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克斯血与沙第三季超清在线观看

开学一个多月以来,兴幸都没有大事发生。

最初风纪委员那边的确有些骚扰,但在两位门神的「威望」下很快就不再发生了。

相对的风纪们都把精力集中在两人身上,也令源治和理香变乖了,制衡就是这幺一回事。

至于两个笨蛋融入学生会的情况……算是相当之好。

除了个性认真的多田、村岛还有情敌吉田外,连横山也好好和他们打成一片。

多少也是他们自己争取回来的,毕竟最初成员被骚扰时他们也相当活跃,再加上两人做些无聊相声时,一向活泼的横山也参与一份,两个傻瓜的形象也有好好提升。

也是,他们两个都不是一见面就能给人好印象那一类,是要一点时间才会发掘到他们的优点。

「源治、理香,今天你们的工作就是把这些文件搬到办公室,再待我们分类入柜。」

「莉莉芙,你是不是不会用量词,妳肯定是『些』而不是『堆』?」

只是三份一个柜的份量绝对不算多吧?已经算是很精简了。

「因为源治你没见识过堆罢了,别说无谓的话快点工作吧。」

「那个学长,让我来帮你忙!」

「不用了,我和这家伙分几次就搬得完了。」

「别那幺见外吧学弟,那就一起去做啰!」

「总要有些人去处理其他事吧?我们留在这里吧。」

就这样决定了,那幺他们也开始动手工作。

「喂汉斯!停手!」

源治突然大喝一声,令大家都看过去发生甚幺事,平时他们的关係很好对吧?

「甚幺事学长?」

「别弯下腰去搬,搬重物要像这样。」

有别汉斯刚才弯身下去,源治先蹲下去再把一箱文件抱起:「像这样用大腿的力去撑起身体,刚才你的动作很易弄伤腰的。」

「谢谢你哦学长!」

「还有别搬那幺多,这里就够了。」

源治只是把箱里的几本交给汉斯,真是谁看得出来的偏心啊。

「只是这幺小……」「源治学弟!我也要!」

横山扑过去抱着源治的腰,他就随手把桌上的文件放到箱里,再递给横山:「这里就交给你啰。」

「那幺多?学弟你偏心!难道我的色诱无效吗?」

「这方面要问专家,嗨理香,你怎看?」

「学姐的胸部太小了--啊呀!源治你算计我!」

「你现在才知道吗?」

两人的闹剧看多了,想不到连横山也会加入。

「嗨莉莉芙,吃吃喝喝少不了,妳知道我的意思吧?」

「做你份内事还想要奖励吗?」

「没的话我们就摆工啦!」

倒是为甚幺本小姐会被两个白痴制衡的……

看在汉斯、凤凰院、横山和柏木他们是义务的,就顺便带挈他们两个傻瓜吧。

大概一小时多之后,回来的人也只有凤凰院、横山和柏木三人。

「另外三个人呢?」

「学弟他们说粗重功夫就由他们做嘛,真有绅士风度哦。」

我想他们只是去买些「学校买不到」的饮品吧?

不到半小时,汉斯就和两个笨蛋大包小包的回来,理香一进门就大叫:「吃饭时间啰!」

三人就像圣诞老人一样,在袋中不断拿出食品和饮品派给各人,而汉斯侧来到我身边:「莉莉芙小姐,这是妳那一份哦。」

汉斯拿出来都是某名店的蛋糕和英式红茶,以本小姐刚才给的钱绝对不够吧?

「希望你喜欢哦。」

「汉斯你补贴了不少吧?我还给你吧。」

「不不,这都是林学长出钱的,说由我来出主意,莉莉芙小姐妳就多谢学长吧。」

难怪以他们脚程会去那幺久,还有那笨蛋还是一点也不坦率啊。

至于汉斯的话……其实也和柯塞特满多分别的,个性上柯塞特是是和善温柔的大姐姐,汉斯就直接是天使。

柯塞特遇上和原则冲突的事绝对会捍卫到底.而汉斯连和人争执都不会,无论是谁都会去帮忙,不过这种不懂拒绝别人的个性真叫人担心啊。

「那幺我们那一份呢。」

明明手上还有两包,但源治和理香都无意思走过去多田他们那边,那两个笨蛋也路出兇光。

「又没份出钱又没份出力还要吃免钱的,你脸皮比地壳还厚哦。」

「算啦赤城学弟,别那幺小气吧,可乐可买了很多吗?给几罐他们吧。」

在横山介入下理香一脸不爽把可乐抛给多田,而源治倒是只放了一罐在村岛面前,完全无视了吉田的存在。

不过在我打了个眼色示意,就算不愿意他还是把可乐掉向吉田。

两边之间的敌意应该难以消除的吧?虽然多少也要怪多田最初不断找碴……

最后两个笨蛋在其中一个袋中拿出几个便当,还有一些罐上被封上胶带的饮品,会那幺做谁都知道那些是啤酒吧?

