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解剖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因为行程不是那幺紧迫,所以也不用那幺早起床,九时左右我们才在酒店的餐厅边吃边集合。

啊,不过昨晚似乎发生了一些事呢。

「多田和吉田学弟,你们两个好像没好好睡过似的?」

横山一说我也瞄向两人,他们都挂着大大的黑眼圈,一脸疲劳呆呆看着眼前的早餐。

「……昨晚,我们碰到灵异事件了。」

「「「咦咦咦--」」」

全桌人都颇有反应,只是源治和理香继续大口大口去吃早餐,对此事毫不在意似的。

「就在我和多田学长入睡之后,我忽然听到一些脚步声,初时我也不以为然,但看到对面床的学长正看着我,那脚步声到底谁呢?」

「其实我起吉田更早醒来,当我还想起来叫他别那幺吵,才发现他还睡着,还有沉重脚步声是来自那东西啊……」

「那东西?」

「嗯,就像神隐少女里的无面人一样,它高度接近天花,全身就像披了黑色的长袍,还带上一副诡异的白色面具。」

「因为起了身所以马上被他发现,就算立即躺回去用被盖着头都好,那东西不断在我床边来回,再发出两种不同的低沉怪声。」

「两种声?」

「……是啊,就像两个人一同说话时,重叠起来的感觉。」

本小姐好像发现了甚幺呢。

「吉田起来的时候它她们又回到房间的中央,接着我便和吉田眼神互通。」

「当我也发现那东西时,它似乎準备离开,缓缓抽搐扭动着走到厕所里。」

「接着我和吉田也起床準备探过究竟,毕竟就算要走厕所也是必经之路啊。」

「而我和多田学长慢慢靠近厕所时,就听到里面传来沖水声,当我们意为他走了之后我们就準备去开门离开,怎知那东西像埋伏我们一样,突然在厕所冲出来!」

「我们当然冲到楼梯离开,慌忙去到大堂找职员了,可是回到走廊和房间,地上只留下一些像熊一样的脚印,那东西就消失了。」

他们说话同时我瞄脑在旁边的源治和理香,脸上僵硬地罢出一副扑克脸,但在桌下却以手指击掌,果然是他们搞鬼。

多田和吉田真是个笨蛋,明显是源治和理香以某种方法入侵房间,再用些便宜道具装神弄鬼罢了,昨天我们就有经过些卖小玩意的店吧?

奇怪的面具、魔女的黑袍、还有动物脚印的木屐,这些万圣节玩意全都有在卖。

不过这次就不揭穿两个笨蛋吧,就算两人平日对多田相当差,但很多时也是多田先挑衅他们的,只是吉田就有点无辜,除了是理香情敌以外他都对人友善谦厚,完全是个好青年。

「那幺接着你们就到大堂睡吗?」

「不不,虽然要求了换房,但今天才会有空房换给我们,所以昨晚就去了汉斯学弟那里打扰了。」

……甚幺?

「不不,倒是学长你们不到床上,我还觉得招呼不周啊。」

「怎可以要求那幺多的,何况……三个男人同床不是很奇怪吗?」

多田、吉田二人表情相当尴尬,他们心里的本音是,和像美少女的汉斯同床才是最尴尬吧?比起两个男生同床。

可恶……虽然听上去汉斯没有被袭击,但一切都是笨蛋二人组害的。

用力捏着源治的屁股,那笨蛋只是露出浅浅的笑容,再在桌下把布丁给我……好吧。

因为多田和吉田想休息的关係,今天的行程他们将会缺席。

接着就是昨天说好的分开行动,春香、柏木、横山、茜亚和深雪都想去国头村和森林公园,那我就和汉斯、凤凰院还有笨蛋二人组去酒店的沙滩好了。

「喂春香,转死性吗?还是你想去森林找女野人?」

「嘛,或许是这样吧。」

「我觉得应该立即送你去医院才对。」

「不不,只是沙滩没甚幺挑战性,去些出乎意料的地方说不定会有奇遇呢。」

连我也对春香的决定有所怀疑,而且没有源治去看管他,不过柏木应该不是在她守备範围吧?

分开行动后,我们也各自回去换衣服,再去到沙滩上。

早上时已经穿在里面的我轻鬆就换好,接着在后倒传来一些嘈吵的声音。

「play   the   ball!get   play   the   ball!」

「耶!」

又是两个笨蛋。

「你两个可不可以别那幺下流吗?」

「下流?我指的是beach   ball哦。」

转身过去源治手上的确拿着个沙滩球,甚幺?

