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女子监狱超清在线观看

还有两天又要上学了,在暑假最后的日子我也继续锻鍊身体,就算在清早也是。

叫完早餐外送,便在家里的健身器材上练练背肌,未几外送就送到来,正要叫春香起身我电话就响起来,是柏木?

「早安哦学长,有一件紧急事件想请你帮忙的,可以吗?」

「先说说内容我再考虑。」

「请学长你能来见见我的父母吗?」

「这算是绕了个圈来向我告白吗?」

「才不是这种事啊!笨蛋学长!只是我妈妈想知道我的朋友是怎样的人,所以才想请学长来我家作客的。」

作为长辈也不是不理解这种想法,父母了解一下女儿的朋友圈也无可厚非,尤其是品学兼优的女儿打扮突然变成不良少女那样。

「没那幺简单对吧?」

「是呢,到时请学长你打扮成能让我父母安心的样子,这件事可以拜託你吗?」

「一星期午餐你请客,不算过份吧?」

本来她也是能进一班的有钱人,这条件真的不算甚幺。

「鸣……好吧。」

「我想不会只有我一个吧?还有谁会去?」

「若叶就不用说,莉莉芙学姐和远山学姐我也拜託了她们,就再加上学长你了。」

作为亲友的若叶在名单里也不奇怪,而学生会长和貌似可靠的两位学姐也很有说服力,不过倒意外地有一个人不在。

「妳不打算预理香吗?」

「……昨晚跟理香姐说这件事她就拒绝了,他说最近都要去学拳没时间来。」

「……为甚幺妳会喜欢这种烂人的?」

「明明小学时理香姐也不是这样的,学长你肯定不是你带坏他?」

「他是人渣怪我啰?anyway不重要,那家伙也装不出令你父亲安心的样子吧?」

「……也是呢……学长,五时左右先去学校集可以吗?到时先开个作战会议,司机再载去我家里。」

「好啊,待会见吧。」

一挂线就发现春香伏在沙发背上,像动物一样看着我,当堂吓了一吓。

「怎幺了弟弟君?」

「有个学妹要帮忙罢了。」

「脱处女吗?我可以帮忙哦。」

一拳敲到她头上,我就拿着早餐外送到餐桌上:「边吃边说吧。」

我两来到餐桌上準备开餐,我也大概把事情解释给春香听,她又不是理香、鸣海那种笨蛋当然马上会意:「所以你也要我帮你打扮一下?」

我摊一摊手,春香就靠到椅背,一副苦思的样子……

「有那幺难吗?」

「困难的是在衣服上啦,你也不会为这种事而投资那幺多在服装对吧?」

「当然了,没理由贴大钱帮人吧?」

「之前你买那便宜西装呢?」

「大热天穿成这样是智障吧?何况我又不是去扮黑道。」

「……不用钱的方法也不是没有啦,其实这穿有你尺码的衣服哦。」

「为甚幺我住了半年都不知道的?」

「一直我都藏在我床下啦,因为知道是谁买的你也不会想穿。」

「……是你妈对吧?」

春香点一点头,果然是这样。

「算了,反正我不想花钱。」

「那就好办了,吃完早餐来帮忙吧。」

吃完之后我就来到她房间,一翻起床单就有几箱东西在这里。

「全都是你的哦。」

「holy   shit!你妈买那幺多干嘛?」

「因为她总是希望你以西园寺秋人的身份回去啦……别这种表情看我,我知是不可能的。」

不管了,把那些行李箱拉出来,里面全都是全新未拆的西装类衣服,多得我意为是甚幺服装店仓库。

倒是春香很快就在里面找了些衣服穿出来拆开包装:「穿这个吧。」

是黑色短袖衬衫、黑色紧身牛仔裤加一件白色西装背心。

穿上去看一看镜子,干!

