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宝鉴之超清在线观看

我都不记得把自己关起来多少天了。

除了掉垃圾和买便当,好一阵子也没外出过,朋友们是有打电话来约我出去都推掉,除了打电话给深雪问作业外,我最近好像都没和人有正式沟通,香菸灰已经堆成小山,冰箱的啤酒都喝光了,根本没有集中力能放在学习上,是时候要出去走走了!

拿起电话就打给源治:「嗨混蛋!要去那里玩吗?」

「我不和宅男玩的。」

「该死!是我不好啦!快去找其他伙伴吧!我要闷死了。」

一言不发那家伙就掉了我线,看看自己像个深山野人一样,去梳洗一下时源治就发电邮来:「鸣海说去他家,我们先集合买点东西再骑车过去。」

倒没甚幺所谓啦,反正我也有点懒,不想待在街上。

可是一打开门被阳光照到,就有种要溶化的感觉了,果然宅太久啦……

骑到机车上,大概是有点时间没发动,它的形状态也不太好,不过不是跟人斗车也没关係。

来到约好的地点,买了些不同牌子的啤酒、小吃甚幺,毕竟常常去白吃也不好,而且烧肉甚幺也好像吃太多了。

把东西各自放到车上,但这家伙只是靠着机车抽起烟来,还没有出发的意思。

「怎幺了啊?」

「等人。」

「还有谁要来吗?」

「你一会就知道了。」

既然是这样我也抽起烟来,和这家伙说着垃圾话,他这阵子好像是不断去找人干架去练功,不过附近的垃圾怎会是这红毛怪的手脚啊。

「不过你有那幺努力的必要吗?」

「惠比寿那些家伙早晚也会再来,如果没有三谷还好,但现在我可不乐观啊……月桂对惠比寿是宿命吗?」

就算再怎练单挑赢三谷也是不现实的啦,那家伙就算是金王也可能是和他平分秋色,源治没理由那幺天真才对。

 

「速水大哥,找到了!」

说着突然有个低能儿指着我们大叫,不远之处就有几个穿得像暴走族的家伙往我们走来。

「这个就是你约了的家伙吗?」

「怎可能,对着你这个丑八怪我早餐都要吐出来,再来一个不就连昨晚晚餐都要吐吗?」

那班人走近之后,谁是老大一目了然,那个八月底还穿着皮衣的光头隔着衣服都看得出结实的身材,虽然没很高大但一看就知不好招惹。

「看起来像是找你寻仇嘛。」

「我倒不记得有打过那幺强的沙包。」

的确,看起来旁边的家伙也不是弱到那,不过放在光头旁边才像喽啰一样。

「你就是月桂的老大红毛怪对吧?」

「喂!你这家伙何时成为老大的?我才不会认同啦!」

「我也没认啊,不过光头你找对人了,有何贵干?」

「之前你们月桂的人袭击了我们,作为老大你该给我一个交待吧?」

「月桂是不存在老大的,谁找你麻烦你就去找谁,与我们没关。」

光头过去源治的机车旁,再一手按着坐垫:「不帮我找出那家伙,你们都别想走。」

源治只是和他对上了一眼,两人也同时动手,不过还是源治那家伙快一点。

先一个勾拳揍到光头失平衡,再一脚踹开他,换是普通一点的家伙已经被踢开老远了,但光头也只是退后了几步。

「速水大哥--!」「让我和这家伙单挑,是久违有意思的家伙啊。」

「终于不是沙包,我也有点高兴啊,来吧--」

源治先一步拉近距离,对方也準备好以一个直拳迎击,源治就弯身一避再对他肋骨打出一记勾拳,对方又不是喽啰当然没那幺容易,早就準备好曲起手防御。

在光头追击之前源治就开始退后,再接连拨开对方的拳头,光头似乎也开始被惹火了,挥出的直拳变得很大破绽,源治则是一个转身再捉住光头的手,来一招过背摔。

成功的一击让他準备一脚踏到光头头上,但光头双脚向上一踢,没準备有这一招的源治

脸上硬生生也吃了这脚,步伐不稳的向后退。

光头也在他无追击力下重新站起来,以着一个右勾拳瞄準源治的头,而那家伙居然一个中扫腿踢开了光头还让他失平衡,站稳之后再一脚踹过去--

不料光头竟然一手接着他脚,再向上一翻--源治整个人就被挑起来,还好那家伙倒地后也反射性地滚开,而光头居然放过追击的好机会:「小看了你这家伙啊,差不多该认真一点了。」

也是,源治刚刚是佔上风没错,但光头也没弱到这地步才对。

「别只会打嘴炮。」

重整姿势的源治再次上前进攻,看上去他比刚才来得小心,看着对方的破绽攻击,完全没有打算佯攻。

不过这一拳却被光头接住,还要反过来被揍一拳,再被他一脚踹开。

但本来就放低了重心的源治可没被他击倒,退后两步就已经回复过来,对着这家伙不做些佯攻不行啊。

像挑衅一般光头没有进动意思,源治也以着左、右勾拳还有刺拳攻击,速度很快但看得出没甚幺力,大概是在干扰对手吧?

