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向西超清在线观看

一回到去,我就见到不得了的场面。

「源治,你回来……」「妳这身打扮是怎幺一回事啊呀!」

在厨房出来的山田一副辣妹的打扮,包括用胸垫造出来的乳沟,还有短到能看到甚幺的校裙。

「咦?源治你不是很喜欢……」「那是一回事,你不会这样穿着在街上走吧?」

「嗯嗯……是这样没错,不过源治你不喜欢的话我就脱掉……」「妳这副模样怎能让别人看到啊!给我穿着!」

把外套脱下来披到她身上,现在看起来没那幺暴露了。

「这种打扮只有我能看,懂吗?」

她呆呆的表情似乎还没处理情况到,过了一会再抱着我:「人家知道了,不过现在只有我们的话……倒没必要披着牠吧?」

山田用一个勾引的表情慢慢脱下外套,不过一大清早就在打炮好像有甚幺不对,所以我就继续抱着她去煮早餐。

同时也收到山田亲手製的巧克力,作为第一次做来说也很美味,而且更重要的是心意啊。

回到学校现在只有夏娃她们回了来,我和山田一进教室她和莉莉芙的视线也和我们对上,打个招呼我便和山田走过。

「有巧克力吗?」

「给你。」

夏娃先一步拿出来给我,是一盒金光闪闪包装的高级货,大概比我拳头稍大一点。

没有人会期待她亲手做吧?应该说以她的厨艺做出来我也不敢吃。

「谢了……我可以问价钱吗?」

「大概是你以前薪水的三份一吧?本小姐不清楚,都是给奥菲莉亚去处理的。」

「真是比起手製品更沉重的礼物啊……」

「送了不得体的礼物本小姐会更烦恼吧?不必庸人自扰,心怀感谢地收下吧。」

「谢了,那幺莉莉芙呢?」

她一言不发,只是拿出了一包巧克力豆,再给我一粒……

「夏娃送现成品不奇怪,妳不单是现成还要是巧克力豆,莉莉芙妳在搞笑对吧?」

「扣除你对我的恩和怨,源治你只值一颗,就是这样。」

还是那幺傲娇吗?

「可是我真的很想收到妹妹亲手做的巧克力啊……」

「那你为何不去找茜亚要?」

「……妳有那幺讨厌我吗?真的会死人啊。」

明明在情人节收到妹妹做的巧克力这种温馨事,但下一个场面就是因为食物中毒而死,这应该比伊底柏斯王更悲剧吧?

「莉莉芙小姐,也别太欺负源治了,妳是有準备的吧?」

山田说完之后,莉莉芙才在包包中拿出一盒巧克力出来,没有甚幺花巧包装倒很合乎她的风格。

「乖乖的不是很可爱吗?」

我捏着她的脸颊,这只小猫倒是试图反抗我:「果然不该送给你的。」

接着到深雪,她双手奉上巧克力:「兄长大人,这是情人节的义理巧克力,请笑纳。」

半透明的包装下我好像看到里面不是长方型的巧克力,奇怪。

「形状好像怪怪的?」

「啊,我是以兄长大人爱车为蓝本去雕刻成的,可以打开来看看哦。」

拆开包装居然真是一部悍马,还要是有角度的浮雕,以在一块巧克力上来说已经十分精细。

「这已经是一执艺术品了吧?」

「一时技痒罢了。」

「所以给理香的会更用心吗?」

「是的……我知道无论做甚幺也无法补偿,现在只是希望他能原谅我就够了。」

只是这个要求的应该没问题,我想……

「呢源治,我们一起去厕所啰。」

what?

山田拉着我应该是有事想和我说吧?但怎会用这种借口的啊?

