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猎色超清在线观看

又当完一天免费司机,心情真的差到作呕,尤其夏娃来了之后我连晚饭都不想跟他们一起吃,这次旅行简直贴钱买难受。

所以我接受了春香的提议,和白痴三人晚上一起到市区的酒吧玩,尽管我对把妹没太大兴趣,但能换个心情尽情吃喝也不坏。

不过我就不太知为甚幺他坚持要变装。

「那幺也不明白?就算惹上麻烦,也可以换回去,没那幺容易被认出来嘛。」

「你好像预了会招惹麻烦似的。」

「还有啊春香,这里是沖绳,就算被认到也没问题吧?」

「就是人生路不熟才更要小心啊,别那幺啰嗦了,来吧。」

换了些衣服和用了暂时性的喷雾把头髮染成别的颜色,春香就再去租一部车开去国际通。

跟着他去挑夜店,春香的属意也是没那幺高级的地方,意图是甚幺就很明显了。

进去叫了些啤酒、汉堡和着条,边吃边喝,春香那家伙还没走开。

「你这混蛋怎幺了?」

理香那家伙一边问就一边把一大杯啤酒喝光,对他来说这已经是像水一样的吗?

「还不是来了个麻烦人吗?」

「我完全不知道弟弟君你有甚幺好抱怨啦,夏娃小姐样貌漂亮身材好、有学识主见又懂大体、家世一流,反倒你就算以西园寺秋人的身份也不见得衬得起她哦。」

「这我当然知道,所以我宁可他去缠着别人,别来找我。」

「法克,有那幺好条件的女人倒贴你,根本是三生有幸了,我是你就一早準备好做源治海赫啦。」

「我没有你那幺没志气好吗?比起笼中鸟,我更想做一只自由的乌鸦啊。」

「嘛,你要去继续无意义的反抗就随便啰,不用等我,明早我会自己回去的,车你就自己开走吧。」

似乎找到目标,春香那家伙就头也不回地离座,留下我和理香那个白痴。

喝一口啤酒,我再问:「喂,这件事你是怎样看?我认真的。」

「有甚幺怎样看,刚才不就说了吗?样子就不用说了,夏娃的奶子大到可以放到桌上,我重新一次!是可以放到桌上的g奶!」

「你除了样子和奶子就不会看其他吗?」

「那家伙不看这两样难道看性格吗?啊!看钱也可以啦,以她钱包的深度就算长得像肥猪王也一样很多人想上,更何况是那幺高级的正妹?所以根本没人搞得懂你在扭捏甚幺。」

「你刚才不就说出了重点吗?性格啊!那种自以为是的性格你觉得没问题吗?像说跟你换房间那样,是完全没问过我意见,那不是完全在强暴别人的自由吗?」

「别说到你性格好得可以嫌人似的,加上问你都是多余的,难不成你会答Yes吗?我觉得夏娃是完全摸懂你为人才选择这种行动的。」

「说到底就是你这家伙对她每次都扭扭捏捏,夏娃才会把手段一步步升级,我觉得如果你乖乖跟她说『做我的女人吧,我会让妳幸福的』,她绝对会千依百顺,你想怎去玩她都不会管你才对,反倒你现在那副得性,『自由』才会被她一步步迫到一点都没有。」

「你还有机会做大男人的机会不多了,再下去就算你投降也会变成奴隶哦。」

「你根本不认识夏娃,投降只会让她得吋进尺好吗?」

「我觉得你才不认识她,或者你们认识太久才有了偏见吧?在我来看只是捧一下她,夏娃就会得意忘形了,所以你来一记直球攻略她,才会得到你所希望的自由啊。」

真的是这样吗?可是万一这场赌局Show   hand输的可是我人生,但像这个白痴的预测也不无道理,现在我好像进入了连续败北的节奏,早晚也会输光手上的筹码,倒不如在还能翻身的情况博一局吗?

