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友的男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新一个学年开始之前就已经发生了很多事,而这个学年看来也不会太平静。

源治那边我想先观察一下再决定行动,但听完在理香的活跃下已经回复过来了,果然源治还是须要个同性恋人,下次回信给柯塞特时就写下这个吧。

嘛,先将焦点放回本小姐自身周边好了。

以代理学生会长的身份进行了开学演说后,我便招集所有学生会会员到学生会室。

有一点不要搞错,我的办公室和学生会室是不一样的,还有跟以前「贵族会员」专用的学生会室都不一样。

这里就像一般学校那样,活动室内中间有着长桌,一旁有些装文件的柜,没有奇怪豪华的装修,实实在在一个办公的地方。

除了我、深雪和準会员的茜亚外,今年学生会就只有三个人啊……

首先是三年一班的多田光,他就是那种很有热诚的好青年,作为一班的学生也没与贵族们同流合污,工作能力也很可靠   ,缺点的话也是对事情莫名其妙的执着,似乎也很讨厌不良少年。

第二位是的名字叫作村岛菜月,三年二班,她的外表就是那种有点土气的宅女,性格也相当文静内歛,只要不是抛头露面的工作就会做得相当出色,似乎也与深雪很合得来。

最后一位是三年三班横山惠,简单形容就是满满女子色而不用暴力的理香,打扮满满的辣妹风格,也很擅长搞气氛,是很容易和别人打成一片的存在。

由上年选举后,学生会的运作就是由我去做决策,再交由他们去实行,可是今年有几位学长学姐都毕业了,以我们几个应该无法胜任吧?

不过在招募新人之前,倒有一件事要做的。

「各位,今天我以代理会长的身份,想大家帮忙进行全校公投,投票选出新一任的学生会长,新的投票程式已经写好,明天就可以让高中部的同学用内联网投票。」

「会长,其实没必要投票吧?今年辛苦了莉莉芙小姐您了。」

由多田带头,三人一同起立再向我鞠躬,又来这一套吗?

「不,我今年没打算接任会长,甚至我想退出。」

「「「咦咦咦咦--!」」」

「为甚幺?莉莉芙小姐妳工作表现很好啊!这学校没人比你更适任了!」

「没错,就请莉莉芙小姐继续带领我们吧!」

「我拒绝,完成这个制度后我的工作就结束了,再佔着位置有违民主的本意,话说回来,你们是不是太过依赖我啊?」

三人于心有愧般一同别开脸,就像之前所说,我是负责一切决策,这幺一来令他们都失去了独立工作能力,事事都要问準了我,就算是同学选我出来,但结果我更像一个集权的女王,甚至事无大小也要由我决定,我有点厌倦这种生活啊。

「但是莉莉芙小姐,妳也知道学生会现在四面受敌的情况吧?」

「对啊!除了蔷薇会,还有已经暴走的风纪委员啊。」

横山说事的本小姐也略有所闻。

所谓蔷薇会,其实就是以桂龙也等人为首的贵族联谊会,以暂时的情报来看他们似乎对学校的政治莫不关心,只是一班有选民意识、自以为是的有钱人罢了,只要不太过削减他们现在特权的话,整体来说应该是班还好相处的存在。

既然这种团体存在是必然的,那幺既然有已经受控的存在,那就没必要赶尽杀绝,反倒考虑一下怎制衡还比较实在,而且平常来说,会被麻烦的人也只有我一个罢了。

至于由久寿川美树为首的风纪委员的确是个头痛问题。

那个人已经变得走火入魔了。

原本只有她一个偏执狂倒没甚幺影响,但在物以类聚的法则下在上个学期完结前,他们风纪委员倒集合了一班和她想法接近的正义魔人,而原来比较正常的不是离开了就屈服,现在已经变成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更重要是我们没法去做甚幺,学生会和风纪委员从来互不从属,过去也只是基于我和美树的关係才会紧密合作,令方间有女王卫队的说法。

如今已经是前尘往事,只要我还在这学校,她也放针对着我不放,待在学生会更会成为大家的负累,所以才会萌生退出的想法。

「蔷薇会那方面其实很好办,以本小姐的认知,他们除了耳朵不太爱听别人说话外,都算是讲道理的人,多田妳的话应该很明白他们的『贵族自尊』是在那里,只要不故意触碰就相当好办,反倒我在的话,桂龙也就会来骚扰大家。」

