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2超清在线观看

自从交给源治他们处理后,已经过了几天来到星期二,村岛看上去也很平安,他们没打算做甚幺吗?

不过倒不是没有「好消息」,风纪委员会除了久寿川美树外都退会了。

据说好像有些流言,说只要加入风纪委员就会被猛男缠上,听上去那幺荒谬的笑话,却因为被「动作巨星」袭击无日无之而变得人心惶惶,有趣的是矛头不是指向我们学生会玩巫术,反倒好像说他当中有人在暑假时的试胆得罪神灵云云,而知道实情的我当然觉得是笑话一侧。

那幺看来源治他们行动没有停止,只是变得更神出鬼没,不过对那些过节甚轻的喽啰他们好像做得稍稍超过了。

不过本小姐也没甚幺理由好阻止,麻烦的乌合之众一举散去简直求之不得。

至于村岛和久寿川我暂时都没有对付两人的方法,先放着吧,大势己去两人也做不出甚幺花样,虽然明知岛村是间谍……

先把焦点放回公事上好了,不得不说桂若紫工作能力超群,短短一星期多就已经完全掌握工作,甚至优秀得连其他人的工作也做完,但一个不苟言笑的工作狂,在群体的中实在太突出了。

「桂学妹,其实也不必那幺拘谨的,先喝杯奶茶吧。」

「感谢,西园寺学姐,以下任学生会长为目标的话,这点努力是不够的。」

「喂喂学妹,怎说莉莉芙小姐也只是二年级,妳不就是在公开挑战她吗?」

「没这回事横山,我也说过完全这任之后就会退位,是有必要培育合适的人才,只是桂,妳非得要努力的话不只是公务上,这学校的政治版图才是妳要去了解的。」

「没用的莉莉芙小姐,工作机械人一心只是想赢过所有人,才不会考虑其他人的事。」

「分家的女儿当然没压力了,就算怎样不成体统都不会被人责怪,还好你没带着桂这个姓氏,不而我的脸都给妳掉光了。」

「掉脸?你这个笨蛋有赢过我一次吗?」

「尽管恃才傲物吧柏木奈奈,我已经再不是中学那时的桂若紫了。」

看来这对表姐妹会是学生会接下来的麻烦啊……

虽然是麻烦,不过下一年的学生会她们却很大机会是主角。

深雪和本来就不是甚幺幕前角色,远山也没那幺大野心,而我下年顶多只会做顾问,那幺希望都全放在一年级其他人身上。

茜亚会加入也是因为我和深雪,凤凰院和汉斯也没有能当重任的能力,余下的就是柏木和桂两人了。

虽然平常看不出来,但听茜亚说柏木在一年级很有人望,大概是她模仿着理香以前那种侠义的举动吧?

不良世界我不太懂,但柏木好像是甚幺一年级王者,也有很多人会推举她做大姐头,单看这两点就看得出她很得人心,虽然不擅言词,但以她人望对聚集人心很有帮助。

而桂的话……是另一个极端,像深雪所言反观自省是像以前的我,那个没朋友的我。

没经过朋友的洗礼,纯粹的冷酷认真工作狂、不懂人心的女王,桂若紫对我来说就像照镜一般,但她似乎比我更好胜,也有种桂龙也这明确的对手,明明身处于比我更和平的时期,却有着更一触即发的危机。

别上升到学习对方,她们两个如果能互补对方的缺点的话,大概会成为最好的拍挡,令学生会步向更好的未来。

不过前设是,先要让这两头猫狗坐在一起。

「桂,让本小姐带妳参观一下学校吧。」

「会长,入学的时候我已经参观过了,无必要浪费这种时间。」

「不是地理参观,是生态参观,妳的目标是赢过桂龙也吧?连学校生态都不知道妳就想赢过他吗?」

「……那幺劳烦会长妳了。」

「柏木,妳也一起来吧。」

「咦咦?没必要吧?莉莉芙小姐。」

「公务命令,何况妳不是说源治和理香不在是就代替他们吗?」

「……我知道了。」

「待会下午茶请妳吃Pocky吧。」

虽然是在闹脾气但最后还是乖乖跟来,就像我家那只柴犬一样,难怪源治会说她像狗狗了。

在离开之前村岛急忙离开我们学校,是福泽他们开始做甚幺吗?

