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性之诱惑超清在线观看

隔天山田去煮早餐时,夏娃跟我商量了一件事,就是在仅余的日子里去帮助山田建立声望和势力。

看起来不像我会落力参与的事对吧?

不,要我参一脚不必有很大利益,只要能令我敌人痛苦,那就有足够的推动力了。

考虑到我自身有个没跟任何人说过的计划,讨好村民和增加山田影响力,都对我计画有正面影响,那就何乐而不为?

最后我们把修饰过目的那计划告诉山田,她也很讚成,在她立场来看,人类和精灵能有友善的交流是她所希望的吧?

大体内容就是和村民们交流,我们吃了灰色海绵的事已经被公开了,在接触了一部份会人类语的村民后,那些不会的人也吃了海绵来和我们聊天。

整体感觉而言也不错,这里的乡民也相当友善,只有小部份碰上我们会摆臭脸,不像山田说得那幺排外。

至于有些对我老二有兴趣的家伙,不管男女都被山田排除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她对人会起刺起得跟刺猬一样,明明平常我跟其他女性接触得再亲密她都没反应。

夏娃的话倒用她自身的魅力集合了不少村民,而我这边倒变了托儿所似的,一大堆小鬼围到我这边,重点是我很多时也搞不清他们是男是女。

而作为我徒弟的卡伦我当然有特别优待,空闲时我也教授了不少运动和武术要诀,作为一个和小学生相约年纪的孩子来说,卡伦体能和天份也相当好,但为甚幺还是长得那幺像美少女呢……

还有一个问题,他对我的倾慕似乎稍稍超过了,别忘记这里的家伙都是两边也可以,万一发生干了女朋友好像妹妹似的弟弟这种事……该死!

「进度十分良好,林先生,你现在已经康服了。」

每日的治疗当然是不能少的,大概距离进村以后数十日,精灵村的大长老就跟我说了这番话。

经过连日来的治疗过程,我和这位大长老阿伯和二长老阿婆都相当熟稔,这两位老人家算是整条村整少数真正明事理的家伙。

「虽然身体已经没问题,不过你们的灵魂还没百份百固定,如果出现任何不正常的头晕的话请立即使用这个,还有请马上联络我们哦。」

老伯将几个看起来像急救包的小东西交给我,而看起是一次性包装,无法拆开来确认。

「里面有一个魔法阵,只是把手放上去就能使用哦,不过这都是紧急应变,不能掉以轻心。」

「感谢两位连日来对我和夏娃的照顾。」

起来对两人鞠躬,倒是两位老人家立即把我扶起:「请起请起,应该说林先生和夏娃小姐是我们恩人才对,没有两位把生命之石给我们,再过百多年我们的魔力就会枯光啦。」

「可惜我们无法再为你做甚幺,还有一个坏消息,瓦特已经下了逐客令,明天两位就要离开了。」

所以今晚是最后机会了吗?

「真的很对不起,明明你们做了那幺多伟业,我们却没法改变瓦特的决定。」

「不紧要,我知道你们也有自己的难处。」

客气说话说完,也将两人送回去,那幺时间无多了,不过还是先回去看看山田她们。

嗯,还是老样子,两个蕾丝边坐在床上依靠着对方。

「源治,你已经知道今晚是最后一晚吧?」   

「嗯,刚刚知道了。」

「我想我们未必再有机会那样待在一起了,过来吧源治,就只有今晚你别再傲娇了。」

夏娃拍拍床上,接着两人也脱下外套,又不是木头处男,我当然明白她们的意思。

但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我出去散一散步。」

「你到底知不知甚幺是重要的?」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要出去散步。」

转身离开,我就感到后面有谁跟上来,以行动方式来看明显是山田。

不过这半个月的努力準备不是白费的,基本上只要我能进的地方我都记熟要怎样走,就算面对有感应气息的山田,稍稍用些技巧就能逃过她的跟蹤。

接下来就是我的目标,村长宅第。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绝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只要有方法去解决问题,我才不会管别人的怎想。

在之前我就有在套过海蒂和卡伦的口风,多半他们晚上就会在客厅和岳母一起,而那个混蛋侧是待书房中。

避开周围的家伙来到大宅外,稍稍探头进去看看客厅的情况,三人也待在这里,只差目标是否在书房罢了。

其实我行动目的是甚幺?我又无法动手杀死他,不过照山田的说法,只要是他动手就行了吧?

