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的目的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去到名古屋那时在学姐和山田的游说下,我便和夏娃「和解」了。

怎知道那家伙好像吃错药一样,回到像以前一样粘着我,更奇怪的是山田的反应,说夏娃的行为没问题,接着再一起搂着我手,这情况真他妈的诡异。

我更想知道是星期六那晚她们同房时发生了甚幺事,根据这几天的观察她们的关係已经由好朋友变到无所不谈的姊妹,就像现在一样。

星期二晚夏娃约了我们吃饭,又到了上次那家义大利菜馆用餐。

两人坐在我对面有说有笑,而我却半句也插不上,山田和她看起来更像情侣。

其间我也有试着和跟来的其中一个女僕聊天,但她也并非常人,居然会说能和主人同檯是无上光荣,夏娃每天也买一顿大麻给她们抽的吗?

原本应该最不正常的我却是这里最正常的,这真是他妈的有病。

捲着意大利麵看向窗外的广场,刚刚没为意原来有一个卖墨西哥捲饼的小摊,突然想起邓恩以前说正宗的墨西哥捲饼比美式好吃太多,我看那老闆又黑又多胡子,应该是正宗的吧?

「我出去一会。」「源治,坐下,有事要商量哦。」

「what!」

刚刚那幺多废话又不说,现在我想墨西哥捲饼才来烦我。

「我说源治你能不能帮一帮深雪小姐她呢?」

「又是这件事吗?no   way。」

「你是不是忘了深雪很多时也帮你不少啊?身为哥哥却一点援手也不试着伸出吗?」

「好吧,夏娃妳只要把这蕃茄变回完整状态,这次我一定会蹈汤赴火。」

「不要再玩你那些无聊的黑色幽默和嘲讽好吗?」

「妳两个叫我做的事和这个没分别啊,中文有句说话叫履水难收吧?如果是平时,那幺还有一点点机会理香会心软,但就是那幺巧那家伙当天準备了很多事去给深雪一个惊喜,那巴掌的破坏力是用次方去算的。」

「热脸不单是贴冷屁股,还要先放一个臭屁再把烂屎喷到满口也是,别说原谅,当场没发生兇杀案那家伙已经算很能忍了。」

「源治啊,怎说也是在吃饭,这比喻实在……」

「但没比这更传神了,我能做得只有陪着那家伙去玩,就像上次一样等他会不会自己开口,不过这次我一定是站在理香那边,或许他不懂做也做得不够好,但的确有努力过,而深雪呢?一点长进也没有,这教训是应得的。」

「要和青梅竹马的恋人决裂那教训也太深了,何况马尾妹也不完全是对。」

「他有甚幺错?我跟女朋友约会有个智障来搞事,轻轻撞他一脚很过份?换是我那家伙早就进医院了。」

该说也说得差不多,我也再起身看向窗外,那个小摊居然开始在收拾了?