这时理香就搭到我肩上:「莉莉芙,正常在沙滩听到波,就一定是想起沙滩球吧?到底谁才是下流啊?」

他双眼又变得像腰果一样,这两个笨蛋好讨厌!

「莉莉芙小姐!学长们!」

接着来到的是凤凰院,果然是乖巧的大小姐,穿着也比较保守。

「若叶妳很可爱呢。」

「是吗?多谢学长!」

其实我一直也有注意到,凤凰院是对源治有意思吧?

可惜那笨蛋心里只有柯塞特和姐姐。

「久等了各位!」

满满朝气地打招呼的人正是汉斯,把头髮放下来之后加上外套,完完全全是个美少女。

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甚幺他会比女生更女生的……

「汉斯同学!妳真是好可爱呢!」

「过奖了凤凰院同学,说起来不把头髮绑起来吗?」

「咦?这样好吗?」

汉斯帮凤凰院绑起一条漂亮的马尾,她似乎也相当满意:「真的很利害!如果那个女生能当上汉斯同学你的女朋友就好了!」

「哈哈哈哈……」

「啪!」「ar--fuck!」

「这家伙勃起了!他勃起了啊呀--!」

「I   will   kill   you!」

因为背面不知是甚幺事,但总之这两个笨蛋又开始追逐了。

当我们慢步走过去扭打成一团的那边时,理香的脸也已经肿起来。

「话说……赤城学姐,你这样没有问题吗?」

凤凰院好像是理香和深雪小学时的后辈,所以到现在也改不了口吧?

「别叫我学姐啦,你指是甚幺问题?」

凤凰院尴尬地指着自己胸口,理香就哦一声好像会意了:「你说我的胸肌?练得不错吧?」

理香得意地展示着自己的胸肌,我想凤凰院是指他没穿上身服装的事吧?

在我们来看他早就完全把自己当成男生,现在也只是穿着一条拳击裤罢了。

「你那种叫娘炮的奶子,这才算是胸肌。」

接着就到源治来秀肌肉,的确整个海滩都找不到一个比他强壮的,当然很大原因是现在不流行肌肉男了。

「知到了死基佬,那边不是有班娘炮吗?快去干他们屁股吧。」

「Round   2!」

总是打成一团,他们到底闷不闷的?

最后他们四个在玩沙滩排球,我一个人在海边慢步。

笨蛋二人组明显只是随便在玩,拿出多一点实力的话汉斯和凤凰院都可能会受伤的,看着他们这样就可以放心了吧。

清凉的海水真的很舒服,可是要我下水甚幺……

突然有谁从身后抓着我腰,再将我整个人举起,根本不用想是谁。

「源治你想做甚幺!」

「不下水玩玩吗?」

「那是我的自由吧?」

「该不会还是不会游泳吧?」

转头看过去只见他一脸想耻笑我的表情,可恶!但是无法反驳。

笑完之后,他就缓缓把我放下,再说:「明天不是去潜水吗?游都不会根本下不了水吧?」

「两者关係我有看过,没有大关联吧?」

「连控制浮沉都不会就只是自杀罢了,何况你比起不会,只是单纯是怕水吧?妳体力不行但运动神经不差,之前教你时我就已经知道了。」

「so,所以要我教你吗?」

面前是一项沉重的决择,源治的教导能力无容致疑,只是严苛程度也成正比,更何况我只有一天时间……

「源治学长,你刚刚说要教莉莉芙小姐游泳吗?」

这时凤凰院和汉斯也围到过来,似乎也对这事有兴趣。

「嗯,所以呢?」

「请问学长你能也教教我们吗?」

「what?你和若叶都不会?」

面对源治的发问,两人都点点头,接着那笨蛋也一副受不了似的按着自己的脸:「你们几个到底来沖绳做甚幺的?为甚幺一开始就不去反对?」

「因为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面对乐天的汉斯,源治表情也相当无奈,沉默了片刻再道:「事先说好,我没信心可以在明天之前完全教会你们,而且我将会相当严厉的。」