似乎看準机会就一个上勾拳轰出,意外地光头像预知了这一招似的,一手就接着源治的拳头,那家伙也呆了一呆,光头就在他还在发呆一记横肘斩过去--

硬生生吃了这一招的源治完全撑不住趴到地上,肘击一向杀伤力重,何况对方是体重和自己接近的对手。

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追击,光头依旧站着等待,再道:「够了红毛怪,该认识到我们的差距了吧?」

不得不承认,光头明显比源治高不止一级,搞不好还比阪东利害,怎幺最近老是出现这些怪物的啊……

摇摇晃晃源治总算站起来,一看就知道这家伙还没放弃,他也开口回应:「我也不是没胜算啊……」

突然间他就冲起来,光头看来也没料到,只是像反射性地往源治头部来肘击。

可是那家伙头一弯就避过,还刚好到了光头腋下的破绽位,马上就接连两发勾拳揍向他肋骨,光头反应过来时才一个落肘,不过源治虽然跳开一步让他落空。

在对方难以反抗之际源治以左直拳轰向光头,第一拳是成功的,但到第二拳已经被光头一手接住,不料源治居然主动拉近距离,对他下巴还以一记肘击--

就算不熟练,这招威力也不会弱到那,光头也被源治打得站也站不稳,倒是他像礼尚往来一样,没有上前追击。

「或许是跟你有距离,但你这个光头也别轻敌啊。」

「没错。」

光头回了一句就扑向源治,而那家伙就瞄準光头膝盖一踢,在他失平衡时就一个勾拳揍到他面上,但光头就是光头,又再一手接着源治的拳头将他扯近自己,然后还以一拳。

脸上吃了这一招的源治虽然还能站着退后几步,但明显已经意识模糊,已经差不多了吧?

但这家伙似乎还没有放弃的意思,拚死的扑到光头腰上,左手抓着他、右拳猛打对方肋骨。

而光头只要再落几次肘还有膝击,源治也再支撑不住伏到地上……

「……是个好对手啊……」

光头居然会道出这种感叹,搞得我们像恶役一样,明明是他先来找麻烦的。

不过也不难理解他的感受,都已经去到这种程度要找到像样的对手可不容易,不过……

「喂光头!别意为打倒了那家伙可以全身而退啊!」

他打量一下我全身,便像耻笑一样放声:「哈哈哈哈--别闹了猴子,红毛怪都不是我对手,就凭你这个瘦小的家伙?」

的确,如果大家都是同样状态下要单挑胜他实在很难,不过本来就被源治打掉半条血,再重击他头两三次就能赢了。

没防备就最好啦,我立即跑过去跳起,往光头一记扫腿踢过去--

在一瞬间他眼神变得很锐利,架起双手挡下我的一踢。

……也是啦,能打赢源治的家伙才没那幺容易干掉。

一落地我就以拳头猛攻,但光头只是好好守着,一点也不準备反击。

回想一开始源治也很有过优势,但现在看来对方是在试探我们实力,那得要在他出全力之前干掉这家伙!

以一拳假动作借机绕到光头身后,再用尽全力对他后脑来一招侧踢--甚幺?

在我脚来到他头时,光头已经侧身弓起手挡住我一击,糟糕!

马上收脚后退,这家伙似乎已经準备好全力出击了。

巨大的身型意外地敏捷,轻鬆就追到上来:「跟那家伙比起来太慢了!」

看到他準备挥拳我也架起双手準备好防御,而他的拳力之大一击就把我前臂打得麻痺,最后还穿过双手之间的空隙揍中我的脸。

只要一拳就把我揍得意识模糊,虽然还能站着啊……

不过没维持多久,光头一脚就把我踹到飞开。

我的确是不怎耐打,不过两招就干掉了我,这家伙也太夸张了吧……

「你们能给我们一个交待的话,就来八重的地盘来找我速水大仁吧。」

依稀听到这一句,我便没有意识了,再次听到别人说话居然是铃木的声音:「理香姐!发生了甚幺事啊?」

「呃……」

张开眼一看,除了柏木外,男装打扮的远山也在扶起在一旁抽烟的源治,怎幺他们会出现的。

「说来话长啊……可恶,怎幺总是来些能得诡异的家伙啊?」

「源治君,是被谁寻仇吗?」

「不尽是,学校里有些低能招惹了些利害的家伙,他们就把帐算到我们这些名人头上罢了。」

「那不是很危险吗学长?」

「不见得,最少他们的老大是听得到人话的家伙,会打起上来也是因为我先动手罢了。」

「……为甚幺要这样啊源治君?」

「嗨,那家伙是难得一见的高手,没理由放过这种比试的机会吧?」

「虽然我觉得说到最后都会动手啦,不过都是因为这个脑袋只有打架的红毛怪啦。」

那家伙用一种锐利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怎幺啦?

