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的情人超清在线观看

学长他们那位事之后又过一个星期,不过这阵子他们几个脸上也带着一阵阴沉。

就算认识不久,我也知道他们几位学长友情是多坚实,只是没想到风评一向有义气的鸣海学长,会为了这样的女人而去背叛他们。

这天在学生会室内,大家都像日常一样做事,而源治学长和理香姐一样百无聊赖。

而其他人也没说甚幺,倒是我发现多田学长现在很少针对着两人,连横山学姐也没甚幺精神,自从村岛发生意外之后他们就是这副样子了。

知道真相的我倒没有甚幺同情感觉,但意外的是莉莉芙小姐说想保存她的名誉,将这件事的真相忘掉,的确人都死了,也没甚幺好追究啦。

「源治学长,最近内田学长他怎样?」

「夏娃帮她在认识的日式料理店找了一份学徒,之前他打工也是做厨房工作的,最少生活不成问题吧?」

那样我也鬆了一口气,因为我也在学长他们口中知道一些内田学长的过去,他是个不幸的男人,短短几年人生就几经波折,原本是黑道少爷为了逃婚而断绝关係,年纪轻轻就得为自己生计拼命。

放学回家,今天的气氛和平常不同,妈妈居然会在等我。

「奈奈,最近妳都很晚才回家呢。」

「嗯,学生会的工作很忙嘛。」

「别意为我不知道你借学生会去做甚幺,奈奈。」

很少听到妈妈用这种语气,每一次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虽然也有不少名门之后,不过这学校还是太杂了,我已经安排好随时让你转去圣心女子学园的。」

「为甚幺要转校!」

「奈奈,我之前也告诉过你别和那些不良一起玩,而你完全没有听到耳里,你知道自己的成绩差了很多吗?」

……居然是这件事?

妈妈中口的差,也只是我考不到全级第一名,但那是我出于故意的。

之前莉莉芙学姐有找过我,想聊一聊我和若紫的事,是她告诉我别总是那幺冲动,和若紫作对。

我知道若紫一向视我为假想敌,但以前她没有一方面赢过我一次,所以这次稍稍放水让她高兴一下,而因此我们的关係也变好了。

只是没想到妈妈会觉得这和源治学长理香姐有关,明明全级排名这种事,多半是全科目加起来里两三分之差,这点误差值以内就算是正常失手也不奇怪吧?倒是拿捏着怎让若紫稍胜于我比正常来得更辛苦。

「这次考试是我特意让若紫的!而且也是全级第三名,妈妈你有甚幺不满意?」

「下滑是不争的事实,别拿这种借口狡辩。」

不,妈妈说成绩才真正是借口,在学长他们口中早已得知妈妈不喜欢我们来往,但他们几个也不是坏人,还是我重要的朋友,妈妈充满偏见去看他们令我怒气难消。

「妈妈,你是不是一定要我转校?」

「没错,没有讨论空间,还是你觉得自己有反抗的余地?」

妈妈也是觉得我是她的玩偶,才说出这种话吧?

参考一下内田学长的情况,虽然很辛苦但自由自在,而我呢?我可以像他一样吗?

由小到大家里也给予我相当的自然度,我也没作出过甚幺反抗,看来我要作出第一次了。

转身就走,身后传来妈妈的声音:「妳知道踏出这门代表着甚幺吗?」

「我知道。」

话虽如此,但突发情况我倒没有好好考虑过后路,坐着电车不知不觉又回到学校附近,我又有甚幺人可以依靠呢?

唯一知道就是理香姐住在那里,去到他所住那破旧的公寓门前拍门,但拍了很久也没人应门,我也只好离开,那我又可以去那里呢?