「喂源治,那边好像很多黑道啊。」

顺着理香指的方向一看,有一班一目了然就是黑道的家伙在围着甚幺似的,慢着。

「那边不是春香刚刚过去的方向吗?」

会意之际我两也动身过去,刚去到人墙就被挡住了。

「滚开,没事好看!」

「九成关我们事的。」

强行穿到人群当中,我们的回头路也被封上了,不出所料,春香被两个人压在地上,而沙发上侧是一个妖艳的婊子,再加一个黑道老大一样的家伙。

「你不是专家吗?为甚幺还会中仙人跳的?」

「拜託,现在就别在说风凉话好吗?」

「你们是一伙的吧?这家伙刚才调戏我的女人,可不会那幺容易放人哦。」

「是想要钱对吧?」

「想不到你这金毛小子通情达理啊,那就一口价,五百万日元。」

「sick   my   dick,500元都不会给你,命就有一条,有种就来拿吧。」

话没说完,身边几个喽啰就用枪指到我和理香头上,要玩得那幺大吗?

「我劝你别在我地头那幺嚣张哦,现在没一千万你们也别想走。」

跟理香打一打眼色,我想他都知道我想干甚幺,就来大闹一场吧--

快速一蹲避过头上所有枪口,找了一个最弱小的家伙拉着他拿枪的手来个过背摔,同时把手枪抢过来。

当所有拿枪的家伙都被我吸引到,理香也有所行动,而我这边就随手捉了这喽啰当挡箭牌,转身把背靠向墙时这家伙刚好帮我挡了两枪,我再单手还击对着其中两个枪手手臂各打一发,直接杀人搞不好很麻烦,暂时废了他们反击力和警告他们我们枪法不错,我想没有更好的办法。

唉,我居然会怀念以前在阿斯密时随便杀的日子……

「喂喂,全部都别动哦,有谁动的话难保我紧张起来就--碰!啊!你这家伙也别想做甚幺小动作哦。」

在我成为众矢之的时,理香也成功抢枪架到他们老大的脑后,警告完所有人他就一手拍在那家伙的光头上。

究竟是我教导有方,还是他已经进化到懂在这种情况做甚幺呢?

