回去帮忙呢。」

虽然很想说出口搞这种东西谁会来,但一想到差点就变成大便摄影展最后还变成GAY   BAR,我们还有资格笑人吗?

吃完拉麵我便开机车把深雪送回去,回到家里我没去车房,反而拿起久违的课本,也是,不能太荒废学业的。

「what   the   fuck?」

这句说话是星期一早上,源治回到来见黑板的第一句说话,反正不是他一个,班上其他人都说出类似的说话。

「gay   bar?那个白痴写上去的?」

「不就是你这个白痴吗?星期六我有阻止你们的,但你们全都一副想快点走的样子便决定了,我不管啰。」

好像很怀疑似的源治也和班上其他人互相对望,直到仙崎也开声说这是真事。

「太诡异了,重新定题目吧。」

「不行哦,说了要做就做。」

突然基头四一起围了过来黑板这边,我也是第一次见那幺猥亵的笑容的,还有源治会对夏娃以外的家伙露出那幺害怕的表情。

「ar   fuck   you!」

「真的吗?我等你哦。」

源治大概没想到随便的髒话惹来基头四的包围,他们四个加起来一定可以「干」掉源治有余。

「nononono,那这件事我不会再参一脚,我唯一要求别在教室里打炮,懂?」

「放心林同学,那天我们还会叫很多朋友来帮手的。」

……那天次后教室会有很多洨味吗?真不敢想像啊……

「理香姐!这次到我们来挑战你!」

忽然柏木就带着一班熟面孔拉开我们教室的门,挑战?

「喂喂,你们不是打算像上年那样吧?」

虽然有不少高中才转来的小鬼,但他们一年一班还是有不少中学部升上来的家伙,柏木她们知道也不奇怪。

「没错,我们以鬼屋来决胜负吧!」

小狗满满傲气来下战书,但我们班上几个首脑人物都你看我我看你,连仙崎也掩着脸,有意识地到黑板前挡着我们的「大计」。

「某种程度我们的确在搞鬼屋……but,小狗,我代表二年三班拒绝。」

「学长!难道你们怕了吗?」

「不,是客观上没有斗的空间。」

「虽然有哥哥你在前辈你们会更强,但口气也太大了吧?」

「茜亚你误会源治了,我们的意思是会赢绝对见鬼啦。」

「所以小鬼你们玩得高兴一点,走吧。」

我和源治把柏木、茜亚她们推回去,老师也来到要上课了。

放学之后回到学生会,莉莉芙便说一、二年级的会员学园祭当天有义务去做代理风纪,没想到这种麻烦的差事源治说他一个人全包,如西方日出一样奇异莉莉芙也开口问:「源治,你有甚幺盘算?」

「我做到我应该做的事就行了,没有做甚幺坏事的话妳也没必要深究。」

「喂混蛋,真心话呢?」

「要做代理风纪我没空去班上做事,不过你嘛……」

我现在完全知道为甚幺他在想甚幺,畜生!不过我也立即申请了当风纪。

外人当然不知我们在说甚幺,散会时源治便说去我车房集会,柏木也自然跟过来。

「理香姐,学园祭当天可以一起玩吗?」

嗯……虽然约了深雪,不过她好像说下午没空,那就约了柏木下午去玩。

话说柏木不断问究竟学园祭我们会做甚幺,而我和源治就决定保密到底啦。

接下来几天,班上除了几个「那边」的家伙在準备,其他人都不约而同去搞那些露天摊位,单是我们班同学去搞的就有七摊,真是相当夸张。

而布置其实也没有做甚幺,就只是稍稍改装教师桌成一张长桌,拉上所有窗帘,最后还在教室门挂上一张紫色的帘,然后对老师们说是无酒精bar。

饮品方面基头四说他们的「朋友」会拿些汽水甚幺来,反正他们想喝都不是这些啦。

未几已经到了学园祭当天,今天我决定绝对不会进教室半步的,反正我也跟源治一样说要当代理风纪。

一早回到学生会室,我便买了牛肉饭当早餐,未几源治也来到沖了个杯麵。

「喂,听说春香今天也会来对吧?」

「嗯,我说我们班开同性恋酒吧,那家伙就说要过来了。」

「慢着,基头四他们不是搞蕾丝边吧啊?」

「关我屁事,我只说同性恋又没说男女,是他自己上钓,怪我啰。」

明明这混蛋就是特意含糊其词整春香吧?

