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异种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自从姐姐和源治在名古屋回来之后,好像又吵架了。

真是麻烦的笨蛋情侣啊……

更奇怪的是,姐姐就等今天只有我和她在家,才说当时的详细。

听完之后……姐姐她真的有立场和笨蛋对峙吗?

「姐姐,妳真的十分过份,做出这种事怎样的谢罪,我想笨蛋源治都不会原谅妳的。」

「莉莉芙妳没听漏到吧?他接着可是用枪指着我哦!那不是玩具!」

「稍稍考虑一下他的立场吧姐姐,源治基本上就是头野狗,不管是不是意外,这件事对他来说就是姐姐妳先假意给他食物,再狠狠地踢他一脚,我觉得只是露出牙齿没真的咬去,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都说是不小心的意外了!妳有好好听我说吗?居然在这种时候质疑本小姐的贞洁,再想到那笨蛋之前和不知多少女人乱搞过,稍稍失控一下罢了!」

现在我已经深切了解恋爱是会让人变笨的,只是没想到姐姐的智商会一下掉那幺多。

「如果姐姐妳继续抱持着对方也很过份这个论点的话,我想没必要继续这无限轮迴的讨论了,说到底姐姐妳只是希望我可以想到一个『如果不失脸子的和好方法』罢了。」

姐姐无言以对,是因为我说中了她真正目的了。

「如果不放弃『不失脸子』这个前设也是没必要讨论下去,姐姐妳心底也知道自己的错误,只是又不想认输才会捉着对方的态度来作讨价还价的理据,但妳也应该知道就算要无条件和好也相当困难对吧?」

一脸不服气的别开脸,明明我说的事情她本身也知道啊。

「不过为甚幺要找我呢?人际关係向来都是本小姐苦手的项目,除了分析之外我也做不了甚幺。」

还有我自己的伤口也没治癒,理性上明白不是任何人的错,但内心还是像月球表面般破烂不堪。

加上因为那代件事都算欠上了那个笨蛋的人情,姐姐又是错那一边,很难在问题上插手啊。

「因为你是最了解源治的人之一了。」

「我倒觉得理香应该比我们都更理解那笨蛋,何况姐姐不是需要了解源治的人,因为我说的事姐姐妳早就心里有数,只是妳想要个人亲口告诉妳吧?」

「……就算是知道,但我也想不到甚幺解决办法啊。」

「虽然算不上是甚幺解决办法,但这段时间的话请妳用低姿态来对待源治,大概等到他消气后再道歉会比较好,现在的他就算任何人去帮妳做说客,那笨蛋都不会听得入耳的。」

「低姿态对待他只会待吋进尺吧?」

「选择在姐姐妳身上,至于怎做是姐姐妳的决定,我也干涉不了。」

「怎幺我觉得莉莉芙敷衍我似的?」

「因为刚才的一切姐姐妳都是明知故问,怎样才可讨好那笨蛋,姐姐妳根本心知肚明,只是妳放不下面子,才要以我的口讲给妳自己听,而且有一点请别忘记,现在谈恋爱话题是在我伤口洒盐啊。」

「……对不起莉莉芙。」

稍稍想躲起来时就听到有谁在开大门的声音,看过去是妈妈……和源治?

这个组合出现从来没有好事发身过,尤其源治身上散发着可怕的气息,连平时一见他就扑过去的狗狗也不敢动,看来发生了甚幺事啊……

「啊啊,小夏娃和小芙在真巧,难得四个人要不要一起玩桌游呢?」

妈妈手上是一盒新的大富翁,明明是诡异无比的展开,但却给了我们一种不就範不行的压力。

「该不会因为本小姐的事源治找了妈妈来出头吧?」

「肯定不是,所以才更要担心啊……而且我们似乎没有逃跑的余地呢。」

被迫之下我们也只能参与这个游戏,而妈妈更是把其他灯关上,而源治由进来开始就半句说话也没说,加上散发出那种能杀人的气场就更有压迫感,日常如太阳一样光亮的姐姐,她的气场也完全被那恐怖黑洞吸收,一开始我们就已经在劣势啊。

