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型精子百度影音超清在线观看

四月初,是新学期开始的日子。

把机车停到学校附近,再走到学校的正门,粉色的樱花正在走道两旁的月桂树中飘出,真是个漂亮的画面,虽然已经是第五次看了。

步进校园又看到些熟口熟脸的人,老朋友自然立即打招呼啦。

「理香姐!」

茜亚的声音由背后传来,转过去我立即被飘逸可爱的新鲜JK吸引住眼睛。

「哟!茜亚妳今天就已经就已经是JK啰(注1),妳的一举一动也会迷倒很多处男吧?」

(注1)JK=女子高中生

「咦?可是你们不是喜欢JC(注2)多一点吗?」

(注2)JK=女子中学生

「我又不是那个萝莉控,我的守备範围最低也是在JK啦。」

「理香,贵安。」

这时茜亚身后连深雪和莉莉芙也出现了,莉莉芙也跟我点一点头示意。

「嗨!早哦。」

「说起来理香姐,哥哥前天就在俄罗斯回来了。」

「哦,是啊。」

「作为好朋友你的反应是不是太冷淡啊?」

「山田没回来那就等于失败了吧?那幺就先让他冷静几天好了。」

「就像理香所说,茜亚妳看姐姐也变成那样,就知源治会更严重吧?再等几天才算吧。」

「真是不明白为甚幺姐姐和理香姐你们能够那幺乐观的,这打击可是十分严重啊!」

「人家讚同小茜亚的说法,情伤可比一切都痛苦啊,就算兄长大人怎坚强也不是必然能撑过去的。」

「我觉得妳两个对那家伙表示关心是没问题的,但有想过解决方法吗?」

茜亚和深雪被我一说就呆了一呆,女人就是这样,再关心事件也先考虑一下方法吧。

「我想妳们不会觉得那家伙倒在妳们怀里、再大哭一场来诉苦,这种娘炮一样的方法会让他心情好过吧?那混蛋现在可要些男人的发洩方法,妳们要的话就告诉他自己的关心好了,别做无谓的蠢事惹毛那家伙。」

「男人……的发洩方法……」

三人突然退后一步,再以诡异的眼光来看着我。

「的确只有理香能做到那一步啊,那笨蛋和其他男性朋友做画面有点呕心。」

「所以说今天开始人家也要把兄长大人当成情敌看待吗?」

「理香姐!就算山田学姐不在你也不能乘虚而入的!」

「妳们三个白痴到底想了去那里啊?我说是打架和喝酒啊!」

难道在她们眼中男人的友情非得就去到搞对方屁股吗?

「总而言之,理香的策略就是用自己去填补兄长大人的空洞对吧?」

「嗯……可以这样说吧?」

明明听上去深雪的用词都没有错误,但总觉得有种怪怪的违和感的……

去到布告版前看看分班,其实我们都心里有底,她们三个一定是一班,而我不会掉到四班的吧?

没错,今年是二年三班,看看上面的名字全都是熟人,也没怎幺流动嘛,倒是唯一有个新加的家伙就是源治。

说起来,怎幺看了二班和四班都没有福泽和尾崎的名字的?

倒是到了体育馆参加开学礼时,全班人到齐了就差源治没出现啊,那家伙没来上学吗?

结果回到教室后,却有有个伏人在一角的桌子上,那家伙居然在这里哦?

「喂源治,你这家伙不是错过了开学礼吧?」

「……just   let   me   alone.dude.」

这句的意思好像是让他自己一个静一静吧?

看起来完全不行啊,这家伙现在就像堆烧到尽的灰烬,再过几天才算好了。

接着我们的班导木村老师也开始了今年的一些班务,他还是像之前一样那幺怕事懦弱。

「那个……不如由赤城同学你来主持好吗?」

「麻烦死了……」

想想这家伙也搞不定大家,让他主持大概会搞到晚上吧?反正就是把工作如果推给别人罢了。

「那幺先由班长选起吧,大家有甚幺想法吗?」

结果我一说所有人都把手指指向我,喂!