没记错只要是下咒那个人破戒,他就会挂掉,唯一变数就是他本人能否出手,的确如果连他都被约制的话就一切都fuck   up,但我不是一个爱打安全牌的人,有机会也值得一试。

由二楼阳台入侵,以着不惊动谁的动作一间一间房搜索,但似乎也没有甚幺生物活动的气息。

前方突然有动静,我马上躲起来,那混蛋正在走廊的一处进入一个房间,关上后我也慢步上前。

轻力扭开门把,本来意为他在看书还是甚幺,结果这混蛋就坐在一张办公椅上,托着头看着我。

「果然你就会来啊。」

仿佛早就知我会来似的在等着我,不过没差,只要引到他动手就行了。

「当然,不而过了今晚就无法看到你那张丑脸,现在当然要来瞻仰遗容。」

「别意为我不知道你在打甚幺主意,不过很遗憾怎样都不会成真的,因为你成功的前设是,要我不知你知道约制这件事。」

该死!

这家伙起身边说边慢步到我面前:「没错,我是整条村里唯一可以攻击你的人,但我不会,所以死心吧,今晚过后你别想见到我女儿,你这个把我女儿骗走的人渣。」

「son   of   the   bitch!」

一拳轰到他脸上,但在碰到他之前却有着反物理的力量止住我动作,我连他一根毛都碰不到。

不管我怎挣扎都没用,除了收拳我做不到任何动作,换了不同方式的攻击结果也是一样。

「怎幺啊?不服就来揍我啊!你就是那幺没用吗?我现在站着给你打也打不到。」

「别给我嚣张你这个没屌人,有种就给我解除那咀咒,我保证你肯定会变成堆烂肉。」

「吠得再大声你也只不过是条被绑起来的狗,怎幺了,你感觉如何?很不爽吗?你的心情有够我差吗?」

「别意为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不知道,最近你们在收买人心在巩固柯塞特的人望,你们真当我是白痴吗?」

「我一心一意把柯塞特培育成材,结果她却被你这种半路出来不明来历的家伙抢走,还要她背叛我出卖我,这种感受比你还痛一百倍!」

「我恨不得一刀一刀把你切成肉片,只不过该死的约制令我不能出手,你真的应该感恩!」

「你可以的,只要你他妈的解除约制,那就来看看谁会变成肉片?你这只会站在保护罩后的垃圾,难怪整条村都说你没鸡鸡。」

语毕我将口水吐到他脸上,只要不算是「攻击」都能碰到他吧?

他的表情已经扭曲得五观比例大小不一,正要要拳挥过来时却止住动作,该死!

「还好,差点就上钓了呼……要不要试着再激怒我?」

跑过去把椅子抓着摔过去,结果椅子在击中他之前就很不科学地在半空停下,再掉到地上,干!

这家伙竟然拿起椅子再很嚣张地坐下来:「看着你扭曲的脸情就觉得愉快啊,或许要不是试着跪下来求我?」

「我再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一件事吧,你真的觉得我死了你就能和柯塞特双宿双栖吗?要是我死了她就更要接受村长这个位置,那就是一辈子也无法再离开这里,所以无论你做甚幺也是徙劳,你就一辈子受着这种痛苦吧!你永远也别想见到柯塞特。」

「畜生!」

我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狠狠宰了这混蛋!