妈妈侧是以一种完全不会读空气的态度开始了游戏,正因为这种装笨的做法才更令人读不通意图。

而游戏的内容根本不重要,醉翁之意不在酒,源治在一开始就不断在吸烟,但并不是普通地在吸,他深深吸一口就把口里的烟都吞出来,久而久之周围都变得烟雾迷漫。

他自己好像有提及,审讯拷问也是擅长的项目,现在本小姐也知所言非虚。

恐惧本身就是来源于未知,因为无法预测所以才会出现不安,源治和妈妈便很成功地在製造出恐惧。

未知的企图、未知的行动,一切都让我无法冷静思考,更甚是连思考都做不到,因为我完全找不到任何线索到底发生甚幺事。

姐姐明显也只是故作镇定,我想她跟我的想法也不远,不过完全没有线索吗?也不一定。

如果是关于姐姐那一笔的话,距离他们在名古屋也过了四、五天,有必要拖那幺久吗?

加上今天不是甚幺假日,妈妈这个时间就出现配上刚才的问题,就说明这不是随意而是事先计划好的,只要某种条件达成才会和源治一起回家。

先假设是名古屋事件之后,他们才因为某种目的而来,那幺对比一下这几天家里的变化……基本上没有,就算晚上妈妈回来后表现也相当日常,不过以她的演技喜怒不于色没难度,应该早就在观察,等甚幺条件达成。

变化甚幺,唯一就是在家的人数,我、姐姐、深雪、茜亚这几天都宅在家,离开也只不过去买点东西的短时间,是今天才会有茜亚和深雪都不在家……有头绪了。

现在把我、姐姐跟茜亚、深雪各自分两组那就符合「人员变动」这条例,那幺他们就是要避开茜亚或者深雪冲着我们而来?

虽然无法完全否定是因为姐姐而来,不过以源治那些「男人」作风可不像会找妈妈来当说客,更甚以妈妈的态度明显不是中立,以她对姐姐的偏心程度这种事该不会完全站在源治那边才对。

所以可能性最高,就是要避开深雪、茜亚来问我们甚幺?

「够了!有甚幺事就不能直接说吗?」

「茜亚是不是有男朋友?」

呃,结果想那幺久也不及姐姐一记直球有效,源治这个问题稍稍在预想之外,不过在刚刚的推理下也很接近答案了。

说好帮茜亚隐瞒的,当然是沉默不语,而妈妈也开口:「对呢,人家也想知道哦。」

天真无邪的笑容背后可有着不输源治那份杀意,女儿控和妹控真的相当可怕。

「本小姐不知道啊呀--」

姐姐一答完问题,源治就把棋子弹向她的额头,瞬间姐姐的额头就红出一片,单靠手指的肌肉就有那幺可怕的力量吗?

「知道吗?平时审问要是说一句谎我就会拔走一只指甲,妳应该兴幸手指现在还很漂亮,问题没变,回答。」

「不知道,你们听不懂吗?」

源治正想把棋子再弹向姐姐,但妈妈就捉着她手阻止了她,接着就拿出变张纸出来,再抽出一张在上面写了甚幺。

「噫!」

同时间姐姐就发出奇怪的叫声,再一脸痛苦牙关打颤:「……发……发生甚幺事?为甚幺会那幺冷的?」

「这副棋子已经被我下咒了,接触到的人都可以被人家下咒,放心啦,事后我会解咒的,不过请我家最可爱的女儿们诚实一点呢,那幺到莉莉芙妳回答啰。」

「连妈妈你也伴源治疯了?」

妈妈那看来治癒的笑容瞬间就变得无比冷酷:「……因为妈妈我啊,现在是非常之生气哦,对于有奇怪的男人把小妹诱惑了,妳们不单没有阻止,反倒成为帮兇了,比起小茜亚我更对妳们和小深雪生气,这也是迫不得以的,没把处罚交给小源治妈妈我已经很维护妳们了。」

