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区 舒淇超清在线观看

又到体育祭的季节,三班传统上就是体育精英群集,当然是热血沸腾,倒是我们的头头似乎丝毫没兴趣。

「你们自便吧。」

因为成绩最好,所以源治那家伙就变成三班的班长,不过一直也只是挂名,今天放学后的会议也不例外。

「混蛋!红毛怪你这家伙,作为班长就给我好好做领导者的角色啊!」

「今年又没有要干爆的家伙,我没甚幺干劲,而且你们才是专家吧?」

「那不是很简单吗?就找谁来干爆他们吧!」

「慢着大姐头,我们没必要和无故别人结怨吧?」

「也不是要去到结怨的层面啦,有个明确的目标大家不是更有干劲吗?」

「没错!就像赤城那样说,有竞争对手不是更能激发我们的表现吗?」

发言的家伙叫仙崎英明,长得很像伊藤英明,连性格也很像仙崎大辅,他父母大概很喜欢看海猿才生出这样的家伙吧?

他在班上是出名的热血男,发言力也相当足够,有这家伙推波助澜几乎一定成事。

没甚幺干劲的源治也只是随便抓着头道:「随便你们,那幺想去干爆那些家伙?一年一班怎样?反正上年他们还是中学时你们就有私怨吧?」

让我想想,要有挑战性的话……

「敌人就是……整个高中部!」

「「「不是吧!」」」

我如同明智光秀的发言让所有有都起哄,干声连连,这班家伙也太没有自信了吧?

「喂喂,你们不考虑清楚吗?能称上对手的家伙也只有同样是三班的家伙吧?到底你们是觉得后辈比自己利害,还是要考大学的前辈能跟自己一拼?二年级可是我们最黄金的时间啊!」

「就像赤城那样说,作为二年级的我们有了一年经验,而且也没有考大学的压力,这次是我们尽情去玩的机会吧?」

「可是英明,挑战别人也要拿出甚幺作赌注吧?」

「的确呢……那幺如果我们输了的话,就全员剃成平头啦!」

仙崎的提议自己有很多反弹,那幺就让我来提醒他们最重要的一点:「喂--!你们这班白痴,那幺简单的事都不明白吗?不想剃平头就给我干爆整个高中部啊!」

「……你和仙崎那家伙到底嗑了甚幺药啊?白痴哦?」

「源治你不会是怕了吧?的确输给娘炮是很掉脸啦。」

「谁会怕啊,我就把那些娘炮都干爆给你看。」

既然绝大部份人都同意,那幺就这样决定。

隔天大清早我们就到各班的黑板上写上挑战书,是我和源治去搞当然没有人蛋蛋来找我们碴,而午饭时间,高中部各班的头面人物也应挑战来到食堂一角集合。

熟识的家伙也不少,莉莉芙、深雪、远山和福泽,到一年级那里茜亚、柏木、桂若紫和那个甚幺桂龙也都在,甚至三年三班空手道那个部长也在这里,而我、源治还有仙崎侧是作为主持,但倒比莉莉芙抢先一步发言:「理香,你们到底集合我们来有甚幺企图?」

「很简单,下星期的体育祭我们二年三班向整个高中部发出挑战,我们要干爆你们所有人!」

「我代表一年一班全体表示,不会参与你们野蛮人的游戏,我们回去吧。」

「娘炮,一年一班的意向不是到你决定吧?茜亚,妳的答案是?」

源治几乎直指那家伙是废物,桂龙也脸上怎藏也现了几条青根,而茜亚也抢在他反应之前发言:「哥哥和理香姐,以我理解你们是想得到全场冠军对吧?」

「不单是冠军,我们还每班让你们三十分,换句话说如果不抛离亚军三十分以上就算我们输了。」

「林,既然是挑战的话,自然是对输家有惩罚吧?你们想干甚幺?」

「你们作为输家的话我们没甚幺要求,我们输的话就就全员剃平头,无代价的输对你们而言不是很好的条件吗?只要让我们和亚军拉不开距离,就可以看我们被恶搞。」

「那只是你们一厢情愿罢了,源治,没有人对此事有兴趣,你们喜欢怎样也好,顺带一提本小姐得先申明学生会的立场,我们不希望有同学参与牵涉金钱或影响健康的比赛,你们明白我意思吗?」

该死,莉莉芙这幺一说,原本就兴致缺缺的娘炮们就更没兴趣,到头来不就变成我们一班小丑在自演吗?

「你们这班混蛋!难道就没有一个有蛋蛋的吗?又不叫你们打架赢我们,连一点志气也拿不出来吗!」

听完我这些叫喊,大部份人也开始离席,几乎就只留下熟人,可恶啊!

