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妓院超清在线观看

「今天真是辛苦了兄长大人和山田酱呢。」

那件事之后过了几天,之前考试的结果终于出来了,最少我的平均分是合格有余,而理香也刚好合格了,所以这天就决定去莉莉芙她们家吃火锅兴祝一下。

分工上就是我、理香和深雪去买食材,莉莉芙就带着女僕们去準备,夏娃那家伙又没回来日本,茜亚作为地狱厨神更不用她下手吧。

「有份吃又不用钱当然要出力了。」

「喂喂深雪,那我呢?」

「赤城同学作为活动的发起人,出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看着那白痴被深雪当狗一样耍是种乐趣,不过我看那家伙由此至终都搞错了一点,深雪她应该是喜欢一些强势的家伙吧?现在毕恭毕敬才不会是她希望。

「咦?前面好像有两只小狗啊。」

山田突然一说,我们便看向一条灯柱下有个纸箱,走过去的确有两只小狗在里面。

「好可怜啊……」

就像深雪所说,在这种下着小雪的天气把动物遗弃在街上,真是一点智力也没有,虽然有些许毛巾,但绝不保暖,牠们看到我们几个也变得活泼起来,唯一兴幸的就是还没变得兴虚弱吧?

「这些孩子很想我们带牠回去啊!」

「可是我和山田妳的话倒没法拿去养吧?」

「偷偷摸摸总可以吧?」

「兄长大人,以后的事以后再算好吗?现在先将牠们带回去是最重要!」

「但莉莉芙那家伙一定会反对吧?」

「总不能把牠们留下来,说服莉莉芙酱的事之后先再算--」

之后我便把理香那份食材都拿着,由他来抱着纸箱回去。

「绝对不行。」

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的回答啊。

去到她们家里,一进玄关就知道我们想说甚幺似的拒绝了,大概是深雪过去也有做过类似的行动吧。

「就算留在这里等到找到牠们的新主人也不行吗?」

「呃……但以深雪妳个性,有了感情一定会留下来吧?家里已经有三只狗了。」

「可是牠们那幺可爱,真的不行吗姐姐。」

茜亚过来抱起其中一只,那小狗就露出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莉莉芙。

「不行就是不行。」

「没用的茜亚,对着那幺铁石心肠的女人说甚幺也是废话,那就只好把牠们放回雪地了。」

本来开始动摇的她似乎被我一句刺激到,当全部人都在另一边她也没有甚幺立足之处,更何况这只是她个人问题而不是公义。

「……只能再养一只,另一只最多是在找到主人前暂住哦。」

最麻烦的问题决了还是有问题,另一只最坏打算是我们拿回去偷偷养吧?

还是太小只看来也是混了很多种,但顶多应该是中型犬的程度,应该没有问题的。

接着深雪也去準备些幼犬能吃的食物,我也先放牠们出来玩,看起来原来三只大狗都很照顾小狗,话说有一只倒很奇怪,老是跑去追着莉莉芙,那只小猫当然吓得鬼叫。

「这只绝对要送出去!」

「可是莉莉芙小姐,这孩子好像把妳当成妈妈才会亲近妳,坚决要把牠送走好像太绝情了吧?」

「妳根本应该借这机会克服怕狗的毛病才对。」

被吓到跳上沙发的莉莉芙,一见我把小狗抱起就安心坐下,但我马上把狗放到她大腿上,莉莉芙立即像被蛇盯着的青蛙,动也不动。

反倒小狗就悠然自得地在她大腿上翻来翻来,一副很舒服的样子。

「这小狗就叫做mouse吧。」

「喂源治,明明是狗叫做老鼠不是很奇怪吗?」

「小叮噹很怕老鼠,那幺很容易理解吧?」

以人类标準再小只也好,居然会被这无杀伤力的小狗吓到僵直,她也有够掉脸啊。

说着,mouse忽然咬向莉莉芙的手指头,她又再尖叫:「牠咬我!笨蛋源治快把牠拿开--」

「不準咬。」

轻抚着mouse牠也立即放口,山田好像说我的意思能传到狗的身上吧?