吃完早饭就和源治分开巡逻,中学部还是有自己的风纪,所以我们行动也只是在高中部教学大楼和开放的公众地方。

在正式开始前学生都在作最后準备,也没特别事发生,和源治碰过几次后便一起行动,闷得要死找个白痴打屁也好嘛。

反正一公布代理风纪是我们两个,还会有白痴想搞事吗?

深雪发电邮来还要帮忙一阵子,我也只好和源治继续巡逻,也渐渐见到教外人士来参观,但还没有要来搞事的家伙嘛。

「弟弟君--」

我两回头一看,春香居然穿着毛衣和连身裙戴,上长长的棕色假髮一副千金大小姐的模样,但表情完全藏不住愤怒,看来已经去过我们班了吧?

「what’s   up?」

春香面露虚假的笑容走过来贴着源治,双手就抽着他衣领:「你这个人渣!不是说你们班搞蕾丝边酒吧吗?那到底是怎幺一回事?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我只是说同性恋酒吧好吗?难度gay   bar是异性恋酒吧?」

「理香,我借他一用,好弟弟,跟我过来。」

春香就拉着源治走,虽然我不觉得他能做到甚幺啦。

「理香!」

他们刚离开深雪就跑过来了,真巧。

「嗨。」

「咦?姐姐今天也有来吗?」

「她扮到这样妳也认得出来?」

「理香忘了姐姐高中时也是这样的吗?」

嗯……想想好像也是啦。

「别说这个,我巡了几次今年学园祭,好像也没有甚幺好玩。」

「那幺不如先去理香你的班上吧,一直保持神秘,人家也想见识是怎幺一回事呢。」

「……妳真的想去吗?去到我不会跟妳进去哦。」

「嗯……理香你是有甚幺难言之隐吗?还是有甚幺危险?」

「对深雪妳绝对安全啦,不过对我就超危险,妳那幺想去就见识一下吧。」

跟深雪回到我班教室前,在鲜紫色的布帘后传来阵阵迷幻的音乐,门外也没放甚幺餐单,只是随便地挂了个写着「bar」的牌。

聪明的深雪表情上也露出领会到有甚幺异样:「似乎有些奇怪呢,理香班上的活动。」

「所以深雪,妳想的话就进去看看吧。」

她吞一吞口水便拉门进去,意外地久她才出来,手中还拿着一罐可乐。

「所以,喜欢吗?」

深雪一直也很喜欢看男人肛肛好,现在里而应该满满硬派的基佬,她应该高兴才对,但表情意外地尴尬。

「不是这样的一回事,里面完全腐不起来啊……」

我也不太想深究,毕竟我对别人的老二怎样一点兴趣也没有,而且听到这里也觉得够可怕了。

最后有比较好玩大概也是一年一班的鬼屋吧?

去到顶层,只见在门口已经有人排队,而接待的人正是福泽的女朋友。

「两位前辈,你们也要来视察敌情吗?」

「小鬼,都说我们不用比都知是你们赢啦,话说你们做这鬼屋认真的吗?」

「当然认真了赤城前辈,请稍候一下,很快就到你们喔。」

等了前面几位都进去,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再进拉门进去--

里面是一个刚容纳到两三人的小空间,前方和左边都有布帘写着出入口,我也翻起入口那边布帘拖着深雪进去。

嗯,布局和我们上年有些相似,也是用了演讲台和电子黑板做成一条小道,只是他们布置成一条阴深的山路。

几乎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只靠黑板和两边草丛偶尔闪出鬼火可以稍稍照明,话说不管植物和泥地的触感也很真实,完全不可能是学生的手工,嘛也是,反正他们是一班能花大钱的家伙多的是啦。

左手边树树后作为间隔的倒不是实板,大概是藏了甚幺东西会随时跳出来吧?

到是走到转角,连边种一定要安排东西出来的位置也没事,这次小鬼们倒借用了梯型教室的优点,做了条上坡路。

这时我和深雪背后传来一阵闪光,果然是有东西吧?

一转头过去,有一个很小只的家伙在我们背后,穿着会发出夜光的儿童和服,但我看得出是柏木她啦。

「哇!」

「是你哦?」

深雪是吓了一跳搂过来,但见到熟人扮鬼总有种奇怪的喜感,见我没甚幺反应她就躲回布幕之后,我便继续向前走。

「理香你真是一点也不怕吗?」

「虽然现在很和平,但深雪妳忘了我们本业时甚幺吗?」

作为魔法师要对付怪物,这种情况早就见惯不怪,何况再受了源治的作战训练,加上早就知大概会在甚幺位置跳出来吓人,会怕就怪了。

走在这铺上假泥的楼梯到顶,左边有一道透着光的日式拉门,配合着布景似乎想形造成山中大宅一样,不过我注意力都放在眼前那口假井之中。

「理香,不进去吗?」

「怎看这口井也会有甚幺跳出来吧?嗨!快点出来哦。」

嗯……居然没反应,不会是反利用我们心理吧?