「别说了,柏木你去坐理香的车,阿薰跟我来。」

「哦原来你说等人就是她们吗?我们的状态怎开车载人啊?你们先去电车站吧,我和这家伙把车停好再过来。」

「柏木,我尽力了。」

「……我知道学长。」

他们两个说甚幺?为甚幺我听不明的?

就这样去到停车场把机车停好,我们就到车站会合,再去到鸣海的家。

远山和柏木好像是第一次来,也有好好跟鸣海妈妈打招呼,放下伴手礼便到去他家后园找金王和鸣海。

不料的是见到两头大猩猩赤裸上身的在打架,真是伤眼啊。

「我说过多少次,要看好对手的动作再作出反应,无意义的乱打只是浪费气力啊!还有防御不是只得架起手的!」

金王一手就接着鸣海的拳头,再往他腹上揍一拳,就算有留手应该也相当重啊。

比起只是因为汗水而全身反光的金王,鸣海样子狼狈多了,也是啦以金王作为对手。

「休息一下吧,他们来了。」

他们停下来我们也先打个招呼,鸣海便道:「怎幺赤城和林你们好像也先打过一次大架似的。」

「我们学校有些智障在外面惹到人,那些家伙就把帐算到我们头上,所以干了一架啊。」

「哦?赢了吗?」

「输了,先是我,跟着理香也很快被他KO了。」

「不是吧?又有这样的高手出现了?」

这一点我也想知道啦。

「金王和鸣海你们人脉比较广所以想问问你们,他走之前有报过一些自己的资料,八重的速水大仁,有听过这样的人物吗?」

「八重的速水大仁……完全没有听过啊。」

「八重是指八重工业高校吧?」

「咦舅舅,你知道甚幺吗?」

「姑且算是吧,他们在我那个年代也是出名的不良高校,不过近几年都息微了,地理上因为是涩谷那边的学校,很少和月桂有甚幺冲突,反倒他们和惠比寿多一点磨擦啊……现在他们也出了能连赢林和赤城的高手吗……」

「所以说準备要去大干一番对吧?林。」

「不,我打算去说道理,更甚是找出学校里有那些白目在搞事。」

「我没听错吧?林你居然会说道理?不会是怕了那家伙吧?加上了我不会输的啦!」

「感觉上那家伙不是坏人,搞不好还能拉拢来帮忙对付三谷啊,何况错是在我们月桂这边,抓那些白目去教训一下也免得日后的麻烦喔。」

「话是这幺说,不过林,这件事应该没那幺简单,不是还有福泽那个小子吗?预他一份吧。」

「舅舅,福泽下年就要升大学了,这种事再预上他不太好吧?」

「但那小子的头脑比你们可靠啊!我觉得很可疑啦,现在学校的娘炮会有勇气去搞八重的家伙?」

没看过金王用这种口气说话的远山和柏木,似乎也不太习惯眼前这位生活指导科的老师吕。

「鸣海老师,你跟平常在学校的模样差得多啊……」

「远山,下班后我就不是老师,而是以月桂old   boy的身份去说话哦。」

「老师!这份工作是全时间的对吧?」

「小鬼,别看太多GTO啦,何况你问问这几个家伙,想我像现在那样还是在学校那副样子?」

「……GTO是甚幺?」

「笨蛋金王,她们又怎可能看过这种老作品啊?」

「赤城你没大他们多少吧?别在装老啊!」

「别说这个了金王,你刚才为甚幺和鸣海在打架的?」

「这小子说要练习嘛,我便倍他玩玩罢了。」

「自从三谷那次之后,我才明白到自己实力不足会有甚幺后果,所以才找舅舅来训练我啊。」

「真喜雄你得更努力才行,现在这点技术完全不够啊!」

「那就当然了舅舅。」

「怎幺你们一个二个都在想打架的事情啊……」

源治就一向也是战斗狂,现在居然连呜海也是这样。

「因为我们都在找寻充实自己精神和肉体的事,那你又在干甚幺?」

「当然是温习啦,我的目标你们都很清楚啊。」

「那深雪给你的模拟试,听说成绩和努力完全不成正比呢。」

……的确嘛,明明每天都盯着书本很久,可是成绩倒很平稳,大概是到了瓶颈吧?

