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蒲3超清在线观看

到底昨天发生过甚幺事?我真的没记忆。

喝倒差不多时我们都準备各自回去,而理香那家伙就说要继续喝,谁叫我欠了他一个大人情?我也只好继续倍他疯。

接着的记忆一片空白,直到醒来时我就躺在街上,那家伙也趴在我不远的地方,地上还有一条由他呕吐物而成的路,而我脸就比跟他打架之前更肿。

要不是检查一下老二上没有屎,我真觉得有可能在这段时候肛了谁也说不定。

把他拖到一旁的公园用水泼醒他,接着就各自回去,洗完澡换完衣服就去上学了。

老实说,我顶着宿醉后那种该死的头痛,居然还会上学,这简单能入七不可思义。

不过回去我不一样在睡觉。

「喂!喂--醒醒啦源治!」

理香那家伙一走过来我就感觉得到,这个白痴走过来干甚幺啊?

「世界未日了吗?」

「怎会啊白痴!你这家伙每天回来除了睡还有甚幺做?」

「你不会忘了昨晚是甚幺情况吧?倒是你这家伙现居然生龙活虎,你嗑了多少兴奋剂?」

「我不像你个废物那幺没用啦,来嘛,去屋顶抽烟。」

正当这混蛋拉着我要离开教室之际,鸣海突然出现在门口,他看到我们似乎有些生气:「你两个还在这里干甚幺啊呀?」

「你在说甚幺鬼啊?」

明显理香和我都不知他说甚幺,要是昨晚得罪了他,我可不觉得能离开啊。

「林不知道都算了,赤城你居然不知道?是一年战争啊!」

明显是我认知以外的事,而理香呆了一呆好像想起甚幺:「啊原来是这个,那幺关我们甚幺事啊?」

「明年我们不在你两个就要去承传这个传统啊!快点来帮手去一年级宣传吧!」

到现在我还是一头雾水,鸣海就边走边解释,简单来说就是去一年级找些自认有实力的小鬼,放学之后去公园让他们单挑,在那展示过实力之后多半那些家伙都会成为不良的头头,鸣海那年不用说,上年胜出者就是尾崎,不过以他孤癖的个性倒没变成一个势力,反而理香这程咬金却聚合了整个三班。

的确三班的人给我的感觉也很好,我好像第一次感受到上学是一种怎样的气氛,上年一年一班我不是没朋友,只是那里的气氛不适合我这种人。

第一步我们目标当然放在一年四班,我两个跟着鸣海进去,由他用着咆哮般的语气去再解说一次。

「你们算甚幺啊?意为自己是学长就了不起吗?」

有个家伙突然反呛一下,便踢倒自己的桌子跳出来,步姿看起来也散步出很有战斗準备的气味,这应该是很利害的家伙吧?

如果他不是只有莉莉芙那幺高,而且动作没那幺生硬的话,我大概会这想吧?

「我中学是学校里的番长!你们有种就出来单挑啊!」

我们三个眼神一对上,本来想认真又正经一点都不行--

「哈哈哈哈--听到吗?这个小鬼说自己是番长!你以前学校的家伙都是纸造的吗?啊FUCK!这阵子我心情很差,但感谢你今天带给我的欢乐。」

「喂林!赤城!我够胆打赌连福泽都能痛扁这家伙啦!」

「喂喂小鬼,你眼睛有问题看不到这两个大块头都算了,连我手臂都比你大腿粗啊,你到底何来自信可以跟我们单挑啊?」

似乎不甘受辱,这小鬼立即冲过来,以一个高一生来说动作也算快,但在月桂这里顶多是利害一点的喽啰罢了。

一脚就蹬过去,这轻飘飘的小鬼连飞带滚去到教室的另一边。

「嗨小鬼们,无意吓怕你们,但你们得知道要跟我们干架还有很大的距离,如果连你身边的家伙也打不过的话就甚幺都别说了,你们一定有看不顺眼的家伙对吧?就放学后到旁边的公园打个痛快吧!」

