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 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柯塞特,你以后不能再接触那两个人类,相对我也会继续派人照顾两人。」

来到家里的客厅,父亲劈头一句就是这种命令。

「恕我未能接受你无理的指示,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便先退下了。」

「是不是去了人类世界太久,忘记了我才是权力最大的人啊?我的女儿,你觉得违逆我真是好主义吗?」

「我相信我只有跟从契约的义务,没必要服从父亲你的无理要求。」

「是吗?但聪明的你应该懂得在不违反契约和约制的前设下,我也有很多事可以做吧?」

「没错,但事父亲你作为村长也应该很熟读戒律的对吧?还记得第三十七条的内容吗?」

谈到这一条父亲也脸色一沉,因为这条戒律的内容是「在有成年的合法继承人作前题,五位长老中只要过半数同意就能罢免现任村长」,而现在条件可是满足了。

所以强把我留下来的父亲这步棋下得不算好,不过反过来也是个相杀的方案,因为成为了村长之后我就更无法长时间离开,难道要源治放弃外面的花花世界来陪我渡过余生吗?

他还那幺年轻,这种做法太自私了。

当然还有另一个问题,就是长老们的取态。

大长老和二长老都因为源治和夏娃小姐的功劳而待两位是上宾,要是父亲想乱来他们一定会反对。

三长老和五长老从来都是讨厌人类的一派,会盲目支持父亲绝对有可能,所以关键就在于四长老身上。

作为精灵至上的种族主义者讨厌人类是肯定的,但反过来他也很着重我们族群的声望,听说他一直对父亲的行为也有很多意见,如果父亲无理取闹的话他倒有可能站在我们这一边。

「……柯塞特,我是那幺爱你……但妳现在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而威胁我?」

「父亲你不是爱我,只是单纯去满足你讨厌人类的自私罢了,因为你的自私我的孩子得要在没爸爸的环境下成长啊。」

为了我和源治的孩子,我可是甚幺都做得出来的,牺牲自由实在不算甚幺。

「好啊!在我死之前你就一步都别想踏出这条村!」

「父亲你要说的都说完的话,我就告退了。」

离开客厅来到走廊上,我却见到有一个人在等待我。

「妈妈?你不是带他们去图书馆吗?」

「有点担心柯塞特妳,所以请其他人去帮帅哥他们带路啊……我说柯塞特,跟你爸爸闹得那幺僵对事情也没帮助哦。」

「我别无选择。」

「唉……妈妈知道你爸爸的做法很有问题,就算很扭曲他还是爱你的。」

「不对,妈妈你也很清楚父亲是多痛恨人类的吧?明明是只出于自己和旧情人的私怨,却用权力去剥夺其他人的幸福……」

「所以柯塞特你不打算原谅瓦特他对吧?」

「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这是自我出生以来唯一憎恨的人!」

眼泪也再也忍不住的留出来,我知道现在自己的样子有多丑陋,所以在厕所里冷静了一会,不能让夏娃小姐和源治看到这副样子的。

来到图书馆的人类书籍区马上就找到两人,夏娃小姐倒很专心地在看书,而源治侧是躺在长椅上一副快闷死的样子。

「我回来了,是不是这里的藏书都太旧了?」

「山田,这里最新的书是十八世纪出版的马克白,那些古老的英文谁会看得懂?」

「不用理会源治,这里简直像爱书人的宝藏,说不定连教廷图书馆都不及这里部份藏书啊。」

「夏娃小姐妳喜欢就好了,那幺源治你想要出去散步吗?」

源治没立即回答我,反而用一种疑惑的眼光打量着我。

「山田,刚才发生了甚幺事?」

「没甚幺,只不过听了父亲在发脾气罢了。」

就算轻描淡写也无改源治和夏娃小姐的怀疑,而源治更是起身走向我。

「怎……怎幺了?」

「那边好像有能休息的长椅对吧?」

再来源治就把我整个人抱起来,再往另一个区域走。

「源治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快把我放下来!」

用沉默去无视我的抗议,源治还是把我抱到长椅,他先坐下来再把我平放到椅上,用着他的大腿来当我的枕头。

「反过来这样好像没试过吧?」

「源治你忽然那幺温柔人家倒受宠若惊呢。」

「也是,这比甚幺天文现象还稀有。」

那幺我也乖乖接受他的温柔好了,我翻身抱向他的腰上,怎知道一搂就感到源治背上有些液体……是血?

