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饲育超清在线观看

自山田进医院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学校也马上要进入了春假的日子。

我们都一直在装作没事发生过的样子,而我也有见到山田在努力。

她不时就会在打长途电话,用着我不认知的语言去和谁联络,直到有一次她通讯完之后就跪下来哭着,我就有了心理準备。

我有没有去安慰她?有人会觉得偷听之后跑出去会是好主意吗?

「源治,今晚你有约人吗?」

大概过了三个小时左右,山田突然问出这一句,我想该面对的事终于要来了。

「没有,怎幺了?」

「不如一起去煮晚餐好吗?」

「当然。」

接着我们就一起去超级市场买食材,过程也十分甜蜜,此时此刻我们都忘记了眼前的困境,只是活在当下。

最近发生太多事,我们都没像现在这样一起去煮晚餐,我们都做出了对方喜欢吃的菜色,数量之多我想今餐也吃不完吧?

连向来胃口大的我也吃到撑,山田那边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她还是勉强继续吃。

而我就走过去从后抱着她:「别勉强自己,我答应妳只要想吃,我随时再煮给妳好吗?」

她没有立即回答我,只是用双手搭在我手上,良久有些水珠掉到我手上,她也擦一擦自己的双眼,再转头过来用通红的眼睛看着我:「源治,我有些重要事想跟你说哦。」

「嗯,过来吧。」

放开她我再坐到床上,拍拍一边示意她坐下,她过来后就靠着我,而我也再捉起她手。

「源治,我要回去村子那里,以现在的情况来算很可能不能再来到人类社会啊。」

「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妳把那石头交回去不就好了吗?」

「……因为我的身份问题,可不能像其他族人那幺自由啊。」

「身份?」

「其实我是族长的长女,这命令是父亲他直接下达的,因为我被指定成继承人,所以一定要回去啊。」

「妳不是还有弟妹的吗?没必要一定要山田妳来做吧?」

「继承人一事,对我而言是赎罪啊……」

就像想到不快的回忆一样,山手紧紧握着我手:「源治不知你记不记得,我说过小时候因为一些意外害死了我的兄长吗?」

好像是有这幺一回事,她是提及过。

「原本哥哥是族人最为推崇的继承人,为人温柔能力又高,而却因为我的错误令族人痛失英才,所以我得负起这个责任啊。」

「就没有别的可行方法吗?」

「这几天的交涉我已经想尽办法,但父亲的立场十分强硬,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啊。」

「妳不明白我意思,well,我想他没有甚幺地方会比铅块硬,但妳不会同意这交涉方案吧。」

伸手拉开抽屉露出手枪,我的意图也十分明显,不过用屁眼想都知她不会答应。

「怎可能让源治你和我的族人们互相残杀啊!更何况源治你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不想你有事啊……」

「妳也把我看得太扁了吧?」

「父亲手下的卫队每个都是森林战的精英,随便一人的实力也是我二三十倍,何况真是兵戎相见时,他们有可能会对莉莉芙小姐她们不利,所以也行不通啊……」

「所以是死局吗?」

「……是的。」

没想到居然会因为这种原因而分开我和山田啊……

而我却甚幺也做不到。

「父亲给了我一星期时间,我们就好好珍惜这段时光好吗?」

照山田的说法,说不定今生我们都没法再见面,而我们可以相处的时光正一分一秒流逝……

山田倒到我怀里,她的眼泪也再忍不住:「源治,我答应你,我一定会让族人变得更开明的,终有一天我们一定能再见的。」

我轻抚着她,甚幺说话也说不出来,我只是怕我的生命没长到能等到那一日的来临。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待在一起,其中一晚也约比她比较熟的朋友去到莉莉芙家,交待一切。

比我更早知情的夏娃和莉莉芙也没甚幺意见,大姐对此事也没表态,反倒最激烈的是理香那家伙。

「你怎能抛下这家伙不管啊呀!」

最后我也压着理香那家伙爆发,尽管我们多不想分开,但命运却是不可逆的。

时光飞逝,已经来到山田要回去的那一天。

在机场大堂这里有着夏娃一家人、深雪、春香和理香,而对方来接头的有两个身穿黑西装,高高瘦瘦的家伙,山田说我会输给这种娘炮吗?