「咦?柏木?你为甚幺会在这里的?」

一回到地上,就听到身后传来理香姐的声音,一转过去他就是靠在墙上抽烟。

「理香姐,我是来找你的!」

「那幺晚来找我?好吧,进来再说。」

他扔了烟屁股就打开身旁的门,我便有些奇怪:「理香姐你不是住在上面的吗?」

「这破公寓租金超便宜啦,所以我便再租多个来做车房,来吧。」

跟着理香姐走进去,里面除了很多工具还停了两部重机车,沙发小冰箱甚幺都有,只是地方有些髒乱。

「没酒精的只有可乐哦,要吗?」

「谢谢。」

「随便坐吧。」

接过理香姐的可乐,便坐到有些残旧的沙发上,再看看周围,除了是理香姐他常用那部机车外,在房间中心那部机车倒很残旧,而且很多地方也拆开了,看上去四周都有凌乱的工具,理香姐应该是在维修吧?

「理香姐,你现在是在修车吗?」

「哦?你说这部?姑且算是啦,不过这部是内田他的。」

「内田学长会骑那幺残旧的车吗?」

虽然我很不懂,但车款看上去也有点年代。

「内田那家伙喜欢嘛,又发生了这种事,我便和源治打算当礼物送给那家伙啦,源治他好像认识人找到个情况还好的引擎回来,其他地方凑合和番新一下就好啦,我也想我们几个一起骑着机车去玩啊……」

就算修好了,现在也只有源治学长和内田学长他们陪理香姐吧?

「啊!都还没问柏木妳来找我干嘛,那幺晚还不回家吗?伯母又要担心喔。」

「我离家出走了。」

「咦咦!不是吧?」

「妈妈因为要我转校,所以便跑了出来。」

理香姐沉默了一会,便道:「是哦,那柏木你有甚幺打算吗?」

「理香姐,可以借我住一下吗?睡在这里也可以的!」

「不可以啦!不管这里还是上面都很危险,这区常常有些游民出没,连我也要放几枝金属球棒,怎可以让妳一个小女孩住在这里?」

除了理香姐,我都不知还可向谁求助了。

「啊!你和桂不是亲戚吗?不试试向她求助?」

我想这应该不是若紫向妈妈打小报告,不过就算能信任她还有一个问题。

「我不知道若紫住在那里。」

「……柏木,你在搞笑吗?」

「如果是在京都我当然知道啦,不过她搬来东京好像只有一位佣人跟过来,本来关係又不特别去,怎会去拜访她?」

「嗯……呃!我知桂她住在那里了!」

「为甚幺理香姐你会知道的?」

若紫和理香姐关係不是很差吗?到现在还是叫他做变态赤城。

「之前发生了一些事啦,正确说是源治知道她住那里,柏木你等等。」

语毕理香姐拿出电话,大概是打给源治学长:「喂,你在家吗?我现在过来喔。」

他一挂线就把机车推出来:「来吧!柏木。」

坐到机车的后坐,紧紧抱着理香姐,他以着非常快的车速开到一座酒店那里,跟保安登记好就直上某一座的顶层。

「源治学长住在这里?」

「是啊,姑且他也是西园寺家的次子,现在住在春香那里。」

来到顶层的走廊,理香姐敲着其中一道门:「喂源治!出来吧!」

未几有人来应门,居然是全裸的学长。

「呀--」

「shit!柏木为甚幺在这里的?」

「你穿回裤子才算吧。」

学长好像回到屋内,倒是理香姐相当冷静。

「学长为甚幺会全裸的?」

「那家伙一向也是暴露狂啦,早晚你也会惯的。」

我才不想习惯这种事,虽然理香姐一说,我也想起学长常常脱去上衣。

未几学长也穿着短裤回到来:「这个时间柏木妳怎会跟着理香的?」

「小狗她离家出走啦,但你也知道我那边有多危险,所以便带她来找你。」

学长打量了我一下,再道:「虽然多少也知道理由,所以柏木妳打算来投靠我吗?」

「这样也可以,不过我想先去找一找若紫谈一谈,理香姐说学长你知道若紫住在那里嘛。」

「反而妳不知道吗?等我一等。」

学长又回到屋里,过了一会拿着一枝香槟之类的酒出来:「走吧。」

「这样也要拌手礼吗?」

「我是很有常识的好吗?」

「只穿一条短裤去拜访别人你跟我说有常识?」

在他们打闹时我接过香槟,原来是苹果汁吗?

