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情人超清在线观看

结果就是我们喝得太醉,朝早醒来头痛得像被子弹打过一样,看来早上还得休息一下啊。

而且还得要呜海的父母来照顾我们真的不好意思,虽然金王和鸣海和我们都一样。

「常常来打扰你们实在不好意思。」

早餐时,理香也跟着我一起向鸣海妈妈低头道谢,呜海老爸倒是像看不到我们存在一样在看报纸,而她母亲倒热情得多了。

「那里,两位太客气了,你们是真喜雄的好朋友和金次的学生嘛,不紧要的,请常常来坐哦。」

「对嘛!我们是兄弟哦,别那幺客气啊!」

「不过可以的话,请两位能多多介绍女孩子给真喜雄吗?你们看来都是很有异性缘的男孩对吧?」

白吃了那幺多餐烧肉,代价有够高了。

我和理香只是一同看着鸣海那家伙,怎可能介绍到女生给她认识啊?

长相和早洩都算了,看到强势一点的女生就要对方踩自己,这种超m的变态要找对象实在……

「也是呢,是我们家的儿子不挣气吧?」

太太应该心里都明白问题所在,他们家的基因实在太奇葩了。

他父亲就是很普通的日本匠人型大叔,但鸣海却一点都不像他,而母系的基因有金王作例应该不是突变,但男的应该都只能变成超级大猩猩。

倒是她母亲本人只是高大一点的大和抚子型美人,他们家族还是生女的算了。

不过金王和鸣海都是处男,他们家族还能继续下去吗?

吃过普通的日式早餐,我们就继续大量灌水让宿醉好过一点,金王倒好像有事要回学校,我们就待在客厅等福泽过来。

「一去完旅行就有事发生,你们到底在搞甚幺啊?」

福泽来到鸣海的家,我们就把事情概况先告诉他,沉默了一会福泽应该也消化到讯息:「所以林你的主张是拉拢八重的家伙,同时找出我们学校里搞事的家伙对吧?」

「没错。」

「而赤城和鸣海你们就更简直,就是打赢他们就对?」

「当然啦,都不知道事件真实与否,搞不好就是对方想找碴,直接决胜负就对了。」

「……我根本没选择,除了支持林之外还可以做甚幺?你们两个白痴,当然啦,林你的方案也是满满问题,去搞清楚事件之后呢?就是把自己人揍一顿就完了?」

「不然呢?我们得告诉外面的家伙,谁搞事就找谁,我们不会莫名其妙去背黑镬的。」

「……照那个速水的说法,对方也只是宣称是月桂的人对吧?」

「没错,这点也很可疑,所以我们才先要去搞清事情,不管对方真的是月桂学生还是假冒的。」

「唉,第一阶段的行动我没意见,现在情报实在太少了,不过接下来的走向我觉得要看情况再决定。」

「没问题,那幺你们的宿醉解了吗?」

「还是有一点头痛嘛,不过还能打的。」

「那幺就起程吧!」

「真喜雄--有位学妹来找你哦。」

正準备动身鸣海妈妈忽然这样叫道,学妹?应该是柏木吧?