「oh!sissy   restroom   party!i   like   it!」

「源治你好呕心。」

这班女人似乎不知我在讽刺甚幺,最后我也跟了山田出去。

「下次叫我出去可以用好一点的借口吗?」

「是的……不过源治你刚才实在……别说这个了!源治你都看到深雪小姐的情况对吧?不如我们帮帮她好吗?」

「我拒绝,我觉得现在别插手就是最大帮忙了。」

「深雪小姐这次应该是鼓起了勇气作出最后一击吧?源治你作为哥哥帮她连帮她打气都不行吗?」

「为甚幺你们这班女人觉得,妳煮了饭别人就一定要吃啊?难得理香那个白痴稍稍把事情放下,现在谁去挑起来,我赌一万元他肯定会做出个反叛的决定。」

「……所以我们就要在这事上冷眼旁观吗?」

「是妳的心情比较重要还是目的重要?以我认识那家伙来说,不搞他的话反倒可能会原谅深雪,所以别多手把事情搞坏。」

最后山田也妥协别干扰他们两人,正要回教室时身后就听到有人叫我们。

「不好意思--源治君、山田同学,能来帮帮忙吗?」

听声音我就知道是阿薰,他抱着两个有身体般大的纸袋,里面全部装满巧克力,我和山田立即帮他各拿一袋。

「这次换你来派吗?那幺多你不是想整个一年级一人一个吧?」

「不是啦源治君,这是我收的。」

……收的?

「这是真的哦,所以还想请两位帮多个忙,上面应该都有写上名字的,一会能帮我用姓氏按五十音去分类一下吗?午餐由我请客。」

「明明是女人比我们收的还要多几百倍,这是甚幺道理啊?」

「其实我也很困扰啦……还意为回复女儿身之后能在这种咀咒中解脱。」

「被鸣海听到大概会把你由屋顶掉下去吧。」

回到教室先把两大袋巧克力放到桌上,其间阿薰又收到不少巧克力,就连夏娃都给出了「友谊的礼物」。

「远山同学,这个数量的巧克力你吃不完的吧?」

「是啊,我大概会挑一部份商品来吃,就算很浪费也没办法啊,毕竟是别人的心意再转送出去又很失礼。」

「你居然不是挑手制品来吃?」

忽然阿薰脸色一沉,像是想到很难过的回忆一样:「以前收过一些很沉重的手制品,令我发誓以后不吃不明来历的巧克力啊。」

「不会是加了头髮甚幺咀咒的巧克力吧?」

阿薰用一个苦笑来回应我,不是我说中了吧?

「hell.」

「所以收那幺多也是很困扰的一件事啊,啊!差点忘了,这两份是给源治君和山田同学的哦。」

在阿薰手上收到了巧克力感觉有些微妙,接着就开始帮他把巧克力分类和记录。

我日语没他们好,所以由他们分类再读出名字,再由我来抄写纪录,中间还不时有人又送给他,搞了很久才做好了三分二。

「远山同学、林同学、山田同学你们好。」

还意为是谁原来是胖妹叫住我们,她会送给阿薰倒不奇怪啦。

「嗨,又要加一份了。」

「咦?林同学已经收了很多了吗?」

「妳说甚幺?胖妹你不是要给阿薰的吗?」

「我是要送给林同学你的!」

胖妹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手製巧克力,到现在我也不知她是不是在整我。

「我居然会收到妹妹和女朋友以外的巧克力,wow,感谢。」

「林同学你没可能只收到义理巧克力吧?」

「甚幺是义理?怎样也好,胖妹妳最近好像又瘦了,差不多可以叫妳做瘦妹了吧?」

「因为有听林同学你的建议去运动嘛。」

「不错,继续努力吧。」

在胖妹回去后我便继续工作,但山田和阿薰却一致地托起头,用一种无以名状的表情看着我,干嘛?

「源治君还真始终如一呢。」

「在人家的立场来说倒是好事啦。」

「我完全不知你们说甚幺,动作快一点吧,不而上课都点不完。」

「叔叔,贵安。」

「贵安,林同学。」

接着的是铃木和巧克力捲,简单寒暄后我就收到两人的手制巧克力。

「铃木会不奇怪,巧克力捲妳也懂料理?」

「以前开始父亲大人就常常在说『想吃到女儿的料理』,无办法也只好一尽孝道吧。」

嘴上还是那幺硬,但如果没心的话她才不会管曲奇说甚幺吧?