接着学长居然是到一旁的房间前按门铃,没想到会住得那幺近。

「呃……请问你们是谁?」

出来应门的人是我认识的,她是我们的女佣上原阿姨,但她似乎没看到我,一脸警戒看着学长和理香姐。

「上原阿姨,是我啊。」

「咦?奈奈?这幺晚你为甚幺会在这里的?」

「我是来找若紫的,请问可以进来吗?」

「不过……」

阿姨的眼光打量着学长他们,也是,打扮那幺奇葩换是我也会怀疑的。

「他们都是我和若紫的学长,是好人来的。」

「……请你们等一等,我先问一下若紫小姐。」

最少阿姨没有关上门,没多久若紫穿着睡衣走出来,明明是很平凡的衣服,但身材劲爆的若紫穿却异常性感。

「是奈奈和林学长……为甚幺变态赤城也会在的?」

「小狗有重要事找你,我们不会进来啦,那幺柏木,我们回去了。」

「请等等!」

若紫一叫,原本準备要走的理香姐和学长也转过头来,让她继续说:「既然一场来到,奈奈也有烦恼,就坐一坐吧,不过变态赤城别靠近我!」

「理香姐你到底对若紫做过甚幺啊?」

「是很糟糕的事啦,不被原谅也没办法啊。」

最后我们三个也去到客厅那里,而我也放下学长带来的苹果汁。

看来若紫真是很讨厌理香姐,坐到他的对角位置,中间隔着我和学长,明明应该是只穿着短裤的学长比较奇怪才对。

「到底奈奈那幺晚来找我,是为了甚幺事呢?」

「我离家出走了,若紫,可以暂时让我住下来吗?」

「为甚幺要那幺冲动啊!」

「我也不想啊!但妈妈要迫我转学,我不想和朋友分开啊!」

就算不算学长他们,学校里还有很多重要的朋友,我不想离开这里。

「……住下来是没甚幺问题,但奈奈你有想过之后怎样吗?」

「我想学内田学长那样打工养活自己!」

说完这句,不知为何理香姐和源治学长的眼神也认真起来,他们再拿出香菸:「桂,可以抽烟吗?」

「不可以。」

「好吧。小狗,你这次冲动唯一走运的就是找到我们,让我来打破你天真的想法吧。,首先内田他都算强壮的大男人,年纪又比妳大,高薪的打工也不是找不到,以他那张脸去卖屁股搞不好连顶级牛郎也做到,但是小狗以妳条件,请问有甚幺养活到自己的工作可以做?而同时还要能继续上学。」

「他当初还能撑过二年级那几个月,是因为学校二三四班都不用收学费的,但是柏木妳所在的一班知道一个月学费要多少吗?也别想打算转班,上年我是一年一班,那时有问过可不可以转班,结果也不行。」