「眼白白看着自己甚幺也做不到的感觉不错吧?本来还想让你多待几个小时,既然你都有杀我之心,我也没必要留情面吧?」

他在口袋中拿出一张字条,说了句我不明的语言纸上的字就开始发光,不妙!

碰不到他那就是说无法扑向他阻止,那就只有逃走一个选择。

转身跑向窗口,正要起跳破窗之出之际,背上被一道电流击中,还没跳就起就重重摔在地上。

背上的东西持续发电把我电到动弹不得,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不清……该死……

「ar……damn!」

虽然有了些意识,但头痛得就像宿醉一样,连感觉也像喝了几升啤酒一样,天摇地转。

双手抓着抓着,突然整个人失平衡摔下去,痛觉令我稍稍再清醒一点,眼看周围的景象都不太熟识,但看起来像间老旧的酒馆……酒馆?

「源治你还好吗?」

这时我才发现夏娃也在,她伸手过来想把我拉起,但结果我差点把她也拉倒,怎说我体重没两倍都有一倍半啊。

看向前方连山田的外公也在,我也认到这是刚来时的酒馆。

「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为甚幺我会在这里的?」

「先过来坐好再说吧。」

跟着夏娃回到吧檯前,山田外公还是老样子在抹杯,完全没有想理会我们的样子。

「你行刺的事已经被公开了,也让那个人取得不少声望,源治为甚幺你要去做那种蠢事啊?」

「我只是想引他动手,让他自杀罢了,最初两天我挑衅他时,夏娃妳也应该知道我目的吧?」

「当时本小姐还没想到那幺多,如果知道你还有这种想法我一定会阻止你……我们太低估对手了,虽然他的EQ很低,但却设下了一个怎样也无法带走山田的局,在我们要他帮忙时就已经注定输了。」

「没错,我还被狠狠摆了一道,就算赌上性命也不让我把山田带走,那他妈的混蛋!」

「对夏娃,我们怎会回到这里的?」

「精灵村的人为了不让我们知道正确出入口,所以就麻醉了我们再送来这里,我也只是比你先起来一小时多罢了。」

用力一鎚桌上,山田外公就一言不发定狠狠盯着我,难道我连发洩一下也不行吗?

「能不能随便给一杯酒来?甚幺也可以。」

「一千五卢布。」

真是个死要钱,我试着找找钱包才发现没换卢布,干!

这时夏娃在钱包里拿出一个小金币放到桌上:「我想在这里黄金比钞票更有价值对不对?倒一杯伏特加给源治吧,不过源治你也只能喝一杯罢,太醉我怕你有事。」

收到钱眼前这个死要钱也倒了一杯透明液体,拿起来嗅一嗅也有刺鼻的酒精味,最少不是用黄金换一杯水。

就算不习惯烈酒我还是一口气喝完,接着夏娃就把一个厚厚的信封推到我面前:「这是山田给你的留言,自己看吧。」

打开信封里除了信件还有其他东西,不过还是先看信件好了。

「源治,你真是个永远都给到惊喜我啊。」

嗯,来了人类世界那幺多年,山田终于学会嘲讽技能了。

「啊!别误会,这没有讽刺意思的,应该说不轻言放弃,直到最后一刻才是我认识的你。」

「我不会去怪责你想去杀死那个人的做法,因为我完全理解源治你感受和目的,只是我父亲一开始就已经计算得很尽,无论如果也要将我困住啊。」

「不过相反过来我也能用自身来威胁他的地位,这也是我们唯一的反抗,当然代价是十分沉重……」

「或许我们今生都无法再相见了,但源治你别自暴自弃,要好好生活下去啊!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我也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的,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他来找你的。」

「还有源治你能好好坦承自己对夏娃小姐的心意好吗?你应该清楚她对你是有多好,不要再辜负她了,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你也不必自卑说无法给到幸福她,在她的立场只是你待在她身边就已经是幸福了。」