下一个目标就是三班,不过这边反应冷淡得多,连回应一声的家伙也没有。

「这一年的新生都没一个像样的啊……」

「也不能这样说嘛赤城,最初认识你时看起来也只是个白痴罢了。」

「鸣海你是不是搞错了甚幺?这家伙现在也是白痴啊?」

「你是想打架……」「咦?你们为甚幺往上走的?」

「当然是去通知一班和二班的新生吧?你白痴哦?」

「算了吧!连三班和四班也是那种德性,你们怎会对两个娘炮班有期望的?」

「上年一年一班也出现了你这家伙啊。」

「那是奇蹟好吗?中彩票头奖都应该比较容易。」

在他们坚持下还是去了一班和二班,还碰到茜亚和学妹们。

正当我们準备去三年四班那边时,倒有个我们熟识的家伙在楼梯下方在上来。

「「「福泽?」」」

「刚刚去找你们都不在,原来都上来啊?」

「我还意为你这家伙死了。」

「昨天我看分班时都没看到你的名字,你到底去了那里啊?」

「赤城你看二年级当然没有了,我现在是三年级生哦。」

「呃--?」

「没甚幺奇怪,这家伙本来就是跳级生啊?」

「所以啊……林和赤城你两个快点叫学长啊哦!」

「你这小鬼到底在嚣张甚幺啦?」

「日本是学长学弟很重的国家哦,红毛怪。」

在福泽这家伙得意忘形时,完全没有注意鸣海已经来到他后方,再快速锁起他双臂--

「喂鸣海你在搞甚幺啊呀!」

「绝对不能以学长学弟来对朋友啊混蛋!」

这时我也捉住了他双脚,而理香侧是解开他腰带,腰带一鬆我就整条裤抽了出来。

「还来啊混蛋!」

抛下福泽各自鸟散,他的目标当然是拿着裤子的我,想不到这小子脚程也不错,虽然斗耐力我是赢定了,但在校舍里跑来跑去,他那里小巧灵活更吃香。

忽然回头一瞄,却失去他的蹤影,奇怪,他才没那幺废,跑几步就不行。

放慢脚步来到一个转角位,在春风吹过同时有甚幺在突袭来--

向前一扑避开,滚了两下就蹲下来转身,居然是福泽那家伙,啊!由刚刚的位置爬到外墙可以抄近路,跟得我们多连行动力也变强了吗?

「干得不错,换是别人你突袭就成功了。」

「楼梯就在我身后,林你没有其他选择,快把长裤还回来。」

「真有自信,你认为你挡得住我吗?」

「我目标也不是打倒你啊。」

语毕,他就开始冲过来,而我倒看穿玻璃窗,看到在庭园里有个混蛋待在那里,怎说呢?

合拍得有点噁心啊。

福泽这小子好像长高了一点,但要是我举到最高他怎跳也拿不到,绕过他之后我用力把裤捏成一团投出去--

那只穿着红色运动外套的猴子接住了,Nice!

「你去找理香拿啦。」

「畜生--」

转眼就到了放学时间,来到公园除了我们三个,福泽和阿薰也来参一脚。

而我们现在才知道尾崎原来已经转学到外国,身边的朋友真是越来越少啊……

「不过阿薰,想不到当回大小姐你还会跟着我们混啊。」

「这跟我的身份没关係,我和源治君你可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啊。」

「well,你真的没有一点是暗恋我?」

「如果源治君你纤细和再帅气一点的话,我倒会考虑一下哦。」

「呃……那是不可能的事。」

「怎幺也好啦,源治君你的事我都听过了,能在忧伤中走出来实在太好了。」

「其实没有,不过我不太喜欢把负面情势带给朋友。」

阿薰拍一拍我,我再看看周围,熟口熟面的家伙也陆续出现,简直就像嘉年华一样。

「学长,我们应该做甚幺?」

有些一年级生走到过来,怎幺看起来全都是喽啰样的啊?

「随便找个同年级的家伙,看他不顺眼就扁下去,直到最后一个站着,是这样对吧?鸣海。」

「差不多吧,总之就去打吧--」

就这样那班小鬼就开始了混战,同时远方正有个怪咖走过来……

「啊!神秘嘉宾来了!」

鸣海一说我也仔细看那穿着白色特攻服、留着黑色飞机头的怪咖,啊,居然是这个家伙。

「嗨!这种日子我不能不到场吧?」

「你不是改行当娘炮的吗内田?干嘛穿成这样?」

「不同场合就该穿不同的服装啊混蛋赤城,怎幺?今年就是这场小鬼了吧?」

「是啊……似乎没有甚幺利害的家伙在里面呢。」

就像鸣海所说,有种来参加这次派对的多少也对自己有点自信吧?