「我说各位,可以听我说一下吗?」

久未发言的仙崎开口,那些家伙也停住了脚步,那个桂龙也便先开口回应:「请别浪费我们的时间好吗?不同人时间成本也是差天共地的。」

「这样你们甘心吗?」

仙崎继续说话,而回头的家伙也更多,这家伙激动起来的发言的确是有种魔力。

「人生里青春就只有一次啊,不管你们是甚幺年级,那学年的体育祭也只有一次啊!三年级的前辈们,就连你们也没有要在高中里留下回忆的想法吗?」

热血笨蛋当然跟我和源治这种欠揍的家伙不一样,空手道部部长也转过头来:「切,我们三年三班接受你们挑战,三十分甚幺根本不需要,就看看谁拿到冠军吧,别忘记输了那边要剃平头啊。」

「手下败将还那幺嚣张吗?我们就让你这班家伙再输一次吧!」

不管是打架还是运动,我也有自信赢过三年级的混蛋啊!

「那幺我们一年三班也接受前辈你们的挑战,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甚幺是青出于蓝吧!」

说话这家伙好像是田径部的新星,名字甚幺我就不太知道了,不过最少有这些家伙,体育祭会好玩很多吧?

「那幺也让我们一年一班接受挑战吧!学长,理香姐,我会让你们剃平头的!」

「做得到就来吧!」

「慢着柏木,你到底以甚幺身份去代表我们一年一班?」

「那我作为班长去接受哥哥他们的提意就没问题了吧?桂同学。」

「……茜亚同学,妳打算站在那一边吗?」

「龙也同学你也想得太複杂了吧?这种活动不就应该去尽情玩一下吗?哥哥和赤理姐他们也只是在炒热气氛罢了。」

「当然我也不是反对参与体育祭,只是你们别擅自代表其他同学的意向,请记得任何赌注也是你们个人决定,与其他人无关。」

反正这个叫桂龙也的家伙,就算认真起来也不是好玩的家伙,不管是我还是源治也没挑起他的意思,那幺基本上会认真应战的也只有三年和一年三班,再加柏木她们几个罢了。

解散后,我、源治还有仙崎也往自己教室走,这时源治突然说:「回去之后跟他们说,放学后我们要搞个选拔会,想认真去参与这次体育祭的家伙都别走。」

「不是我们全班都参加吗?为甚幺要搞选拔会啊林同学?」

「我不想发生肥猪王跑短跑、理香去推铅球这种蠢事,而我就由红毛怪变无毛怪好吗?」

「啊啊,仙崎你当以上的傲娇言论是出自巨乳美少女,而不是这个丑百怪说就好了。」

「你这个混蛋呕心够了。我说,有些良性竞争也能刺激到表现,就让我看看二年三班的本事吧。」

「别说到自己像个外人一样啊混蛋!」

回到班上,我们便公布这个计划,红毛怪的言语有多挑衅不用多说,到底谁才是某项目的最强,这对血气方刚的高中生们也有很大刺激,这场选拔会我们自己班上也斗过你死我活,就像铁人仙崎便和源治在长跑上拼到最后一口气,虽然最后还是源治那家伙险胜,但能和一位前特战军人拼耐力到这个地步,仙崎作为高中生已经是不节不扣的怪物。

而我也少有地见到那个混蛋,会在打架以外那幺积极啊。

最后我们也大致把同学分成不同专长组别去参赛,感觉上不止跟别人,我们自己人也会有一番死斗,倒是源治那家伙说最好每个项目的头三名也是我们得到手,那就真的能保证干爆所有人了。

我几乎包办了二百公尺以下短跑的重任啦,源治那家伙主力是集中在长跑那些耐力和爆发并重的项目。

接下来就是一些团体项目的安排,最有趣的重头戏当然是骑马战了。

「所以白痴源治,这个你打算怎搞啊?」

「老实说,我不知道,那幺大规模的计划我不太擅长,到底把利害的家伙集合起来用还是分散用好呢?如果我班上只有几个能打的我倒没那幺烦恼。」

「骑马战那幺要求合拍的游戏,还是由熟人一组比较好吧?」

「的确像仙崎的说法,强行去打散或组合,倒不如由熟识的家伙去做,反正大家的基础能力也不错,就这样决定吧。」

骑马战每组四个人,由我当主将,源治、仙崎和他的朋友吉冈这组,被公认地是二年三班的皇牌组合,不过……我觉得有另外两个组合可怕得多了。

第一个是由基头四他们组成的一队,他们四个也是本格派的真基佬,每个体格也不下于源治但其貌不扬,加上每人都只穿着紧身四角运动裤,不是「那边」的家伙不可能靠近过去,不不,就算是像喜欢男人的汉斯也会被这种家伙吓到哭出来吧?