「nice   done   rabbit.」

「哈,连人都不敢杀,你们够胆动我分毛吗?」

这种情况用说没用的,我马上瞄準他老二开一枪,中正红心。

「啊呀--」

「或许到时你会求我杀了你哦,你要知道人没那幺简单就死掉的,我心情不好就很多事可以玩了。」

「别动啊呀混蛋!」

毫无怜悯,理香再用力揍这个新进太监一拳,而我的枪口也指向架着春香那两个人,示意他们放人。

看来我的枪法也吓到他们,两人也乖乖离开,而我就扫视一下找逃出路线。

前门早就因为枪声引起的混乱堆得满满,看来就只有后门可走。

「go   to   back   door,now!」

春香躲到我们身后,理香架着那家伙来到我们这边,看好往后门的路线没埋伏就把半死的盾牌推出去,再双手举枪看好有没有想反抗的家伙。

来到后门春香也终于聪明一点帮我们开门,再确认门外没敌人才叫我们出去,而我就是殿后的一个。

看到有谁想拿枪还击,我还是老样子射向他老二,搞不好这种威吓力比杀人更可怕就是了。

「你的车在那里?还有车匙。」

「我没有车……不不不,车在转出去的停车场,锁匙在那边的小弟身上!」

不用枪指着他头也不会学乖,我们继续架着他去停车停,那里正有两个流氓靠在一部车聊天,目标明显不过。

「把车匙交出来。」

当我先一步出去用枪指着他们,这两个白痴似乎还没搞懂是甚幺事,还想拔枪还击,不过我这次立即射向其中一人的右手手掌。

理香架着他们老大出来,加上刚刚的警告也足够让两人投降,我再说:「把手放到我看到的地方,只準用左手拿车匙,这是命令。」

「好好……别开枪。」

注视着两人的一举一动,还好他们也肯乖乖交出车匙免了我麻烦。

别一别枪口示意他们滚走,他们也带着伤离开,而我也打开驾驶坐的门:「rabbit,跟人质坐到后座,prostitute,到副手,继续看好周围情况。」

「prostitute是在叫我吗?」

「你想的话叫asshold也可以。」

各自就位我也发动引擎开车,暂时看来也没追兵。

「真是引发一场骚动啊……搞得那幺糟糕不怕警察介入吗?」

「我劝你就马上放了我,我黑白两道都啊呀--!」「闭嘴死太监。」

理香不知何时干走了一把餐刀,还插在那家伙大腿上,记着这是餐刀居然插得进去,这家伙的兇残度可不比我轻多少了。

「弟弟,看一看倒后镜。」

我瞄一瞄倒后镜,后方有部车似乎在跟上来,也是意料中事,如果这个老大被抓也没人救,他也是当假的。

「做些甚幺让他们知道跟上来的后果吧。」

接着理香拔出餐刀,打开车窗将老大的头推出去,而我就固意把车靠向另边行车线,那边的车便和老大的光头擦身而过。

「救命啊呀--」

「你再叫我就驶过多一点。」

看着那部车放慢车速,我也叫理香把那家伙拉回来,再连续转了好几个弯,那些家伙就算是本地人也不太见得能跟上,看来甩掉他们了。

「喂,跟着要怎做?没理由总带上这家伙吗?」

「来到沖绳当然要游泳了。」

「蛤?你这个混蛋说甚幺鬼?」

「準备好打开车门,当车一冲出围栏就跳出去,準备好下水吧。」

说着我也用力踩油门加速,这里一条直路就可以冲到海里。

「弟弟你认真吗?」

「不而你也可以和那光头一起搭潜水艇的。」

「求求你!不要扔下我!你想要钱我也可以给你们!」

「你不是想逃的吗?现在求人得仁了吧--」

比起春香理香一点犹豫都没有,已经解锁身边的车门,我也放开方向盘做同样动作,春香那家伙才意识到我们来真的。

冲上行人路撞飞栏杆,整部车飞出去同是用力推门跳出去,眼见之后也有另外两个人影也掉了出来,那就好了。

一落水我就尽力浮上来,另外两人稍后也浮出来了,我就指着岸边一处:「看见那个下水道入口吗?去那里集合,快!」

全力游到那边上岸,我才发现春香那个废物严重落后,对着理香指一指入口的铁栏他也知道做甚幺,而我再去把那个废物救回来。

拉着他来到岸上,理香也拆掉铁栏,我们先进去他就再把铁栏装回去,再焊上。

「还没能休息,还得进去找个藏身所,理香你暂时别用火,不知会不会有易燃气体。」