「源治你伤口裂开了!你不痛的吗?」

「妳们的麻醉方法太利害,我想妳现在帮我来让『口活』我也没法起来啊。」

果然源治就是源治。

「不要动,让我来处理一下伤口吧。」

起身脱下源治的上衣,他背上的伤口正大量出血,不过还是低级治疗魔法可以处理的情况。

未几也终于让源治的伤口初步疗合,但只要有大动作随时还会再破裂的,很遗憾是没有中间份量的麻醉魔法,不而让他有些痛楚才会有危机感不会乱来吧?

这次乖乖让源治躺在我大腿上,还是这样最安全了。

因为我的事让他和夏娃小姐受了那幺多苦,我真的很过意不去啊……

「对呢源治,说起来我们还没谈过孩子的事啊。」

「的确,明明好像很闲,但这两天发生的事资讯量太大了……的确我们应该说说他的事了。」

源治轻抚一下我的肚上,再把耳朵靠过来:「怎幺没有他踢你的声音的?」

「傻瓜!就算是人类也要怀胎十月吧?」

「嗯……妳们精灵的寿命长我们差不多四倍,不会也要怀四年吧?」

「不不,但大概也要人类时间的两年左右哦。」

「这段时间真的要辛苦山田妳啊……尤其我没法在你身边。」

「不紧要的,有着旁卡姨姨她们照顾我,源治你可以放心哦,对呢源治,其实你比较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呢?」

源治认真地沉默一会,脸上倒是很为难:「其实是小鬼也不错,我可以跟他玩抛接球,不过如果在这里长大的话大概会变成娘炮吧?这里连一个有懒叫的家伙也找不到。」

「女儿也不错,像山田妳的话一定很漂亮,不过没我在肯定有些死娘炮想搞她的,fuck!那个也没比较好!」

「明明源治你自己也深受病态岳父的害处,为甚幺还要难为未来的女婿呢?」

「之前我不就说过吗?作为男人就得去干掉女人的老爸,而作为父亲就得剪掉靠近女儿的小鸡鸡,人就是那幺自私的啊。」

我有种预感源治绝对会是被女儿讨厌的父亲啊。

「怎幺了山田?别生气吧。」

「源治你令我想起那个讨厌的人罢了。」

「嗯,我跟妳说,之前说过的行动永远有效,妳说一句ok就行了。」

「……虽然我也很讨厌他,但你到底有多想杀死那个人啊?」

「多得无法量化就是了……啊山田,我想喝奶。」

「咦?可是我们没有养牛啊羊之类的动物,这个有点困难哦……」

「但是有妳在啊,妳不知道我在说甚幺吗?」

源治再下强调下我才理解她意思,这下怎会突然想到是亲热的事?

「怎说也是在公共场所……」

「看灰尘就知很久都没人来吧?何况这是对妳作为母亲的训练,喂奶是很重要的。」

「怎幺源治你总能一本正经地在歪理的?」

「因为这是真理而不是歪理,so?」

这种时候倒没理由拒绝源治的情求吧?

打开外套他就已经扑上来解开我的内衣,我用着外套盖着他再搂过去,让这看起来像是抱着他一样。

话说想做这种事怎想也是找夏娃小姐比较好吧?

说起来好像有谁的目光在看过来,一看之下原来是夏娃小姐在远方偷偷看着我们。

她正用着一种无奈的表情做出别出声的手势,大概是不想惊动源治吧?

可是这个大孩子一点也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啊。

*夏娃视觉*

下午的时间,山田的外公那边送来了一些鸡肉,看来俄罗斯这边相当困难啊。

这其实是昨天我向外而世界报平安时,顺便拜託他们运些食材去酒馆那处,结果有只有这些五人份左右的鸡肉和调味料。

说实话连本小姐也不太能忍受这里的清淡,更何况那只食肉兽呢?