另外就是用参加人数关係混过去,特意配出来的二人组合,肥猪王和赤木。

两人的身高都是我们三班之冠,几乎都接近两公尺高,倒是身材是两个极端。

肥猪王人如其名,体重接近二百公斤,虽然打架不怎样但我相信除了金王学校也很难有击得倒他的家伙存在。

机动性甚幺的确肥猪王没有,但对日本人来说这家伙如山一样的庞然大物近靠近也很难,由他作为载具已经不是马,是战象。

至于赤木也是个奇人,我想大概连有运动女生都会比他强壮,但四肢奇长、手长及膝,就像一只拉长了的猴子一样,有接近一般人大半身高的手长,那臂展能说笑吗?骑到战象上可说是座攻守合一的要塞,一挑一我想连基头四也搞不定。

有这幺两队奇葩加上我们这队精实的组合,还有其他水準以上的同学,骑马战还有人能赢我们二年三班吗?

每天放学,各人也努力不懈地练习擅长的项目,为求得出更好的成绩。

到底是被我们挑衅还是感染呢?别班的家伙也一样在运动场挥洒着汗水,也有不少能跟我们一较长短的家伙,哈!这样才有意思嘛。

就算在放假我们也没有偷懒,我也忘了自己有多久没喝酒了。

终于也来到第一天的体育祭,各人也在自己的项目上拿出表现,很意外地短跑项目上很少自己人出线,利害的家伙意外的多,来自一、三年级陆上部的高手也纷纷出线,包括我在内二年三班也只有三人可以去到各短跑项目的第二轮。

更意外的是那个叫吉田的家伙居然也打入了二百公尺的第二轮,就算和深雪没关係,我也看这家伙不顺眼。

「理香--」

在二百公尺短跑初赛之后,深雪带着运动饮品和毛巾来找我,过去这种很平常的事今日我居然觉得有点陌生。

「嗨。」

「恭喜你哦,理香你的表现真是相当出色呢。」

「只不是初赛罢了,到了决赛再算吧。」

的确这些赛果稍稍打击了我的自信,也是啦,又不是只有我们是体育班。

「对呢理香,可以为人家去赢个冠军回来吗?」

「……为甚幺深雪妳会有这种要求的?」

赢对我来说当然是最好不过,但深雪是想我为她而赢?

「吉田同学说会为我赢个冠军回来。」

「哈、哈!哈--!」

只不过是初赛出线了就那幺大口气,真是个白痴啊。

连我都觉得这仗没那幺容易,那个弱鸡白痴到底是那里来的自信?

「不过比起吉田同学去做甚幺,理香你去为我做甚幺人家才觉得高兴啊。」

「那幺深雪妳看好了,我会让那家伙焦头烂额的。」

会对深雪说这种话,也是向我下战书吧?真是不自量力的家伙啊。

话说回来,已经去到长跑的项目那边,这次初赛又一次令我觉得意外,但这意外是我们赢得太夸张。

二千公尺四组初赛队伍里,我们二年三班就有七个人出线,铁人一样的源治、仙崎和吉冈自然各包办了三组的冠军,这样下去搞不好决赛全是我们自己人大战啊。

话说茜亚的男朋友也跟源治他一组,不过是跑最尾的一个,但那家伙还是坚持完成全程,我开始觉得他执着的是源治屁股了,基佬磁石果然不负盛名,或许这次比赛之后基头四就要变成基头五了。

赛跑项目的複赛在下午的后段,决赛就是在明天早上,还算有充足时间休息吧?

中间这段时间都是团体赛的天下,话说篮球的话我们在第一轮就被干翻,无他,对手可是有着远山的二年一班,就算其他人不怎样,靠她一个圣女贞德就能翻天覆地了。

我自己去买饮品的路途中就碰到柏木、凤凰院、汉斯还有桂她们几个。

「嗨!真巧!」

「「赤城学长!」」

凤凰院和汉斯还是那幺乖巧讨喜,桂的话听源治说我做过那种事,被她讨厌也是没办法的,倒是今天柏木态度也不怎好就是了。

「嗨嗨,最少也打个招呼嘛柏木。」

「这两天我们是敌人啊,理香姐,我觉得应该保持着敌意才更有斗心的。」

「哈,你还真是够胆说啊,那就让妳们见识一下前辈的实力吧!」

也不能否定柏木的能耐,一、二百公尺短跑初赛她那组几乎都是陆上部的家伙,但她还是首名出线,绝对有机会是金牌得主,到了决赛她绝对是劲敌。

「我有着不得不找到金牌的理由啊。」

「抱歉我也是,那只好委屈柏木妳啰。」

是不是为了深雪我不知道,但我倒很想拿着金牌去掉那个吉田的脸啊。

「别嚣张变态赤城,奈奈一定会赢妳的!」

「喂喂,我和柏木也只是打打嘴炮罢了,没必要发恶啦。」

明明刚来时整天和柏木吵架,桂那家伙最近倒变得和她形影不离,她们是不是「那边」的?