「不过小芙也没回答问题,所以都要受罚呢。」

妈妈在另一张上写了甚幺,一阵由心而发的冰冷感就涌片全身,明明只有一瞬间,却在突然被送到北极一样无比痛苦……

可恶,这是一场一面倒的心理战,不问出答案他们不会放弃,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掌握了多少,也许只是听到传闻罢了,万一说出来就等于出卖了茜亚。

不过也有可能手头已经有证据,现在只是迫我们变成他们那边个阵营罢了。

出卖妹妹甚幺本小姐做不出来,未到checkmate的一刻都不会放弃的。

「倒是妳们为甚幺会说茜亚有男朋友呢?」

妈妈的回答就是让人心寒的笑容,再在纸上写上甚幺,那种冰冷感再次袭向我全身。

「这游戏不设发问哦,小芙。」

可恶,连交涉的余地也没有,无法得知他们手上的底牌,根本就没反胜的机会,一切都已经算计好的吗?

「茜亚姑且算是有个很要好的男性朋友吧。」

姐姐,为甚幺?

「姐姐!」「放弃吧莉莉芙,由参与游戏那刻我们就已经输了,刚才妳发言后他们的态度,也好好说明了无任何交涉余地,只会拷问到我们说出来为止。」

说得一点都没错……

「我知道莉莉芙妳和茜亚之间的情谊比一切都要得高,所以坏人就由本小姐来做,是我守不了秘密,和莉莉芙无关。」

在无法抵抗下去下,姐姐还是维护着我吗?

对不起茜亚,是我们无能……

「那幺妈妈和源治你们知道了,那又想做甚幺呢?」

「长兄为父,小源治以代替父亲的身份、还有作为母亲的我,当然要去见见小茜亚的男朋友了,就明天晚上在酒店的私人房间里开一个家族会议吧,那幺今天就先散会了。」

依旧没说甚幺源治就準备离开,虽然妈妈病起上来也很可怕,但最恐怖就是这个变态妹控。

「慢着源治,对着茜亚的男朋友你想怎做?」

「视他们的发展程度,由痛快到人类极限。」

不就根本没有死以外的选择吗?

源治离开后妈妈就预约了酒店,之后也回去上班,只留下我和姐姐两人。

「算吧莉莉芙,这也是茜亚早晚得面对的问题……」

「妈妈都算了,那笨蛋明明也是女儿控的受害者,不懂得将心比己吗?」

「男人就是自私的啊……」

良久,茜亚也回到家中,那种高兴的模样刚才是跟男朋友玩得很高兴吧?

「姐姐,大姐,怎幺你们一副愁眉苦脸的?」

「茜亚……你和你男朋友的事,给妈妈和源治知道了。」

她手上的包包立即掉下来,那副世界未日的表情让我好难受……

「怎会的……」

「原谅我茜亚,是本小姐说给他们听的,和莉莉芙没关。」

「不对,是他们先知道甚幺再来拷问我们,姐姐说出来也是迫不得以的,请不要怨恨任何人。」

整个无力的坐在地上,茜亚的眼泪也已经涌出来,而我和姐姐马上过去拥着她。

「不紧要的,茜亚,说不定还有转机的。」

「给哥哥发现了不就是死路一条吗?不要!我不要啊--勇气君--!」

为着这对罗密欧与茱丽叶,我的心痛得无以复加,但要对抗的不止是源治,还有妈妈。

「茜亚,我会为妳想办法的,放心吧。」

「可是大姐,你和哥哥不也是吵架了吗?」

「妳觉得在我心中谁会比较重要?血亲就是血亲。」

明明一向都是只我中心的笨蛋大小姐,怎幺我觉得姐姐现在比任何人都更帅?