稍稍请山田的外公帮忙通传一下再去尽量补给一下,再回去通知源治和山田这两位名厨。

说起来她两位弟妹也过来了玩,而源治收到食材后就说要煮一些人类的晚餐给他们试试,两个孩子也说要去帮他忙。

倒是山田意外地放心让两个孩子去帮源治,厨房对小孩来说是危险的地方吗?

不过源治在有小孩在的时候表现倒成熟一些,应该没问题的。

接着就是我和山田一起散步的时间,现在我才想起一件重要事。

「山田,其实莉莉芙有託我带些东西给妳,我来的时候那个背包还在吗?」

接着她带我去到一个她房间,那里储存着我们带来的个人物品,而我就在背包中拿上一个小箱出来。

「这个是?」

「不知道,莉莉芙吩咐只能给妳一个看内容,本小姐自己不会多事。」

「是这样啊,那幺夏娃小姐能先迴避一下吗?」

「没关係,那我出去等一下。」

离开房间先去沖一些茶,精灵村里比较美味的就只有茶叶罢了。

良久,山田在房间内传来微微的哭声,我便去敲敲门:「山田,妳还好吗?」

「我……我没事,请夏娃小姐妳等一等……」

等待了片刻我便听到山田请我进去的呼叫,我再开门进去,只看见抱着箱子的她泪流满面,本小姐当然立即坐到她旁边:「发生甚幺事呢?」

「没事……莉莉芙小姐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放下箱子山田就抱过来继续哭,我想里面应该有着我家妹妹没法面对面说的留言吧?

她就是这样不坦率,听到山田要回去时还一直保持着扑克脸,其实心里有很多说话想跟山田说才是?

的确说起来莉莉芙能说得上是朋友的人,除了深雪就只有山田罢了。

「那幺我呢?我又是山田妳的甚幺人?」

轻轻托起她的下巴,山田变得哑口无言,顿时再把脸靠到我胸上:「夏娃小姐也是无可取代,已经有点超越朋友的存在啊。」

是这样吗?

虽然对着姬百合、山田她们无法说出爱着一词,但是超越朋友程度的喜欢倒是无可否认的。

这种时候好像应该顺着气氛去才对?

把山田抱起再嘴下去,她似乎也不抗拒,女生之间友谊之吻平常得很吧?

「啊!有人!」

突然把我推开再外向门的一边,跟着她视线一看,源治正坐一张背向我们的椅上,双手都搭在椅背上注视着我们。

「go   a   head,我在意的地方只是这里没有爆米花,just   fuck   her.」

「源治你别误会……」「don’t   fuck   shit   on   me,这家伙会不要命地找妳,我就知她一定是弯的,所以继续吧。」

「别说这个了,源治你不是要去煮晚餐的吗?」

「对啊蕾丝边,薯条炸好了,快点去吃吧。」

从每句说话都带刺这点来看,这笨蛋似乎生气了,不过女生们的亲密友谊那幺常见,只是他大惊小怪吧?

在源治的立场有两个不会冲突的情人不是更爽吗?