反正身边也超多同性恋,也不差这一对。

有桂她在大概也只会吵架,我专注回自己的事好了。

接下来就是团体战的重头戏--骑马战。

首轮赛事是由每级四班去混战,再由该级的冠军去出战明天三国大战的决赛,每得到一条头带得一分,但失去自己那条就扣一分。

先是三年级他们开始,不过我们见他们没甚幺看头,我们一班便围起来讨论战术。

想不到源治居然说随便应付就好,把体力留到接下来其他项目的準决赛上。

但他还是有编排一下我们的阵型,以我们一组的主将直接在防御圈里就好,别让其他人有机会偷突袭。

一左一右由基头四和肥猪王为首组成防御圈,稳定推进就好,最初很多人也觉得源治的方向太保守,但事实证明这已经桌桌有余,不用太努力。

就算其他三班联合起来先对付我们,在左右护法慢慢推进下没有不瓦解的队伍,连稍稍有抵抗力的四班也撑不过三十秒,基头四和赤木、肥猪王的组合实在太可怕了,最后以全取三分出线。

三年级由四班出线不意外,而最意外的是一年级的骑马战。

只有柏木和茜亚为首的两组出赛,根本不会被看好,但这匹黑马还是杀出来了。

在奇异的突击里拿下大热的一年三班,二班和四班的弱鸡也不是这班女将的手脚,轻鬆被干掉。

「这班小妹妹真是铁了心想赢我们啊,源治。」

「斩首战吗?以她们的阵容,明天也一定是这样对付我们。」

「不过源治,真的要认真和她们玩吗?」

或许她们两个小妹妹不怕基头四,但被赤木拍一掌也不是开玩笑的,其他人大可以管他去死,但她们两个小女孩是我们可爱的后辈,怎说我也希望斗争只停在玩的程度。

这家伙也捏捏自己的下巴,再道:「基头四,你们和肥猪王明天集中对付三年四班的家伙吧,柏木她们由我们这种来解决吧。」

「甚幺?林你白痴吗?要是大姐头的头巾被抢掉我们就输了!怎样也是稳稳地靠他们几个作主力啦!」

「你们不是打算放水吧?要是因为你们而害我们剃平头.管你是赤城红毛怪还是仙崎,我就干爆你!」

「红毛怪,来让我们终极侮辱吧!」

「我要吃热狗啊--」

源治一提出就干声四起,基头四更是表明我们去送头源治菊花就要变太阳花,明明我不是对象也背脊发凉。

「理香不失手我们是稳赢的。」

「最好是啦够蛋!还是那句,你们失手就干爆你!」

看来我们太放水就肯定会变成战犯,而且源治那里来自信可以一挑二还有加减手?

柏木那组是主将,换句话拿下她就等于干掉一年一班了,但轻巧的她们那机动力,我不太觉得源治仙崎抬着我时可以追得上,更甚我觉得她们会好好利用这点来当饵诱。

有身高优势的茜亚她们那种应该才是真打,或许正面冲突未必够我们来,但加上柏木她们打带跑足够干掉我们这组。

这时明明是在旁边,源治却发电邮给我,是有秘密要说吧?

「就算如此,我还打算放水给柏木她们。」

「我知你个混蛋很疼后辈啦,但太明显的话我们会被当成战犯的,到时你就名正言顺是基头五了。」

「你这个低能儿都知的事我当然知道,不过就我所知,柏木她们準备想当下任学生会长,而她们的主要对手就桂龙也那个混蛋,能在体育祭有表现对她们很有帮助吧?」

「是这样吗?」

「所以对我们来说,最好把结果控制成她们惜败,那幺我们又不会成战犯,她们多少也能拿到些声望。」

「你真有自信,我觉得如果一对二我们不放水也势均力敌啊。」

「谨慎一点先对付茜亚就好了,她们有个明显的问题就是耐力不够,抬着她们那几个男生合拍力也不足,掌握好节奏她们也没那幺易赢过我们。」

源治执意要放水我也没办法,反正最后我们都赢就好了。

接下来先是一百公尺的分组準决赛,我没意外也是分组第一名出线啦,不过陆上部的家伙似乎也认真起来,第二、三名也比最初难缠。

柏木她在另一组也是首名出线,看来明天主要还是我们的对决啦,听了源治说她不想输的理由,我该稍稍放水吗?

嗯……不,我觉得她应该不喜欢我让赛的,何况其他对手也没差劲得真是让我和柏木单挑啦。

尊敬甚幺也是要凭实力赢来才稳固有效的,我也希望柏木能成为后起之秀。

休息了片刻就到了二百公尺的比赛,不用等到决赛我和死敌吉田便分在同一组,虽然我不觉得他有进决赛的能耐啦,打进第二回合也可能只是有点能耐。

他看着我的眼神也没有任何迴避,完全是赤裸裸的挑战对吧?

