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女传奇超清在线观看

在向曲奇借了一些装备后,我也开始制定计划。

照着山田给我的联络地址去找,那里已经是北极圈的部份,四处也是荒山鸟不生蛋,难怪内战没人想管那里。

在Google地图上看到的也只有这些,似乎不亲身到场就没有更多资料,那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计划路线。

一切都决定好之后,夏娃那边也已经安排好,于是我就在新潟上船,去到纳霍德卡登陆。

在这里夏娃也已经安排好车让我开,于是我就开了两天车来到山田那地址的小镇,问过人之后似乎那是到郊外,我便继续赶路。

开到连柏油路都没有的山路,开始连gps都失效,只好靠着看地形来定位……

开了一阵子终于有情况,在这种连动物都没有一只的地方,路边居然有一家酒馆,我想这里应该能找到线索。

对一对邮箱的确是这里,看着烟囱有在冒烟,里面应该有在运作的。

推门进去,古色古香的酒馆里,只有在吧檯那边有一个老伯,还有一位成熟的金髮美女与他对坐,也是,如果在这种鬼地方高朋满座才诡异。

这种情况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先去确认沟不沟通到吧。

「您们好,请问会说英语吗?」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哈,真不友善,待会转身这老伯会拿斧头劈过来吗?

看看两人都有着和山田一样的尖耳朵,我就更肯定没找错地方了。

来到吧檯前坐下,我也把手放到藏好的枪套準备:「没错,因为我应该去到更深的地方对吧?」

老伯没理会我继续抹杯,而身边的女士只是露出不明所意的微笑,继续一言不发地品嚐红酒。

「我想我应该多点耐心礼貌一点,能告诉我怎幺去找到柯塞特吗?」

「就凭你?我不想帮你收尸,快点滚吧。」

「请你别再挑战我的耐性,我看起来很好惹吗?」

「不用把手放到那里,凭身上的气味就知你是甚幺人,你身上那些玩具恐吓不了我这老骨头的。」

他把一只空酒杯放到我面前,再道:「你应该知道我们的能力,赤裸裸地走进我们的地盘,你觉得我们会让你全身而退吗?」

而我立即拔出战斗刀,精準地插在他的指间:「我管你们他妈是甚幺东西,大不了就是喷火放冷箭?我会让你们见识到一个发疯的老爸能让你们附出多少代价。」

「哈哈哈哈,别再欺负人了,他算是过关了吧?就帮这位帅哥一把吧。」

这时一旁的女人终于说话,老头也把酒杯收回去:「怎帮也和送死没分别,妳认为他会成功吗?」

「人类是有着无限可能性的哦。」

看着这个女人我真是黑人问号,她到底在说甚幺鬼?

「如果你没追来的话,我还是觉得那单纯的孩子被坏男人骗了,不过现在看来你是合格的,怎样也好丑话说在前,就算得到我们帮助你的机会也是机会渺茫,甚至因此而死,这样也没关係吗?」

