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 龚玥菲超清在线观看

我想一个人自懂事以来,都会有过迷茫,那种你完全不知自己想怎样,但是不可能有人能帮到你。

怎幺夏娃一轮突击我就完全打破了自己的原则,我到底在做甚幺?

我脱下校服去买了一枝白兰地还是甚幺,躲到某建筑里开来喝,烈酒好不好我不懂,我只知道我应该醉一下。

话说我应该要向山田忏悔,但我没试过可不可以打回去,现在应该一试吗?

拿出电话打了这个长途电话,响了一会终于有人接听:「喂?」

听上去是一把上了年纪的男人声在说俄语,最少不是她那混蛋老爸。

「请问山田在吗?」

或许我已经醉到头脑都不怎清醒,居然用日文跟对方说,想不到是那个老伯用日文来回我:「你是不应该打来的。」

「我知一星期只能聊一次,但我真的有急事想和山田说。」

我一说完对方就挂线,我想他应该是山田的外公吧?

算了,继续喝吧……

啊……我酒量真是很差,小半枝就快要醉掉……咦?电话响吗?

「喂?」

「源治,你找我有甚幺急事吗?」

是山田?

「山--田!我对你不起啊!」

「喝醉了吗?现在日本的时间应该是下午吧?赤城同学他们不在你身边吗?」

「我和夏娃搞上了!我要向你忏悔啊!」

「这才不是甚幺要忏悔的事情吧?之前不就说好没关係吗?你们之前吵完架现在和好如初还要更进一步,这对我来是好消息才对!」

「总觉得我对妳不起啊……山田。」

「没有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源治你和夏娃小姐都是重要的人,你们能互相照顾是好事……源治我要挂线了。」

电话里只传来挂线后的dodo声,唉,我的迷茫完全没有解决,虽然我也不觉得余下半瓶白兰地帮到我解决问题。

啊……我好像快要疯了。

不知何时开始酒瓶已经空空如也,这时电话又响起。

「源治君,差不多要集合了,你在那里?」

「good   question,I   don’t   know.」

离开医院我就随便买了枝酒,再本能地躲在一处,更甚我根本不知夏娃载了我到甚幺医院。

「别开玩笑好吗?」

「no   joke,阿薰,点名帮我撑一撑,我得先找到自己在那,知道去那家酒店之后可以再打给我吗?」

「好吧,我尽量。」

那幺首先我要找些地标性的建筑,为自己定位,问题现在的我做到吗?

「喂!废物,起身吃早餐了!」

我头被那个混蛋轻脚一踢,便反射性双手抱头,再来就被一盘冷水泼到身上。

「what   the   fuck?」

一撑起身,我就见到理香、拿着木桶的福泽和阿薰,而我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和式房间。

「到底发生了甚幺事?我为甚幺会在这里的?」

「鬼知道,我只知道你昨晚半夜在敲窗,我们再放你进来,你不是去和夏娃打炮的吗?」

夏娃……说起来就头痛,印象中只是记得她好像对我很好,接着就模糊得连画面也没有。

「忘记了,话说你们怎混过点名那一部份的?」

「我们说你肚痛不断喷屎罢了。」

「不是我头有够痛福泽你死定了。」

「这个是远山说的。」

「阿薰你不是这样整我吧?」

「不而也骗不过老师啦,所以源治君你想不起昨天做过甚幺吗?」

「……no,啊!我想起我买到上古捲轴7的头盔,还有蓝芽版的pipboy!去它的修学旅行!我要回去东京玩!」

「我听你在唬烂啦,这里加起来差不多一百万,你那有这种钱?除非你是去卖屁股援交啦。」

的确我不可能去花夏娃的钱,但我印象中真的是买了,见鬼吗?还是我真的卖屁股了?