「「是的!」」

不知不觉源治就跳过了我是否同意,不过既然汉斯和凤凰院也一起来,至少他会减少一些针对我的恶作剧吧。

「喂!那我怎样?」

「那边不是有些巨乳吗?过去打几次手枪吧。」

两人互对举起中指,理香也孤独地离开我们几个。

而源治侧是带我们到水位及腰的位置那里,再面对着我们三人。

「ok,我没甚幺期望,但你们之中有谁学过或还记得怎在水中呼吸吗?」

源治如同着空气说话一样,我们毫无反应,因为连我也早已忘得一乾二净。

「to   fucking   good,那第一课就是要教会你们怎幺在水中呼吸,还有不要怕水,不管是游是潜这都是共同的基本功。」

「……潜?学长的意思是?」

「若叶你没忘掉明天是去做甚幺吧?」

看凤凰院的表情她似乎真的不知道,所以汉斯也提一提明天要去潜水的事。

话说我在机场时已经发了一张大概的行程表给各人了吧?

「做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别用鼻呼吸,用口含一泡空气再呼出来,不过虽然是共通,但两者之间还是有个决定性的分别,就是呼出的时机和量。」

「游泳是种带氧运动,就算泳式间有所差异,整体上也大吸大呼,就像这样。」

他大吸一口气就蹲到水里,一秒之后就冲出水面换气,就这样重覆示範了几次。

「see,而潜水所须的呼吸方法,是吸完一口之后缓缓呼出,直到快要没气再上水吸一口,看好了。」

这次一样地钻到水里,等波浪稍稍平静,他的位置慢慢有些气泡浮出,未几他就再站起来:「示範我就不玩那幺久了,刚刚你们应该注意到有些气泡在我头上出现吧?那就是我呼出来的,你们应该看到当中的间格,大概我每十秒才呼出一点,慢慢控制你的氧气消耗,这就是潜水用的呼吸方式。」

等源治解释完,汉斯就举手发问:「可是学长,潜水的话不是有设计帮助呼吸的吗?」

「而且应该会有教练跟着我们吧?」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装备会有故障的可能?如果你怕水,而护目镜入水那怎样?你的供氧设计出了问题,而你不懂怎解开沉重的装备那又会怎样?学会吸下仅存的氧气,尽快回到水面,会让你出包时生存机率大增,而且也比等待别人救援来得可靠。」

这应该是他受军事训练时得出来的总结吧?虽然「民用」安全性高得多,但他的说法不无道理。

「还有没有问题?没有的话就来个测验了,跟着我头先那样做,我要求不高,三十秒就好了,当然不要逞强,做到你的最好就够。」

在凤凰院要求下源治再好一次示範,到底应该怎呼气,那幺我们也开始练习。

「你到底在做甚幺。」

正当我在练习时,源治愤怒得像修罗一样站在我面前,那我只好把头也提出来:「不就是在练习吗?」

「我说这也是在练习不能怕水,你双眼还在水面算甚幺?」

果然不行啊……

「不能一步一步来……」「吸气。」

一瞬间我就知道不对劲,深深吸了一口,而源治再一手把我头压到水里--

本能上想挣扎,但他完全没有想放开我的意思,那我只好乖乖地,把口里的空气呼出。

未几源治也鬆开手,让我自由,当感到口中空气快要用光我才起身。

而眼前的还是那个目露兇光的源治。

「……我知道了,不再偷懒。」

他甚幺都没说就把视线放到另外两人身上:「除了莉莉芙妳们的都得不错,接下来条件相同,但入水后你们要睁开眼睛,我会看着你们的。」

我们三人再次潜到水中,虽然很不想开眼,但一想到那只更可怕恶魔,我就得要剋服。

而一开眼就见到恶鬼盘坐在水中盯着我们每一个,压力真的比山还大啊……

就这样重複了几次,我们三个也开始习惯了,跟着就是到深一点的地方教我们如何浮起和下潜。

一如往来的评价,源治的教导是严苛,但却相当有效,不到三个小时我们都大致掌握了那些技巧。

「接下来就是整合一下你们的学习进度,就是把踢水学起来,同时做到刚才那些动作,不过理香不在一次我只能帮两个人。」

内容大概就是我们扶着源治,把身体浮起再练习踢水。

在示範过后决定先由我和汉斯练习,接着到凤凰院,让我们都能有休息时间。

他示範过后,就边扶着我们边修正我们的动作。

「汉斯,增加摆动幅度,你现在只是浪费体力,要向前的话就给我用力一点。」

「别给我分心莉莉芙,妳已经是落后的一个了,看着我老二努力踢,还有把头压到水里,试着边呼吸边踢。」

这到底是甚幺要求啊……

虽然很想把视线移开,但他总是说我分心……

这时有双手在源治背后出现,他似乎没发现这件事,而那双手也迅速抓着他的裤头,咦?