「源治,还有那一包是甚幺?」

「全都是你的。」

「呃?」

他拿着那包走到我面前拆开,里面的布丁是用倒出来的……

「又是你的恶趣味对吧?」

我想应该有二三十个走不掉,这个数量明显是恶作剧罢了。

「这是为了妳早上能多跑几圈的手段,不过现在我没可能天天过来,得靠你自己自律了。」

「其实哥哥你搬回来一起住不就好了吗?搬到春香姐那幺远一点都不方面吧?」

「每天吃早餐不用我出钱,打个电话就有了,除了远一点没甚幺不好吧?」

「最不好就是你这家伙变孤癖啦!怎幺啦,想装酷把妹吗?」

「第一不用装,我本来就很酷,第二你个白痴觉得我有心情去把妹吗?」

理香没用说话回应,只是伸出双手食指不断互相敲打,我想连我都知道他在暗示甚幺……

「fuck   you!」

当然两人的打闹又再开始了,见惯不怪的各人也开始享用下午茶,至于这些布丁我没可能吃那幺多,也只好分给在坐各人,但还是有十多个啊……

一口气已经吃得太多,还是带回家好了。

今天的工作也完成了,我们就各自各回去,茜亚的话好像还约了朋友,所以回家路上就只有我和深雪。

「呢,莉莉芙酱。」

「嗯?」

「妳有了在意的人了吧?」

「我不知道深雪妳在说甚幺。」

「真的不知道吗?莉莉芙酱说对恋爱没兴趣,只是没遇到喜欢的类型吧?」

「汉斯的话人那幺好,抱有友谊上好感谁都会吧?」

「人家有说过对像是谁吗?」

啊,深雪就是在这种话题上脑子转得特别快。

今天放学后的学生活人数不多,就只有我、凤凰院和源治三人。

当然笨蛋一号还是正常运作,懒懒散散伏在桌子上睡觉,而我和凤凰院侧去处理一些琐碎的杂事。

这时有谁在敲门而没表明身份,源治就同猎犬一样起来,拿出镜子在气窗向外一照,接着就对着我做了两个手势。

一是举起一只食指,意思只是有一人,再来握住拳头,没记错这是代表对方是中立的意思。

「进来。」

将认后我也叫了一声,而拉门进来的人却是桂龙也,源治你肯定这不是敌人吗?

「很高兴见到您,我的月亮女神,还有午安哦,凤凰院小姐。」

「贵安,桂同学。」

「请问桂你大驾光临学生会有何贵干呢?」

「莉莉芙小姐请妳也别太紧张嘛,今天是有重要事跟你们商量的,啊那位甚幺请帮忙先关门吧。」

一进来就无视了源治,那笨蛋已经把不爽两个字写在额头上了,现在桂还一副高高在上,把他当成佣人的呼使,他的eq容忍不了这种事吧?

而我还是用眼神交流,让源治先乖乖忍耐,和理香不同他也清楚甚幺场合该做甚幺,就顺着桂的意把门关上。

「少少敬意,请学生会的各位笑纳。」

桂在手上的纸袋中拿出一盒东西,是一盒巧克力,还是姐姐喜欢那个牌子,动辄数十万日元的高价品,不过这种举动也像桂的做法。

凤凰院代我把巧克力收下,送那幺厚礼本小姐不觉得有好事。

「感谢,请问桂你所指的重要事是甚幺?如果是儿女私情的话请你别打扰我们工作。」

「莉莉芙小姐妳的防卫心真是相当重啊,虽然很想乎合妳的期望,不过我对妳的爱意还是迟些再谈,今次我来是代表蔷薇会来,希望和学生会合作的。」

哦?