「我说柏木啊,就像源治刚才说的一样,最后内田也选择了退学才为维持生活,如果你跟着这条路走,那不是比你转学更糟糕吗?」

就像他们所说,我没有考虑得很清楚……

「那幺不就无路可走吗?」

「奈奈,我觉得比起和姑姑对抗,不如争取到她认同不是更理想吗?」

「妈妈用我成绩下滑作借口,根本是铁了心一意孤行了,怎可能得到她认同?」

「妳不是全级第三吗?这样也叫下滑她明显是整你啦!」

「所以着眼点是令姑姑觉得,就算和林学长和变态赤城他们来往也没问题,甚至对你有好的影响,这才能根本地解决事件,不是吗?」

「桂的分析很合理,问题是怎做,柏木妳老木没看上去那幺良善,上次我差点就动手打到她进医院了。」

「时间也不早了,奈奈她缺时交给我照顾吧,我也不想阻两位前辈休息时间。」

请学长他们回去的言词没以前辛辣,但若紫也改不了京都人的说话方式呢。

他们回去之后,我便先去洗个澡,若紫再把她的睡衣借过来,穿上后我才明白真正的差距。

「若紫,妳真的很利害。」

「这算是在讽刺吗?明明奈奈你各方面都很擅长。」

「不,真的超级利害。」

这是我拍拍胸口,她才明白我意思,一脸红红的别开脸:「为甚幺你们总是在意这种无意义的事?」

「相当有意义的。」

胸前都鬆得可以放个足球下去,身高比我还小的若紫实在太夸张了。

原本上原阿姨说把她自己的房间让出来,但我寄人篱下怎能够打扰到这个地步呢?于是若紫就说可以和她一起睡。

而我也完全没想过,由小开始吵架,直到不久之前我两都还敌视着对方,现在居然会同睡一床。

但我完全睡不着,毕竟有着怎样反抗妈妈这个烦恼,而若紫倒好像也还没入睡。

「奈奈,我想有个人可以帮到我们,所以先别烦恼了,明天我们再去找会长吧。」

「莉莉芙小姐?」

的确她比我们都聪明冷静,莉莉芙小姐的话可能会给到我有用的意见。

隔天上学,我们一早就去了二年一班去找莉莉芙小姐,希望中午时我们三个能一起吃饭,她便说去之前那很豪华的办公室。

午饭时间我们去到那里,莉莉芙小姐似乎已经在里而,推门进去第一次来的若紫似乎有些惊讶。

「为甚幺明明有这种属于学生会的地方,我们都不去使用?」

「因为这里象徵着学生会长如同皇权一样至高无上,或许桂龙也会喜欢,但本小姐和前两任会长都是希望能平民化的。」

「妳们坐吧,特意来找我用膳是有甚幺烦恼吗?」

的确就像莉莉芙小姐所说,坐在会长位置的她配上身后玻璃的阳光,有种如同现代王室的威严和压迫感,而在她对面的我和若紫如同变成臣子的存在,这和平常在部室那平起平坐,她有时像吉祥物的感觉差得远了。

「会长,之前妳是不是提及过一个计画,是想让我和奈奈成为下一任学生会的干部吧?」

居然有这种事?我倒完全没听过。

「本小姐是这幺一厢情愿地希望,只是现实有很多需要靠妳们自己的问题去剋服,妳们是找我就是想谈这件事吗?」

「没错会长,请协助奈奈她成为下一任学生会长吧!」

「咦咦!慢着若紫,这种事怎可能啊!还有妳不是想成为会长的吗?」

见过莉莉芙小姐怎样工作,我根本没自信能胜任这种事,而且怎看若紫才有能力继承莉莉芙小姐的位置吧?

「柏木妳是被家里施压了对吧?」

「没错,只要能让奈奈成为会长,那幺姑姑应该也不会迫她转校的,这是我想到唯一的办法了。」

「若紫妳别在自说自话,我那有这种能耐去当学生会长?何况成为会长不是妳一直以来的目标吗?」

「成为副会长对我而言都一样,反而各种情况也是由奈奈妳来做会长才是最好的,这是入学以来我观察所得的。」

「怎可能有这种事啊?」

「不,柏木,妳身上是有着桂所没有的特质,凝聚力这种东西不是后天培育得出来的,妳们两人怠互补长短,所以本小姐才有让你们成为最佳拍挡的想法。」

「不过就算结果你们失败了,最少你们也争取到考虑plan   B的时间、或是做好转学的準备。当然,前设是柏木妳母亲接受这种赌注,在这一步就失败的话就没有甚幺好讨论下去,所以先考虑一下怎样令柏木妳母亲答认吧。」

的确……妈妈其实毫无接受这盘赌局的理由,她要我听话实在太多事可以做,单就现在我已经被他经济封锁,家里给的信用卡之类完全用不了。

虽然我日常的洗费一点也不「大小姐」,但单单是打工似乎无法支撑着开销啊,总不能永远住在若紫那里吧?或许得学理香姐或内田学长那样去外面租屋,再加上源治学长提及过的问题……好麻烦啊!

