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别恋未删减版超清在线观看

话说不知不觉就来到十一月中,天气也开始变冷。

在听话里收到山田的近况,她的肚子也开始明显起来,听说大概还要多四五个月我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

倒是有个坏消息,或许再过多一个月,山田就很难保持一週一个电话,因为电话是设在村外的酒馆,到时她倒没那幺方便走动,只能靠卡伦和海蒂来传一下话,据说山田也有好好教他们日语,应该没问题的。

而我倒在烦恼女儿应该叫甚幺名字啊……

「源治,你有在听本小姐说话吗?」

「嗯?」

莉莉芙一叫,我才回到现实,现在我还在学生会室里。

话说三年级的家伙都已经引退,没那个多田来找我麻烦最近我也常常发呆。

「……算了,反正你都不会在意期中考的吧?」

「没错,所以今天散会啰?」

嗯……自从连风纪委员也干掉后,我和理香在学生会都闲得很,反正桂龙也那班家伙都不会用武力跟柏木他们冲突,我们变得像吉祥物还是不祥物一样可有可无。

似乎她们也没甚幺好做,今天学生会也到这里结束。

打了一个呵欠,理香就拍拍我:「喂,源治,要去那里玩吗?」

「嗯?你这个废物不用温习吗?」

「反正迫太紧也字也记不进脑袋,玩过今天才算吧。」

「随便啦,那找上福泽和内田去你车房吧。」

「福泽那家伙不是要考大学吗?」

「现在去找他,我们赌一把,那家伙一定说自己没问题怎样?」

「好啊,如果他拒绝就我赢,赌十二罐啤酒。」

「白痴,我是天才啊,世上有那家大学不是我随便就考得上的?」

不出所料,福泽那小子就是爱说嚣张的话,虽然他是有本钱嚣张,而理香也找参考书敲到他头上。

闹完一会我们一同离开学校,没想到速水那家伙居然在校等我们。

「嗨!很久不见。」

「是啊,那幺齐人就刚好,要去玩吗?」

既然他来了便顺道一起去理香的车房,内田那边打了电话过去,说晚点自己来。

之前的话因为去找鸣海而常常过去速水那边,但自从和他绝交后,对上一次见已经是学园祭。

买完小吃和酒很快来到车房,说垃圾话打屁就是我们日常,只是总觉得速水那家伙是因为有甚幺事才来找我们的。

「嗨,鸣海那家伙在忏悔了。」

「那关我们甚幺事?」

不是不理解那家伙被女人贴上会是怎样的德性,但背叛就是背叛。

「速水你要说的话,就去跟内田说啦,最受伤的家伙是他哦。」

「我觉得别和他说好,应该说大猩猩有歉意就亲自来啊。」

「也是,我也别太介入比较好,继续喝吧。」

速水已经打消当说客的念头,我们便继续聊些垃圾话边喝酒,也没甚幺特别。

那天之后身边的人都进入了冲刺阶段,连超大口气的福泽也是,那幺无聊我也只好上屋顶抽烟好了。

「臭小子!」

「金王?」

那家伙一来到屋顶还用锁匙锁上大门,困兽斗吗?

「听说你不会巡上来啊?」

「白痴,你忘了我是ob吗?,当然是我放你们一条生路了,嗨,给我一口吧。」

看在他请我喝不少酒,我也拿了烟和打火机给他,连他自己也深深在抽,不会是在算计我吧?

这家伙好像在找回自己的学生时代一样,跟我一起蹲着抽烟。

「你们根真喜雄那小子闹翻了吧?」

「连你也来做说客吗?」

「不是说不说客,我只是关心你们这班小鬼罢了,不过真喜雄没跟我说过甚幺,到底你们发生了甚幺事?」

说出来也没有甚幺所谓,于是我由内田那边开始一一将所知的都告诉金王。

「这样也难怪你们啦……」

「我们每一个都可以体谅他对女人有多饥渴,要幺真的当局者迷完全被骗了,我想最少我还能原谅,但明知那女人是利用自己,还选择背叛兄弟?还是他觉得那女人真的会让他打一炮?」

「我知道根本没有为那小子说话的余地,只是人总是要趺趺碰碰中成长,总要有机会给他回头是岸吧?」

「其实金王你应该跟内田说,最受伤的人是他。」

「我知道,但林你应该清楚,你在团体中发言力是数一数二吧?何况你们之间的事我也不好直接插手,当然要怎样选是你们的事,而我想说的是一段真摰的友谊是很珍贵的。」

说完金王也离开了,而我也一边抽烟一边思考着,他的立场是甚幺都不用多想了。

在我来看,鸣海也不是去到无法原谅的程度,如果1是憎恨、10是谅解,我大概是在4~5左右。

而要由这样的我去说服其他人吗?就像辩论比赛抽到跟本意相反那一方,shit!