「居然还没能停下吗?」

「春香你这个混蛋还好意思抱怨啊……」

「比起发牢骚找紧时间吧,别忘了我们的处境还不安全的。」

「理香和弟弟你那幺可怕,那些家伙还够胆追上来吗?」

「一时三刻的确能吓到挫屎,但我们干上的是一个黑道组织,再废他们也有所当的组织力和人数,就算我们全副武装也不见得打得过他们。」

「还有啊,我想接下来就是要低调隐密地逃对吧?」

「没错。」

「我知错了,回到东京之后让我帮你们各实现一个钱解决到的愿望来报答吧。」

「回得到东京才算。」

「源治啊……那你又会不会悲观过头啊?有我在只要没目击证人我都可以把他们烧成炭哦。」

「如果给我一把步枪、满满的弹匣、战术背心和头盔和一个战术手电筒我或者会乐观一点,但我只有这fucking笔型电筒。」

原本想着不会有甚幺大事,把很多随身都会带上的小工具都放在东京,现在身上最低限的装备根本不够用。

走了一阵子终于有照明系统,好处是我们都可以有良好视野,但相对地这也说明是有人常驻管理,搞不好我们会被这里的工作人员发现。

「喂,上面那些是通风口吗?那应该没甚幺危险气体吧?」

理香指着天花通风口,不过这种空气又不算流通的环境我也不肯定。

「无法肯定是否运作,保持假设环境危险。」

再走了一会,前方有两条路,两边看起来也差不多。

「是商量一下走那边吗?」

「只有一开始转过一次弯,左边这条直路应该还是依海岸走,要逃的话我们得深入一点。」

「但是我们连绘製地图甚幺都没做,肯定会迷路吧?」

「所以我们现在目标是找到房间,搜索一下有没有逃生路线图。」

「啊,前面是不是有房间?」

春香一说我也看到一处有门,过到去门牌就只是编号,没标示是甚幺用途的房间。

门锁是锁上的,我也只好用工具来开锁,拉门进去似乎是甚幺休息间,摸摸前方的桌子也没甚幺灰尘,应该还有人使用的。

春香打开电灯和通风系统,我也看得清楚,这里有些柜、一台电脑、茶水间、一些工作服也挂在墙上。

「看来我们的运气也没很糟糕吧?」

「或许吧,理香,点清一下手上的弹药。」

我和他抢到手的都是GLOCK   17,退出弹匣看我只有三发9mm。

「三发,你呢?」

「十二发,嗨拿去--」

理香把自己的弹匣抛过来,嗯?

「交换一下吧,枪在你手比较有用。」

我两对笑一下,就把一根烟连原来的弹匣抛回去,而我再咬一口烟时,那家伙就用魔法帮我点火。

「那幺,现在先决定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方向吧。」

「弟弟君,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不过有办法回去拿车吗?」

「喂!春香你白痴吗?刚刚才说要低调行动吧?开车太张扬了吧?」

「不不,如果拿到的话,反而比我们徙步行动来得好。」

「怎可能啊?」

「智障你不想一想,我们三人的外观特徵都已经被认下来了,就算换回衣服和髮色也相当可疑,反倒在车上可以避过路人的注目,他们不是甚幺政府单位设不了路障,而且我们开来的车没被他们认到,这是优势。」

「那幺说开也顺便说了,回到街上不要三个人一起行动,各自散开保持距离,理由刚才也说了。」

「那幺弟弟,依你的经验接下来应该怎做呢?」

「嗯……以拿到车为前题,接下来一两天先离开中部,如果没问题第三天就立即去机场离开沖绳。」

「就像刚才所说,徒步的话就保持距离,最多两个人一起走,注意路上那些黑道的动态,还有在电视和网路上看看有没有跟我们相关的资讯,毕竟刚才也开了几枪,条子有可能介入。」

「那幺源治,为甚幺不再躲久一点?」

「本来留在沖绳就不会安全,两天这个数字是我估计对方的搜索圈扩大时间,而在範围够大时直接冲回机场逃走,这相对地安全,不过这也建基在对方有相当势力和专业作为前设。」

「乐观一点看,他们应该没有跨市构成一个有效搜索圈的能力,不过相对地在中部的低级地方,比如酒吧、夜店和宾馆都有一定线眼,所以不能去那些地方,更甚整个沖绳都不应去这些地方。」