怎说也好虽然是在长牙阶段甚幺也想咬,但绝不能让牠养成咬人的习惯的。

「快把牠拿开啦!」

「mouse不会再咬的了,话说你这家伙也怕得太过份了吧?」

「我会怕狗还不是因为你吗?」

「又关我事?」

「小时后在后园找你的时间刚好有狗在,你就说可以随便摸,结果我就被咬了。」

有这种事吗?我完全没印象的。

「可是哥哥,以前我们家可没有养狗吧?为甚幺姐姐会说有狗的?」

茜亚过来抱起mouse,我也试着回忆起过去,就像她所说的确没有养狗才对……

「啊,我记得了,那些不是狗是狼哦。」

「不是更加危险吗?」

「对我来说还不是一头大一点的狗罢了,还有说到底也是你自己白目罢了,最初摸头摸背都没问题,是你突然扯尾巴才咬你一口,考虑到狼的咬合力你只是流血和留下少少牙齿印,绝对是小惩大戒啦。」

我当下也想不到一向「聪明绝顶」的妹妹会蠢到那个地步,根本来不及阻止啊。

「玩狗的话,就绝对不要碰四肢、嘴和尾巴,记住这一点就不会出事了。」

把mouse抱过来放回莉莉芙大腿上,恐惧就是要用恐惧去战胜它,法条橙式训练可不能少的。

不过另一只狗的问题的确要去解决一下,于是我们便围起来想。

「人家的朋友圈里多半人都是家中不能养狗的呢……」

「最坏打算的话就由我和源治收养吧!」

「嗯……我也有这样想过,内田那边应该能养狗,不过他连自己也还没能养得起……」

「地方的话……啊!源治,鸣海那边不是很好吗?」

理香一提我就想起,他那里好像是传统的透天厝,只要家人同意就可以吧?环境也很好。

事不而迟马上打给鸣海,也大概说明了情况。

「养狗的话倒要问问老妈,说起来是甚幺的狗种啊?」

「混得很利害没法说清楚,大概是柴犬混了其他品种,总之是棕色毛的中型犬啰。」

他拿着电话去问了家人,那边说可以就最好了。

「那我现在开车把牠送过来啰,待会见。」

「兄长大人请等一会,让我去做一些準备吧。」

听到我回答深雪也猜到答案,就跑了不知去那里,于是我便抱起另一只小狗,虽然没mouse那幺活泼,但看起来健康而沉稳,交给鸣海应该没问题的。

「嗯山田?你看起来好像很失落似的?找到人收留不是很好吗?」

「那个……其实我想收养这孩子的,不过现在鸣海学长都答应了……」

「我们给不了一个很好的环境给牠吧?鸣海老家又要花园给牠跑跑跳跳,总好过一整天待在我们那小房间啊,要养狗等我们结婚之后再算吧!」

「源治你这家伙大庭广众告白真是脸不红耳不赤啊。」

「有甚幺好害羞?这是既定事实啊。」

我过去一手搂着山田,但她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小狗身上……

一向是紧张大师的深雪在短时间内就写满两页纸的便条,大概内容就是对幼犬的注意事项,她再给我一包狗粮我就抱着纸箱去停车场,再开车去鸣海家那边。

他的家正门不在店面那边,而我就把车停到小路上,预先通知了他鸣海也一早在门前等我了。

「这小家伙也很可爱嘛,没问题了。林你就这样就回去吧?」

「嗯,今晚去吃火锅嘛。」

「畜生!吃火锅居然不预我们?」

「去那班女人的家吃很难叫你们吧?明天内田好像放假,我们再打一次啦。」

「就这样约好啰,啊!林你等我一等,有些东西给你。」

鸣海把纸箱抱回屋里一会就再出来,他手上抱住了一箱啤酒。

「之前有人来推销送了不少样版来,味道不错的,拿去喝吧。」

「感谢,那幺鸣海你先去约约内田那家伙吧。」

把啤酒捧回车上再开回去,离开停车场我便去等电梯,没想到一开门就见到讨厌的家伙。

夏娃和其中一个女僕在电梯里面,她见到我似乎也吓了一吓,但马上就能装作冷静,一副不揪不睬的模样。

「所以我要等一下部吗?」

「随便你,但别浪费本小姐的时间。」

走进电梯后气氛也很尴尬,随便找些废话说好了:「今晚吃火锅哦。」

「本小姐已经用过餐了。」

没见一阵子还是那个傲慢,还要变成Dead   air製做者吗?

「源治,星期六日你要跟我去名古屋一行。」

「还是那幺爱用命令语气,你是不是忘记了甚幺?」

「我没忘记,不过是学姐的邀请你打算拒绝吗?」

「又关学姐甚幺事啊?」

「你不会忘记她说打点好之后就会请我们过去玩吧?」

有这种事吗?