可是在人群中能正正经经打出直拳的家伙也相当稀有,大多是扭打在一团,双手乱挥狂拨,就像幼稚园生打架一样。

「看来今年会变得很无聊啊,搞不好下次惠比寿打过来我们会撑不住……」

「你们是二年级的对吧?」

突然有谁插话到我们的群体当中,对方是个染了金髮绑起马尾的女生,怎说呢?样子很可爱身材都相当纤细,以肌肉线条来看应该多少有运动习惯,穿着运动外套和改短的校服裙,再加一条安全裤,完全就是个不良美少女,不过不是我的菜。

「是又怎样?」

「有听过一个叫赤城理香的人吗?」

「嗯?你找我?」

理香指一指自己,那女生倒吓了一吓:「你是赤城理香?」

「对啊,整个高中应该只有我一个叫赤城。」

「……怎幺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

「妳说甚幺?我认识妳的吗?」

「……不重要,来决一胜负吧!」

「哈哈哈哈--小妹妹,今天是一年战争,妳的对手是那些家伙--」「碰!」

少女以迅速而精準的侧踢打断了理香的说话,我们一行人立即散开,让出一个能打架的空间。

被突袭的理香没有趴下来,只是掩着痛处后退了几步,也是,那幺小只的女孩能做出多少威力?

倒是被踢那家伙双眼已经怒得要喷火了:「找死啊呀妳这个混蛋!」

不知为何少女的表情有些得意,还轻鬆地避过理香的反击。

虽然那家伙似乎有些失去理智,但也明显地手下留情,最少他用脚的攻击也只是试着扫倒对方,而不是会让女孩立即进医院的侧踢。

说回来这个小妹妹搞不好是今年最有潜力的一个,理香的疯狂攻击虽然有失水準,但女孩似乎有好好观察和预测他的动作,交手了数回合从没中过理香半拳,反倒偶尔还能打打理香脸,只是力量弱得连理香也懒挡,充其量也只是增加一下理香的仇恨值罢了。

啊,一旁的鸣海好像有甚幺不对,忽然弯下身来。

「怎幺了?想拉屎吗?」

「不是啦……林你这家伙还是男人吗?哦喔……」

我知是怎幺一回事了,那女孩的裙摆不断飘扬,就算穿着安全裤也很养眼,加上有点强气的性格身材又娇小,鸣海最喜欢这味的吧?

「我就不信抓妳不到!」

说着,理香倒立即大意吃了女孩的一招侧踢,嗯……她的动作真是跟以前的理香很接近,只是动作更快但杀伤力变低了。

吃了这脚理香又退了几步,谁也没想到这能跟我开五五的家伙,会被一个小女孩搞得那幺狼狈吧?

「我真的很失望哦,来到高中之后你居然弱到这样。」

「畜生--我还没出到一半力啊呀呀!」

「喂理香!」

「怎幺啦!」

「冷静一点,她是你应付得来的对手,别只会脑冲啊。」

他瞄了我一瞄,似乎脑袋开始在转了。

女孩没给时间他思考继续攻击,而那头猴子也开始变回猿人,以着他一贯本能地迴避。

这次理香没有反击,倒是一步一步地退后和迴避,不过这正是他胜利的先兆,我想那家伙开始感到一阵既视感对吧?

看来已经抓到节奏,理香一个直拳打回去,没中?这拳的目的只是要打乱对手罢了,这相当有我的影子,不过这说法也相当GAY。

女孩侧身避过以一拳反击,倒是理香反过来捉着她出拳的右手,向外一扯让对方失平衡,再乘机捉着她另一只手,然后轻脚一跘让女孩半跪下来。

「你到底在做甚幺啊?」

「妳想分胜负的话现在已经很明显了吧?再打下去我不会留手的,尽可能我都不想伤到女生啊。」

「赤城,放了她吧。」

鸣海一说赤城也放开被制服的女孩,而鸣海就一步步走过去,这家伙居然变大胆了?

「呃……那个……我叫做鸣海真喜雄,请问妳叫甚幺名字?」

「吓--?」

女孩一副不可思义的样子睁大眼睛看着鸣海,再稍稍瞄瞄身后的理香,接着就把脸侧过去似乎是想对着那家伙说:「我叫做柏木奈奈,给我好好记住哦……」

「真是个可爱的名字啊……那幺今个星期天可以和我去约会吗?」「呕心!变态!痴汉!赤城理香!快点去打倒这头大猩猩啊!」

柏木说着就躲到理香身后,而那家伙也转了过去:「别开玩笑了!我怎可能也得过鸣海啊呀!」

绝对不能怪柏木妹妹的反应,鸣海现在不单纯长得像大猩猩,试想想这家伙裤档湿了一片、诡异地弯着身再以一副猥琐至极的表情来约你,不立即找条子的人简直是圣母了。

受到沉重打击的鸣海立即跪下来,但似乎还没放弃,弯身下去以土下座对着柏木:「由刚见面开始我就深深爱上妳了!最少告诉我要变成怎样才愿意和我约会吧--」

「最少变得像理香姐那样我才会稍稍考虑一下啦!」

冲口而出的一句让注意这件事的人都看着她,柏木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把心底话说出来,马上满脸通红地大叫一声笨蛋,再一记手刀劈到理香头上便跑走了。