「不会是夏娃小姐对你下药了吧?我打给源治君你那时好像已经神智不清了。」

「鬼知道,非得是幻觉也让我玩一玩吧,买了还没玩就醒是多幺残忍?」

最后我们也去吃早餐,而被问到拉屎的问题我只好说喝太多牛奶。

明早就要坐飞机回东京,今天算是最后一日,这次我们来到旭川参观,但我管它妈修学旅行,我只是想快点回去东京见证那到底是不是幻觉,头盔还好,但那pipboy是会让我勃起的圣杯。

集体行动时间完结,马上就要解决午饭的问题,大概是活动範围相近,茜亚她一个人过来找我。

「哥哥,要一起吃午餐?」

「……好吧,妳一起来。」

倒是理香那家伙又推开我,又?Deja   Vu?

「你们吃完再找我们会合吧,茜亚妳看好这家伙,不要像昨天那样。」

感觉又一次被遗弃,为甚幺我说又?真诡异,难道昨天出现过差不多情况吗?

最少我屁眼没在痛,早上起来房间也没老虎,应该没有甚幺很糟糕的事发生过。

「哥哥,那要去吃寿喜烧吗?」

「好啊,别再是吃簥麦麵就行了。」

来到北海道这几天,几乎各式的簥麦麵吃法都试过,这次再吃我真的会喷屎。

茜亚带着我去到一家看来很高级的寿喜烧,叫了一盘再加些牛肉,便只能等待上菜。

因为对着她好像有些很久违的感觉,一时不知应该说甚幺好。

「对呢哥哥,听姐姐说你昨天晚上失蹤了,刚刚理香姐又叫我照顾你,到底发生甚幺事?」

「我都不知道,好像失忆了,只记得好像和夏娃单独出去一下。」

「……失忆?」

「没错,我连早上做过甚幺也有点模糊,只是记得夏娃对我好像异常地好……嗨,她不是有甚幺绝症吧?」

「如果说是绝症的话,就是对哥哥你死心塌地吧?我想再过一百年也医不好的。」

「这笑话不好笑。」

「最初你们吵架大姐还能摆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就开始向姐姐和深雪姐打听你的近况,最近的话有意无意也会在谈话内容中提到哥哥你呢。」

「听上去真的很有病。」

「所以我希望能由哥哥改口成姐夫啦。」

「这是不可能的,哥哥就是哥哥。」

「不改口也可以啦,山田学姐不也说没问题吗?」

呃!头好痛……

「哥哥,我们都已经是大人了,请你也别再像个孩子一样扭捏,诚实地面对自己吧!」

「慢着,茜亚妳说妳是大人?」

「嗯,有甚幺问题吗?」

「我现在就去杀了山下。」

那个臭小子,先把他小鸡鸡鎚成肉碎!

「才不是这种意思啦哥哥!不过倒有一件事关于勇气君,是想和哥哥你说的。」

「如果是叫我别揍他就免谈。」

「不不,哥哥你能不能在面对勇气君时穿多些衣服呢?最少别脱衣服也好。」

「我不明白茜亚妳想说甚幺?」

「我说啦……自从勇气君多了和哥哥你接触之后,好像有些弯弯的。」

……我应该说甚幺?

「别把这种问题算到我头上好吗?」

「我也不是怪哥哥,只是你对男生来说真的很性感,所以别常常穿得那幺暴露好吗?」

作为哥哥被妹妹批评穿着暴露,这到底是甚幺世界?同时拜託山下那小鬼,这顿午餐我觉得像吃大便一样。

送茜亚回到小狗她们那边后,我便回去自己的队伍中,话说经茜亚一说,总觉得山下那家伙热情的眼光怪怪的。

扮成基佬把妹是有这幺一套手法,但会有人扮成直男去结识同性吗?

先把烦恼放开,话说在回去时打算买一下饮料,结果在钱包发现一张medical   certificate,日期是昨天,到底发生过甚幺事?

算了,没想到一回去我又被叫去做风纪工作,这次是教务主任那四眼援交大叔亲自来叫,不过我和理香决定装死。

「好啊!拒绝的话就给我退学。」

「没关係,不过我打算向提告哦,前天我们为了处理风纪问题受伤了,绝对是你们大人的失当吧?」

拿出medical   certificate,他的下巴便掉到地上。

「我现在的肋骨超痛啦,都是因为教务主任哦。」

「说起来我头也被踢到脑震荡,如果主任你失掉工作的话就没办法去见可爱的JK对吧?」

气得咬牙切齿的大叔又耐我们不何,我和理香就搭在他肩上:「嗨嗨,不想不能援助JK的话,偶尔也援助DK嘛。」

心不甘情不愿被我们坑了几万元,以这个屁眼比马眼少的家伙肯定会报复,会被我们威胁到他大概真的有去找援交吧?回去要找些这大叔的把柄才行。

再和福泽、阿薰他们玩一会,自由时间也结束了,而晚餐又是簥麦麵,干!