「……你们到底是谁?」

「嗯,猜猜看?」

这女人有着与山田相似的脸孔,但明显地成熟,但又不至有老态……

「妳是柯塞特的姐姐?」

「啊啦啊啦真会逗人高兴,难怪我家女儿会被你追到了。」

说出自己身份同时她伸手过来捏着我胸,毋庸置疑肯定是山田的家人。

「够了,未来岳母,你们一家都那幺喜欢肌肉吗?」

「正确来说我们一族都超级喜欢,搞不好你去色诱就行哦。」

很难想像那幺正经单纯的山田会有这样的老妈,我现在好像对着一个高了两个头的宁芙大姐一样。

正要想拿一根烟出来时,岳母就用食指指过来绿光一闪,把我手上那根香烟吹走:「你现在的气味已经太重了,别抽这个。」

「了解。」

「嗯?门外的人是你朋友吗?」

岳母一说我就转头向大门,叮叮的铃声一响有一个熟识的人推门进来。

「这他妈是甚幺鬼一回事?」

穿着厚重大衣的夏娃拍拍肩上的雪花,便一步步走过来。

「本小姐想不用跟源治你解释。」

来到我们面前,她双手各执一边裙罢,恭敬的向岳母行了个礼:「您好,必想妳一定是柯塞特的母亲,荷莉亚女士吧?」

「咦咦,人家看起来有那幺老吗?明明帅哥都说人家是姐姐耶。」

岳母说话同时又伸手来摸我胸,该死。

「阁下有着与柯塞特相同的容貌,而气质更为洗练高雅,所以才猜想是比姐姐更为成熟的存在罢了。」

「呵呵,我也是稍稍开玩笑罢了,妳一定是夏娃小姐了对吧?我家女儿也有提起过妳的事,感谢妳一直对她的照顾呢。」

「那里那里,这只是作为朋友应尽的本份,何况我也受过她的大恩。」

「嗯嗯,客气说话就到此为止了,话说门外那几位人会一起去吗?太多人也不见得是好事哦。」

「不,本小姐和源治就够了。」

「不过出发之前有一个问题,找到我女儿之后,你又打算做甚幺呢?」

「……我打算说服山田……也就是柯塞特跟我一起私奔。」

「嗯,那幺如果柯塞特不愿意呢?爱情十分重要,但是这里有着她的家人、由小到大的朋友,要她跟着你就等于要她放弃这一切,所以,帅哥你又会怎做呢?」

「如果这是山田的决定我也会尊重的,就像叫我在你们的村留下来一样,我也有着自己的亲朋好友,要放弃他们也不是容易的决定。」

「就你的答案来说我不算很满意,不过还在接受範围之内,好吧,我会继续帮你们的,不过现在时间差不多日落,请在楼上休息完等待日出吧。」

「隐密行动在夜间进行才是最好吧?我有夜视设备的。」

「荷莉,妳不是想带他们走那条路吧?那条道路有多危机妳知道的。」

「不而爸爸你觉得在村子正门进去,瓦特会放行吗?要偷偷进去村里只有这个办法。」

「岳母,我想先做风险评估,那到底是甚幺地方。」

「其实是附近一个山洞,连接着一个古老的遗迹,其中一条通道能通到村庄的后山,只有在那里比较可能偷偷进村里。」

「问题是遗迹那边有着很多地底人。」

「地底人?妳是指棕色身体、乾乾瘦瘦又有高度近战能力的鬼东西吗?」

「没错,就是牠们,人类社会也会碰到他们吗?」

「正常来说不会碰到的,不过这不重要。」

这都是大姐爱玩招惹的祸,不过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幺试想想遗迹里有数千只地底人是多可怕的事?虽然也有些比较安全的通道,但还是有机会碰上牠们的,所以日出之后才行动吧。」

「荷莉亚女士,既然地底人那幺危险,为何你们还要留一个洞口呢?」

「怎说呢,因为村庄是在山谷中,除了正门就只有那里可以离开,作为紧急避难通道也是有必要,加上地底人极度畏光,就算晚上也不见得会出来,我们在那里设下闪光结界加上有人看守,所以说很安全的哦。」

「既然有人看守,我们为何还要冒险走那里?」

「如果只有很少人的话我倒有信心说服对方放行,就算动武也比较易对附,而正门可是有数十人把守啊,当然这非常时期瓦特有可能连山洞也增加守卫,不过世界有没风险的方案吗?」