「愿闻其详。」

「我想风纪委员那些小强的问题两位都不会陌生,说实话我们蔷薇会完全没有意思去和他们周旋,和这些小人物紏结完全是浪费时间,但那些小虫子似乎得吋进呎……」

「所以我们希望学生会能做些甚幺,让风纪委员会那班人别太嚣张,作为交换条件我代表蔷薇会作出承诺,学生会方面往后提出的要求,我们都会谨重考虑,并会在可行的空间下妥协和让步,莉莉芙小姐妳作为学生会长,意下如何呢?」

言谈间桂多次提及我们双方所属的团体,也意味着我们的回答是代表着团体,要更小心处理才行。

「蔷薇会的提案相当具吸引力,不过事关重大,我想我们需要些时间考虑清楚。」

「不紧要,作为表示诚意,我们蔷薇会的提案由这刻开始将会单方面生效,而学生会的答覆我们也希望是看见实际行动,而非口头承诺。」

茜亚说她不理解为甚幺桂龙也可以短时间败部复活,理由很简单,他的确是个有相当才干的人,难以想像一个高中一年生能有这种水準的交涉能力。

「当然如果学生会的答案是no也没关係,不过有一点莉莉芙小姐妳要知道,和过往一些前辈不同,我们都是爱好和平的一群,完全无意干涉平民们的生活,但我们绝对具备翻天覆地的能力,妳明白我的意思吧?」

总而言之就是「你不能摆平那些贱民,我们不会参与这场平衡游戏」的意思吧?

「当然,不过本小姐都希望贵会能尽量克制,不要生起会将一般人捲入去的冲突。」

「没问题,正如刚才所说无谓的紏纷不是我们所乐见的,只要那些烦人的虫子不再打转,我们也不会多花半点精力在那些凡人身上,好吧,在下也不阻两位宝贵的时间,希望合作愉快。」

桂龙也转身步去门前就停下来,似乎没有要自己开门的意思。

「就连作为僕人的自觉也没有吗?」

「我不知道一个输家有甚幺本钱在嚣张,没有叫你跪下来我已经很客气。」

「成功者不是一两次成败论英雄,但失败者一时得意就爱沾沾自喜呢。」

「总比自以为高尚但连门都不懂开的废物好。」

桂冷笑一声就拉门离开,而怒气已经由鼻孔喷出的源治用力甩上拉门,再拿出香烟点起来抽。

还好理香今天不在,不而已经打起来了吧。

「seriously,莉莉芙妳真的打算和他们合作?」

「有何不可?」

「妳知道吗?刚才妳就是被他压着打,就这个程度的威胁就怕了他?擅长嘴炮的妳去了那里?我们应该是给点肌肉那些娘炮看,让他们拿出更好的价码来谈判!」

「为甚幺源治你总认为赢得一时口舌之争能对事情有帮助?他们提出的条件……或者说是资讯现阶段已经相当足够。」

「妳不明白他们只是希望借刀杀人吗?」

「怎可能不知道,只不过对付风纪委员是我们早晚也得做的,他们主动提出休战对我们来说是额外奖励。」

「我不认为现在去踢散蚁窝是明智决定,妳应该清楚我们没有斩草除根的能力。」

「源治你由根本地就搞错一件事,本小姐从没想过要解散或重组风纪委员之类,应该说在这种三方鼎立的局面,任何一边明显弱势甚至消灭都没好处,我们要做的就是向风纪委员方施压就足够了。」

「妳肯定不会踢他一脚就会全面开战?」

「肯定不会,不管是久寿川美树或桂龙也他们应该都明白,事实上都没法以一己之力消灭任何一方,非被迫到绝境本小姐相信都不会轻易消耗珍贵的筹码,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施压去测试他们的底线,现在顺便也可以卖人情和应付蔷薇会,实在一举两得。」

「莉莉芙妳好像十分信任那些贵族,妳不怕他们两边下注再坐山观虎斗?」

「当然本小姐不会完全信任那边,刚才他的说法也不见得尽是实话,但可以肯定一点是他们底线,迫不得已他们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难看,源治你也懂得他们那些贵族洁癖的,最少他们都会是群可以沟通的人。」