「to   gay!man!」

「没办法,这是你的气质哦。」

「想玩没伞的跳伞运动吗?」

「的确啦,裤子你还是穿自己的比较好,这条太紧了。」

回到房间把自己的黑色牛仔裤换过去,我也把很娘的西装背心也脱掉,再给春香看看。

「不错,虽然加上你的肤好像黑过头了,像个黑王子一样。」

「is   prince   nigger.」

「你没黑人的老二那幺长吧?」

「是你见过的老二太少了。」

「的确,弟弟君一定很熟识男人的鸡鸡呢。」

干!这家伙果然是京都人,说话也特别机掰,明明在暗示我是gay,但字面上虽不能反驳他。

不过在约定时间之前我也无所事事,和这个家伙一起坐在沙发上滑电话看电视。

「话说你这几天都好像是宅在家,不找朋友去玩玩吗?」

晚上也不见春香带女人回来,这真他妈的诡异。

「我没有便利到随便可以叫出来的朋友哦,炮友的话倒是有。」

「bullshit!」

「我又不像源治你,男的基本当我是敌人,女的又是恋爱对象,只能有归到非恋爱对象的女生才能当朋友吧?」

「前题妳不先考虑一下自己性格问题吗?」

「……例如呢?」

「简单就是别一见女人就发情,不管男的女的都能做成朋友吧?」

偶尔跟她出去吃饭,一看到猎物就抛下钞票自己去把妹,连作为老弟的我也有点不快,何况是其他妒忌他的人?

而她的回应也只有笑一笑、再扯开话题:「话说回来,沖绳那件事之后不是有给你和理香一个愿望对吧?已经想好要甚幺吗?」

「你管好自己的下体,别见女人就上。」

「……明明都想换过话题,弟弟你真鬼畜啊。」

「你把我当成理香之流吗?」

他不出声这话题也终结了,我也呆到差不多时间出门口,再开机车到学校门口,似乎我是第一个到的。

百无聊赖自然抽起烟来,这时就有个金髮蓝眼美女站到我身边。

大概不足一公尺距离,香水的气味我也嗅得很清楚,一身水色连身及膝裙加一件薄薄的白色外套,一看就知是教养良好的大小姐,而穿上高根鞋后比我还要高,对日本人来说她已经像灯柱没两样了。

而总觉得她有点像阿薰,不过一看那大奶就知不会是她,看起来也像在等人,要去过搭讪吗?算了,今天才唸完春香,我也得管好自己老二。

未几,莉莉芙也在远处慢步过来,忽然我就想玩过游戏,今天我形象跟平时差得远,她会认到我吗?先不出声试试看。

她走到过来,看了我一看,叹了一口气就道:「源治都算了,为甚幺远山妳也会玩这种幼稚的游戏的?」

what?

「呵呵,贵安哦两位--」

我一望向金髮美人,她就向我露出个俏皮的笑容,我再看看她胸前不输莉莉芙的脂肪:「No   shit!」

「源治君请别小看胸垫这种东西哦。」

「太夸张了吧?所以阿薰妳早就认出我了?」

「应该说怎可能认不出来啊?」

「是我输了,待会请你们喝奶茶。」

女人要桥装起上来变化真可怕,倒是莉莉芙却没怎样,原来就一副大小姐样的她也不用装吧?做回自己就可以了。

不消多久柏木和若叶都来到了,而若叶似乎十分兴奋:「啊呀--学长今天是满分啊啊!」

「O   Rly?」

「和远山学姐简直是绝配呢!」

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不过一向大方的阿薰也咪咪笑道:「今天的源治君的话我可以呢。」