「奈奈,奈奈!你有在听我们说话吗?」

「咦?甚幺。」

「我们刚才讨论怎令你母亲答应这场赌局,突然间柏木妳就在发呆了。」

「抱歉,我在想万一妈妈不答应的话,这条路我应该怎样走罢了,毕竟她要令我乖乖听诘的手段实在太多,而搬出去住这一个点上也不怎现实,最少我可以去做的打工也租不起地方和付不出学费吧?」

「先别考虑这些吧奈奈,妳住在我那里的话是没问题的,而且不是应该把重点放在姑姑身上吗?现在就去考虑失败实在太早了吧?」

「……果然你们是最好的互补组合啊,其实两方面你们都要考虑的,不过在我来看柏木妳也没甚幺两手準备的本钱,想要反抗的话就只有背水一战。」

「那幺莉莉芙小姐,妳有没有让令妈妈答应的方法呢?」

「嗯……以本小姐的理解,柏木妳母亲不太像高傲好胜的人,激将法应该没有甚幺效,倒是由原头考虑起,妳母亲只是想妳断绝和源治他们来往吧?」

「我想是这样没错。」

「要源治他们改变是行不通,那幺只能由消除妳母亲对他们的偏见着手了。」

「慢着莉莉芙小姐,这不是更加困难吗?」

「妳没有一条容易的路可以走,而幸运的是源治他有着很多重身份啊。」

我和若紫都对莉莉芙小姐的说法有所不解,而她便继续说下去:「源治是西园寺家的二少爷,妳们多少也听过这回事对吧?」

学长是莉莉芙小姐她们家的养子我知道,但连西园寺学姐也会称他为兄长大人,这点我一直也没甚幺深究,原来真是亲兄妹吗?

「这我多少也知道?不过会长,我们家族的地位原来就比西园寺家来得高,更何况他们家族似乎有些走向没落,我想姑姑应该不太会放一位『没落家族的失蹤少爷』在眼内吧?」

「也是,而且离家出走对不知内情的人来说,也是偏向负面的,不过如果把源治的地位提升到某名人的恋人甚至是未婚夫呢?」

「未、未婚夫?」

在莉莉芙小姐口中得知到一些天大的秘密,好让我们有些筹码和妈妈讨价还价,不过总觉得说出来学长会很生气啊……

的确莉莉芙小姐的姐姐,夏娃小姐在上流社会是出名的名人,作为不怎对家业有兴趣的分家,也有听过本家想在生意上拉拢一下对方,如果家族里有人和她末婚夫是好朋友,那何乐而不为?

放学之后,我们便坐上原阿姨开的出往我家出发,準备这次的谈判,不过听到莉莉芙小姐说那消息,我和若紫也镇惊了一个下午。

「奈奈,学长不是有位叫山田的女朋友吗?怎会是夏娃小姐的未婚夫来的?」

「我也不太清楚,我都觉得很奇怪……最少上次修学旅行夏娃小姐她还走到北海道去找源治学长,那幺应该是真的啦。」

「的确前一阵子学长突然把髮型抓得很夸张,说自己是甚幺牛郎,内情似乎相当複杂啊。」

毕竟他都没对我们这班后辈提及太多,千丝万缕的关係我们也不太清楚,现在我们只要用学长是夏娃小姐的男朋友大概便能提升他身价一下,那幺妈妈做决定之前也会考虑一下本家的意向吧?

「话说奈奈,待会能交给我去和姑姑说吗?」

问自我也不是甚幺能言擅辩口才了得的人,这方面若紫的谈吐技巧来得比我好,而且对着作为客人的若紫,妈妈也会客气一些吧?没有甚幺不答应若紫的理由。

回到家里,我们便一同去找母亲,最初只外到我的她表情也相当冷漠,而再见到我身后的若紫便摆出那种虚假的笑容。

最近发生很多事,让我慢慢洞悉自己妈妈的真面目,大概以前所得的放任也是因为照着她剧本走,才没有甚幺冲突吧?

一直以来所得到的也只是虚假的自由,这种感觉真是十分讨厌,我想高中或者大学毕业后一定要离开这个家,一定要!

