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任务绝密卖淫档案超清在线观看

自有两位女僕来到我们家中之后,生活变得轻鬆不少,不过偶然我也会和莉莉芙酱去帮忙一下,总归两位都无法做到我们日本人的口味呢。

吃早饭时茜亚一如日常打开电视,电视上正在做每天星座运势。

「茜亚妳真是很沉迷这些迷信的东西呢。」

「怎会是迷信呢大姐,像是昨天早上说狮子座会在吵架已久的好朋友和好,妳和哥哥不就和好如初吗?」

「绝对不算吧?只不是冷战下去也没甚幺意义罢了,何况我又不像他那幺幼稚。」

「终归星座占卜只是些模稜两可的说话,再让人对号入座罢了。」

「大姐和姐姐真是啊……深雪姐妳认为呢?」

「嗯,相信哦。」

「呢呢到巨蟹座了!深雪姐妳今天的恋爱运会上昇哦。」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其实让理香陷入情义两难的局面也有不对,或许像兄长大人所说的才是对理香最好的吧?

但是我又能够忍受这一切吗?

回到学校一样日常帮莉莉芙酱处理一些公务,便和山田酱一起回去教室,兄长大人已经早在那里。

「早安兄长大人。」

「嗨,昨天醉了用词有些严厉,妳不要见怪哦。」

「没关係,兄长大人的说法有你的道理,的确是有相当的参考价值呢。」

「有时太有礼貌会让人觉得妳只是在说客套说话哦。」

他少有的摸摸我的头示好,而同时我的电话也响起来。

「不好意思西园寺同学,请问你能来办公室一趟吗?有位转学生想请你去指导一下呢。」

「好的竹内老师,我立即来。」

「怎幺了?」

「老师说有位新同学转学来,所以想请作为班长的我去帮一帮他呢。」

「这个时间转学过来真够奇怪啊。」

对方的动机我不太关心,而我也得尽身为班长的责任让他熟习一下新环境。

去到办公室竹内老师的位置,她身边正站着一短髮纤细系的美少年,眼神对上的瞬间我也对他轻轻点头。

「新同学的名字叫吉田贵辉哦,这位是我们一年一班的班长西园寺深雪同学,吉田同学如果有甚幺问题也可以请教西园寺同学哦。」

「请以后多多指教,吉田同学。」

「呃……是的,请以后多多指教,西园寺同学。」

互相点头敬礼后,我也先带着吉田同学往教室走。

「对呢吉田同学,为甚幺会在这个时间转校的呢?」

「哦哦,因为刚刚才回到来日本,我想尽快熟识这学校的生活,果然马上要升上二年级才转校很奇怪吧?」

「不不,只是有点好奇罢了,刚刚吉田同学你说回到来日本,之前是往在外国吗?」

「是啊,因为家族的生意关係小学时就去到了罗马居住,近来发展转向亚洲之后就决定回来日本呢。」

「哦哦,说起来吉田同学的日本语也相当流利,完全不像归国子女啊。」

「过奖了,因为在日本生活的时间也很长,加上在家里依然是用日语沟通,说起来西园寺同学也是教徒吗?」

他大概是注意到我的十字架项鍊,才会如此提问吧?

「是哦,吉田同学也是吗?」

「对喔!」

他兴奋地拿出自己的十字架,似乎像遇到知音一样,的确在日本教徒比外国少很多呢。

「啊西园寺同学,我想问一问为甚幺好像每一层的整洁度都不太一样的呢?」

跟着我一起走上楼梯,吉田同学多少也注意到那种异样了吧?

「毕竟吉田同学早晚也会察觉,那幺先解释一下也没关係,其实这学校的阶级问题很严重的哦。」

「咦?那校方不是应该处理一下的吗?」

「不,这种问题正是他们做成的,因为本来就是公立学校必须去招收些一般的学生,但为了金钱同时招收了不少有钱人的孩子,为了吸引这些学生,于是製做出一种明确的阶级差别,让『贵族』们有些自我感觉良好的优越感,所以才会有这种局面哦。」

「居然是这样……」

「而学生会就是致力去消除这种阶级差别,虽然因为交特别学费的一班还是一样是特权阶级,但过去一年的努力下已经不如以前般荒唐,而我也希望吉田同学别仗着自己是一班学生的身份去欺负别人呢。」

「当然不会,作为有能力者应该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弱势才对,那幺现在我能加入学生会吗?」

「恐怕要等到下个学年才可以呢,因为今年的工作基本上也完成了。」

「是吗?那也没办法呢。」

兴幸吉田同学似乎是那种热心的人,应该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是欺负别人,那就最好了。