「至于风纪委员的问题……美树……不,是久寿川反倒会因为我而针对各界,如果我离开了的话,她们再扭曲也不应不会攻击妳们,所以我离开学生会才是最理想选择。」

「可是我们不能没了莉莉芙小姐妳啊--!」

甚少主动发言的村岛突然其来冲击性的对白,啊,最近的女孩子们似乎都没法好好喜欢上男生呢……

「莉莉芙酱,妳刚才说过是以民主为本意对吧?」

「没错,深雪妳的意思是?」

「那幺就以明天的结果来决定吧?如果莉莉芙酱当选就继续留任,反之则退出学生会,如何?」

深雪,妳没必要在这时候插我一刀吧?

这次真是搬石头敲自己……

结果毫无悬念,我还是以第一名的票数当选做会长,虽然没有过去压倒性的夸张,但还是比第二名的桂龙也多出三倍的票数。

这学校的学生会长一职多辛苦是人所共知的,那班所谓爱戴我的人其实是很讨厌我才对吧?

倒有一件事本小姐决定了,今年开始我要淡化自己的角色,一来不想到了三年级还要做学生会成员们的保姆,也能让下一年接任的人轻鬆一些。

而招募的事在我当选前就已经準备好,再交由会员们负责宣传,再过一天放学也到了面试的时候。

而第一位就是上学期转学过来、将深雪和理香的关係搞得一团糟、二年一班的吉田贵辉。

负责面试的人除了我之外,还有深雪、茜亚和村岛,面对我们四人吉田似乎也有些紧张。

「吉田你的申请书我已经看过了,你希望加入学生会的理由是『为了帮助更多人』,对吧?」

「是的,莉莉芙同学……不,学生会长。」

「事先说好,这里不是谈恋爱的场合,你明白这是甚幺意思吗?」

「当然明白了,我绝对不是以亲近西园寺同学为目的,而加入学生会的。」

嗯,是谎言的味道。

以履历表上所写,他在以前的学校的确也有做些公益工作,但如果说完全没因深雪而来,肯定是谎言。

「深雪,妳怎看呢?」

「人家的想法是,在公事上不应被私事感情而左右,请莉莉芙酱单就能力上去考虑人选呢。」

「好吧,那幺请吉田你先回去,消息会在明天中午之前以校内电邮通知你的。」

「那幺先行告辞了,四位。」

他离开之后,我也瞄一瞄向深雪:「如果给理香知道吉田会入学生会的话,会对深雪妳的计划很不利吧?真的没关係吗?」

「不紧要,就如刚才的说法,以公事为优先考虑吧。」

把主动权放弃吗?

接着下一位是一年级的新生,她叫作凤凰院若叶,就言行举止和打扮完完全全是位大小姐,当然也是一年一班的学生了。

背景的话之前也是纯女校的中学学生会成员,应该相当和平的吧?

对答上完全没问题,或许不是能活跃在台前的人,但作为会员却十分足够了。

口头上还是请她回去等消息,但她绝对已经是内定人选。

第三位同样是一年级,一年二班汉斯.邓尼茨,单看名字绝对会意为是位德裔的大男孩……应该只有德裔是没错。

「男孩子?」

「是的!」

眼前这位「男生」让我们都意为柯塞特回来了,不过细仔看也有着很多不同的地方。

眼睛和柯塞特不同,是跟我和茜亚同样的蓝色,髮色也比较接近我们而长度也稍稍有点短,而耳朵也是一般人类的耳朵,只是容貌和身材几乎是双胞胎一样。

「真的很抱歉,请稍等一下。」

除了完全状况外的村岛,我两姊妹也跟深雪三人围起来。

「这实在太像了吧?」

「完全是山田酱入学时的既视感啊……」

「绝对不能让哥哥见到汉斯同学啊,不而就算他真是男孩子哥哥也会骑上去的。」

茜亚的说法或许稍稍夸张……不,源治的伤口才刚结疤,见到汉斯说不能会硬上弓啊。

「失礼了,让我们开始吧。」

除了言谈间的生疏感之外,汉斯都让我们感到柯塞特真的回来了,连和柯塞特不熟的村岛都忍不住问他,是不是柯塞特的亲戚。

当然就算怎像都还是两个不同的人,汉斯少了柯塞特的成熟安稳,而天真活泼得来又不至太天然,言谈间都充分显示出正常人的常识,倒可以肯定不是精灵,只是单纯的人有相似,不过这个时间点出现就太巧合罢了。