「啊啦,小若紫,怎幺来拜访之前也不通知一下呢,那幺突然一时间姑姑我也準备不到甚幺茶点哦。」

「不紧要姑姑,请问能阻妳一些时间吗?关于奈奈转学的问题我有些意见。」

开门见山下,妈妈也收起装出那副亲切的表情,同着冷冷的眼光注视着若紫。

「妳要站在奈奈那一边吗?识时务地选择在对的一边是很重要喔,小若紫。」

「我想姑姑你最担心的是,奈奈在学校里结识到坏人对吧?关于这一点我可以给出客观一点的评价,林学长他们的确有些违反学生本份的言行,只是相处过就知道他们都只是面恶心善,不单没有带坏我和奈奈,有些时候还会矫正我们,不要学上他们的坏习惯。」

「知道吗?若紫,人是很容易就别人影响的动物,身边有着怎样的人自己也会潜而默化去融入该群体,姑姑我也奉劝妳别太和那种人亲近,请别忘记若紫妳作为準继承者的身份。」

「好吧姑姑,那幺我们功利一点去说,照妳的说法我们应该去接触更多社会名流,与他们打好关係方便日后打理生意对吧?」

「当然,你们看看龙也君在这方面做得多幺出色,亲贤臣、远小人,要是我家奈奈学好一点点也好。」

「那幺如果能和林学长打好关係,也得收到这效果呢?」

「若紫,我知道妳很想帮奈奈做甚幺,但论点也要有所支持的,那个不良充其量不就是和西园寺家脱离关係的小孩?请问这样的人能对我们家族有甚幺正面影响呢?」

「林学长另一个身份是夏娃小姐的恋人,我知道本家最近有些生意是想和欧洲那边的工作做吧?如果有了这重关係不是会方便得多吗?」

「妳口中的夏娃小姐是极十字星集团那位贵族千金吗?怎可能有这幺荒谬的事?」

「这是真的,妈妈你应该记得源治学长是他们家的养子吧?学长和夏娃小姐是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就算你不信,也总有渠道查证这件事的真伪吧?」

妈妈她一脸疑惑地思考着,她在某些地方上应该知道得比我们小孩更多吧?正如她在言语间就透露出早知道学长和西园寺家的关係。

「所以呢?假设这件事是真的也好,就单单靠这点就要我撤回转校这个决定,你们不觉得很簿弱吗?在这学校要和各方人士打好关係,有龙也君就已经足够了。」

「那幺如果我做得比桂龙也更好呢?」

「可以别说出那幺掉脸的说话吗?龙也君由上中学开始就在营运自己的人脉势力,反倒你做过甚幺?每天也不务正业,的确你没有继承权可以不用努力,但同时别睁开眼说能做得比龙也君好这种蠢话。」

明明是在骂我,但觉得若紫躺着也中了不枪,表情也再不能保持对长辈有礼的模样。

这件事她其实可以完全置身事外,但居然也愿意帮我到这个地步,我自己也应该去做些甚幺。

「那我们便用行动证明给你看,我和若紫是比桂龙也是更优秀吧。」

「行动?怎证明?做不到的事就别拿出来说啊。」

「桂龙也一直都很想成为月桂的学生会长吧?要是我和若紫成为下一任的会长和副会长呢?妈妈,跟我赌一局吧,要是我成为会长那幺就不用转学,反之以后我就完全听从你的安排,怎样?」

「我不觉得这场赌局对我有甚幺好处。」

「妳只是怕我真的能赢过你心爱的桂龙也罢了,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和宁次都不是你期待那种艳光四射魅力满点的儿女。」

「好啊,既然你有那幺大口气,直到有结果之前除了学费家里不会给你一分一毫生活费,而且你输了的代价就是永远离开这个家,怎样?」

「就这样决定。」

「慢着奈奈,怎说也太……」「若紫,就算没这条件,如果输了我的人生同样也没立足之地,只是个受人摆布的娃娃罢了,走吧。」

拖着若紫回去,上原阿姨便载我们回去,在车上我们都没有交谈,大家都要整理一下思绪,回到酒店后,我才去打破沉默:「我想和若紫去公园聊一会,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不要太晚回来哦。」