「……妳到底有多喜欢娘炮啊?」

「毕竟每个人喜好都不一样嘛,比如有些关键字,高挑、长……」

没说完我已经掩着阿薰的嘴了,但莉莉芙倒一脸平淡:「这还能当作秘密吗?连路人都知源治你喜好吧?」

「好了我想该回到正题,柏木,现在妳想怎样。」

我和春香果然是双胞胎,扯开话题的能力也差不多。

「作战会议的话先去公园那边开吧,学长请你带大家去我们平时集合的位置,各位请稍等我一会。」

说着柏木就往便利店的方向走,我也带其他人到平时集合的长椅上,未几柏木便带着几杯饮品回来派给我们。

「首先感谢各位的帮助,待会的聚餐上请问大家能去角色扮演一下吗?」

「阿薰和莉莉芙的打扮就是大小姐吧?不而你要她们以这个样子扮成重金属摇滚主唱喔?」

说着阿薰也很配合,以着完美大小姐外面用沙哑腔调唱出一段歌词,这种反差当然让我发笑,果然这家伙也很好玩。

「因为我想你们可以给到我父母都有好印象,可以让他们都放心我的朋友圈里都没有坏人好了。」

「柏木,其实她转了整个东京弯,是不是想我做甚幺啊?」

上流社会出身的阿薰一定很懂面对这种场面,而就算很自闭的莉莉芙都不是以前那个不鸟人的小孩,我想她指的人是我没错了。

「的确呢学长……毕竟我都不知道父母对你会有甚幺取态,有甚幺得罪的地方可以忍耐一下吗?」

「两星期的午餐,不加码不行啊。」

「……我明白的。」

「源治君你也别凹柏木妹妹啦。」

「合理代价罢了,不过柏木妳得老实说,其实是不是你父母觉得你有男朋友?或恋爱对象之类?」

小狗沉默起来,那我想十不离九了。

「所以我要扮你男朋友吗?」

「不要!绝对不要!」

我有丑到要被那幺严厉地拒绝吗?

「……其实事源是妈妈怀疑我是不是交了男朋友所以学坏了,所以我希望学长你的角色是我唯一的男性朋友,但已经有同性恋人的了,这样应该可以让他们安心的。」

「同性恋人?you   motherfucking   kidding   me!」

「源治,如果茜亚身边的男性朋友都是同性恋,你也会放心吧?」

「但现实是她的『男朋友』直得很。」

一向活泼的若叶表情也忧心起来,再说:「如果这次会面不令奈奈的父母安心的话,奈奈就很有可能要转学回去女校吧?学长,请你帮帮奈奈吧!」

「……就是这幺一回事,学长,求求你!」

深深向我们鞠躬,难得在这里交到那幺多朋友,还等能待在心上人身边,不想转学我也是理解的。

「fuck   this   shit!一口价十万元。」

「学长你真的很会讨价还价啊!」

「妳知道要我扮基是多讨厌的一回事吗?。」

「鸣……好吧……」「本小姐有意见。」

一直不怎出声的莉莉芙突然举手,怎幺了?

「所以我先简单整合一下事件,柏木妳父母是因为担心妳有男朋友,所以想了解一下妳的朋友圈,而再决定是否让妳待在男女校对吧?」

「没错学姐,就是这样。」

「本小姐建议别说出太多谎言,就以真实面目去应对妳的父母就是最好了,当然我也不否认要源治老实收歛一点。」

「为甚幺学姐?」

「妳也别把父母当成笨蛋啊,建立在谎言之上的表象很容易被识破,那幺到时结果只会更糟糕,而且以我们家的经验,背地里会找侦探来调查也不奇怪,所以老实一点是本小姐认为最理想的。」

「的确莉莉芙学姐也说得很有道理,那幺大家的意见呢?」

「on   you   call,收得钱我就会应你要求行动。」

「我没关係哦,说了要帮柏木妹妹妳我就会帮到底。」

「那幺就决定诚实一点去面对吧,请各位等一等,我联络一下司机……」

柏木打了个电话和谁联络,虽然听不到内容但脸色一瞬间就难看起来。

「奈奈,发生甚幺事?」

「……我弟弟旅行完回家了。」

「甚幺!讨厌啊!」

「原本还想在那笨蛋回家之前解决事件,可恶啊……」

基本上就是若叶和柏木在聊,我们完全状况外。

「别把我们放旁边啊,发生甚幺事?」

「没甚幺特别学长,只是奈奈的弟弟大概也会一起吃饭罢了。」

「怎看小狗的表情也不是没关係吧?」

「就是个会翻起别人裙子的笨蛋小孩罢了。」

虽然很想冲口而出这样很讚,但考虑到全场都是女的,大概会对我白眼吧?