「嗨,听说你也算赢个奖牌给深雪对吧?」

「是又怎样?赤城同学。」

言词还算有礼,但语气完全出卖了他的敌意。

「那我便用身体告诉你现实的残酷吧,不自量力的白痴。」

「别以为还是半年前的我比较好,赤城同学。」

嗯……这家伙的确比最初见时稍稍结实了,但跟我还有很大距离。

「自信和自大是两种东西啊混蛋。」

「我知道。」

别说放水,我应该出尽全力去打击这家伙到不能再起才对,今天做过那幺多事体力上是稍稍不够,但我唯独不想被这家伙骑到头上。

六个选手各自到起跑线上自己的位置準备,现在我得专心一点。

準备的时间,我视线就只有前方的赛道,其他声音也渐渐消失,令我更专心听着枪鸣。

「砰--」

这一声响起同时,身体已经反射性动起来,不管是想狠狠嘲弄吉田还是今天最后一场可以不留力、甚至因为深雪也好,想赢的执念驱使我毫无保留的跑--

视线只越来越窄,我根本看不到左右两旁有没有其他家伙,直到冲线一刻我的脑袋好像才重新开机……

呼……我赢了吗?

「好可怕,赤城这个家伙居然比前野还快一秒多,你这个混蛋吃药了吗?」

脑袋一时间不怎跑得动,听完这句我才想起前野是我们班上的短跑明星,一整星期他也是我练习上的对手啦。

「喂!赤城你脸都青掉,不是为了跑赢我连吃奶的力也出了吧?」

我不知前野说得对不对,总之我就赢了,吉田那家伙好像是跑第五,大字形躺在地上一脸发青,这家伙也已经全力应战,但还差得远啊。

「喂,看到了吗?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了。」

「……可恶啊,为甚幺你这种人就那幺得天独厚?」

「我得天独厚?喂喂,你知我平时的运动量吗?这是努力的成果,不是你临阵磨枪运动一下的家伙可比的。」

「我努力不会比你小,这半年我每天也会去做运动两小时……可恶啊!为甚幺我怎努力也没结果,你这种人随随便便就得到深雪小姐的芳心!」

「随随便便?我跟深雪相处的时间不是你能想像的。」

「时间长又如何?你有真正去理解过深雪小姐吗?你只不过一直单方便接受她的好意罢了!明明一点也不了解她,却无条件被她爱着,输给你这个混蛋我一点也不甘心啊呀!」

「……你怎样说也好,也只不过是手下败将罢了,那幺爱把我当成敌人的话就一辈子活在我暗影底下吧!」

明明是彻底地赢了,但总觉得各种意味上都不爽啊混蛋……

「喂!废物。」

心情很不爽,正想一拳回应源治那混蛋,怎知道他先一个冰冻的金属罐敲过来,抢过来是一罐啤酒?

二话不说就喝光久违的老朋友,心情也舒畅不少,呼--

「白痴,要去看阿薰比赛吗?」

「没所谓,走吧。」

或许做别的事能转换一下心情,虽然和篮球决赛还有点时间,但我和源治还是先去找二年一班的家伙,当然主要就是远山。

途中也碰上学生会一年级的四个女孩,他们当然也会去捧学园王子远山的场啦。

不说桂是针对我,柏木的话倒还是满满敌意,完全像源治平常叫她做狗狗一样,感觉靠太近我们都会被咬一口啊。

「嗨!远山!」

他们二年一班篮球对的家伙,除了远山我就只认识那个叫娘炮脸的家伙,因为之前风纪委员的关係源治似乎很讨厌他,但对我来说这家伙就像空气没两样,一点我也不关心那家伙死活。

「啊,是源治君和赤城同学,还是学妹你们吗?」

「是的远山学姐,我们是来为你们打气的。」

「姑且因为赤城同学他们挑起了大战,我们都算敌对啦,你们过来没关係吗?」

「反正我们篮球队早就被你们干爆了,没甚幺改变得了啦,话说阿薰,接下来对上教师队你们还有位置吗?」

我们学校有个规例,在不超过五份二的比例下,篮球比赛是可以让别班的同级生作外援,所以上年才会有我、源治、远山、山田和福泽一起代表一年一班出赛,虽然当时是抱着很多麻烦去出赛,但我也想再一次那样去打篮球啊。