「那幺各位,我先告辞了!」

汉斯离开后,多田和横山也跟着进来:「会长,报名的人似乎只有刚才三位呢。」

「就算全员取录人手也相当不足呢……那幺开始会议吧。」

依刚才表现来看,凤凰院和汉斯完全没问题,唯一有针着地方的就是吉田贵辉。

「其实主要问题也是出自吉田和深雪身上,本小姐对吉田的印象也不算好,你们呢?」

「如果吉田学长有好好工作的话,他怎去亲近深雪姐也没关係吧?」

「吉田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吧?我倒有种预感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啊!」

嗯,的确多田和吉田身上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其他人都同意的话,那就算取录了。

正要散会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因为隔音不错不太能肯定说甚幺,但应该是有谁停在学生会室门外。

一阵恶寒由背后直上脑们,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门外的人敲完门就立即进来,而这两个人的出现也证明了我预感没错。

「嗨,莉莉芙!我们要伸请入部哦。」

理香正拿着两张申请表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一脸不耐烦的源治。

这时茜亚在我旁小小声的自言自语:「……理香姐认真的吗?」

我立即看过去,茜亚居然会知他们来?是她把两个笨蛋招来的吗?

「这里不是玩耍的地方,你两个快点回去吧。」

「不不不,我们是很认真要加入学生会的啦!对吧?」

「不要问我。」

…………

「好吧,那幺依照程序来一次公平公正的面试……」「慢着!会长!你怎能让这种不良来闹事的?」

多田的发言立即吸引了野兽的注意,原本不耐烦的源治似乎找到乐子一样,脸上有着藏不住的兴奋:「喂娘炮,你有意见吗?」

「喂白痴!说好要礼貌一点啊!」

「这是俄罗斯的礼貌,对着有异见的人,我拳头很乐意和对方亲切地交涉的。」

「源治,如果你想得到一个机会的话就别闹事。」

我深呼吸一口,再道:「多田,任何这所学校的学生都应该得到一个机会,至于能否通过面试就得看他们的表现。」

多田沉默之后,我也把刚才的文件重新拿出来,理香也把两人份的申请表放到我面前。

「那幺由理香你先开始吧,为甚幺想加入学生会?」

他在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条,就开始读:「我加入学生会的目的是为了服务……」「说.实.话!」

「我是为了学分而来的!」

「学分?」

「因为我想读的大学要求很高,不过莉莉芙妳也知道我成绩如何吧?所以想得到一些补助,以上全是实话!」

会那幺直白连本小姐也吓了一跳,正要在文件上也x时深雪就双手捉着我:「莉莉芙酱,不如给个机会理香吧。」

「刚刚妳不是应以公事作为考量,把私人理由放一边吗?」

昨天是深雪和茜亚一起行动,我有理有相信叫两个笨蛋来绝不是茜亚的主意。

算是给深雪一个面子,先保留一下。

「……好吧,那幺源治你呢?」

「我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

源治绝对是来找麻烦的吧?

「莉莉芙小姐你看!根本不应该给机会这种人吧。」

「嗨娘炮,甚幺这种人那种人?你的嘴巴就是要那幺臭吗?你觉得自己很高尚?」

「总比你们这些败类高尚,还有你们都要叫我学长!」

「呃?喂!招呼一下这个死娘炮吧源治。」

「你们想做甚幺?」

理香一说,两人马上靠到多田身边,每人各搭着他一边肩膀,而只有一般高中男生体格的多田,也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似的不敢弹动。