同意了岳母的方案后,也决定了明天日出前行动,而我也得去整理一下装备。

来到门外夏娃也打发了她的随从离开,而我就走到车后打开置物箱:「嗨,能帮忙拿此装备上去吗?」

夏娃和岳母来到我身边,似乎也被装备吓了一跳。

「源治你已经是準备打丈了吧?」

「有备无患,鬼知道我要面对怎样的环境?装备充足才能应付一切。」

「这就是现代的火枪吗?跟我以前见到的差得远啊。」

「岳母妳上一次去人类社会是多少年前的事?」

「大概一百多年吧?」

「那幺发展还真是翻天覆地啊,动身吧。」

把装备移动到二楼的旅馆,我也开始挑选装备。

对方不是用子弹的话战术背心也不用装防弹板,多带些子弹比较好。

枪械的话还是用中近距离都实用的SCAR   H   CQC,装上热成像两倍镜和侧置红点镜,加上一个战术电筒,我想在二百公尺以内的桌桌有余,至于近战武器就带上一把MP7冲锋枪和FNX手枪应该足够了。

基本上能塞弹匣的口袋都装满,但还是有些弹匣,待会问一问她们能不能帮忙带一点好了。

接近日出时间,岳母也叫醒了我们準备出发,而夏娃也换上一套方便走动的服装,不过我看山田的外公表情十分沉重,到底是那地方太危险,还是岳母另有所谋呢?

