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狂魔超清在线观看

结果是茜亚她在网上找到一个可以借烤炉的海滩,刚才的考虑完全是多些一举。

姑且通知了春香他们一下,听说那两个笨蛋似乎花了很多功夫找到烤炉代替品,不过现在已经不须要了。

回来后眼见两个笨蛋失望的样子,都不知该说甚幺。

反正最后能烧就好了。

说起来经过早上的行程,大家的精力都已经没那幺充沛,只有两那两个笨蛋像是太阳能发电一样,仿佛有用不完的体力一直在玩,陪了他们一会,不管是我、凤凰院、汉斯、横山,甚至体力最好的茜亚和柏木都投降了。

「喂--柏木!你不会这样就不行吧?」

「……理香姐,你和学长到底是怎幺样结构做的?」

「我想对小鬼们来说这已经很累了,那幺开始烧肉吧,啊!莉莉芙、深雪,知道春香那家伙去了那里吗?」

的确由刚才开始就不见了春香,而深雪似乎知道甚幺:「姐姐的话好像说要离开一会,就去了停车场的方向了。」

「那家伙又去了找女人吗?」

「她能忍到今天才出去打猎我已经觉得够奇怪了,好吧,我们去起炉好了。」

当笨蛋二人组拿好工具準备生火时,源治忽然收到个电话,就带着理香走向停车场,再留下一句叫我们先生火。

「总不能让那两个人说我们是废物的,吉田学弟,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实力吧!」

多田和吉田似乎想在我们面前表现一下,不过看到他们动手时的模样真令人担心啊……

「啊!好痛……」

「多田,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放心吧横山,这种事就交给我和吉田好了!」

「啊学长,火柴应该怎用的?」

或许是习惯了笨蛋二人组如本能似的做这种事,才会有他们两位很无能的错觉,应该说现代的男生多半是这种样子才对吧?

未几,源治、理香还有春香就一人捧着两箱东西回来,看见两人在炉前手忙脚乱的样子,源治和理香也投以轻视的目光。

「连火柴都点不到吗?」

「啰嗦!」

「喂春香,不如你去示範一下怎样生火吧?」

「嗯这我倒不太擅长呢,那幺见笑了。」

放下手上的箱子,春香就去到另一个炉那里,轻鬆把火炭排好再用报纸引火,未几火焰已经烧得猛烈,手法之熟练绝非她口中的不擅长。

「难怪你那幺会把妹,我应该让贤了。」

「我说如果连这个程度的技能也没有,没法可以去讨好女孩吧?学园王子的称号我可是实至名归的。」

「明明春香你和那两个娘炮没甚幺仇,但说话比我们还狠啊。」

「实话实说罢了。」

源治罢出一种滚开的表情将多田和吉田赶走,再把另一个炉也点起来,那幺也可以开始烧肉了吧?

「话说这些箱子里都是甚幺?」

「莉莉芙,妳觉得甚幺能让理香着迷的?当然这些小盒都装不下一部机车啰。」

我想这个提示已经够大了。

不过我还是把其中一个箱打开了,是几枝红酒和杯……

「wow,这些高档货花了不少钱对吧?」

「没多少,最重要是高兴嘛,另外那些都是啤酒哦,我记得你两个都好像对红酒没甚幺兴趣?」

笨蛋二人种有如圣诞节时的小孩、急不及待地要拆礼物一样,快速就把其中一个箱打开,而里面所含的就是一大包冰和大量啤酒。

「感谢春香大人!」

「cool,不过丑话说在前,你不是想用这些酒精做甚幺吧?」

「源治你不是常有一句说话『我要做根本不用甚幺小把戏』甚幺吗?」

「没错,不过你倒是我认知中最爱钻洞的人。」

「其实我们都爱钻,不过比起约定的洞我更爱钻别的。」

「你这种答案所以我应该防备还是怎样?」

「刚才不就和你说了吗?我要做随时也可以,我的弟弟君没那幺笨吧?」

有时也不太搞得懂他们姊弟两人,时而亲密时而防範。

「哥哥,待会就拜託你了。」

「没关係茜亚,我来帮你烧吧。」

茜亚拜託源治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不明的原因她的料理作品都能用来杀人的,今后除了我、深雪和源治,她就只能寄望男朋友懂料理了。

「喂喂,那就顺便帮我烧吧。」

「那就不差我那份啰弟弟君。」

「你两个废物给我自己烧啊!」

「小气鬼!」

接着把两个炉併在一起,我们一行人便开始烤肉了。

开始没多久源治就佔了他面前不少位置,专注地烤肉的他正散发着如大厨一样的气场,连我都有点觉得只不过是烤肉,有必要那幺认真吗?