我是有少少不满多田那自我意识过盛,「那种人」的说法也相当难听,如果源治他们不真正动武也先观望一下好了。

「你知道上一个要我叫他学长的家伙,下场是怎样吗?」

「……不会沉到东京湾吧?」

「没那幺夸张,只不过我们把他长裤脱了,让他只穿着内裤在学校跑了半小时罢了。」

「那家伙还是我们朋友才会把内裤留给他,你这嚣张的混蛋再吵就準备全裸回家吧!」

「那个……人家是不是来得不合时候?」

这时凤凰院有点害怕地站在门外,而源治也放开多田再道:「不,没关係,随便找个位坐吧。」

仿佛当成自己地方一样,源治随意就叫凤凰院进来,不知所措的她也只好顺着气氛找个位置坐下。

「那个……不好意思学姐,刚才忘记了有些资料没交给妳们。」

说着她就在书包中拿出文件双手奉上,我也过去接下文件。

「对呢?现在是怎幺一回事?」

「一场闹剧罢了,反正马上就结束了。」

拿起否决的印章盖下去,在与申请表接触的瞬间有一只手掌出现阻止了盖印。

「莉莉芙!请你再考虑一下吧!这我来说很重要的!」

「与其在求我的话,理香你不如好好考虑更好的理由去说服别人,『你』能够为学生会做甚幺?天下没白吃的午餐啊。」

「就算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呀!」

收回手之后理香就跪下来对着我们土下座,这笨蛋真是不一般的蠢啊。

「你个废物真是一点志气都没有啊。」

源治轻脚踢向他屁股,理香也立即起来:「吵死了!如果我成绩再好一点也用不着来跪吧?」

「没听过有句说话吗?平时多出汗、战时少流血,而多点用脑的话,就不用流血和流汗,用一下脑袋就不用跪了。」

源治边说边走到来我面前,再在口袋中拿出甚幺东西放到我桌上:「少少敬意,莉莉芙。」

是一杯高级布丁。

「源治,你现在算是贿赂我吗?」

「『哥哥』请『妹妹』吃点心都算贿赂吗?何况我没要求妳做甚幺啊?」

可是邪恶的容貌已经準将目的表露无遗了。

「拿回去吧!本小姐是不会受引诱的。」

「o   rly?」

源治拿起布丁拆开包装,那种高级品独有的香气随之溢出。

「连我都会有些动心啊……妳真的忍得住吗?」

可恶!他太清楚我的弱点了。

佛教中每个人一生之中都有些事是要克服的,对我来说应该就是甜食。

「那个,莉莉芙酱……」

「不要说甚幺深雪,要是接受了的话,本小姐输的可不只是清廉,就算多痛苦也要忍耐过去!」

「嗯,既然说到这个地步,那我也不欺负妳了,嗨学妹,请妳吃吧。」

「人家?」

源治拿着布丁去到凤凰院面前,就连免餐具也準备好。

「是啊,这种东西打开了也不能放多久,别浪费了嘛,反正莉莉芙都说不要了。」

在称呼我的时候他就把脸别过来,是让人永远难忘的一张脸,那种邪恶绝对不应再存在于世上的。

他是故意让凤凰院来刺激我吧?

恶魔!源治他绝对是恶魔转生!

我已经把目光避开了,但还是感受到凤凰院的视线……

「学姐,妳应该很喜欢吃布丁吧?还是妳吃吧。」

「不可以凤凰院,妳的话吃掉也没关係,但如果我吃了源治的食物就等于受贿,这条底线是不能超越的。」

「源治,你这个混蛋真是超级鬼畜啊。」

「我不觉得你个白痴还有可怜别人的余地啊。」

「凤凰院同学,请妳交给我吧。」

「是的茜亚同学。」

茜亚接过布丁之后就吃了一后,再连同餐具放到我面前:「只要是我吃完再分给姐姐的话,那就没问题了吧?」

「茜亚……」

不愧是我和形影不离的好妹妹,只要有她在源治也耐不了甚幺何。

「茜亚妳真是永远都帮着这只小猫啊。」

「姐姐的优先度一向都比哥哥你高,何况这次明显是你不对。」

茜亚从后抱着我,然后我也拿起否决印章在申请书上打印--

只是源治动作更快抽走申请书,让我落空了,正要追击之际他就伸手捉着我拳头。

「好了,开玩笑就到此为止了,莉莉芙妳刚才说要入会,就要告诉你们我能做甚幺对吧?」

「没错,说服我们、并证明它,这次最后一次机会,别再浪费大家时间。」

「allright,事先说好最想入学生会的是这个家伙不是我,切入正题了,我想没有那个深山野人不知道今早在学校门前发生的事吧?」

源治按着我面前的桌子,再环视一下各人,邻坐间都小声地谈论着,而本小姐当然知道发生甚幺事了。

今早上学时间,有一位被搜带着违禁品的学生,被几位风纪委员「制服」了。

程度更是须要送入保健室,至于是否使用武力过当到现在教师们还没有公布,听到这里,那违禁品应该是刀具之类的危险品吧?

