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鬼追魂超清在线观看

最近两天几乎让我累跨了……

不单学生会日常的工作,暗地里搜集风纪委员的罪证,还要查出到底谁是内鬼……

其实我是不是应该投降,让源治他们去处理呢?

放学后的学生会集合,一如平常处理着事情,结束后就只有我一个人留下来。

忽然间桌上有谁放下一杯牛奶咖啡,抬头一看原来是远山她。

「远山妳不是回去了吗?」

「新人留下来加班是常识吧?我又不像桂学妹能力那幺高,自然要多努力啰。」

「我们又不是甚幺黑心企业,做完自己份内事就可以回家了,怎样也好,谢谢。」

盖上笔记电脑接过咖啡,我的确需要休息一下,脑袋已经完全转不动了。

「莉莉芙小姐为了源治君他们的事,相当操心了对吧?」

「的确呢……」

各种意义上也因他们而起。

忽发奇想,要不要问远山的意见呢?虽然她加入只是数天时间,应该也不知太多才对。

先旁敲侧击一下,再决定继续与否好了。

「话说远山,这次事件你有甚幺看法呢?」

「……是有些奇怪的地方,但以我身份不知该不该开口罢了。」

「是甚幺意思?」

「说前辈坏话甚幺很奇怪吧?何况我几乎不认识她为人。」

前辈?啊,看来走运了。

「反正只有我们两个,也没甚幺关係吧。」

「大概莉莉芙小姐妳最近太疲累,没怎注意到村岛学姐的异样吧?还是她本来就是这样的?」

「的确我没放太多心力在留意其他人,村岛她发生甚幺事?」

「其实我觉得村岛学姐有些奇怪是在暑假的时候了,有一次我和源治君、柏木和凤凰院妹妹她们出去玩,源治君忽然说觉得被跟蹤,就自己回头去找,不过当时倒没有发现呢。」

「这时凤凰院妹妹忽然就见到熟人,那个人正是村岛学姐她。」

「学姐她很快就说要离开了,那时我只是觉得她是位比较怕生的人吧?直到日前源治君他们出事之后,我才把这两件事连繫起来,真的只是巧合吗?」

「于是这几天我也在留意村岛学姐的动态,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很焦急,似乎在担心甚幺一样,就是这样了。」

「那幺远山你觉得,那段片会是村岛拍的吗?」

「没有证据倒不能这样说,不过有些事好像巧合过头了。」

「……接下来的事请远山妳保密,其实最近我烦恼的事便是学生会里有内鬼,而妳的资讯让我锁定了目标,这次一定要郑重向妳道谢。」

「单凭这些巧合的话,莉莉芙小姐妳会不会武断了一些呢?」

「其实我另外有些证据,是把内鬼指向了横山和村岛之中的一个,而听完远山妳的证言,几乎可以肯定是村岛了。」

「……不过到底为甚幺学姐要出卖学生会呢?」

「本小姐也想知道……对呢远山,有件事不知能不能拜託妳的,其实最早告诉我学生会有内鬼的人是爱德华,妳跟他是好朋友对吧?」

「可以容我拒绝这个请求吗?我不想和爱德华再有亲戚以上的关係,因为不想他有甚幺误会。」

远山的确是个很聪明的人,说到一半就大概想知我做甚幺。

「没关係,总不能强人所难的,而且我也很感谢妳帮了我解决一个大难题。」

「能令莉莉芙小姐妳展现笑容是我的荣幸呢。」

温柔贴心的笑容一样的治疗,果然不愧月桂王子的称号,最近一穿回男装就有很多一年级的迷妹呢。

「话说远山,妳真的不是那一边的吗?」

「……为甚幺你们总是这样想的?我男装只是因为轻鬆罢了,而且这样和男生玩也比较自然。」

「就像源治明明很好女色,但总会觉得他是基那样,气质问题。」

「那还真是糟糕呢……话说莉莉芙小姐,都这个时间要一起去吃晚饭吗?」

「都好,请让我来请客吧,作为感谢远山妳帮了我一个大忙。」

姑且也要放鬆一下,不过回到家之后我便要考虑下一步了,虽然所有证词都指向村岛,但我倒没有实质证据能和她对质,非得要和源治他去讨证据吗?

虽然觉得多半他都不会给,不过还是发电邮问一问吧:「源治,本小姐已经知道谁是内鬼,你手头上有些证据和内情对吧?我希望能得到它来和村岛对质。」

「我拒绝,二分一的选择妳要撞也很容易,别耍这些小聪明,靠自己吧。」

果然……我想就算把推理和论据告诉他,也不到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就只好用心理战去和村岛对决了。

不过单靠我自己一个还不行,还得找些武力值比我高的人帮忙才行。

回家后把事情告诉茜亚,当然她也乐于帮忙,而我还要多找一人作保险,而能胜任的人也只有一个,我便马上联络她。

「柏木,有件事想请妳帮忙,可以吗?」

「嗯嗯,当然没问题莉莉芙小姐,之前的事还没正式向你们道谢呢。」

「我想妳帮忙来抽出学生会的内鬼。」

「咦?内鬼?」

「没错,之前源治他们那件事,就是我们内部有人变节而引起的,至于目标本小姐已经锁定了,而我想妳帮一帮我,因为她变节的理由似乎另有内情,希望你能在我盘问过程里做一做护卫。」

良久电话的另一边也没有回应,嗯?