「嗯……现在才申请外援球员好处太迟了啊,源治君。」

「远山教练,我想打篮球啊!」

源治把名句改一改,但在场的人包括远山似乎也听不明,她好像隐约地知道源治在模仿甚幺:「源治君,那是?」

「阿薰你那幺爱篮球居然没听过SLAMDUNK?」

「他们怎可能去看那幺旧的漫画啦,白痴。」

这种话题大概只有我和内田可以跟他搭得上,其他人很少会去看那幺旧的东西啦。

「啊不重要,come   on!我上年也是跟你们是同班的吧?」

「你这家伙不是一年一班之耻吗?」

「你想干架对吧?」

不知是谁说了这一句源治那家伙已经扑上去,抱着看戏心态的我自己不会阻止啦。

「远山同学,不如我和林同学交换吧。」

忽略有个家伙这里说,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他身上,远山再问:「这样没关係吗?」

「记得上年林同学的三分球射得相当出色,对上那幺利害的教师对,林同学一定会做得比半路出家的我好吧?」

听到那家伙一说,源治这个白痴也更显兴奋,只见远山有点无奈,她比起不想源治加入,应该是更烦恼现在怎办手续吧?以他们那幺好朋友来说。

「待会请你喝饮料。」

「既然是这样,赤城同学你也要来吗?」

「不不,这姑且也算是以前一年一班的事,如果我来参一脚会被自己班的家伙追杀啦,你们加油吧,要赢过金王哦。」

总不能像那白痴一样强要人让个位置出来吧?虽然我也想跟他们一起玩。

最后源治也顺利以外援身份出赛,而我便和小女孩们去到观众席。

「赤城学长,你和源治学长上年也一起打过篮球比赛吗?」

「哦是啊凤凰院,虽然当时背后有很多麻烦问题,不过我和福泽都以外援身份去帮一班,当时连山田也在喔。」

但那种光景都不会再出现了,唯有期待三年级时远山会反过来加入我们三班的队伍吧。

「啊!一时忘掉,人家去买些饮品回来吧。」

「慢着汉斯--」

在钱包拿出钞票递给要去买饮品的她:「拿去请大家喝吧。」

「不不,赤城学长,人家请客就好了。」

「笨蛋,怎能让学妹请的,我也是个爱护后辈的学长哦!」

说完这句,她们几个似乎不认同地沉默,怎幺了?

「喂喂,虽然我没妹控那幺疯狂,但刚才的说话也没错对吧?」

「不,变态赤城你是最差劲了。」

就算是我先做错,但老是被桂骂我也不好受啊,我又不是鸣海那个m系混蛋。

「若紫,到底理香姐做过甚幺你会那样讨厌他?」

「这个变态借醉袭击过我。」

她一说其他小女孩也一同望向我,而比较熟的茜亚和柏木更是一副我会做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做过,但又没理由桂和源治要联手玩我那幺久吧?

「我都道过歉了吧?那时我都醉到连意识也没有,只不过是意外啦!」

「怎说对女生来说也是很过份的事啦理香姐,虽然我多少也明白你为何会对桂同学有好感。」

单看外表条件桂她的确不错,打扮跟以前深雪差不多,但目测奶子却是比夏娃更利害的F奶,小只马巨乳美少女听上去就像AV题材一样,可是这家伙个性太鸡掰,事无大小都太认真的家伙很难相处吧?

「别说傻话了茜亚,这种事怎可能啊?」

不是特M的话,怎可能对一个每次见面都摆臭脸的家伙有好感?虽然还没到讨厌就是了。

最后汉斯打一打圆场,她便去帮我们买饮品,而我带着少少不爽的心情看远山他们比赛。

今年教师队组合有些不同,多了两个新的老师加入,不过最难缠当然是作为中场的金王。

反观二年一班这边称得上又高又大的家伙也只有源治和娘炮脸,娘炮脸那家伙好像是大前锋,而源治身材虽然是队里最大块,但能射精準的三分球他也不会去当中场,而是作为得分后卫。

篮球魔人远山便待在小前锋的位置,其他两个都不是我认识的人。

上半场开始了五分钟,我大概也看出两边的实力。

教师队的主力是中场的金王,和另一个大前锋的新老师,如果对上专业一点的对手他们进攻能力实在不怎样,不过因为一班的表现问题他们也常常得分。

主要是一班的大前锋和中场太没用,再加上无人有能力和金王抢篮板,学生队这边的防守能力无限接近零。

倒是那不认识的控球后卫表现很好,常常也能因应情况把球精準交到源治或远山手上,以远山的快速突破能力和源治的精準远射得分,虽然金王他们防守不错,但学生队这边还是常常得分,这场比赛就变成双方不断入球的局面,姑且还算好看吧。

不过源治那家伙除了三分球其他表现也只算勉强合格,毕竟他都不是专业打篮球嘛。

话说凤凰院和汉斯真落力帮源治打气啊,那家伙除了基佬还真受小妹妹欢迎……不不,在这当中就有一个还是带把的「小女孩」。

时间过去,情况变得不怎乐观,熟识了一班的战术,老师们就盯死源治和远山两个,难以得分同时又防守零蛋,在上半场快完时已经拉开超过十五分。

更糟糕是完场前没几秒,娘炮脸那家伙居然去和金王抢篮版,他虽然没很瘦小,但对手是金王他便跟气球没两样被撞飞,还似乎受伤了。

时间刚好结束,场上的人都围了上去,未几他就被老师扶了出场,而金王似乎在和远山和源治在说甚幺,他们两个就指一指向我这边,再快步走过来,是找我吗?