「遇到瓶颈甚幺也是很平常的事吧?」

「不是你遇到瓶颈,而是你的心根本没把学习放在眼里,因为现在『学习』就是你用来逃避的借口。」

「你这家伙在说甚幺莫名其妙的话啊……我有甚幺要逃避?」

「当然是三谷了,你不想再一次面对那家伙对吧?」

「我只是把时间同在更好的地方罢了!我可是有自知之名的,单挑那家伙要赢简直痴人说梦话,还不如去唸书啦!」

「作为一个教师你想唸书我没理由阻止你,不过赤城你这家伙明显地连一点斗志也没有,这样的话做甚幺都不会成功啊。」

「赤城同学你现在的眼神,就像源治君刚刚失去山田同学那时一样,你自己没有察觉对吧?」

「才没有这种事好吗?」

「不断否认不就是证明你在逃避吗?刚刚你自己也说出口认为自己打不过三谷,我说啊,以前那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赤城理香沉到东京湾了吗?」

「的确那个光头很利害,但绝对做不到两招就干掉以前的你,因为那是连三谷都办不到,可是为甚幺你会输得那幺惨?就是因为你害怕,就算被挡下那一脚又如何?以前的你会夹着尾巴逃吗?」

「……说那幺多废话就是想和我干架对吧?就让我好好揍你这个混蛋一顿吧!」

「如果现在的你还办得到就来啊。」

源治这混蛋实在太嚣张了!的确最近是比我努力,但我就不信连打到平手都不行。

「理香姐学长!住手啊--」

「嗨柏木妹妹!别阻碍着男人之间的决战啊!」

呜海过来阻止了柏木,而我和源治也各走到园子的一端。

「输了别说被光头揍过所以状态不好啊混蛋。」

一言不发地架起双手,看来他是来真的,我也没有手下留请的必要。

一如平常的他做后手,一秒我都不想等就冲过去,正面冲突我没有优势,先做些假动作绕去后方吧--

这家伙突然就侧身一跳挡着我的去路,再一拳往我脸上挥,无奈只能往后跳避过这招,但没等到我拉开距离他就用脚绊我一下,瞬间我便失去平衡摔下去,他可没对光头时那样留手,继续一脚踏下来。

我立即滚地避开再爬起身……呼,我的动作居然不够他快吗?

「以前的赤城理香连这种绊脚都会中招吗?」

源治没让我有思考的时间,快步上前,我得冷静一点,先手对上这家伙我可是一点优势也没有,倒不如在他攻击的间格之中找机会。

先是身体向后退避开他直拳,再弯身还以一击,不过我这拳却被他左手拨开,再被还个右勾拳,就算架起了手防御还是被拳力打得失平衡,还让他补多脚将我踹趴。

「畜生……」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变强了……可恶!

「凭你这头丧家狗是连摸我都做不到的。」

……

在这里认输的话,我觉得就连人生也输了啊。

源治再一次快步迫近,这家伙拳脚上一早就做好了应对,互博甚幺就算打中他我也佔不了便宜。

啊对,不就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吗?

他已经来到我就用脚一踢他膝盖,让他整个人跪下来再一个膝撞,这种突击他双手是有挡着,但却挡住自己视线,我也不是留手的时候,再来一招侧踢踢到他头上,嘛不过威力倒不算怎样,这家伙还是能接住了。

在我收脚同时那家伙突然跳起来将我撞开,体格差下我也接不了这招,只能再趺倒前还以一招肘击,一样没有甚幺效就是了。

硬生生摔在地上,在烈日下体力消耗比平时更利害,背着阳光看到那家伙的身影,是何时变得那幺高大的?

「你的能耐就只有这点吗?」

「够了!学长!你和理香姐的胜负已经分出来了吧?」

「是啊,对于没志气的家伙来说,就只能做到这一步罢了。」

志气?

……是啊,别说是三谷那种超人存在,现在我要连摸得到源治这家伙也变得很困难,更别说要揍痛他。

我是何时变得那幺不济的?明明不久之前还能赢过他……

回想过来,自从三谷一战后,这家伙就每天找不同的人去打架增加经验,而鸣海也找金王来训练自己,反倒我呢?

美其名是在学习,但事实只是拿着书本发呆,一只字都记不进脑里。

别人都在找寻令自己进步的道路时,我又在干嘛?