「啊啊--真是太糟糕了!有他在的话学长你会完全暴露本性吧?」

「我对小孩的忍耐力会稍高一点的。」

「不不!不能小看那笨蛋的破坏力!他肯定三句就令学长生气的,还有学长你只是对小女孩比较好吧?」

「你们这些家伙不会把我当成萝莉控吧?喂!给我回答啊!沉默是甚幺意思?」

这班混蛋啊,就让我来看看妳们今天穿甚幺颜色好了。

「先说回正题,柏木,妳觉得妳父母会为了不让你弟弟失礼而费心吗?还是放任他?」

「多少也会管管那笨蛋吧?怎幺了莉莉芙学姐?」

「未尝不是对我们有利的,只要你弟弟能把注意力都吸到他身上,而大家都不太被他挑衅到就好了。」

我不知道莉莉芙这种盘算有没有用,搞不好那幺失礼的家伙会被排除在外。

没多久就有一部贵森森的七人车停到我们这边,让我们上去,而柏木也为我们各人準备好伴手礼,开了几十分钟之后周围的环境有点熟眼。

是去阿薰家那边的路,之前送汉斯回去都有经过。

结果柏木的家只是离阿薰家远两条街,当然也是超级有钱人了。

单看建筑物的大小没太大,但是园子里还有半个标準泳池,就能知道她也是有钱的夸张的家伙。

在车道上下车再来到大门通过玄关,柏木的母亲和一个女佣已经来到接待我们。

她母亲相当年轻,看上去再老也不会超过四十岁,穿着打扮也是合乎年龄上流人仕的装束,不过倒有种奇妙的异样感。

啊,搞不好我们双方也是在装模作样。

「感谢各位能在百忙之中应邀出席这顿粗茶淡饭呢,我家女儿的朋友们。」

刚刚在车上也商量好,由我们中「地位」最高的莉莉芙代表我们发言,虽然我觉得这种事交给阿薰说不定比较好,不过柏木也希望作为学生会长的她能代表我们,我也没甚幺意见。

「能获得柏木夫人您的邀请是我们的荣幸,这里有我们的小小心意,希望妳能笑纳。」

莉莉芙把伴手礼交出去也自然是女佣来接手,而柏木妈妈也继续说着这些社交词令:「客气了你们,叫我姨姨就可以啰。」

「不不,这样的话实在太失礼了,最低限也得称您为柏木太太。」

「那好吧,让你们待在玄关太久也很失礼,请跟松井到餐厅吧,我準备一下待会再过来。」

柏木太太不在我们也比较好说话,跟着女佣走时我拍拍莉莉芙示意她靠过来,我再小声问:「嗨,为甚幺刚才不叫她柏木姨姨?」

「源治下次你不如叫妈妈做宁芙姨姨试试看?」

马上就理解是甚幺一回事了。

「少爷!今晚老爷奶奶也有重要的客人,请你别乱跑啊!」

「呃?有多重要啊?」

忽然走廊外传来这样的对答,转角位置也跑出一个小屁孩和另一个女佣,屁孩大概是小学高年级左右,长相有点像柏木,倒是表情嚣张多了。

「啊,是笨蛋老姐喔。」

「你才是笨蛋吧?这副打扮是怎幺一回事?」

顺带一提,小屁孩全身只是穿着短裤。

「妳脑袋有够差耶,天气热就当然少穿一点啦!啊,这班就是客人了吧?若叶姐。」

动作很自然地就翻起若叶的裙摆,不过我在后面倒甚幺也看不到。

「笨蛋宁次!」

「听不到听不到,今天的客人原来全都是学姐啊--」

这小屁孩眼光明显往我看过来,这挑衅真是表露无遗,柏木太看轻他弟弟了,第一句就已经能将我惹毛。

但我在当僱兵培养的能力也不是用鸡腿换,不用出声用气势就能搞定了。

「哗--这家伙的眼神好呕心哦。」

山田也大概有说过我身上有杀气甚幺,我想只要心态上变得不友善别人也会感觉到吧?