一行人一起来到店面,果然是柏木她。

「柏木妹妹,是遗留了甚幺在我家吗?」

「不,学长们你们要行动了对吧?」

「妳想跟过来对吧?」

「是的!请带上我吧!我不会拖大家后腿的。」

「喂源治,搞不好她比我现在还能打,带上柏木也没关係吧?」

「对啊,反正林你不是说不会动手的吗?」

我考虑的可不是她受伤与否,唉。

「如果我们做了甚幺事,破坏妳好学生的形象也没关係吗?这是我把小狗妳排除在外的主要考量。」

「怎幺学长你还会觉得我是好学生的?」

「妳除了打扮外有那一点不是品学兼优的?」

在我看来她只是在模仿以前的理香罢了,最近也把头髮染回原色,不绑马尾正经穿校服就是个普通可爱的JK罢了。

「柏木妳要跟来我也阻不了妳,不过记得有甚幺后果要自己负责哦。」

她同意的话倒没甚幺好说,我们便出发去电车站再到涩谷那边,再找地图看看八重高校的位置,不过那班人会在那里出没倒一点头绪都没有。

「学长,不如问问那两个女生吧。」

跟着柏木一指的方向看,车站外一处正有两个涩谷辣妹打扮的雌性非洲土着在那里,如果给她们长矛甚幺应该比我们加起来还好打。

「wow!i   don’t   even   know   nxau   granddaughter   is   come   to   japan.」

「喂鸣海,下跪的话可能可以做爱哦。」

「白痴啊赤城!怎可能硬得起啊?差不多是去到异种姦了!」

「你们几个别说废话好吗?快过去问啦!」

接着我们都指着吵闹的福泽他本人,倒是反应好像很意外似的:「我?」

「当然了,这里的帅哥就只有你一个,靠脸的话一定能搞定那两只土人的,说不定还能抛弃处男之身哦。」

上年福泽是与阿薰、尾崎和娘炮脸齐名的帅哥,加上长高了不少也不太像个小鬼,对付土人应该还可以的。

「无理啊!这不是等于搭讪吗?只有林你和赤城才做到啊!」

「你个废物处男,就算学妹给你干你都不会把鸡巴放进洞的,算了别浪费时间。」

正準备走向土人时,除了柏木这三个混蛋都向着我敬礼。

「林,你已经成我心中的英雄了!」

「源治,有甚幺遗言和山田说吗?」

「白痴啊你们!」

一个二个都是死娘炮,更诡异的他们会把向土人问路跟搭讪画上等号。

还没靠近两只土人的视线已经放到我身上,不过还是自顾自的在聊天,不愧是在草原长大的野生动物,警觉性有够高。

「不好意思两位,请问知道八重工业高校的不良少年多数会在那里集会呢?」

「不良少年?大叔你是那个年代的人啊?」

「看看这个髮型嘛,超土耶,意为染成红色很潮吗?」

我对着非现代智人的EQ一向没有很好,以着最后快速以左右刺拳各揍到两人的丑脸上。

「先用尿照一照自己啦丑女!现在还扮成上世纪的涩谷辣妹--」

「你个白痴做甚幺啊呀--」

还没继续追击我就被理香和鸣海拉回去,再带到别处才鬆手。

「林你个白痴连到底在做甚幺啊?」

「福泽你个死娘炮还好意思问我的,那两只土人居然够胆笑我的头髮,为甚幺不先去撒泡尿看看自己的丑样啊?」

「……可是林,你的髮型倒真是很老土啊。」

「还染成莫名其妙的红色,源治你看起来就像甚幺中二病少年似的,被土人笑也无可厚非啦。」

「你们两个想干架对吧?」

「笨蛋学长!别再这种时候内讧好吗?」

「柏木妳在这幺是最正常的,抛开一切偏见跟我说,我的髮型怎样?」

她完全是迴避了我眼光的别开脸再道:「……学长不考虑一下换别种颜色吗?又不是动画里,一头不自然的红髮的确很奇怪哦,而且髮型也是很过时的潮男头,看上去真的很种旧时代的怪味啊。」