「事情因我而起,所以接下来一切洗费我来出吧,那幺也是连住酒店也要分开。」

「最好如此,不同房不同层,以防万一。」

「那幺女人们应该怎算呢?」

「我们逃出去再通知她们吧,当然不要有接触。」

「那幺现在去找一找这里的地图吧。」

「喂,这个算吗?」

理香指着墙上的逃生路线图,上面标记着一些出口的位置。

「可以参考一下,春香,拍下它。」

再用电话打开地图对照一下,还好那些出口都有写町名和街区,让我大概对照位置。

「对照地面的话,我们现在大概在这里,而我们的车是停在这里,所以最近的出口应该是这个。」

标示着地点结他们看,理香似乎也看到路线图上的距离:「三公里没有很远嘛。」

「不过只能有一个人去拿出,另外两个人要去这里的出口等,毕竟是在危险地区,要隐密就得分散行动。」

「我想现在的样子他们也认得到我们吧?衣服甚幺全都在车上。」

「不是有些工作服和头盔吗?穿着的话可疑度就降低了对吧?」

「没错,那幺该行动了。」

弄熄菸屁股就过去拿了一套工作服换上,接着就看着地图往第一目的地走,直到目前也没甚幺异样,除了有些像猫一样大只的老鼠偶尔跑过。

「接下来你们都懂看着地图走吧?我先去拿车。」「慢着源治,让我来吧。」

理香突然轻力推开我,再準备爬到梯上。

「你认真?」

「当然啦,你这家伙总是把最困难的部份搞定了,而我学了那幺多都没机会试一下,你就当作是考试吧。」

「……好吧,由现在开始给你半小时时间,超过这个时间都不见人就当你被抓了,我们也没办法救你。」

「知道了,你们也别浪费时间,走啦。」

「慢着,拿去吧。」

我把手上子弹比较多的枪交给他,但那家伙却继续爬:「我拿它来吓人就够了,子弹的话还是在你手比较有用,走啦--」

好吧,最少没消音器的枪很难在非交战区用,刚刚都因为枪声而不知引起多少麻烦了。

分头行事,我们也赶去另外一边的出口。

「源治,你就放心理香一个人做这种危险任务吗?他没你那幺熟练吧?」

「相信我,他有足够的能耐胜任,问题就只是有没有相应的运气罢了。」

「你这一句一点也不安慰啊……」

「事实陈述罢了,就算是我去也一样会碰上这个问题,所以放心让他试试就够。」

没多久我们就走到另一边的出口,爬上梯推开人孔盖,来到一条后巷里。

四周除了垃圾都没有人,稍稍可以放鬆一下了。

刚拿出香烟,春香就对我招招手:「能来一根吗?」

我没小气得连烟也不给她,递了一根我便先帮春香点烟。

「我想我欠你们一个正式的道歉,还有道谢对吧?」

「比起这两个,我更希望你收歛一下,自暴自弃也玩了几年了吧?我知道叫你别玩女人已经是不可能,但最少别看到有洞就脑冲,今天是运气好才能救到你,下次就很难说了。」

「的确呢……啊,虽然现在才说有点白目,不过我有在想刚才如果乖乖附钱的话,事情会不会变得简单呢?」

「少白痴了,你见我们一出现也就狮子开大口地加价,你爽快给钱他们也只会不断勒索到你乾。」

「是呢,关于把妹的事,我也认真反省和收歛的了。」

再抽了几口,我就收到理香的电话,希望不是他被人捉到了。

「喂,车我拿到手了,不过你们的位置到底在那里?」

「春香,开电话的gps……呃,我想用口说比较难,我用电话发送给你好了,小心一点。」

「知道了,不过啊,刚才看街上那些黑道似乎是往海边走呢。」

「大概因为是我们在那边失蹤,他们还没有效组织吧?那幺我们得避开东边了。」

挂线后把地图传给理香,没几分钟他就来到街上,快步上车而我也跟他换一下驾驶位置,再给他一口烟自己来。

先往南部的郊外开去,四周连鬼都没一只,大概安全了。

「找个地方停下来休息一下,再去联络一下那班女人。」

「啊!那边是不是有建筑物甚幺?」

虽然没有灯火,但理香所指的位置的确有甚幺两三层建筑的轮廓,那就开去看看好了。

「喂喂,真的要停在那里吗?气氛很不妙啊……」

「不就废弃的汽车旅馆罢了,跟之前的学校比起来连游乐场都算不上啦,还有这种地方不是更安全吗?对吧源治。」

「ar……不肯定。」

「让人不敢接近的地方才是最棒的藏身地点吧?」

「那是对迷信的日本人而言罢了,换我们以前的做法,就连女鬼的内裤也得搜清楚,当然我猜那些黑道应该没有军事专业,所以应该是安全的。」

把车开到后方的园里,再停到隐蔽处,终于算是鬆一口气了。

一下车,春香的表情就像拉屎在裤里一样道:「看来我们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差啊……」

