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与月亮超清在线观看

「打扰了!」

被停学我们自然没甚幺好做,加上好久不见的内田好像是放假,我们便约去鸣海的家玩。

我跟源治和伯母打个招呼便直接去鸣海的房间,内田和他正在玩扑克。

「嗨!你两个混蛋!发生那幺大件事我居然是刚才才知道啊!为甚幺不叫上我啊?」

「叫上你也帮不了忙吧内田,靠打架能解决的话我们早就干上一千次了。」

「对呢林,福泽那小子呢?」

「正在过来,被停学的就只有我们两个……想不到发生了这件事鸣海你妈还会欢迎我们啊……」

「说甚幺蠢话啊林,是我冲动害了你们吧?老妈那边我和舅舅也有好好解释哦。」

「可是鸣海,金王没有在学校那边说甚幺吗?」

「这件事我已经害到舅舅的工作了,不能再给他麻烦,自己做过的事就要自己搞定啊!」

鸣海虽然把事情都包到自己身上,但其实我们也责无旁贷啊,源治和福泽完全没向我们其他人交待意向,而打架上我也是下手最狠一个,如果只是轻轻教训他们的话,结果可能没那幺重吧。

「那幺鸣海大哥,所以你决定就职了吗?之前金王有位学弟不是叫你去打摔角的吗?」

「其实我去过了,不过已经向前辈请辞啦。」

「太快了吧?何况打架你也喜欢啊。」

「林你不会明白的,同样是打架但那不是我的生活方式啊……」

刚好有谁打开门中断了鸣海,而进来的家伙就是福泽,先在茶几放下炸鸡块:「神色那幺形重,在说甚幺认真的事啊?不会是破处吧?」

「刚刚我们在问鸣海大哥打算怎样罢了。」

听完内田解释福泽也认真起来坐到我旁边的空位:「是吗?的确是要认真考虑的问题啊,虽然你也能像阪东和内田那样找些不用学历的工作,不过最少考个高中毕业也比较多选择喔。」

「的确啊……我的理想要有高中毕业才能考,所以我打算转去八重读完高中哦。」

居然是八重?

「鸣海,你不怕光头找你麻烦吗?」

「事件解决了,光头他们表现都友好吧?总而言之就这样吧。」

「话说鸣海大哥,我倒没听过你有甚幺理想的?」

「喔喔,其实我也是近来才找到的,看看。」

鸣海转身在后方的柜找了甚幺,结果拿出来的是一张宣传单张……海上保安厅潜水士?

「看吧,男人的话果然要上船啊,还有去救人这种工作不是很伟大吗?」

「大块头,不会是有漂亮的女生派给你就上钓吧?」

福泽一句立即让鸣海哑口无言,露出一个白痴样,他的话倒不意外啦。

「鸣海,你要考虑清楚,这不是甚幺想做就做到的工作。」

知道背后理由,源治神情也认真起来,虽然和打仗没关係,但多少都是和生命职业,所以有些共鸣吧?

「我当然知道了林……咦?你电话响吗?」

源治口袋一阵铃声响起,他接起来便走出房间,先不管他了:「鸣海,你会游泳吗?做潜水员最少也得游几公里吧?」

「虽然没试过那幺长距离,不过我对体力有自信啊,别说这个了。啊内田,你放假不用陪女朋友吗?」

「别说些扫兴的事啦!朋友可是最重要的喔!」

内田没说完,源治就板着脸走进来,看来像发生了甚幺似那样说:「福泽,plan   b.」

「女王那幺快就放弃了吗?」

鸣海和内田不知底里也满头问题,但源治说是抽出学生会内鬼事吧?

我倒不讚成把那女人交给莉莉芙,因为莉莉芙大概会心软放过那家伙吧?可是源治却说要尊重她作为我们老大,那也没办法吧。

「她是有找出村岛出来,不过证据都在我们手上,她被村岛反咬一口,所以交给我们处理。」

结果不又回到我们手中嘛,不过这次倒出师有名,是莉莉芙自己放弃的。

「话说林,我想问你一个私人一点的问题……」

「内田你的语气有点呕心,我看内容再答吧。」

「你……应该不是一般人对吧?」

「是啊……由以前开始就觉得林你会太多奇怪的事,气质也和普通高中生差太多了。」

也是啦,这家伙那种表情也藏不住的,问题就是他对不对两人说谎罢了。

「……我相信你们能守秘密,何况就算流出风声现在也没太大影响,不过先旨声明,听完之后你们可能会怕了我,你们还是要听吗?」

「我们是好朋友吧?为甚幺会怕?」

「虽然有些好奇啦,不过如果太令林你为难的话,不说也没关係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隐哦。」

「鸣海你好像答得太轻鬆了,内田你也迴避了我的问题,简单来说你们认识的我只是其中一面,而我接下来说却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一面呢?个人建义,有些事不知道或许比较好。」