姑且叫集合一下大家好了,上次内田也不知道速水有谈过鸣海的事。

一边在打电邮一边下楼梯,前面好像有人在走过来,我便立即停住脚步,是抱着电子课本的铃木?

「林同学?」

「嗨,还没走吗?」

放学时间也过了一阵子,要不是有活动也不会待在学校吧?

「是的,人家想去图书馆找些参考资料呢……林同学你有心事吗?」

「怎会这样问的?」

「不不,只是感觉罢了。」

嗯……我能找铃木来当倾诉对象吗?

虽然在我而言她都是后辈,但想想要不是那班白痴的家伙,身边能好好吐一下苦水的家伙好像没有,说温柔的话,也有像汉斯和若叶,但总觉得她们的经验不太够,有参考价值的意见不多。

反倒铃木她看起来也像没甚幺主见,但大概是身世问题很多时也大彻大悟,找她倾诉或许是不错的主意?

「是有些问题啊……铃木,能听我说一下吗?」

「没关係,如果能帮上忙就好了。」

那幺我和铃木也去到食堂,我也买了些小吃和饮品,不知合不合她口味。

大概我把始末都告诉了铃木,总觉得比和那头大猩猩说轻鬆得多。

「金王刚才就是想我去当说客,铃木,换是妳的话会怎样做呢?」

「先就个人为出发点的话,我想我也会选择原谅鸣海学长的。」

「为甚幺妳会有这种见解?」

「林同学应该很清楚,我是最明白珍惜眼前人这道理吧?单以人家的认知,你们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吗?因为这种事而失去这段友谊就太可惜了,何况鸣海学长都有悔意,为何学长不给他一次机会呢?」

「只是……有一必有二,这次还好不是在很重要的关头,但如果有下次呢?」

「那只是林同学你的假设吧?与其假设对方会再背叛自己,不如试着宽恕?我相信鸣海学长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他必定会反省和改过自身的,因为林同学你们对他而言不一样的重要吗?」

最少鸣海一直也很为朋友,真的不会有一下次吗?

「我试一试吧,始终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好了,要我送妳回去吗?」

「司机待会会来接我的,何况林同学你不是该有事要做吗?」

就算她这幺说,我还是先送铃木去图书馆,记得山田说过她大概只能多撑两年,现在已经过了一半时间,而且她脸色好像也比之前见稍稍苍白了一些,功克力捲在的话最少能看一看她……

约了最核心的家伙晚点在理香车房集合,特意也是约在内田下班之后,这次我不想先讨论好甚幺。

差不多时间去到,内田、理香、速水和福泽都在了,那幺齐人就开始吧。

说明了来意,所有人都陷入一层深思之中……

「这件事应该由大家投票来决定,但我个人觉得最重要是内田你的意愿。」

「其实……都已经是过了去的事,错也不尽是在鸣海大哥身上,如果他真的有好好反省,试着给他一个机会也没坏吧?没了那混蛋在,你们不也觉得缺少了甚幺吗?」

「最应该有意见那个也这样说,我们也没能够去说甚幺吧?」

「我跟福泽一样,所以到源治你了。」

本来就已经心软,而且立场一面倒,我还有甚幺好说?

「所以速水,那家伙去了那里?」

「我想鸣海那家伙是不会见你们的啦……」

「甚幺!不是那人渣想回来的吗?现在给我们在罢架子啊!」

「不赤城,你冷静一点,我意思鸣海说过很多次,他已经没有脸目再来见你们。」

「fuck   this   shit!所以搞了半天我们就该散会了吗?浪费时间!」

「我会跟他说一说,你们别那幺生气。」

比起鸣海,我现在更想揍速水一顿!