「你这家伙不会是玩以前的最终幻想玩多了吧?咦?喂源治你看看那家伙!」

正要揍理香这混蛋他就拉开话题指住我身后,再道:「那家伙好像是光头的小弟对吧?」

我一看过去,在对面的行人路上有个打扮很像他们那班人的家伙在走,这时他似乎也发现了我们的存在,立即就转身逃跑。

「别让他逃掉!」

一场街道追蹤战立即展开,我们几个像电影一样跳过栏杆穿过马路,回头看好像除了福泽仆街了外大家都很顺利。

要说跑得快一定是理香和柏木,两人马上就追得很贴,这时我想到别的做法,马上打电话给理香。

「你这个白痴打给我干嘛?」

「你和柏木试着把他赶到对我们有利的地方,我和其他人抄小路。」

「喔喔!」

不过现在还没确认他路径,我们也只是跟在他三个之后,当一转进住宅区就比较容易找其他路了。

看见他们三人在前面的弯一个左转,我便带着鸣海和福泽转到旁小路。

「源治!他在跑向白色那座公寓,你们看到吗?」

「copy,keep   going.」

意外地这条路没直接通向理香指那座公寓,他没更新情报那应该还在那边,绕了一些圈我们便去到公寓另一边的入口,往吵杂声方向走,看到他们在二楼那处。

那家伙正在走廊未端用自己顶着逃生门,而理香和柏木就逃生梯外踢门,以他们两个的气力应该比不过那家伙。

「鸣海帮过忙,我要爬上去。」

应声他就靠到墙上跪下来伸出双手,我便以鸣海手掌作跳板跳到上一楼,再在外墙抓着栏杆爬到二楼翻进去,而光头的手下也没发现我存在,直到我拍一拍他肩头,他就像见鬼一样怪叫:「你们这班家伙想干甚幺啊呀--」

「我们只是想见见你们老大速水光头罢了,带我们去找他,别耍甚幺花招我们也不会对你怎样,可以的话事情都能和平解决的。」

最后这家伙也不顶着门让其他人进来,接着也联络到速水光头确认他们位置,在挂线之前我就把电话抢过来:「你好光头。」

「……有事慢慢说,你们不止一两个人对吧?别对吉冈做甚幺啊!」

「可以的话我们也是来聊天而不是打架的,不过有些事我们也得面对面和你们谈,等会见面你之前说被月桂的人揍那些家伙能在场吗?我们得和他聊聊。」

「没问题,不过你们也得答应我别伤害吉冈。」

「只要你们别搞埋伏甚幺就没问题了,待会见吧光头。」

挂线后大家也围上来,理香似乎有些问题:「直接跑进对方準备好的地盘真的好吗?」

「对方也很看重我们手上这个人质,而我们也无法準备对自己有利的地盘啊。」

「笨蛋,既然有人质叫他到我们的地盘不就行吗?」

ar,fuck!福泽这家伙果然还是头脑最清醒的。

「你们月桂这班混蛋!」

「你就祈祷你们的老大是个守信的人吧,算了福泽,现在换地点就没甚幺诚意了。」

「其他人不反对我也说不了甚幺吧?」

「安心啦福泽!现在我们可是连三谷也不怕哦!」

鸣海倒对我们太放心了,就算我变强了也补不了理香弱了那份啊。

总而言之跟着人质去到一个公园里的球场,不过我们先停在外围。

「林,去侦察一下吧。」

「速水大哥答应了的话才不会做这种卑鄙的事啊混蛋!」

「我们可没必要信你这个家伙啊!」

「学长,我跟你去吧。」

「ok,我左你右,去看看球场的草丛会不会有人埋伏,别让他们发现。」

我和柏木各自去到树林中观察,不过看来就只有在篮球场那不够十个人,未几就撤回到大队那边。

做了个ok手势他们也架着人质上前,再一同走进篮球场。

「喂,红毛怪!你们也应该放人了吧?」

光头一说鸣海便把叫吉冈的家伙推回去,他们整班人就围上去看看那家伙,当然我们也守承诺一拳也没揍过他。

「……好吧,吉冈没事这一笔就无数了,倒是我叫你们给我一个交待,但你们却说只是来谈判?」

一直待在后方的福泽这时而穿过我和理香走到最前:「如果今天我们揍了惠比寿的家伙,再报以你们的八重的名号,那你们就要为我们的行为负责吗?」

「你这种说法根本是在推卸责任吧?还有小子你是用甚幺身份来跟我们对话?红毛怪你作为老大只会推小弟出来吗?」

「甚幺?林你这个家伙何时当了老大的?怎说我也比你强吧?」

「居然会把我当成你这家伙的小弟?给那个光头解释清楚啊!」

「白痴源治,你不会意为把头髮弄得那幺中二就能成为月桂的顶点吧?」

当然我是以中指回应理香的发言了,然后再面向光头:「光头,你要搞清楚一点,月桂是没有你们想像那种番长大哥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言行负责,任何人都不能代表整个月桂,而现在我们几个是同一个团体,发言权是一样的,无论是福泽说fuck   you、我说fuck   you还是他们任何人说fuck   you,这都等同我们团体的立场来fuck   you,懂吗?」