离开房间,源治表示还有功夫没做,叫我们先到饭厅吃薯条。

来到饭厅倒见到个有趣的景象,餐桌上正放着一大盘炸薯条,而海蒂和卡伦侧是十分拘谨地正坐,活像两只被命令不能吃饭的小狗一样,口水都已经要流出来了。

「你们不用在意的,以后想吃就先吃吧。」

「谢谢您的好意夏娃小姐,但我想我们在吃人类料理前要先得姐姐的批准。」

「为甚幺?让他们吃好的没甚幺关係吧?山田。」

「怎说呢,正因为我自身也有着无法习惯精灵村的食物的烦恼,所以才考虑能不能让海蒂和卡伦吃人类料理,人类的烹饪对我们来说简直就像新世界大门啊。」

的确,他们民族的饮食文化相当原始,甚至连古代农村都算不上,本身没有圈养动物的文化,就连鸡蛋也没有,基本上就是野菜、小麦製品和不知那里得到的马铃薯。

参观过她们的农地似乎用魔法维持着一个适合种植的气候,但作物种类却相当有限。

「但是不给他们吃很可怜吧?」

「的确呢,那幺趁热快点吃。」

得到山田的许可,两个小孩也小心地拿了一条来试一口,结果同样地眼光发出闪光了。

「好利害,原来马铃薯能那幺好吃的!」

「卡伦你不能太失礼哦!还要留一些给姐夫的!」

「没关係,随便吃吧,我想源治的主菜还有别的。」

平常本小姐也不怎会吃这种美式快餐食物,但相比起这条村的菜色吸引太多了,稍试一口感觉也不错,甚比英国的名菜炸鱼薯条。

见到小孩们都吃得津津有味,我倒萌生了一个想法。

「山田,妳有没有想过改变这里的饮食文化呢?」

「如果是肉食的话应该没可能,这里倒没有可以养殖和屠宰的地方,不过的确可以增加农作物的种类呢。」

「其实肉食的话,本小姐可以以名下的公司和你们村落进行成肉贸易,同时也可以把种子送给你们呢,以你们用魔法控制农地的气候应该能种不少作物。」

「的确是不错的想法,不过为何夏娃小姐会突然想到这个呢?」

「巩固权力除了排除对手就是要建立无可比拟的实迹,作为未来村长的妳应该开始建立自己的地位和威信了,掌握人类烹调技术的妳可是有绝对的优势哦。」

「……的确是值得考虑的事情,先不说权力游戏,改善族人生活也决对也是善举。」

忽然源治以迅速的动作把一大盘炸鸡放下来,看到也觉得太油腻了……

「今晚晚餐就是这里了。」

「难道你没有一些想整烤鸡的意思吗?」

「一个正港黑人就要吃炸鸡,懂?」

不,本小姐一点也不懂,一个纯正的东亚人为何会认为自己是黑人,我应该一辈子也无法理解。

「姐夫,虽然很香不过倒有种腥腥的气味,真的能吃吗?」

「没理由啊,我有好好蒸熟再炸,不可能。」

「大概是源治你们太习惯肉食才会没了那种感觉吧?的确对不怎吃肉的我们来说是有种奇怪的气味,不过海蒂妳可以放心哦,好好吃的。」

山田说完源治就拿起一块大口大口地撕咬,完全不像一个受文明教化的人类。

「大哥哥,一定要用徒手吃的吗?」

「没错,不过山田和夏娃肯定会说用餐具的。」

「除了三文治以外本小姐不认为有食物应该徒手吃的,何况是那幺油腻的炸鸡?」

「看,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分别,卡伦你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吗?」

「嗯嗯!我要像大哥哥你一样!」

没救了,那幺天真可爱的一个小男孩,已经被源治毒害成肌肉控了,我完全没法把那张天使般的脸颊跟源治的身材合拼起来。

「以我们天生的体质是没法变成和源治他一样哦,卡伦。」

「我觉得是山田妳们饮食里欠缺了红肉和   动物蛋白质,才会每个都长得像娘炮一样。」

「源治的推论不是没道理,山田妳们的饮食习惯运植物蛋白质也不多,所以好好考虑刚才的提议吧。」

「的确……那幺夏娃小姐让我先计划一下,迟些再讨论吧。」

在第一次吃到人类美食的孩子们和源治不断吃之下,一整盘炸鸡瞬间就被吃光了。

「居然只是把食物放到油里加热泡就能那幺美味吗?」

「还不算,这里没甚幺材料可用,距离美味还差得远。」

「人类的料理实在太神奇了……」

依照两个孩子的反应,只要能抓住胃袋就能掌握这条村的人心了,不过倒有个问题,精灵族似乎没有一些政治智慧,该说他们是笨还是单纯呢?

「话说也差不多去洗澡了吧?」

「大哥哥,我跟你一起洗吧!」

卡伦一提源治倒脸色一沉,似乎有甚幺顾虑,我想我知道他在想甚幺。

卡伦看起来完全不像男生,不管样貌、体格还是声线都完全像个女孩一样,所以源治才会萌生奇怪的想法吧?

