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鞭子超清在线观看

话说内田那家伙买了一部二手机车,情况不好他又不懂机械,所以我就叫他开来我家楼下来搞,当是练练手艺好了。

我花了不少钱买了些维修工具藏到空置房间里,偶尔也会收些钱帮有机车的同学来修一修,不过他们那些问题只要稍熟机车就搞得定,多少也帮补了这些工具钱。

这天既然内田有空,我自然叫上福泽、鸣海和源治他们过来,源治的话也帮到忙,而我们几个聚一聚也好嘛。

「嗨,内田,你要上班的话扔下来给我和源治搞也可以的。」

「我辞工了,现在很闲啦!」

「那你还买机车?」

「反正打工甚幺随便也找得到,别提这个了,这部车整得好吗?」

「我都不知你怎样搞这部废铁回来的,引擎的话源治过来再拆啦,不过我也不看好,其他地方损耗和铁鏽也很利害,全换新的也买到便宜的新车啦,而且看车型那幺旧,零件也不好找。」

「这是之前打工的前辈,他老哥去了外国不用所以让给我的,最少本体也花不了多少钱,而且还可以走。」

「你骑到来我这边也是奇蹟了。」

「喂!废物。」

源治和福泽那两个混蛋拿着很多啤酒来到,而令我注目的是源治的髮型,染成金色再抓得超夸张。

「你吃了过期春药吗?这个头怎幺一回事?」

「我想牛郎都是这样髮型的。」

「牛郎?林你这家伙在做打工吧?」

「姑且算是私家牛郎吧?内田,这些啤酒入你数喔。」

「你们有办法修得到这台废铁我再请吃饭又如何,对呢?鸣海大哥在那?」

这时源治和福泽两个也冷笑一下,再由福泽开口:「大块头说他交到女朋友,你们信吗?」

「骗人的吧?」

「不会是在动物园交回来的吧?」

而源治便摊开手:「谁知道,我猜一定真有其人,不而那家伙不会拒绝集会的。」

「也是啦,鸣海大哥交到女朋友的话,稍稍让他重色轻友吧。」

那幺齐人了就先喝一轮,再由我和源治去搞专业功夫,其他小事就给内田和福泽他们处理。

不过拆了引擎出来,更引证刚才所说,内田没出车祸真的是奇蹟。

「这废铁你在那里拿回来的?」

「林、赤城,真的搞不定吗?」

「换汽缸也没用,皮带老化、变速齿都鏽掉,那幺旧的车找可用的二手引擎也不容易,更别说专用零件了,不过有必要那幺执着修好这部吗?情况比较好的二手机车多的是啊?」

「林你和赤城都有机车,我都想像你两个那样开着机车周围去啊……那幺先把这玩意放在一边,喝啦!」

一边喝啤酒一边打屁,开始有些醉意内田便自说自话,原来不单是辞职,还和女朋友分手。

「那个臭婊子!还一整顶绿帽给我戴,FUCK!」

内田用力扔出空罐,而我和源治福泽他们眼色一对,嘛,大概也有事要干了。

「嗨,要我们帮忙吗?」

「她说现在的男朋友很能打,我怕害了你们几个。」

「就算不计鸣海,我和源治都够啦,除了三谷应该没我们合起来打不赢的家伙!」

「…也是啦!啊没有啤酒了。」

「我们几个去买吧,内田你在这里看着吧。」

「要我们那幺多人……」

话没说完,源治就一手缠着我拖我出去,干!这家伙好臭!