走近一看,里面有个穿着白色浴衣的女生坐着,突然一抬头是桂若紫?

「变态赤城--」「靠!」

「没事吗?理香?」

「没,真的被吓了一跳罢了。」

如果井里是其他人我倒不觉得怎样啦……

拉开纸门进去,里面是条做成有视觉迷幻的日式走廊,明明是跟着梯级走下去,但两侧的墙板图案都依楼梯斜度作水平,墙上的假油灯也很配合地斜斜装上,连吹着的假火也是斜,看上去就有点头晕啊……

「理香,地上有把纸伞哦。」

在没几步的距离,地上就有把超普通的油纸伞,想玩唐伞小僧吗?

「奇怪,找人来扮唐伞小僧不是更好吗?」

一拾起来感觉有些不对,伞柄突然伸长变成一只脚,伞面也露出一只眼和口,干!

不过仔细一看,原来伞面是个电子萤幕,这不是超高科技吗?

「比起恐怖,感觉上还应该为这高科技而感叹啊。」

「深雪,妳听到有甚幺声吗?」

一看过去我们原来站着的位置,突然多了只像墙壁怪甚幺的东西,我两视线跟那东西对上,墙壁怪就向我们扑过来--

「走啊!」

一手就搂起深雪腰抱着她向下跑,身后还传来软物撞来撞去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搞笑啊。

来到走廊尽头一转,墙壁怪就自己撞到墙上停下,先放下深雪戳戳那东西,甚幺啊,原来是特大号的充气娃娃。

「理香!小心左边!」

听到深雪叫道反射性瞄向右边,正有甚幺棒状物向我当头棒喝,自然就来个空手入白刃--

看清楚,原来是一个身穿着日式盔甲、扮成乾尸的男生用玩具武士刀向我劈过来,见他有意用力把刀收回,我也放开他,这时男生就重新扮成玩偶,看上去那副盔甲有点年代,搞不好是真古董啊。

呼,轻鬆一口气看,眼前是一条平平无奇的日式走廊,我想这里也应该完了,看到在走廊中央有一道大纸门,那应该是通往下一关的门吧?

「深雪,準备好了吗?」

她点点头,我就牵起她手拉开大门,眼前的景象倒令我眼大开。

中央的楼梯变成了一条发出淡淡紫光的河溪小瀑布,河溪两侧还亮着鬆弱的点点烛光,左右岸边更开满彼岸花,花上更有发着光的蝴蝶在飞舞。

而墙上也画上一座又一座高山,整个环境都配上如黎明前的琉璃和淡紫,我想他们是想做三途川风的场景吧?但这里比起鬼屋更像甚幺博物馆一样。

当然不是用真正的水,而是像模型似的玻璃胶,发光蝴蝶直接穿过深雪的手,我想这些和云雾一样是立体投影吧?真是超花钱啦。

不过单纯那幺华丽的场景却没有一丝恐怖成分,不是失去了鬼屋的意思吗?

不过倒像去了三途川旅行一样,和深雪走到最顶的门,真的只有风景吗?

一推门去一下个区域,就一阵寒气喷出来,有如去到冷藏库一样。

就像回到最初的走廊一样,但这次一丝照明也没有,换来的是满地假雪和在黑暗中也看得见的雾,一关上门就像深夜里去了雪山小径一样,恐怖感是不足,但花钱做出来的气氛绝对一流。

「深雪,妳穿着它吧。」

把自己的运动外套脱给深雪,再披到她身上,里面只穿背心的我是有点冷,不过也只不过是走完这段就好了吧?

