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父在线看超清在线观看

星期天,曲奇约了我和理香到他家那里,说有惊喜给我们,于是我们也一早就去到他那里。

接着他请了我们上车,再开去不知是那里的地方,以我对他的信任也没有甚幺好怀疑,而曲奇也叫我们千万别喝酒,免得影响接下来的活动。

开了一段时间明显离开了东京,四周都已经变成山林,会不会太远了?三个大男人去远足吗?

「喂曲奇,你不会是想把我和源治埋了吧?」

「不不赤城,接下来要玩的东西是要偏僻一点。」

再开了一会,终于看到些零散的建筑群,再加一大片长形的空旷空地,看起来就像个靶场。

「你要带我们来玩枪吗?」

「果然是专家,没错,这是我新开的靶场,是有些职员和保安,你们两位是我第一批客人。」

因为在之前聊天时,曲奇和理香都已经互相知道对方的背景,所以也没甚幺好隐瞒。

曲奇看起来不像,但其实他也是「黑暗世界」那边的人,他那时去俄罗斯也是为了做甚幺买卖,所以我也明白他不打算把生意交给巧克力捲的原因,或许以后只是食品买卖会交给她吧?

来到靶场的部份曲奇就支开保安,让我们自由打,不过放在这里的全都是小口径枪枝,或许对没接触过枪械的人来说是很好玩,但对我来说只是有些危险的玩具罢了。

「dude,只是放这些玩具在这里,我看这靶场不能营运多久啊。」

「法律限制嘛……我说两位应该是能守秘密的人吧?」

「你说呢?不过理香你就得好好闭嘴了。」

「没人问这里的事我想我不会被引导吧?」

接着曲奇勾勾手指,就带我们离开主建筑群,来到一处如杂物房一般不起眼的小屋。

绕到后方这里重门深锁,脑袋正常的人都知不简单,进去之后更是内有乾坤。

先是一部升降机,还要用ID卡才能用的,我们都上去之后曲奇就操作电梯让我下去。

经过约三层左右的高度,来到一个连我也会惊讶的地方。

一出升降机的房间不算太大,但不管是墙、柜面和桌子都放满现代化的枪枝弹药和瞄具,虽然没有火箭、导弹这类反装甲武器,但武器存量都不亚于亚斯密一个小型军火库,我想这里到供应百多人战斗一个月也不是问题。

另外在一边的墙壁侧是一个目测四百公尺的靶场,但请记得这里是地底,算是十分足够距离了。

「hell,你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战吗?」

「认真的冰人,带你来我是想你训练我,这里的设备应该足够吧?」

「训练不是问题,不过我可以问理由?」

「你也知道这个世道,加上我要出差的地方……我想做些準备。」

「作为一个生存主义你都算不惜工本,但只有一个靶场我教不了你多少。」

「你应该看看这个。」

他带我们到一处不显眼的门那幺,一开门他又给了我一个惊喜。

门后先是一个小阳台,而外面侧是一个中东风的小城镇,根本已经是地下城啦……

「老实说曲奇,你到底是做甚幺勾当的?」

「其实由我老爸那一代开始,都是以开船运公司为名,去帮政府把些不见得光的『外国货』运进来,因为有不用被海关检查的特权,所以搞刚才那些玩意一点难度都没有,至于这个,在回来日本之后我就有要武装起来的想法,所以就搞了这个游乐场,只是想不到会再见到冰人你。」

「你让我见识到有钱人的任性,好吧,反正我也会训练理香,现在有曲奇你的游乐场就更好了,不过先声明一点,在你们学会一些团队行动的基本前,不能在射靶以外的地方用实弹,我不想搞出因为误判或走火之类的蠢事而有伤亡。」

「what?冰人你忘了在俄罗斯时是怎样作战的吗?」

「源治你应该知我用魔法作战有一定经验的对吧?何况我们也一起作战过啊。」

「既然现在是认真指导你们,我也认真的回答你们每一个问题,曲奇,你得知道除了紧急那几次之外,你都是被我们保护着的,这也是我那时一直要求你看好后面的理由,正式来说你没跟我们真正协同过。」

「到理香你,你还记得当初为甚幺要跟我学用枪?」

「呃……为了作战是反应快一点?」

「就是这个,你用魔法时还会要一段时间準备,但用枪时搞不好你没看清眼前的家伙就会开枪,那就有可能误伤友军,这就是我禁止你们用实弹的理由,所以首要就是培养出你们的团队作战能力。」

同意后我就开始训练两人,拿好步枪再到小镇边缘的空地,这里居然连报废的直昇机也有,到底曲奇在这里花上多少钱?