去到教室介绍一下,不出所料吉田同学立即成为女孩们的新宠,在热潮散去之前我也先回到坐位上,而身边的兄长大人正在打电话。

「……如果你认为这是有用的啦……我没所谓。一整星期的午餐你请……成交。」

似乎又是想去做甚幺呢。

「深雪,怎幺又来一个娘炮的?突如其来的转学生不应该是巨乳美少女,来含我老二吗?」

「源治你就那幺喜欢巨乳吗?」

根本不用我去理会兄长大人的傻话,山田酱已经一脸不满地从后抱着他,兄长大人的脸也立即变僵。

「just   kidding,啊山田今晚我会晚点回去哦,不用等我吃饭。」

把注意力回到吉田同学身上,竹内老师也来到教室先让同学们回到坐位上。

「吉田同学你的位置吗……不好意思林同学,你能够让出位置给吉田同学吗?」

「我拒绝,竹内你怎会觉得我会让女朋友和妹妹之间坐一个娘炮的?」

在兄长大人拒绝后班上的女生大多都希望吉田同学坐到她们旁边,但竹内老师决定把我和吉田同学调到后方的空位,话说妒嫉的视线真让人难接受,不过我也只是在做公事罢了。

无论吉田同学如何也不是我考虑的範围呢。

「那种阴沉的女人怎能帮到吉田同学啊。」

出言侮辱我也不太在意,班上胆子再大的人也只会留在嘴上,就算会动手的人早前也被兄长大人教训过了。

说时迟那时快,兄长大人用力拍一下桌子,再站起来向着刚才说话的女生:「what   the   fuck   you   say?」

没记错那女生之前好像是欺负铃木同学那一党的其中一人,她们的头目被夏娃小姐制裁后团体就解散了,加上被兄长大人物理地教训过嚣张度也大不如前,原来还带着一些傲慢的她立即僵住。

「我家妹妹有甚幺比不上妳这头肥猪吗?快给我道歉!」

「对不起--!」

兇起上来的他班上没有人敢去阻止,或者应该说有能力的人也会默许这件事吧?

「这件事就算了吧兄长大人,没关係的。」

我打个完场后兄长大人再狠狠瞪她一眼,才回到自己坐位上,那女生的表情就像经历过甚幺生关死劫一样。

「西园寺同学,那位是你的哥哥?」

「是哦,虽然有些粗暴,但无畏无惧的他倒能制止到那些过份嚣张的少爷小姐呢。」

「怎说也有些粗暴过头呢……啊西园寺同学,午餐时间能带我去参观一下学校吗?」

「当然,乐意至极。」

毕竟是午饭时间我也先带吉田同学到食堂,他似乎很好奇有甚幺大半食堂也是满满,但有个被围着的区域却只有少数人在吃饭。

解释过后他似乎更对这种差别待遇不满,说坚持要坐到一般学生的地方。

「可是吉田同学,既然无法取消特等席,为何我们不去那里用餐呢?如果变相要和其他同学争座位的话不是本没倒置吗?」

「也是呢……」

刚好在队伍中见到熟人,我就带着吉田同学去打招呼。

「茜亚,今早不是已经準备好便当吗?」

「哦深雪姐,其实我也想试试炒麵麵包啊,所以就过来了,这位是?」

「他是刚转学过来的吉田贵辉先生,我正在带他参观学校呢,而这位是我好友的妹妹茜亚哦。」

「吉田学长你好!」

「茜亚妹妹您好。」

「那幺学长是想要买便当吧?不如我帮你买吧。」

「没关係吗?」

茜亚点点头吉田同学便将钞票交给她,接着她就叫了我过去:「深雪姐,今早的星座运势似乎很準呢。」

「我倒没有多余的念头哦。」

「那就真的可惜呢,学长看上去那幺正直,真的跟理香姐比下去简直差天共地啊。」

收到茜亚帮忙买的便当我就回去和吉田同学一起用膳,再带着他去参观校园,大至也讲解了各式各样的地方,这时我们来到后花园散步。

忽然间就有一只狗狗走到来我们身边,吉田同学似乎也很好兴地蹲下来和牠玩:「为甚幺学校会有狗的呢?」

「最初好像是养来保安用途的,不过牠们都十分亲近别人,兄长大人常常和牠们玩喔……吉田同学也喜欢动物吗?」

「是哦!原来西园寺同学你也喜欢动物吗?」

「嗯,不过如果我喜欢的动物不只是猫狗的话会很奇怪吗?」

「不不,如果只是喜欢宠物的话倒不能算真的喜欢动物吧?」

似乎难得找到一个跟我想法相似的人呢。

突然间吉田同学身边的狗狗快速的跑开,而在牠跑向的位置正有谁一步步向我们前来。

看清楚原来是理香,他又想做怎样的事呢?以刚才和兄长大人的电话内容应该有甚幺行动要做吧?