「啊……因为突然之间发生太多事,所以一时间都想不到应该写甚幺,本来我想把之前你送给我的戒指还给你去留念,希望你能记得我,但听夏娃小姐说在人类的礼仪上很不礼貌吧?而且我也想有着能记念你的东西,最后匆忙间我只能準备到在信里那些小礼物给你,不过看起来太个女孩子气,源治你应该不会戴在身上吧?」

看到这里我便拿出信封中那包东西,拆开包装里面是一条山田常常戴着,是条镶着一颗绿宝石的项鍊,看起来也很朴素。

再拿回信纸,下一段开始就有着一些被水点沾湿过的痕迹,明显山田写到这里已经在哭吧?

「希望源治你一定要记得我啊,也要幸福的活下去,山田字。」

可恶啊……就是为了一个白痴的私心,就要我和山田永远地分开吗?

这时夏娃拍一拍我背:「源治,我们都已经尽力了,世界很多时不就是求不得吗?最少我们都不会后悔有追过来吧?」

「那又如果?妳会服输吗?如果那家伙像个男人一点我或许会承认技不如人,但那混蛋就是个只会躺在不可抗力后的娘炮!」

「源治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越不要命的人就更耐他不何吧?非得要有变数也要海蒂她们成年后才有转机啊。」

「所以要等多久?三十年吗?四十年?我连他妈一分钟都不想等!我会证明到我是比他更不要命的,子弹打不到他我就用爆炸物,这次我一定要把他炸到上同温层!」

「外公,正确路线应该怎走?这次我会武装到牙齿杀进去的。」

这家伙突然抽着我衣领,口水毫不吝啬地喷到我脸上:「这就是你的答案吗?你知道你的鲁莽举搞出多大的麻烦吗?原本听到你们协助柯塞特我还觉得有点希望,但结果就是因为你这个白痴的举动,反而助长了瓦特的势力,令柯塞特的前路变得多幺难行?她已经帮你擦屁股擦得够多了。」

虽然他说的事我也心里有底,但我还是看向夏娃,她也叹了一口气再点头。

「是真的,行刺村长一事你应该明白有多严重,我们之前建立起来的一切几乎都化成灰了,倒是在本小姐和山田的努力下成功做了一种『村长太过份才会发生这种事』的舆论,这倒要看山田怎把握机会了。」

干!我就是那幺带衰,每次试着去挽救甚幺,却总是把结果变得更差。

如果不来找山田,说不定她自有办法逃回来,但却因为来了令她为了救我和夏娃更进一步失去自由。

如果我当时就接受现实,不再做甚幺的话,倒不会令山田难做,我想现在她为了维护我而变得更辛苦吧?

结果我就是个他妈的一事无成的人,除了破坏就甚幺也做不好。

这时我注意到一旁放着一个大袋,没记错那应该是装着我们被救入村时的物品,运武器也有在内。

「夏娃,我们的行李就是这袋吗?」

「嗯,再休息多一会吧,我已经联络好人来接我们回去,不用那幺快收拾行李。」

我没理会夏娃的说话走到袋前打开,步枪和冲锋枪都明显坏掉,倒是手枪似乎还正常。

「源治,你把枪拿出来做甚幺?」

退膛后拆出弹匣,里面还有两发子弹,嗯,足够了。

「你想做甚幺?源治你冷静一点!」

以最快动作上好弹匣拉动滑套,再把枪口对着下巴,我已经受够了!

在扣动扳机的瞬身一阵电流袭过来麻痺了我身体,我又再一次被电倒,虽然手指最后有扣到扳机,但却把子弹打到不知那里。

无力软躺力地板,夏娃第一时间把我的枪踢开再跪下来,似乎在不断摇我,但我听不清她到底在说甚幺……

为甚幺要阻止我啊?像我那幺失败的人死掉也没关係吧?

*本编完结.后传待续*

  • 名称:魔性之诱惑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1: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