「就算如此,我还是想知道啊。」

内田说完鸣海也点点头,那幺源治也坐下来道:「我以前是僱兵喔。」

「僱……兵?」

「没错,就是受薪去打仗的人,不过不是效忠国家,而是跟受僱公司指示行动的士兵。」

接着源治说了很多我也没听过的经历,一来我没兴趣去翻他的伤口啦,福泽他倒不以为然,但鸣海和内田的表情也明显越来越害怕,毕竟这家伙说到自己玩拷问的事,现场有多血肉横飞我也见识过了,就算没在现场只是口述也远比血腥恐怖片可怕。

「就是这幺一回事,都不是编出来的,应该说多多少少你们也是见过我用些不太『正常』的技俩,才怀疑我身世吧?好了,你们感觉如何呢?这才是红毛怪的完全体哦。」

不管是残酷的屠杀、还是跟战友的出生入死,全都是像这家伙会做的事,有些地方甚至觉得已经轻描淡写了。

但就连早就知道多少的我,听过那幺沉重的故事心里也充满低气压,何况是鸣海和内田他们呢?

「所以,那又如何。」

「甚幺那又如何啊福泽?」

「这都是林的过去罢了,一切都是发生在我们认识这混蛋之前吧?这些过去有改变了我们认识的这家伙吗?」

「……也是啦,明明是我们好奇问的,而且还在翻你伤口,眼见着好朋友死去但甚幺也做不到,那种感觉很难受吧?」

「见得多也麻木了,何况很多时当下情况都不容许很激动的做甚幺,不而只会有更多伤亡,呼--所以你见有时明明应该上前揍到对方飞起我也没甚幺反应,就是这幺培养出来的。so,还有甚幺问题吗?」

我觉得源治虽然还保持镇定,但心幢应该很怕失去鸣海和内田他们,不料那两个家伙居然是抱过去,干!我要洗眼了!

「你们两个基佬想怎样啊呀--」

「林你也一定很痛苦吧?」

「再不放手你们两个蛋蛋都会很痛苦!呼--to   gay,我们需要直一点,福泽,你有带来吧?」

「我一直也很直啦,是你们几个很基罢了。」

「怎直也是小金菇啦--」

一如平常的闹起来,最后福泽也拿出USB,用鸣海的电脑来开a片播影会。

这片合我口味,女主角奶子超大的。

「hell!不是理香的收藏吧?这种假奶有甚幺好看?」

「源治你个基佬因为只爱看胸肌吧?」

「林才说得没错,你们没玩过奶子的处男根本不懂。」

「内田你这家伙说甚幺?有女朋友很了不起喔?」

「有女朋友当然了不起,童贞大块头。」

「福泽你明明有女朋友还是童贞,还好意思笑鸣海的?」

「林,来决斗啊!混蛋!」

「是要比老二长吗?」「吵死了你们这班臭小子!」

打闹间金王开房门大吼,大白天满身酒气,这家伙还算是老师吗?

「舅舅,你那幺早就放工?」

「白痴小鬼!现在几点啊?」

看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七时多了,源治的故事原来说了那幺久吗?

看看手边的啤酒,金王又背着我,我便打开拉环灌到金王口中:「总而言之喝啦--!」

这家伙明明在学校是我们的剋星,但一放学就和我们打成一片,真是不可思义啊……

在酒精加成下我都不知胡混了甚幺,不过时间好像很晚了,我们几个人各自回家,不过源治那家伙好像比我还醉,完全不像能自己回家啊。

「喂废物,你能回家吗?」

连回答我都只能挥一挥手,看样子完全不行啊。

不过离鸣海家也走了一段路,回去的话只会更麻烦,只好捉着摇摇欲坠的他去到车站的长椅上,再去便利店买了些茶,真麻烦啊,我自己也没有很好状态……

不过一回去长椅,那家伙就拿着电话在和谁聊,也散发着不要靠近的气场,那我只好偷偷去到他背后的柱子。

「……刚刚和那班混蛋喝完酒罢了……嗯,对不起山田,之前我不应发你脾气的。」

山田?这家伙和山田在通电话?不是说只能写信联络的吗?

这家伙不会是挂着山田挂到有幻觉吧?那不是很危险吗?

不过靠过一个也送不了他回去,先叫春香那家伙吧。

电话一接通春香的背景就很吵,大概在酒吧甚幺吧?

「春香,你现在有空吗?」

「嗯?这个时间找我有甚幺事吗?」

「源治那家伙喝醉了,能帮忙搞他回去吗?」

「好吧,你们在那里?」

「我们在新代田站啦,还有春香,有件事我有些担心而你可能知道的,现在源治跟山田聊电话,是不是他幻想出来的?」

「这种情况我是见过一次,最少他电话真的有响过啦。」

最近我在玩一只旧游戏,说有个特种部队因为误杀大量平民而开始出现幻觉,我怕失去山田对这家伙打击太大,他也开始有精神病了。

「总而言之先来接你们好了,等我一会哦。」

挂线后回望那家伙,露出一副满满幸福的白痴样,嘛,就算是幻觉那家伙高兴就好了。

  • 名称:乳房与月亮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4: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