一步步走过来到我们面前,他一脱下墨镜便把手上的蔷薇花束指向我:「深雪,放学后跟我去约会吧。」

大概听了昨晚兄长大人的意见,想变得更有男子气吧?但他总是能把方向指到错误的地方呢。

正要回话之际吉田同学就挡在我面前:「你到底是甚幺人?请你别骚扰西园寺同学!」

「我才想问你是甚幺人啊!算了路人就别来碍事,来吧深雪--」

正当理香想要牵起我手时吉田同学反捉着他手:「别乱来!」

「吉田同学请放手!不是那幺一回事……」「我警告你最后一次,放手。」

理香已经连语气也完全变了,但吉田同学完全没把我说话听进去。

「只要你有意图伤害西园寺同学啊呀--」

没等吉田同学说完理香已经一手用力扯到他失平衡,再用膝击撞到他腹上。

「吉田同学!」

跪下来扶着吉田同学,虽然脸容扭曲但他还能点点头,再说:「我没事,西园寺同学……」

看起来那幺纤细的他吃了理香一击还能说话,大概理香也有手下留情吧?但这不是重点。

「搞甚幺啊……」

「理香!快跟吉田同学道歉?」

「深雪你没病吧?明明来搞事的家伙是这智障,妳要我跟他道歉?」

「我是认真的!出手打人就是不对!」

「先动手的人是他吧?我拒绝!」

一时情绪失控就一掌甩到理香的脸上,一时间冲昏头脑后,我才惊觉自己做了多错的事。

理香睁大眼睛不脸不可思义的看着我,这是十多年来我从没看过的表情。

「对……对不起理香……」「你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白痴来打我?」

「真的很抱歉,我一时冲动……」

理香没让我有半点解释机会,便用力将花束甩向我:「随便你吧。」

「理香--」

我伸手想试图捉着他,但理香却头也不回一手就别开我,回神过来他已经在我再触及不到的距离了。

不过就算现在追上去也无补于事,先让他冷静一下吧。

带着吉田同学去到保健室,先处理一下仆在地上时的擦伤,由刚才开始我们就一句说话也没说过。

「那个……西园寺同学,刚才那位是你的朋友对吧?我是不是做了件很错的事啊?」

「不,和吉田同学无关,问题是出在我身上。」

再次陷入沉默地回到教室之中,刚好兄长大人就抱着一大个包包放到我之前的位置上,经过时我也向他打一打招呼,刚好他的电话就响起来。

「what   up?你是在整我吗?我準备完你才说不用……ar   fuck!OKOK,那幺待会见吧。」

「山田,我看今晚也回不了来啰。」

「咦?但是明早还约了夏娃小姐去名古屋的吧?」

「我尽量赶回来吧,来不及我晚点再过去,发生了大件事啊。」

兄长大人和山田酱亲了一亲就转过来,他用一种疑惑的表情看了我一看,甚幺也没说就离开了。

没猜错的话,理香应该拜託了兄长大人去準备甚幺功夫,在我们约会时来一个惊喜吧?但我却那幺对他……

今天那件事发生过后的星期一。

经过週未的名古屋之旅,夏娃小姐身上似乎发生了些好事,昨晚回来时表现得十分雀跃。

但我这一边与其说没有起色,倒不如是恶化了吧?

那天放学后我直接去了三班的教室找理香,但他们说理香一早离开了,想想也是,他应该去了找兄长大人才对。

接着我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打电话给他,最初的两次他也是直接挂线,之后似乎直接把我设定成拒接来电,为了别迫他太紧我也没借别人的电话,接着就到了星期六。

那天我带着他最喜欢的食物去到他家门前,按下门铃最初也听到门后有準备应门的声音,但大概在防盗眼看到我之后理香也没有开门,于是我便隔着门对他说出我的道歉等等,不知道有否传递到他那里。

等了两个小时左右理香也没有开门的意思,我也只好把食物放在门前再告诉他,结果隔天再来我却发现所有食物原封不动地倒在垃圾箱。

这次我已经狠狠地伤透了他的心吧?我到底做了甚幺啊?