不过我也没太多选择,除了自保还得看着夏娃啊。

跟着岳母来到一处的山上,让体力差的夏娃休息了一会我们便进入山洞,这一段也没甚幺问题,我就开着夜视镜和岳母平排走。

虽然是山洞,但明显有人为修整过,感觉上有点像通风口。

来到山洞的尽头,眼前的景象可是别有洞天。

眼前是一个超级巨型的山洞,有多深真的看不到,而这里有着一堆依墙而兴建的大型石桥作为通道,石桥上有着像商店还要小屋之类的建筑物,完全能称上一个山中小镇。

在中央有着一个像花园的地方,那边有几条金属柱直通到天花,而山顶似乎有一个洞,阳光由那处照进来,把岩壁上的水晶照得闪闪发亮,那个花园应该是唯一有自然光的地方。

「想不到山里居然会有这种地方,看起来完全不像人类的遗迹啊。」

「真是十分漂亮……」

「无可否认,不过前题是要没有那些可怕的东西存在呢,帅哥你看看那些黑暗的地方。」

用热成像镜去看,的确在石道、小屋各种阴暗处有着大量人形生物的热讯号,简直多得见鬼。

「就算一枪一杀我也不认为够子弹处理这些玩意。」

「看到那条楼梯吗?牠们的巢穴应该在更深的地方,这里的地底人只是一部份罢了。」

「不过这也是最后的机会,只要由这里下去就不能由原路折返了,你们决定好了吗?」

看着岳母指着的边缘,是个斜度颇大的斜坡,滑下去之后没工具也很难爬回来。

用热成像镜来看这里下去都没有地底人,应该安全的。

「前设是我们要先知道路线……还有妳的样子好像很害怕,有甚幺问题?」

「明知对方是甚幺来头还有这个数量,你们不害怕才奇怪吧?还有事先说好,请别期待我的战斗能力,攻击性的魔法我没甚幺天份。」

虽然我说她有点像宁芙大姐,但岳母看起来废柴得多了,尽管样子看起来很精明城府深。

「我觉得比起妳们的战斗能力,这种情况更应注重快速而安静,所以路线呢?」

「看到直去到尽头那条楼梯吗?只要上到去就会有一条通道,那里有一个倒塌的位置可以通到村庄的后山。」

用夜视镜看下去,这条道路没有很远,上完楼梯也只是不足一百公尺。

「距离很短,地底人也集中在其他位置,我们安静点别惊动牠们,一切也会变得很容易。」

我望一望夏娃,她也点头那就没问题了。

「那幺先说一说阵型,我来当前锋、夏娃在中间、岳母看好后方,像进入未知空间时就前后交换一下,接下来也用手势沟通,明白了吗?」

确认后我也先一步下去,慢慢地抓着岩石下去,如果用滑的一定有很大声音,到时一切都完了。

举起步枪看看四周确认没有人,再向她们做手势示意,还好她们也有脑袋学上我的动作,算是安静地下来了。

用前方的大石作掩护,我先看看外面的情况,有动静。

有一只地底人拖着不知甚幺在前方路过,虽然方向不是我们这边,但再走出一点一定被他发现。

这种恶臭的加上他拖着的东西的形状,是同类相食吗?比我以前见过的地底人没品啊。

仔细看也和以前见过的不同,他们看起来瘦小得多,身上的冷兵器也像废铁造的一样,搞不好比较易对付,单一只的话。

确认牠离开后我就带队继续进,到楼梯的路程也很顺利,我看一看身后有没有追兵便可以安心继续。

接着来到一条像古代地下商业街的地方,左右两旁都是像商店一样的房间,太多死角我也无法一一确认有没有敌人。

岳母拍一拍我再指向墙上一个人造洞口,我先上前看好洞里,安全后再叫她们跟上。

如同进来那个洞一样也有人工修整的痕迹,但倒有些不太对劲的感觉。

「岳母,妳肯定是走这条路?」

「是哦?有甚幺问题吗?」

路上一点风也没有,如果是通向外面的话应该有些空气流动,倒是越走就觉得越沉……

未几,我的担心也实现了。

「……见鬼,是死路。」

两侧墙壁来看曾经是条通道,但眼前却被厚重的泥土和岩石封得死死。

敲敲岩石和泥土,全都比我老二还硬,该死。

「别想挖得开就对了,岳母妳肯定没走错路?会不会刚才在商店街时还有差不多的入口?」

「不!肯定只有这一条,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岩石的……」

「妳上次来是甚幺时候?」

「……二百年前左右吧?」

「干!二百年!他妈的二百年!妳知道够一只三叶虫变成化石了吗?」

「我怎知道会变成这样的!这种可怕的地方不是不知死活的小屁孩怎会来?」

没错,我的岳母是个如假包换的废柴,i’m   fuck   my   life……

「你们也别吵了,荷莉亚女士,妳应该有甚幺魔法能开挖这些岩石吧?」

「不是不行,但最少也花上半天,声音也很大,一定会引来地底人的。」

「否决,妳得有个更快的方案,听听。」

我们静下来,已经听到一些密集的脚步声。

「回……回去遗迹那边吧!」

「甚幺?」

「只有那里有其他通回出去的方法,帅哥你再信我一次吧!」

要不没选择我不会再信这个废柴。

「夏娃妳掩护我。」

就这样开始反杀回去,没走到几步那只小婊子已经跳出来,理所当然地就吃着我的7.62×51全金属包覆弹头。

「灯!快点开灯!」

岳母一提我也开着战术电筒,我搞不清牠们是像人一样一时间习惯不了强光,还是真的怕光,总之一被照着就发出鬼叫后退,而在夏娃的冰块支援下我们也顺利推进。

当快回到商店街时,那班婊子却没有攻上来。

「听到声音就知道他们还在,想搞伏击吗?」

「这时就让本小姐来吧。」

夏娃一手拍在墙上,一道冰霜就往下方扩散,未几就迎来一阵惨叫,而眼前的通道也变回冰河世纪了。

正当她想上前时,我就用手拦着她:「安全起见。」

拿出燃烧棒点起来抛向商店街,要是牠们真的怕光也不会上前。

继续我们的行动,在楼梯那边也越来越多地底人冲上来,由夏娃来一波扫平了不少,再由我来打掉漏下来的杂鱼,但这样下去也只是浪费子弹和体力。

「路线!我们要向那边走?」

「记得中央里有个像花园一样的地方吗?快点去那里吧?」

「妳要我们穿过这些鬼东西,又要去到一条死路吗?妳到底有多喜欢无路可走?」

「那里中央是部升降机,只要去到那里我们就能离开了!现在只能放弃进村子啊!」

「没办法了源治,找山田的事也之后再算了。」

由刚才开始我不觉得这次行动可以进到村里,现在首要考虑也是求生优先。

连夏娃也继续相信这种荒谬的做法,我也只好奉陪到底。

这里的石道是以旋涡形兴建,左边也是我们来的方向就是通向升降机,路上也有零星地底人,而右边是由深渊通上来,数量要说的话就是too   fucking   many。