「我问问山田的意见再算。」

「她才不会如些小气,更何况请她一起去不就好了吗?」

「我可很考虑伴侣感受的。」

「哈。」

冷笑一声像是嘲讽我的说话很荒诞一样,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讨厌。

一进门口我就大叫有啤酒,理香那家伙也马上去到厨房,跟我一起把啤酒扔到冰箱里,终于我们有单独相处的时间,我倒有个问题要问他。

「喂,你这家伙真的有意思去追回深雪吗?」

「废话,反过来我好奇为甚幺会问的?」

「因为我觉得你在她面前总之像哈巴狗的举动,完全与你目标背道而驰啊。」

「人总会喜欢有谁去奉承自己吧?何况当初就是因为我太MAN才会得失她吧?」

「MAN你个头,那幺你解释一下为何你会由『理香』变成『赤城同学』?」

他放下啤酒深思了一会,但我今不认为他那蠢脑袋能想出甚幺答案。

「是在关玩笑吧?」

「最初的话倒可能,但我解读她在暗示你做得不对。」

「嗯……女人真麻烦,为甚幺不能有话直说,喜欢就喜欢讨厌就讨厌,说出口有那幺困难吗?」

「不要去问我,去问那班女人,我也想知道。」

男人就算嘴上说的话有多相反,只要一个眼神就知对方想干甚幺了,但女人的口不对心实在超难理解,就算认识多久有多了解,都完全搞不清何时说真何时说假。

「老实说压力真是很大,就算对着山田也要步步为营。」

「终归也是我们好色惹的祸啦,接着。」

接过他抛过来的啤酒,我们便去阳台边抽边喝,差不多时间再去吃火锅。

话说鸣海送的啤酒好像有甚幺不对,好喝是好喝,但我喝到第二罐就觉得有问题,再看看上面写着每罐20%酒精,难怪好像有点醉了,作为啤酒这个度数太高了吧?

结果我喝到第四罐已经差不多到极限,而那个白痴大概喝了十罐左右吧?不过到第七罐他已经开始神智不清,现在更像死尸似的躺在地上。

「连兄长大人也已经醉到这样,可没有办法把理香送回去吧?」

「这家伙就随便贴张纸写可燃垃圾,再掉到回收站就好了。」

「我觉得源治你也醉得太利害,怎可以这样对待朋友的?」

「我们不是朋友,是损友,山田你不回想每一次喝醉,我醒来脸上都被达芬奇加笔吗?」

「虽然理香已经醉到无法反应,但兄长大人还算清醒的话大概能用茶来解解酒吧?请等我一会人家去準备一下。」

接着我无视山田的阻止去到到阳台抽烟,坐在椅子上冷静一下,吹着冷风我觉得比一切都能解酒,当然我也不是有甚幺心事在烦啦。

「兄长大人,可以坐下来吗?」

「当然,随便。」

深雪放下茶具在桌上,先坐下来再为我倒茶:「请小心烫哦。」

「感谢。」

先吹一吹茶再小小喝一口,天气冷冷的其实喝一口热饮也不错。

「先要向你道一个歉兄长大人,刚才你和理香在厨房的对话我听到了。」

在脑袋不太灵光我一时想不起她在说甚幺,不过我好像有些印象了。

「哦,所以妳想希望不我不插手这件事?」

「不不不,反倒我想向兄长大人请教一些意见,可以吗?」

「well,尽我再能吧。」

「难道男生都会把朋友放于恋人之上吗?」

「我觉得是看情况,如果两边都是对等的问题当然是女朋友优先,但多半发生重要事时女人却只会要求待在她身边,那选择就明显得多了。」

「就算是因为知道危险而阻止,也要一意孤行吗?」

「难道明知会让朋友陷入更危险的情况都不出手,那种自私的决定又会是对吗?还有朋友间能有共同回忆的时间不多,但伴侣却有一辈子的时间,为了无聊的理由去阻止我觉得更自私。」

「但是兄长大人你们不考虑一下每次看到你们伤痕累累回来,我们是有多心痛吗?」

「那幺如果莉莉芙或者茜亚她们有事,只有你能够帮忙,而理香叫住你的话,你会却步吗?」

这次她倒没反驳我,陷入一阵深思,我再说:「道理是一样的,妳能用之前的论点去反驳吗?或许妳们总想要个『听话』的男友,但见色忘友的家伙不管男女也靠不住的,妳自己想想吧。」

离开阳台就听到山田说,夏娃派女僕开车送我们回去,于是我们就坐着她新买的轿车回去。

  • 名称:东京妓院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8: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