紧握着拳头盯着两人,对方的眼光也不客气地还击,我手也很自然地放到枪袋上,虽然这里开枪实在太张扬了。

「源治,不要。」

和她的朋友聊完后,山田也过来捉着我準备拔枪的右手,也是,在这里开枪是很不理智。

我放鬆后山田也鬆一口气,再转到来我面前:「这一次分别,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再见面啊。」

「是啊……」

「源治,这里是我的联络地址哦,有空的话就写信给我吧!我想你没多久后就会毕业,所以如果人家寄信的话,会寄到莉莉芙小姐她们那里哦。」

在山田手中收下一张字条,上面用英文写着一个俄罗斯的地址,那区域在我印象中也是远离内战的荒山野岭,我想她会安全的。

「人家走了之后,源治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哦,不要无节制地喝酒,像之前没日没夜地去玩是不行哦。」

「我知道了……」

「不过源治,你也别浪费青春来等待我了,你身边有着很多好女孩,你要好好照顾她们哦。」

「不要说这种事好吗?」

我抱着山田她,她便轻抚着我头,我知道现在不能哭出来,她也肯定跟我一样难受,作为男人就要坚强地撑下去。

「时间到了公主殿下,请跟我们走。」

一直不出声的两个娘炮上前试图把我拉开,这些家伙到底懂不懂做人的?

其中一人搭在我肩上,我立即左手捉着他手腕一扭,再拔枪指着他胸口:「我想精灵和人类在内脏结构上应该差无几,你想安静地站着还是安静地躺着?」

这次山田也没出手阻止,被我抓住这家伙也用左手示意另一个别动。

「请尽快交待余下的事吧,公主殿下。」

接着山田说想和她们再说多会,以她们接近百合般的关係我想我都没立场阻止,作好最后的道别,山田又再回到我身边,再跟我深深吻了一下。

「真的要走了源治,要好好生活下去哦。」

在她转身的瞬间,我脑袋变得空白,真的要让山田走吗?现在我能够那幺理性吗?

本能地捉起山田的手,她也再一次回头看着我。

「山田,不要走好吗?」

四目交投下,我正等待她的回复,而她身后準备上前的两个人都被理香挡住。

未几,山田合起双眼低头摇一摇,再含着眼泪道:「我的离开一切都是为了源治你好的啊。」

我未理解到她的意思,山田就退开我手跟着那两个人去柜台登记,我只能远远遥望她的身影直到消失。

一切都是为了我好……这到底是甚幺意思?

我坐在大堂的长椅上反覆思考这件事,而有两个人侧各坐在我两旁。

「弟弟君,你还好吗?」

「源治,不如去喝酒吧!我来请客。」

「谢谢你们,但我想自己一个静一下,好吗?」

「当然,那弟弟君你得保重了。」

「想做甚幺就随时叫我们出来啊,记得喔。」

他们离开后我也不知坐了多久,直到有保安来问我发生甚幺事我才稍稍回复过来,已经日落了啊……

*夏娃视觉*

山田回去她的家乡已经过了五天,而那个笨蛋也同样失联了那幺久。

根据马尾妹和春香的说法,源治想要静一静,所以直到昨天我们都没去打扰他,不过今天打电话给他却是连电话也没开,怎叫人能放心?

今天在家中只有我和莉莉芙,先跟她交待一声吧。

「莉莉芙,我去找一找源治他,不知何时回来的。」

「我跟姐姐妳一起去吧,那笨蛋让人放心不下啊。」

「我自己一个去就好了,有些事想跟他单独说。」

「……妳是想把柯塞特希望我们保守的秘密告诉源治对吧?姐姐。」

果然是莉莉芙,真聪明。

「本来我就不认同山田在这件事上想隐瞒源治哦。」

「但柯塞特把源治託付给姐姐妳,说出来不单是背叛了她,让源治知道真相会错失你们复合的最好机会哦。」

「本小姐绝不乘人之危,更何况就算复合我也不希望关係是建基于谎言之上。」

「柯塞特有她的道理,现在给源治知道一定会害了他,所以她才选择不抵抗地离开啊。」

「但莉莉芙妳有想过源治的感受吗?他可能数十年甚至终其一生都不知道真相,这对他公平吗?当然本小姐也只是去告诉他该知道的,至于怎做就由他自己决定了。」

「万一源治真的去追上柯塞特呢?」

「就让他去吧。」

「……姐姐妳真觉得没关係吗?」

「希望对方得到幸福才真是爱一个人啊。」

莉莉芙还小,没经历过那幺多,大概不会明白这种感受吧?