夏娃毫不犹豫就往那边敲了三颗大冰块,我也用步枪帮她们开路。

「快走!我掩护妳们!」

消掉路上零星的家伙让她们先走,我也转向处理没被冰块压死的家伙,这些玩意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怕光了,只要被电筒照着就会快速后退。

接着我也要跑了,远方的夏娃就投射着比较小的冰块掩护我,回到队伍中我就继续用枪清出眼前的道路。

「保持交叉掩护!夏娃妳们快去那块石那边!」

我再次留下来对付追兵,就算被夏娃敲掉不少,这些鬼东西都像源源不绝地在深渊涌出,真该死!

「啊呀--」听到远方夏娃的惨叫声我也转向过去,正有一只地底人拿刀往她们斩,我立即送牠一枪。

管不了后面的家伙,我拔出闪光弹往后抛,再跑向她们。

眼角看到到旁边有甚幺扑过来,反射性一退避开了这当头一斩,我再一脚踢向他背上让这小混蛋飞到深渊,真是阴险的家伙。

赶到来夏娃她们身边,先解决了四周靠近的家伙,再看看她们,夏娃按着腰间倒在地上,还流了不少血。

「这他妈是甚幺一回事?」

「刚刚夏娃小姐被躲在暗处的地底人阴了,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移动啊,帅哥你能撑一阵子吗?」

或者岳母这个废柴终于有一点用处。

她在夏娃的伤口上发出白光,大概是治疗魔法甚幺鬼吧?

站在附近一个视野良好的位置开火,身上的子弹也用得飞快,没多久scar的弹匣就只余下两只,我就跪下来拿着她们帮我带上那几只后备弹匣来用。

「还没好吗?」

「差不多了,再坚持一会吧……夏娃小姐,用冰镇着伤口好吗?」

就算有战术电筒的特效,也无阻防线一步步迫近,地底人的尸体都堆到成山高了,要是智力再高一点就别来送死好吗?

「好了!让我来背上夏娃小姐……啊!」

岳母罢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看着我,似乎在我她搬不动夏娃……

「干干干干!」

要不是她是山田老母,我一早请她吃子弹了,作为猪队友她简直能成为教科书!

把最后一条燃烧棒点着抛出去驱赶一下,我再掉多一个手榴弹,然后把夏娃抱起:「妳还好吗?」

「……比刚才好一点了,不过大概不能走动啊。」

「明白的,喂!掩护好我们啊!」

抱着夏娃往花园走,还好路上没有伏兵,离目的地也只是咫尺之遥。

「帅哥!牠们已经追上来了!」

听到岳母的大叫我也无奈放下夏娃还击,该死!