「我只有一句说话,fuck   the   political!」

「唉……源治你明白为甚幺我不想再做学生会长了吧?」

这所学校的学生会长绝对是让人胃痛的职务啊。

「……妳们要些补给品吗?我出去买吧。」

「就要牛奶咖啡好了,麻烦学长。」

「跟昨天一样。」

「莉莉芙妳真是贪得无厌啊。」

「本小姐出钱你就没意见了吧?也多买凤凰院的一份吧。」

「可是学姐,那些蛋糕很贵的吧?」

「没关係,总没要妳看着我吃吧?来,选一份吧。」

港区附近好吃的蛋糕店那些网址我都一一收入电话里,打开菜单让凤凰院看,挑好之后我就抄一张便条给源治。

「我要收油钱哦。」

「你要吃甚幺就自己看着钱去买吧,当然是我们下单的优先。」

说着源治也离开了学生会室,呼……战略上是这幺样考虑,不过实际怎做还是仔细研究呢。

为甚幺就不能乖乖做好学生的本份,非得要生那幺多是非呢?

多少为了逃避压力,星期六下午我一个人来到咖啡厅,一边看书一边吃甜品,放下学校里的事整个人都轻鬆不少。

不过这个世界没有很大,到处都有熟人呢。

「欢迎妳我,我的公主。」

没错,春香今天在这里打工。

「春香,今天我想一个人静静,可以吗?」

「当然,只要是莉莉芙公主妳的意愿,那幺阳台那边的位置妳觉得怎样?今天的温度刚好,春风吹过的感觉不错哦。」

去到春香推荐的位置,一边品嚐着蛋糕、红茶,看着久久没时间去看的文学小说,呼……心情好太多了。

再加上今天没有热爱吵闹、不理周别人观感的笨蛋存在,显得格外写意,如果每天也是这样多好呢?

我决定了,三年级一定不再做学生会的工作!

啊,不过刚说完就有一班怪人来了。

看向门口方法,有四位客人刚好进来,最让人瞩目的是其中一个人。

有着不比源治差的体格,用着雄厚的声音和接待他们的春香交谈,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她」可是穿着轻飘飘的萝莉塔服装,留着精心打扮过的黑色长髮。

而另外两人在外观上难以判别是男女,不过共同点都是穿着华丽的洋服,完全不像一般日常的装扮。

当然他们穿着甚幺都是自由,没任个人有资格说三道四,而我在意的是他们当中最娇小的第四人。

她的打扮远不及其他三位的夸张,好让令人熟识的日常姿态都表露无遗,没错,她是我认识的人--汉斯。

以他独特的外观要认错可不容易,如果是别个人的话,我唯一只能想到是柯塞特回来扮他这种天荒夜谈……

为甚幺他会在这里?为甚幺他会穿着女装?我……我的脑袋当机了。

「啊,我的公主似乎有甚幺苦恼呢,在下能够为妳解忧吗?」

不知何时春香已经在我旁边,还是一贯那些让人着迷的用词呢,如果不知道她本性的话。

「春香,妳这些言词本小姐早就有抗体哦。」

「是吗?啊,妳头髮上有着甚幺……」

春香不慌不忙伸手到我耳后,再脸带微笑把手移到我面前:「是与公主殿下妳纯洁无衊形象相乎的白蔷薇哦。」

「为了把妹连魔术也学起来吗?」

「逗人欢乐的事我倒不介意多学一点哦。」

「是吗……话说春香你又不缺钱,没必要来打工吧?」

「一来是卖人情给朋友,二来我需要的报酬也不是钱哦。」

这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背后,一定有着很多淫蕩的念头吧?

「难怪源治说你晚晚都艳福不浅。」

「我不是没带他去散心哦,不过莉莉芙你都知道的,我弟弟倒是个莫名其妙专一的人,去到酒吧也只是不断喝酒。」

那笨蛋大概是开了圣人模式吧?专一我倒不觉得,他不是同时爱着姐姐和柯塞特吗?

「啊,刚才我是看到莉莉芙妳有些异常才过来,你很在意刚刚来的四位大小姐吗?」

「『大小姐』吗?春香你真是何时何地都能保持专业啊。」

「只是意想不到莉莉芙妳会投以异样的目光罢了。」

「不,里面有一个我认识的人……现在应该说是学弟还是学妹?」

「是吗?不过我不建议妳去问他哦。」

「那就当然了……这对汉斯来说应该是秘密吧?」

複杂的事件无论怎逃也会追赶着你……我决定还是视而不见好了。

「莉莉芙小姐,请问能一起去吃午餐吗?」

星期一中午时间,汉斯主动约我吃饭,但是有过前两天的事,我无法一口答应啊。

有些事情知道了之后,就算努力想忘却都做不到的。

「那个……汉斯你介不介意叫上深雪呢?」

「当然不介意啰,西园寺小姐,要一起来吗?」

「谢谢你的邀请呢汉斯,不过人家已经约了理香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用餐吧。」

骗人!明明刚刚才说一起去食堂,不要这时才恋爱脑超运作好吗?