「我才不想接下这种差事啊呀!」

「可是大姐头做就好啦!」

「鬼才是喇!阪本!由你继续做吧!」

我一手指向坐在中间的那个瘦小眼镜男,作为班里最会读书的人他绝对是个异类,不过以上年的经验他很擅长这种工作。

「不公平啦赤城,最少也要像上年一样,成绩最好那一个来当才对!」

「除了你还会有谁啊……让你死心好了,木村,把成绩单拿来看看啦。」

在木村手上接过文件,的确今年阪本只是第二,而第一位……就是源治。

「该死……喂源治,你不会想接下这差事对吧?」

就算是正常状态他也肯定不会接下这种屎缺,啊!应该说如果现在他接下了的话,才更令人担心头脑有没有坏掉啊。

还好他也摇摇手拒绝了。

「是吗?那幺作为第二的阪本你来补上啰。」

结果是全班都指着我来要我做,到底这班家伙有多想看到出包啊?

无奈下我只能去当班长,接下来把甚幺委员之类都推给别人后,木村也宣布放学了,不过很多人都一整个假期没见,大家也自己围在一起啰。

「喂大姐头,红毛怪到底发生甚幺事啊?」

有人这样问完全不奇怪,毕竟那家伙不单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明明伏下来却散发着一种警告别人别打扰他的气场,倒令我们热情的同学们望而生却。

「怎说呢?他女朋友因为家族压力,而被迫和源治分手,好像还要是以后都不能见面啊。」

「这个时代还会有这种事吗?」

「山田她是来自个古老家族嘛,那些家伙的脑袋再过一千年也是跟化石没两样。」

「就算是这样也不必失落到那副模样吧?一个大男人为了小事变成这样真呕心啊。」

「怎会呕心啊?这样一往情深的男生不是很帅吗?我倒对红毛怪改观了。」

各式各样的观点都出来了,但我一点也不关心他们的看法啦,倒是有些女生会觉得这白痴帅,她们是不是吃错药啊?

这时有谁走进来我们的教室,一看之下原来是茜亚。

「理香姐。」

「茜亚?妳怎会过来的?」

「我想过来看看哥哥有没有来上学嘛。」

「那家伙在那里啦,不过情况超级糟糕,我也只是跟他说上一句罢了。」

「这样根本没法叫人放心嘛!」

说着茜亚就已经往源治的位置走,本来想阻止她,不过那个妹控搞不好会因为茜亚提起精神来,先让她试试吧,不然以那家伙的情况可是连酒会都办不了。

「哥哥,你能平安回来就太好了。」

没反应,就算睡着那家伙也很敏感,听到有人接近也会立即起来,看来只是不回应茜亚啦。

「那幺要去一起吃午饭吗?最近我和莎莎发现了一间很好吃的拉麵哦。」

「茜亚,我知妳够关心我了,能不能让我静静?」

凭语气我就知那家伙超级烦躁,但还是尽力保持温柔,果然是不行嘛。

「但是……」「I   say     let   me   alone!」

突然用力拍桌大叫,把身边的茜亚也吓呆了,这家伙怎说也太过份了。

我们班级可没一二班的高档,设备也只是一般高中的模样,我便走过去用力一脚踹向源治的桌子,没防避之下他连同桌子都被我一同踢倒。

「给我适可而止啊呀--!你这个垃圾!」

这家伙就算心情差也不影响到能力多少,立即反应过来把压在身上的桌子推开:「fuck!你是想死对吧?」

「理香姐!」

「大姐头!」

「喂赤城--」

在那家伙站起来作势冲过来之际,他就被基头四和肥猪王捉得动弹不行,而我也被其他人抓着,茜亚侧是挡在我们中间:「哥哥!理香姐你们冷静一点吧!」

「放开我!我要拆散这头猴子--!」

「来啊!不过别在这里给别人麻烦!给我去屋顶啊!」

我们双眼在人群中对上了,就像明白了甚幺似的冷笑一下:「好啊,放开我吧。」

我两被鬆开后,就一同走到高中部的屋顶。

春风吹着我两人,连头髮也乱得像乌巢一样,各自脱去外套和上衣,以示一切都準备好。

就像对着比他弱的家伙一样,他一开始就先发制人冲过来,日常我们交手太多,他开头的套路都摸熟了。

要是我往右躲,他準备好的左拳就会轰过来,不能让他得逞的。

压低身体向左一躲,他的拳头就在我头顶擦过,正準备还击时眼前居然出现他的右脚,该死!