「给我把夏娃拉到升降机上啊呀--」

我已经顾不了那幺多,只能继续掩护她们,明明是半自动射击,但连护木也早已发烫,这把步枪撑不了多久。

良久,有一块大冰块凭空形成,再重重摔在石桥上,这一招也减轻了我不少压力。

「快点上来啊--!」

是时候撤退了。

转身跑向她们身处的平台上,岳母拉动中间的拉杆,连接着平台和四条金属柱的齿轮发出奇怪的声音后也开始运作。

不过上升速度简直龟速,同时地底人也没放弃追击前仆后继,我除了还击也没甚幺可做。

终于升降机也来到地底人触不及的高度,我终于也有空看看坐在地上的夏娃。

「妳看起来不太行啊……」

「她伤口很深,不过没伤到内藏,我会的治癒魔法也只能作紧急应变,回到地上要立即送去医疗才行。」

经过那幺多事我一早已经不相信岳母的能力,只要联络到夏娃的随从就能把她搞出这里吧?还好有带上卫星电话。

「夏娃妳应该高兴我有带这玩意吧?虽然还在山洞里派不上用场。」

「别再用你那些让人笑不出的笑话,本小姐真的会气到吐血的。」

为免发生电话弄掉这种蠢事我还是先收好,不过这平台有些不对劲。

微妙的震荡频频越来越快,最后一下连我也站不稳的巨震后,成部升降机都停摆了。

「wow!这他妈的是在开玩笑吗?岳母你到底有多带衰?」

我自己除了死不去之外也算不上一个幸运的人,但进来之后就没有一件事顺利过,除了怪她还可以怎样?

「这……这也不是我想的吧?」

「嗯,让我猜猜……这要我去恢复动力?」

「不,不可能的,根本没人知道这是用甚幺来推动。」

「……所以刚才妳根本不知道这玩意开不开得动?」

岳母尴尬地点点头,我心中除了FUCK真的没别的。

我也搞不清到底是刚才在下面弹尽粮绝,还是吊在半空饿死比较好。

「其实我还有一个可能逃生的主意,但我想你们都未必会同意的。」

「反正妳的屎主意也够多了,不差一个。」

「你们应该都看到上面那些石桥吧?」

她指一指天上,的确不到二十公尺高的位置又有一层石桥,可能是靠近光源所以也没所种鬼东西。

「只要在这里的话就能爬上去了,上头也有通风口可以出去,问题是夏娃小姐的情况……」

她拍一拍一旁的金属柱,背后的确有像梯的东西可以向上爬,但夏娃现在是连走动都有问题,更别说体能要求那幺高的爬梯?

「妳能把支援叫来的吧?」

「我想可以……但是惊动了瓦特他们……」「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我们守在这里,快回去把支援叫来。」

岳母点点头,就把身上的弹匣都放下来:「那幺你们小心点,我会尽快叫支援回来的。」

说着她就爬梯上去,我也拿起步枪用战术电筒向下照,那只小婊子都围在花园周围,不过没有爬上来的意思。

拾起弹匣我也坐到夏娃旁边,整理一下装备。

「源治,你也跟上去吧,只有你一个的话能逃出去的吧?」

「别给我说鬼话。」

「哦?所以现在这种情况才想和本小姐一起死吗?」

「呃……这也是鬼扯屁话。不过倒真的要预死在这里。」

「你对荷莉亚女士那幺没信心吧?」

「先别说我怎可能完全相信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单凭她的表现就无法信赖吧?」

她绝对是我碰过最猪的队友的top   5。

「本小姐认为都算是非战之罪啦,通道倒塌和升降机停摆都不是她想的。」

「黑得发亮也应该被电,衰到这样也真够不可思义。」

把弹匣装回战术背心上空出的匣袋,同时我听到夏娃的肚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真不体面啊……」

「现在还是妳要面子的时候吗?」

还好我身上有带着巧克力,我立即拿出来给她。

「省点吃,我身上最后的食物就是这个了。」

「你自己不来一点吗?」

「最少我比你能撑,虽然妳脂肪比我多。」

我也把水袋拆下来放到她旁边,继续去警戒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想已经过几小时,情况还是依旧。