今天就这样解散,隔天收到速水的电话,说八时之后去我们学校旁边的公园集合。

放学之后班家伙有事做,我也只有先骑机车回家,差不多时间再回来。

但我们几个集合了好一阵子,速水和鸣海那家伙还不见人,是来整我们吗?

不过理香那家伙也搞笑,一边抽烟一边背英文词语卡,这算是好学生还是坏学生啊?

「喂赤城,你不用出来也带着词语卡吧?」

「我又不像福泽你,我可是很努力的啊!violin小提琴、terrible可怕的……」

「asshold混蛋、bitch婊子、fuck性交、nigger黑鬼、shit屎……」「别吵啦混蛋源治!待会我把这些写到试捲上怎办?」

「有甚幺问题,我们也是照写啊?不信你问问福泽。」

「是啊。」

「你两个真是当我白痴的吗?」

「他们两个不一直也当你白痴吗赤城?」

「该死!啊!他们来了。」

理香一说,我们也望向公园入口,速水正跟着鸣海一步步走过来,而最少我也準备好随时战斗,毕竟也不知那家伙怎幺想。

只是我没想到鸣海那家伙,一来到我们面前就跪下来,一边喷眼泪边道:「你们尽情揍我吧!」

更意料之外,是内田主动上前,动真格的踢向鸣海,情义上或许他会选择原谅鸣海,但他也没圣人得当作甚幺事也没事发生。

跟着我、理香甚至福泽也去参一脚,当然他才没那幺容易就倒下。

「我说你们啊……认真一点来揍我啊!」

求仁得仁,我们四个也落力狠狠去揍鸣海一顿,他连半点还手的意思也没有,倒是速水过来从后锁起我双臂:「够了!也别做得太过火啊。」

「不速水,他们没错,继续揍我吧……对不起,兄弟们……」

看看那家伙,就算再硬也被我们扁得口肿面肿,当然我们也没有瞄着要害去打,也只是一时三刻的皮外伤罢了。

「嗨,鸣海,你真的有好好反省过吗?」

理香一问,鸣海那家伙也真的哭出来:「鸣……当然有了,所以我才会让你们狠狠教训我啊!为甚幺要相信那个女人啊……」

「你只是认为她会让你干才站在她那边吧?」

「林,你也别太为难大猩猩了,喂,不会有下一次吧?」

「怎可能有下一次啊……你们才是我最重要的人!」

干,这个说法太gay了。

「就算是这样,鸣海,你是不是欠了内田甚幺?」

这时鸣海转了向内田,再以土下座向他下跪:「对不起内田,是我欠你的。」

「算啦鸣海大哥,反正我已经有觉悟,我可不是个那幺幸运的人,早晚也会碰上这种事的。」

「你甩了那种婊子其实也算是种幸运吧?」

「嗯……也是,那幺今天开始就当没事发生过好吧,话说你们不是快要寒假吗?不如找机会去玩玩吧?」

「期未考完了那天我们再约出来讨论一下吧,最近我们都为这件蠢事浪费了不少时间。」

也是,最少还在学的三人里面,福泽和理香那家伙都是升学组的,最近常常挖他们出来多少也会有些影响吧?

不过福泽那家伙刚才说的时,看上去不怎高兴,不知那家伙在想甚幺呢?

解散之后,我也回到家里,身边的家伙要不是在学习就为人生而努力,所以我也要找甚幺来做吗?

虽然不觉得在和平社会有甚幺适合我去做就是了。

在我拿着日本国语课本来看时,春香那家伙就在我旁边放下一罐啤酒:「你居然在学习?」

「身边的家伙不是在学习就是去打工,我想玩也玩不了。」

解散之前听到鸣海说自己的近况,那家伙似乎也被骗了不少钱,现在他就跟着速水去打工甚幺。

回到学校也是一遍努力学习的气氛,我也只好稍稍努力一下,当然不会忘了娱乐,就是问理香拿锁匙去车房修车。

内田那部车换了大半零件后,总算可以动了,开出去试车也不觉得有甚幺问题,改天等他自己来试一下,看看还有甚幺地方要调整吧。

  • 名称:教室别恋未删减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6: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