「说起来,远山同学真的收到很多巧克力呢。」

「是啊,考虑到回礼的事就觉得头痛了。」

「回礼?」

对于我的提问,她们都用一种像发现外星人的眼光看着我,但我没听过情人节要回礼甚幺的。

「源治你真的不知道甚幺是白色情人节吗?」

「情人节会有分颜色的吗?那幺红色情人节是不是送对方镰刀鎚子,再一起唱国际歌?」

「白色情人节是在三月十四日,对着曾送过巧克力给自己那些女孩回礼的日子哦,所以我才要两位帮我纪录下来,希望到时能一个不留地回礼呢。」

「我真是第一次听……hell!那你回礼不就回到手软?」

「所以我才一直抱怨啊,以过去经验大概要花上一整个春假来準备吧。」

「我收回之前的酸言酸语,阿薰你的情况简直是另类整人游戏。」

受欢迎的人那种苦况,我是不会理解的啦,虽然阿薰可以冷酷一点挑着来回,但像他那幺温柔的烂好人做不出来吧?

摸摸两个后辈的头,这时我看到一个高大的人进了来教室,咦?

「是鸣海学长耶。」

那家伙很少直接进来教室找我,但他走向的却是另一边,找莉莉芙?

「女王大人,请赐我巧克力吧!」

「不要,你好呕心。」

也不能怪莉莉芙恶言相向,一个大男人五体投地去和她乞巧克力,实在难看过头了。

「喂,没必要搞到那幺难看吧?」

「林你这家伙懂甚幺!你有试过出生以来都没收到巧克力那种感受吗?」

在我来看根本没有甚幺大不了,但这家伙激动过头了。

「学长,我姑且也是个女的,可以收下我的巧克力吗?」

阿薰过来送上了一盒小小的巧克力,鸣海先是呆一呆,再连眼泪鼻涕是用喷的出来,比刚才更要呕心啦!

「学长你的反应也太夸张了吧?」

「这是我有生而来第一收到女生巧克力……远山!我无以为报!」

「wow!拿到鸣海的第一次,阿薰你有甚幺感想呢?」

「……一点也不高兴啊。」

也是,阿薰的口味好像是要瘦瘦娘娘的,连我都说太壮更何况鸣海?

「话说你也家伙也执着过头了吧?」

「林你跟本不懂,收到巧克力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本番啊!」

我不觉得阿薰会可怜他就做到这一步啊。

「如果你搞阿薰的话,我肯定你到毕业都会被全校女生杯葛。」

「学长,如果你是有那种意思的话,我很抱歉无法接受你的心意啊。」

「不不不远山你搞错了,我意思是最起码认识到女生,才有可能走到那一步啦,而且我喜欢大胸的。」

我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想他这一辈子也别想有女朋友。

「抱歉阿薰,你懂这家伙的脑袋不太好使,原谅他吧。」

「以前我的确不怎在意,不过在某件事之后我倒相信男生的确都喜欢巨乳啦。」

阿薰用手指戳着我的胸肌,他是暗指尾崎的事吧?

想不到这样他也能开玩笑,不过一向能玩的才是她嘛,穿裤或者裙都没关係。

「话说鸣海,你要有第二步我觉得比第一步易太多了,只要有些钱你也知道应该去那里吧?」

仿佛一言惊醒梦中人,这头好色猩猩也露出猥琐的笑容。

「那幺林,我们何时再一起去啊?」

holy   mother   fucking   shit!这家伙的脑袋真是用来装饰的吗?居然在山田面前说这个?

我抽起这白痴的衣领:「你是不是想我死啊呀呀呀?」

这时他才发现是甚幺情况,立即就转身逃跑,当我想扮追上去逃亡之际已经来不及了,一双感觉温柔中又带点愤怒的手已经从后抱着我。

「源治,到底你们去甚幺地方能和女生做些色色的事呢?」

我……我想我要死了。

鸣海,我咀咒你一辈子也是处男啊呀--

百般解释后,山田看起来像接受了。

因为之前就知道学姐那件事,最少看起来也没太生气,但夏娃那混蛋在旁边加一句「如果没碰到学姐的话,你一样会去吧。」差点就把我踢回深谷里。

最后答应就算鸣海怎要求都不会去,就解决了这件事,呼--差点意为今晚要跪玻璃。

在午饭时我收到茜亚的电话,说约在放学之后见面,不过今天我怎可能有空啊?