「shit!夏娃你还我一个墨西哥捲饼!」

「你又在发甚幺疯啊?甚幺墨西哥捲饼?」

「你害我没得吃墨西哥捲饼!」

「好啦好啦,时间尚早,一会再去找墨西哥捲饼吃吧。」

我知道山田是在安抚我,反正再吵下去那摊也不会立即重开,算了。

「说起来,比起马尾妹,吉田贵辉与深雪更合衬啊。」

「既然妳这幺认为刚才是为了甚幺去阻止我买墨西哥捲饼?」

「源治你执着过头了吧?本小姐立即去找店舖好了吗?还有我只不过希望深雪别再是那种失落的样子罢了,之前你也不是在教马尾妹怎追深雪吗?」

「我一向尊重朋友的决定,当然那蠢蛋想去做,那幺我去踢他一脚有甚幺问题?现在的情况理香不想再管深雪,我们把自己的意智强加于他们才是奇怪吧。」

喝了一口汽酒,我再道:「这世界就是会有有缘无份的事情啊,不管认识了多久。」

「你对着本小姐说是不是别有用意啊?」

「你想多了,总之赔我个墨西哥捲饼。」

隔天是内田休息日,我们连学也不去上就空接玩一整天,中午吃完饭后我们就去了打击场玩。

玩了好几局各自各也坐到长椅上休息,但只有理香继续不断地打。

「喂,赤城那家伙打了那幺久不累的吗?他受了甚幺刺激啊?」

事发那天的酒会内田在打工不在场,于是我把理香和深雪的情况大概告诉他。

「难怪会变成这个模样啊……」

「源治!能过来一下吗?」

忽然被这幺叫道我都不知是甚幺事,而鸣海也站起来:「林,去阻止一下他吧,自暴自弃过头了。」

「让我来处理吧。」

走到过去他还是在打,我都不知他叫我过来想干甚幺。

「抱歉源治,能在我钱包拿一万元去换成五百元硬币吗?现在走不开啊。」

没说甚幺我就拿了他一万元去换,接着再回来把两个五百元放在投币口旁。

「谢谢,刚好打完这一局啊……我给你一万你拿两个五百元回来?」

「有钱就拿来请我们吃喝玩乐啦,你也该打得差不多了。」

「所以你想对我说教吗?」

「no,只不过我又肚饿罢了。」

「……好啦好啦,去买些炸鸡和啤酒回来吧,我再打多两局。」

这家伙脾气比我更要倔强,要是像那班女人那幺白痴的话这件事肯定fuck   up了,我也只好在旁边让那家伙心情好一点。

叫上鸣海一起去买食物,回来后那家伙似乎还没打完。

「喂,炸鸡到了。」

「再打完--这一球吧--!」

投球机继续射出150KM的球,大概身体肌肉已经完全习惯了,他打中这球毫无难度,话说不断打这个速度的球打足一个早上,这家伙也越来越不像人类了。

理香一放下球棒我就发现有甚幺不对劲,整枝球棒上都有着轻微的凹痕。

「wow!」

「干嘛?去吃炸鸡了。」

离开打击场去到附近的小公园开餐,因为我们穿着私服一副中辍生的模样,警察路过也没有找我们麻烦。

问题就是吃饱之后,我们又要做甚幺呢?

「就随便找人揍啊。」

内田就指着远方一班很嘈吵的中学生,虽然刚才开始我也想去教训一下他们,不过对着这些一拳一个的小喽啰打起来也没甚幺意思。

「那班家伙连用来当靶打也不够资格吧?」

「内田啊,最少你也找些像样一点的对手来好吗?」

「林都算了,鸣海大哥你要像样的对手是要去找职业摔角手了吧?」

「嗯……也是……咦,赤城那家伙在做甚幺?」

鸣海一说我就转头过去,那家伙已经走到老远,而目标就是那班中学生。

话没说完他已经把啤酒罐抛向那班小鬼:「喂!给我小声一点啊你这班混蛋!」

既然已经下了战书我们三个也跟着过去,而对方似乎仗着自己有十多人,其中一个比较高大的就走出来面对理香:「要是我不想那你又怎碰--」

心情不好加上一向冲动火爆的理香,可没给他说完的时间,就已经送他一记拿手的侧踢,空有身高的家伙立即被踢到飞开,对着喽啰似乎下手重了一点啊。

其他小鬼似乎被这怪物再吓到,有些已经起身的家伙已经后退几步,再来理香大叫一声冲啊,我们几个如同骑兵一样冲上去,这班小鬼立即溃散。

有事做总比无事做好嘛,我们便追了这些小鬼几条街,不过情况却有甚幺不对,这区域好像是一向都是死城。

果然他们是有意引我们来的,来到一处空地那里,空地大概聚集了二十多个暴走族,加上小鬼们已经超过三十人。

不过人数很重要吗?我们可面对过更多人啊。

根本不用说甚幺直接开打,从来有鸣海在的混战也会变成单方面屠杀,而内田在学过拳击之后也足够独当一面,我和理香也不用多说了。

中学生们早就成为背景,比较勇敢上前的只有那班暴走族,不过实力也只是在比较好打的高中生水準,人数优势也无补于事。

吃了几拳也干掉了好几个,终于给我碰到个利害一点的家伙。

被突袭下我避不过他迎面一拳,而我左手就一抓就抓住他的肩膀,右手抓他头往自己额头一撞--!