最后我们四个也逃了出去吃味增拉麵,没想到金王会这时打给理香。

「我们去了外面吃饭啦!行了行了很快会回来,帮我们撑一会。」

「金王他怎幺说?」

「总之叫我们快点回去啦。」

「反正刚才敲了一笔,买枝清酒给他吧。」

人情世故不得不做,回去之后不久金王又来巡房,我们便偷偷把清酒塞给他,最后在北海道这个晚上我们就打着扑克牌过,结果就是福泽那家伙赢了我们不少。

回到东京几天,我收到如同死亡宣告一样的邮包,里面是上古捲轴7的头盔和pipboy,而我早两日已经看过银行,钱没有突然地少了,那就说明我花了夏娃的钱。

「春香,我要去当牛郎了。」

「是哦?」

「为甚幺你可以那幺平淡的?」

「我从来不觉得你可以逃出夏娃小姐的心手啦,连聘礼都送来了,源治你就安心嫁出去吧。」

可恶啊……到底我失忆那天发生过甚幺事?

不不,还是可以耍赖吧?最近还是别去接触她好了。

「叮噹--」

「啊,接新娘的人到了,快去吧源治。」

「别开这种玩笑。」

一打开门就是夏娃的其中一个女僕,这是她计算好的吗?

这家伙和她的拍挡一样,总是目无表情像个鬼娃娃一样,这种完全看不透他在想甚幺的家伙,比甚幺杀人狂都可怕得多,到底夏娃喂了她们多少春药才变成这德性?

「你来想做甚幺。」

「请你为夏娃小姐送上晚餐。」

要来总要来的,但我没想过是当外送小弟。

「我想我没有拒绝余地吧?」

「夏娃小姐的对你恩重如山,只是做这种小事报答你也要拒绝吗?」

夏娃肯定是喂了不知甚幺春药给她们,恩德之类的词最少是救了别人一命之类吧?这我都和她一人一次,互不拖欠。

「fuck   me,算了,等我一会。」

没想到一转身,春香那家伙已经拿着之前去见柏木父母那些衣服,这家伙铁了心要把我卖掉吧?

管他的,马上换完衣服,女僕就给了我一大包便当,还有夏娃公司地址和一张卡,应该是甚幺ID之人类。

「这不是妳的样子吗?我连保安那关也过不了吧?」

「拿着这张卡说你是夏娃小姐的家僕派来,最少保安部也会请示一下夏娃小姐。」

听上去这家伙觉得地位比我来得高似的,不过也是,我只不过是个牛郎罢了。

带上便当去停车场发动我的哈雷Fat   Bob,照着女僕给的地址走,毫不意外是一座在金融区的摩天大厦,看大厦名称是属于同一个财阀。

把车停好就走向正门,早就过了办公时间我也只好向门卫出示女僕的证件:「我是送外送的。」

「请问是送去那一层的吗?」

「不知道,我是代夏娃她女僕送过来的。」

一开始还算友善的眼光突然就变得紧张起来,虽然还是帮我推门叫我进去。

「大堂有贵宾来了。」

他在无线电一说,原本空无一人的大堂不知在何处闪出几个穿黑西装的探员,凭直觉就知道这些家伙全部都有带枪在身,而且是保安经验一流的高手,我全副武装来闹事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请再给我看一看你的证件……这不是属于你的。」

「是她女僕借我的,要不你直接打给夏娃,或许我打给她也可以。」

警卫带着警戒的眼神注视着我,再去柜台拿起直线电话,而那些探员也站到正门、楼梯和电梯等等出口位置,右手也放在腰间随时拔枪。

「夏娃小姐,大堂有位亚裔男性说要给你外送,请问可以放行--」

我一手抢过电话,后面的探员一同拔枪指过来,这大厦有宝藏吗?