「但是对手是那两个人,姐姐妳真的觉得没关係吗?」

「莉莉芙,妈妈有一点与我们不同,对于家族而言她是被放逐者,而我是家族的準继承者,而源治就更是个流氓罢了。」

「大姐,也不用做到这个地步,这样不就等于和他们开战吗?」

「也顾不了那幺多,为了自私的理由阻碍别人的幸福,这种事怎能原谅?」

多多少少姐姐也是想起柯塞特和笨蛋的事吧?不过稍稍再考虑一下,姐姐真是在帮那个山下勇气吗?

的确在调查过那位小弟弟后,我们都认同了他和茜亚交往这件事,不过至今也没实际碰面过。

说不定姐姐也会以软性一点的手段对他施一些压力吧?嘛,那孩子喜欢上茜亚,真的有点不走运,要把我们家的小妹娶回去得过很多重难关才行啊……

姐姐先和茜亚还有山下勇气会晚点过来,而我、妈妈、深雪和笨蛋也一起去到酒店。

深雪的话妈妈说她也是家族成员,所以也得出席,不过以我来看妈妈的盘算是多一个人去阻止源治。

可是今天已经化身成妹控王的笨蛋源治,我不认为在场所有人加起来能阻止到他半分。

先要说一说他今天的打扮,难得一见一整副黑色西装,再用髮腊做了个all   back头,大热天穿得像个黑道一样,必想他外套里有不少武器在身上就是了。

拍一拍他左胸下的位置,的确有带枪在身上……

「你带它来是想杀人吗?」

「甜甜圈能拿来杀人吗?」

「本小姐没见过甜甜圈是用金属造,还能发射子弹的。」

「是妳少见多怪罢了。大姐,我要求待会的审讯权由我全权负责。」

「只要不物理性伤害到任何人,批准哦。」

「别闹了,这次来到是处刑好吗?」

「小源治,有一点请你别搞错,人家生气的理由是她们隐瞒这件事,而这次诉讼我会以茜亚的幸福作前题来判决哦,我不是和你来搞火烧魔女这种事的。」

「不就是妳说就算了吗?」

「那就当然了,茜亚是我宝贵的女儿,当然有一点小源治你可以放心的,人家也不是那幺轻易会女儿送出去的哦。」

看到源治那表情,我就知道他今天就要把山下勇气杀掉了……

来到预约好的会议厅,并没有很大,装潢也足够让富豪们满意。

妈妈坐在中间的位置,而源治和我侧是在她旁边,深雪侧是在我这一边。

一坐下来源治就脱去西装外套,里面不单是手枪,不同类的刀具、弹匣一应俱传,    那些刀具好像是行刑用的,这个笨蛋啊。

未几,木门外也传出敲门声,跟着姐姐进来的正是山下勇气和茜亚。

大概是有上流社会人仕的常识,来到这个场合山下也穿得相当正式,而我也是第一见直接和他见面,顶着时下流行的髮型却没有坏坏的感觉,是个清爽可爱的男孩,非得要说缺点就是不够茜亚高。

先对着我们打招呼后,他面开始自我介绍,内容也与姐姐之前的调查报告吻合,他是一家有不错名气的娱乐公司,第二把交椅的儿子,朋友圈都是中上流社会的人,没不良嗜好,兴趣是摄影、模型和钓鱼,宗教信仰方面是基督徒,相貌堂堂谈吐有礼,完完是个难得一见的好青年,再怎挑骨头也只是有兴趣点宅罢了。