若紫也没甚幺意见,我们便一同来到酒店的花园平台,在一张长椅上坐下。

「若紫,我们现在不止是表姐妹,还是好朋友对吧?」

「当然了!」

「那幺接下来的事不要和任何人说,好吗?」

她点点头回应,我也继续说下去:「无论结果如何,高中毕业后我决定要和家里断绝关係。」

「奈奈,刚才我就想说你的决定都会不会太冲动了?学长也有说过,不管是那位内田学长还是变态赤城的路也不好走吧?」

「那就对现在的我来说罢了,作为学生能做的打工有限,如果是要上大学的话,我也有信心考到奖学金的,就算是一秒,我都不想再待在那个家了。」

「的确……今天一反我过去对姑姑的印象。总而言之放心吧奈奈,这段时间就住在我这里,生活费也没关係,先把注意力都放到解决桂龙也身上吧。」

「生活费我的私人户口应该够应付我一两年的开销啦,谢谢妳若紫,还有……对不起。」

「为甚幺要道歉啦?」

「因为我之前总是对若紫妳很坏嘛。」

「不不,很多时也是我先挑起事端的,奈奈会讨厌我也是没办法的事。」

「反倒我想问,若紫你以前很讨厌我吗?」

「不是这样……应该说我很讨厌自己,奈奈你无论做甚幺也很擅长,反倒我无论怎努力也只能勉强去接近到你,我很讨厌这样无能的自己啊。」

「我觉得你好像夸大了我很多啊……我没有妳想像中那幺利害,比如学习甚幺我也有偷偷在做,做事也很冲动,我觉得自己只是个除了运动神经好一点以外,完全是个笨蛋啊。」

「反倒若紫妳总是那幺细心,做事乾净利落,我才想学妳那样,不过人生出来就自然有自己的优点缺点啦,不就像莉莉芙小姐所说,我们应该互补长短吗?」

不知为何,或许是夕阳的光影响吧?现在若紫脸红红的看着我一言不发,搞得我也不好意思。

「不亲下去吗?」

咦?

突然有一把男声出现,我和若紫便看过去,源治学长正在我们旁边、还一边在喝啤酒。

「哇!」

过了几秒我们才冷静下来,若紫便先开口说:「为……为甚幺林学长你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刚刚回家碰到妳的佣人,她说你们心情不怎好叫我来看看你们的。」

说着,源治学长便把两枝可乐放到我和若紫间,再按着长椅椅背道:「so,你们应该去决战了吧?结果如何?」

接下来我和若紫便把今天的经验都告诉学长,最后他的反应只是一个wow。

「我都是那句,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不过能撑过这两个学期柏木妳下年就能调班,不用交学费的话妳也没甚幺压力,for   now.」

「关于奈奈想成为下任学生会长,林学长你没有甚幺看法吗?」

「你们喜欢就好了,除了揍她老母和桂龙也,我也不见得帮得上甚幺忙,当然有想不通的妳们也能来找找我,尽我能力吧。」

「呼……严肃了一整天,学长,请问能来你家打电动吗?」

之前那只上古捲轴7不管是学长还是理香姐都很推荐,但我都还没去买。

「嗯……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们应该定个贸易协定,妳们想过来之前打电话问问我就好了,不过我希望有时晚上妳们能反过来借地方给我住,不用招呼我的,我会自备毛毯找个墙角睡。」

「林学长你提出半夜去到只有单身女性的房间借住真是大胆啊……不过可以问理由吗?毕竟你的要求大得来又出奇的小。」

「就是春香不时会带女人回来打炮,还要一整间屋来玩,我不想打扰她们,只希望不用像流浪汉一样睡在走廊罢了。」

「学长看来你也不容易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和烦恼,不是吗?」

的确,现在开始我也得努力了,其实有一点妈妈也没说错,之前我实在太放任自己。

虽然我对桂龙也没甚幺执着,但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若紫,我也要赢过他!

  • 名称:太太的情人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6: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