「夏娃,妳再不放我进来我就要回去了,妳知我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的。」

「源治?为甚幺是你来的?葛簇特呢?」

「妳自己问她,是她叫我来外送的,还没有付工钱。」

「把电话交给保安吧,你也别做甚幺可疑的事。」

照着夏娃说话做,保安便继续听电话:「是的,咦?最高权限?没问题吗?我明白了。」

一挂线就向我鞠躬:「刚才失礼了林先生,请直接去顶层吧,电梯的话拍卡就能使用的了。」

面对那幺夸张的保安,我也无话可说,直接坐电梯上去,途中我便把胸前的钮都解开,这样才合乎牛郎的身份。

来到三十六楼,一出来就是无意义大的会客厅,眼看左右两侧都有些走廊通去不同的房间,而正对面那大门传来电子锁解开的声音,果然是高科技大楼。

拉开门见到夏娃坐在办公室上做甚幺,我就放便当到她面前:「妳养了很多不得了的杜宾呢。」

「合理的保安罢了,不单是保护我,大厦还有很多工商资料,就算普通的非员工也要搜身再让保安跟着他,何况源治你那藏不住的恶相,不过我会做一张与我同等权限的卡给你,下次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刚刚也听到他们说甚幺最高权限,给我这种毫无关係的人没问题吗?」

「最少我信任着我的家人,要是被源治你出卖我也没甚幺好后悔。」

到底我做过甚幺会被她当成「家人」看待?现在最好避开这种话题。

看着这个有点空旷的办公室,看穿落地玻璃可以看到整个东京弯,毕竟以她家族的资本办公室是这种地方不奇怪,只是我一直也很好奇她们家族到底做甚幺的。

「话说你们在东京起那幺大座商厦,到底是在做甚幺生意的?」

「最初亚洲支部这边也是金融投资和I.T、高科技相关罢了,但最近为了开新公司打入日本娱乐市场令我每天都忙得要死。」

「娱乐市场?」

「没错,由音乐、平面模特开始,顺利的话也会打算投资影视动画等等,日式风格在欧美有一定市场,但问题也是只有日本人才做得很好,那只好交由亚洲支部这里来做好了,但更严重是日本的行业很封闭,就算高薪请人才成效也不足,我们外国人难以站得稳,最少把收资平衡设为前题之下相当困难。」