跟那个一言不合就打起来的笨蛋,实在好太多了吧……

有这些条件任谁都不会反对他和茜亚交往,当然唯独妹控王是例外的,因为他一开始就不存在合格这个选项。

「嗯嗯,那幺我可以叫你做勇气君吗?不用客气,请坐吧。」

回应妈妈的说话,山下勇气也为姐姐和茜亚先拉开椅子,看着茜亚的反应也很自然,应该不是固意做给我们看的。

「勇气弟弟真是个有风度的好男人啊,源治你就不能学习一下吗?」

姐姐这个笨蛋,居然没头没脑说出这种话,那个妹控的枪是完全没有离开过手啊。

而更可怕的是源治完全没回应,完全是进入了那种战斗状态,反倒我希望他现在会发怒甚幺,但源治只是盯紧山下勇气……

我想就算这件事能完满落幕,但姐姐和源治那一笔就肯定搞不定,不过是姐姐自找的,我也不打算帮忙。

「咳咳,那幺开门见山了勇气君,你和我家茜亚发展到甚幺程度呢?」

「大姐妳没忘记审问权的协定吧?」

「不会是人家问一句都不可以吗?」

「那我就不会守协定了。」

妈妈一脸无奈下对源治做了个请的手势,他就开始道:「问题大致一样,ABC你们做到那一步。」

「请问学长,ABC的意思是?」

「A是牵手接吻之类,B是在这以上的身体接触,C是交配,诚实作答,这和你生命有关。」

「哥哥!你怎能问这些……」「shut   up!答!」

「是A!」

「我给多你一次机会诚实地答。」

「这是我完全没有谎,真诚真意的答案,学长!」

听完之后,看动作源治好像是在收起手枪,嘛,只是这程度的话应该不会出现流血事件吧……才怪!

突然由文艺电影变成动作电影,源治一跳就跳到桌上滑过去,同时把山下勇气踢倒,在我们赶过去时源治已经是骑在他身上揍,但任凭我们所有女生的气力都阻止不了他的行为,非得要用魔法吗?

就在这时源治止住了动作,好像在经历甚幺痛苦的事一样咬紧牙关,再看一看妈妈手上正拿着纸笔在写甚幺,是昨天对付我和姐姐的咒术吗?

「大姐你这个混蛋!」

「只是留一手来阻止你的过激行为罢了,只要小源治乖乖听话我就不会做甚幺哦。」

愤怒的表情立即冷静下来,从山下的身上起身,妈妈便再道:「好吧,那幺大家也回到坐位上,勇气君,刚刚小源治的啊啊啊啊呀--!」

果然啦,那种冷酷的表情就一定有后着,假意服从妈妈让他降低戒心,再一脚踏到她脚上抢去纸张,继而拿出打火机来烧掉。

「小源治你真是毫不留情啊……」

「再想耍阴招就準备好吃子弹吧,我认真的。」

当源治转身过去山下勇气那边是,挡在他面前的就是姐姐。

「fuck   off.」

「暴力你都用了,那你还想怎样?不能看眼睛看清楚事实吗?勇气弟弟是个比你优秀得多的男生,比起你他更能给到茜亚的幸福,这样也不懂吗?那件事之后你都明确表明只是个哥哥了,现在她找到能让自己幸福的人,你凭甚幺去阻止茜亚和勇气弟弟?」

「我有事和那家伙说,滚开。」

拿出手枪同时上膛,源治已经是指在姐姐最后一根肋骨的位置,这个位置受到刺穿性的伤害是救不回的。

「开枪啊,懦夫。」

「妳应该忘记了已经是我敌人对吧?」

笨蛋姐姐!在这个骨折眼上硬碰硬,除了把自己和源治的关係搞到冰点有甚幺用处?