「总而言之你个笨蛋快回房间啦!」

「笨--蛋!是妈妈叫我一起吃饭的哦。」

看来莉莉芙的盘算完了,果然还是越老越辣,搞不好这小屁孩不是意外,是刻意安排的。

屁孩被女佣要求回去穿衣服,而我们也来到餐厅,是典型有钱家族的长桌,餐室里坐了一个中年男人,没猜错应该是柏木老爸吧?奇怪的他不是在长桌的主人位,而是在主人位旁边?

「爸爸,我回来了。」

「嗯。」

他父亲表现相当冷淡,而我们也多是点头打招呼,随意入坐阿薰和莉莉芙都坐在我旁边,若叶的话就在阿薰另一边,而柏木就在我们的对面,多少也对应主人和客人吧?

而气氛也和灵堂没两样,有柏木老爸在我们自然不会乱说话,他也没有理会我们的意思,直到佣开始上菜还有柏木太太和屁孩入坐。

柏木太太一坐就坐到主人的位置,我想我知道这里谁是老大了。

「因为我家女儿平常都不怎提及朋友的事,除了凤凰院妹妹的话我都不太清楚大家的事情呢,请问各位能介绍一下自己吗?」

这种要求无可能拒绝,所以就由莉莉芙开始做,外国贵族后裔、学生会会长,这些身份自然不会失礼。

至于阿薰报出自己姓氏之后,对方似乎多少也有认知,毕竟都是日本的上流阶层嘛。

「想不到我女儿会有男性的朋友呢,那位帅哥可以介绍一下自己吗?」

我一直都开着对京都人级语言雷达,但到暂时还听不出她棉里针在那,但客气里倒感觉不到真实的心情,柏木她老妈真的很可怕,性格差距完全不像亲子。

「我的名字叫林源治,是柏木她的学长,也是学生会的成员,至于背景的话就是莉莉芙她家的养子。」

「养子?」

「我父亲和她的父亲是要好的友人,但我父亲不幸很早就离世了,所以莉莉芙父亲便把我收为养子。」

「喔喔,原来是这样,啊现在也别聊太多,先吃饭吧。」

餐桌礼仪我多少也学过,讨厌归讨厌,我也得装模作样一下,晚餐是鸭胸片和意麵吗?这点小份量连前菜都算不上啊。

其实有一点很奇怪,坐在我正对面的屁孩正用一只超大的啤酒杯在喝可乐,不单是瘦削的身型不像会喝那幺多,而其他人也只是很正常的酒杯,看来屁孩作为棋子的可能非常之大。

话口未完屁孩就超刻意地把可乐倒向我这边,一直有注意着的我反应过来向后一退,不过衬衫下摆还是沾了些可乐。

「……糟糕。」

连我也很怪相信自己任何语言的髒话也没有说,而柏木母亲已经快速站起来:「不好意思,我家的孩子那幺不小心,让我带你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

不小心就有鬼了,看来如柏木所料,我早就被锁定是重点人物,现在该兴幸理香那白痴没来吗?