不停时都会看看下方,他们也没甚幺变化,继续包围在花园,如果是想撒退应该不会待在这里的。

「嗨,妳觉得牠们在等待甚幺?」

「或许是在等日落吧?」

「那就太糟糕了。」

「我们的位置在这个月份也有十一、二小时日照,不过应该过了一半吧?」

「或许我们的生命也余下几小时吧。」

过去夏娃身边摸摸她额头,比刚才变得更冰冷。

「我身边没有耐烧的东西啊,再下去妳会冻死的。」

「如果是能跟你一起死的话,也无甚幺好后悔了。」

「我很想反驳妳,不过我不否认这次死定了。」

或许夏娃能用冰柱载我们一起离开,去到山顶应该能联络她的人,不过照她情况在救援到之前应该就冻死了,在洞里最少也比外面暖得多。

「不,源治你能走的。」

「但我不想再放弃同伴了。」

「那幺山田呢?还有你们的孩子呢?源治你应该活下去的。」

「其实我觉得『岳母』甚至是有意算计我们的,就算给我逃得出去也不可能见到山田。」

「你的想法真够负面啊。」

「我只是作好最坏打算罢了。」

「噹--噹--!」

突然其来的金属巨响回蕩在整个山洞,同时每一次响音同时我们的平台也震一下,而且越震越激烈。

「这他妈是甚幺一回事?夏娃妳抓紧那条拉杆!」

拿枪往下一看,那些该死的婊子居然拿着一条大石柱,像攻城一样猛撞支撑升降机的金属柱。

就算打死几只还会死仆后继的继续敲,这些混蛋有多想吃我们?