「嗨!柏木,别擅自在决定谁膀谁负啊,这是我和这家伙的事。」

总算能够爬起来,感觉上跟到极限还有点距离,不能在这认输啊。

因为现在认输的可不是输一场架,而是连作为男人的志气都输掉。

把背心脱掉再掉到一旁:「刚才只是我还没热好身罢了!」

源治那家伙也冷笑了一声,一边把夏威夷衬衫脱掉一边说:「热不热身你这家伙也是差不多吧?」

「为甚幺你们要脱衣服啊?这样不是很gay吧?」

「所以说你甚幺都不懂啊!这不是gay哦!」

「让开吧小狗,这家伙够欠揍,我还没揍够他呢。」

「还没被揍够的家伙是你吧?来吧!」

话说这幺说,但我得有些自知之明,现在的我是已经没法打倒眼前这个源治,因为他已经变得比以前更利害,而我反倒退步了。

不过我已经明白为甚幺刚才对着光头时,明明都已经分出胜负了,还要来一次无意义的冲锋啊。

这家伙之前也说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突破自己的极限,是不会有进步的!

我的确是被三谷的强大吓怕了,我一定要将这道墙冲破,如果连现在的源治也打不到,下次碰上三谷就别想有所作为。

「啊啊啊呀呀--」

提起劲冲过去,长得矮唯一的好处,就是容易攻击对方稍难防备的下身,瞄準好他腹上揍过去,但这家伙也退后两步让我扑空,可恶!

接下来几拳他也只是架起双手以防御和迴避应对,没有反击的意思。

「你这混蛋是在耍我吗?」

「这种没头没脑的攻击就是答案吗?」

他突然一个急煞,反扑过来同时搭上一个右勾拳,没料到突然的反击我硬生生就吃下这拳,脑袋像断了一下线一样,整个人似飘起来似的,最后坐到地上。

「现实不是少年漫画,叫大就能爆气打败对手的。」

是啊……我太冲动了,本来对手实力就在自己之上,还没头没脑的攻击太鲁莽了。

不过这家伙真是一点留手的打算也没有,这一拳也相当之重,再次能站起来我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这个状态还能打吗?谁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是应该冷静一点应对眼前这家伙。

本来就比我高,他手长就几乎等于我踢脚的距离,而不怎耐打的我冲过去硬拼的确是找死。

所以要用脚吗?但是侧踢太慢了,作为第一击根本用不了……啊!忽然想起以前看过泰拳的脚踢招式,虽然我没正式学过,但装模作样大概也使得出来吧?

虽然步伐已经变得沉重,但我还是能以跳步迫近源治,距离差不多时我便往他小腿一扫让他跪下来。

刚才也试过差不多的情况,一跪下来他也準备好防御,也还以个右直拳来应对接近的我。

但我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因为我没打算上前用膝撞,所以他这拳根本打不到我,反到还让自己的右方失去防御能力,所以我立即以左脚来招侧踢,他要防御已经太迟了--

成功的一踢让源治也趴下来,终于有能得意的事情了。

「怎样?这招有头脑了吧?」

「别稍稍有些表现就得意忘形啊。」

没错,因为以我现在的状态要打赢这家伙已经是不可能,问题就差在被干掉之前能够做到多少。

在他刚起来,我就往他腰侧一踢,大概已经猜到我攻击方式的他也侧一侧身弓起手防御,这脚可算是不痛不痒。

有着身材优势的他也冲过来準备揍我,而我的一记撑腿也踹不开这种大块头,立即被冲到来,逃不了我也只好架起双手準备斗拳。

先是一个下勾拳揍到他肋骨,迫得他也要压下身体防御,但他居然在这时一个落肘撞过来--

之后发生甚幺时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再有意识时满嘴是泥趴在地上……下手真重啊。