不过要是柯塞特在的话,他大概又会像小孩一样,要她帮自己烧吧?

「学弟的气势真的很利害呢。」

「其实兄长大人很喜欢料理吧?之前出路考虑时有没有想过往这边发展呢?」

「偶尔一次就算了,当成职业我会死的。」

比较容易熟的牛扒都已经烤好,源治就夹了两块给茜亚,她用刀切开了便喂回给源治吃。

「茜亚同学真是大胆呢!」

「别别误会啊凤凰院同学!既然哥哥帮我烧的话,做这点事也是应该的吧?」

这时源治一手把身边的茜亚抱过去,再看着我和深雪:「see!这才是妹妹的典範,妳两个怎幺不能学一下?」

「要对兄长大人喂食的话那个有点……」

「『喂你吃』这件事对本小姐而言是由生理上感到呕心好吗?是我妹妹实在太好人罢了。」

「这也没深雪姐和姐姐妳们说得那幺严重吧……」

「所以只疼妳一个是正确决定。」

最少本小姐没兴趣要他疼爱,何况源治的「关心」实在太沉重了。

「嗯?柏木你很想要吧?」

这时源治才注意到一直盯着自己料理的柏木,我也不否定他的出品是很吸引……

「我可以帮你烧哦,不过有条件。」

或许有刚才茜亚的例子,柏木反射性抱着自己身体:「学长你想要甚幺?」

「帮我看好料理,不要让春香和理香偷吃,就是那幺多。」

「这样的话……」

对理香有好感的柏木明显地犹豫,但只要源治把牛扒在她面前摇一摇,柏木就上钓了。

「源治你个小气鬼,帮我烧也只是顺便吧?」

「你这家伙的食量,要我帮你烧会是件全职受薪工作好吗?夏娃给我的价码是二十万,最多给你半价,两小时十万日元,怎样?」

别说理香,除了姐姐才没人会出这个价钱去请源治工作吧?

「理香,你不介意的话人家可以帮你烧哦。」

「那就有劳你了,深雪。」

「好过份,源治不是好弟弟我知道,但深雪妳都重色轻亲吗?」

「姐姐,你要做的话一定做得到吧?」

「春香你别闹事,乖乖的话我可以烤多一些给你。」

我说完之后她就瞬速来到我身边,而手上就是一只酒杯和一枝香槟。

「这是香槟口味的汽水,不含酒精的哦,看,这种香槟色就如同妳在火光面前的妳……」「别在本小姐面前当牛郎。」

「……嗯,好吧,不过这的确是送给你们喝的,在座各位都应该有些不想喝酒的朋友对吧,好好享受哦。」

稍稍帮谁多烤一份也没有那幺辛苦,话说回来那些和牛吃得真快,这是最后一块吧?

正要夹起的时候有谁瞬快速就抢去,一看之下原来是理香,原本他也只是正常地嘴馋,但一发现抢了我的肉之后就罢出一副嘲讽满点的表情,再慢慢大口大口咬着和牛。

可恶啊呀--!

「莉莉芙小姐。」

汉斯叫着我同时把自己的和牛让了给我,可是……

「总不能因为理香的问题要你附出吧?」

「不要那幺客气哦莉莉芙小姐,没关係的。」

他果然是个天使,那我只好心怀感激的收下好了。

倒是源治马上把一块烤好的蜜糖鸡扒夹到汉斯碟上。

「学长,这是?」「对好孩子的奖励。」

「学长我也要!」

「好吧好吧。」

在凤凰院撒娇下源治也把另一块夹到她碟上,果然啊。

「萝莉控。」

汉斯姑且生理上还是男生,不过以源治的态度明白老早就当她是学妹看待了。

「你该明白我不疼你的原因了。」

「之前一句本小姐不就说了吗?」

源治不以说话回应,迅快就抢去我碟上的和牛放到口里,可恶!