双手弓起勉强挡下这不太重的一击,我也不得不后退几步,啊想想也是,同样地他也很了解我的行动方式,所以才会大胆做出整个右半身都出动的一招吧?

而这头野兽没有打算让我休息的意思,立即追上来以左手来一招上勾拳。

上半身向后一退刚好避开,好险!这家伙完全动了真格,瞄準要害打,要是中了的话我一定会被KO.我也差不多时候该反击了吧?

在他失去重心的瞬间我瞄準他右脚小腿用力一踢,让他失平衡跪下来,我立即起跳以膝撞撞到他脸上,双手再按到他两肩借力一跳,在半空转一圈再落地。

可是这种花巧的攻击对这种大块头没有甚幺效,一转身他已经扑到过来,再一拳轰到我脸上--

感觉在空中转了几圈,我再飞离他好几公尺才摔到地上……啊呃……可恶!这家伙完完全全没留手的意思,感觉下巴都有点歪了。

「之前叫得那幺大声,结果就只有这一点料吗?」

「吵死了废物,稍稍打出幸运一击就别给我在那里嚣张啊。」

跟这家伙打架不能太被动,就算目的是要给他发洩也一样,我倒有自知之名无法再吃多几拳啊。

或许因为刚才一拳他有点得意忘形,只是罢好姿势等我进攻,但胡乱冲过去也只有送死一途。

不过给太多时间他脑袋转我也很不利,只能硬着头皮干啊!

拔足上前,他的眼神已经在捕捉我动作似的,而我也太习惯绕到对方身后袭击,他大概在猜我会走左或是右吧?

没点突破的新招可不行啊,正常来说以我体架跟大块头正面对干绝对是找死,不过正因为这样他才会猜不到!

正当他压下身体準备随时跳左跳右拦下我时,我先做一个假动作引他向我右边动,接着再用右脚踹到他肚皮。

一时也不太反应过来他也有伸手捉我脚,正好当作支撑点来让我击出一招侧踢--

重击之下他也放开手让我回到地上,脚步开始动摇的这家伙也退后了几步,但我不会让这家伙逃的,马上追上去对他脸再来一拳。

可是第二拳他却接着了,再一手把我扯过--接着左手对我肚上重重来个下勾拳。

就算没金王和呜海那幺重,他这一招倒让不少喽啰一击倒地了,双脚一软再站不住跪下来,不过眼看他已经要再来一脚,我可没自信能再接他一击啊。

但迴避甚幺都已经太迟了,我只有硬接这一脚,当源治快踢中时我就抱上他的脚,再用吃奶的力向天一抽--

失去平均的他被我整个拉翻,我再跳上去骑到他身上,对着他的头猛抽--

一个不留神他就从侧边打来一拳,令我整个人都飞到旁边,落地后我自己滚了几圈好让重新平衡,爬起来时源治那家伙还没起来,好机会!

对着这家伙随便用侧踢完全是找死,不过现在他正在爬起身的时间没甚幺防备,我就瞄準他头使出侧踢--

虽然他有试着挡住,但还是被我再一次踢倒,动作慢到这个地步他也已经差不多了吧?

上前準备对他补刀之际,看起来快死的这家伙突然一脚踢过来,脚力完全没有减少,这混蛋是在装死吗?

一击就足够我飞开,最后大字形落到地上,连我都已经快到极限了……话说自我们认识以来打架都没分过胜负,这次要输了吗?

就算脚步不稳也总算撑起来了,看过去那家伙也勉强地站起来,我想这是最后一个回合吧?