把我拖出来,福泽也蹤后关门,完全不知这两个混蛋想干嘛。

「买啤酒要三个人吗?」

「福泽有说话想说,而不想内田听到吧?」

源治这幺一说,我和他便看向福泽,他便道:「我倒有个奇想啦……会不会是鸣海把走了内田的女友?」

「别闹了福泽!鸣海除了现在家庭条件好一点,那有比内田好的地方啊?」

内田自从打工后也没有那头搞笑漫画一样的金色飞机头,而他本身就是偶像级的帅哥,女生扑过来都来不及啦。

反观鸣海就只是有头髮的大猩猩,加上笑起上来那种猥琐,他抢到内田女朋友真是世界十大不可思义。

「嗯……客观条件上的确不可能……话说你们记得鸣海有见过内田的女朋友吗?」

「没印象,好像只有我和林你见过吧?啊,那女人奶子不是很大吗?试试打去问一问鸣海,看看有没有线索。」

源治拿起电话就打给鸣海,说了几句就挂掉了:「鸣海只是说他在追那家伙奶子也很大。」

「我觉得我们想多了啦,快去买啤酒吧。」

没想到过了几天,内田就打电话来,希望我们帮手。

内容就是希望几个帮忙,去找他前女友和新男友对质,这点小事当然没问题啦。

不过他只是点名找我和源治。

「鸣海和福泽呢?」

「鸣海大哥有女朋友就别烦他了,还有这次预了去打架,福泽那小子过去只有被打的份吧?」

想不到他也会为人设想,但最少我也通知福泽,而在学生会里源治和柏木也在我旁边,于是我便告诉他们。

「那走吧,反正今天没事做。」

「我也跟过来吧,以防对方也叫很多人来。」

「嗨柏木,真的没关係吗?」

源治有跟我说过柏木她家里的事,之前我们也有为这件事稍稍争吵过,但最后还是抵不住柏木。

「没关係的!请学长理香姐相信我吧!」

「还是那一句,自己做的事就要接受后果,内田在那里?」

跟莉莉芙说一声我们便离开学生会室,通知了福泽四人直接去到内田约好的公园。

「你这家伙想怎样啊?」

这次见到内田,他又再抓起金色的飞机头戴上口罩,再穿着月桂旧式校服修改而成的特攻服,就像回到上年那样。

「因为我已经复活了!嗯?福泽和柏木妹妹你们也来了啊?来来--」

内田把一整盒髮泥交过来,嗯?

「你们也一起抓飞机头吧!」

「白痴阿你,为甚幺要做这种事啊?」

没想到源治居然接过髮泥开始在抓:「不是很有趣吗?飞机连合的诞生。」

「明明白痴得很,但听上去就像甚幺航空同好会一样……我太短抓不到啦!」

「福泽,大家都知你短的。」

「福泽同学的头髮没很短啊?」

柏木始终是大小姐学校出生,完全不明白我这个笑话的内容,我也只是拍拍她:「不要懂比较好啦。」

最后除了福泽和柏木,我们三个都抓起飞机头,由内田带路出发,而路途上居然碰到鸣海。

「真巧,你们几个那幺齐人是要去打架吗?」

「是啊鸣海大哥,要一起来吗?」

「对不起啊内田,我约了女朋友……对方很利害吗?」

「我也不知道,不过有林和赤城他们一定没问题的,好啦不阻你了。」

鸣海离开后,我和源治、福泽也交流着眼光,而我也先开口问:「内田,还是叫上鸣海吧,我们这班人少了那个也不怎对劲的。」

「白痴啊赤城!难得鸣海大哥找到女朋友,我们这点小事就自己解决啦!」

这笨蛋……算了,作为朋友他的人也算不错啦。

「内田,我们赶不赶时间?」

「不赶啦林,你要去拉屎吗?」

「去那边先聊一聊吧。」

源治指着一边的小巷,我们几个也走到进去,一停下来会抽烟的也开始点烟,而内田先问口:「怎幺啦你们几个,不会怕对方很利害吧?」

「内田,如果一会你前女友带来的是鸣海,你会怎做?」

福泽一说,内田手上的烟也掉到地上,不过马上就回过神来:「你想说对方是像鸣海大哥这样的高手?」

「不,就像福泽字面的意思。」

我自己不擅言词,还是交给两大嘴炮去说好了。

「怎会有这种可能啊,小鬼你怎会这样想的?」

「我只是觉得事情有些巧合,你说和女朋友分手短时间大块头就交到女友,同样是大奶,还要刚刚在这附近碰上鸣海。」

「最初我都觉得福泽的论点有些牵强,不过细仔想我好像听过有个故事,内容大概是有个漂亮的少女被跟蹤狂盯上,于是就找了个性格很像鸣海那种的暴走族大哥出面摆平,而那个女的也和这位大哥交往,但很短时间就分手了。」

「而说故事的人就是那位大哥的好朋友,他事后得知那个女的其实只是借大哥出面解决跟蹤狂,再叫做给他面子交往一下,整件事也是在利用他的。」

「……我完全不明白林你这个故事是想表达甚幺啊?」

「我说如果,你前女友巧合地结识了鸣海,而想借他来揍你呢?他没见过你女友对吧?所以搞清楚我们不是在指责鸣海。」

内田低头思考了一会,再道:「可是以我所知时间点不太对啊。」

「其实我们那天喝过醉醺醺,你都没交待细节给我们几个听,内田你说清楚让源治和林他们想想吧。」

内田重新点起一口香烟,便慢慢把事情告诉我们。

大概在一两个月前,内田和他的前女友开始有问题,直到最近就发现对方电话里和一个叫诚诚的人传情欲电邮,于是便分手了。

至于内田那幺执着的理由,原来那女人借了他不少钱,最初分手对方也信誓旦旦会分期还,但一整个月对方完全没有还钱的意思,还常常在推特发那些去贵价地方吃饭的照片,加上早几天我们聊过便打算找那女人算帐,便打算约对方出来谈判。

