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性重伤超清在线观看

送完若叶和柏木回去,刚好经过酒店的蛋糕店没关,就买了两块贵死人的蛋糕打算去逗逗小猫,你知道,糖果与鞭子。

怎知道一回到海滩找她就莫名其妙发我脾气,还叫我做基佬磁石?

更是自己就跑了不知去那,当然我也没兴趣追上去给她骂,我不是鸣海那种人好吗?

至于蛋糕我就一脚踢到海里,浪费我他妈的钱,买几包烟都比来逗她有意义,干!

回到去炉边,深雪和春香都还在,理香侧不知是死是活躺在地上。

「兄弟,你看起来很火哦。」

「被狗咬懒趴听得多,被猫咬倒是新闻吧?」

「兄长大人的意思是和莉莉芙酱起冲突了?」

「深雪妳耳朵长包皮吗?都说被咬就当然是她发神经了,或许我得找医院去打甚幺疯猫症疫苗之类。」

「冷静一点源治,深雪妳刚刚不是去找过她吗?莉莉芙发生了甚幺事?」

「嗯……是个很严肃的话题呢,兄长大人,人家希望你能冷静理性地听以下的内容,莉莉芙酱的失控是有理由的。」

「well,最好合理得我不会去扁她一顿。」

随便找个位坐下来,深雪就开始说:「事原是莉莉芙酱有了喜欢的人,而那个人就是汉斯。」

「不意外。」

那家伙我没怎见过她对茜亚、深雪还有夏娃以外的人亲切,而汉斯明显就是个例外,莉莉芙对那孩子有意思完全是意料中事。

「而问题就在于汉斯喜欢的人……就是兄长大人你。」

「no   fucking   shit!深雪,妳知我现在跟火山没两样的,别在开玩笑。」

「我是认真在解答您问题的,兄长大人,这一点其实在开学你们认识时,我就多少察觉到汉斯对兄长大人你的爱慕,想不到真的给人家猜中了。」

「holy   mother   fucking   shit!我现在明白甚幺是基佬磁石了。」

这里我有点想起尾崎,当然就女装这一点汉斯有天份太多了。

「源治,你感觉如何?」

「fuck   you!」

「咳咳,请两位别离题,接下来的内容我也只是稍稍听莉莉芙酱提及的,根据她说法,汉斯似乎想向兄长大人你告白。」

「man!四月一日过了很久好吗?那时死的话现在老二也臭了!」

「嗯,是这样我倒觉得这理由很合理,莉莉芙不发你脾气才诡异哦。」

「见鬼!」

「所以兄长大人你还会对莉莉芙酱生气吗?」

「最少我现在惊讶远大于怒气……我懂那孩子,换转立场我也会迁怒于情敌吧?」

「现在的问题就是源治你的取态啰。」

「废话,你不是一条问题,拒绝的原因不是他是男的甚幺,当然我也不是同性恋,我的心就只有山田,无论汉斯多像她都不一样,我也不能把汉斯当成山田的代替品,这很清楚的。」

「所以兄长大人,你不为莉莉芙酱她去做些甚幺吗?」

「深雪她没看到我下巴掉到地上吗?不只是她,我也得冷静一下头脑。」

点起一根烟抽了一会,我想稍稍够冷静了。

为甚幺这种事老发生在我身上?

那只小猫没有很难找,毕竟这种髮色就像灯泡一样。

她就坐在附近的海提上,而正有个巡警在照顾她。

「hey!sir,这是我的妹妹。」

「妹妹?」

如果不怀疑的话他眼睛应该像在屁眼里。

「没血缘的,我是她家的养子。」

「是这样没错。」

有了莉莉芙的助证,条子告戒了一下便离开,不过那家伙其实只是躺到阴暗处,也是,总之我他妈的像得像坏人就是了。

接着我就坐到莉莉芙身边,想不到第一句就是她道歉。

「对不起源治,我为刚才的失礼行为道歉。」

「……算啦,情况我在深雪口中知道了,妳要是很『正常』才反人性。」

「明明告诉深雪别和其他人说的。」

「倒没别人在听,而作为当事人的我有义务知道吧?」

「好吧,把如果汉斯真的对你告白,你打算怎样?」

「不如问一问你,为何会觉得我有可能以情人的身份接受他?他是有小鸡鸡的好吗?」

「还有更重要的是,没人能成为山田的代替品,这问题我早就搞清楚了,的确在最初我有把他们重叠在一起,不过不同人就是不同,就像我跟格里戈斯和理香都是好朋友,但理香永远不可以以任何形式取代那黑鬼,情况反过来也是。」