「啊呃!妳这家伙搞甚幺啊呀--」

「可恶啊呀--」

发狂的鸣海跳起来一脚踢向理香屁,顿时让他跳起来。

「鸣海你个白痴在干甚幺啊!」

「人帅真好,这是你应得的。」

我也跟上去踢他屁股,但理香已经早有防御,看来他脑袋还没意识到是甚幺一回事啊。

由刚才种种来看,应该是这头猴子以前把到了柏木,而那纯真的小妹妹就追着他来到月桂吧?

「赤城同学,你太迟钝了。」

「远山你懂的话也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啊!」

这时,刚跑走的柏木又走回来,怎幺了?

「好像……有人要找你们寻仇啊。」

往她走来的方向一看,的确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在走近,见到这异样在场的人也停下来观察着,而身为月柱最强的一班人,我、鸣海、理香还有OB内田也上前看看情况。

我认到带头的家伙,居然真的能带着一班人来啊。

「嗨,今早被我踢飞那侏儒想来找麻烦啊。」

「真假?那家伙能带上那幺多人?」

「有多少就来多少啊!我要在柏木妹妹面前展示一下男子气盖!」

「喂!一年级的小鬼们,想不到上学第二天就能有好玩的事啊!我们不会强迫你们去对抗,不过如果想当一个真正的月桂学园的不良仔,就做些好戏给我们看啦!」

理香对后放声大叫,倒是立即有反驳声音:「别开玩笑了!那里起码上百人啊!」

「才只不过百多人罢了,菜鸟就是菜鸟,之前对上惠比寿还要比这里多两倍啊!」

「对啊!你们这班一年级生别掉了我们的脸啊!让这班家伙好好见识一下月桂男儿的志气吧!」

已经见了不少大场面的二、三年级就完全不一样,马上上前来到我们几个背后,面由侏儒带头的一行人也来到我们面前。

强装帅气地板起黑脸,忽然在口袋中拿出一叠钞票:「见到黄色头髮那混蛋吗?谁把他捉到到我面前,这些钱就是他的了。」

「哈,原来是花钱当番长,怪不得能叫出那幺多杂鱼啦。」

「品质参差不齐,不如赌一赌要多久才干掉他们?」

「五分钟就足够了吧?」

以我们的阵容鸣海一点也不夸张,我们少说也有六七十人,排除了一年级的娘炮们每个都是经验充足的实力派。

「喂红毛怪!今天开始要变做黄毛怪吗?」

「吵死了!上吧--!」

由鸣海、我和内田带头冲锋,对方一些靠在前排的家伙已经开始向后退,侏儒更早就躲到后方。

战况只能说是崩溃,在我们三个巨人的冲锋下对方大部份人都放弃抵抗,或许有一部份稍稍有种的家伙试着侧袭我们,而理香等人也好好掩护着我们,狠狠修理那些家伙。

一面倒的情况没持续多久,喽啰们立即鸟兽四散,只留下刚才那个侏儒,我想那家伙万万没想到战局变成这样吧?

「……喂……你们别过来啊!我要报警了!」

我们还没上前,刚刚不怎勇猛的一年级就抢先一步围上去。

「找校外的人来很了不起对吧?废物!」

「学长!这个家伙就让我们处理吧!」

你们这些家伙真有资格说他是废物吗?

刚刚一年级绝大部份人也只是在后方装模作样吶喊助威,在前线我只看到柏木妹妹在努力罢了。

嘛……连我这一个本来就没甚幺大团体归属感的人也觉得,月桂可出了个大断层啊,最能看的家伙居然只是这个软棉棉的小妹妹。

「让我们来吧。」

理香一说,心里有愧的废物们也让出一条出,我们几个也陪着他过去。

他一手就抽着侏儒衣领,便说:「月桂的不良是靠自己双手,不是靠别人甚至是钱,要玩金钱游戏你可以去一班玩,但那里的家伙也不是你能招惹的。」

「你想得到别人的尊重的话,就靠自己打出来啊!」

理香一拳揍到他脸上,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总而言之,今年就算赢到一年战争的家伙也无法令人眼前一亮,不过也算是很高兴地玩了一场。

很难得今天那幺齐人,我们也一于去大玩一场,还能够那幺一大班人去玩的时光就只有这一年啊……

  • 名称:夜蒲3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2: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