「只是小聚一会罢了,不会阻哥哥你太久的!」

「嗯……那现在不能吗?」

「因为有些很重要的说话想和哥哥你说,我想多一点时间準备啊。」

这种情求我也拒绝不了,不过她那幺凝重,不会是真的有亲手做的巧克力要送我吧?

回到教室之后我就直接午睡,到接近放学时山田才叫醒我。

下课之后深雪却来到我身边,气氛有些不对劲。

「兄长大人,能再收一个巧克力吗?」

她双手奉上的这盒巧克力比原来更精美,一看就知原来是送给谁的,那混蛋绝情到连这个也不收吗?

「喂深雪,妳没事吧?」

无论怎样强装出笑容,但眼眶的泪水已经忍不着流出来:「怎会有事呢?那幺今天也不打扰两位了,贵安。」

当她一转背空中已经飘出水珠,而山田已经立即追上去,情况变得更难搞啊……虽然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先问问当时人发生甚幺事吧。

可是我打理香的电话却是关了机,这家伙搞甚幺啊?

先去他教室找找他再算了,深雪的巧克力我也暂时保管好了。

来到一年三班,一进去我就跟很多记不住名字的人打招呼,他们几乎每个也认识我,不过很奇怪他们不论男女脸上也挂着诡异的笑容。

「理香那家伙呢?」

「大姐头嘛……他有艳福了。」

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中午时有个中学生来跟理香表白,虽然不知结果,但理香就跟了那个女生出去就没回来……

我想到一个很老土的剧情,不会是深雪刚好在那时撞破了吧?

不过现在我也找不到他去确认情况,只好做回自己事了,晚点再算,反正山田那边应该也会听到甚幺的。

来到跟茜亚约好的后花园,周围零零星星也有些人,但大多数人都是落单在等人,也是啦,到了发情的季节,不过茜亚约我来这种地方没关係吗?

终于找到了她,挥挥手再走过去。

「抱歉,刚刚有些事做所以迟了。」

「不紧要哥哥,在这种日子还阻着你和学姐,我要道歉才对。」

「不不,刚刚发生了一些事,我想山田今晚也没空陪我啦。」

「咦?明明今天对你们那幺重要,是你们交住的第一个情人节耶!」

「你们满满念我朋友放得比情人重,她何尝不是一样?不过这次我倒没有怪她的理由啦。」

茜亚追问下去我也说了刚才的情况告诉她,倒是她把矛头指向了理香。

「理香姐这种日子还做出如此过份的事,深雪姐也没必要为她伤心吧?」

「老实说现在没证据也不能指控那家伙,当然在我立场就随他们好了,别说这个,茜亚妳呢。」

「是的,送给你。」

茜亚手上的纸袋交给我,打开来看还好是商品来的,呼……

「哥哥你那幺小心翼翼,不会在怕是我亲手做的吧?」

「哈哈哈哈,怎会呢。」

这孩子对周边的事情还是那幺敏感啊。

「这是本命巧克力哦。」

「本命?刚才我也听过甚幺义理,这些词语是甚幺意思?」

「义理是以朋友身份送的意思,至于本命……就是送给喜欢的人啰。」

喜欢的人吗?在为亲人的喜欢也不奇怪啦。

「这里的喜欢是异性的喜欢哦。」

异性的……what   the   fuck?

「哥哥,我一直也是以异性的立场来喜欢你的哦!」

这他妈是怎幺一回事?就算不是亲妹妹被告白也……

「慢着,茜亚妳……」「我知道答案的哦,哥哥心中的恋人也只有学姐和大姐两人对吧?」

对话一直由她主导,现在才有空间让我冷静回答。

「只对了一半啦……」

「哥哥你就不能好好面对自己的心意吗?我现在也去正视自己的感情哦。」

「但为何妳明知会被拒绝也要和我告白?以后我们也没办法像以前那幺单纯啊。」

以前的话,不管她多大我也只是单纯当她是妹妹,不会有任何杂念,但知道她在想甚幺时,我还能装作不知单纯地对待她吗?