不过倒是有谁把我抽起来,再掉到木地板上。

「还差得远啊。」

「学长!你下手太重了吧?」

「外面的人会跟你留手吗?柏木,我们打架可不是在玩的!还有不动真格这家伙会醒吗?」

「喂喂林,话是这样说但今天你也严格过头了,嗨赤城,啤酒哦。」

接过鸣海给我的啤酒喝了一口,感觉活过来啦--

「柏木,这家伙其实没做错,要不是那幺激烈,根本打不醒我啊,最近实在太堕落了。」

「你自己也知道了吗?」

「回想起来就像山田刚刚离开时你那副蠢样,男人的话就是要用拳头交流啊呀!」

只是柏木一脸不解的摇头,而源治就一手按到她头上乱找:「就像妳们女生会叫一班姊妹出来围炉那样,只不过男人的方式乾脆得多罢了。」

「我没有做过这种事好吗?笨蛋学长快放手!我头髮都乱了!」

「源治君也别太欺负学妹啦,大家都没吃午饭吧?要去叫外送吗?」

「笨蛋远山!我们家是开食店的,为甚幺还要叫外送?」

「拜託啦鸣海,午餐和晚餐都吃烧肉,明天我会拉出来都是油的!」

最后金王就说他请客叫披萨,未几送到来我们也跑到客厅吃,边吃同时金王也很认真跟我们分析各人的格斗力,当然也是只鸣海、我和源治三个啦。

「林这家伙到底最近做过甚幺啊?变得利害得多了。」

「只是周围找人打架,应对不一样的对手罢了,虽然有挑战性的也只有速水光头一个。」

「刚刚看你和赤城的战斗,你的学习方向大体是正确的,但要不是像刚才一定能OK对手,别逞强过去用肘击啊。」

「我知道了。」

「真喜雄你这小子刚才也有好好在看对吧?」

「当然了!」

「像林那样,把错开别人攻击的技巧学起来吧,你又硬又钝叫你避开太难了,倒不如试着分解对手的攻击,增加反击机会同时不用每次都硬吃,那会变得更耐打喔。」

「知道了舅舅。」

「至于赤城啊……你过来。」

「怎幺啊金王?哎呀!」

莫名其妙就一拳敲到我头上,这家伙智障的吗?

「你这家伙到底在搞甚幺啊呀!连以前的水準一半都没有!算了,不过看你最后变了用泰拳的脚法,大概也可以稍稍放心了,不过赤城你有打算认真去学泰拳吗?」

「咦?金王你为甚幺这样问?」

「我想起我那个年代,也有个身材跟你差不多的家伙是学泰拳的,那家伙常常越三四级也得赢到的奇人啊……你最大问题就是先天身材条件不足,常常被比你大块的对手压着打。」

「这个我当然知道啦。」

「还有就是耐打力完全不足,泰拳这门技术倒可以补足你这两大缺点,把足技学得更专门可以改善你和对手身高差距这一点,练得稍稍耐打的话也不无少补,当然你不要像真喜雄或是林那种硬拼,那只是在你迫于无奈时能多撑几下罢了。」