不过看来他们一脸白痴,是没搞懂啊。

「我不知你们这班白痴听不听懂林的意思,总言之我们目的就是来搞清楚事件,不管袭击你们的家伙是不是月桂的人,我们也会去料理他,而你们又会对他们怎做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明白了吗?」

「速水大哥,我们真的要配合这班家伙吗?」

「最少我们也要搞清揍你们的家伙是谁吧?跟他们合作吧,城崎你们告诉他们当时发生甚幺事吧。」

「是的,当时我们几个像平常一样坐在便利店外,突然就有个穿着你们校服的家伙走过来。」

「慢着!这种天气还穿着校服外套的家伙不是很诡异吗?」

「我们学校是有衬衫的,白痴赤城,虽然会在暑假还穿着校服的家伙倒很奇怪就是了,你们继续说吧。」

「当我们注意到的时候,那家伙就不问因地揍向我们,就算被干掉之后叫他报上名来也没回应我们就离开了。」

「嗨,听上去不就是林你最近在干的事吗?」

「是我的话会先挑衅的,也才不会这样一击脱离啊。」

「不,肯定不是红毛怪,那家伙没你大块,是个染着金色头髮带着口罩的人,而且他用的武术是空手道,昨天看红毛怪和速水大哥打架时,动作也完全不一样。」

「……所以你们单凭对方穿着疑似月桂的校服就咬定是我们做的吗?你们的脑袋是不是坐住了啊!这种一听上去就像嫁祸啦!我穿着警察的服装去揍你,你们是不是要去警视厅投诉?」

「冷静一点福泽,我们不是来吵架的。我说速水光头,你们真的是智障啊,就凭这个来搞得我们那幺麻烦?」

「林你的说法有比较好吗?」

「换句话红毛怪你们就不打算认帐了对吧?」

他们一班人都咬牙切齿在捏自己的拳头,而我和理香都站前一句:「充其量只是有个穿着疑似月桂制服的家伙揍过你们罢了,这点证据可以叫人信服吗?我问你,你有看到衣服上的校徽或是领章吗?」

「呃……那种情况怎可能看得那幺仔细啊?」

「see!那不就等似有个穿灰衫的家伙来揍你们罢了。」「慢着林,搞不好我知道是谁干的,姑且算是我们学校的人啊。」

几乎要开打的瞬间,鸣海也在后面走上来,再向作证的家伙问话:「喂,那家伙是留着金色刺猬头、身高和林差不多、还有是打空手道的对吧?」

「嗯,是这样没错。」

「就是那个家伙了!」

「喂鸣海,我们学校有这样的家伙吗?」

「是空手道部长、三年三班的近藤龙也。」

很久以前好像听过内田提到这个人物,不过一直我也没有见过这家伙,就连惠比寿大战时都没出现过的家伙,会有那幺好打吗?

「我们学校有这一号人物吗?」

「是啊林,根据他们证言,我们学校能做到这一步的家伙就只有空手道部那班混蛋了,喂光头,那班家伙的话大概都会待在我们学校的空手道场,你带上一两个见过那混蛋人一起来吧。」

「速水大哥!万一是陷阱那怎办?」

「……这班人的话大可以在这里和我们决一胜负……喂你叫鸣海对吧?为甚幺只能带三个人?」

「带外人进学校可是有风险的吧?何况你们几个样子那幺明显?」

「……好吧,城崎、井口,你们跟我来吧。」

就这样他们连光头在内三个人跟着我们回学校,而路途中福泽发了个电邮给我:「跟着鸣海意思去做也没关係吗?林你也应该觉得很可疑吧?」

「是那里都怪怪的,但最少表面证供都是指向那班人,我们除了鸣海也对那班人一无所知,最直接客观就是找他们来问吧?」

福泽表情上似乎不怎满意,但就现在的情况也没办法,难道要出来阻止速水光头他们去找可疑的家伙吗?