跟着她眼光看过去,远处有只穿着白衣长髮、经典的女鬼在游蕩着。

「管她是人还是鬼,别来烦我们就够了。」

「烦的话就痛打一顿好了,再不是就直接烧啦。」

「你两个是认真想这样做吗?」

「是做过了,好啦打去找找那班女人好了。」

理香说完打电话给不知谁:「喂?是我啦,我们大概不能一起旅行下去了,吓?怎幺说呢……」

给这个不懂说话的白痴来解释只是浪费时间,我便把电话抢到手:「喂?」

「源治,到底发生了甚幺事?」

是莉莉芙吗?

「简单而言春香招惹到麻烦,而我们也被拖到水里,而接下来跟你们会合会很危险,所以之后的行程都是你们自己去玩好了,我们会自己找办法回东京。」

「具体闯了甚幺祸也不能说明一下吗?」

「不太方面,而这件事只能让我们圈内人知道,你懂我意思的,还有如果在电视上看到我们的话,就通知一下我们吧。」

「你们到底闯了多大的祸啊……」

「希望妳不会知道,总之对外的说法甚幺就妳搞定吧,要司机的话夏娃也有办法的,东京再见。」

挂了线就靠到车上,春香那家伙却带着一副比刚才更害怕的样子,不断拍我和理香:「喂喂,她不是要来吗?」

那边的女鬼似乎一步步过来,要干上我们吗?