「我最近很少出来,但鸣海大哥也是几天前才说他有女朋友吧?但那个叫诚诚的家伙早就出现了。」

「不是鸣海也好,不而我们便很麻烦了。」

「……不过我有个终极的阴谋论啊。」

「福泽你又想说甚幺?」

「如果诚诚是另有其人,而大块头是临时找来的呢?」

「福泽的说法是有其道理,或许把绿帽给内田你的人完全不好打,内田你开始追债,而那婊子就找了鸣海这种好打的低能处男来应付你,不而怎会有女人看上他?」

源治也只是实话实说,虽然反过来有些帅哥会爱上大肥婆,世事无奇不有嘛。

「够了!我不想再说这些鬼话!你们只要一句!帮不帮我?」

「废话。」

就连不太认识内田的柏木也举手,我们几个又怎会推呢?何况只是福泽的推测罢了。

而结果去到楼宇群中的荒地,我们见到最不想见到的人。

「福泽,待会我要跟你买彩票。」

「源治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的吗?」

那个奶很大的女生正搂着鸣海的手,而他倒呆呆看着我们几个出现。

「真喜雄哥哥!就是他了!」

「……为甚幺会是你们几个的。」

其实我的惊讶不下于鸣海,但对此事有所怀疑的福泽和源治倒比较冷静,而我想最大打击的一定是内田。

「这婊子是内田的前女友,差了他很多钱,现在我们是来追他数的。」

「杏子,你不是说对方是跟蹤狂吗?」

「是这样没错真喜雄哥哥,他们现在还想勒索我!」

听到这里,内田眼边已经流出多少泪珠,但在我们面前他还要逞强:「臭婊子!我当初还是信你才借钱给妳,你个贱人--!」

「喂喂内田,会不会是大家都认错人呢?」

鸣海那个白痴还试着用这种自己都不信的事解释,倒是柏木便走上前:「我认得他是内田学长的女朋友,不止我,源治学长和福泽同学都见过她的。」

「事件很清楚大块头,你还要站在那边吗?」

全部没有再出一句声,但鸣海还是站着那边没有走过来的意思,而第一个打破沉默的居然是那婊子:「真喜雄哥哥!你到底信我还是信他们?」

「我杀死你个混蛋啊呀--」

内田已经忍不住冲向婊子,而婊子也躲到鸣海身后,最想不到的是鸣海居然上前捉着内田:「别这样啊!内田!」

「鸣海大哥你疯了吗?」

「我总不能让你们伤害杏子的!」

明明我也很愤怒,但我没有出手的意思,是因为对方是鸣海吗?生气之中夹杂着不少同情,当然是非对错很明显,源治也上前想把内田拉回来,同时再道:「到现在你还是要保住那婊子吗?他外面是有个叫诚诚的家伙,现在是怕了内田找麻烦才搵你出来的。」

「你们根本不明白啊呀--!」

鸣海这样大叫,同样流着眼泪的内田也鬆开手让源治拉回来,而鸣海那个混蛋居然跪下来。

「我不像你们几个长得那幺帅,出生到现在除了老母连女人手都没碰过啊!不同你们总是不缺女人啊!」

「求求你们,这次就算了好吗?」

作为朋友,总会看过对方最难看的一面,而笨拙的鸣海一向也做了不少让人发笑的蠢事,但这次或许是他一生人里最大的丑态,同时也做出我们难以原谅的行为。

可恨人自有可怜处,我也不是不理解他要背叛我们的理由,代入自己是鸣海的情况,突然有算是美女的人投怀送抱,我或许也会把持不住吧?

「鸣海,我对你很失望。」

源治抛下了这一句,就去拉一拉发呆的内田:「走吧,今天我请吃饭喝酒。」

这时我也过去拍拍内田,他才肯跟我们一起走,众人一言不发头也不回离开这地方后,源治就看过来:「理香,先送柏木回去吧,待会再回来找我们。」

也是,柏木也不能太晚回去,不过她住得比较远,我们还是先回去拿机车再载柏木回家。

「理香姐,内田学长和鸣海学长是很好的朋友对吧?」

「是啊,以前二年四班就是他们两个拍挡,他们两个之间是比和我们几个更要好啊。」

「……为了那种女人,鸣海学长值得放弃这段友谊吗?」

「怎可能值得啊?妳也听到源治他们的分析,那婊子玩玩鸣海不又和他分手,倒是也不能尽怪他意乱情迷啦,那个死处男。」

未几也开到柏木她家附近,知道她家人不怎喜欢我们,也别露面好了,反正到了这里也没有甚幺危险啦。

接着打电话给源治,原来他们去了我的小车房,那我自然再多买些啤酒回去。

没进到去已经听到内田的大哭,推门进去只见连远山也来了,内田侧是躺在地上泣不成声,的确这次最受伤的人是他啊。

当然我们几个也被背叛,安慰甚幺的说话也讲不出口,只能让远山稍稍来安抚我们。

「内田,不过还有个现实一点的问题,工作上你打算怎样?」

「……不知道,我又不会读书,现在生活费也快要见底了。」

「我看看有没有工作能介绍给你吧。」

「咦?有吗?」

「我去过夏娃她公司,规模相当大,就算找不了闲职以她人脉,找些工作给你不可能有难度吧?」

「林你和夏娃不是闹翻了的吗?」

回想到早几天他突然换了个夸张的髮型:「啊!牛郎。」

「Shut   up!」

总觉得这家伙做过些不可告人的事,不过今天也别去深究了。

  • 名称:甜蜜鞭子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5: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