不,所谓违禁品只是一本成人漫画,这正是令舆论哗然的地方。

「嗯,看起来都知道了,那幺你们现在想甚幺,『我是乖宝宝,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fuck   it   shit!这会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只要那些掌握权力的家伙看你不顺眼,明天你就是躺在保健室那个。」

源治真是个天生擅长煽动的人,连讨厌他们的多田也和横山、村岛轻声细语,表情也显得动摇。

「我不知你们有没有打算反击,但最少本能地防止那些家伙找上自己的想法也有吧?but,你有甚幺本钱?我不认为在坐各位的拳头有够那些家伙大。」

「so!这场交易的本质很简单,你们需要打手、而我们就要一个合理的出战原因,你们也知道我两的工作不是去做些文书pussy   work,只要你们点头,two   mad   dog   is   online,高大……no,这家伙不高大……强壮、迅速而精準的战士就随时侯命,只要在校内有谁想整你的,只要一通电话,我保证二十分钟之内他的嘴唇会比我老二更粗,当然除了是金王了。」

再一次源治靠到我面前:「现在该是你们给我一个理由,为甚幺不让我们加入?」

「莉莉芙,妳知如果是以久寿川美树为敌的话,我是不会留手的。」

「本小姐倒希望你稍稍留手啊……你们都很成功地推销了自己,那幺各位又有甚幺意见呢?」

最初我觉得理香把源治带来是个笨决定,但现在看来他做了十分聪明的一步。

「那个……如果两位学弟进来的话,久寿川她会更针锋相对吧?」

「学姐,没有人是孤岛,当有强盗洗劫村庄时,或许你手上有把剑会更引人注目,但妳会认为赤手空拳会更好吗?」

「更何况你们现在手上不是一把剑,而是两枝迷你炮啊!」

「唉……那幺多田,你有没有异议?」

「既然各位都那幺信任他们,那我也无话可说了,不过最好他们能证明刚才的说话没有灌水。」

「很简单,你来当沙包就最直接了解,我们有没有灌水了。」

「起来啊混蛋!吃到我一脚还站得住我跪你又如何?」

「你两个别闹了,源治,拿来吧。」

他把申请书放到桌上,而我也盖上认可的印章,希望我没有做错决定吧。

「先小人后君子,如果你们拿着学生会的名义去招摇撞骗、横行霸道的话,本小姐是不会心软立即开除你们的。」

「啊吓……理香,别忘掉你还差我二十桶炸鸡。」

「你脑袋出了甚幺毛病啊?昨天说好那三桶都买给你了,那里来二十桶啊你个智能障碍。」

「三桶可不包上刚才的演说好吗?以刚才的效果三十桶也值回票价,二十简直是朋友超值价啊。」

「你真是会坐地起价的人渣啊。」

「多谢讚赏。」

「扣扣--」

这时还会有谁来呢?

「进来吧。」

拉门进来的是一位娇小的少女,一头明显是染出来的金髮、再穿上红色的横须贺外套,有着如老虎一样锐利的目光,看来不是会是加入学生会的人啊。

「柏木同学?」

「嗯,茜亚同学、凤凰院同学,各位好。」

虽然有着兇悍的外表,不过意外地有礼貌,如同乖巧的小狗一样向我们点点头。

「我想申请入学生会,可以吗?」

「啊啦,有了柏木同学加入的话,我们一定如虎添翼呢。」

凤凰院似乎和这女孩是旧识,而且评价也相当高,先问问情报好了。

「凤凰院,请问你和这位柏木同学是旧识吗?」

「如果说是旧识就太抬举在下了,柏木同学在我们中学可是无人不识的名人呢,作为当时的学生会长也是十分有人气,人家也只是她背后小小的一个支持者罢了。」

「凤凰院同学说法太夸张了……」「吓?这小不点有那幺利害?」

理香轻挑地戳一戳柏木的脸颊,换来是一个抓击和怒目。

「哗!好恶!」

「理香你少狗眼看人低了,小小的身体可有着无限潜能,那边的小猫不也很利害吗?」

说完源治就蹲在柏木的面前:「kid,想进来不是不行,先扮一扮狗叫一声来听听?」

柏木稍稍困惑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汪一声叫出来。

「左手、很好,到右手。」

叫了出来之后柏木对源治要求完全服从,玩完之后源治也站起来:「她通过了。」

「真的吗?那幺学姐,我可以入学生会吗?」

……怎会还有那幺天真无邪的高中生的啊,源治那幺骗她真是一点罪恶感也没有吗?