这个时候源治应该不会对山下勇气做出杀伤性暴力,但对姐姐她就很难说了。

看见源治手指虽然放到扳机上,这就意味着他随时会开枪,而我就把手放枪上,再用力压下去。

「你们冷静点好吗?姐姐,我想源治应该只是想和山下勇气对话罢了,那幺源治,请你也释出善意好吗?」

源治瞄一瞄我,也在手枪上做了甚幺动作,再把枪收起来,但看着他和姐姐对视的眼神,我就知以后会被捲入不得了的麻烦里。

「请让我和林学长对话吧。」

反倒是由山下勇气自己提出,但茜亚也挡在他面前:「不行!哥哥会杀了你的!」

「茜亚,妳有说过学长不单是哥哥,还是像父亲一样的角色对吧?我想我能理解学长的心情的,如果他日有了女儿的话,我也会很担心她会不会交到坏朋友、被男人骗,所以没关係的学长,只要能让你放心的话,就尽情发洩吧。」

茜亚真是找到个好男人啊……

「看得见人性的光辉吗?你到底要任性……」「再在妳口里吐出一只字,我就打爆你的头。」

「你--」

当然又是我来阻止姐姐去和笨蛋吵架了,因为在姐姐想回应时他手已经放到枪套上。

「让他去吧,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角色了,何况妳的行动不单帮不上忙,还只会激化你们之间的冲突,不是说好低姿态一点的吗?」

「本小姐不想和这个人再有关係,今天以后我们就恩断义绝了。」

这句说话那笨蛋也会听到吧?为甚幺姐姐要蠢得说这种以气用事的话?

不过源治对此毫无反应,看刚才的行为来说他对姐姐已经充满敌意,最坏的情况就是把关係搞得像跟他生母一样。

接着对上山下勇气的行动,就是毫不意外地给他一个勾拳,再来是抽着他衣领:「听好了小子,我是不会承认你的,死心吧,不过除了杀了你之外也阻止不了你和茜亚交往,对吧。」

「是的,学长。」

「再说一次看看。」

这次是源治把枪放到山下的头上,而茜亚当然是过去捉着那闻风不动的手。

「就如刚才一样,我的答案是不会变的。」

不知算不算满意了,源治也把枪收起,再说:「不要让我知道在结婚之前你们就打炮了,不而你不会死得那幺痛快。」

「我答应你学长!在结婚之前不会和茜亚发生性行为的,而且我会在生命终结之前令她一直幸福下去,请把茜亚交给我吧!」

「说是没用的,做给我看。」

把山下推开之后,源治也穿回西装外套一言不发的离开,真是傲娇啊,不就是认同了吗?

这幺回首一想,刚才的行动是试练吗?如果只是以玩玩的心态,被人用真枪指着头早就逃跑和求饶了。

倒是笨蛋姐姐完全不识相在自爆,昨天那种帅气感都完全没了。

「怎样啊勇气君!」

「没关係茜亚,似乎已经得到你兄长的认可呢,我会用行动证明我的诚实哦。」

在这个闪光弹下妒忌的心是有些刺痛,不过我的好妹妹能找到好男人,我应该祝福她才对。

「哥哥那个大笨蛋,为甚幺不死了就算啊!」

「茜亚,别把说话说得太过份好吗?」

「呃……姐姐……」

「他的过激行为是很有问题,但因为你找到对像就否定了他吗?别忘记源治是前半生对妳最好的男人啊。」

那笨蛋对茜亚的疼爱,从小开始我就把一切都收到眼里,和茜亚关係最好的人,世上除了我之外就是那个笨蛋了,当然现在就要加多一个人。

「去和那笨蛋聊一聊吧,我想源治也会有说话想跟你说的。」

「不要!以着关心我这种借口去伤害勇气,这件事我是不会原谅哥哥的!」

还好那笨蛋没听到这些话啊,虽然行为的确超过得无法为他辩护,但回想起来他也只是个爱妹心切的傻瓜罢了,要是山下是坏人的话,我的行动也不会比源治差多少。

「好吧。」

「呃,莉莉芙酱妳要去那里?」

「或许待在同类身边我会比较自在。」

说穿了,我是要去找源治。

离开酒店后在街上走,听到在小巷里有甚幺打斗声使过去看看,真是完全不意外,在和些不良在打架了。

看样子也没那幺快会解决到,我便到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罐可乐,再回到小巷那处,已经解决了呢。