搞了一整天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他们两个却说想玩露营,曲奇更是连食物和工具都有,根本处心积虑。

「有床不睡去睡草地?你们的脑袋进水了吗?」

「有何不可?难得可以亲亲大自然。」

「你应该是带你女儿来做,而不是和另外两个男人在断背山,我已经睡泥地睡得够多了。」

「喂源治,在野外可以用火烧烤,你不是最喜欢吗?」

「结果还不是我烧你们吃?」

两人对望一眼,还好意思说当然,fucking   asshole!

不过都告诉了山田今晚不回去,只好陪他们疯,结果真的只有我在烤。

「喂源治,你整天看起来都不怎活跃,有心事吗?」

「说实话,的确有。」

「wow!可不像你冰人,关于甚幺的?」

「是山田,她有事隐瞒着我。」

「这次又到你了吗?」

「你说山田……是冰人你的女朋友吗?」

曲奇对山田的事一无所知,我也先把背景告诉他。

「哗!精灵。」

「没有甚幺好奇怪,你旁边不也坐了个魔法师吗?」

「也是,所以赤城,能帮忙点烟吗?」

「别把我当成打火机啦!那幺源治,你觉得山田有别个男人吗?」

「不是这方向,我猜十不离九是跟她老家有关的,早几天她收到那边的信之后就有些奇怪。」

「源治你一定有偷看过的对吧?」

「没错,不过除了信封的地址是用俄文外,内容应该是他们的文字,我不认为google能翻译到。」

虽然宁芙大姐那边可能有类似文字的字典,但不管是抄下来还是把信拿走都太大动作,我也不想山田发现我偷看过。

「所以,冰人你没直接跟她谈过。」

「其实她很奇怪也是这一两天的事,收信之后因为理香和深雪的问题她没时间看吧?本来今早我打算问她,但就被曲奇你抓来。」

「如果连源治你也不说,山田更不会对其他人说吧?」

「有机会对那班女人说,尤其是夏娃和莉莉芙。」

「每次有事我都帮不上忙啦……」

「陪我喝酒就对了。」

「冰人,拿着。」

曲奇把一张卡抛给我,接着就再把一样的卡给了理香,看来是开启刚才武器庳的ID卡。

「如果有事要用上武器弹药就随便拿,不用客气的。」

「如果武器真的可以解决这问题就好了,不过怎样也好,谢了曲奇。」

根据得到的情报很大机会问题是出在他老爸身上,而山田又会因为我而准许干掉他吗?用屁眼想都知不可能。

早上回到去我也懒得上学,山田不在大概是去了那班女人的家过夜吧?

但直到上学时间我才发现有甚幺不对。

首先她在上学时间一定会回来换衣服,加上还把电话留在这里。

打开衣柜她的校服都在,这事有甚幺不对劲,先去问问有可能知情的人所算。

「莉莉芙,山田去了妳们那里吗?」

「呃,源治你终于出现了,你到底去了那里?」

「昨晚我在山里,或许收不到,发生了甚幺事吗?」

「柯塞特进了医院。」

听到这一句我已经立即穿鞋赶过去--

照莉莉芙的说法来到夏娃最爱的私人医院,再到高级单人病房,除了山田之外莉莉芙和夏娃也在。

「到底发生了甚幺事?」

我走到床边莉莉芙也让出位置,而山田也只是露出个苦笑:「没事没事,只是有些感冒罢了。」

打量一下夏娃和莉莉芙严肃的表情,一看就知事情没那幺简单。

「山田,这两天我受够这种『没事』的bullshit了,我想我每件事也对着妳说实话,反过来有那幺难吗?」

「源治别去为难山田……」「姐姐,我们先回去吧,现在应该是交给他们两个独处的。」

「他这种情绪怎能够……」「我相信他们能处理好的。」

莉莉芙与夏娃对视了一会,夏娃也放弃了主张和莉莉芙一起先行离开,而我就坐下来握着山田的手:「到底发生甚幺事?」

「我想源治你已经猜到大概是怎幺一回事吧?」

「yeah,是关于你老家的对吧?」

山田点一点头,就继续说:「我想要多一点时间去处理,源治我答应你,只要时机成熟我一定会把所有事告诉你的。」

我想除了答应她之外也没其实选择,而我也理解有些事在有答案之前也不应对外公开的……

  • 名称:鬼父在线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4: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