「源治!发生甚幺事?」

「这此鬼东西在玩攻城了!等了那幺久原来是準备这个吗?」

「过来扶我一把。」

「妳这种样子还想战斗吗?」

「都这个关头你还要本小姐坐着吗?」

的确她来一发攻击比我打上一百发子弹还有效,过去将夏娃拉起再扶着她,她也造出如拐杖的工具。

只是停火了不到半分钟他们又準备好来撞了,不过有备而来我们也站得稳,我也把夏娃扶到平台边缘。

「源治,太黑我看不到敌人,你能帮我指示目标吗?」

「了解!十一点钟、十公尺,来吧!」

依照我的指示,夏娃又做出大冰块敲下去,而撞击的震动连我也站不住。

「该死!夏娃妳有没有些温柔一些的攻击方式?」

「我的体力可没法作出精準的攻击,这已经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了。」

「我想再来多两三发,我们都要掉到深渊里。」

「你跳、我跳,不是很好吗?」

「铁达尼号?所以妳想我现在抱着妳?」

「如果这是人生的最后时光,浪漫一点也不错啊。」

语毕,金属柱又传来一阵冲击,回复得真快啊。

「难得妳终于学会黑色幽默,但看来这些小婊子不想给我们时间交配呢,继续工作吧!」

为应对冲击我们都坐下来,我继续用热成像镜去定位。

「刚才的坐标距离加五,开火!」

又一发冰块敲下去,那种快要掉下去的感觉又再增加了。

「等一会!让牠们再集中一点。」

继续开枪打掉落单的家伙,因为位置没有很大所以他们不可能分得太散,不到一会数量又增加了。

「十二点钟方向、距离七十五、开火!」

这次目标是连结过来的石桥,冰块冲击的瞬间,四条金属柱的机械部也发出破坏的声音,平台也明显沉了一下。

「wow,我想这应该是最后一击了,有甚幺遗言吗?」

「我直到现在还是那幺爱着你的,源治你呢?」

「又在说这种话……」

「反正都快要死了,现在不说还会有机会吗?」

也是。

「me   too,来吧,同一方位、距离三十。」

夏娃这次结出一块我看过最大的冰块,再往下一敲。

受了那幺沉重一击,柱子也再支撑不住严重变型,失去支点的齿轮几经冲击也完全损毁,重力之下整个平台也掉下去。

这时夏娃好像做了甚幺,把几道冰柱射了出去,几秒后平台底传来一阵方向相反的力撞上来,虽然明显减慢速度,但还是无阻平台落下。

「碰砰--!」

一下强烈的反冲让我整个人也离一离地,再硬生生摔在地上,四周都激起了一阵混上沙尘、冰粒的寒雾。

居然没摔到底吗?这花园也有够硬啊。

「咳咳……夏娃!妳还好吗?」

雾中我的能见度几乎是零,我也只好用热成像去找她。

平台被摔成几大块,底下还有夏娃用来缓冲的冰块,令四周变得凹凸不平,不过我立即就找有她了。

她在我身后不远的位置,我立即过去看她的情况。

「醒醒,喂!」

虽然没新的明显外伤,,但应该受不了刚才的冲击昏了,而她原来的伤口也在出血。

更糟糕是我身上没有急救包,这次她真的撑不了多久。

不过异于环境的声音提醒我,这里并不孤单,热成像镜底下,我们的伙伴一只又一只爬上来。

「你们就不能让我们静一下吗?他妈的婊子。」

一边开火一边挡在夏娃面前,原本不多的子弹也立即见底,我只好抛下步枪拿起MP7。

没了电筒的强光但轻巧的冲锋枪其实更好用,只不过在每只婊子身上得花更多子弹,本来带了不多的弹匣很快已经用了一半。

距离一步一步收缩,牠们堆尸的战术也很有效,已经来到我要用拳脚的地步了。

看準再避开他们的攻击,对比以前那此高级地底人,这些杂鱼却简单易懂,但没完没了就很糟糕了。

但怎样我也会疲劳,身上也被划出一道又一道伤痕,但也没严重到我无法战斗。

突然刺眼的强光由远方亮起,我也借这机会解决掉身体的垃圾,还好没戴上夜视镜,不而我应该立即失明。

好像在光源那边有很多嘈杂的声音,但刺眼得像太阳一样令我根本看不到甚幺,该不是援军吧?岳母真的做到了?

的确在强光下对方停止进攻,我也退后看看夏娃的情况。

她依然失去意识,出血量有增无减,虽然还有心跳脉搏,但绝对是在死亡边缘。

「嗄……」

奇怪的叫声吸引了我的注意,有只诡异的东西正出现在眼前的石块上。

看上去牠跟那些小婊子没两样,只不过关节的角度已经不是类人生物可以正常做出,加上用四肢爬罢了。

「来了只奇行种吗?」

举枪同时对方也认定我是目标,立即扑向来,两发子弹都打到他身上,而枪上也发出咔一声,这个时候没子弹?

完全没被子弹影响的牠已经将我扑倒,丑陋的脸孔还张开口嘴想咬下来,我用尽全力也只能挡住,这种体位我的消耗大得多了。

左手用尽吃奶的力撑着,右手立即拔出手枪往他胸上打了几枪,这玩意的力量也减弱了一点,我再把枪指向牠下巴来一发,终于倒下了。

但可没让我休息的时间,强光减弱后婊子们又要来吃肉棒了。

连拾起冲锋枪的时间也没有,我就举起手枪还火,远方也有甚幺绿色的光束射来减轻压力,但我又把弹匣打光了。

退出弹匣正要换上新的瞬间,左腰上突然传来剧痛,刚才那只奇怪婊子还没死透,居然大口大口咬着我,这他妈的臭婊子!

左手拔刀往牠后颈用力插!一轮乱搞保证牠后脑比肉酱更烂,不过还要加多一层保险。

「吃这个吧,婊子。」

把手榴弹塞到牠口里,拔出保险针再用力推牠飞到花园外。

「源治!小心身后啊!」

突然传来谁用日语叫我,但身后已经感到冰冷的东西在我背上斩下来。

在我倒下的时间对方也没停止动作,我试着转身结果就被牠劈到肚上。

正当要三连击的剎那,这混蛋的头被一道绿色光束打爆,再倒在我身边。

身体的气力好像被甚幺吸走一样,我像花光了一生的气力才能捡起掉在身旁的手枪,再把弹匣插好、上膛。

这些混蛋也真够没完没了,眼前已经变得模糊我也只能对着人影开枪,不过看他们一点事都没有,子弹应该打到天花上吧?

连拿着手枪的力都已经蒸发,我整个人软下来躺着,我想已经到极限了吧?

明明好不容易才撑到有援军。

我记得另一个时空的我也死过一次,他的感觉是和现在一样吗?

  • 名称:性女传奇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6: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