「柏木,妳还在听吗?」

「……莉莉芙小姐,那个人都已经害得鸣海学长要退学,我们不单不是狠狠教训她,还要去同情她吗?」

「怎说那个人的确在学生会工作了很久,而更重要的我想利用她找出风纪委员的把柄,将背后的敌人连根拔起,这才能真正解决事件。」

「……那幺莉莉芙小姐妳想我怎做?」

「我会把对方单独约出来,这是我希望妳和茜亚先做好埋伏,如有应对任何突发事件,可以吗?」

「……我明白了。」

由开朗的语气在那瞬间变得死气沉沉,这倒令我有些担心啊……

「姐姐,柏木同学她做甚幺?」

「似乎她对有机会宽恕村岛一事很激动,搞不好会做出冲动的傻事呢。」

所以我才没透露村岛的姓名,但看来接下来的行动她也未必受控。

「……其实连我也觉得姐姐妳会不会仁慈过头了,也很难怪柏木同学会生气吧?」

「依源治言语间透露,村岛也是被迫的,看情况我也想帮她一把,因为你哥哥也说明由他处置是会杀死村岛……最少在这事上要赔上生命也太超过了。」

「也是呢……」

「那幺茜亚,妳和源治又怎样呢?」

跟姐姐和笨蛋不同,源治也有说过不是生气甚幺,他们疏远的话也很奇怪吧?

「姐姐妳也看到吧?就算我想搭话哥哥的态度也很冷淡,连想道歉也做不到啊。」

「我觉得源治是没找到怎样和有男朋友的妳该怎相处,一来心情上也没真正接受最疼爱的妹妹被别的男人抢走了,而道德上也总不能像以前一样那幺亲密。」

「茜亚妳别忘记,不管是妳有了男朋友还是老公,源治那个笨蛋才是永远最爱妳的男人啊。」

男女之情离离合合见惯不怪,但源治那几乎是亲子之爱我相信是永恆的。

「这件事完结之后,我再帮妳打听一下那笨蛋的心情吧,不过目前是要处理村岛先。」

「当然了,不过姐姐妳也要注意休息啊。」

语毕,茜亚就抱过来再靠到我耳边轻声说:「冰箱那里有个小盒,里面有块巧克力蛋糕,只有姐姐妳的份喔。」

啊啊,真是贴心的妹妹,虽然马上就要睡的时间还吃蛋糕……不不,这几天太过动脑,一定要补充糖份的。

第二天放学后的学生会里,通过操作各人的工作令村岛、柏木和茜亚都是随时走动的,接着才开始我的作战。

以送件为名先让柏木和茜亚离开学生会室,而我也一早跟她们说好去我以前办公室埋伏,而再叫村岛去办公室找资料为名引她过去,因为一切都像日常工作,她似乎也不以为然,当然等她们都离开后我再用去洗手间为名跟上去。

去到办公室的门也是半掩,茜亚也发来对方就位的电邮,我便小心推门进去。

「……会长,为甚幺妳会过来的?」

「村岛,妳到底做过甚幺事我两都一清二楚,不考虑一下自首吗?」

没错,这便是本小姐的心理战术,隐藏底牌虚张声势。

摆出一副已经知道一切的态度,一向软弱的村岛自然会掉下陷阱,当下问不出因由不是问题,最重要是给出我已经知道她把柄这讯息,当她投降之后要知道甚幺也不是难事。

「我……我不明白学生会长妳是甚幺意思。」

「陷害源治等人、出卖学生会等等妳到参与其中,到现在妳还想装疯扮傻吗?」

「请妳别含血喷人,学生会长妳能拿出证据吗?」

「证据甚幺……不就是妳在风纪委员手上的把柄吗?」

这步棋虽然是很冒险,但这才能让虚张声势效力放到最大。

根据远山的观察,村岛这几天表现很焦急,没推理错的话,自然是风纪委员被袭后被抢去一切财物这消息了。

因为她的把柄大有可能就藏在其中一位风纪委员的电话里,而被抢去的话很大机会秘密也会流出,利用这个忧虑自然达到威胁这目的。

现在,鞭子过后自然要有糖果,就像坏警察、好警察那样,毕竟我目的是要让她变成双面谍。

「村岛,其实我选择单独引妳出来而不是公开处刑,我是想帮妳的,妳的把柄都已经不在久寿川美树他们手上,也再不用害怕他们了。」

「既然妳说有我的把柄,就公开它吧。」

咦?