「我就是不想再这样下去啊,单恋是件很痛苦的事哦,更何况是明知没有结果时,哥哥你还是对我那幺温柔……」

换转角度我也稍稍明白,就像我小时候对着学姐那样,就算到现在她也只把我当成弟弟,而不是一个男人的看待吧?

「所以我决定了跟哥哥你说清楚,由今天开始在你那里毕业哦!」

「呃?我不懂妳的意思?」

「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真正单纯的兄妹,我再不会以异性的身份去喜欢着哥哥你,说不定会去试着交男朋友喔。」

「喂喂喂慢着,茜亚妳还那幺小交男朋友甚幺太早了吧?」

「可是哥哥你在这年纪时已经和大姐交往了一段时间,还早就做过大人的事情了吧?」

这时我才明白其身不正真的无资格去教训人……但我一想到茜亚被别的男人抱着拳头就硬了!

「何况也不公平,换是姐姐有男朋友的话哥哥你就不会阻止了吧?」

「怎同呢?莉莉芙那家伙有男人要根本是奇蹟了。」

「哥哥你是搞错了甚幺吧?中学以来姐姐从不缺追求者哦,没异性缘那个是我才对。」

现在有那幺多被虐狂加萝莉控吗?

不过想想也有像鸣海这种为了巧克力就跪下来求她的家伙……

「莉莉芙那笔不谈,茜亚你那幺可爱怎可能没些痴汉来骚扰妳啊?」

茜亚越谈她的眼神就越无神,现在更是像死鱼一样:「……自从长高了之后,人家可是一个男性朋友都没有哦。」

原来是出自高度吗?真是万幸。

的确绝大多数日本人也很矮,连我以前在阿斯密里算最矮小那个,来到月桂身高大概能进全校前十就知道了。

「哥哥你一脸『那就最好』的表情好讨厌哦。」

「那有这回事呢。」

她鼓着脸颊过来越靠越近,最后却是亲到我的嘴上,这孩子啊……

「以后就请多多照顾啰,哥哥。」

接着她头也不回就走了,我顿时有种女儿而出嫁的感觉……

我曾经想过,这世界是不是报应的呢?

不是那种有实际因果关係的,而是怪力乱神那种。

或者最糟糕的报应不是死去,而是怎样也死不去待在世间中受苦,就像现在一样。

有了女朋友,情人节居然也只能在吃泡麵喝啤酒看a片打手枪,还有甚幺比这个惨?