也没甚幺推辞余地,我就和汉斯去到花园一处的张椅那边,周围零零落落也有些人,但也不至于太热闹,是个不错的休息地方。

我们侧身对着面坐,也在中间放上便当,打开来汉斯的菜色相当丰富,虽然我和深雪也不是吃剩菜……

「今天的天气一样很舒服呢,莉莉芙小姐。」

「是啊……汉斯你这些都是自己做的吗?」

「哦是喔,莉莉芙小姐,要交换吃吗?」

连女子力都比我高吗?真是令人困扰啊……

「说起来,星期六那天在咖啡厅那位是莉莉芙小姐妳吗?」

啊呀!由他主动提起了!本来想当甚幺也没看过,但既然汉斯也看到我,那也没有迴避的空间吧?

只能直接面对!

「是的……因为当时汉斯你身边有太多朋友,所以好像不太方便过来打招呼……」

「嗯嗯,其实我也要道歉才是,以当时的气氛我也不太能离开来和妳相认,对不起。」

「不不,大家都明白是甚幺一回事,也没甚幺大不了。」

接下来,就是一阵尴尬的沉默,最初想把深雪叫来就是为了防止刚才的事发生,可是她却好好地帮我们製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如果是在前几天我大概会感谢她的。

「莉莉芙小姐,妳会觉得很奇怪吗?明明是男孩子却穿着洋装……」

「不,没有甚幺奇怪,这种事也是人应有的自由,谁都没说三道四的资格,何况汉斯你穿得很可爱,根本看不出是男生。」

要说奇怪的话,是汉斯穿着男生的衣服才有违和感吧?

「真是这样吗?莉莉芙小姐妳不觉得讨厌吗?」

「不可能讨厌吧?何况我们身边也有很多这类人啊,像理香那样。」

「咦?赤城原来是学姐不是学长?」

「汉斯你现在才发现吗?怎会有男生叫做理香啊。」

「我一直意为汉字是理火啊,那幺我以后应该怎称呼他呢?」

「我觉得理香被叫学长大概会开心一点,虽然称呼上他好像没甚幺所谓……还有,那天在咖啡厅那位红色头髮的执事,是源治的双胞胎姐姐喔。」

「咦咦--!」

汉斯的反应也在预期之内,以春香当天的打扮没人会认为她是女的吧?加上和源治看在一起也没半点相似之处。

「总而言之就是这幺一回事,汉斯你不用自悲甚幺,不过对你来说还是个不想公开的秘密对吧?」

「是这样没错,请莉莉芙小姐妳暂时别和其他人说呢。」

最少解开了汉斯和我的心结,那幺事情也不会变得那幺尴尬。

「不过莉莉芙小姐,还有一件事想请妳帮忙的……」

「是甚幺事?」

「就如你所见……我的朋友打扮都相当夸张对吧?」

「的确呢。」

就如我那幺常被当成小学生,穿着那些萝莉塔式的服装当成日常衣着就有点浮夸……

「请问莉莉芙小姐能当我的师傅吗?我想向妳学习一些女生打扮的要诀哦。」

『这不是最好机会吗?』

内心深处有着恶魔的吶喊,那幺可爱的孩子放着不管,真的好吗?

不不不,不能抱着想欺负汉斯的心,也不能抱有能和他亲近的想法……

「没问题。」

最后我都是输了给我内心的魔鬼。

「太好了!以后在只有我们的情况能叫莉莉芙小姐妳做师傅吗?」

「……没有甚幺不可。」

真是,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在做甚幺,到底理性去了那里?

难道这就是恋爱吗?

如果是的话,我就明白为甚幺深雪对着理香的时候会做那幺多笨决定。

而我第一次恋爱的对象居然是个伪娘啊……

虽然打扮甚幺深雪和茜亚应该比我更有心得,但是这是我和汉斯之间的秘密,那幺一想其实也不错。

倒是有一个值得担心的问题,就是源治的取态。

汉斯那幺像柯塞特,要是让他知道汉斯穿女装的模样……

  • 名称:斯巴达克斯血与沙第三季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6: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