「so   how   about   you?just   give   up?不打算去争取甚幺吗?」

「他会对你有好感,那就明显性倾向也不是女生,更正确是喜欢阳刚气息的猛男,所以汉斯应该只是把我当成师傅或许姊妹罢了,绝对不是对象。」

「今天我吃惊的份额已经超太多,不差这一个,啊……不过莉莉芙,我不知该不该叫你毫无保留地和汉斯表白。」

「源治你不是应该有更明确的答案吗?」

「或许一年前我可能会肯定地叫妳去做与否,不过经历过一些事就后看法就会有些不同了,妳记得谁是尾崎吗?」

「尾崎真治对吧?」

「right,其实他转学之前试过穿女装来对我告白,当然我是很认真回答他,但结果他都是选择不辞而别。」

「……你真是个活生生的同志磁石啊。」

「别说得像我想一样,所以妳现在要面对的问题是『明知没胜算也是否要说出来』。」

看小猫的表情应该是在思考,那幺照他说法汉斯是喜欢男人吧?完全和男子力扯不上边的她应该很清楚那是没甚幺机会才对。

「说出来,或许妳是有那幺一点的成功机会,最少也没甚幺好遗憾,相反你就得冒着失去一个朋友的风险。」

「为甚幺?」

「拿我和茜亚做例子吧,好像是今年年初时,她就来跟我告白,你们应该知道这件事吧?」

「那时我早就已经和山田在一起,所以她就是抱着那种不留悔恨的说法来和我告白,结果就是我们永远都是兄妹,问题是,茜亚真的是那幺想吗?真的能一点留恋也没有?我到现在也很怀疑。」

「就像刚才她对我喂食那时,事后我才想到,茜亚真的只是把我当哥哥看待吗?我不知道,也求证不了,妳都知妳们女人,明明有事两只字已经在额头都会说没有,要妳们开口比审战俘还困难。」

「这就是你选这条路面对的问题,就算没有失去这个朋友,你们的关係也回不到之前了,这真的是你所希望的结果吗?」

或许如果尾崎还在的话,我们也很难面对彼此,所以他才选择了离开吧?

「这时我倒希望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应该去做甚幺啊。」

「妳应该知道我从来都主张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要是我帮你出主议那就不是你的决定了。」

「每一条路都是艰难的,有着各自的好坏,这个得由莉莉芙妳自己选到底那个比较好,你非得想知我意见的话,我会选择保持友谊,最少我认为妳对汉斯不到爱到无可代替吧?」

「你这算是在安慰我吗?」

「我想是的。」

莉莉芙没有继续说法,大概是在思考吧,那我也只好抽抽烟好了。

「我想我应该不会对汉斯告白的,后果就像你所说的一样,现在的话最少能以师傅的身份待在她身边。」

我不太知甚幺鬼是师傅。

「妳觉得好就行了,而不动的话最少你还有决定权。」

「你到底是想我怎样的?」

「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只是说事实罢了。」

「转过来。」

稍稍听一听她话转过去,怎知道她就扑上来把脸挤到我胸口,双手就抓着我的衣服,再来我胸肌已经湿成一片,那就不必多言,让她发洩一下好了。

「我耳朵听太多枪声不太好,所以有甚幺声音我也听不到的。」

「……本小姐……没在哭……」

小猫比想像中更爱面子啊,难道就不能可爱一点吗?

都不知道她哭了多久才放开我,低着头再说:「回去吧。」

我先一到站起来,她似乎坐得连脚也麻痺了站都站不稳,我便一手拉起她:「我背妳回去吧。」

「不用了。」

「别给我在啰嗦。」

我蹲下来之后她也乖乖爬到我背上,或许莉莉芙也知道反抗的话只会令她更难看。

路上她也没说过甚幺,对我来说安静一点也好,今天发生的事好像比一整个月还要多。

好不容易才回到酒店,去到她房门前,本来还想叫她减肥的,但今天不是时候。

刚出电梯我电话就收到谁的电邮,于是我在她房前门放下莉莉芙再看,是夏娃的留言,叫我现到现到在机场接她。

「ar!fucking!」

「怎幺了,源治。」

「妳姐是不是脑袋撞到砖头了?叫我现在去机场接她?」

「我想源治你也只有『去』一个选择罢了。」

「fuck   no!我第一天不就问清楚,我只是义务司机吗?载谁是看我心情的,何况我没有收过她钱。」

「其实到现在为止你已经在花姐姐的钱了,不而以学生会的活动资金能住这种酒店吗?更甚以我所知有一部份活动资金,是在姐姐对学校的献金里拨出的。」

「那我可以选择露宿吗?」

「你喜欢,但都改变不了花了姐姐钱这个事实。」

「那我只好敲她一笔好了,反正钱对那家伙来说应该和卫生纸没两样。」

拨到夏娃的号码,接通我便道:「听说妳要计程车服务?」

「怎样也好,你马上来机场接本小姐去酒店。」

「你看看时钟,在谈下去之前我们不该先谈谈价码?」

「你想要多少钱?」

「二十万日元。」

「只为这点小钱在啰嗦,别浪费本小姐时间啊。」

「那我当作是成交了。」

今天已经够累了,不「劫富济贫」一下我可没精神去开长途车。

去到停车场找报纸盖着车牌,再把车的限速线拆掉,我就开着音乐往机场出。

改造后电动车的表现稍稍超出我预期,不过就算表现再好,也不会改变我对汽油引擎和手排的爱。

  • 名称:玉女性重伤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