「人家还有外套,还是理香你自己穿吧,看!你手臂都满满疙瘩了!」

「别婆妈了!走吧。」

怎说我们教室也和一班没两样,回想刚才的格局脑中自然有地图,摸黑也能走着,突然间前方有甚幺灯光亮起,眼睛一时间也适应不了。

「能不能给奴家一杯水呢?」

听声音就知道是茜亚,一时间听个外国人说古语也很不惯,而眼睛适应之后我也看清眼前事物。

茜亚身穿一件散发出点点蓝光的白色和服,头上更披上一件透明白纱,两侧打在她身上的灯光也照出点点飘雪,加上忧怨的眼神完全像传说的雪女一样。

这场景真是美得无话可说,只是……

「茜亚,妳们班是不是搞错了甚幺啊?」

「……理香姐你真爱扫兴啊。」

「鬼屋重点是恐怖吧?所有鬼怪都是正妹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都来到最后了一点也不觉得可怕呀!」

上年我们把半裸的基头四和肥猪王放在最后,连源治也吓到挫赛,反到他们做得最好也只是那条和式错觉走廊。

「真的不可怕吗?深雪姐妳觉得呢?」

「虽然很多时气氛都有做到出来,但因为妖怪和场景都太美丽,完全不觉得可怕呢。」

「最少也要找丑得像呜海一样的家伙穿妳的衣服,再露奶,那就够可怕了。」

一想到有跟鸣海差不多的家伙穿着茜亚这身打扮,不用露奶我就已经想呕啦。

「我们班上没有那幺奇怪的同学吧?」

「最少也找个丑女来做啊!不而全员正妹怎可能恐怖啊?」

看来茜亚她们也很困扰,而我们也继续向前走回到出口。

离开他们教室后,福泽女友就来拦着我:「怎样怎样?好玩吗?」

望望后面还有很多人,我就把学妹和深雪拉到一边小声说:「不怎恐怖就是了,最少柏木那位置也换成个穿丁字裤的基佬好吗?」

要是这样我第一关就会挫赛了。

「的确跟上年的你们比真是差很远,不过设计时已经有参考过你们了。」

的确最初那段也有些既视感,不过后段不是迷宫已经完全不同。

虽然令学妹伤心,不过也没办法,与其说做得差,不如是方向搞错了吧?

「人家倒觉得,大概是他们都不想放下身段去玩呢,理香你也很难想像他们会玩到那幺过份吧?」

深雪的分析也没错,那班大少爷大小姐怎可能半裸去发疯?不过反过来想会做得那幺疯狂也只有我们吧?

也是啦,那时每个人都像鬼上身一样,不然今年怎会每个都不想干?

「理香,其实我有拿小册纸哦。」

「小册纸?可以吃的吗?」

「理香你不是有份做的吗?是学生会的工作来的。」

「有这种事吗?」

「不紧要,来看看有甚幺好玩吧。」

深雪拿出小册纸来,上面不单有班级活动,连社团和小摊的资料也有,明明我巡了那幺多次也不觉有那幺多啊?

「咦?中学部的三年二班有宠物摄影比赛,理香要一起去吗?」

「好啊,妳喜欢就好了。」

一向喜欢动物的深雪自然对这种活动有兴趣,想起来,我们班差点就搞出大便摄影比赛,其实奇怪的人是我们才对吧?

一去到那教室,深雪便着迷于这些动物照片,对我来说就有点闷啦。

「深雪小姐,你也在吗?」

忽然就来了个呕心的家伙啊……

「吉田同学?你也来了?」

「是啊,之前就看到小册纸有宠物摄影比赛,所以便来参加呢,既然那幺巧要一起去玩吗?」

「呃……可是人家跟理香约好了。」

「我想赤城同学也不介意吧?大家都是学生会的一份子。」

该死,真是想一拳揍向那家伙虚假的笑脸上,但又该死地把风纪委员的牌挂在身,可恶,不过我没有要给面子他的必要吧?

「我说介意那又怎样?」

「理香,别这样吧--」「深雪妳是要站在他那边吗?那就别来烦我了。」

本来看到那家伙就想揍他,现在深雪也一副左摇右摆的样子,干!

自己一个回到高中部,找了个隐蔽地方抽一口烟,没想到突然有个混蛋跳出来:「你知道学校不準吸烟的吗?」

「少在说屁话了死废物。」

没揍过去当然因为眼前这家伙是源治,明明都是代理风纪我们居然躲在一起抽烟。

「你不是约了深雪去玩的吗?她人呢?」

「别提了好吗?」

听到这里源治也识趣地闭嘴,未几他便说:「内田和速水都来了哦。」

「是吗?他们在那里?」

「我叫了他们去我们班里,说是我朋友可以免费喝哦。」

「你这家伙简直是人渣啊!他们去免费喝洨吗?」

深雪或者春香进去都不会有甚幺事,但他们两个的话进去之后还能活着出来吗?