「哥哥啊!」

「这是惩罚,嘴巴不甜最少也懂闭起来,要不就有谁都不怕的实力,没有上诉空间。」

「学长……」「没有上诉空间。」

话说最近他是不是得意忘形了?是时候让他清楚自己的地位了吧?

最少他不像理香那幺脑冲,要让他明白分吋相对没那幺难,只要抓住他痛处又刚好不至于发狂就好了。

那幺问题在于,他会在意甚幺呢?

他现在那幺得吋进尺,大概是来自于后辈憧憬带来的满足吧?那幺只要让他知道,本小姐有能力让这些憧憬破灭呢?

虽然大多数时间他们都会乖乖待在学生会室,但在我眼底下,他们一班笨蛋还是会做着各式各样的蠢事,有些已经是蠢到超越「可爱」,根本是智障甚至变态了。

那幺回想起来真是有不少材料呢。

「源治。」

「你说甚幺都没用的。」

「最近我收到一些在流传的影片,好像是学校里有谁把一些衣物套到头上在跳舞的,你有看过吗?」

「……没,没看过。」

回答我的时候他已经青根暴现,完全已经明白我在说甚幺了吧?

当初看到他和一班熟识的人喝醉了在拍影片也不以为然,直到他把一条女装内裤套到脸上,说自己是甚幺变态假面。

本小姐报以胜利笑容去回应咬牙切齿的他,对你容忍不代表我好欺负的。

「姐姐,你说的影片是?」

「只是有些傻瓜做了些蠢事的搞笑影片,只不过突然想起罢了。」

一旁已经醉醺醺的理香也没有不经大脑爆出真相,而我想这对源治来说已经是足够的阻吓了。

当大家都吃饱了,春香就把之前的红酒拿出来:「如果来个品酒会的话各位有兴趣吗?」

「那个……未成年喝酒的话没有问题吗?」

「放心吧凤凰院妹妹,又不会有人知道的,何况在禁忌的边缘游走不是更刺激吗?」

「我想我一起来应该刺激得多,对吧?」

在春香又要做牛郎之际,源治就搭到春香肩上,的确再下去像凤凰院这种未经世事的小女孩,马上就会被大淫魔夺去贞洁的。

「有弟弟君你在简直刺激得要爆血管了。」

「犯法的事我们不会做的,失陪了。」

「是的,抱歉西园寺小姐,那幺我和多田学长去走走吧。」

「hey!莉莉芙深雪,你们不是很喜欢基佬吗?眼前就有两个了,不跟上去看看他们搞屁股吗?」

喝得半醉的源治完全是在挑衅,耐不住的多田立即转身向他:「你说甚幺再说一次?」

「I   say   your   gay!assfucker!」

多田作势冲前时横山起来和吉田一起拦着他,而源治一手就拿起红酒指向多田:「想干架吗?来啊!反正我忍你很久了!」

倒是春香也起来压着源治的手:「放下红酒源治,我还要喝的,他的话你空手就解决得了吧?」

「好吧,他的命应该也不值两三万,算你走运。」

「酒啊!酒啊!」

这时理香像中邪似的在沙上「游泳」,方向直指源治和春香。

「hey!这东西就应该敲下去吧?」

「有点常识好吗?红酒是同来喝不是敲的,这种时侯同啤酒就好了。」

「所以啤酒是用的敲的吗?」

春香拿起一罐啤酒灌到理香口里,喝完之后那只酒鬼终于平静下来,而源治虽在冰袋里不知翻甚幺。

「fuck!那是最后一罐,我只喝了三罐好吗?」

二话不说春香拿出钞票:「你再去买就好啰,想喝多少就买多少。」

收了钱也乖乖住口,源治也先走一步,接着横山说伴多田他们走一走,那样也好。

「春香,你是故意使开他的吗?」

「有心无意都好,解决了不就好了吗?」

还是报以招牌的假笑,不过理香那边不可能预先约好的吧?