去到学校那边当然不可能走正门,而我们也选择在树林围墙的缺口进去,进到去之后鸣海也打电话给金王,确认他已经回去了。

「呃鸣海,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肯定这种大热天那几个人还会在道场吗?」

「那人渣唯一的优点就是对空手道的热诚了,所以一定在的。」

的确他有着诡异的偏见,我也有些不好的预感。

「那幺你们在这里待着,你是叫崎城吧?跟我来侦察一下。」

带着他走到活动大楼,炎夏令我们满身都是汗水,很难想像还会有家伙在练习,而且路上鬼影都没一只。

「红毛怪,你不会想支开我们再干掉我们吧?」

「别把自己看得那幺高,有鸣海在就算你们一起上也不见得有胜算,更何况单对单你觉得自己会是我手脚吗?」

乖乖闭嘴跟着我走,大概差不多是空手道场的位置倒听到些人声。

「想不到大块头真的猜中啊……」

「shut   up,ar……is   crazy   bitch,安静一点,我们去偷偷看一看。」

来到道场的窗瞄进去,的确有几个家伙在练空手道,见鬼。

「有认出他们当中,谁是袭击你的家伙吗?」

「……嗯!就是金髮那个,虽然当天看不到脸,不过肯定是那家伙。」

这倒真神奇,在我看来他们大多都是一班身形高度差不多的家伙,我赌他也是在认髮色吧?

不过我也打电话给理香:「发现目标人物,过来吧,注意隐蔽。」

未几他们一行人也来到,没等我指示鸣海就先一步带头冲过去,shit!

跟着进来,对着不请自来的我们也罢好姿态应对,当中应该是近藤龙也的家伙也自然站在中间。

「鸣海真喜雄,你们来这里做甚幺?我们不欢迎你。」

「用得着你们欢迎吗?你们做过甚幺事应该心知肚明吧?」

「真莫名其妙啊你这个混蛋,还有那三个人不是我们的学生吧?你们再不走我就叫管理员--」

不问因由鸣海已经上前动手揍向那家伙,该死!连阻止他也来不及。

怎样也好我们也是一体的,没就手旁观的理由,理香和柏木已经準备好对上其他人,而我也找了他们最大块的家伙作对手。

「你们这班混蛋不良!让我这个下任部长来教训你们吧!」

眼前这家伙大概只是比鸣海矮和小只一点,满满自信地向我挥出空手道式的直拳,只是看了三拳就能看穿这家伙的套路了。

这些家伙的武术相当套板,大概是因为要运动化而减低实战性的技术吧?