先考虑培育新人的事吧,反正我也对村岛做不了甚幺。

「桂,妳有去过各级四班所在的一楼吗?」

「没兴趣去那种地方,而且我们三个女生进去不是很危险吗?」

「因为妳狗眼看人低才觉得危险吧?」

这两个笨蛋又来了。

「柏木,请妳跟来不是吵架的,不过桂,妳也应该放下先入为主的偏见,他们大多也只不过是一班不太会唸书的人罢了。」

「问题是会长,有甚幺必要接触他们?」

「得人心则得天下,妳不是说和桂龙也那班人不同的吗?要别人支持自己,也要去理解对方的需要,还是妳觉得只要有最顶层那班学生支持就够?」

「我不认为作为低层的他们会有甚幺兴趣管发生甚幺事。」

「不,每当有甚幺事他们才是最有感受的一人群,反倒如果你打算瞄準中上层的学生来拉拢就大错特错了,妳觉得有办法动摇桂由中学开始打好的基础吗?」

就算上年学园祭被源治理香狠狠击倒,短时间就再爬起来了。

「啊,是学生会长和大姐头哦?」

打断我们对话的是几个一年四班的学生,不过我不知道名字。

「可以别叫我大姐头吗?」

「大姐头是一年战争的顶点啊!我们当然要对妳必恭必敬了!」

「别说蠢话--」「妳做了甚幺我也没兴趣对姑姑打小报告。」

啊一时也忘了,柏木父母现在可是很『关注』她吧?对桂那幺不友善多半来自怕她在背后做甚幺。

「……妳说真的?若紫。」

「我从来目标都只有桂龙也一个,倒不如妳注意一下他比较好,妳在学校的举动以我所知都是他说给姑姑听,她才会开始注意妳的。」

「……可恶……不过你第一句的意思是完全没有放我在眼内吧?」

「放你这种狐假虎威的家伙在眼内才奇怪吧?」

这说话不是桂回的,而是在我们一旁的某个不良发出,而原来在我们身边的男生也退开来鞠躬:「板本学长……」

板本?我完全没有印象,是甚幺转学生吗?

「你是谁?」

「……混蛋小丫头,连本大爷都不认识吗?」

「我怎会认识一脸杂鱼的笨蛋啊?」

「杂鱼?我可是和尾崎打成平手的人啊!跟你这种无敌人下才会为一年战争冠军的家伙完全不同的。」

「学长又来了……自从三巨头学长都停学他就开始发疯了。」

「对啊,听别的学长说明明他是被那位尾崎学长一脚就干掉,只是现在没比他利害的人就作威作风。」

听到一旁同学的评价,大概就是平常源治他们在就不敢乱来的喽啰罢了。

姑且也算是他们的功积吧?