到了今个早上我才对着莉莉芙酱和山田酱说出这件事,她们一致也肯定没救了。

在上课之前迷迷糊糊地回去教室,我倒在走廊看到兄长大人搭着吉田同学离开教室,往反方向走。

以我所知他们连认识都算不上才对,一定有甚幺事发生。

以我的步伐很难在人潮中追上去,依稀看见吉田同学被兄长大人带到通往屋顶的楼梯,大事不妙!

刚踏上第一阶就已经听到吉田同学的惨叫,我便尽力加快脚步--

「你不懂管好自己的老二啊?班上那幺多婊子张开腿你偏要缠上深雪,你知道搞出了多大的麻烦吗?」

一上到来就见兄长大人再用力踢向吉田同学腹上,纤弱的他早已经受不了拳打脚踢捲曲倒在地上。

「住手兄长大人!不要再打吉田同学了!」

「我没有打他啊,你来说说我有没有打你?」

当吉田同学憨直地点头,兄长大人就变得更暴怒,双手抽着他衣领把整个人拉起:「有?你说有!有没有打你啊?答啊!」

每一句说话同时兄长大人也一拳又一拳揍他,但以我的力量就算怎拉着兄长大人也完全是螳臂挡车。

直到吉田同学摇头兄长大人才放开他。

「深雪妳应该知自己搞出多大的麻烦了吧?有些玩笑是不能玩的,更何况你为了这种娘炮甩了理香一掌,已经太超过了。」

「我知道兄长大人,但请你别针对吉田同学,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误!」

「错你当然大错特错,但这娘炮也不是无辜,当英雄不是很有趣吧?怎幺不试试来揍我?」

话风一转矛头又指向毫无还手之力的吉田同学,而我立即挡在他面前:「够了兄长大人!要被教训的人是我,请你别再伤害吉田同学!」

终于兄长大人也算是停手了,但他却一边瞪着我一边点起香烟:「我完全了解那家伙的愤怒,现在我连妳也想揍,妳总是在抱怨理香没做对妳的心意,但你又有甚幺事上做出过『对』的决定吗?」

「那家伙没敏锐到像春香那样,举手投足就知道妳们有甚幺需要,但他不也尽了所能去试图满足你吗?深雪妳认识他比我久没理由不清楚,在认真的事上理香是绝不会屈服的,但在你面前却是例外。」

「你不是在抱怨妳对他的好已经被当成理所当然吗?那你何尝不是将他的忍让视为必然?这件事我肯定会站在那家伙的一边,妳要继续维护那没用的娘炮就好自为之吧。」

兄长大人每一句都像刀一样刺到我心里,的确每次理香也有努力,我不单只是坐享其成,也只会批判他的行动。

虽然心情差到极点,但总不能放着吉田同学不管,送他到保健室之后也随便用在楼梯上摔下来,当然就算深明另有内情老师也佯作不知。

「谢谢你呢西园寺同学。」

「不对,你的不幸是因我而起的。」

「只是你的哥哥有点无理取闹……」「吉田同学,可以的话由现在开始,我们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吗?这样对你才是最好的。」

「如果是因为林同学的问题,这样也太横蛮了吗?」

「兄长大人已经盯上了你,不单是他还有理香与他们的朋友,也是这学校知名的不良少年,如果你再接近我的话,他们一定会把你当成欺负对象,这样也没关係吗?」

「我已经错过了一次,就算面对多大的困难我也不会退缩的。」

忽然吉田同学就捉起我的手,再道:「西园寺同学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吗?」

……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由幼稚园到小学毕业我也是读女校的,就算来到月桂的中学部也没特别去认识男生。

我摇摇头回应,他似乎有些失落:「是吗……」

「西园寺同学以前是瑞穗女高附属小学的对吧?」

「嗯,的确是没错,我们以前见过面的吗?」

「六年级的时候不是有一次和一间男校合作去过合宿吗?」

好像是有这一回事,不过那一年发生了不少事,我没太记得当时的情况,好像是要一男一女合作的……

「吉田同学你就是当时那位男生吗?」

「是的,由那时开始我就一直喜欢着西园寺同学妳,但结果错过了告白的时机,我还意为以后都没机会再见到妳,直到上个星期五在办公室那里。」

「我知道现在在西园寺同学妳身边有着各式各样的问题,这并不是告白的时机,不过我会一直等你的。」

「是啊……这是一个最糟糕的时机。」

再对着吉田同学我恐怕有更多无谓的想法,于是我便站起来:「请吉田同学你好好休息吧,失陪了。」

现在我根本没有余力去应付吉田同学的问题,要怎样才能得理香的原谅我一点头绪也没有。

我想自那一掌之后,我们的关係已经不可能像以前一样,最少……最少还能做朋友也好……

  • 名称:侦探任务绝密卖淫档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8: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