「喂源治,那不是很像学校里那些家伙吗?」

「感觉上这东西有自主得多了,来得正好,让我发洩一下吧。」

作势要解开腰带,那两个看我的表情比见鬼更惊慄。

「不是有活的正妹不干去干死人吧?」

「just   kidding.」

「弟弟,告诉我,你有没有姦过尸啊?」

「怎可能有啊白痴!我不是说在开玩笑吗?这玩意连样子都不到怎能干下去?」

「所以看到脸就会干吗?」

「fuck   you!」

「跟她说啦--」

说着女鬼已经过到来张牙舞爪,而我就捉起她左手腕,转身同时一扯,将她手肘对到肩上,蹲下来用力一撞就拆了这只手。

而理香就在失去平衡之际一脚把女鬼扫下,摔在地上的女鬼就被我们无情的乱脚踩踩踢踢到半死。

看样子也差不多,我就抽起女鬼,再一个右勾拳把他头揍得扭曲,而理香再补一记飞踢让女鬼滚开,再以招牌超能力来一记红烧女鬼,那东西没几秒就连灰都没有。

理香一站起来就跟我一起击掌,合作得不错。

「你两个不怕咀咒甚幺吗……就算对方是女鬼也相当过份啊。」

「死在我手上的人绝不下五百人,我会怕这种玩意?」

「还有啊,只要打得到的东西就没在怕了,春香你作为魔法师没有这种自觉吗?」

「我又不是战斗类的……何况这种能力比起魔法我更想叫做超能力啊。」

「随便啦,应该找地方睡了吧?」

「其实我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的护照都还在酒店的行李里啊。」

「Ar!Shit!」

「那也只好回去酒店一趟吧?」

这也没办法,机票甚幺春香有信用卡还有办法,但护照给莉莉芙她们拿去我们大概得游回本洲了。

开到去酒店附近我就找隐蔽处停好车,拿走春香的匙卡和原来的车匙,我就单独回到酒店,把我们三人的护照拿回手。

接着我也去莉莉芙的房间前敲门,把车匙交给她们处理。

「源治,到底你们发生甚幺事?我们帮不上忙吗?」

「对啊哥哥,突然就说要逃亡,发生了甚幺事啊?」

眼看整条走廊都没人,好吧。

「简单来说就是春香被仙人跳,而为了救她我们三个跟黑道干上了,开了几枪、把他们老大沉到海里,就是这样。」

「能把那幺惊险的事轻描淡写地说出口,哥哥你真是非常人可理解啊……」

「对比我以前做过的事也算不上惊险,好啦我得走了。」

「我想姐姐有办法帮你们处理的,不用通知她一声吗?」

「妳们喜欢就把事情告诉她,不过不用夏娃插手,我们应该逃得掉,回到东京就安全的。」

与她们分别后我也回到车上,去找些地方休息,养好精神应付接下来的情况。

之后两天跟着之前定好的行动方针,一直也很顺利,在电视和网路上也没出现我们的消息。

正到开车时看到路上有些黑道,我们才改变方向立即去机场。

虽然买到即日的机票回东京,但倒还要等多三小时,那就得在机场游览。

百无聊赖也只好去土产店看看罢了。

「你想买土产给谁?」

「鸣海啊内田他们也要一份吧?而且我想买多一些给山田,但不知有甚幺可以放一两个月寄过去。」

「你看这些全都是调味料啊,把这些当手信给山田没关係吗?」

「她们的饮食文化很落后,送这些过去给山田发挥,她的弟妹也会很高兴吧?当然小吃甚幺也要一点。」

「大概有多落后啊?」

「基本上就是烧热水煮些蔬果,顶多就是稍稍煎炒罢了,我记得那两小鬼吃到炸鸡和着条时直接感动落泪。」

「不是吧?」

「信不信由你。」

「嗯……不过我们都要买些酒豪传说回去啊。」

「啊,挑完就交给我附钱吧,由我去可以打拆哦。」

春香一说我就看一看柜台,是个年轻漂亮的女生。

「春香你这个家伙比起打折,更想打炮对吧?」

她只是笑笑回应理香,就拿着我们的手信去柜台。

「真是死性不改。」

这时理香拍拍我屁股,这家伙想怎样?

一瞄之下外面有两个黑道走过--

「来机场真的能找到那三个家伙吗?」

「他们应该是外地人吧?只要守着机场和码头他们就逃不了。」

「真是这样就好了,他们杀了小室大哥,我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只是在门外经过没发现我们,听上去当天那家伙应该死掉了。

「听上去那些家伙似乎不会走啊,我们还安全吗?」

「怎可能安全,记好了,情况和在其他地方不同,这里充满监视器,一定要避免交手,假装是认错人就好了,我去通知那家伙。」

走到柜台,大概是没客人结帐的关係,那家伙果然还是把妹把得很爽,我就準备一拳敲下去--

「哈哈,怎会骗你呢啊呀--」

回头一看就见到我,春香也只好挂出假笑、但心里肯定超不爽:「弟弟,你没等我一会的耐性吗?」

「我们有伴了。」

之前就有告诉了她这个暗号的意思,而春香也收起轻挑:「不好意思了风见小姐,有缘的话我们会再会的。」

结帐后我们也大包小包回到理香那边,我便讲解一下:「刚刚他们在门外经过,听到的消息就是最少这两个人是守在这里的,所以别希望他们离开。」

「而现在方针就是防止交战,接敌也试着以认错人逃脱,你们两个先拿东西找地方躺起来,差不多时间就去登机吧,别太招摇。」

「那你呢?」

「我想巡视一下到底有多少人,保持电话联络,有甚幺情况我会通知你们,反过来也是,我会自己上飞机的了。」

「你一个人行动没问题吗?」

「现在的情况分散行动才最好,而最少有理香那家伙看着你,好了,各自行动吧。」

我自己回到航站之后,就找了个制高点来观察情况。

就「看得出」的也最少有五队人在巡逻,搞不好比机场警察还多人,封锁出口的做法的确比较聪明,不过我们应该能躲过的,而且交战的话也不太可能,别说场地问题,手枪也在早上处理了,连刀也寄存了在行李,徙手没可能搞得定他们的。

时间差不多我也偷偷去登机柜,非常幸运无意外就上了机,虽然在禁区里我有种冲动,想举着中指叫他们来东京追我们,但理性地不容许我白目。

呼,感觉上我旅行运都算是差,没一次叫真的全程也玩得尽兴……

  • 名称:美人猎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3: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