「莉莉芙小姐,别管这种人我们继续吧。」

「妳也只不过持着红毛怪他们才那幺嚣张罢了--」「妳们退后!」

面对突然踢过来的杂鱼,柏木轻推我和桂一下,再弯身避过那一脚。

在对方还没站稳时,柏木就跳起来一个凌空的侧踢,轻鬆就命中杂鱼的头将他踢飞。

更想不到杂鱼高柏木接近一个头,却一击就被打败予,太弱了吧?不不,或许平常见太多怪物的打斗,说不定杂鱼才是正常高中生应有的程度。

「对付你我就已经桌桌有余了。」

「太棒了大姐头!」

「好帅--」

在走廊上其他学生不论男女都发出热烈的欢呼,柏木顿时也表现得不好意思。

「柏木大姐头--我爱妳啊--!」

不知那里传来女生的声音对柏木来一个爱的告白,她居然立即就认定了对方的位置:「下川那个笨蛋!抱歉莉莉芙小姐先失陪了!我要让那个笨蛋住口!」

柏木立即奔往那不断表白的女生那种,闹剧甚幺也算结束了,不过还是听到周边的人对她讚美呢。

不过正好发生了这种事,用来作对桂的教才刚刚好。

「那幺继续刚才的话题吧,桂,妳有信心可以让桂龙也的支持者转投向你吗?」

「绝对没这种想法,桂龙也擅长的是笼络人心,这学校的上流人士多少也与他有交情吧?就算是因利而聚之徒,以现在的我去拉拢他们也不现实的。」

「那妳知道自己可以打的牌是甚幺吗?」

「……会长你是指其他平民学生?」

「没错,得到他们的支持就是妳最大的王牌,刚刚柏木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你是想我学习奈奈吗?完全无理啊,她由小开始就很易聚集大众的目光。」

「我明白很多事也要天份的,但她身上有着妳和我都没有的东西,而多少学习一下也没坏。」

「这点我再清楚不过。」

原本就很绷紧的表情变得更冷冰,是踩到她的地雷吗?

「虽然有些强人所难,要去学习妳所讨厌的柏木……」「不,我从来没讨厌过奈奈。」

哦?是吗?我还意为是亲戚才会直呼名字,不过想想她也是叫桂龙也全名的。

「可是妳们关係不是很差吗?」

「……不知由何时开始她就开始对着我恶言相向了,不过反省一下我自己态度也不怎好,不过偶尔还是会因为恨铁不成钢而去责骂她啊,结果会长你也看到的。」

妳不就知道原因了吗?的确柏木也很有才能,但她明显不喜欢受到拘束喜欢自由自在,为这种事去唸她自然会被讨厌吧?

「所以其实桂妳是很喜欢柏木对吧?」

「……只是作为亲戚又没冲突,没必要交恶罢了。」

果然是受过严格的贵族训练,马上就能吐出相应的社交词令,不过那瞬间动摇的表情我看到了,考虑到她性格,就是个单纯不敢表达自己心意的大闷骚罢了。

就算是以桂龙也为目标,她也没必要转学过来,实际是想和柏木一起上学对吧?

我嗅到一阵恋爱的酸臭味……不过当作为了未来的学生会,我看来要撮合这对「拍当」呢。

柏木尽管有才,但自由自在不拘小节的态度倒不适合处理大事,但以她天赋的人望和统率力却是作为会长的人选。

桂的话角色和我很像,政事处理的能手,但人际社长却不拿手,总和其他人有着一层隔膜,照这样下去就算成为学生会长,也会继我之后成为冰雪女王二世吧?

所以最理想的就是由柏木作为会长,而桂作为副会长,那就是个完美的组合了。

曾经我也幻想过由姐姐做会长、而我是副会长这种组合,可是我的时代身边连有姐姐一半魅力的人都没有,所以迫得我要亲自坐上这位置,声望甚幺总算做到出来,但不是我理想的效果。