该死,我头大概没有穷鬼的硬,连我自己也有些晕,不过对方还是比我伤得重,继续压着他肩膀连续来三招膝撞,看他已经不行了就推开再踹开。

这里一来利害的家伙又少一个,而见大势已去那班中学生早就四散,留下来也只有暴走族的中坚。

理香那家伙正和其中一个恶斗中,有一个混蛋想从后偷袭,我就一脚踹向那家伙。

「看着后面啊混蛋!」

「因为有你在嘛。」

「you   gay?」

这混蛋也只是两三拳就解决掉的角色,最后一个人也被理香干掉,这场无理由的架也打完了。

漫无目的地浪费青春正是我我们想做的事,差不多到放学时间福泽那小子也加入到我们之中,再去打一会电动就到内田介绍的楼上酒吧去喝酒。

喝完一轮又去了吃火锅,今天也过得七七八八,除了我刻意保持清醒没喝太多,他们几个大概只在还能走路的程度,由其理香已经是意识模糊。

把他掉在路边也只是说笑,最后还不是我搬他回去。

回到他家门前他似乎回复了一点意识,最少懂得把锁匙拿出来开门,把这混蛋放到茶几旁边,我就坐下来休息一下,再抽一根烟,要另有所图地陪着这家伙玩真是辛苦啊。

「喂--!白痴源治!」

「白痴是你好不好。」

「你到底是在帮那一边的?」

「What   the   fuck   are   you   talking   about?」

「你这家伙一定在旁边欲言又止,是有事想对我说的对吧?但看起来也不是在撑我,又不像想帮那班女人说话,我搞不懂你啊。」

「我的立场只是要你忠于自己的心意罢了,深雪的举动作为一个男人的立场的确很难原谅,所以我不可能站在她那边。」

「忠于……自己心意?」

「没错,如果你觉得可以原谅她的,就去和她说,反过来想分手也是直接做,拖拖拉拉对谁都没益。」

「你这家伙最大问题就是常常脑冲,一时之气做了一些和心意相反的决定,结果就后悔莫及。」

怎说这家伙已经醉到一个临界点,呆头呆脑点左摇右罢,都不知有没有理解到我意思。

这时山田打来找我,而我说会晚点回去,理香在旁我也没有说很白,但看她态度应该知我在做甚幺,也没很多埋怨。

「喂源治!」

「怎幺?」

「快点回去吧!你的家里有人等你哦。」

的确酒醉也有三分醒,都故意小声他还是听到我跟山田的对答。

就算留在这里也没甚幺用,我想这家伙又不会自杀的,等他一个人好好思考一下未尝不好。

「那幺我走了。」

「啊啊啊不好意思,能帮我去冰箱再拿一罐来吗?」

「今天你还喝不够吧?」

「酒这个世界没有够的嘛。」

就算我不去他也会自己爬去,拿完给他我也回去宿舍了。

回去洗完澡无力伏在床上,而山田就坐到旁边帮我按摩。

「源治你看起来真是很疲劳呢。」

「是啊,那完全是由灵魂累到出肉体,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可是赤城同学态度有没有软化呢?」

「鬼知道,老实说我也不太关心。」

「总觉得源治你不是向让他们复合的方向进发啊。」

「没错,一向是妳们这班女人一厢情愿罢了。」

「怎会的?那源治你到底想做甚幺?」

「我要做的就是令他们忠实自己的心意,做出他们真正希望的决定,妳们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他们真的是好吗?」

「但因为这样的事,十多年的感情化为乌有不是很可惜吗?」

「那是深雪要负的责任,老实说经过这两次后我真是点也不看好他两个,性格上的冲突实在太大了,最初我意为他们能有磨合空间,结果只是角色反转了,理香试着把深雪宠多一点就宠坏了。」

「明明一直待在一起,虽无法理解对方的吗?」

「搞不好像刚转学来那种娘炮才适合深雪,理香那家伙大概要包容力高又成熟的女人才受得了他啊。」

「的确感情事就是有很多遗憾,就像源治你和夏娃小姐那样呢。」

「由你提出来感觉真的超级怪,何况我不觉得有甚幺遗憾,最少我们一直也很清楚性格不合啊,就理性而言理香和深雪因理解而分开应该是最好不过的结果,就算他们的心也很想继续一起,但勉强没幸福嘛。」

再下去只会有第三次、第四次没完没了。

「别说这些了,所以山田,今晚不做吗?」

「嗯?源治你想要吗?」

「不,有点累,只是平日差不多时候妳也会要来。」

「既然你累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又不是天天做才代表爱对方。」

她躺下来抱着我头,再用她的洗衣板靠过来。

虽然我对巨乳没有甚幺要求,不过这种动作还是要有点胸来做比较好,但山田都已经那幺好也不能有甚幺抱怨啦。

「呢,源治,刚刚在电脑上找到你藏起来的巨乳向成人电影哦。」

FUCK!

「是理香传给我的。」

「不紧要的,如果喜欢巨乳的话源治要坦白说哦!」

为甚幺女人总爱问这种怎答也是死的问题?

「……毕竟我终于明白,靠在巨乳上那种触感呢……」

慢着,WHAT?

我抬头一看,她的眼光却完全望向远方,如同在回味甚幺似的,入神得完全没注意我的眼光。

这他妈的不对劲。

「山田,到底妳和夏娃同房那晚做过甚幺来?」

「没甚幺!我真的没和夏娃小姐做过甚幺对不起源治你的事!」

没做过?是还没做到吧?

夏娃能别用那对淫乱的奶子去勾引四周的女生吗?身边的女人都被她搞到弯弯的。

  • 名称:登山的目的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0: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