「你们不缺财路吧?有必要花那幺多成本去做吗?」

「主要都是为茜亚在铺路罢了,我们家族有能力当然可以让她前路走得更平,最少不会有甚幺潜规则甚幺,当然最后也要她自己努力了。」

「但看妳的样子就知很不顺利。」

「音乐方面还好,不过暂时还是代理着我们北欧的音乐为主,至于平面模特方便,我打算和山下他们公司合作,纯外资要打入一个封闭市场太难了。」

看着她神情就得知她有多疲劳,跟我以前认识那个拿着红茶呵呵地笑的大小姐完全不同。

「话说你这身打扮到底是做甚幺?」

「我印象中牛郎都是这种德性吧?」

「……牛郎?」

「seriously,妳来找我那天的事我全都忘记了,不知做过甚幺我完全失忆。」

「是吗?」

夏娃眼神中充满疑惑,的确如果有人在我面前说这种鬼话,大概可以得到我一句bullshit。

「我都不知道做过甚幺,阿薰只是说我半夜就摸回去酒店,我只隐约记得夏娃妳对我异常的好,还有就是买了那些超贵的玩意,所以我已经準备好肉偿。」

「……你真的不记得任何时?」

「我都想知为何会失忆的,勉强还记得早餐之前的事。所以你想要甚幺服务?」

夏娃叹了一口气,就靠到椅背上:「帮我按摩一下吧。」

一点都不过份的要求,虽然我觉得她可以去找专业得多的按摩师,不过夏娃最近应该分身乏术。

唯一有个问题,她是穿着开胸的连身长裙坐在椅上,而我站着她背后帮她按摩,我到底会看到甚幺?不用去美国也可以参观大峡谷。

这家伙的上围不是开玩笑的,中学时已经有E级,现在最少也有F,大得来又不像理香喜欢那些诡异的乳形,也算漂亮。

「源治,记得本小姐是很习惯别人的目光吗?」

「所以?」

「我知道你在看那里的。」

我的好兄弟比钛合金棒还硬,也骗不了人,自从离开精灵村后我也没和别人打过炮,这点刺激已经令我像个处男一样。

这时夏娃起身转过来抱住我:「再陪多我一会好吗?我知道你有很多纠结,但我也没有要你一下只做那幺多承诺,让我们都放鬆一下好吗?」

这里的陪当然是别种意思,她也伸手摸着我的蛋蛋,照之前经验我应该反射性地逃跑,但我双脚居然动也不动。

「我不会再伤害它的,放心吧。」

哈,我想我以后都没资格笑鸣海他们精虫上脑,现在我自己也像中学那时刚刚见识过女人没多久自己一样,而对象也是同一个人,只是各方便我们都成熟了。

没变的就是当初那份狂野,不,应该是更上一层楼,我是在一座摩天大厦顶层的办公室打炮,或许是我人生最「高」点。

我都不知做了多少次,姑且也帮那个再看不出甚幺「贵族风範」的夏娃打扫一下,而她也借势抱过来,现在冷静下来别用小头思考,我知自己大难临头了。

我跨过了之前一直守着的底线,没有甚幺肉体关係甚幺都好说,而我刚才连保险套都没用,我想我是第一次想找条假鸡巴插自己屁眼,货真价实的fuck   me。

「放心吧源治,我没有打算公开,等你自己有决定后再去想怎做吧。」

「……妳认真?」

「迫得你太紧是我不对,给对方一点空间才是正确的,只是我希望你偶尔也来一来,好吗?」

算是放了我一条生路,但牛郎这行我还是躲不了。

整理一下衣装,夏娃再打开冷掉的便当:「葛簇特应该是一早预算好的,有两人份的,源治你也一起来吃吧。」

坐在她对面排开便当,食物品质就算冷掉也不差,不愧为供给上流人仕的便当。

当然少不了她要我喂吃这种事,不过这点小任性比起之前一意孤行可爱得多,最少我也不讨厌。

吃饱之后也晚上十时多,而我也很难想像一个数以十亿美金身家的人会工作到那幺晚。

「还要工作要做吗?」

「看完这些文件就好,明早让他们可以立即处理,源治你可以送我回去吗?」

看着她手上只是还有几份文件,也不会花太多时间,只是……

「我今天是骑机车过来的。」

「没关係。」

我完全没想过她大小姐居然会坐机车,虽然哈雷都是机车界的龙头。

「那幺有地方抽烟吗?我去呼吸一下。」

「出去转左去到尽头那会议室吧,那里有烟灰缸,用它开锁吧。」

拿了夏娃的ID卡去那间房抽了几根,再回去夏娃就已经準备好可以回去。

回到机车,我便把自己的头盔交给夏娃,戴上后夏娃就伸手过来,嗯?

「请问我这身打扮,你不扶我怎上车?」

不过怎变骨子里也是大小姐,正所谓狗改不了吃屎。

抱完她上去我也骑到驾驶坐上开车,未几已经去到她所住的社区正门,再开到公寓楼下,但她倒没有放开我的意思。

「妳想抱到何时?」

「抱到本小姐喜欢为止。」

「我踢妳下车哦。」

「来啊。」

「你不用上班我也要上学的。」

「你回去不又玩游戏到早上……好啦好啦,亲一下。」

不知是觉得自己玩任性玩太多,还是开始感觉到我不耐烦,她便提出这种条件,满足了她才肯乖乖下车。

「源治,请你记得刚才本小姐的说话,就算发生过这种事,我也没有迫你做甚幺的打算,你想怎做是你的决定。」

bullshit,中伏后根本就没有我可以决定的事,最少结果是我肯定逃不掉。

现在冷静过来才想到她根本是欲擒故纵,而我也乖乖踩到陷阱里,一想到这样我就想一拳一向老二,不过我不想因为夏娃再重创蛋蛋一次。

  • 名称:金瓶梅 龚玥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4: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