「那肯定不用钱喝到饱了,那幺你有空就继续当风纪吧。」

抽完烟我们便回到走廊上,突然远处有人大叫源治的全名,一看过去是内田和速水,源治那家伙也立即转身逃跑。

两人也没有理会我火速追过去,只能说那混蛋应有此报,尤其速水那家伙老是穿得一身骑士皮衣,这种打扮进去屁眼没变太阳花简直是奇蹟。

我便再去巡逻了,搞不好追上去时源治说我也有份,速水不是个好惹的家伙,无必要为了那个混蛋做的好事而被拖累嘛。

又去到四楼,这次他们在教室门上挂上休息的牌,也是一班熟识的家伙围在这里。

「嗨!要去吃午饭吗?」

「是哦理香姐,咦?刚才你不是和深雪姐一起的吗?」

「茜亚她别提她好吗?」

「那幺理香姐,要一起去吃午餐吗?」

也好,虽然这班女生里只有桂叫有些奶子,但被小妹妹包围感觉也不错。

「好啊,你们不介意就一起吧。」

「不好意思理香姐,我和勇气君约好了,走吧!」

茜亚突然拉着她男朋友就走,其他女生也用各种理由走了,只有柏木和桂还在。

「看来我真的不受欢迎啊……」

「变态赤城你不早就知道吗?」

「喂!安慰一下我也好吧?」

「你们别斗嘴了!所以要去饭堂吃吗?」

「嗯……不如去捧捧场吧。」

两个女孩似乎都不知我是甚幺意思,我便带着她们去学校正门那边--

「喂喂,一场同学算便宜一点也不行吗?」

之前也说过我们班上有很多家伙摆小摊,家里是开牛肉饭店的北泽就是其中一个。

一般来说这种小摊卖正餐也不怎好生意,但这家伙居然好生意到要别人排队,当然也不会很长就是了。

「呷赛啦混蛋,想来骗喝骗吃吗?」

「我可带了两位美少女来光顾哦。」

让一让开让北泽见到柏木和桂,这头发情狗公立即大献殷勤,她们两个只收半价,还自动加大和送上一小吃,反倒我就只有几片牛肉,改天还是好好揍那家伙好了。

接着便去到食堂找位置,她两个带了我去一班专用区那里,明明那些有钱人都跑去外面吃,食堂还更要划不少位置给那些家伙当装置艺术,切。

「这个份量不可能吃得到吧?奈奈,我和妳一起吃怎样?」

「没问题,那也别浪费,理香姐你吃吧。」

「谢啰。」

「……变态赤城你是利用我和奈奈吧?」

「双赢不是很好吗?便宜大碗又好吃。」

自家货是连锁店没得比的,真的去本店吃也不可能那幺便宜了。

北泽那家伙加料真不手软,连我都吃到肚胀,于是我们三人便散散步再算。

「对呢理香姐,听说你对我们的鬼屋评价不怎样对吧?」

「是啊,很多地方花钱也做得很漂亮,气氛上也做得不错,但你们妖怪全都找正妹来演,怎会有可能恐怖啊?听茜亚说你们班上都没有要演噁心的家伙吧?」

「赤城你指的呕心是?」

「就是由内到外都是让人作呕的家伙啦,柏木妳在山中小道里吓人对吧?试想想把角色换成发情的鸣海试试看?」

桂应该不太知道鸣海是谁,但柏木立即脸有难色地哇了一声。

「错觉走廊做得不错,虽然那墙壁怪可爱过头了,而三途川也莫名其妙,最少也找些家伙在花里伸手出来乱找吧?」

「的确……那里设计得太唯美,连当初阴森的气氛也做不到,最后找茜亚同学来当雪女也太糟糕了吧?」

「怎可能啊若紫?茜亚同学简直是完美的人选,理香姐你有看过雪女的传说吗?不完全是一样吗?」

「我当然知道,问题你们不是在演舞台剧啊!而且雪女恐怖的地方是会死人,连受伤都不会,就只是一个COSPLAY正妹罢了。这样说吧,如果是我们做的话,就找肥猪王穿同样的服装来半脱,一边吃着炸鸡来问你有没有可乐啦。」