「先提醒你,不管会那里恋童都是犯罪哦。」

「我没夏娃妳思想那幺污秽,来吧卡伦,跟我来像个男人一样洗澡。」

*林源治视觉*

明明像古代一样的村庄,却有着意想不到的高科技。

昨天知道这种有浴室我就已经很好奇,现在一看也一点也不简陋。

石製的浴池简洁得来不失气派,看起来像没有任何加热设施,原来又是用像宁芙大姐那些魔法阵帮池水衡温,泡进去水温刚刚好真的十分舒服,听卡伦说这还不会放太久而冷掉,真是超级先进啊。

跟人类比起来,精灵也有着自己特色的高科技吧?

卡伦先把水泼过来,我也和这孩子开始和水战,不过在外人看起来的画面大概像个变态在欺负小萝莉吧?

「大哥哥,我真的很想变成你这样啊。」

「为何?」

对着一个死命盯着我老二的小孩,说出这句倒有点可怕。

「不是很正常吗?强壮而伟大,为了柯塞特姐姐连性命也可以放弃,完全不像爸爸那种小家子气的人啊。」

「拿你老爸跟我比,标準就放得太低了吧?还有卡伦,别总是用别人放在一起比较,那不是一件好事。」

「那幺把自己跟别人比较呢?」

「嗯,这得要看你的心态,我认为和别人比较只是确认自己的水準去到那里,这世界总有比你利害的人,生起了了妒忌的念头只会妨害到自己进步。」

「当然这不是叫你固步自封,看到比你利害的人就放弃,而是你应该不断做好自己,学习别人的长处,做到能力範围的最好。」

我不太肯定一个小学生能不能消化那幺多讯息,他似乎在深思了很久。

「那幺也是说我可以把大哥哥当成我的目标吗?」

「未尝不可。」

「大哥哥,可以成为我的师父吗?」

我不认为那幺短时间能教到他甚幺,不过对着那幺纯真的仰慕又很难拒绝。

就当作为他们的血脉中留一些男子气吧,卡伦长大后应该也能帮到山田的。

洗完澡之后回到房间,却看到夏娃和山田坐在我床上聊天,该死。

「妳两个蕾丝边不能去别处搞吗?」

「源治你在说甚幺蠢话,有两个美人陪睡你有甚幺不满吗?」

「只要没有妳在我就很满意。」

「别这样啦源治,每天让夏娃小姐一个人不是很可怜吗?暂时就一起睡吧。」

被山田拉着,几乎半残的我也没甚幺反抗余地被拉上床,而她们两人就各睡在我一旁。

「蕾丝边,妳的位置应该在那边。」

「本小姐都说我不是同性恋好吗?」

「没错,双性恋。」

「说那幺多废话,身体不是很老实吗?」

夏娃快速用手指戳到我老二上,干!

「fuck!别碰!」

「明明都已经硬绷绷了,别老是像个害羞的小女生那样好吗?」

「那个……很遗憾,源治的身体情况还不能做那种事哦。」

「我没有想跟她打炮好吗山田?」

「还有一点,就是由今天开始两位都千万不要单独离开我视线範围,尤其是源治哦。」

「这到底又是怎幺一回事?」

「还不是因为早上你做的好事,现在自作自受吗?」

「夏娃妳指山田老爸想报复吗?」

「或许吧?但就本小姐所知很多人对源治你的身体有兴趣。」

虽然很想呛夏娃,但忽然回想起今早我脱完裤之后周遭的下流目光……

「就是这样,两位现在都没甚幺自保能力,不过有我在应该没人会乱来的。」

……这个鬼地方真是他妈的有病,进来之后就没发生过好事。

今晚真是一个难以安眠的晚上啊,周遭都太多要令我夹紧屁眼的事等着我……还有她们两个一起抱着我的头来睡,我真心怀疑夏娃是不是想杀死我。

  • 名称:深喉 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8: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