那幺我也慢慢走向楼梯,远山也已经冲到上来:「赤城同学,是要你出场的时候了。」

「我?为甚幺?」

「阿薰刚才有把你加入到名单里面做后备,没想到娘炮脸真的自爆了,is   show   time   bro!」

嗯……落场玩玩也好啦,何况这种逆景对我来说更好玩。

「反正今天受了不少莫名其妙的气,我还想洩一下啊,去吧!」

不过在跟着他们走时我倒想了一件事:「喂远山,我这样代替了娘炮脸那家伙没关係吧?」

「……是爱德华自己要求的,虽然把赤城同学写入后备是我自把自为,但他刚才受伤后说把自己位置让给你。」

「哈,算是想赎罪吗?」

对着源治满满偏见的言论,我和远山也没回应,只是回到球场跟金王他们说我们够五个人,最后再形式地完了没有几秒的上半场,才回到席里。

「让我介绍一下吧,这位是三班的赤城同学,而这位是当中锋的金城同学、最后便是现时校队首席控球后卫铃谷同学。」

是校队的家伙难怪这小子技术不错,倒是那个叫金城的家伙就只是个长得高的火柴人纸板。

「所以我要去顶替娘炮脸那家伙做大前锋吗?我不太擅长那种位置啊。」

跳得高我还算可以,但减回我身高这称不上是优势,更何况是对着教师队那班每个也够大块的家?但去到做小前锋和控球后卫的工作我又不觉得能赢过远山和铃谷。

「又不用限定自己是打甚幺位置,既然赤城同学你擅长的话有两个小前锋也没有不可。」

「喂喂远山,本来你们防御就几乎零蛋,这幺做那幺我们不就完全放弃防守吗?」

「那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以我们的能力勉强去控制篮板肯定会像爱德华一样受伤,倒不如由我、你跟源治君组成三箭头尽可能得分吧。」

「只有我和阿薰的话是很易像刚才被盯死,但再多一个混蛋他们也没可能完全封锁,那是要赢唯一的出路。」

他们是老大就由他们决定,接着下半场也马上开始,隐约听到对面有些「就算是对着学生也要认真起来」的声音,那些刚才大学毕业不久的新教师那份热血似乎还没被磨光啊。

那样也好,比赛就是有好对手才好玩的。

下半场开始,熟知我们的金王也应该猜到所用的战术,马上将我收入包围网之中,但他们怎利害也无法同时盯死我们三个,我们的差距也一步步减少。

当然他们也不是站着给我们打,欠缺有效防守下他们依旧很易得分,就算形势倒向我们但要追平也是很困难,毕竟教师队真是一点放水的意思也没有。

下半场已经过了一半,情况也变得不怎乐观。

的确我们很努力地已经把差距收窄到只有四分,只要尽快入多两球就能追平。

但除了半场加入的我以外,其他人都已经露出明显的疲态,开始出现一些失误,只有源治那家伙叫做还好。

也是,学生队这边今天又不止打这一场,开局我们体力已经不是全满,反倒教师队就只要应付这一场比赛,就算年龄上的差距起始优势还是在他们那边。

当然教师对他们也不是无限体力,疲劳下也开始有些小失误,他们就因为死盯着源治太紧而不自觉地犯规,让我们得到罚球的机会。

其他人很难说,但这混蛋肯定能帮我们争三分回来。

而他也不负所望,三球全中,这时源治也叫了暂停。

「嗯?有事吗?」

「白痴,总要休息一下吧?」

也是,我和源治的话还好,但就算是篮球部的远山和铃谷看上去也不怎行,那个金城更像死尸般,这种情况虽然只差一分但要保持战局撑多九分钟也不容易。

  这段时间我们所有人都尽情休息一言不发,直到裁判示意时间完结我们才再动身。

「我们还有一次暂停机会对吧?阿薰。」

「嗯没错,源治君你意思是?」

「待会如果情况不对就再停一下吧,再给他们一气呵成我们就死定了。」

「源治君总是往灰色地带走啊……不过这次我不反对,我也稍稍低估了教师队的实力了。」

回想一下,之前跟其他班对赛,远山一人都能带着一班走到这一步,难怪她会觉得有源治帮忙会锦上添花,教师队应该也不会有多难对付,当然眼前事实就狠狠打了我们的脸,他们是这次比赛里最强的对手。