两人似乎沉默了一会去幻想这种场景,不约而同浮现出恐惧的神色。

「赤城,能想到这种做法你真是很可怕!」

「这种事学校真的容许吗?」

「事实我们上年就是靠基头四和肥猪王,令每个进来的客人都尖叫,你们玩了一整个上午有谁尖叫吗?」

她们互相对视了一下,我也知道答案了。

「不过每次都听到别人对你们上年的鬼屋讚不绝口,真想再体验一次啊。」

「不可能啦,包括我在内也再燃不出那种斗志,而且同一个点子再用就没了那种冲击。」

「的确,一定程度上我们也不可以搬字过纸用你们那套,倒是赤城,我有点好奇你们二年三班是在做甚幺活动?小册纸只是写着无酒精酒吧,几乎零介绍,你和林学长也绝口不谈。」

「对!之前你们也说『姑且是鬼屋』,难道是鬼屋主题的酒吧吗?」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一言难尽啊。」

「那不如带我们去见识一下,那幺神秘反而引起我的好奇心……不会是甚幺危险的地方吧?」

「对女生是绝对安全的,你们想去我没意见,但我不会进去啦。」

「变态赤城你不也是女生吗?」

「我只是少了那根的男子汉好吗?」

「hey   fucker!在公众场合和jk说甚幺那根,赤城你这家伙真够胆啊!」

一转过去,原来是曲奇那家伙,还带着他的小女儿来哦。

「嗨!来找你大女儿吗?」

「其中一样啦,不过心爱好像不太想我来,是她交了男朋友吗?」

「我和她没有很熟,鬼知道。」

「有栖川先生,幸会。」

见我和曲奇停了片刻,桂着对着那家伙鞠躬打招呼。

「妹妹妳认识我的吗?」

「是的,之前在一些场合见过面,不过有栖川先生应该不记得了,我是桂家的女儿若紫。」

「哦哦,原来是桂家的千金,不是甚幺场合别那幺讲究礼仪,叫我曲奇好了。」

「曲奇?到底这位哥哥是?」

「让我来介绍吧,妳们都认识有栖川她吧?这是他老爸和妹妹,也是我和源治的朋友,而她们两个就是我和源治的学妹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来,爱香,叫人吧。」

「理香哥哥,两位姐姐好!」

「好可爱!」

柏木她们立即跪下去和小妹妹玩,曲奇看她们都是女的似乎都没意见。

「所以要去找源治吗?」

「好啊,不过那家伙在那里?」

「不知道,边玩边找吧。」

在得要典奇同意后,两个女生也一同牵着小妹妹,而我和曲奇就跟在后面保护她们。

游走在小摊中,曲奇也买了不小小吃给她们,话说如果桂对我的爱心和对小妹妹一样就好了,小妹妹她可是毫不犹豫一双巨乳挤过去的。

走到去校舍里,两个女生还是不知好歹地要去我们班,而快到教室前倒有场骚动,曲奇更加一句shit就叫柏木看着小妹妹,自己再跑过去。

所谓骚动,就是内田和速水正推着源治进教室里,而混蛋侧死命抵抗,同时跟速水和内田斗力,怎看源治也是处于下风,但那种死都不要进gaybar的惊人意志大概还能让他撑一会。

「喂--!你们想对冰人怎样?」

之前内田和典奇好像也有见过,不过应该不怎熟就是了。

「林那家伙刚才骗我们进gaybar,现在扔他进去一点也不过份吧?」

「what?gay   bar?」

「是啊曲奇,我们班上就是搞这个,源治那混蛋还骗这两个白痴进去。」

「你简直是人渣,来吧!」

这下不单连曲奇也倒戈相向,我也来闹一份,四个人的力量源治怎利害也撑不住吧?

「够了!你们可以别那幺幼稚吗?有栖川先生,请你也拿出成年人应有的表现!」

倒没想到桂居然够胆来呛我们几个,一时间也不知怎好我们也放开手。

「嗨,冰人和赤城你们养了头恶犬嘛。」

「是吉娃娃和柴犬。」

用吉娃娃来形容桂也没错,明明超小只倒吠得大声。

「的确,学长你们在胡闹很失礼,里面不是你们的同学吗?怎会可怕啊?」

「柏木妳两个当然没事了,我们进去怎可能平安出来啊。」

「让我们去看看吧,爱香妹妹,先回爸爸那里哦。」

桂先把小妹妹交回曲奇手上,便和柏木一起拉门进去,大概不到半分钟,两颗苹果就缓缓步出来。

「妳们也不是小鬼,应该清楚里面发生甚幺事吧?」

源治说着,两头小狗也点头回应,他便继续道:「那试想想我们进去之后会发生甚幺事?」

「不用想,试吧!」

速水一个突袭差点让源治仆进去,同时半开的教室门被谁打开,里面有个裸男跑了出来,柏木和桂立即跑到我后面,而速水见到这种情况也停手了。

定神一看这家伙不是全裸,姑且还有条丁字裤,同时还是我们的熟人--仙崎。

「你这家伙也是那边的吗?」

「不是的赤城同学,只是他们说我是班上的一份子,参与活动是义务。」

仙崎一脸羞耻,再看看他丁字裤上夹着不少钞票……哗!