「嗯……我去找找看有没有能学泰拳的地方吧。」

「那鸣海老师,我呢?」

「嗯?妳这个小鬼在说甚幺啊?」

「学长他们之前遇到的事我也听闻了,万一有这里的一天我也要出一份力吧?老师你可以指导一下我吗?」

金王没立即回应柏木,喝完一口啤酒就一掌拍到鸣海头上:「白痴小鬼!你们没用到连这种小女孩也得上前线吗?要打架就给我自己练好一点啊混蛋!」

我就走到柏木的身后,像源治平时那样捏着她脸颊:「金王别看小这头小狗啊!她可是今年一年战争的冠军喔。」

「甚幺啊!新来的小鬼太没出息了吧?」

这时源治点起一口烟,再道:「倒是金王你说一说,学校里还有那个能打的家伙吗?」

「嗯……跟真喜雄你同年级那几个空手道部的家伙怎样?好似是三班的家伙对吧?」

「舅舅,可以别提那些家伙吗?」

虽然不知详情,不过鸣海和那班人好像本来就有私怨了。

「大战时那班混蛋也没来帮忙,不用想啦,所以金王,试着训练着柏木吧!她绝非池中物哦。」

「比起我来,你们亲手训练不是更好吗?我又不知道这小鬼的实力。」

「那吃完饭休息一会就去训练了,怎样?」

「嗯,好啊。」

「嗨嗨!气势不够啊呀!」

「……我都不知道理香姐到底怎样才比较好啊……」

午后的时间休息、耍废了一下,柏木就主动提出想练习,而远山就自愿当对手。

「咦?远山学姐?」

「对哦,没关係吧?柏木妹妹。」

「小狗,阿薰虽说不是很能打,但上次大战时也算是二线中的主力哦。」

面对着远山,柏木似乎有所顾忌,但在远山那阳光帅哥的笑容下也半推半就在后院里开始了,包括金王在内我们几个当然是在观战啦。

「……你们的好评就只有这点程度吗?虽然看得出没出甚幺力在打啊。」

这时看了一会金王的感想。

的确嘛,远山大概是跟尾崎学怎样干架的,作风也有些他的影子在,当然还差得远啦。

而柏木也在很多进攻机会上放软手脚,真的很闷啊。

「喂--柏木!别再放水放那幺大啊!我要睡着了!」

「对着学姐怎能动真格的?又不是对着你们几个!」

「不行啊……现在反倒像给阿薰在训练一样,他的实力还不够给小狗有压力。」

「喔喔……我倒想被柏木妹妹打啊,可以让我来吗?」

鸣海在这方面还是一贯的呕心啊。

「真喜雄你这小子就是一直都那幺呕心才会到现在也是处男喔。」

「说甚幺鬼啊舅舅!你不也是处男吗?」

「「不是吧--!」」

「哈哈哈哈--金王!你这家伙居然还是处男?是想要做童贞魔法师吗?」

「嗨,如果你要去风俗店甚幺我也可以带你去的。」

「……你们这班小子是想死对吧?」

不,我还不想死,在金王口说出来这句迫力绝对够吓人了。

「说回正题,阿薰!换人吧。」

「……呼,好吧源治君,交给你啰。」

换上我们的红毛怪,整个场面的压迫感完全不一样,柏木的眼神也认真起来:「学长,你认真的吗?」

「记着现在我是你的敌人,放水只会吃苦头,妳最大缺点就是不够狠心,对方不会因为妳是个小女孩而手软的。」

一说完就动手,一副要动真格的样子也迫得柏木也要拿出真本事,不过在我来看源治那家伙也是有放水的,很多攻击都是固意让柏木有避开余地,要是对着我就肯定会狠狠揍下去啦。

「啊啊,换了角色作为局外人外,柏木妹妹也相当利害呢。」

「就算源治有放水,柏木不小心一点也会被打中的啊。」

「那幺说起来,柏木妹妹的风格和赤城你很像呢。」

进入反攻时段,源治也好好防守着柏木的攻击,鸣海这幺一说我倒觉得是有点像啦……哎呀!

金王这个混蛋又K我的头了:「赤城你不羞愧吗?连这样的小妹妹也打得比你好啊。」

「是我最近懒下来罢了!金王你别再揍我啦!这幺一说金王也认同了柏木的能耐了吧?」

「不过嘛……始终是小女孩嘛,耐力太差了。」

金王说着,柏木明显已经不够气力跪下来,而源治也停手过去把她拉起来:「跑多一点步吧,不管被揍还是揍人也得要有气,就算一瞬间再好打,没持续能力是打不下去的,更何况要妳对上非喽啰的家伙柏木妳也没一击解决对手的能力。」

但看起柏木现在连站着也很难呢,老是对小女孩罢出哥哥样的混蛋便将她抱起来。

「笨蛋学长!」

「安啦,这家伙才不会把妳当异性对待喔。」

毕竟是个世界第一的姐系控,同龄以下的女生他都只是当成小屁孩吧?

最后源治就把柏木放到来我旁边,但她居然退开了一段距离,啊?