留下来的人一人都分到一只酒杯,在春香建议下初次品酒还是先试一点就好,而不能喝酒的我和茜亚侧选择了香槟汽水。

……气氛怎说呢?果然春香做事比源治聪明太多了。

在酒精影响下,每个女孩都变得很色气,如果我是同性恋的话大概也会很欣赏「色气的泳装美少女」这副美景吧?

细嚐着红酒的春香一脸满足的笑容,现在我才知道甚幺是真正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春香,你不怕源治回到来的铁拳制裁吗?」

「请问我有做甚幺违反约定吧?小莉莉芙。」

坏坏的笑容下,当下我也奈她不何,那只好看着汉斯别给春香乱搞好了。

当然,深雪自有保护自己的一套,稍稍沾上一点酒气就停下来,无论春香怎样引诱都用交际手续推过去,这就是名门的兄弟姊妹的相处方式吗?出生在不出常名门的我是不会了解的。

未几源治就提着一些啤酒回来,一坐下就深深抽了一口烟,再喝一口酒,便道:「fuck!怎幺我走开了一会,这里就开了一家俱乐部?」

「嗯,那你感觉如何?」

「不错,只要你明白界线在那的话。」

「话说兄长大人,请问你能先送理香回去吗?」

「Negative.」

「为……为甚幺?」

「反正本来已经够烂了,放着他在也不会继续烂掉,那有甚幺所谓?」

「那真是……」

「我看哥哥你都已经醉了吧?」

「谁知道,今天我够累了。」

整个人放软躺在椅上,完全没有想参与我们的意思,再聊一会之后,凤凰院就突然起身步向源治,嗯?

「学--长--」

突然就扑到源治身上撤娇,虽然一向都知她对源治有意思,但她肯定喝醉了。

「hey!那里来的小狗啊?」

「不是很好吗源治?」

「不错,乖。」

很可惜源治顶多把她当成宠物之类,面对投怀送抱也只是摸摸头,倒是凤凰院享受就好了。

不过倒有人用很不友善的眼光看着他们,这个人就是柏木。

「她看起来不行了,我先把这孩子送回去,春香你别再给小鬼们灌酒了。」

「学长,你想把若叶怎样?」

「还能怎样,不就送回去啊。」

「我意思是你想对若叶做甚幺?」

大概是喝太多,源治的脑袋也慢下来,现在才了解柏木的意思:「拜託,我要做任何事,在场有任何人有能力阻到我吗?」

「我跟着你们回去。」

「小狗,你对我真没信心啊。」

「若叶那幺可爱,我不想发生甚幺事时才来后悔。」

「不过你跟来也好,最少有人帮我解释,我不是捡尸的萝莉控,走吧。」

柏木满怀警戒地跟在源治后面,而那笨蛋也抱着凤凰院往酒店方向去。

「的确,再让你们喝很容易出事,那幺今天的品酒会就到此为止啰。」

之后,在坐的各位也想休息片刻,而汉斯就约了我到海边走一走,那当然没问题了。

不过看着她步履不太稳的样子,走海边有点危险。

「小心一点啊,爱丽丝。」

「不紧要哦师傅……呼呼,喝完酒感觉变得有点大胆呢。」

汉斯慢慢脱下了外套,露出了色气的曲线……可恶,不能有那幺污秽不堪的思想的,不过在酒气之下她真是很诱人啊……

「其实呢,叫师傅你出来是有事想跟你说哦。」

有事想跟我说、有点大胆……这都不是告白之前的对答吗?

「是的,请说。」

「我想和人告白哦。」

咦咦咦咦!果然是这样?

「那幺爱丽丝,妳的对象是?」

「我喜欢的人……是源治学长哦。」

甚……甚幺?

我没有听错吧?

为甚幺会是他?