当他一记手刀劈过来,退后迴避同时左手一拍错开他手,再还以一个右直拳过去--

毕竟他都有那幺大块,硬吃我一拳也不轻易倒下,看见下盘想提腿还击,我就先他一步侧踢到他膝盖上,让他整个人失平衡摔下去。

「只有这点功夫别想打得赢我。」

武术太运动化的坏处很明显,他们无法应对别的武术攻势,而且动作也相当生硬,无规则的实战必然吃不少亏。

比我预期地有骨气,这家伙也继续爬起身準备对我攻击,大概开始发狂拳脚变得很重,我几次挡格之后手臂都发麻了,的确是很有力量的攻击。

如果那天学会把技术用得更弹性的话,这家伙会很不得了。

不过游戏玩够了,一样生硬的直拳又一次被我拨开,再拉着他肩膀将他过来,猛力一个膝撞撞到他腹上,虽然还想再来一个落肘,不过见到他想用手刀还击我自然退开。

我倒有吸收金王的教诲,不会在没意义的地方硬碰硬的。

避开横劈过来的手刀我就以撑腿踹开他,但始终他还是太大头不易被踢倒,不过失去平衡倒是好机会,让我上前一个上勾拳揍到他下巴上--

连最难缠的家伙也被我干掉,其他人当然早就赢了,鸣海就搭着我和理香拉过去速水光头那边。

「真是够爽快啊!」

「抱歉,之前对你们有所误会,请容我代表八重向你们道歉。」

由光头带头跟两个小弟对我们道歉,倒是我没有一丝高兴的感觉就是了。

「不紧要!感觉你们也不是坏人啊,有机会就一起去玩吧。」

「当然,不过我们再待在这里会给你们麻烦吧?我们先告辞了,跟着刚才来的路线走就可以了对吧?」

回答了他们的逃出路线之后,柏木就看看被我们打趴的空手道部成员说:「学长,放着他们在这里也没关係吧?」

「不而要送他们去保健室哦?走吧--」

被超兴奋的鸣海推着走,我们也回到走廊上,那家伙如同破处一样兴奋,但我倒高兴不起来。

「解决了这事真的很高兴啊,今天我请吃拉麵!」

「真的解决了吗?」

福泽一如平日爱泼冷水,但同时也道出我心中的问题。

「福泽你这小子在说甚幺啊?」

「低能儿,这怎看也是陷阱吧?而你这头智障猩猩瞬间就咬饵了。」

「你这样说他不会懂的,简单来说,你们一点都不觉得很奇怪吗整件事?单纯为甚幺近藤龙也会去攻击八重的家伙就已经很奇怪了。」

「他的话会做出来也不奇怪啊……」

「鸣海,我知你们之间有私怨,但思考是不能抱有太多偏见的,而且在我看来他们空手道部的家伙大多不是一模一样吗?」

「源治,直白一点吧!你这样说我都一点都不懂啦!」

「学长你意思是他们当中有谁装扮近藤学长,再去挑起事端吗?」

「正确是他们之中有谁串通了想整我们的家伙,去嫁祸给那个近藤,让我们去找他麻烦,要是这样就能把事情说通了,这也是我一开始至今都不想动手解决事情的理由之一,but   well。」

「给鸣海你这白痴不问因由动手搞垮了。」

「怎幺啊你两个,一直在说着没根据的推论,真是麻烦啊……我回去了。」

不断被我们泼冷水鸣海也变得超不爽,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这样让鸣海学长回去也没关係吗?」

「现在的他才不会听得进那幺複杂的事啦。」

「不过源治、福泽,这真的有证据吗?有谁要做到这一步来算计我们吗?我想不到啊。」

「你们学生会和风绝委员关係不是很差吗?你和林不就是最容易被借来攻击学生会的对象吗?」

这时理香才恍然大悟,我们的敌对关係从来都没失去啊。

「现在就是欠缺证据罢了,如果刚才可以问他们多一点的话,搞不好可以问到一些情报出来的。」

「但鸣海学长令事情变得糟糕了,倒是学长你们为甚幺不先告诉他呢?」

「怎说我也是在八重的家伙把事情说完后才肯定的,但柏木你也记得当提到近藤时鸣海变到怎样吧?而且刚才想拉他也拉不住,鸣海一动手我们就只能去硬挺他。」

「总之要发生的都发生了,再去抱怨谁对谁错也没意义吧?我们是同一个团体,怎样也得共同进退啊。」

就像理香所说,都踩到屎上就只能看看怎样能洗乾净鞋底了。

「总而言之今天先解散吧,不过我想过几天开学,林你们又会要找我的。」

「希望我不会是有事找你,呼,理香,送柏木回去吧。」

明明麻烦一堆堆但我还是为他们制做机会,如果有人问我为何不是站在深雪那边的话,我只能说柏木和理香最少电波上是相近一点的,最少不是地球和火星人的差距。

不过理香那个白痴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柏木的意思,看上去也不像在装傻啊。

  • 名称:偷窥情人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