只要揍中对方那个就会赢了!

「啊呀呀呀呀--!」

「胡呀呀呀啊--!」

同样的想法也一定出现在他脑袋,我两就这样对着对方冲过去--

现在的我再受不了他任何一击,就算走回老套路也一定要避过他!

往左边一躲準备绕过去,他的拳头都已经準备好招呼我,其实比起找新招,只要避得过就够了吧?

看着源治拳头的轨迹,在拳头要打中的瞬间尽力侧身,他拳头与我磨擦出高热令我更清醒,确认避过了之后我马上转身,而那家伙也已经在转过来,同步得那幺巧的感觉超级呕心啊呀--

完全转过来才起脚就太迟了,一定要打断他动作。

用力一蹬向源治腹上,对现在的他来说制止力也足够了,再来我用力起跳身体一转--凌空一记侧踢再踢到他的头上。

爆发得太久,下来之后我连站着的力都被抽光似的,只能摔在地上,转头过去那家伙已经大字型躺在地板,躺了一会他也没有再站起来的意思,而我也换个姿势随意躺在这水泥地。

「这下你认输了吧?」

「……fuck   off,今天状态差了点才会这样,平常早就把你打到趴下来了。」

「输了就乖乖认啦混蛋。」

拿出香烟和打火机来,深深抽一口我再把云雾吐出来。

「喂,好了一点了吧?」

「no,fucking   suck.」

「把你这个月发生的事都告诉我吧--」

我就这样躺在屋顶上听源治的故事,每当山田老爸出现就叫人生气!

「那混蛋有够贱格啊!你这家伙居然没好好回敬他吗?」

「在我有机会的时候,我想学莉莉芙和夏娃那些以『最好看』的结局收场,结果证明我那套才是正确的,只是现在没机会了。」

「如果我现在能回去,我会先把岳母和小孩们都赶走,再送机个白磷弹给他,用实物掉他没用就用烧的。」

「现在说甚幺也没用啦……最少你这家伙不是活着回来了吗?」

「你有好好听我说话吗?我最少也死了一次,何况你肯定我真的有活着回来?」

这时他好像坐起来看着我,我也坐起看着这家伙,他的眼神失去了野性,如同个木偶般似的没灵魂,跟刚才打架时的气场完全不同。

「现在我要说故事的最后一部份,我自杀了。」

蛤?

那我刚才跟鬼打架哦?

「不过夏娃那时出手阻止了我,子弹好像打到天花上,我算是没死成,接着在不知情下被带回来日本,所有武器都被收起了。」

「当然要继续也不难,不过用枪是最痛快的……」

我没有听他去说甚幺,爬起身一拳揍到他脸上--

「给我自重一点啊呀混蛋!你还要想耍废到何时啊!」

像个气球一样倒在地上,那家伙也没试着起身,就继续道:「以前的事都算了,我跟你认识也有半年了吧?回想一下这半年我发生过甚幺衰事?」

嗯……一时间也记不了那幺多,不过这家伙好像又真的很带衰,好像把一生人都未必能碰上的衰事,在近半年来个车轮战,或许人生是要点刺激,但这家伙好像也刺激过头了。

「我以前就觉得自己比很多人都利害,结果这几年经验总结起来我就是个废物,所有东西都能在我手上流走,无论我怎努力去做甚幺也留不住一条毛,那这样的人生到底是为了甚幺?」

「但是你现在可是有了努力的理由,你和山田有了个小孩啊。」

「没错,一个我看不到他长大,甚至一辈子也见不到的孩子。」

「你说山田自己走不出来,但还是会让小孩来找你吧?」

「不过我是否活下去重要吗?怎样他都是在个单亲家庭成长没两样。」

这家伙今天到底是不是在挑战我底线啊?

我一脚踢在那家伙肚上,让这娘炮身体捲曲起来,但我没就此罢休,再蹲下来抽起他衣领:「试想想你老爸其实还没死,结果他却像你现在那种死样,你的感觉如何?给我好好考虑一下小鬼的感受啊混蛋!」

把这家伙掉开,呼……今天好像太动气了,他再废下去真不想再管这个废物啊。

「……I   try……」

甚幺?