「怎幺了啊?」

「……气味啊,笨蛋理香姐!」

我倒嗅嗅自己:「嗯?很臭吗?我不觉得啊。」

不知为何源治和远山都一脸无奈的看着我,而远山也接着道:「赤城同学真是完全不理解女人的心情啊。」

「为甚幺每次你们都说这个啊?明明就是一点也不理性和没逻辑的。」

「不,可以很理性和用逻辑去理解,只是你个智障解不通罢了。」

「我说你们这班小鬼有好好读书吗?长时间待在充满某种气味的环境,嗅觉会对该种气味麻木的,这是小学生都懂的吧?」

「如果这是问题的话是没错,不过因为金王你是处男所以都不懂发生甚幺事。」

「林!跟我站住!」

一瞬间就上演猩猩追杀红毛怪的戏码,而远山好像在安慰柏木,明明我甚幺都没做啊。

洗过脸后我们又回到有空调的客厅,配着冰冷的啤酒根本不想动啦……

耍懒耍了整个下午,鸣海的妈妈也请我们去店面吃烧肉,而金王又把私藏的清酒拿出来。

「金次!你怎能又让学生们喝酒的?」

「放心吧姐姐,嗨小鬼们!你们都是大学生可以喝酒了对吧?没人应就当是啰。」

金王除了柏木就一人倒了一杯,毕竟她的样子实在太像中学生了,骗不过人的。

喝过几杯又吃了些肉,明明一直在说干话的源治就拉开话题:「嗨,阿薰,你是不是说篮球部很没趣?」

「的确是这样呢,比赛甚幺已经不行了,练习时也不让我帮忙,只能做着像花瓶似的经理,何况本来就有经理在啊,在可爱的美少女经理面前,我作为花瓶也不受男生欢迎呢。」

听上去远山的情况也很惨啊,她在篮球上的天赋我们都见识过,现在被投闲置散。

「安西教练!我想打篮球!」

鸣海说着经典的对白却被源治敲头,接着再道:「那转来学生会怎样?最小也有不少认识的人一起玩哦。」

「喂源治,没问过莉莉芙没关係吗?」

「反正你和我她都可以放我们在学生会了,阿薰的话怎会有问题啊?」

「嗯……这样也不错呢,好吧,暑假之后我就来应徵啰。」

多一个能玩的伙伴也好啦。

「啊,不过这两个白痴也喝了酒又没开车,远山你和柏木妹妹待会怎回去啊?」

「待会我会叫家里的司机来接送啰,柏木妹妹妳没关係的话让我送妳吧。」

「那样就麻烦妳了远山学姐。」

「嗨小狗,今晚妳倒要和父母解释一下怎会和帅哥约会啰。」

「啊也是呢,那幺这样如何?」

我一说完远山就解开髮带放开头髮,再整理一下就变成西洋风美人了,我倒奇怪这样漂亮的美人怎会不受欢迎,明明个性也很好,顶多不会装可爱罢了。

「那小狗妳就要变成解释和学姐搞蕾丝边了。」

「哈哈,你们也别太欺负柏木妹妹啦。」

「学姐的对象是美形帅哥对吧?对吧学姐!」

不知为何柏木好像有些紧张,虽然远山真的像得很像会搞蕾丝边那边啦。

「没错哦,可惜这里没有呢。」

突然鸣海就拍一拍桌:「远山!难道你看不到我在吗?」

我想接下来是我一辈子发出和听过最大的耻笑声了,鸣海这一招自爆的搞笑实在太利害啦--!

不单是我们这桌,是连附近听到这段对话的客人都放出一样的耻笑声。

「真喜雄啊,作为人是要有自知之明啊……」

「别说这个了!林、赤城!是明天去找八重那些家伙对吧?」

被笑到这一步鸣海也只好硬转话题,源治也点点头:「嗯,先联络一下福泽吧,今晚我和理香应该都留在这里过夜的了。」

「……喂,不预内田一份吗?」

说起来我也很段时间没见过内田了,不知道那混蛋过得怎样呢?

「他已经是社会人了,这种事不能麻烦他吧?」

「林!内田的话肯定会义不容辞地来帮忙吧?」

「这个才是问题,为了我们这些事如果闹上警察局,阻到他的前途那你过意得去吗?」

的确啦,去玩甚幺当然没问题,不过干架甚幺还是让作为学生的我们去做吧。

「喂,小鬼,你们得要小心一点啊。」

「干嘛金王,我们三个可是黄金组合哦。」

「我不是说打架啊笨蛋赤城,我觉得月桂里有人会莫名其妙去惹八重的家伙,这件事没那幺简单的,林,你和福泽多动点脑袋吧。」

「I   will.」

「舅舅!怎幺你不提我和赤城的脑袋?」

「你两个的脑袋能用的吗?」

「当然了金王!给我去看期中考的成绩单啦!」

「我就是有看才唸你啊白痴赤城,这个程度还想当机械工程师吗?我敢说连一年级柏木都能教你了!」

「怎会啦!柏木妳看上去成绩应该也是在一百位前后吧?期中考我可是第七十三名哦。」

顺带一提,源治那家伙是七十一名,是我们二年三班的第一名,可恶啊!

倒是柏木就一脸不悦的看着我:「成绩排名有那幺重要吗?」

「也不是很重要啦,但金王好像太夸大妳的成绩罢了,二年级的课程可是难得多哦。」

「……低能儿,你知道自己跟刚才鸣海说自己是帅哥没两样吗?」

「源治你在说甚幺鬼啊?」

「柏木她是学年第一哦。」

咦?

「咦咦咦咦--!」

「就算是第一名这样也没甚幺了不起吧?笨蛋理香姐。」

「不,你大概可以用鼻孔对着莉莉芙以外的人啦,学年第一可是值得自傲哦!」

「一提到这种事就想起中学一个讨厌的人了!鸣海老师!我要喝酒!」

「……清酒对小鬼妳太刺激了,喝点啤酒吧。」

金王倒了些啤酒给柏木,她倒不意外地叫苦就是了。

「为甚幺你们会爱喝这种东西的?」

「因为妳人生阅历还不够多啊小狗。」

「林你这干嘛啊,别说得自己很老成似的好吗?」

「真喜雄,这家伙的确是经历过很多啊。」

作为局内人我当然明白源治的过去,但金王应该不知道才对啊?

吃吃喝喝时间也差不多,远山家的司机也来接他们,倒是小狗似乎还不愿走似的。

「学长,明天你们去找八重的人真的没关係吗?」

「虽然是能放倒林和赤城的强者啦,不过再加上我干架上不会有问题的。」

「我已经约了福泽明天过来,不管是文是武都能解决的。」

「对嘛!柏木,这根我们一年级时发生的事比,连屁也不是啦,放心吧!」

不让远山的司机等那幺久,柏木也跟着她回去了,而打算留宿的我和源治也去到鸣海的房间睡在地上了。

为了别让小鬼担心我们倒说了不少谎,明天要做的事倒不会简单结束啊……

  • 名称:风月宝鉴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9: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