就算源治有所反应也慢了一步,那双手轻鬆就将拳击裤脱掉,源治那东西就在我们眼前表露无遗--

接着他就用力甩开我们,当我们站起来时只见全身赤裸的源治,追着手上拿着他泳裤的理香,我都不知这算养眼还是伤眼了。

看着汉斯和凤凰院两人,都满面通红的互望着,感到自己发热的脸颊,我想应该不下于他们吧?

「……学长的那里真的很大啊。」

我也难以面对汉斯的评语,漫画和网上的图片甚幺就算了,的确那幺近看到实物,震撼感大太多了……

「原来男生的小鸡鸡是长成这样的吗?」

「应该说学长的算是很突出吧……」

那幺一说汉斯那里应该没有很大……不不!我怎会在想这种事的!我才不是那幺好色的痴女啊!

「damn,先去吃饭好了,待会再练吧。」

源治回来时已经穿回泳裤,而我看到远方有个疑似理香的东西背向天地飘浮着,应该不是死了吧?

因为待会还会回到海滩,所以只是沖一沖身就去到酒店的餐厅用膳,是吃自助餐吗?

因为刚才的事我们三个也很沉默,倒是脸上已经肿成一团的理香还有笑意。

「喂,你们三个不是该感谢我吗?」

「不,因为不想亲自动手,所以觉得源治对你的教训一点也不过份。」

「啊痛痛痛……怎幺也好啦,你的午餐也出卖了你啰。」

理香指着的是我的碟上……思华力肠?我有要这种东西吗?

看到这个形状就联想起甚幺……不!不能想到那东西!

「很想要吧?」

理香一脸坏笑地看着我,源治就算了,对其他人本小姐可没那幺仁慈。

「你想脸再要肿一点本小姐乐意帮你。」「在聊甚幺?」

去了拿食物很久都没回来的源治,奉着一大盘肉回来,而他一坐下就扫视一下我们三个。

「what’s   up?」

似乎在扫视时他就发现了甚幺,再用叉子把我碟上的思华力肠叉去。

「妳们别老是想着不是你用的东西好吗?」

「本小姐才没有想好吗!」

「O   rly?最少说明你是直女或许双性恋。」

这类说话我以前好像对着源治说过,这算是自食其果吗?

「anyway,待会开车去兜一兜风吧。」

「可是学长,我们不是没多少时间吗?」

「让你们脑袋轻鬆一下再学习效果比较好,还有一点就是要让你们忘掉big   dick。」

比起其他人,源治眼光一扫就扫到我身上,这算是甚幺意思?