接下来的情况勉强叫互有攻守,比数几乎都在两三分差距下不断互换,最少没糟糕到源治要用贱招,但这种拉锯不斗到最后都不知鹿死谁手。

别说早就战得你死我活的他们,接连的运动连我也开始肌肉痛,但既然落场就要战到最后啊。

余下十多秒,之前稍稍不慎落后了几分,靠源治的三分球追成121对122,换句话说我们最少还要正常入多一球才能赢,但金王他们只要稍稍撑去这十多秒就赢定了。

理论上最好就是把球交到源治手上,但我们想到的对方也想得到,一开始两个人已经把他封得死死,现在给他也是浪费时间。

看上去现在最有机会得分的家伙是远山,铃谷马上就传给她迅速带到篮底,而刚才盯着源治的两个老师也立即回防。

远山正要投球,如山一样的金王却挡到她面前,準备一手拍向篮球。

老练的远山虽然无法投球,但还是短传给赶到上来的源治,这步相当惊险,那两个挡在中间的老师差点就拦到这个传球,但最后还是落到混蛋手上。

看他正要远射,我还没太安心地跑到篮板下準备,金王似乎不太放我在眼内没特别防範我,专心应对源治的投球--

当那球在空中快要落下时,金王勉强地碰到球一下,这次阻攻虽然没把篮球弹开,但已经影响到轨道。

眼看那球怎样都只能落到篮框,我便立即全力一跳--把刚弹开的球接住,在落地时眼见有个準备想抢篮板的老师已经挡在眼前,而时间也没有几秒,我该拼一拼去投篮吗?

这时,在他身后忽然闪出远山的身影,她面向篮框以眼角瞄一瞄我,比起我去拼表现,交给他来处理才最正确吧?

一个短传,远山轻鬆地接过篮球,再立即起跳把球掉到篮里,同时钟声响起--

「入球有效!比数是123比122,冠军是二年一班的队伍!」

裁判语毕,我们几个顿时脱力坐在地上,直到四周传来的欢呼我才回过神来。

绑着马尾的远山对我露出一个温柔而真摰的笑容,那种美令我知道为甚幺源治会对她有朋友以上的好感,当然那混蛋矢口否认,但远山也中了他很多性僻,高挑、四肢修长身材纤细、外国人,这些属性不管是远山、茜亚还是山田都中标吧?

起来跟远山互相击掌,源治那混蛋居然有脸过来。

「还不是你射失了才要我们那幺拼吗?」

「要不你对着金王入球给我看看?别接到个球就在得意忘形啊!」

「喂!臭小子们,干得不错嘛!」

金王一掌拍到我和源治背上,该死!这头大猩猩差点就把我打趴了。

「不过很可惜啊远山,你现在无法继续帮学校出赛。」

啊啊,在校内没所谓,但在外面男子比赛不能让身为女人的远山参加吧?虽然打篮球他已经利害过很多「男生」。

「不紧要,鸣海老师,能像今天那样跟朋友们痛快地打篮球,我就觉得很足够了。」

这时,莉莉芙和深雪走到我们这边,她的对像似乎是远山:「恭喜妳,远山同学,能为我们二年一班争取到荣誉。」

「客气了,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哦,莉莉芙小姐。」

在她们说客套说话时,源治张开双手一步步走向莉莉芙,察觉到有问题的她也也警戒地向后退:「你想做甚幺?源治。」

他一言不发继续维持这种步伐走过去,莉莉芙也转身拔足逃跑,就在这时源治就直接扑上抱起她,再粗暴地又揉又捏她脸和腰:「话说小猫妳最近不是很嚣张吗?不恶整妳就当我病猫对吧?」

「你好臭!快放手!」

「喂喂,源治你也玩够了,放过小猫吧。」

自从她和源治关係变好后,那副冰雪女王的样子也渐渐消失,完全变了像小猫一样,不过我想换别个去这样整她,大概会被告性骚扰吧?

而且我也不知是不是好事,没有了冰雪女王,学校里有些野心的家伙也会蠢蠢欲动,就像上次和风纪委员的对决,最后还不是我和源治去解决,但以前应该是由莉莉芙去出最后一击才对,她变成人畜无害的小猫真的好吗?

「赤城理香!红毛怪!」

「你们居然去帮别班的家伙?」

突然间班上某些家伙杀气沖沖的向我们走过去,刚才大战完我没那幺多体力干掉他们啊,所以除了逃跑也没有甚幺选择。

拜託,明天还有大战,我想休息一下啊!

  • 名称:红灯区 舒淇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6: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