「是妳?不回去吃吃蛋糕甚幺吗?」

「我想同病相怜的人比较应该待在一起吧?」

「都是失去妹妹的人吗?」

「很多事都是。」

源治过来接过可乐,便说:「去那边坐坐吧。」

跟着他去到海边长廊一处的长椅,源治还没坐下来就把上衣脱清光:「好热啊……」

看来又变回普通的笨蛋呢。

「八月穿到这样,当然热了。」

「不这样怎够吓人啊?」

「我觉得你这两天发出的气息也相当吓人了。」

源治喝了一口,又开始抽烟:「嗨,一直瞒着我,是因为怕会变成今天的模样对吧?」

「其实或迟或早你也会知道,只要你一天是妹控这件事也避不过。」

「你的看法是甚幺呢?」

「跟你一样的担心,所以最初我和姐姐都有调查过山下勇气的底势,看来没甚幺问题才会让他们交往的。」

「……总有一天会长大嘛,想不到会那幺快罢了。」

「明明你倒很明白发生甚幺事,为甚幺还要做到这地步?」

「当然是作为最后的防线了,换是只是想打炮的家伙,那小子早就逃走了,被我无留手地揍了那幺多拳,多多少少对茜亚是认真的吧?」

「……你这个笨蛋啊,为甚幺不事先跟我们说好?」

「我不觉得妳们能配合我啊,甚至认同也不会,反正都不会有人帮得上忙,当然就自己干了,我又不是第一天那幺让人讨厌。」

「让人误解有那幺帅吗?笨蛋源治。」

「总得有人来当黑脸啊,我又不怎在意,妳不也常常要当黑脸吗?应该明白才对啊。」

「最少本小姐会先跟别人商讨啊,不像你那幺中二在装帅。」

不过听到这里好想让茜亚跟他道歉,虽然源治没听到就是了,如果听到茜亚为别的男人叫他去死,这笨蛋会很伤心吧?

「所以最后你都是认同了山下勇气吗?」

「不可能,到死为止我都会继续监察他的。」

到最后也是个傻瓜老哥罢了。

「怎幺了妒忌我没那幺疼妳吗?」

「请别把你那种『疼爱』用到本小姐身上。」

「每个人性格不同,也需要不一样的对待啊,像是妳我倒希望活泼一点,去交一百个朋友之类。」

「要维持一百人都是朋友关係是件很累人的事好吗?」

「也是,因为莉莉芙是个沟通鲁蛇。」

刚才对他的同情一扫而空。

「那幺姐姐那边你又怎样呢?」

「她刚才说甚幺你听得很清楚啊,回去告诉她,下次见面再有任何不敬,我会当场杀掉她的。」

「非得要把关係搞得那幺冰冷吗?我觉得她只是在刺激你罢了。」

「有些说话是任何情况都不应该说的,说出来就要附出代价,难度她应为会迫到我向她求饶吗?那家伙之前踢我蛋蛋已经超不爽了,现在更是完全没有悔意的态度,对她也没甚幺好留恋了,要还她的也够了。」

姐姐明知硬碰硬只会更糟,还要是有错在先的一方来玩这种手段……他们要和好大概比要源治认同山下勇气更难啊。

「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那本小姐也不当说客了。」

「好了,去玩吧。」

十分脱线的发言让我无所适从,这个笨蛋脑袋是怎样构做的。

「玩甚幺?」

「不知道。」

「这到底算是怎样的答案啊?」

「但妳没有反抗的权力。」

突然过来就抱住了我,而反抗甚幺也是多余的,算了随他吧。

结果目的地是电玩店,还在里面碰到柏木,让她意为我们在约会,怎幺可能啊?

最后笨蛋还带我们去吃乌龙麵,算了,偶尔就和他去玩玩吧。

  • 名称:东京异种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9: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