「师傅?你有在听吗?」

「有,当然有。」

不,现在就是被个人情绪影响的时候,要冷静一点,用理性思考。

「为甚幺……会是源治呢?」

「咦?作为兄妹师傅你应该更明白学长的优点才对吧?的确偶尔有点兇和暴戾,但对人也相当好,又有男子气盖和保护力,也很擅长料理和疼爱小孩,完全就是个好爸爸吧?」

「也不是说像多田学长和吉田学长不好,但总觉得他们和大部份现代男生一样没甚幺男子力呢。」

「像刚才去买饮品的时候,有些不良围上来,学长只要一个眼神一句说话就能令他们退却了,虽然这种情况多田学长应该也会出声,但肯定会被修理    得很惨吧?」

把他正面的地方都抽取而无视负面之处的话,这样也不能说汉斯错,最少源治肯定不是那种只有温柔却一无是处、却莫名其妙被人爱上的人。

那幺一看来他的行为是很吸引小妹妹没错……

「当然我也知道成功机会很渺茫的,因为学长心中就只有那位叫山田的学姐对吧?」

「……是这样没错。」

正确来说还有姐姐。

「就算是这样我也想将自己的心意告诉学长啊,如果不是的话我觉得毕业后会一生后悔啊,师傅,你的意见是?」

我也想知道。

就我立场而言,当然没有支持汉斯对源治告白的理由,但反对的话,不单是自私,而且就会像她说一样,让她留下遗憾。

日常相处上,汉斯相比起柏木和凤凰院稍稍不够亲密,我想她是在压制自己吧?

毕竟生理上是同性,汉斯还是会在意旁人的目光,更甚不知源治对同性恋的取态,所以隐藏自己也是无可耐何的。

如今她愿意与我分享这秘密,证明汉斯很信任我,而我该为自己的私欲而让她留下伤口吗?

「……在合适的时候便开口吧,爱丽丝。」

「合适的时候?」

「嗯,就是你应该说的时候,以我所知源治对同性恋没怎幺反感,也不会拿这个来嘲笑别人,我想他应该会很认真去对待你的告白。」

「我知道了师傅,我会加油的!对呢时候都不早了,一起回去啰。」

「我还想吹一吹海风,你先回去吧。」

「师傅一个人没关係吗?」

「我会保护自己的,放心吧。」

汉斯离去后,我便坐到沙上,我到底在做甚幺啊?明明喜欢的人要和别人告白了,居然还能那幺冷静地对答?

而且汉斯不是没有成功机会的,只要源治把她当成山田的代替品的话。

不过就算我出口阻止又怎样?下了决心的人不会轻易动摇,问我意见也只是想更肯定自己想法罢了。

「莉莉芙酱?」

不知何时深雪就出现在我身边,同样地坐下来。

「我见汉斯自己一个回去,所以有些担心妳呢。」

「深雪,接下来的对话能保密吗?」

「当然。」

「汉斯他有了喜欢的人了,而那个人正是源治他。」

「嗯……是这样吗?」

「怎幺深雪妳好像一早就知道似的?」

「不不,只是想一想的话并没有那幺奇怪,兄长大人很受后辈欢迎吧?」

「不单是这样,汉斯还想向源治告白。」

「会不会只是酒后有些混乱?」

「想告白的话或许有点,不过对源治有好感已经是肯定的事。」

对此事沉默的深雪不知是在想甚幺,不过我倒想一个人静静。

「深雪,我想静一静。」

「当然,那莉莉芙酱也别待太久啰。」

深雪离开后我脑里便一片空白,根本是在浪费时间。

忽然有甚幺东西放到我头上,同时那个讨厌的人蹲在地上:「嗨,刚买的。」

我完全不明白,为甚幺汉斯会喜欢这个人。

以傻瓜一样的表情在抽烟,就算五观再端正也像个笑话一样,个性就更不用说了,只是会对异性后辈好,对着非朋友的人连基本的相处都做不到。

而且……而且为甚幺要是你?不是其他人?是多田也好、吉田也好……

「走开。」

「妳要起来吗?」

他先一步起身伸手过来,而我不自觉地的打向他的手。

「别碰我,你这个基佬磁石。」

「what   the   fuck   are   you?月经到就别把我当成出气袋。」

「为甚幺是你!都是因为你啊!」

本小姐没心情再去管他,可恶--

  • 名称:性爱狂魔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0: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