「学生会长妳一直在含糊其词,要是妳真的知道的话,为甚幺不现在先说出来呢?妳不是说只有我们两个吗?」

没想到一向弱气的村岛头脑会如此清晰,一口气就将我的长矛都击破。

「因为会长妳手上一点证据都没有对吧?就算我承认了出卖学生会那又如何?妳也耐我不何吧?不好意思我失陪了。」

仿佛变成另一个人似的,不单是化解本小姐的攻势,还一手起翻起我的底牌,打草惊蛇后就像她所说,单靠我已经再耐她不何。

「村岛,如果妳现在选择离去的话,会有不可勉救的后果,就算是这样也没关係吗?」

「学生会长妳穷得就只有恐吓吗?亏妳还是月桂的女王啊,连久寿川美树也比你利害多了--碰!」

一个拳头向她充满嘲讽的脸挥过去,当然不是出自我手,而是柏木她。

就算由沉默宅女蜕变,体能也敌不过柏木,轻鬆就被柏木按倒,被骑在身上狂揍,我和茜亚当然上前拉着她,费尽吃奶力才勉强拖起柏木。

「这个贱人根本毫无悔意吧?笨蛋莉莉芙小姐妳还要妇人之仁吗?为甚幺不先找满证据才做啊呀--!」

「我也是有难处才兵行险着的,要不绑手绑脚本小姐也不会冒险啊!柏木。」

但我无可否认太鲁莽轻敌,平常村岛太不显眼,没摸清她个性就行动……

「……这些伤我会找个借口编过去的,就请我们继续好好相处吧。」

「可恶!可恶啊呀--!」

单单要阻止柏木我和茜亚也费尽气力,根本没再没余力去对村岛做甚幺,只能看着她离去。

「冷静点柏木同学!」

「茜亚同学你叫我怎冷静?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害得学长他们那幺惨,而妳们居然阻着我连揍她一顿都不行!」

「明显她不会因为暴力而有所退让吧?打她那只是单纯发洩罢了。」

「不而还有甚幺办法?莉莉芙小姐妳不是连皇牌都被识穿了吗?」

「因为真正的皇牌不在我手上,唉……不过也应该向妳道歉的,柏木,是我失算了……对不起。」

柏木没再挣扎,默默待了一会再开口:「……不不,稍稍回想过来,也很难想像到村岛学姐真面目,正常来说莉莉芙小姐妳的威胁应该有用才对。」

「怎说也是我冲动鲁莽,呼……总而言之我不会再心软,会让她受应得的报应的,柏木、茜亚可以先回去吗?」

她们都一回先离开,而茜亚的表情似乎有些担心……

坐到久未使用的坐椅上,我也打电话给源治:「源治,有事跟你说,有空说两句吗?」

「妳等等……well,如果想套情报的话我会挂线的。」

「我打算投降了。」

「喂,连三份一时间都不到,妳会不会太快放弃啊?」

「源治你有意识到自己『游戏』有多鬼畜吗?你把所有证据扣起来,就算所有情报都指向村岛也没法证明他做过甚幺……而刚才我已经输了。」

「我不打算吐出半只字,不过有兴趣听发生了甚幺事。」

「事情是刚刚发生的,集合了各种情报后我便引了村岛出来,而着推理出来的理据去威迫她投降,但她看穿了我没证据在手,结果就若无其事的离去啊……而已经打草惊蛇底牌又被看破,已经无法对她做甚幺了。」

「被反将将死便投降了吗?」

「因为源治你也没打算将证据交给我吧?那幺不如我们来个交易吧,以不对她人生安全做成严重威胁下,村岛交由你们处理,而我想口头上知道她帮风纪委员的理由,怎样?」

「成交。不过先提醒妳一点,听了之后就不能反悔,以不杀死那女人的前题下任我们处理,妳肯定交易?」

「最好也别做犯罪的事,不过既然是我乞和的,随你们决定。」

「差不多,那家伙的弟弟好像是甚幺名校的明日之星,表面上有大好前途,不过背地里倒有吸毒和迷姦之类,这些把柄都被久寿川拿到手,如果那些罪行被公开的话,他就会还原成表里一样的渣滓,而他姐姐就为了保护这人渣而帮风纪委员来整我们,就是这样。」

……为了保护家人这件事可以说值得表扬,但如果那位家人是人渣呢?

「so,听完之后有没有些同情呢?」

「一点都不,请你让他们姐弟得到应有的果报吧。」

「居然,我还意为听完他是为了保护弟弟会心软。」

「有听过甚幺是大义灭亲吗?吸毒勉强算是个人的事,但去到迷姦等等就完全超出道德底线,这种情况不单不是劝对方自首以改过自身,还包庇纵容,毫无值得可怜的地方,我还得为自己一时妇人之仁而反省。」

「wow,我开始担心妳那天会不会『大义灭亲』了。」

「最少你杀的也称不上是好人,不过对于你每次都以过激的报复本小姐以予以谴责的。」

因为一些相对小事就杀人,在一个文明社会是不能容许的。

「anyway,那我当妳是默许了,out.」

各种意义上也是失算啊,如果有考虑到问题是出于村岛的亲友,那就会先做好準备……不过说不定交给源治他们去处理,才是对村岛姐弟最好的处分吧。

*   

  • 名称:艳鬼追魂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3: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