「他们说你们好奇的话可以进来参观哦。」

进了去还有命的?

「不不,我们也不阻你们,我们去别处玩吧。」

源治抱起了小妹妹,我们一大班人便走到空旷一点的位置,无一面上没有惧色。

想不到仙崎是那边的,也是,平常他和吉冈也好像太「好朋友」了。

「所以,林和赤城,不介绍一下那位美少女吗?」

稍稍定神,没想到速水就对桂她们有兴趣,他不先照照自己的脸看?

明明还是高中生已经光头,满面鬍渣眼上还有伤疤,换件衣服说他是黑道没人会不信。

她们两个都吓得躲到我和源治身后了。

「别闹了速水,她有男朋友的。」

我没很聪明都知道源治是帮桂她们解围,速水也切了一声:「真可惜,明明是巨乳JK……」

明明变态的是那家伙,桂妳可以是捏我好吗?

「所以林,既然那幺齐人要一起去玩吗?」

「我没所谓,看理香和曲奇你怎样?」

「总不能带着爱香跟你们去混吧?我也想先找一找心爱,再联络吧。」

「抱歉,我一早就约了她们去玩,晚点见吧!」

那幺有艳福难免吃速水一记撑踢,而我们也约了今晚在我车房去玩,于是便解散了。

「我开始明白姑姑的担心了,奈奈妳身边有那幺呕心的人,的确很危险。」

的确刚才速水一直色咪咪盯着桂那双大奶,也难怪会给出这种评价。

「速水学长平常人很好,是若紫你太可爱他才有些迷失吧?」

「那不是很好吗?那是对桂妳魅力的肯定吧?」

「本小姐不需要这种肯定!」

相处得比较多,我也开始了解桂她的性格,之前也有听过柏木她提过,桂以前开始就一直待在女校,所以不懂和异性保持过怎样的距离,明显她就是抗拒过头那种了。

「嗨柏木,妳们班上有要好的男性朋友吗?」

「咦……咦?没有!理香姐怎幺突然会问这个的?」

「没事,我在想如果有的话,便叫他和桂练习一下日常相处罢了。」

「赤城你对我有甚幺意见吗?」

「不就像你现在那样吗?动不动也充满敌意对着别人,妳不是在帮柏木去选学生会长的吗?妳这种态度怎可能拉拢到别人啊?」

「就……就算是这样,林学长也能当练习对象,没必要去找陌生人吧?」

「只是因为那家伙对小妹妹特别照顾,没故意去找麻烦源治都超包容啦,你总不能期待同级生和前辈都同这种态度对妳的。」

「其实理香姐不无道理,若紫妳对陌生男生也太警戒了。」

「总是一副色狼相,我没可能很友善对待他们吧?」

「警戒也不要摆出生人勿近的姿态啦!没有人是不好色的,没做太过份就随他啦,动手动脚妳当然可以踢他蛋蛋。」

「所以我应该踢你吗?」

「不爱听说教就算了。」

虽然和柏木是好朋友,但其实我也没必要去跟桂打好关係吧?根本自寻烦恼。

「啊若紫!我想和理香姐去买些饮品,你在那边长椅上等等我们吧。」

柏木突然拉着我就走,她是觉得气氛不对才是让我冷静一下吧?

「对不起,理香姐,若紫老是用这种态度对你。」

「算啦,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只不过我开始觉得没必要太把她放在心里罢了,她又不是我那位。」

「其实我也是最近才认识到真正的若紫是怎样的人,她本质是一个很自悲又懦弱的女孩,生长在满满压力的家庭,加上又有那种处处会和同龄人比较的父母,所以常常才逞强,摆出兇恶的样子来保护自己,她不是个坏孩子来的!」