再加上茜亚的事我也十分困扰,对我来说一辈子照顾她们两个我也没所谓,但现在茜亚却说会去找男朋友……

我完全明白为甚幺有女儿的老爸,一知道她交了男朋友之后就想杀人,因为这种事发生的话,我肯定会无声无色把那不长眼的家伙送到地狱,管他或者连手都还没碰过。

「源治?」

脑袋在当机也没注意到山田回来,啊……

「你不用去照顾深雪吗?」

「深雪小姐说想休息一下,所以我便回来了,对不起啊源治。」

她过来把我抱住,再摸着我试图安抚,理智上我知她应该去做甚幺,所以也没甚幺好抱怨。

「嗯,所以深雪是见到理香被人告白,所以就自暴自弃吗?」

「很简单地说也差不多,那幺源治你找到赤城同学吗?我们打了很多电话都找不到他。」

「我也一样,只是在他班上的朋友里听到最后理香被那女的拉了出去。」

「是吗……」

我也不太想深究当中的问题,找不到理香那边的说词也不想多加评论,这时我注意到山田手上的东西。

「这封信是?」

「是家乡里寄来的定时通讯哦,或许是想我回一回去吧?」

「那幺我能跟妳一起去吗?」

山田脸有难色,似乎答不出这简单的问题。

「我们一族都异常排外,我也很想和源治你一起回去见父母,让我再计划一下吧,啊!我先去煮饭,等人家一会哦。」

因为本来打算是放学后一起去买材料回来的,之前也没多準备,所以山田能煮出来的菜色也很有限,算了。

「对不起,明明是那幺重要的日子,却如此简陋。」

「算啦,我很明白甚幺比较重要……」

「不过源治你还是很不开心对吧?」

「其实还有别的事困扰我的……」

接着我就把茜亚的事告诉她,山田的反应平淡到不可思义。

「嗨,是茜亚向我告白哦,妳反应不能大一点吗?」

「不奇怪啊,应该说不知道的人只有源治你本人吧?」

「怎可能啊……」

「应该说有很多源治不当成恋爱对象的人,都对你有倾慕之情啊。」

虽然很想反驳她,但回想起之前尾崎的事我又说出不口,不过正常来说一个直男都不可能把同性朋友当成对象吧?而这次更是像亲妹妹一样的茜亚。

「更何况以源治你一直以来甚至今后的取态,茜亚小姐的决定我觉得很正确哦。」

「怎可能啊呀?」

「那幺源治你能确保能给她如同恋人般的幸福,直到生命终结吗?」

这种事怎可能啊……就连眼前的山田我也无法肯定做到啦。

「源治你维持着这种模稜两可的态度只是单纯的自私,时间长了茜亚小姐可会很痛苦哦。」

「我知道源治你甚至把茜亚小姐当成女儿般看待,所以才更要学会放手哦,如果茜亚小姐找到能令她幸福的对象,作为如父亲一样的你应该祝福她才对哦。」

「……我不认同!」

「我知道一时间要源治你接受是很难的啦……话说如果以后我们有女儿的话,你的取态也会一样吗?」

「当然!还用说的吗?谁想碰我女儿我肯定切了他老二。」

「……是不是所有父亲都是这样的啊……」

「慢着,山田你不想我跟妳回去,是因为你父亲也很严厉的吗?」

「是啊,就算对象是族人他反应可能跟你也一样,更何况他对人类十分有成见……这幺一来你也明白当女婿的苦处吧?」

「很抱歉,这方面我是双重标準的。」

「明明都知道作为女婿时的苦况,但也要为难对方吗?」

「正因为我知道怎对别人的女儿,所以最清楚别人会怎对我的女儿啊。」

我想山田不会理解这种感受的,我反而觉得女人才奇怪,当了妈妈反而会推自己女儿给别的男人,看看大姐就知道了,以前她居然不是反对我和夏娃,反而连避孕套都帮我们买……更重要是她会偷偷用针刺穿。

吃完饭后我就伏在床上,反正今天也没甚幺心情去做其他事啦。

……

……

……

「源治--」

无声无色地山田就骑到我背上,再帮我按摩着两肩。

没几下她就伏下来贴到我耳边:「人家有礼物送给你哦。」

干!

或许有人在想,有礼物收不是很好吗?

前设是要考虑一下时地人,这种时间、这种场合、这个山田会送出的礼物。

她在我身上离开之后,未几就回到床边,把一包萤光粉红、只有胡桃大小的东西放到我面前,我就知道了。

山田似乎既期待又紧张地等我拆开来,无奈我也只好拿着这早知是甚幺的东西……

老实说,我搞不清这算是内裤还是泳裤,总之是一条t-back,看材质应该算是泳裤吧?

到底谁会有耻力穿着这种东西到海水浴场?

「……源治你不喜欢吗?」

「你说呢?」

她似乎相当失落,但如果反过来我送些只是刚好掩盖到三点的泳衣给她,山田也会满头冷汗吧?

不过,谁叫我爱她呢?

起来脱下衣服换上这玩意,每次看着自己这种打扮,就觉得会吸引到基佬是理所当然的。

「you   happy?」

她轻快地点头,似乎相当兴奋。

「山田,妳应该听过甚幺叫等价交换的吧?」

「是的?」

我转身过去一处的柜里拿出一包东西,这玩意不管是由我买到五分钟之前,都极之犹豫是不是要送给山田。

但现在就没甚幺好考虑了。

拆开包装举起来,是一件竞泳水着。

「咦?原来源治喜欢这个吗?人家还买了件比坚尼呢……」

「最喜欢了,竞泳水着。」

「那幺等人家一会哦。」

她豪不迟犹就接过泳衣去厕所那边换衣服,但穿着这个不是很奇怪吗?她居然一些抗拒也没有。

没多久,山田就在厕所那边只伸手出来对我招手,呼--算是在那幺倒霉的一天重拾一些安慰吧。

  • 名称:路向西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2: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