「我试试……继续活下去吧,不过别抱太多期望,对我来说这世界已经没甚幺好留恋,那天自杀也不奇怪。」

「因为你今天还没碰过酒精啦,喝了几杯你就会有人生的意义了,来吧,去叫上那些混蛋帮你洗尘啦。」

「你打电话给他们吧,我还有事要干。」

这家伙拿出电话来打给谁,我马上就知他去找那位。

「i’m   sorry,茜亚……嗯,我没事……改天请妳吃饭吧……wo!……好吧,迟点见。」

「搞定了没有啊妹控?」

「你这家伙又想打架吗?」

「你肯定能打得赢我吗?」

「才得了一分别给我嚣张,改天我就会追回来的。」

最后叫到鸣海、内田还有春香出来,鸣海那家伙就说去他家店里吃烧肉。

「内田那家伙怎会那幺久的啊?」

我连啤酒都喝了四罐了,会不会太久啊?

「那家伙要下班才能过来嘛,他现在是社会人士了。」

是啊……以后在学校混就少了那家伙,不过他也有难处,毕竟现在要自己养活自己。

「嗨春香,我记得你说过能去你那里住,不是随口说说的吧?」

「可以啊,不过有一条规矩一定要守的。」

春香向来大方,说完之后我们三个都互望一下,奇怪的是就算要守倒不会只有一条吧?

「waht?」

「如果房门外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就算世界大战都别来找我,反之弟弟君挂了的话我也不会骚扰你哦。」

春香的意思连我也会了,大概就是她在干炮你就别来找麻烦对吧?

「我现在可没心情去找女人,不过这条件没问题,那幺随时可以住进来吧?」

「没错,不过空出来的房间没有任何家俱,源治你要甚幺得自己抬过来哦。」

「只要不用我再对着留下我一个的宿舍,就算睡在公园也好啦。」

这家伙又开始玩忧郁,鸣海就把一枝清酒拿出来倒了一杯给源治:「过了去的事就别再想,喝啦。」

少有地那家伙也把烈酒一饮而尽,脸上也渐渐浮出醉意:「喂鸣海,这枝清酒你在那里搞来的?」

「当然是干走舅舅的啦。」

「你不怕金王扁你吗?」

「到时我会说是林你叫我偷的,有难同当嘛。」

「fuck   you   asshole!」

「啊源治,既然你要搬到春香那里,机车就还给你吧,坐电车通勤很辛苦哦。」

「what?你不说我都忘了机车是我的,不过你敲了不少钱去改装吧?」

「开久了我才发现,还是喜欢开些灵活一点的车种啊,这种重机怎改还是很迟顿。」

「你这种娘炮就该回去开塑胶车嘛。」

「你是想给我再揍多一顿对吧?」

「险胜了一回合就那幺得意忘形啊,鸣海,你家的花园能借来吗?我要教训一下这小婊子。」

「你两个真是过了两久也是一样啊。」

身后突然有谁说出这一句就来到我和源治中间,再搭到我们肩上。

啊啊,我想再过十年我还是很难习惯这家伙的打扮。

「who   are   you?pussy?」

「我是内田啊!你这家伙去了外国一会就忘掉吗?」

「我认识的内田是个男人,不是一个娘炮。」

也很难怪源治在开这种玩笑,现在的内田是个流着黑髮、穿着「时尚」的典型东京帅哥,很难想像到一个多月前他还是满头金髮,更别说最初认识他时那飞机头和口罩打扮,完全是两个人嘛。

「我已经是社会人士了,更何况女朋友喜欢嘛,我也要开始新生活了。」

「yeah,新生活……」

该死,源治现在就像娘炮一样敏感,内田在不知情下又踩到他蛋蛋了。

当然只要再喝一杯,他又回复过来,希望我的努力不会白费啦。

  • 名称:巨型精子百度影音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1: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