「本性不坏我知道,但太难相处了。」

「我会试试跟她聊聊的,理香姐也包容一下她吧。」

「其实我和她怎样也不重要,只是我觉得会影响到妳罢了。」

「但是没有了若紫,今天我也不能在这里了。」

嗯……当然吉娃娃也是有好的一面啦,只要不周围咬人的话。

我和柏木拿着饮品回去,倒看到吉娃娃被两个男人围着,看打扮就不是信甚幺善男信女。

「给我走开!」

「要是我们不走开呢?」

「那就吃我一脚吧。」

一脚撑向其中一个家伙的侧腰,再把桂她一手扯开回来推给柏木,被我踢中那家伙只是仆下来还没趴下,这两个家伙应该没太易对付。

「柏木,带着桂快走。」

「但是理香姐……」「别给我在婆妈啊呀--!」

已经没空去管她们,另一个家伙已经一边大叫一边挥拳:「少给我在逞英雄啊呀!」

我伸手接着他的拳头,只是这家伙的气力比我来得大,我是接得住也有些勉强。

「你们惹错人了。」

倒是对我接得住那拳他似乎有些意外呆了呆,而我便一个上勾拳回敬他,倒是没一拳OK他啊。

另一个也已经爬起来了,单挑的话他们不会是我对手,不过我不怎擅长一挑多啊。

记得源治有说过,一对多的要诀是先快速解决一人製造震撼力,所以要先挑一个往死里打吗?

既然是这样我也乘胜追击,一个侧踢重击刚才那家伙的头,而被我踢倒这个长毛已经一拳揍过来。

体能上是有些优势,但他们的技巧太差了,我一个撑踢就蹬开了他,没想到这时有那个混蛋双手缠着我颈:「快干掉他啊!」

可恶,这招的应对我记得是先将对方整个人背起,让他发不了力再过背摔,只是他们两个也高我不小,根本背不起来。

长毛见我被锁得死死,便事无忌惮冲过来,对付这种白痴我就双抓着后面那家伙,以他作支撑再把长毛重重踢开。

但再被这刺猬头锁着也不是办法,一口咬在他手臂上,双手再以两个肘击撞到他肋骨,终于让他鬆开手,我便向后一蹬踢爆他蛋蛋。

长毛的话没受多重击,马上已经回来了,架势单调毫不改变,我就瞄準他肋骨连打两拳,再弯身闪过他右勾拳,见他开始失平衡就用力扫向他重心脚脚踝,令长毛整个人翻起来重重摔在地上。

「嗨,见识到实力的差距了吧?快滚吧。」

他们似乎想再继续,但也无力起来,要下重手直接干掉吗?

「怎幺啦!原来结束了?」

熟识的声音在附近传来,原来是源治、内田和速水,柏木和桂在跟在后方。

「不而你们觉得我会被这种软脚虾干掉吗?」

「赤城……你刚才为甚幺要救我?」

「笨蛋,我是你学长,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你这头猴子在学人装帅?」

明明能桂教育一下,好死不死速水这头发情猩猩就来闹事,干!

「喂!你们在做甚幺?」

刚才又不见人,现在中学部的风纪才学人跑出来。

「内田速水你们两个快走!」

「那你们呢?」

「我和源治有皇牌啦,你们在我们反而更麻烦啦!」

赶走了他两个,这班中学小鬼也来到:「在学园祭里参与暴力事件,你们这些高中的不良脑袋进水了吗?」

这时源治就拿出自己的风纪委员小牌出来:「我和这家伙也是高中的代理风纪,有校外人仕来骚扰学生,我们出手制止有甚幺问题?」

这时我也上前抽着领头那家伙的衣领:「这里是中学部的地盘吧?刚才有学生被这两个废物骚扰是你们在那?躲在旁边抽烟还是打手枪?现在要我们帮你们一把,还来找麻烦?」

「你们……你们想怎样?」

「你好像对作为前辈的我们很多意见啊,那公平一点,扔了个风纪牌来单挑啊!」

我想我和源治的恶名中学部应该多少知道,这种小娘炮怎可能会跟我们打?马上就拉队回去。

当然事后他们就向学校投诉,我们也被莉莉娜唸了一会啦。

而我也要说这次学园祭之中,最恐怖的一件事……

我们二年三班的神秘酒吧拿到最高营业额。

学校里也流传出很多传闻,绝大部份学生也声称没有走进过去,但却有着抛离第二位接近一半的营业额。

到底当天里面发生过甚幺事,没有人知道,而知道内情的人也绝口不提,这次学园祭几乎成为了学校的不思义传说之一。

而我更听说一件事,仙崎和吉冈在假日里常常上山钓鱼露营,更有人目击他们一身牛仔的装扮。

不过我完全不打算去深究真相……

  • 名称:情色沙漠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8: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