为公事上是这样,而为私的话就是桂她那瞬间少女的表情打动了我,而且学生会里天天内讧也不是办法吧……啊,多田和源治理香那种就算了,那已经成为一种表现。

「我说其实有个很简单的方法,改变别人比改变自己更难,倒不如先由妳自己出发,别再用尖酸的言词和柏木吵架,那她应该也收歛一点,毕竟我倒没看过她那样对别人。」

「我会注意一下的。」「嗨,太一刚刚发邮来,说附近有车祸发生耶。」

「不是吧?」

「真的啦,被撞那个好像还是我们的学生,快去看看吧--」

旁边的路人说出这番话令我不得不在意,作为学生会会长有必要去看看呢。

「今天先到此为止吧。」

「会长妳要去车祸现场吧?」

「当然。」

「那幺我跟妳一起去吧。」

没甚幺所谓,我想应该都是小意外罢了--

但一到现场却打破了我的天真,是场十分严重的事故。

地点在离学校一条街的斑马线,一部砂石车正停在外面的十字路口中,地上留下轮胎混合着血肉的长痕,但受害者似的已经送离现场,除了围观的人就只有警察和司机。

这种意外最少也是重伤不、应该是致命的,对付魔物少不了面对血肉,地上明显有些骨碎和脑……

当下我还不知道受害人是谁,直到隔天才知道是村岛,还要是当场死亡。

旁晚时我便约了源治去到海边长廊,我来到的时他早就到了,只见他柔闲地吃着章鱼丸子,十分享受。

「嗨,叫我一个出来肯定没好事,这次干甚幺?」

「昨天的事你知道了吗?」

「昨天我跟鸣海和理香去拜会八重的家伙,才没空管这边的事,发生了甚幺吗?」

「村岛被砂石车当场撞死了。」

「死得真便宜啊,还没看到她崩溃的蠢样,我们也没好好洩愤,算她走运。」

这样也算走运吗?嗯,在源治口中说出或许是的,他也可以在我们承诺中钻灰色地带,不杀死村岛但令她生不如死,源治的话绝对做得到。

我也跟着他靠到栏杆,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忧郁,总觉得相对于生命,出卖我们甚幺其实真的很少事,值得要陪上生命吗?

「源治,你觉得这真应该要陪命吗?」

「妳好像搞错了甚幺因果关係,那不就是意外吗?」

「我猜她是收到消息弟弟出了事,才会不看交通灯冲出马路的,多少也和这件事有些关係吧?」

「那只好说一切因果皆自招了,何况不看道路情况她自己也得负责,来。」

源治叉着一颗丸子递到嘴边,虽然没甚幺心情,但还是应酬一下他吃下去。

「源治你平淡得真是一点情绪也没有呢。」

「不,其实我有点生气,她真是死得太便宜。」

嘛,价值观差距都不是今天的事了。

「那幺对风纪委员的行动可以停止了吗?久寿川美树他们已经瓦解,做到这一步就已经足够了。」

「不,玩到我们爽为止,由其那个叫久寿川的家伙。」

「最少可以放过爱德华吗?他是第一个向我告密的。」

「娘炮脸那家伙良心发现吗?」

「他也是被久寿川的花言巧语一时迷惑罢了,你们不是朋友吗?源治应该清楚底里他也不是坏人吧?」

「才不算是朋友!」

一脸激动的反驳,这笨蛋又在傲娇吧?明明上年他们也能互相理解的。

「走吧,我请吃饭。」

这笨蛋一手就搂到我腰把我抱起,这笨蛋脑袋到底装甚幺的?

「放下我!还有你要去吃甚幺?」

「当然是蛋糕了……怎可能啊,乌龙麵怎样?」

「我拒绝。」

「拜托,别学夏娃好吗?给我看看茜亚啊!」

「是你先题的,不去和茜亚和好吗?」

一提起茜亚他就一脸紏结,环抱双手背向我:「她都有男朋友相亲相爱了,还找我干嘛。」

这个笨蛋哥哥,完全是在嫉妒吧?

明明之前还摆出一副能好好接受的样子,现在就完全是女儿被抢走的爸爸那样,完全是个笨蛋啊。

「哥哥和男朋友是两种不同的关係吧?你地位是不能被取代的。」

依旧一言不发背着我,真是个麻烦的笨蛋。

「我跟你去吃乌龙麵好了,带路吧。」

就算动着身体还是不句都不说,直到回家也是,不过搞清楚问题就很容易解决,只要茜亚去撒一撒娇就好了吧?

  • 名称:玉蒲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5: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