而且我也想山田得到幸福。

「……我明白了,总之姐姐妳有事要帮忙的话就打电话回来吧。」

和她交待完我也準备出门,步到学校的宿舍那里。

在舍监那边得知,这几天源治也有出入记录,最少没有自杀吧……

来到他房间前敲敲门,良久都没有回应,要叫舍监来帮忙吗?

刚好里面有人打开门,同时传出一阵像垃圾的恶臭。

眼前这个人双眼无神而布满红根,鬚根满面头髮凌乱,在寒冬里身上居然一件衣物都没有,他在做野人吗?

「是妳啊?进来吧。」

「你不能穿回裤子吗?」

「妳又不是没看过。」

源治把门拉得更开让我进去,才更清楚里面的惨况。

满地啤酒罐不说,还有吃完都没处理的便当,烟灰缸更高得像世界奇观,完全让人放心不下,就算不自杀他没多久也会死掉吧?

「山田一走了你就自暴自弃,你忘了答应了她要好好生活下去的吗?」

「妳别忘了我装着正常了两个星期,难道发洩一下也要妳管?妳住海边的吗?」

「所以你连反抗都不做打算吗?」

「我能够做甚幺?去一枪打爆她老爸的头吗?你知道有多想立即去做吗?但是这样做山田又会若无其事?别忘记那边是她的亲人,我又算得上是甚幺呢?」

这个人连反抗的意志都已经没了,那幺就算告诉他也没意思吧。

当我转身準备离开,又被他叫住了:「妳来不是只是想耻笑我对吧?到底那天山田进医院是发生甚幺事?告诉我。」

「现在你的没资格知道。」

「别闹了,我没心情跟妳玩。」

源治一手捉着我手腕,而我立即拿起身边的水壶泼过去,毫无防避他也满身湿透。

「以你现在的模样能做到甚幺?你已经放弃了一切吧。」

他抹抹脸上的水,再抬起头发出叹气的声音:「……不,我没放弃,告诉我一切妳知道的事吧,我会就内容去计划行动的。」

「先把裤子穿好再跟本小姐说吧。」

源治一副无奈地找回一条短裤来穿,我便叫他坐下来好好听。

「听好了,那天因为山田不舒服所以想我和莉莉芙陪她去医院,结果发现她有了你的孩子。」

听完之后源治而无表情,过了几秒后才反应到发生甚幺事。

「what   the   hell?你不会现在来跟我开这种玩笑吧?」

「不相信就算吧。」

「喂喂喂别走……但我记得山田有说过不同物种间很难受孕才对。」

「当天我们也有研究过,应该说山田对自己种族的性知识不足,她们似乎会有着以年计算的发情期,但和月事没甚幺直接关係,而源治你就那幺巧碰上她的发情期吧。」

「难怪了……啊,原来当时说为我好就是这个意思啊。」

「山田觉得现在有了孩子会成为源治你的负累,但一个家庭当然是父母健存才是最好的。」

「这话由你口中说出来真有说服力。」

「所以?你打算怎样?」

他抽了一口烟深思了片刻,再回头过来:「夏娃,有办法把我不经任何海关掉到俄罗斯吗?」

「……应该没问题,但我直给买机票给你去不就好了吗?」

「妳觉得我会两手空空去?还是可以大摇大摆带着工具上飞机?」

的确面对未知的风险带上武器也无可厚非,不过我觉得用谈判的方法应该更有效把山田带回来。

「我觉得妳应该在机场时就告诉我这些。」

「你要去跟别人谈判也要给出诚意,当下硬碰硬本小姐不认为对方会就此罢休。」

「anyway,thanks……不过这次我很有可能有去无回,妳觉得没关係吗?」

「比起你我更关心山田,何况你已经作为一个父亲不是应该先考虑自己的妻儿吗?」

听完本小姐的教训,他倒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来看着我。

「怎幺了?」

「nothing,homo.」

或许他失意时比较讨喜,最少嘴巴没那幺讨厌。

「所以你也不是马上就要船吧?」

「没错,给我两三天时间準备,行动前也要做些调查。」

「其实我很怀疑你的交涉能力,本小姐跟你一起去吧。」

「现在不是去郊游好吗?还有帮我留口讯给其他人吧。」

说着他就把本小姐推出房间,这个人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 名称:完全饲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5: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