「待会理香你开车。」

「我?为甚幺!」

「你不觉得让小孩们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是应该做甚幺去赎罪吗?」

「反正你这家伙洗完澡不也大摇大摆吗?」

近距离的震撼感是完全不同的。

源治默默地看着理香,最后他也在沉默的威迫下就範了:「好啦好啦,撞坏了我不会负责的,那要去那里。」

「随便走一走好了。」

于是午餐后我们就坐车到城镇中游览,不过倒有个问题。

除了最初时理香对源治说了一句「把墨镜借我之」后,不知为何就陷入一说难以开口的气氛,连平常最吵的两人也安静得诡异,就如灵车一样。

明明平日都不爱他们吵闹得像小孩一样,但现在却希望他们做甚幺来炒一炒热气氛……

「停到一边。」

「怎幺了,要拉屎吗?」

「在你嘴里拉,总之停到一边等我一会。」

最少听到他们的对答也一如平常,应该不是吵架吧。

停到路的一旁源治就独自下车走到远方,过了几十分钟也没回来。

「赤城学长,林学长他没问题吗?」

「我想那家伙是看到便利店去买烟罢了,或许刚好有长腿美少女在他盯得入神,忘了怎回来吧?」

看向车外他终于回来了,手上却拿着一大袋东西,来到车边他不是回到座位上,而是敲敲我们这边的车门示意打开它。

「怎幺了源治。」

「你们拿着。」

他在塑胶袋里拿出三杯米黄色的饮品分给我、汉斯还有凤凰院。

「源治学长,这个是?」

「台式奶茶,很甜不过妳们应该爱喝,不过这玩意要等很久所以那幺迟回来。」

「那个学长,这个要多少钱?」「免钱的,当作是给你们的奖励吧。」

或许他有很多缺点,不过疼爱后辈这一点已经足够抵销很多事了。

这时源治也已经回到副手坐上,理香一发动车子就问:「那我的一份呢?」

源治在塑胶袋拿出一瓶茶放到理香面前,他表情也相当失落:「就只有茶?」

「你要开车。」

「……那接下来要去那?」

「就回酒店吧。」

伴随着失落的声音理香也往酒店的方向驶去,这时我听到源治在打开甚幺罐装饮品的声音。

「畜生--!」

理香的大叫也吸引了我的注意,一看之下源治手上的是罐啤酒。

原来做了那幺多就是为了布这个局吗?一反我对源治没甚幺大型策划力的印象。

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明显是固意的,还有开到离酒店有些距离的地区才节返,明显就是想报复了。

「……喂,袋里有几罐吧?拿一罐来吧。」

而源治的回答就只举着中指,再一副喝得很爽的表情,就连局外人的我都觉得这副表情相当讨打。

「你是不是想打架啊呀!」

「我会买茶给你的恩惠就像地那幺大啦!你要是正妹早就要你帮我吹喇叭来报恩了。」

「现在就下车!我要跟你单挑!」

「你两个给本小姐差不多一点!不知道甚幺是危险吗?」

就算想热闹也不能让两个笨蛋太放肆,更何况理香是在开车。

「「是的!莉莉芙妈妈!」」

两人居然同声叫我做妈妈?这是甚幺意思!

「那个莉莉芙小姐,别生气吧。」

「对啊,学长他们也只是开玩笑罢了。」

就算被汉斯和凤凰院安抚着,我也很难冷静下来!

这两个笨蛋大小孩!

回到海滩上,源治也变回认真的那个他,之前的事暂时算吧。

在理香协助下,日落之前我们三个都能独自游了二十五公尺,在一天特训下的成果来说是相当优异了吧?

倒是我们都已经筋疲力尽,但那两个笨蛋还有体力在海边跑步,他们的体力都用不完的吗?

晚饭时间大家也回到来酒店,明明只是半天不见,但感觉和茜亚深雪她们分开了很久似的。

「姐姐,是土产哦。」

茜亚和深雪拿着两个装得满满的纸袋,里面全都是沖绳特有的和式点心。

「今晚我们一起吃吧,莉莉芙酱。」

「谢谢哦,反倒今天几乎都待在酒店没甚幺收穫呢……咦?这包是?」

「哦哦,是哥哥和理香姐的份哦。」

说着茜亚就拿着那袋东西走到两人面前,深雪也跟上去。

「哥哥!理香姐,是玉子豚肉饭哦。」

「哦哦感谢喔茜亚。」

两人拿到便当就大口大口吃着,不过活动了一整天我都有点饿,更何况他们。

「其实原本终还有发泡酒的,不过我们都没成年,没发帮兄长大人你们买呢。」

「不紧要……味道不错。」

「学长,虽然没买到酒,不过这也很好喝哦。」

柏木拿着几罐果汁派给我们没去的几个,打开来品嚐一下的确味道不错。

「做得不错小鬼们,今晚我请吃铁板烧!」

「听者有份吗弟弟君?」

「不,只有后辈的份,春香你那幺有钱当然自己附了。」

「不行啦,学弟完全是个萝莉控啦。」

「别说那幺多,中午时我看到有家铁板烧不错,上车吧。」

我们一行人各自上到车上,由源治这边带路春香他们跟在后方,停到车就去到源治口中的铁板烧店。

「源治,你肯定要请客吗?」

「都说只请后辈了,走吧。」

当时我还不明白,直到源治看着菜单双眼反白,连嘴也无法合上时,我才知道春香的意思,她果然是习惯出入高级场所的人。

没错,这店相当贵,而他还要再附多六人份的钱。

不过似乎为了面子他也没反悔,只是我看着他附钱时可流着血泪啊。

  • 名称:地狱解剖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5: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