「抱歉,刚才完全和审核无关,单纯是源治那个笨蛋的恶作剧。」

「咦咦--!」

正当惊觉自己被整之后,柏木立即转向源治,而那个笨蛋早就拿出了pocky放到她面前:「吃吧。」

柏木又真的咬下去。

啊,源治似乎得到一只宠物了,那幺他应该会把注意力由本小姐身上移开吧?

「我想再一次面试也很麻烦,以凤凰院的说词柏木应该也有相当的经验,那幺只要有三个人推荐她就可以入会,各位怎样看?」

虽然打扮有点像不良,但柏木远不及源治和理香讨厌,甚至能说得上可爱,所以这一点也没甚幺人反对。

对她称讚有加的凤凰院当然是第一个推荐柏木,接着茜亚都加上一份。

「我来推荐她你们没甚幺意见吧?别看她那幺小只,以这孩子的实力放倒一般不良仔也绰绰有余,绝对有作为后备护卫。」

「学长!只要本小姐全力全开连你们都可以打倒的!」

柏木这一句当然惹来笨蛋二人组放声耻笑,源治就捏着她脸颊,而理香就指着她。

「哈哈哈哈--那幺我也推荐一份啦,就算当成吉祥物不也很有趣吗?啊呀--你怎会咬过来的啊呀!」

「柏木,过去咬他!」

源治说一声柏木也追着理香跑,这个局面也太胡闹了!

用力拍桌子一下,柏木就立即停下来:「对不起学生会长!」

「不紧要,不过给妳一个忠告,千万别被这两个人牵着鼻子跑,妳本质是个好孩子,别跟着那些笨蛋学坏。」

「我知道了……」

「那幺今天就先散会吧,明天放学后正式开今个学年第一次回议,地点同样在这个学生会室之中。」

大家都仿傚鬆一口气似的,茜亚也先一步站起来:「凤凰院同学、柏木同学,不如一起去KTV吧。」

「嗯,没问题。」

「那个……茜亚同学,请问KTV是?」

「呃?凤凰院同学你幻想是个能一起唱歌的地方吧。」

「嗯……好吧,茜亚同学。」

茜亚在抱怨自己在上月桂女子学园时,有没有想过会不会对同性朋友太热情,而对异性太冷酷呢?虽然这种事我没有对她说教的资格。

不过没有不纯异性交流这一点,倒很合乎源治的希望吧?

「那幺哥哥和理香姐你们呢?」

「下次吧,待会我还要和这家伙把床搬回去。」

「兄长大人,搬到姐姐那里生活还习惯吗?」

「只要习惯了隔壁每晚都有不同女人的叫床,还不错的,高级地方出入方便,OK,see   you。」

说着他们两人先行离开,而我们就各自回去,因为姐姐去了工干,家里也只留下一位女僕,所以也帮点忙去买些食材回去吧。

倒是我这时才注意到,深雪的表情似乎不太高兴,能有更容易亲近理香的机会不是正合她意思吗?

不过还是关心一下朋友吧。

「深雪,妳心情似乎不太?」

「没事哦,莉莉芙酱。」

女人笑着说没事就是有事吧?

「我不是理香那幺笨,深雪妳骗我不到的。」

「真的没甚幺,只不过碰见以前的学妹,没被认出来有些伤心罢了。」

学妹?

应该是指凤凰院和柏木吧?

深雪中学就已经在读月桂,那幺说两人应该是小学时的学妹?

「小学毕业都几年了,深雪妳变得那幺漂亮,一时认不出也不奇怪吧?」

「呵呵,莉莉芙酱真利害,以那幺小的资讯就推测到我们是同一所小学的,或许是这样吧?」

不,深雪肯定在想别的事,凤凰院刚出现的时候她也没这种变化,问题是出自在柏木身上吗?

  • 名称:我女友的男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4: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