「妈妈!我带学长去就好了。」

「奈奈,请别忘掉谁才是主人。」

中文不是有句说话叫图穷匕见吗?现在完全是那种情况。

「学长!」

「hasta   la   vista,baby.」

对着柏木举起姆指,我便跟着他老妈走,我想我能处理的。

她带我到厕所我便到面盘沖洗一下,虽然没沾到很多,但我还是脱下衬衫去沖,我想也要点时间去乾的。

「请你可以别再接近我家的女儿吗?」

太太一直待在门那处,没有让我独处的意思,在我一洗完她就说出这幺一句。

「我不明白柏木太太妳的意思。」

「就如同字面的理解罢了,奈奈身边的人我们早就调查过了,其他人也没有甚幺问题,不过你和赤城理香就明显不太正常了。」

说得出理香的名字也证明她不是在虚张声势,的确有做点功课,这顿饭也只是做给柏木看吧?

「你应该明白奈奈和你们这些害虫是两个世界的人,别带坏她,这是我给你们的忠告。」

「you   motherfucking   asshole.」

「随你怎幺说,不过你只要明白我们家族不是你招惹得起的,听从我们的说话才是最聪明的做法。」

就算没有武器在身,我徒手也能令这婊子明白谁才真的惹不起,问题是在于柏木身上,我冲动只会害了她。

「好了,我们也应该重新戴上假面吧?该回去了。」

的确就像莉莉芙所说,也有武力解决不了的事,我也只好无奈跟她回去。

接下来就算眼前的鸭胸有多好吃,我也没品嚐的心情,不过倒好像听到柏木的表妹也要转过来月桂,还要进学生会的样子。

嘛,她要安插甚幺进来也不奇怪,而且在柏木没有像内田和家族脱离关係的勇气下,我也做不了甚幺。

不不,因为我和理香去脱离关係才是不智的做法吧?

吃完这餐饭他们家的司机也载我们回去,因为我机车停在学校那边,所以便和莉莉芙一起下车。

「源治,你去完洗手间的脸色就板起来,柏木太太对妳说过甚幺吗?」

嗯……是她太敏感还是我做得太出面呢?不过在车上阿薰和若叶也没问就是了。

「我们太低估对手了,这场饭局只是做给柏木或者你们看,那女人早就起了我们底,当然她手头拿着多少资料我就不清楚。」

「知道他们一家是桂家的分家,本小姐也不会对此意外就是了。」

「甚幺分家?」

「你在洗手间回来之后就没用心听吧?柏木的表妹不是说要转学过来吗?」

「好似是有这幺一回事,所以呢?」

「她的名字是桂若紫,那幺我猜也和桂龙也有关,柏木就是她们家族的一份子吧?」

难怪她会那幺嚣张地说我惹不起,但反过来看来她也没摸得我太深入就是了。

「源治你还没把全部说出来对吧?」

「那婊子只是叫我和理香别接近柏木罢了。」

「不过看来你打算消极处理对吧?不太像源治你作风。」

「最少我平衡过后,我们价值也不足以让柏木闹家庭革命吧?她的前途我也有好好考虑的,更何况妳说他们家族那幺大,柏木要离家出走也飞不出掌心啊。」

「为甚幺你总是考虑着最极端的方案?不试着说服柏木太太吗?」

「妳居然会天真到认为嘴炮可以打赢那女人?」

「没有叫你去互呛,本小姐意思是让她明白,你们的存在是对柏木有正面影响的,那不就够了吧?」

「事实上也没有啊。」

「源治你是真心还是故意不明白?本小姐是在叫你做好自己。」

「我做得再好也不会是你们眼中的好人啦,anyway,开学之后会有更多事冲着我们而来的。」

「……你是不是又做了甚幺蠢事啊?我该向你讨胃药的钱了,你这个笨蛋。」

「很多事都是因妳而起的好吗?我也只是被捲进去罢了。我想我也得回去,开学再见吧。」

毕竟不肯定我这边会不会有事发生,先不要告诉莉莉芙好了。

开着机车回家,一如协定午后回家便要轻力开门,客厅也传来淫蕩的声音。

嗯,会去干女人的春香才是正常运作,这次我也要发挥特战的精神,不让她们发现就回到房间。

  • 名称:鬼畜女子监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1: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